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推理故事 >

血手印谜案

来源:鬼大爷(www.guidaye.com) 作者:半城先生 发表时间:2017-09-28

    秋风劲吹,黄叶飘落,隶城的清晨万籁俱静。
    很快,这寂静被飞驰而过的警车打破,警灯闪烁、警报响起,就在半小时前,西城区西大街六号院发生命案,武警、特警荷枪实弹封锁了现场,刑侦技术人员正在勘察现场,数组民警加紧走访调查,寻找目击证人。古老的隶城市此时变得紧张而压抑。
    一
    11月2日6:20
    “让一让、让一让,请不要围观,退后!退后!”拨开人群,市公安局副局长李国峰快步走进中心现场。
    “李局,两死一重伤。两名死者是一对老年夫妻,伤者是他们的女儿,正在医院抢救。他们还有个儿子在外地工作,已经通知正往回赶。晨练的张老师报的案。”刑警大队大队长王佑龙简单汇报了案情。
    李国峰皱皱眉头,熟练的穿戴好帽套、手套、鞋套,“龙队,进去看看。”
    命案现场在九号楼三单元102室,房间南北通透,门内侧有大片血迹,客厅有拖拽血迹,是伤者留下的;两名死者在南侧卧室,躺在一张老式木床上,床呈东西朝向,男性死者头朝西脚朝东,女性死者头朝东脚朝西压在男性死者身上,并交叉分开了一定角度,胸口均有大片血迹,没有明显搏斗痕迹,卧室没有明显翻动痕迹。
    “这尸体位置很怪异,有人动过尸体吗?”
    “没有,伤者当时在客厅,胸部、头颈部多处受伤。”王佑龙指着客厅地板上的血迹说,“应该是在客厅遇到凶手而遭受侵害,伤势较重。从客厅和门的血迹看,当时她应该是打开了门,没来得及呼救就昏迷了,应该没有能力和时间动尸体。”
    “李局、龙队你们看。”刑警大队技术中队中队长刘坤指着死者的衣服,“女性死者睡衣的肩颈部和小腿部有几处模糊血迹。死者临死生前应该没有太多挣扎,这血迹可能是凶手留下的。”
    “应该是凶手搬动了尸体,提取下来,一定要完整提取下来。”李国峰看了一眼王佑龙,两个人的神情突然变得凝重起来,“刘队长,仔细勘查现场,注意细节。龙队咱们去现场外围看看。”
    此时天已大亮,这是一个老旧小区,都是老式多层楼,死者住的九号楼在小区东南角,前面是围墙,整个小区只有门口和社区服务中心有两处监控。
    回市公安局开会的路上,医院传来消息,伤者因失血过多,抢救无效死亡。面对如此凶残的犯罪分子,有着二十多年刑侦经验的李局、龙队陷入了沉思。
    市公安局三楼指挥中心,局领导、各分县局局长均已到会。
    “现在开会,请王佑龙大队长汇报案情。”
    “今天凌晨5点48分接警,西城区西大街六号院发生凶杀案,造成两人当场死亡,死者李栋梁,男,1950年生,退休教师;死者张丽娟,女,1952年生,退休教师;重伤一人李慧,女,1987年生,送医院后死亡。两名死者是一对夫妻,伤者是他们女儿。其他案情细节正在勘查和寻访。”
    “西城区发生的命案,造成三人死亡。犯罪分子十分凶残。已经启动命案侦破机制和多警种联动机制,整个隶城市都在看着我们公安机关,早一天破案给死者家属一个交代,还隶城市老百姓一个平安,所有参战民警必须仔细工作、紧密协作,发扬连续奋战精神。争取早日破案!”市公安局霍树革政委做了简短动员。
    “11.2凶杀案成立专案组,由市局李国峰副局长任组长,刑警大队王佑龙大队长、特巡警大队梁建明大队长任副组长,各相关单位积极配合,随时待命。充分发挥我市天网工程作用,突出视频侦查、技术勘察和走访调查。今天开短会,各工作组分头展开工作,破案之日,我赵军给你们庆功。散会!”
    会后,赵局长把专案组的负责人叫到办公室。
    “赵局,刚才在会上我没说,西城区的命案现场有些怪异,我怀疑不是简单的凶杀案。”李国峰吸了几口烟,“现在还不能确定,可能与隶城市的一起系列命案积案有关。”
    办公室的气氛陡然变得紧张起来,秋风怕打着玻璃呼呼作响。
    “赵局长,您刚上任不久,隶城市的治安状况总体是好的,为隶城市的经济社会发展作了突出的贡献,咱们市局作了很多扎实的工作,积案很少。唯独‘血手印系列命案’是个例外,自1993年首次发案至今共有四起,都是命案致四人死亡,命案现场都没有搏斗,没有留下凶手痕迹且尸体被凶手刻意摆放,尸体上留下‘血手印’。西城区的命案现场存在诸多异常,凶手杀人后特意摆放了尸体,现场没有搏斗痕迹,这和‘血手印系列命案’有很多相似之处。”李国峰使劲的捻灭了烟头,“这系列命案是咱隶城警方的耻辱和心病。”

