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极乐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0-01-25
一:    在我所住的这个城市中,有一个行业,叫板界。什么叫板界,且听我慢慢道来。    在这个城市里,死了人之后,是不开追悼会的,而是在路边的人行道上,用钢管搭成支架,再在钢管上蒙上一层编织带的布料----这就搭成了灵堂。    冰棺里放着逝者的冰冷的躯体,摆在灵堂的最里面。然后在冰棺的周围会留出很大的一块空地。在空地前则会摆上若干的桌子,在宾客没来之前,桌上会摆着麻将、扑克,还有花生、瓜子诸如此类的玩意。等宾客来了后,这里就变成了赌博的最安全的地方。想打多大就打多大,绝对不会有警察来干涉的。    说也奇怪,在这个城市里,警察是十分敬业的,对抓赌也是特别热衷的,可对灵堂上的赌局却从不过问。大概是想让逝者走得安生吧。    当宾客在一起大肆放纵的时候,在桌子和冰棺之间的那块空地上,就会有一只乐队和歌手占据那里。KAO!就像一场演唱会!而且的确就是一场演唱会!    歌手和乐队会在空地上做一个热闹的演出,歌手不求他(她)唱得好,只要他(她)唱得热闹!一开始唱的都是《送战友》、《妈妈的吻》之类的悲情的歌,到了后来就可以让宾客点歌,点什么都可以,反正一首歌五块钱,还可以让宾客上来到空地唱,就像卡拉OK。    逝者的亲戚在冰棺前垂着泪,乐队和歌手在空地上唱着歌,宾客在桌上打着麻将、斗着地主。哭声、歌声、麻将的碰撞声交织在一起,就构成了这个城市最独特的一个场景。    关于这种场景,官方的称谓叫丧事演唱会,市井里好听的称谓叫丧事一条龙,而不好听的称谓则叫死人板板。    而这些专为死人板板搭棚、做饭、唱歌的人所组成的行业就统称为板界。    在死人板板上唱歌奏乐的人特称为板乐手。    而我,就是这个城市里板乐手中的一员,而且是最好的板乐队----“离别泪板乐队”里的一员。    我是这支板乐队的经纪人。    二:    这个行业也需要经纪人?那是当然!    在这个城市里的板乐队多得很,死人是天天都会发生的事,做这一行的人自然就多了。干这行的人多了,自然就会有竞争。有竞争就会出现我这样的人----板乐队的经纪人。    我表弟在医院里工作,他就是我最好的线人。他们医院哪个科室有病人死了,他就会第一个通知我。我也会第一个出现在死者亲属的面前,做出一副悲痛的模样跟他们商量死人板板的事宜。    我天生一副苦相,也深得死者亲属的同情,所以一般只要我出马,业务都是手到擒来。因此我成了这个城市里最优秀的板板经纪人,而我手下的“离别泪板乐队”也成了最好的板乐队。    毕竟做这个行业不是一个很体面的工作,所以在白天的时候,我总是西装革履,做出一副人五人六的样子,假装是一个白领。我的手机24小时不关机的,因为死人是没有时间概念的,随时都会有人在我表弟的医院里蹬腿的,因为我知道他们医院说句实话,真的不是一所很好的医院,我的手机也随时会有我表弟的电话打进来。    那天,我在王鸭子大酒楼和我几个老同学吃饭,我的手机响了。    “老表!我们医院刚刚送了个跳楼的,看来没什么救了,你快过来呀!我看到还有好几个护士在往外打电话,可能在通知其他的板乐队,你可要赶快啊!”表弟的声音很急促,他也为他那百分之十的提成敬业啊。    我跟老同学打了个招呼就急匆匆地出了酒楼招了一辆的士。“到XX医院0!快!”我对司机大佬加重了语气。    三:    急匆匆地走在医院的走廊上,我看到了表弟焦急的样子。    “跳楼的是房地产老板林先生,你一定知道吧?现在正在急救,看来没什么希望了,你可要抓紧哦。‘哭歌’、‘伤情’几个板乐队的老板都来了哟。”    看来竞争对手的动作也满快的啊。不过我可不怕他们,只要我一出马,他们就要靠边站。这可不是我吹牛。    “坐在长椅上正哭的那个穿白裙子的女人就是林太太,你看,哭歌和伤情的老板正围着他递名片呢。”表弟焦急的说。    我摆了摆手说:“那几个傻了吧叽的,人家还没蹬腿呢,就围着家属,这不是找揍吗?呵呵,兄弟,等着看好戏吧。”    果然,不到一分钟,几个穿着黑衣的大汉把哭歌和伤情的老板架了出来。我看到哭歌的那个胖子老板的眼睛边上青了一块。我不由得乐了。    我咳了一声嗉,连忙把乐了的表情收了回去。    我的苦相立刻回到了我的脸上。我走到了林太太的身边,却没有立刻找她。我只是在她身边不停地来回度着步,装出一副担心的模样。    一个黑衣大汉走到我面前,轻声地说:“你在这里想干什么?离这里远一点!”    我一副无辜的样子盯着他,说:“林先生没事吧?我好担心的。”    黑衣人的表情缓和了一点,说:“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林先生的事?”    我的苦相可不是吃素的,我做出一副伤心的样子说:“我是在这个医院里住院的,我也在林先生开发的五林花园买的房子,我弟弟是这个医院里的医生,就是正在给林先生动手术的医生。林先生可千万不要出事呀!”我顺势递了张名片给黑衣人和林太太。    我的名片上可不会写上是什么板乐队的经纪人的哦,我的名片上赫然印着:大众文化传播公司董事长的头衔。呵呵!    黑衣大汉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一种肃然起敬的神情。“原来是庄秦庄董事长,失敬失敬!”他也摸了张名片给我。他叫吴天雨,是林先生的私人助理。    急救室的门突然开了,一个穿白大褂的年轻医生走了出来。我一看,是相熟的刘医生,连忙走过去问:“老弟,林先生怎么样了?”刘医生一看是我,也知趣地说:“老哥,对不起了,我已经尽力了!”    