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推理故事 >

电话追凶

来源:鬼大爷(www.guidaye.com) 作者:寒汐 发表时间:2017-09-08

    民国二十六年夏,上海法租界贝当路,一个清秀素雅的少女手里拿着张招租启事,敲了敲弄堂最里边的石库门房子的大门。
    开门的是个俊朗青年,见到少女眼睛一亮。他自称乔仟,带少女进屋介绍了自己的父亲——房主乔安生,还有继母琴姨和同父异母的弟弟小宝。
    乔安生看起来有些苍老,大概五十多岁了,琴姨却是个三十来岁的美艳少妇,而小宝年龄只不过五六岁。
    少女说自己叫齐妙,想在这里租房子住。乔安生说租房子可是要有保人的,齐妙拿出工作证件,说自己有正式工作,公司可以作保。
    琴姨拿过证件一看,惊讶道:“齐小姐是美商电话公司的话务员?做德律风(电话)行当好洋气的咧!”
    乔安生就将阁楼上的亭子间租给了齐妙,乔仟很热心地帮忙收拾整理,第二天齐妙就提了一个小小的皮箱住进了乔家。
    美商电话公司里,查号台前女话务员们有条不紊地工作着。齐妙正在忙碌地工作,线路显示灯亮了,就将接线柱插入亮灯的插孔,一个熟悉的女声响起:“请接32334号。”
    齐妙看了看表,又是中午十二点半,這位女子每周三的十二点半都会准时打来电话,要求转接32334这个号码。
    趁着工作间隙,齐妙查了电话号簿,记下了32334的用户住址,下班后去了一趟,印证了存之于心的一个推测。
    这天齐妙轮休,上午九点钟,乔安生去买彩票,据说这是他数年来坚持不变的习惯,每一期彩票必买,虽然从来没有中过。在贝当捕房当华捕的乔仟也去上班了,琴姨则带着小宝去逛大世界游乐场,家里只剩下了齐妙一个人。
    齐妙走下小阁楼,闪身进了乔安生的卧室,她在屋子里仔细翻找了一遍,终于在衣柜里发现了一个小小的保险箱。齐妙拿出一根细铁丝,一边捅入钥匙孔中一边转动密码盘,试了几次,“咔嗒”一声,保险箱的门开了。
    齐妙的笑容刚刚浮现在脸上,就听卧室门口传来一阵“啪啪啪”的鼓掌声。她一惊,回身一看,竟是琴姨冷笑着望着她。
    这天晚上,齐妙对乔安生说,美商电话公司给她安排了一间员工宿舍,她要搬走了。乔安生愣了一下,显得有些遗憾,不过还是执意退回了她半个月的租金。
    第二天中午,齐妙正在公司吃午饭,门房说外面有人找她。齐妙出来一看,居然是乔仟。
    乔仟问道:“你为什么要搬走呢?我昨夜在捕房值班没回家,今天刚刚知道。”
    齐妙叹了口气,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八年前,南京有个小女孩和她爸爸相依为命。她爸爸到上海来做生意,临走前托女孩的舅舅照顾她。后来有一天,爸爸发回一封电报,说和一个上海朋友合买的彩票中了头奖,能分到两万五千块大洋的巨款。等到兑奖后,他就回南京来,和女儿团聚。”
    齐妙的眼睛湿润了,她擦了一把继续说着:“小女孩的爸爸发回那一封电报后就失联了,半年后,等得不耐烦的舅舅和舅妈狠心地把小女孩赶出了家门,幸好有个开孤儿院的神父收留了她,将她抚养长大。小女孩成年后,决定到上海查访父亲的下落,就算他已经不在人世了,也要把事情弄清楚。”
    乔仟一皱眉:“你就是那个小女孩?那你父亲的朋友……”
    齐妙冷冷道:“父亲在当年发回的电报里说过,他的朋友姓乔,乔安生!”

