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探险故事 >

夜海黄金鱼

来源:鬼大爷(www.guidaye.com) 作者:侯晓琪 发表时间:2017-05-15

    1.鱼生事端
    罗大力在远洋渔船上当水手,每年大半的时间都在外洋捕捞作业。这次船归母港,他喜滋滋地回到家,却接到个噩耗:几天前,他的父亲罗老憨在海上捕鱼时失踪了。
    罗大力自幼丧母,打小与父亲相依为命。罗老憨当了一辈子渔民,老了还不肯歇息,弄了条小渔船,每天早出晚归,在近海捕个小鱼小虾的补贴家用。可巧,就在出事前两天,他发了笔横财。
    那天,罗老憨把船开到悬崖山海域,远远地,看见海浪中有个黑影半沉半浮。附近的渔船以为是海漂,也就是溺海的死尸,怕染上晦气,纷纷远离避开。罗老憨一见,气得手直抖:“逢难必救,这是渔民讨海的规矩啊!就算是海漂,捞上来送到岸上,对死者家属,也是个交代嘛。”
    罗老憨把小破船开到跟前一看,却是条足有百来斤的大鱼,正气息奄奄地随波逐流。他把鱼捞上来运到岸上,立时引起了轰动。
    许多渔民围过来看稀奇:“老憨叔不得了,这鱼头大嘴裂,鳞褐腮阔,肚皮白里透着金黄,可能是条黄甘!”黄甘又称黄唇鱼,是中国独有的名贵鱼种,全身是宝,经济价值极高。尤其是鱼鳔,据说有滋补止血的奇效。现在由于过度捕捞,这种鱼已极为稀有,可遇而不可求。
    众人正啧啧不已,有人闯了过来:“老憨叔,这鱼我买了。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我给个公道价,三十万!”
    罗老憨抬眼一瞧,还真是自己隔壁的邻居,史尚飞。这人三十来岁,是个公认的精明鬼,不管是狗皮褂子,还是海鲜干货,什么生意他都做。哪里冒出钱腥味儿来,他都能第一时间嗅着,所以得了个外号:苍蝇。
    罗老憨摇摇头:“尚飞,几十年没见这么大的黄唇了。我看这鱼鳞有些发暗发黑,也拿不准是不是,你可别吃了亏啊,要不,咱们现在验验?”
    验也简单,黄唇与其他同是石首科的鱼类最大的区别,是肚内的鱼鳔两侧,各有条连接着肌肉的系带似的侧管。
    罗老憨正要借刀剖鱼,史尚飞却急了:这可不是一般的鱼,误伤内脏会有损价值,剖起来得一点点来,费功夫着呢。而眼下,不知多少得到消息的鱼贩子正冲这条鱼快马加鞭地赶来呢。真来了,可就没他什么事了。
    史尚飞一边暗骂罗老憨真是憨,这世上哪有卖家替买家着想的?一边却强作镇静,笑道:“憨叔,现在近海污染大,许多鱼外形体色都发生了变化。得,我还要去广州赶早市,咱就不唠叨了,成交吧。”说着,他把三捆钞票往罗老憨怀里一丢,把鱼弄上了他运货的破面包车,一加油门,窜了。
    随后赶来的鱼贩子们怀揣重金却扑了个空,失望之余,一边佩服史尚飞的精明,一边暗骂他缺德。
    他们给罗老憨算了笔账:“现在广州鱼市上,黄唇行情只涨不落。像那么大的,光鱼鳔至少得一百五十万。咱们这小地方信息不灵,又几十年没见过这种大鱼了,老叔你不懂行情也不奇怪,可‘苍蝇’把你骗得好惨哦!”
    罗老憨却挺知足:“海里财海里去,每个人只能拿到应得的,贪心必吃亏。”
    憨,这老头真是憨!在鱼贩子们鄙夷的眼神里,罗老憨捧着钞票乐呵呵地去了银行。这钱他得攒着,留着给儿子娶媳妇。
    可没想到,发财的喜兴劲还没过,两天后罗老憨傍晚出海,到次日早上,船被潮水推到了岸边,人却不见了。
    少了父亲,家里似乎也变得空空荡荡,罗大力站在院中,一时悲情难抑,放声痛哭。四邻们闻听,纷纷赶来相劝:“别着急,还没过七天呢,也许你爸没事……”根据本地风俗,海上失踪的人,要是七天找不回来,才能确认死亡。到时只能找两件穿过的衣物埋了,设衣冠冢寄托哀思了。可今天,恰好就是第七天。