只听“啪!”的一声,我身后坐在长椅上的林太太摔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四:    在医院的特护病房里,林太太终于醒了过来。陪在她身边的除了那个吴天雨外,自然还有我这个板乐队的经纪人。    林太太看上去二十多岁,一头柔顺的长发。又黑又长的睫毛掩不住她美丽的眼睛,但现在她却一脸的憔悴。    如果我没有记错,林先生已经五十多岁了,他能娶到这么年轻这么漂亮的老婆,我KAO!我只能拿一句话来形容:老牛吃嫩草!    当然我不会这么说的,我只会用我一脸天生的苦相,柔声地说:“请节哀!林太太,您的身体也很重要的!”    林太太感激地看了我一眼,接着就低下了头,垂下了眼,开始嘤嘤地抽泣起来,跟着是哇哇地号啕大哭。    我和吴天雨不停地劝说着林太太,终于她的哭声结束了。她抬起了头,睁开眼镇定地说:“我们一定要把林董的丧事办得体面,让他走得安心!”    吴天雨连忙说:“好!我马上就去联系一个板乐队,好象我这里还有刚才收到的名片。”    这个时候就需要我出马了!哼哼!    “什么?你们请板乐队?有没有搞错啊?!这怎么行啊?你们怎么能让林董的遗体摆在大街的人行道上啊?难道你们想让那些蹩脚的板乐队在林董的遗体前吹吹打打,让别人看笑话?这怎么可以啊?就算你们愿意,我们这样的林董的崇拜者也不愿意的呀!”    林太太疑惑地看着我说:“那。。。那。。。那该怎么办呀?”    我自信地说:“交给我来办!我是专业的文化传播公司,我手下有签约的歌手还有乐队。让他们来唱歌,保证又风光又体面!我还可以联系到最好的地方来做灵堂!怎么能让林董的遗体摆在街上呀?我手下新签约的歌手----雅琳小姐,我正在包装她和国际时代华纳唱片公司签长期约的,是未来巨星级的人物,我一定可以说服她来灵堂表演的。我手下的签约乐队离别泪是我们这个城市最好的伴奏乐队。这样办出来的丧事一定会轰动整个城市的哦!”    林太太冲我点了点头,她已经被我说服了。    吴天雨还有话说:“庄董,这个费用的问题。。。”    我摸了个计算器出来,吧嗒吧嗒地按了一阵后,强掩住心虚说:“全部费用嘛,我是林先生的崇拜者,打个八折吧!一共两万八千八百八十八!”KAO!我可真够黑的,平时只要两千块的。可话又说回来了,像林先生这样的房地产老板可不是天天都有得死的啊。而且,谁让他们卖我的五林花园这么贵呀?我还要付按揭款呢。    吴天雨压低了声音说:“庄董,这个价钱是不是。。。是不是有点太。。。”    不等他说完,林太太就出声了:“天雨,就照他说的办!钱不是问题!只要办得风光,办得体面就可以了!”    林太太递了个眼色,吴天雨连忙摸了一本支票簿出来,刷刷地填了个数字撕给了我。    我一看数字,乖乖龙的东!全款!我KAO!见过傻的,没见过这么傻的!    一个字:爽!    五:    我定了定神,说:“没问题,现在是6:30,明天晚上8:30准时开始!”还有26个小时给我准备,对于我这样的板界的资深人士来说,这样的时间已经足够了!    林太太朝着我笑了一下说:“庄先生,您费心了。”    我点了一下头,退出了特护病房。    表弟在外面正等着我,一看到我出来就问:“怎么样?老表,搞定了没有啊?”    我做了个OK的手势。    表弟又问:“这次谈了多少钱呀?”我苦着脸说:“还能谈多少?还不是老样子。2000块。”我从兜里摸了两百块钱给他。“你的百分之十。”    。。。。。。    先要搞定的是灵堂。林先生生前主持了五林花园的开发,把板乐会弄在那里的会所办是最合适的了。更重要的原因是,我是五林花园业主委员会的副主席,我去租那里的会所可以那到只是象征性的价格。一个电话就可以搞定。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那里离医院只有几分钟的时间,只要几个民工就可以把冰棺抬过去,我可以省掉一笔租灵车的费用。只不过好象那里的那套音响效果不是很好,配不上林先生这样的身份,我还需要弄一套顶级的来。    我走进了给林先生动手术的刘医生的办公室。我递了一个红包给他,刘医生欲迎还拒地推辞着。“无功不受禄,无功不受禄。”我笑着说:“什么无功不受禄呀,你刚才叫了我一声老哥,可帮了我大忙啊。”    刘医生呵呵直乐,也把红包收进了口袋。“老哥,那也不用给钱啊,咱们谁跟谁呀?”    我接着说:“那是那是,所以我还有件事要麻烦你。”    “怎么了?”    “上次你是不是给非凡音响社的马总动了手术?我想找他租套音响,你给说说,能不能便宜一点。”上次抢救马总的时候,我接到表弟的线报,在急诊室外等了一个晚上,结果马总被刘医生从死亡线上抢了回来,让我丢了一笔生意,害得我郁闷了一个星期。    刘医生做了个OK的手势,拿起了电话。    出乎我的意外,马总接到电话,知道了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要租音响,不仅仅一口答应了,还一分钱不收,而且还要派业内最优秀的调音师吉米来帮忙试音。真是好呀!    我一高兴,就对刘医生说:“走!到李胖子酒楼烫火锅去。”    李胖子酒楼就在医院不远的地方,那里的生意好得不得了。老板李胖子每天的纯利润据说不低于两千块。可李胖子这个人有钱不会享受,只有一个爱好,就是喜欢唱几句卡拉OK,而且还喜欢让别人听他唱。不过,说句实话,他唱得可真不错。所以,他是我的离别泪板乐队的男主唱。我在他那里吃饭是从来不要钱的,而且他要想到我这里来唱死人板板还要倒给我钱。呵呵,我了解他的想法。千斤小姐做婊子,不图钱,图个快活。    李胖子一见我来了,就高兴了。“老哥,又有板板可以唱了?什么时候呀?”    