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战争故事 >

炸炮楼

来源:鬼大爷(www.guidaye.com) 作者:中艺 发表时间:2017-09-28

    初试锋芒探深浅
    那是1941年,年轻的战士孙邦业当上了县里抗日大队的班长。他回到了村里,因为鬼子大队人马下乡扫荡,县大队为了避其锋芒,保存有生力量,暂时化整为零,让战士各自回乡发动群众,伺机歼敌,这是抗日战争最艰苦的岁月。
    当时,镇附近有一个大炮楼,驻扎着一个班鬼子和一个小队二鬼子,共六十多人,这是一害;另外一害就是镇上大汉奸曹二麻子开的富仁粮店,依仗着日本人的支持垄断粮价,低进高卖,大发国难财。孙邦业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怎么能除去这二害呢?
    孙邦业在县大队时,曾从鬼子手里缴获了一个高威力的钢制定时炸弹,它的体积很小,威力却足以炸倒一座六层高楼。但要把这炸弹送进鬼子炮楼绝非易事,一是炮楼周围日夜有日、伪军轮班巡逻;二是进炮楼的人都要通过日军的全身搜查后才能入内,几乎无缝可钻。
    孙邦业思来想去,突然,眼前一亮,他想到了富仁粮店。这个店每个星期天下午都往炮楼里送粮,如果把定时炸弹藏进粮袋里,岂不是可以顺利送进炮楼吗?可要算准定时炸弹的爆炸时间,又能确保把炸弹藏进粮袋而不被发觉,那只有一条路,就是自己混进粮店内部,找机会下手。
    大汉奸曹二麻子可不是个省油的灯,他雇的人个个都是他的亲朋心腹,从不使用外人,粮库内外也二十四小时有人巡逻,孙邦业观察了几天也无从下手。
    这天中午,孙邦业趁四下无人,在运粮马车必经的下坡路上挖了一个陷坑,上面架着木棍,木棍上覆盖着草席,草席上再盖一层干泥。刚布置好不久,曹二麻子的头一辆粮车从这儿路过,果然陷入泥坑翻倒,粮袋滚了一地……
    孙邦业假装路过,急忙上前帮忙,被曹二麻子拉住道:“你干什么?这里不用你帮忙,一边去!”孙邦业笑着道:“怎么?曹掌柜,不认识我啦?”
    曹二麻子从头到脚打量了孙邦业一番,说:“你是谁呀?我不认识!”孙邦业不紧不慢地说:“你记不记得青岛有个亲戚叫曹路亭的?”曹二麻子说:“曹路亭?知道知道,那是我的本家堂兄啊,多年没来往了!”孙邦业道:“我就是他儿子曹一虎啊,十五年前你去我家拜访,我刚五岁,你忘啦?”
    “哎哟,一虎侄子,你怎么到这儿来啦?”
    “老叔呀,我父母早就不在了,小侄一个人天天在江湖上靠卖艺混个吃喝呗!不想这么巧,碰上老叔您了!您侄子别的没有,就有的是力气,您看,他们一人只能扛一包,我扛两包没问题!”说罢,他让工人发了两包在肩上,一溜小跑到车前,只一耸肩,那两包粮食便稳稳地落在了车上,众工人不禁齐声叫好。
    孙邦业要随车队一起把粮食送到炮楼去,曹二麻子连忙阻止,说是这个送粮队皇军管得很严,多个人少个人都不行。孙邦业无计可施,只得作罢。他心想:这只老狐狸不肯轻易上当,看来要想混进他家还得另想办法。

    一计不成又生一計
    孙邦业又在曹家周围转悠了几天,他发现曹二麻子有个习惯,傍晚时分常一个人到海边散步。于是孙邦业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这天傍晚,孙邦业事先躲在一块大礁石后面,一会儿只见曹二麻子哼着小曲,沿着海边走来……孙邦业绕到他身后,猛地用手中的麻袋蒙住了他的头和臂膀。曹二麻子死命挣扎都无济于事,孙邦业照他头上只一拳,他便浑身瘫软昏了过去。接着,孙邦业掏出一块毛巾,将他嘴堵住,然后又从腰间解下一根绳子将麻袋口扎紧,最后把曹二麻子放在两块礁石的夹缝间,让海浪既能溅到他身上,又不至于将他淹死。做完这一切,孙邦业戴上一个非常狰狞的假面具,守候在礁石后面,不时发出一两声怪叫。胆小的赶海人听见怪叫声,早吓跑了;胆大的赶海人想过来看看,在夜色中猛然看见一个怪物从礁石后跳出,也都吓得落荒而逃。
    半夜里,曹二麻子被一波又一波的海浪泼醒了,他想喊,喊不出声,想动又动弹不了,难受得抠心挖胆一般。就这样,曹二麻子一阵昏迷一阵醒,一直挨到天亮,就在这个时候,孙邦业装作从海边经过,“发现”了麻袋中的曹二麻子,把他“救”回了曹家。
    曹二麻子特地设宴款待孙邦业,他让管家拿来了一盘子大洋,拱手说道:“一虎侄呀,多谢你的救命之恩!我知你漂泊江湖,居无定所,本该把你留在店中,共谋大业,可皇军要求甚严,我这专为皇军供粮的粮店绝不允许他人留住。万般无奈,赠大洋一百,以谢救命之恩,还望多多见谅!”
    孙邦业见自己的计谋又失败了,十分懊丧,但他不动声色,若无其事地和曹二麻子喝着酒。酒席散后,孙邦业告辞,曹二麻子非让他带上那些大洋不可。孙邦业坚辞不受,可最终拗不过曹二麻子,拿了两块大洋走了。
    又过了几日,一天早饭后,曹二麻子正在粮店算账,突然,管家闯进门来报告:“老爷,你侄子一虎出事了!”曹二麻子放下算盘,问:“出什么事了?”这时只见两个雇工用担架抬着一个昏迷不醒的汉子走进院内,那汉子浑身湿漉漉的,他正是孙邦业!旁边一个雇工解释说,是一个赶海人在海边发现孙邦业被装在麻袋里,他穿的小白褂上被人用血水写了一行红字:“救汉奸的下场!”
    曹二麻子让下人赶紧找来郎中救治孙邦业,不过,这一回他可犯愁了:侄子是因为救他才惹祸上身的,况且在外面已无法生活,左思右想,只得把孙邦业留在家里。孙邦业醒过来后,就住在曹二麻子家养伤。

