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第十三章 牛虻(下)

  丁思甜已经牵了三匹马出来,听到老倪的话就对他说:“您太多虑了,牛群不会跑进荒漠,最多是在草原上兜圈子,而且牧牛不管怎么跑都是成群结队,巴伦左旗的狼不多,少数的草原狼不敢打它们的主意,应该不会有别的意外,我们一定能完成任务,把牧牛一只不少的追回来。”

  我看她牵了三匹马,便问丁思甜怎么你也要跟我们一道去西边追赶牛群?据说那里很危险,你还是别去了。丁思甜倔强地说:“你们虽然号称敢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但你们连马都没骑过,不会骑马又怎么去追牛?再说我是这个牧区插队的知青,牧区里出了事也有我的责任,所以我当然要去。”说完她又去搬来几副马鞍马蹬,我和胖子根本不会骑马,只好认可,由她带领。

  这时“老羊皮”踌躇着走了过来,连三个知青都能为了牧区冒险接近“百眼窟”,都到这时候了,这把老骨头还有什么豁不出去的呢?而且最主要的是,万一不仅牛没找回来,知青再出了意外,那就更没法交代了,他终于下定决心,让儿子、儿媳去找另外几群跑散的牧牛,然后留下来照顾好“倪首长”,并且修补牛圈羊圈,他自己也同我们三人去“百眼窟”方向追牛。

  我们不敢怠慢,在另外一座没被牛群踩塌的蒙古包里,找出些应急之物携带了,众人便匆匆忙忙地分头出发,生手骑马确实需要一个熟悉的过程,不过我和胖子天生就对这种事适应能力强,加上有丁思甜和“老羊皮”的指点,没走出几里,我们已经基本上掌握了要领。

  骑马关键是不能跟马较劲,马匹快走和快跑的时候,小腿膝盖和大腿内侧用力夹马,身体前倾,与马鞍保持一种似触非触地感觉,并且跟随着马的跑动节奏起伏,千万不能让自己的身体发硬,四个人催动骏马在草原上疾驰,如同在草海上御风滑行,我和胖子心中大乐,心想这回可真他妈过足了马瘾,就冲这个,也不算枉费辛苦去追赶牧牛了。

  炸了群的牧牛跑起来就不会停,而且刚才一阵耽搁,一时半会儿也追不上了,好在沿途踪迹明显,倒不必担心追丢了,“老羊皮”担心我和胖子耍过了头,又没穿马靴,一旦从马上掉下来,坠了镫可不是闹着玩的,只让我们纵马跑了一程,就逐渐减缓了速度。

  我借这机会问“老羊皮”,那“百眼窟”的地名好生奇怪,却是为何得名?“老羊皮”说他也不太清楚,只听说那附近的草原上有许多窟窿,洞口大得出奇,都是干涸的水眼,地窟窿一个接着一个,可能就是因为窟窿多,所以才叫“百眼窟”,因为那边失踪的人畜太多了,所以好多年没人再接近了,并不清楚是否真的如此。

  “老羊皮”始终对“百眼窟”附近出没的黑龙感到恐惧,我觉得大概是由于当年他兄弟的失踪,在他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心里有个解不开的疙瘩,我不知道如何劝他,只好安慰他世上并没有“龙”那种生物,那只是一种古人创造出来的图腾。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我家传的那本残书《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那上面好象有许多提到相关“龙”的章节,这本破书是我家里留下的唯一财产,我一向随身携带,当时还没怎么仔细看过,于是掏将出来,在马背上胡乱翻了几翻,果然是有“寻龙诀”,这上边说:“山川行止起伏为龙,地势绵延凝结为龙。”看来龙也是山的象征,这书上可没说龙是活的。

  胖子对我那本破书一直看不顺眼,见我又拿它说事儿,立刻挖苦我说:“你怎么还没把这本四旧读物给扔了?这种胡说八道的书是有毒性的啊,你长期看是要中毒的我的同志,而且你竟然还敢拿出来给别人看,想把低级趣味灌输给贫下中农和革命战友?”

  我反驳道:“你懂个蛋啊你,胡说八道有理,低级趣味无罪,何况我始终是带着批判地眼光来看的……”正说话间,“老羊皮”忽然勒住马缰,告诉我们三个知青,草甸子尽头就是百眼窟了,他敢向长生天起誓,他就是在那里看到的妖龙,那恐怖的情形到死都忘不了。

  其时红日在天,我们骑在马上,手搭凉棚向西眺望,沉寂的大草原黄草连天,一片苍茫,波涛般起伏的草海尽头,有一片隆起的丘陵,看似草海上的几座孤岛,那就是让“老羊皮”谈虎色变的百眼窟了,看来牛群是奔着那边过去了,不找到牛群大伙回去没法交代,看来不管是龙潭虎穴,都得过去探上一探了。

  “老羊皮”带了一把蒙古刀出来,那是口名副其实的康熙宝刀,是当年御赐给一位蒙古王爷的,后来破四旧的时候,王爷的后人让老羊皮帮忙把刀给偷偷扔了,老羊皮知道这口刀是宝刀,当时觉悟一时没提高上去,觉得扔了太可惜了,于是就在自己家藏了,他家的成分低,根本没人注意他,所以就保留了下来。

  他觉得康熙宝刀能僻邪驱魔,便随身带了出来,可能这次对他来说已经是不打算活着回去了,显得非常悲壮,这时候眼看即将接近“百眼窟”了,“老羊皮”刷地一声拔刀出鞘,嘴里吼上了秦腔给自己和知青们壮胆,边吼边催马前行,只听他那破锣般的嗓子怒吼般唱道:“赵子龙哎……”这一句秦腔脱口而出,吼得高亢激昂,悲愤莫名。

  我们被“老羊皮”这感天动地的一嗓子,吼得头皮一阵发麻,虽然没听过真正的秦腔什么味儿,但都觉得他这把破嗓子实在是太地道了,这时候确实需要唱唱那位一身是胆的赵子龙给大伙鼓鼓劲了,刚想为他喝彩,他却突然住口不吼了,眼睛牢牢盯着地面上被牛群踩踏的痕迹,原来牛群跑到这里之后,奔蹿的角度微微偏离,不再是直指“百眼窟”的方向了,“老羊皮”顿时大喜,感谢长生天,这些牛祖宗们没进“百眼窟”。可是我们并没有高兴太久,顺着踪迹又一路追了下去,行不数里,百余头牛在草原上的足迹,竟然凭空消失了,纷乱的牛蹄印在一个地方噶然而止,难道这一大群牧牛全都在草原上蒸发了?众人目瞪口呆,该不会是被龙卷风刮走了?可四周完全没有任何起风的迹象,牛群失踪的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