我笑着说:“明天晚上8:30,五林花园会所。不过今天你的任务是帮我把刘医生陪好。”    李胖子陪刘医生喝酒的时候,我则在另一张桌子上打着电话。    凭着我在板界良好的口碑和信誉,很顺利,冰棺和灵堂马上就落实好了。我手下的最好的女歌手雅琳也一口答应来唱歌。我就跟她说了句明天林先生的几个演艺界的朋友可能会来,那些人都是星探,雅琳就答应明天的辛苦费她不要了。    我自己都佩服自己!    灵堂里的鲜花也落实好了,雅琳平时就开了个花店,她提供所有的鲜花,不要费用的。有什么费用?反正开完了板板,鲜花还可以回收来再重新卖的。大不了有点损失,我付就是了。  我跟雅琳,还有李胖子,说好了明天上午10:00的时候一起到会所去试音。那个时候吉米也会在,我们一起把会所的音响效果弄到最好。    我坐上了席,和李胖子、刘医生大口大口地喝起了酒。  六: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我睡在李胖子酒楼的包房里,刘医生睡在我的旁边。我看了看表,还好 ,才6:00。没有太晚。    我披上衣服,正准备出去的时候。突然,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等。。。一 。。。等!”    我转过身一看,KAO!是刘医生。他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还突然坐了起来。    “刘医生,你可别吓我啊!我胆小哦!”我喘着粗气对刘医生没好气地说。    “老哥,我忘了给你说了。那个林先生是从22楼上跳下来的,脑袋先着的地。他的死相很难看的,你要找个人来给他整整容才行的。”刘医生的语气很缓慢,我怎么都觉得怪怪的。    “哦!谢谢了,我知道了。”我连忙给雅琳打电话。雅琳是我们板乐队里的化妆师,给死人化装也是她的工作。我和雅琳约在6:30在医院的停尸间见面。    “我今天休息,我陪你们怎么样?”刘医生的声音在我的背后响起。“好吧!”我好象找不出拒绝的理由。    6:30,医院停尸间大门外。我远远地看到雅琳朝我们走过来了,她穿着一件素白的套装,犹如亭亭玉立的荷花一般出现在我的视线里。雅琳素有板界一枝花的称号,这说得一点也不为过,她真的是一个美女。我分明地听到我身边刘医生重重地吞了一口唾沫,我心里暗暗在笑,呵呵!这个小子动了春心了。    进了停尸间,刘医生拉开了罩在林先生身上的白布。天!我从来没见过这么难看的尸体!林先生的头上满是污血,血已经凝结成了一块一块的,呈现出了乌黑的颜色。他的头部散发出另人恶心的气味,引来几只苍蝇在停尸间里嗡嗡地飞来飞去。更可怕的是他的眼睛。他的眼睛破碎了,我都不知道该怎样来形容。见过从高处掉下来的荔枝吗?红色的外壳破了,隐隐约约露出了里面白色的果肉,而果肉里的汁水因为碰撞的原因,在外面渗出了一大滩。汁水和地上的泥浆混在一起,变成了难以形容的颜色。林先生的眼睛就象这个样子。    我觉得自己胃的深处在一阵阵地痉挛,我的喉头似乎有一种液体在向上涌动。我摸了一根香烟,手指抽搐地点燃了香烟。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把那种呕吐的感觉压了下去。刘医生不怀好意地冲我笑着。“林先生是头部着地的,巨大的冲撞力在他的颅内形成了更大的压力,这压力就把他的眼睛给冲了出来。所以才成了这个样子。”    我对雅琳说:“你能搞定吗?”雅琳冲我笑了一下,说:“我倒是没问题!我看你倒有点问题,你还是出去休息一下吧。”    我点了点头,就出了停尸间。刘医生没出来,我想他是看尸体看得太多了吧,而且我看得出,他对雅琳有点那个意思,他一定要在里面陪雅琳的。    我在外面吸着烟,没过多久,在我的脚边就出现了几个烟头。一个小时后,停尸间的大门打开了,雅琳和刘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老板!弄好了,你要不要看看?”雅琳大声地对我说。    我连忙摆着手说:“不用了,不用了,你办事,我放心。”  七:    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办,乐队的人我还没通知齐呢。我连忙打电话给大毛、二毛和仨儿。大毛二毛是我们板乐队里的吉他手和键盘手,他们是孪生兄弟,技术真的是一流,平时他们在大学里读书,到了有板板唱的时候,他们就来挣点外快。仨儿是他们的同学,也是我们板乐队的贝司手。    还要通知莲蓬头,他是我们板乐队的鼓手。莲蓬头平时的职业是在道上混的,跟的老大是我们这个城市里最大的地下社团德众堂一哥---彪哥。莲蓬头梳了个辫子头,满脑袋的小辫子。他说这是牙买加黑人的发型,他总叫我们喊他雷鬼,因为他喜欢牙买加的雷鬼音乐。可我总觉得他的发型像莲蓬一样,所以我总是叫他莲蓬头。呵呵!    他们住的地方都离医院不远,过了不到半小时,他们都来到了停尸间大门外。我叫他们来是有用意的,我想连租民工扛冰棺的工钱都省下。    他们到的同时,冰棺社的冰棺也送到了。    他们四个不情愿到扛起了冰棺。我、雅琳和刘医生走在后面。    当我们走进五林花园的会所时,李胖子、还有一个满头金毛的瘦瘦的小子等在那里。我知道,这个满头金毛的小子就是音响界出名的调音师吉米。等在那里的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她是会所的管理员赵大妈。她等着给我们开门呢。    几个民工把非凡音响社友情提供的音响搬进了会所,吉米熟练地趴在地上连着线。没过多久,吉米站了起来,走到一台专业功放调音台前,说:“庄总:我开始调音了,你叫一个歌手来试试音。”    