    有人要问,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孙邦业上次见曹二麻子不肯收留,便想了这么个办法:他趁天不亮来到海边,先把麻袋口用绳子扎紧,然后把麻袋底拆开,钻进麻袋,再用随身带的针线把麻袋底从里边缝好,这样自己就完全被困在麻袋里了。随后,他又顺势一滚,便滚到了海边礁石间,任由海浪拍打。虽然非常遭罪,他愣是咬紧牙关忍住了。天亮后,被赶海人发现,他假装昏迷不醒。赶海人扒开他的衣服,看见了那六个血红大字,便明白他是因为曹二麻子而遇害的,于是便告诉了曹家的管家……
    大智大勇炸炮楼
    孙邦业身体康复后要求曹二麻子安排个活干,曹二麻子说:“你身体刚好,别干太累的活,就晚上随二狗子巡夜吧!”孙邦业一听,正中下怀。
    二狗子这个巡逻队,加上孙邦业,一共八个人,从傍晚六点巡逻到午夜十二点。第二班刘秃鹰八个人从半夜十二点巡逻到早晨六点钟。起初三天,孙邦业发现暗中有人监视自己,他便与二狗子等人按规矩巡逻,不采取任何行动。又过了三夜,他发现监视人消失了,便把这六夜巡逻的规律总结了一下,他发现自己上半夜随队巡逻并无任何空子可钻,而下半夜刘秃鹰队巡逻时,自己却可趁同队人睡熟之际暗中行动。
    第七天晚上,孙邦业在下半夜三点钟左右,怀抱定时炸弹,躲进粮库墙角的阴影里,等刘秃鹰的巡逻队一过,便把炸弹缠绕在事先藏在墙角的竹竿上,撑到房顶气窗旁,然后一撑竹竿,飞身上了屋檐,再一个鹞子翻身,上了屋顶。他沿屋脊爬到气窗的地方,将炸弹从气窗扔进粮库,落在粮堆上,然后自己也钻进气窗,跳落于粮堆。
    孙邦业把定时炸弹校准在二十四小时后爆炸,又把炸弹装进一个大米袋里,并将口封好,然后把这袋大米扛到门前的粮堆里,这样,明天送粮时就能装上车了。
    第二天下午,粮食准时送进了炮楼,孙邦业这些天心里压着的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晚饭后,孙邦业趁曹二麻子不注意,把一张纸压在他的炕席下面,然后哼着小调,去跟二狗子等人一块儿巡逻。下半夜,他手持曹家的一把大砍刀,溜出了曹二麻子的院子,直奔炮楼而去。
    下半夜三时许,一声巨响,炮楼飞上了天,炮楼内外的鬼子和二鬼子被炸得死的死、伤的伤。孙邦业手持大刀赶过去,凡是没死的都补上一刀,六十多个日伪军,无一生还,最后他把大砍刀扔在一旁扬长而去。日军中队长角藤一郎带兵从龙口镇赶来,他看到被炸得七零八落的水泥块和横七竖八的尸体,气得“哇哇”号叫。
    角藤一郎根据现场遗落的大砍刀这一线索,又考虑了送粮的时间,查到了曹二麻子家。他从炕席底下翻出了孙邦业留下的那张纸,只见上面写着:“炸炮楼,保身家;两条路,任选一”,落款是“县抗日大队”。角藤一郎看罢大怒,连声喊道:“全粮店死啦死啦的!”一个小队二十四名鬼子兵一齊杀向粮店,曹二麻子及亲属被杀了个精光,除粮食被悉数拉走外,房子也被一把火烧成了灰烬!
    当时老百姓都说这是曹二麻子当汉奸应得的报应,直到新中国成立后,镇上开庆功会,才知道这事是孙邦业干的。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炸炮楼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gsh/zhanzheng/49291.html
上一篇:为活着的人国葬    下一篇:水灌晋阳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