    大伙儿叹息了一阵人生的福祸无常后,有邻居又提起件事:史尚飞从广州回来,像是发了大财。前两天他說要起新屋,扒了与罗家后院共有的东墙,不想从墙根下刨出个很有年头的小坛子。当众打开一看,坛里满是虫蛀了的陈米。然后他就抱着坛子,急急往马大嘴家去了。
    邻居说:“大力啊,只有贵重的鱼鳔,才会放进坛子,埋在米中保存,保持干爽。那墙是你家的私墙,他史尚飞没资格拆。那坛子也可能是你爸藏在墙根下的,里面要真的装着黄唇鱼鳔,被史尚飞得去了,你可就亏大了。”
    送走了邻居,罗大力到后院一看,果然西墙被放倒了。西墙边本来搭建着一个放网具的小棚子,现在也没了。罗大力忍不住了,他拿出手机,按邻居留的号码,拨了好几次才拨通了史尚飞的电话。
    史尚飞一听是罗大力,立时松了口气:“大力啊,你别听人挑拨是非,坛子里真是一罐陈米。真有什么鱼鳔,老憨叔还不拿出来卖了给你娶亲,还用得着你们父子风里浪里挣辛苦钱啊?再说那墙虽是你家砌的,可那墙根子可是咱们两家共有的,所以坛子是谁家的还不一定呢。”
    罗大力一听急了:“史哥,我不是问你这个。我家西墙上有个暗龛,我爸常把一些收支账目写在纸上往里塞,我想把那些留着当念想。”
    史尚飞一听,有些支支吾吾了:“我没发现啊,要不,可能是扒墙工人给扔了。好了,我正在上海开全国渔业代表大会,再聊。”
    2.逢难必救
    放下手机,罗大力茫然了。这事确实有些捕风捉影,何况对方还是惯于胡搅蛮缠、一点亏都不肯吃的史尚飞。看看天色不早了,罗大力无心回家休息,满腹心事地沿着海岸慢慢走着。无意中一抬眼,竟来到了悬崖山上。悬崖山是片峭壁,山上建着个垃圾焚烧厂。山下那片海域直对着外海,罗老憨就是在那里失踪的。
    俯视着暮色中薄雾渐起的海面,罗大力心里一阵难过,但推测父亲失踪时的情形,他又充满了疑惑:父亲是见惯风浪的老渔民,绝不可能在风平浪静的海面上无缘无故地出事。那艘小船漂到海滩上后,众人发现一张渔网和一块压舱用的青石不见了,这又是为什么呢?
    父亲的死一定有蹊跷,罗大力发誓要弄个水落石出。可眼下线索茫茫,要搞清真相,根本无从着手啊!他正望着海面发呆,突然瞧见远处海面上,隐约有个人影正随波起伏,似乎还在微微挣扎。
    难道是父亲?不,父亲那么大年纪,根本经不起海浪的折腾。不过,想起父亲逢难必救的教诲,他还是急忙往崖下赶。