    “不管是不是‘血手印案’,你们专案组都要抓紧工作,争取早日破案,去了这块心病。”市公安局赵军局长的这番话既是鼓励更是鞭策。
    走出局长办公室,三个人谁也没说话,王佑龙去了命案现场,梁建明去了城外卡口检查执勤情况。
    李国峰回到办公室吃了片降压药,喝了几口水,看看地上斜射进的阳光,紧张的心情稍微有点缓和,看看档案室送来的略带发黄的厚厚案卷,一时间,仿佛回到了自己的青年时代,这‘血手印案’从93年发案以来,至今已有23年之久,那时自己还是个30来岁年轻人,如今已经年过半百。李国峰想起了老局长退休时的叮嘱“过几年技术手段先进了,‘血手印案’必须破,我等你们的好消息。”不免有些伤感。
    这案卷李国峰不知翻过多少遍,看着发黄的纸张陷入沉思。今天这起命案,死者的尸体被凶手特意的交叉摆放在一起,以及死者身上的几处血迹很像“血手印案”。距离上次案发已经十一年之久,真是“血手印案”再次案发?近几年隶城市的天网监控工程已经全覆盖,视频侦查应该能发现凶手的踪迹。
    “霍东嘛?”
    “你好李局,我是图侦中队霍东。”
    “你们图侦中队注意加强案发地及其周边的视频追踪,视频侦查。”
    “明白,案发地周边的视频资料正在拷贝。”
    “视频追踪应该能发现凶手进出案发现场的踪迹,不要放过任何细节。”打完电话李国峰觉得自己有点多虑,应该放手让年轻人去干。
    “是档案室吗?”
    “我是,李局你好。”
    “把‘血手印案’现场的照片翻拍放大,明天8点前挂到情报中心研判室,案卷都在我办公室。”
    布置完工作,李国峰决定再去一趟现场。
    李国峰没有叫司机,自己开上车直奔案发现场。刚过早高峰,车辆、行人往来穿梭,并不见什么异样。接近西城区,警车进进出出,气氛显得有些紧张,围观的群众基本已经散去。
    “龙队,有什么新发现?”
    “李局,现场死的这对老夫妻,都是左胸心脏部位致命伤,他家门完好,没有技术开锁痕迹,卧室南侧阳台的窗户外侧有撬动痕迹,窗户里侧有血迹,凶手应该是从阳台窗户进入。”王佑龙指着窗台上尘土的剐蹭痕迹说,“从这,窗外的防盗网被剪断,窗户的撬动痕迹在这里,凶手应该是从窗户进入现场,作案后又从这里离开。凶手作了严密的伪装,现场没有提取到指纹,没有明显搏斗痕迹,目前没有提取到凶器和有价值的生物检材。从血液的凝固程度来看,死亡时间大概是凌晨2点到4点。死者具体的死亡情况,还要等尸检结果。”
    李国峰一边听王佑龙汇报,一边仔细的看着死者的尸体,这凶手杀人后没有迅速逃离而是摆放尸体,的确让人匪夷所思,和“血手印案”案发现场十分相像。

