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推理故事 >

银锁奇案

来源:鬼大爷(www.guidaye.com) 作者:张世美 发表时间:2017-10-09

    1,醉汉坠崖
    大清同治初年,盛夏的一天清晨,湖北襄阳府枣阳县南四十里地大洪山中的清潭镇上,石匠白米饭起早乘凉到镇外山上采石,经过一处断崖时,见崖下草丛中侧卧着一个人,身上一股浓烈的酒臭扑鼻而来。白米饭已经看清,这人是镇上有名的赌棍加酒鬼马二蛋,捂住鼻子想离开,见马二蛋一身露水于心不忍,就用脚踢他叫醒。马二蛋的身子翻转过来,白米饭魂飞魄散!马二蛋脑浆进裂……
    知县余云溪接到报案,带着随从骑快马赶到案发现场,天已过午。
    四周村庄的百姓都跑来看热闹,议论纷纷,说马二蛋是醉酒后从悬崖上摔死的,不该惊动官府。余云溪勘察一番,推翻了众人的议论。死者身边有一大摊凝固的鲜血,这里是他身亡之地,若是从悬崖上摔下,必定要带下些枝叶、碎石,身上要有擦伤。但现场干干净净,除了死者右侧太阳穴上有条深入脑髓的伤口外,没有其它伤痕。死者马二蛋二十多岁,是清潭镇上的人,嗜赌成性,又好贪杯,几年下来,就把父母留下的一点薄产挥霍精光,只剩下一间破茅屋和五岁的儿子小根。
    余知县刚问马二蛋昨天在哪家喝酒?有人的目光立即投向一个看热闹的锦衣老汉。锦衣老汉见众人盯着他,身子一软跪倒在余知县面前。余云溪抬手让他起来回话。
    锦衣老汉叫叶九成,是镇外小叶庄的一个财主。他年过四十,家道殷实,妻子田氏不能生育,眼看家业无人继承,很是焦急。两年前,赌棍马二蛋为还赌债典妻,叶九成把他的妻子唐氏典回来,要她为叶家生个一男半女。唐氏年轻,刚到一年就为叶九成生个白白胖胖的儿子,取名叶富贵。昨天是儿子周岁生日,叶九成大宴亲朋。这时,马二蛋却来了。当初说好,唐氏典期为三年。还有一年时间,他不知马二蛋来干什么,过去一问,才知道马二蛋,早把典妻的钱输个精光,和儿子小根饥一顿饱一顿混日子,听说叶家给新生儿过周岁,就跑来打秋风。叶九成心中虽然厌恶,但还是笑脸相迎,叫到厨房好酒好肉款待,马二蛋多日不见荤腥,饿狼一般喝得醉醺醺的,吃饱喝足,又跑去纠缠他老婆唐氏。叶九成无奈,给了他镇上大商号“济春堂”的五两银票打发走。叶九成听说马二蛋死在悬崖下,就跑来看个究竟。
    仵作翻检马二蛋的衣袋,没发现一文钱。“济春堂”商号的东家很快被衙役带到,他供述:今天早晨,镇外南陈庄的酒鬼陈五斤老婆,拿着五两银票到商号要兑现银,伙计问她从何处得的银票,他老婆说是杀了马二蛋得来的。
    余云溪手一挥,衙役在地保带领下,不一会,拘来陈五斤,还有一些碎银。
    陈五斤是清潭有名的酒鬼。余云溪问他怎么得到马二蛋的五两银票,陈五斤酒醉中抡眼说是赌钱赢的。马上有人反驳说他只贪酒不赌博。陈五斤低头无言了。余云溪追问得急,陈五斤竟说是他老婆同马二蛋睡了一觉,马二蛋给的。众人大笑。余云溪十分气恼,令衙役严刑拷打。二十大板拍下去,陈五斤杀猪般地嚎叫:“老爷别打了,银票是我杀了马二蛋得来的行吗?”