    崖下沙滩上泊着几条破旧的小渔船,其中就有罗家的那艘。
    罗大力把小船推进海,正要跳上去,就听后面一阵急呼:“等等,等等!”回头一看,有个人像背后有老虎追似的,拼命往这边跑来,正是史尚飞。
    史尚飞也认出了罗大力,他一愣,连呼哧带喘爬上船:“快,大力兄弟,快开船!”
    罗大力有点蒙,但看情形没敢怠慢,拉着了发动机,小船一颠一晃地驶向海面,等船开出了一段距离,他这才回过头问史尚飞:“你跑那么急干什么?”
    见脱了险,史尚飞松了口气,摸了摸脸上红肿的五条巴掌痕,他心一酸,差点哭了。
    这巴掌是马大嘴抡的。马大嘴是外乡人,几年前来到本地,凭一双拳脚打出名气,成了本地一霸。去年,他接手了一个破产清盘的私人水泥厂,众人都当他陷进了泥坑,没想到正赶上国家去产能搞清洁产业,结果水泥厂摇身一变,成了个能领取国家补贴的垃圾焚烧厂,马大嘴一下子赚了个盆满钵满。马大嘴平时好吃一口海鲜,嘴边常叼着根银牙签。这些年渔业资源匮乏,好海鲜不好搞,偏偏史尚飞能耐大,常能弄到些色泽鲜亮的好货,很中他的意,两人就热络到了一起。
    最近,史尚飞被人追债追得紧,不知怎么搞的,上个厕所都能碰到两个债主,挨打受气更是家常便饭。无奈之下,他就寻了个小黑屋躲了起来。刚才他饿得受不了,想上街买点吃的,却被马大嘴堵了个正着。
    马大嘴横眉竖目,上前揪住他就是两巴掌:“苍蝇,你小子骗到老子头上了!”
    史尚飞自知理亏,不敢还手,但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怕招来债主,他顾不得了,就跳起来大吼:“嘴哥,你别没完没了!你偷埋管子的事,别以为没人知道!”
    一提这茬,马大嘴当即一愣,松了手。趁这工夫,史尚飞赶紧撒腿逃了。结果慌不择路,跑到了崖下海滩上,见有艘小船正要出海,他就追了上来,不想遇到了罗大力。
    罗大力有些奇怪:“史哥,你不是在上海开会么?”
    史尚飞毫不尴尬:“嗯,刚坐飞机回来。哎,你刚才伸脖探脑的找什么呢?”
    “可能是个海漂吧,”罗大力瞧见史尚飞脸上那红红的五条杠,问:“史哥,你的脸怎么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史尚飞没好气地说:“好好找你的海漂吧,小心别让淹死鬼拉了替身。”话刚出口,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打了个激灵:眼前的罗大力,跟他身材体形差不多,活脱脱就是一个现成的替死鬼啊!
    史尚飞心头邪念顿生:如果把罗大力弄死了,让人们以为死了的是他史尚飞,那所有的欠债就都人死账了了。他便可远走高飞,改名换姓东山再起,人生就又充满希望了。最关键的是,罗大力现在是孤身一人,死了也未必有人惦记。这是天赐良机啊!在这漫无边际的大海上,杀个人神不知鬼不觉,还不跟玩似的?
    史尚飞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细细盘算着,越想越觉有把握。眼见船远离了海岸,他掏出手机,字斟句酌了半天,在微信朋友圈发了条公告:“人生苦短,我已坐船出海,驶向人生的终点……各位爷,让我们恩怨两清吧!”
    发完,史尚飞关了手机,放进夹克衫口袋,仔细地拉好口袋拉链后,他故作关切地把夹克套在罗大力身上:“海上风大,你可别着了凉。我穿得多,没事。”
    此时,天已渐黑了。罗大力怕行船形成的波浪和照明引起的反光影响搜索,他索性关灯并停下船,把半个身子探出船外仔细探查着。
    好了,机会来了!
    史尚飞望望四周,看了看脚下船舱里的压舱石。那玩意是青石打成,一尺见方大小,二十来斤重,本来有八块,现在只剩七块了。他悄悄抱起块压舱石,摸到罗大力身后,暗想:只要一家伙下去,罗大力铁定被砸晕坠海,一呛水就没命了。等尸体被冲到岸上,早就被海水泡蚀得面目不清,从衣着和口袋里的手机判断,人们肯定认为死的是史尚飞。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夜海黄金鱼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gsh/tanxian/48896.html
上一篇:雪山魅影    下一篇:惊悚的山中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