不等我吩咐雅琳和李胖子上场,赵大妈发话了:“庄老师,我可不可以来帮你们试音呀?你知道的,我最喜欢唱卡拉OK了,让我过过瘾好不好啊?”    我当然知道她最喜欢唱卡拉OK的了,每天她都要唱的,每天她都要在会所**我们的耳朵的。在我们五林花园流传着她唱歌的典故。    一次她唱歌的时候,把整个五林花园的猫全引过来跟她一起合唱。那个时候是冬天,还不是猫发情的季节。    还有一次她唱歌的时候,把整个五林花园的猫全搞得都不叫了,全部趴在地上一动不动。那个时候是春天,正是猫发情的季节。    如果她在家里唱歌的时候,他老公马上就会跑到阳台上站着,好让邻居知道,赵大妈是在唱歌,而不是他在殴打赵大妈。    但是我是不会说NO的,我正想让我这个板乐队的伙计们见识一下赵大妈的本事。于是我说:“好!雅琳李胖子休息一下,一起欣赏赵大妈为我们演唱。”说完我就往外溜。    当我正要出门上四,莲蓬头把我拉住了。“老板,我老大彪哥想见你,就在今天中午李胖子酒楼包房里。”    彪哥找我?太好了!我一直都想跟他谈一谈关于他们社团成员身后事的事情,托莲蓬头联系好几回了,现在终于肯见面了。可。。。今天我这么忙,关他的,不就一顿饭吗,这里他们能搞定的,我到李胖子酒楼去。    八:    当我刚要走出会所时,我看到林太太和吴天雨走进来了,他们都是一身黑衣,林太太还罩着一层黑色的面纱。    吴天雨对我说:“林先生的遗容整理得怎么样?我先看看。”    我是相信雅琳的手艺的,于是我带着吴天雨走到冰棺前。拉开冰棺的盖子,我又一次看到了林先生。    恩!雅琳的确不愧为板界一枝花,她的手艺确实不错。林先生的脸上没有一点血污,铺了一层薄薄的粉。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西装,西装的口袋里还插着一枝白色的玫瑰。他的眼睛----眼眶里塞进了两个玻璃球,一半是黑的,一半是白的。就像真正的眼睛一样。    吴天雨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会所里响起了音乐,我看到赵大妈另人恐惧地拿起了话筒。我该闪了!我对吴天雨说了句还有事要办,就夹起我的公文包望外溜。    当我冲出会所两百米后,我往后瞟了一眼,呵呵,大毛二毛仨儿李胖子全冲出了会所。远远地,我听到大毛冲我嚷着:“老大,你害我呀?!”    。。。。。。    李胖子酒楼里,我恭恭敬敬地递过了名片给坐在我对面的彪哥。彪哥一脸横肉,剃了个短到了头皮的平头。一看就知道,他是个粗人。可他偏偏还戴了一副斯文人才戴的金边眼镜,透过薄薄的镜片,我看到彪哥那双小眼睛不停闪着狡猾的光芒。    他瞟了一眼我的名片。笑了。“呵呵,什么大众文化传播公司?我□!不就是个搞板板的吗?我的时间不多,你说吧,你的价码是多少?”    我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我们大众公司为贵社团特意策划了一个超豪华板板套餐,只要3500块,还有超值大礼包送呢。另外还实行买二送一,我们的口号就是为您省钱。每办两个板板,我们公司就免费为你们社团多办一个板板。也就是说,你们社团死得越多,就省得越多。。。”    说完这一句,我就后悔了,因为我看到彪哥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恐怖的神情。“你说什么?什么死得越多,就省得越多?你在咒我们呀?”    我感到一丝凉气从我的头渗出。“对不起,对不起!不好意思,是我说错话了。这顿饭算我的,彪哥!”    彪哥冷冷地说:“不要说这么多,我提一个价,1500一个标准板板套餐,行,你就把这杯酒喝了。不行,就拉倒。”    我在心里暗暗算了一下,1500,除了费用我还能挣三百块。虽然少了点,可他们从事的行业可是高危险的工种啊,三天两头都有人挂的,保险公司都不给他们报寿险的。我还是有赚头的,于是我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酒过三巡,我觉得头晕晕的。我下午还有事要做啊,我来到前台把单签了。回到席上,我对彪哥说:“不好意思了,我还有事要做,失陪了。今天晚上我要给一个房地产老板林先生办个豪华板板,对不起了。”    不等我说完,我看到彪哥一下子激动了。“搞房地产的林先生,是那个建五林花园的林先生吗?”    “是呀!难道彪哥也认识?”    彪哥的脸上露出了难过的神情。“林先生?真的是林先生吗?老林呀!你怎么就这么死了呀?你就这么把我给孤零零地留在这里了?”他的眼睛边流下了几滴清泪。    我连忙说:“彪哥,生死有命,您节哀。我真没想到您也是林先生的朋友。”    彪哥横了我一眼,说:“什么朋友啊?他老林TMD还欠我两百万没还。他死了我找谁呀?KAO!我跟你一起到板板去,我要找他老婆谈谈。妈的!人死了,帐也是除不脱的!”彪哥把我拉上了他的雅阁,我们一起向五林花园的会所驶去。。。  九:    到了会所,已经是下午一点了。走到会所大门,我看到大毛二毛仨儿李胖子还有莲蓬头正坐在地上打着牌。屋里隐隐约约传来了赵大妈那令人恐惧的声音。    我大声地质问他们:“你们怎么在这里打牌?怎么的到里面去呀?”    莲蓬头没精神地说:“老大,你试试到里面去呀!那个大妈可真厉害,我从来没见过这样厉害的卡拉OK高手。”    我呵呵地笑了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阵尖利的尖叫声从会所里传了出来,里面隐隐约约的歌声也嘎然而止。我抬头一看,会所的大门打开了,一个人影从里面冲了出来。是赵大妈!    赵大妈披头散发,满脸的惊悸。