    一桩无头案,一个下午就告破,余云溪兴奋不已,带着衙役押着人犯连夜回了县城。
    2,财主横死
    第二天早上,衙门外堂鼓敲得震天响。告状的是个三十左右的村妇,扑倒在堂前大叫:“老爷冤枉啊!那银票真是马二蛋同我睡觉后给的呀……”告状的村妇是凶犯陈五斤的老婆,在族人带领下连夜进城喊冤的。
    前天傍黑,马二蛋酒气熏天回家,走到南陈庄时口干舌燥,就拐到酒友陈五斤家讨水喝。陈五斤不在家,老婆在奶孩子,女人白亮亮的胸脯勾起马二蛋的淫心,自从老婆典给别人,他都没尝过女人的滋味。此时酒壮色胆,马二蛋霸王硬上弓。陈五斤的老婆奋力反抗,怎敌得过一个如狼似虎的男人?这时,陈五斤回来,见此情景大怒,要杀了马二蛋去见官。马二蛋的酒吓醒了,急切中掏出五两银票要私了。陈五斤哪里见过五两银子?抓过银票,抡着扁担把马二蛋赶走。女人悲愤,哭了一夜,早晨起来,她见一群幼儿饿得哇哇啼哭,顾不得悲愤,拿着身子换来的银票去兑换,给孩子们吃食。伙计们问她,恼怒中说是陈五斤杀马二蛋得的,她万万没想到马二蛋真被人杀了。
    余云溪听了哭笑不得。他也觉得这个案子确实有漏洞,经不起推敲,再愚蠢的凶犯。也不会前面杀人劫财,后面就把钱财拿出来花,就带着衙役返回清潭镇查找凶犯。
    余云溪刚在镇上一家小客栈住下,店外传来一阵喧哗。他还没反应过来,衙役进来报:“老爷,小叶庄又出了人命案。”
    前来告状的是财主叶九成的结发妻子田氏,田氏一见余云溪,号啕呼冤。
    昨天傍黑,马二蛋被杀的事,唐氏已经知道了,号啕大哭。叶九成就让她回家料理丈夫后事,小富贵留给田氏照料。田氏抱着儿子,猛然发现挂在他脖子上的银锁不见了。纯银打造的值几十两重呢!田氏跑去告诉丈夫。叶九成断定是唐氏带走了。田氏不依不饶,叶九成劝她,唐氏一个弱女子,身无分文怎能料理丈夫后事,由她拿去罢了。田氏也只好作罢。小富贵才一周岁,到了晚上更是赖娘,哭得夫妻俩怎么也哄不住。田氏抱儿子到庄里奶孩子的人家讨奶吃。半个时辰后,田氏抱着睡熟的小富贵回家,家里黑灯瞎火的,叫人也不应。田氏手脚忙乱地燃灯一看,顿时吓得浑身打战,叶九成一身污血倒在地上。

    田氏哭叫着跑去敲邻家的门,人们赶来,眨眼工夫,叶九成的尸身也不见了。
    余云溪带着衙役赶到小叶庄,看到的情景和田氏描绘的差不多。田氏一边哭泣一边说:“老爷,我家丈夫为人和善,从没和别人结过冤仇,我家情况除了我们自己,只有唐氏知道,民妇怀疑唐氏勾结他人谋财害命,她还先偷了孩儿脖子上的银锁呢。”
    余云溪一边命衙役去寻找叶九成的尸体,一边命人去拘唐氏。
    3,银锁失踪
    唐氏携着五岁的儿子小根,很快就被带到,母子一身重孝。余云溪见她年约二十三四岁,面容清秀,颇有几分姿色。
    余云溪问:“唐氏,叶九成又被人杀了,戴在叶富贵脖子上的银锁不见了,你家主母说是你勾结他人谋财害命,你怎么解释?”
    唐氏哽咽着说:“老爷,冤枉啊!前天叶家为儿子设周岁宴席,小人抱着孩子呆在内室,不料马二蛋却酒气熏天地进了内室。小人与他已有两年没见面了,一边拿出平时给儿子小根做的鞋衣,一边问他儿子的事。马二蛋嘴里回答,双眼却四处乱瞅,他发现了小富贵脖子上的银锁,扯过去装入衣袋里,小妇人想阻拦,但一想到小富贵浑身披金戴银,穿绸着缎,他一母所生的哥哥连饭都吃不饱,也就住了手,打算事后再告诉主人。谁知,我回家料理马二蛋后事,地保送来鞋衣,却没有银锁,我翻检丈夫衣袋也不见,正寻思着向人打听呢。老爷,银锁是小人所昧,叶九成却不是小人所害!”