    乔仟脸色发白,道:“所以你借机住进了乔家,但是你不对我爸开口询问,莫不是怀疑他当年为了独吞奖金害死了你父亲?”
    齐妙说:“你不愧是当巡捕的,分析得很透彻。我在你家搜集证据时被琴姨撞见了,所以只能先离开。”乔仟一咬牙,转身就走,他要回家去问个清楚。
    乔仟刚走到半路,忽然间大街上警笛狂响,他拉住一个跑过的巡捕,问出了什么事。巡捕道:“黄老九和孙大头两帮人要火拼了,我们赶去阻止!”
    乔仟一惊,心想这架要一打起来,街面上肯定要大乱。捕房最近人手紧,恐怕能调去的巡捕有限,虽然今天自己休班,也应该出一份力。于是他先不回家,直接去了火拼现场,谁知这一临时决定,竟令他与父亲天人永隔,抱憾终生!
    齐妙目送乔仟离开后,回去把午饭吃完,继续上班。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线路显示灯亮了,她一接听竟是乔安生,声音很虚弱,说:“接贝当捕房……”然后只听“哐当”一声,好像是听筒掉落的声音。
    齐妙觉得不对劲,立刻接通了贝当捕房,又联系医院告知乔家地址,然后出公司直奔乔家。
    当齐妙赶到时,乔家大门前已经围了不少人,门口还停着医院的急救车。两个医护人员抬着担架走了出来,躺在上面的人已经白布盖脸,腹部处洇出一大片鲜红的血迹。
    齐妙心里也很难受,不是因为乔安生的死,而是因为乔仟的悲痛,她这才明白自己竟对乔仟产生了感情。
    齐妙步履沉重地回到了公司宿舍,呆呆地独坐了一下午。现在唯一的知情人乔安生死了,她又怎么去探查父亲当年失联的真相呢?直到门口传来邮差的呼喊:“齐妙,拿印章出来,有挂号信!”这才惊醒了沉思中的她。
    隔了一天,齐妙来到乔家,凶案现场已经勘探完毕,留守的警士都撤了,只有乔仟留在家里,而琴姨和小宝穿着孝服正在一旁哭泣。
    齐妙无视琴姨充满敌意的目光,对乔仟道:“因为我在上班时间擅离职守,已经被公司开除了。我决定回南京,明晚的火车。毕竟我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想着应该来告个别。”
    乔仟道:“你父亲的事情不查了吗?”
    齐妙轻叹一声,说:“唯一的线索已经断了,也许这是天意吧。逝者已矣,活着的人还是要好好活下去,你也节哀吧。”
    乔仟没有说话,齐妙心中怀着淡淡的忧伤转身离去。
    傍晚,乔家的电话铃响了起来,此刻乔仟去巡捕房研究父亲被杀的案情了,琴姨无精打采地拿起话筒,忽然神色一变,对着话筒低声道:“你怎么这个时候还打电话来?”
    听筒里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五万块大洋都快飞到南京了,你还糊里糊涂在做梦!”