她三步并成一步,摇摇撞撞地从我的身边跑过。我一把拉住了她,问:“怎么了?赵大妈?你唱歌只有别人被你吓着,怎么你给吓着了?”    赵大妈惊魂未定地嚷着:“去你的大头鬼!里面的尸体诈尸了!快跑呀!有鬼啊!”    我一愣,手松了一点。赵大妈挣脱了我的手,立马就跑得无影无踪。    彪哥在我身后说:“KAO!什么诈尸呀?怎么我听得云里雾里的呀?看来赶明天我要在我胸口上纹个钟馗了。走!进去,看看什么有这么邪门?”    我们所有的人一起往里面走去。    我推开会所的大门,里面静静的,没有一点声音。我绕过玄关,看到了里面的景象。    我的天!我都看到了什么呀?    十:    屋里是一片令人感到窒息的寂静,虽然音响里传来了卡拉OK的音乐声,我却似乎听不见,我只感觉到我背上冒出一丝丝冷汗。我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我看到在大厅里冰棺旁,有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背影,他半蹲在地上。在他的身下,还有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躺在地上。这个半蹲着的身影,他的手,狠狠地掐着地上那个人的脖子,而地上那个人已经一动不动。    是谁?我觉得,屋里穿黑色西装的只有吴天雨一个人呀?如果半蹲着的是吴天雨,那他身下的又是谁?如果躺在地上的是吴天雨,那掐住他脖子的又是谁?我不敢想了。    我环视了一下屋里的情况,屋里的音响悠扬地飘过一首音乐伴奏,真的是飘过的。这是一首情歌,我说不上名字。我的眼光慢慢地飘过大厅。所有的人就像是被定格了一样。雅琳和刘医生紧紧地抱在一起,目光惊恐地盯着那两个黑色的身躯。满头金发的吉米嘴巴张得大大的,就像一个O字,我甚至看到了他的四环素造成的黑黑的牙齿,而脸上的神色却是充满了恐惧。林太太更吓人,她没有任何的表情,眼光呆滞,嘴里喃喃地嘟噜着什么,含混的声音划破了屋里的寂静。    林太太似乎在唱着什么歌,可我听不清她到底在唱什么,应该是一首情歌吧,可她唱得断断续续,时高时低,悠扬婉转。旋律似乎令我感到熟悉,可我就是想不起是一首什么歌。    屋里虽然有音响里的伴奏,还有林太太哼出来的不成曲调的歌声,可我却还是觉得一片寂静,死亡一般的寂静,莫名其妙令人恐怖的寂静。我身后一声炸雷般的吼声打破了寂静。“怎么了!撞鬼了呀?”是彪哥在我身后大声地吼着,我被他吓了一大跳,身体不由得剧烈地战抖了一下。    我们一大帮人啊!有必要害怕吗?    我绕到半蹲着的这个黑衣人的面前。我已经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是吴天雨,他已经没有一丝出气了。那半蹲着的人是谁呀?他额头前飘着一缕头发,我看不到他的脸。我拨开他额头前垂下的头发,我终于看到了他的相貌。“哇!”我惊恐地坐在了地上。    莲蓬头大声地问我:“怎么了?出了什么事?那是谁呀?”    我惊魂未定,我感到自己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我听到了砰砰的声音。“他。。。他。。。他。。。他是林先生!”    。。。。。。    我坐在大厅的一张太师椅上,雅琳喂我喝着一杯茶。温温热的茶水正到好处,我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受一点了。刘医生柔声地对我说:“老哥,没事的。这很正常。尸体在冰棺里的时间太久了,关节全部都僵硬了。放到大厅里,室内的温度突然升高了,他的关节就自然会热涨冷缩。怪就怪吴天雨正好盯着林先生的脸瞻仰遗容,林先生的关节一打开,恰恰正好掐住了吴天雨的脖子。吴天雨一害怕,身体往后一倒,就摔在了地上,林先生的尸体也跟着带了出来,变成了这个样子。这只是一个意外!”    哦,是这样啊。我缓了一口气。    莲蓬头问:“老大,要不要报警呀?”    彪哥大声地说:“报屁个警!你第一天出来混呀?都说了这是一个意外了,还报警?神经!”    我颓然地说:“别闹了!我打电话找冰棺社再要个冰棺。现在起,冰棺的盖子一定要盖好,没有什么事,千万不要打开。”    我瞟了一眼林太太,她还是坐在为家属准备好的长椅上。她的眼光依然呆滞,嘴里喃喃地唱着那首我似曾相熟的情歌。我脑海里回想着这是一首什么歌,可我老是想不起来,可能是刚才受了惊吓的原因吧,我的记忆出了一点偏差,很多东西我都想不起了。正当我准备收回视线的时候,我突然看到林太太的目光转向了我。她朝我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我不由得又打了个寒战。  十一:    我连忙转过头来望着雅琳和刘医生,问:“你们刚才到底看到了什么?”    雅琳眨着眼睛说:“其实我们什么都没看到,我和刘医生在里面的包房聊天,后来听到外面赵大妈的尖叫,我们才出来的。一出来就看到现在这个样子了。”    我调侃地问:“赵大妈唱歌这么恐怖,你们怎么还敢留在这里呀?”    刘医生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耳朵。“我和雅琳都在耳朵里塞了耳塞的,只听得到一点点声音,只够我们在包房里聊天。真正有胆量的还是吉米,他可真是敬业啊,一直都听着赵大妈的歌声调着音。我佩服他!”    我也佩服他!    我把我的视线转向吉米,我看到这个满头金毛的家伙,正在收拾着他的家什细软。他从VCD机里退了一张碟片出来,屋里的音乐顿时消失了。他细细地注视了一下那张碟片,然后放在了调音台上。    他见我在看他,他的脸上露出了一点慌张的神情。