    余云溪和师爷面面相觑,昨天众目睽睽之下查得明白,哪有什么银锁?这时,寻找叶九成尸体的衙役来报,从叶九成家发现一趟血迹,到了断崖马二蛋的尸棺前就断了。余云溪带着一干人向断崖赶去。
    马二蛋的尸棺还停在断崖下。枣阳一带的风俗,横死在外的尸身是不能搬回家的,也不能马上埋人土中,说是这样挟热葬下,死者下世罪孽深重。余云溪一行人来到断崖,发现盖马二蛋的尸棺被人撬动过,正是盛夏,棺木上爬满绿头苍蝇。
    余云溪令衙役开棺验尸,棺盖撬开,在场的人都惊呆了,马二蛋的尸身高高露在棺口。仵作说:“大人,下面还有一具尸首,是叶九成。”
    余云溪搬出叶九成的尸首,仔细勘察,发现叶九成后脑被人砍了一个大大的口子,深入骨髓。田氏看到丈夫尸体,再次号啕大哭。她哭着对余云溪说,丈夫脖子上的银锁也不见了。余云溪问:“什么?你丈夫也有一把银锁?你家共有几把?”
    田氏说:“民妇家有两把,是民妇与丈夫成亲时定制的,两人一人一把。唐氏生了小富贵,丈夫就把自己的银锁给了儿子佩戴,民妇就把佩戴的给了丈夫。”
    死者身上的银锁都失踪了,银锁是破案的关键,余云溪命师爷根据田氏和唐氏的描述,画了银锁式样,令衙役拿来式样四乡查访。
    4.设局擒凶
    十几天过去了,衙役们的腿都跑细了,两把银锁像是野天地里的旋风,无影无踪。这时乡里流言四起,说叶九成了长期霸占马二蛋的妻子,用酒灌醉他摔死,马二蛋冤气无处可出,化成厉鬼杀了叶九成。
    这话传人余云溪耳中,他在房中待了一天,傍晚时说这凶杀案即是冤鬼所为,他不是包公再世,无法缉凶,并让步衙役地保把决定告诉死者家属和百姓,明天就回县衙。
    晚上,天就下起大雨,到第三天早晨才放晴。衙役们收拾行装,准备启程。余云溪突然传来地保说:“昨夜突接府衙令,襄阳府普降暴雨,汉江暴涨,危及江堤,令枣阳县火速征集民夫,在大洪山砍伐树木,扎成木排放到襄阳城,以供筑堤用。”余云溪下了严令,清潭四周所有青壮男子半个时辰内,全部自带柴斧赶到镇上集中,误时不到者,从重处罚!
    半个时辰,清潭镇四周庄子里青壮带着柴斧来了。余云溪令民夫们一字排开,站在镇外一处荒坡上,把自己的柴斧放在面前地上,不准喧哗乱动。百十人的队伍在衙役的监视下,站在太阳下。潮湿的荒野湿闷难挡,民夫们立即满头大汗。

    余云溪身着官服,也像水里捞出来一样。他不停地在众人面前走来走去。
    快到半晌时,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站不住了,不住挥手驱赶扑到面前的苍蝇。他面前的柴斧上爬满绿头苍蝇。
    余云溪抬头一看,这大汉四方脸盘,满脸横肉,极为剽悍。余云溪双目如炬盯着大汉,问:“你叫什么名字?”
    “叶十全。”
    “家住哪里?”
    叶十全愣愣神说:“小人家住小叶庄。”
    突然,余云溪喝叫:“拿下!”
    衙役应声而上,拿住了叶十全。
    5,水落石出
    “啪”的一声,余云溪重重拍响惊堂木喝道:“叶十全,你为何要用柴斧砍死二人?”
    叶十全大叫冤枉:“叶九成是我没出五服的堂哥,我怎会杀他?再说,老爷说我杀了他们,你有何证据?”
    “你杀人的证据,刚才柴斧上的绿头苍蝇已经告诉了大家。”
    叶十全冷笑:“朗朗乾坤,老爷真会说瞎话,谁人听见绿头苍蝇说我是凶手?”
    余云溪再次拍响惊堂木喝问:“奸狡狂徒!说,为何绿头苍蝇专盯你的柴斧7”
    叶十全一愣:“苍蝇叮了我的柴斧,我……我就是杀人凶犯吗?”
    “你用柴斧杀了两人后,虽然擦净了柴斧上的血,但上面仍然留有血腥,自然会引来追腥逐臭的苍蝇!”