    琴姨一惊,说:“你说什么?”
    对方道:“齐妙不是知道我们的事情了吗?我就托电话局的一个朋友帮我盯着她点。昨天他在宿舍看见齐妙接到一封挂号信,打开信时从里面掉出一张彩票,一定就是乔安生中了大奖的那张!”
    琴姨惊讶道:“乔安生怎么会把中奖彩票给她?”
    对方道:“你说过齐妙曾经在乔安生房中偷盗,他俩之间肯定有不同寻常的事情。齐妙明晚就坐火车回南京了,走前她一定会去兑奖,咱们就在彩票公司附近守着!”
    对方简略说了一下第二晚劫持齐妙的计划,就把电话挂断了。琴姨觉得他今天的声音有点嘶哑,就又把电话打去了总台:“请帮我查一下刚才的电话是哪个号码打来的。”
    听筒里传来一个甜美的声音:“32334。”琴姨這才放了心。
    第二天傍晚,琴姨来到彩票公司附近的小巷,看见了守在那里的情夫。她刚刚走过去还来不及说话,就看见齐妙从巷口经过,情夫立刻冲上去一下子就把齐妙拉进了巷子!
    情夫拿出一把匕首,恶狠狠地让齐妙把彩票交出来。齐妙显得很惊慌,从手提袋里拿出彩票,琴姨抢过去一看号码,欣喜道:“不错,就是乔安生中的那张!”
    齐妙冷然道:“你们就是为了这张彩票,杀死了乔先生?”
    琴姨得意道:“自从得知乔安生的彩票中了大奖,我和阿昌就想弄到,兑奖后带着小宝远走高飞!谁知乔安生死活不肯交出彩票,在扭打中他才被刺死的。不过杀了他后我们找遍全屋也找不到彩票,还以为白忙一场。幸亏阿昌以前托电话局的朋友盯着你,才知道原来乔安生在我们动手前已经把彩票寄给你了!”
    情夫阿昌莫名其妙道:“阿琴,我哪有什么电话局的朋友?不是你在家中翻到一张寄给齐妙的挂号信存根,推断乔安生可能把彩票给了她,打电话约我来这里蹲守的吗?”
    琴姨惊道:“明明是你约我的,当时我还打电话去总台查了一下,是你的这个号码打来的。”
    阿昌脸色一变,说:“不好,上当了!”
    这时从巷口传来一个冷峻的声音:“你们确实上当了!”
    看着乔仟带着几个巡捕从巷口走了过来,琴姨和阿昌知道他们的罪行彻底暴露了。
    一天,齐妙和乔仟来到了墓地。
    齐小姐,当我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你是齐子昂的女儿,你们父女眉宇间的神韵太像了。当年我和你父亲合买的彩票中了头奖,可是我却不小心弄丢了那张彩票。子昂误以为我想独吞奖金,在我家的楼梯口和我大吵,不小心一脚踏空滚下楼梯当场死亡。我当时害怕极了,因为我不能证明他是自己摔死的还是被我推下去摔死的,我只能昧着良心把他的遗体拉到郊外掩埋了。
    其实这些年我一直托人在南京找你,只是没有你的消息。我怕自己会随着时间的消磨冲淡了找你的决心,因此坚持不懈地买彩票,就是提醒自己曾经犯下的过错,一旦中了奖,我将会把奖金全部给你。没想到时隔八年,你倒自己找来了,可能是上天的安排,我这次买的彩票竟然中了大奖,这张彩票应该是属于你们齐家的!我没有勇气当面对你说明,只得寄了这封挂号信。如果你看完信能够原谅一个良心饱受煎熬的老人,那就到乔家来吧,希望我们以后能成为一家人!
    乔安生的墓前,齐妙和乔仟将这封信读了又读,两人心情沉重而悲伤。自从齐妙收到这封信,她就怀疑乔安生是因为这张巨额彩票招来了杀身之祸,而知情人肯定是身边人。于是她找到乔仟,两人在琴姨面前演了一场戏,然后擅长口技的她分别冒充琴姨和其情夫给双方打了电话。
    其实她并没有被电话公司辞退,琴姨打电话去总台询问时,正是她接听的,只不过是更换了一种口音。
    乔仟问齐妙今后有什么打算,齐妙说淞沪会战已拉开序幕,全国抗战热情高涨,她已经正式辞职,参加培训后会去前线做一名电台报务员。乔仟点点头,说:“好男儿志在报国,我也已经报名参军了,希望在抗日的战场上,我们并肩作战!”
    后来,乔迁和齐妙把五万大洋的奖金捐给了孤儿院,安置好小宝后,两人共赴国难。战场的上空,曾经响起过乔仟打出的枪炮声,传出过齐妙发出的莫尔斯电码声……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电话追凶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gsh/zttl/49230.html
上一篇:吃人的试衣间    下一篇:十三号农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