“庄老师,今天的音已经调好了,我先走了。明天早上我带人来拉音响走。拜拜!”他提着他的口袋般的背包就望外走。    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拉住了吉米,问:“你刚才到底看到了什么事?我怎么觉得不对劲呀?”    吉米慌张地说:“我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真的!”说完,他一甩手,挣脱了我,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不会吧?这里一定出了什么事的。刘医生其实什么也没看见,他的那个解释是非常勉强和牵强的。刚才这个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的心里不禁打了个重重的问号。    “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在屋里响起,我不觉得打了个冷战。这个声音平仄无韵,没带一点情感,也没有声调的起伏。声音缓慢而又冷血。我回头一看,是林太太在说话。    我看她因为刚才的惊吓,已经迷糊了。可她要说什么?我问:“你说吧,你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面上没有一点表情,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突然,一个诡异的笑!“告诉你,我先生回来了。他要找他的眼睛!”眼睛?林先生回来了?要找他的眼睛?看来林太太真的迷糊了。可为什么我的额头上全是汗?我KAO!    “别胡说!林先生已经死了,怎么会回来?别瞎说了。”我对林太太说着。可林太太根本不理我了,她又喃喃地唱起了歌,还是那首我想不起来的情歌。    我在屋里来来回回地走着步,我承认我被林太太的话给吓着了。我点了三枝香,插在了林先生冰棺前的香炉里,恭恭敬敬地鞠了三个躬。“林先生,有怪莫怪。您走了就走好,不要回来搞我们。今天晚上我一定给您烧个大点的房子,再多烧几个美女。”接着,我指着雅琳继续说:“林先生,您的眼睛不关我的事,都是她在处理的,有什么事您直接找她沟通啦,千万不要来找我。”    我还没说完,就觉得脑袋一痛。是雅琳扔了一个矿泉水的瓶子过来。“你这个死人头!说什么呀?混蛋!”    她走到林先生的冰棺前,双手合十地说:“林先生,要怪我的话,还是要先找庄秦!是他让我给您化妆的。要找就先找他!”我KAO!    我走到了调音台旁,一下就看到了吉米留下的那张碟片。搞什么搞呀?他居然忘了拿走。我看了看,是张《伤感恋曲超长版》,里面全是一些伤感的歌。我冲出了会所,想把这张碟片还给吉米。    出了会所,我看到吉米正站在公交车站等车。我大声地喊:“吉米!你的碟片忘了带了!”    吉米回过头来,看见是我,满脸全是恐惧。他颤抖地说:“不关我的事!碟片我不要了!有什么事你找赵大妈去,全是她的错!不关我的事!”赵大妈的错?全是赵大妈的错?她做错了什么事?我一头的雾水。    吉米慌张地转过头来就要跑。我离他足足有十米远,我发誓,我看得一清二楚!当他转身的时候,一辆大卡车正好开来。车离人行道足足有三米远,可吉米像是中了邪一样,往卡车的前面冲了过去!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已经晚了。吉米像风筝一样飘了起来,轻轻的,然后重重地落在我的面前。他的血液溅在了我的身上。红红的。有几滴血液正好溅进了我的嘴里。咸咸的。  十二:    虽然我见过无数的尸体,可真正亲眼看到一个鲜活的人在一瞬间变成了一个死人,我还是第一次。我不由得有了呕吐的感觉。    卡车司机跳下车来,拉住我的手说:“老哥,你可要为我作证呀!是他自己冲我的车头跑过来的,是他自己寻死的,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啊!你一定要为我作证。”    我无力地点了点头,颤抖地给无辜的司机留下了我电话。    我双脚发软地回到了会所,会所里飘扬着一支萨克斯风的音乐,是肯尼基的《茉莉花》。听到这支乐曲,我也觉得自己的心里好受一点了。可在这安详的音乐中,仍然有着不和谐的声音。林太太依旧喃喃地哼着那支我说不出来的情歌。    我蹲在林太太面前,努力地想要分辨出她唱的是什么歌。她的歌声说实话,既没有音调的变化,又没有声音高矮的转变。我只依稀听出了歌词里的几个字句:“。。。我的思念。。。”、“。。。的网。。。”、“。。。下着细雨。。。”、“。。。想你。。。”。    这是典型的情歌,歌词是那么的熟悉。可我真的想不出来这到底是什么歌。    “林太太受了太大的打击,神智已经不清醒了。”刘医生在我身后说。“你知道吗?两天内两个最爱的人都没有了,这种滋味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我诧异地问:“什么?两个?”    刘医生冷冷地说:“你知道吗?吴天雨是林太太的情人,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持续了好几年了。现在林太太的身体里还有吴天雨的骨肉。”    我问:“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刘医生抖了都手里的一张报纸,说:“你看,上面什么都说了。”    我一眼望去,报纸上的套红标题大大地写着:“房地产老总自杀,疑与情感纠纷有关!”    我觉得头有点晕,脚也软软的。我需要一杯咖啡来为我减减压。