    叶十全双眼瞪圆了,失口道:“我把柴斧洗净了呀……”
    余云溪嘿嘿大笑:“万幸现在是盛夏,不是砍柴季节,你用不上柴斧。”
    青壮男子们看看手中柴斧,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众人议论纷纷,半信半疑时,两个衙役拎一个青布包进来禀报:“大人,小的们遵照吩咐,赶到小叶庄叶十全家中,果然从叶十全家中红薯窖里,搜出这些东西。” 衙役打开布包,两只银锁赫然在列。
    田氏一见,双手指着叶十全:“你……你……”一下昏倒在地。
    叶十全趴在地上起来:“小人该死,小人愿招。”
    叶十全和叶九成是一个太爷的重孙,太爷在世时,把家产一分为二给两个儿子——叶九成的爷和叶十全的爷。叶九成的爷善于经营,家业越来越大;叶十全的爷却好吃懒做,家业差不多败光了。看到一个太爷的堂哥过着衣食无忧的财主生活,叶十全又丧气又无奈。
    后来,叶十全有了希望,叶九成年过四十,膝下无儿无女,叶十全是他们唯一近亲,他们死后,家产稳属他叶十全的。不料,叶九成却典来马二蛋的老婆,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儿子,叶十全的心差点气炸了。
    叶富贵过周岁生日时,叶十全在叶九成家帮忙,看到大吃大喝厚颜无耻的马二蛋,恨不得杀了他。心里有了杀机,叶十全立即有了一个主意:杀马二蛋嫁祸叶九成。马二蛋走时,叶十全跑回家提着柴斧跟在马二蛋后面。马二蛋进了南陈庄陈五斤家,他在外面密林里躲着。马二蛋在陈五斤家耍够了,把玩着银锁走到断崖时,叶十全手起一斧砍死了马二蛋,扯过银锁乘夜跑回家。
    第二天,余云溪竟把陈五斤当做了凶犯抓走了。叶十全躲在家里十分气恼,他想,要想得到叶九成的家产,杀死叶九成才是根本。于是,他一不做二不休,夜晚乘田氏出门去为叶富贵讨奶的工夫,来到叶九成家砍死他,后又想要给官府增加破案难度,他又转回去把叶九成的尸身背到断崖,藏进马二蛋的尸棺里。
    官府很快就从马二蛋尸棺里找到叶九成的尸体,并且还查明两人身上的银锁全不见了,就以银锁为线索查找凶犯。叶十全把银锁藏起来,让官府找不着。果然,官府不见银锁,根本查不到凶犯是谁。为了迷惑官府,他悄悄散布谣言,说是马二蛋的鬼魂杀了叶九成。余云溪真的信了叶九成是被马二蛋的鬼魂所杀,匆忙结了案,叶十全才暗暗松口气。
    谁知,知县余云溪并没有放弃查案,而是要从凶器查起……结果让叶十全乖乖钻进了余云溪设的圈套。
    余云溪依照法律,判处叶十全死刑,待报上司后处斩。为了不让旁人觊觎叶九成的家产,余云溪将叶家家财分为三股,一股留给田氏,一股给唐氏,剩下一股给小叶富贵。
    余云溪的话刚落,立即响起一阵称赞声,说余云溪是包公再世,这银锁奇案判得妙,断得公允。
    头皮不健康易白发、掉发,这四类食物可帮你!
    生活之中由于工作忙,往往就会忽略身体的健康,导致白发增多、易掉发。下面这四类食物帮你恢复黑发!
    一、海藻类
    海藻类含有丰富的矿物质、维生素与膳食纤维,都是制成头发时不可缺少的成分,除此之外,海带和羊栖菜含有大量的碘,碘具有促进新陈代谢与生长荷尔蒙分泌的效果,想要拥有一头美丽飘逸的秀发,不妨多多摄取海藻类的食物。
    二、芝麻素
    芝麻里含有珍贵的芝麻素,对生发、防止白发、掉发等都非常有效。其中芝麻接近于2成的植物性蛋白质中,包含有益于维持肌肤与头发健康的色氨酸、卵磷脂,以及在肝脏发挥抗氧化效果、提升肝功能的甲硫氨酸。肝功能虽然看似和头发滋养没有什么关系,但事实上,肝脏也是与头发状况有直接相关的重要内脏。
    三、维生素E
    有抗老维生素之称的维生素E有扩张血管的作用,想要拥有一头美丽秀发就必须先维持头皮健康,让血液流通顺畅,使头皮可以充分获得藉由血液输送的营养。维生素E建议可多食用坚果类、五谷类和绿色叶蔬菜等补充,但因坚果热量较高,每日摄取以不超过30克为宜。
    四、杂谷类
    头发的主要成分是蛋白质中的角蛋白,约占了9成之多。含有丰富的氨基酸、有助于角蛋白合成的正是杂谷类,所谓的杂谷类是指小米、高粱、燕麦、荞麦等,除了角蛋白以外,杂谷类也含有促进头皮血液循环的迷迭香酸,可抑制癌症的黍素等。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银锁奇案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gsh/zttl/49333.html
上一篇:血手印谜案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