    李国峰打开窗户,看着窗台的灰尘,“按照现在这季节,这窗户应该不常开。剪防盗网,撬窗户应该发出较大的响声,居然没有惊动死者?”
    “可能是死者睡得太死或者是凶手提前剪开的。”
    “李局长、龙队你们看这床角。”刑侦中队中队长刘坤指着木床的左边沿下角,明显塌了一块,小心翻开被褥床垫,发现下边断了两根竖杆。
    “看这断面是新鲜的,凶手可能是杀死这对老夫妻后,搬动摆放尸体时,踩榻了床,惊动了他们女儿,在客厅相遇,慌乱中重伤他们女儿,凶手的目标很明确是这对老夫妻。应该可以断定是仇杀,重点调查这对老夫妻的社会关系。”李国峰在现场转了几圈,“龙队,我看可以把11.2凶杀案和‘血手印案’串并侦查。”
    “同意,李局,这一并案我们的压力可大多了!”
    “压力大,咱们大家一起扛住!你们勘察完现场,尽快解剖尸体,注意封锁现场,随时复勘,我去外环卡口看看。”李国峰快步走出案发现场,开车去了外环。
    此刻,内心倍受煎熬的凶手,正在黑暗中注视着隶城警方的一举一动,看着收拾好的行李发呆。
    秋风渐渐平息,夕阳西下,夜色降临,打扫落叶的环卫工人还在紧张的忙碌着。
    李国峰点了根烟,站起身,伸伸懒腰走到窗前,华灯初下的隶城美丽动人,祥和安静,偏偏又隐藏着一个可怕的凶手,一个狡猾的对手。
    “现场勘查没什么线索,视频追踪没线索,走访调查没结果,你们看,这案子的侦查方向?”李国峰对着满屏的现场照片说。
    李国峰、王佑龙、梁建明,是隶城警方的“黄金组合”,多年来,每有重大刑事案件,都少不了这三个人。李国峰长他们几岁是师傅,王、梁二人是徒弟,都曾在刑警大队工作多年。
    “既然已经把11.2凶杀案和‘血手印案’串并侦查,我们还是找找死者间的联系吧。”王佑龙喝几口水,“现在不是十年前了,技术手段先进多了,技术勘查、视频侦查肯定会发现凶手的踪迹,。”
    “难度不小啊。”梁建明站起身,“案发十几个小时了,视频侦查那边还没什么线索。有价值的只有这份报案人笔录。”
    “建明,给西城区分局打电话,晚饭后,我们见见报案人。”李国峰说到饭,三个人也都饿了,“晚饭、午饭一起吃吧,走走走!”
    推门进来的是个老者,大约六十多岁,精神头儿很好,只是显得有点紧张。
    “张老师,这是市公安局局的李局长,这是梁队长、王队长。”西城区分局李建忠副局长简单作了介绍,“他们是西城区命案专案组的领导,找您老了解点情况。”
    “好好好,让我平静平静。”
    “老哥,您先喝点水。”李国峰仔细打晾了一下张老师。
    “从何说起啊,李栋梁大哥、嫂子都是特别好的人,还有他们女儿,死的好惨,想起来我就害怕,你们想了解点什么情况?”张老师话语中带着沉重的伤感和惋惜。
    “听邻居们说私下里你们关系很好。”
    “是这样,李哥一家前几年从南方搬过来,每天早上我们都一起锻炼去打羽毛球。我老伴去世得早,孩子也不在身边,李哥经常邀请我去他家吃饭。”
    “今天的命案,我们判断是仇杀。李老师一家在这一带口碑怎么样?可提起过和谁结过什么仇?”
    “口碑很好啊,和谁结过仇?不会吧!那么好的人能与谁结仇?”
    “他们平常有没有提起过什么事?或是特别是烦心的人和事?”
    “他们很少说以前的事,只知道他们在南方教书。他们老两口脾气很好,都是退休教师,女儿研究生毕业不久,儿子在南方工作,儿女双全不缺钱,不缺物,没有什么烦心的事。他们两口都信佛,经常去南山的寺院烧香,可没少捐香火钱。”
    “哪他们最近有什么异常,说过什么话?反常的话吗?”
    “做笔录时我还慌张着呢,这方面到没多想,让我想想。”张老师喝了几口水沉默了一会,“对了,大概一个月以前一起喝酒,李哥多喝了几盅,说了几句酒话我记不太清,好像说对不起谁?”
    “名字记得吗?名字?”李国峰眼前一亮。
    “当时我也喝多了,没听清,没等李哥说完嫂子就捂住了他的嘴,他还在地上倒了杯酒。”
    ……
    “其他的也想不起来了,你们一定要尽快破案,李哥一家是大好人呐。”
    “好的,张老师,您先回吧,想起什么来,随时联系我们。”
    送走报案人,李国峰、王佑龙、梁建明谁也不说话,办公室的空气像凝固了一样,但三个人的脑子在飞快的运转,认真梳理着报案人的话,随后不约而同的说出“往地上倒酒?祭奠死去的人才会往地上倒酒!”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血手印谜案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gsh/zttl/49289.html
上一篇:串案奇谈    下一篇:银锁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