雅琳和刘医生陪着我走进了会所的咖啡屋。我找到了一瓶雀巢,抖了一点在杯子里。我却找不到开水。真是背呀!雅琳帮我在咖啡屋里的煤气灶上烧了一壶开水。我倒在柔软的沙发上,闭上了眼睛,等着开水烧涨。    萨克斯的音乐慢慢地飘进了屋,我听着这缓慢的节奏,我觉得自己的心跳慢慢地恢复了平静。“希望再也不要出什么事了,让我顺利地把这两万多块钱赚了吧。”我在心里这么想着。    萨克斯的《茉莉花》完了,屋里的开水也烧涨了,开水壶的壶嘴上套着的哨子响起了“DIDI”的叫声。我把我的眼睛睁开了。  十三:    雅琳站起了身,准备去关掉煤气灶上的火焰。屋外的音乐嘎然而止,《茉莉花》的音乐消失了,接着的是一首歌曲。非常优美的前奏,接着一个十分完美的女声开始了演唱。哦!是顺子的《回家》。    雅琳来到了煤气灶的跟前,手已经捏住了开关。屋外的音乐恰恰传了进来。“回家,回家,我需要你~~~~~~~~~~~”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个脚步声。“砰!砰!砰!”是谁会进来?我看了看咖啡屋,刘医生、雅琳在里面,连彪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我的板乐队的兄弟们都被我吩咐了让他们在会所外面等着我。是谁会进来?我把目光注视在咖啡屋的入口。一个身影慢慢地出现在我的眼中。    先看到的是一只手,枯枯的,十分苍白,苍白得不正常,完全不像是活人的手。然后是他的衣袖,黑色的,像是西装的袖口。是谁?他是谁?紧跟着,这个人终于出现在我的面前。哇!我的天!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我的噩梦!是林先生!真的是林先生!他又复活了!现在他就出现在我的面前了!OH!MY GOD!“回家!回家!你需要我!哈哈!”林先生的声音是那样的平缓,哪里像是个死人。他的脸色异常的白,白得像是涂了一层粉。他的眼睛没有一点光芒,没有一点神采。那只是两个玻璃球,不是眼睛!    我的腿一软,跪在了地上。我真的害怕呀!我颤抖着说:“林先生,您已经走了,怎么又回来了?这里不好玩的!”    林先生听到了我的话,转过头来对着我。嘴里喃喃地唱着:“回家,回家。你需要我!”他朝着我走过来了。他的腿显得僵硬无比,他的膝盖几乎没有弯曲,就这样直勾勾地走了过来,就像香港鬼片里的僵尸一样。    “别!别!别过来!林先生!您有什么没办完的事,我帮你办!”我绝望地叫着。    林先生的脚步停住了,对着我说:“我要我的眼睛!我要我的眼睛!你能不能帮我找到我的眼睛!”    我连忙大叫:“能!我能帮你找到你的眼睛!我能!”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帮他找到他的眼睛。只要他不过来找我的麻烦,我现在什么都可以答应。    林先生站在那里,一声不出,似乎在考虑我的回答,我只听到他的嘴里发出“嘶嘶”的出气声。    过了良久,林先生说话了。“好!我给你一点时间。晚上8:30板板开始以前,你要找回我的眼睛。不然的话,我就要你的眼睛!”    “好!好!我帮你找到眼睛!一定!一定!”我大声地说着。    林先生还是没走,他继续说着:“知道我为什么会回来吗?”我摇了摇头。    “我死得很不甘!我要了结我没做完的事!我要让让我戴绿帽的人死!这我已经做到了!我还要找回我的眼睛!这要你去为我办!我还要。。。”话音还没落,他的玻璃眼睛盯住了彪哥。“老彪!知道吗?我为什么要自杀?不是你逼得那么紧,我也不会自杀的。不就是晚一个月还钱吗?借了你二十万,一个月你竟然让我还二百万。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段时间钱紧?还逼得我这么厉害?还要我拿一条命来还?”    彪哥马上跪在了地上,不住地磕着头。“对不起!老林!我也有这么多的弟兄要养活啊!我真的错了!我真的错了!”他抽出一只手,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纸,然后当着林先生的面撕得粉碎。“我已经把你的借据销毁了,我绝对不找林太太的麻烦!”    林先生嘴里“嘶嘶”的声音猛然加大了。“你撕了干什么?我老婆给我戴绿帽子,我就是要你找她的麻烦!你还撕了借据?□!你真TMD笨啊!欠钱还债,天经地义!我其实不怪你的,我只是怪你逼得太紧。我自杀是我自己的决定,我的房地产公司早就是个空壳子了,你不逼我银行也会逼我的。傻逼!”    彪哥木然地跪在地上,眼光里满是悔恨。    林先生又转过头来对我说:“我们来做个游戏,你知道我是怎样回来的吗?如果你在找到我的眼睛后,能找到我回来的原因,我就饶了你们,不找你们的麻烦。记住!晚上8:30以前!你的时间不多了!”    说完,林先生就退出了咖啡屋,消失了。    我冲出了咖啡屋,屋外的大厅依然平静,只有林太太一个人嘴里喃喃地唱着歌。林先生的尸体乖乖地躺在冰棺里,盖子上的封条还好好的。“幻觉!幻觉!我刚才看到的是幻觉!”我对自己说。可我自己都不相信我刚才看到的是幻觉。    我看了看表,现在已经3:30了,我还有五个小时去帮林先生找他的眼睛,还有他回来的原因。我的时间不多了!  十四:  我一看到雅琳出来,就问她:“你把林先生的眼睛是怎么处理的?你扔到哪里去了?”    雅琳红着眼睛说:“我把他的眼睛抠出来就扔在垃圾桶里了,谁知道他会现在回来要呢?从来都没出过这种事的呀!谁会把这么个眼睛留下来呢?”    我大声地说:“快!快回医院,把林先生的眼睛给找回来!”    坐在彪哥的雅阁上,风驰电掣般地,我们回到了医院。风风火火地,我一脚踢开了停尸房的大门,冲到了垃圾桶边。我冲动地把垃圾桶里的所有东西全部倒了出来。哪里还有什么眼睛?什么都没有了!    “我们医院的清洁工很敬业的,每过一个小时就会清理一次垃圾。现在怎么还会找得到呀?”刘医生悻悻地说。    我急了:“那可怎么办呀?”刘医生摊了摊手,做了个无可奈何的姿势。    雅琳快哭了,发出了嘤嘤的抽泣声。我的心也软了,说:“算了,生死有命,我认了!大不了让林先生来取我的眼睛赔他。现在我们去找他为什么要回来的原因。”    回到五林花园,我开始回忆起刚才发生的事。林先生第一次回来就要了吴天雨的命。当时屋里雅琳和刘医生在包房里卿卿我我,没看到屋里发生了什么事。在屋里的人,吴天雨被林先生掐死了;吉米被车撞死了;林太太神智已经不清醒了,只知道唱歌。哦!还有赵大妈!她一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吉米死之前不是说了,都是赵大妈的错!可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一个人往赵大妈的家走去,现在已经四点半了,我的时间又少了一个小时。我执意不要他们几个跟我过来,我要求他们一定要在这几个小时把灵堂布置得规规矩矩。    赵大妈住在五林花园里的一幢大厦的三楼,我在她家门口按了按门铃。“丁冬!丁冬!”过了一会,门开了,我看到了赵大妈,这个身体肥胖,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    赵大妈一看到是我,就大声喊到:“你来找我干什么?我说了,不关我的事的!你不要来找我!”说完,她就要关上防盗门。我手疾眼快,一只手撑住了防盗门。赵大妈见她关不上门,脚一软,竟然坐倒在了地上。    赵大妈居然呜呜呜呜地哭了起来。她望着我,嘴里咕噜咕噜地说着:“真的不关我的事的,要怪就怪林太太。那首歌我才唱个开头,林太太就把话筒接过去唱了,就算是我跟她在合唱,可那句歌词也是林太太唱的呀!不要来找我啦,我求你了!不要来搞我啊,求求你了!”    我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什么歌词?什么林太太唱的?    我注意到赵大妈虽然注视着我,可好象她的眼光不是盯着我的,而是盯着我左侧的身后。我忽然觉得我的颈子左侧有了一股凉意,我猛然回头一看。哪有什么人?只有一堵惨白的墙壁。我只觉得有一股冷风扑面而过,慢慢地绋过我的面颊。我不禁打了个寒战。    我再转过头来看赵大妈,她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转身就往阳台冲了过去。她只留下了一句话:“不要!不要!你去找林太太吧!”说完,她就一个箭步,跨过了阳台的栏杆,跳了下去!真难想象,赵大妈这么肥胖的身躯,居然能做出那么轻盈的一跳。还好,她是住三楼,大不了就是个骨折。我竖起了耳朵准备倾听赵大妈的惨叫。奇怪的是,出乎我的意料,我什么声音都没听见。怎么回事?    我冲到了阳台,往下一看。我的天!赵大妈趴在一楼的地上,一动不动,脑袋旁是一滩血迹。    我连忙跑下了楼,冲到了赵大妈肥胖的身体边上。OH!MY GOD!赵大妈是脑袋着地的!她的头已经破碎了,更可怕的是,她的眼睛在巨大的冲击下,从她的眼眶里弹了出来,就落在她的脸颊上,还有几根肌肉纤维连在上面。我的天!她可是从三楼上跳下来的呀!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事啊?!    忽然,我的左耳后方出现了一个声音,平仄无韵,麻木而没有一点感情。“好了!眼睛有了!你的任务完成一半了!”我回头一看,哪有什么人?难道又是幻觉?    我再回头看赵大妈的尸体时,哦!更可怕的事发生了!赵大妈脸颊上的眼睛不见了!只有几根肌肉纤维还留在那里!我觉得自己要呕吐!我赶紧一阵小跑,离开了这里!       十五:    我一回到会所,就冲到了林先生的冰棺前。我一把撕掉了盖子上的封条,拉开了冰棺。林先生的遗体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果然和我想的一样!林先生的眼眶里多了一双眼睛!还是血淋淋的,冒着热气。    我瘫坐在地上,吐着粗气。我知道,林先生的遗愿,眼睛已经找到了,虽然不是他自己的,但我也算完成了一个任务了。    还有一个任务,就是找到他为什么会回来的原因。    我用力想着。林先生第二次回来和我定下游戏的内容,是听到了《回家》这首歌。而赵大妈也反复说了有句歌词,是林太太唱的。可那是怎么歌词呀?怎么就会让林先生从地下面回到这个现实的世界呢?    林太太已经疯疯癫癫的了,问她是没有结果的。赵大妈也死掉了,连眼睛都献给了林先生。我该问谁?问吉米?他也死掉了呀!    我坐在地上,觉得裤袋里有什么东西硬硬的,咯着我的身体了,满不舒服的。我摸了摸裤袋,从里面摸了一张VCD出来,哦,是吉米忘了拿走的那张《伤感恋曲超长版》。我的脑海里顿时出现了一片光芒!    我连忙把雅琳和刘医生叫了过来。“赵大妈是什么时候开始长卡拉OK的?”    雅琳回忆了一会说:“她是十二点差十分的时候开始唱的,我特别有印象,她一唱歌我就和刘医生到里面聊天去了,还没聊几句,里面的挂钟就敲响了十二下。”    赵大妈是十二点差十分唱的,我和彪哥是一点正回到会所的。那么她当时唱的歌应该就是这张VCD放到七十分钟时的那首歌。    我把VCD放进了机器里,按着遥控板,指挥着VCD机的时间到了70分钟。    非凡音响社送来的厚重的音箱,发出了一阵优美的吉他声,接着是美妙的弦乐和声。电视的屏幕上大大地显出了歌名------心雨!    怎么是这首歌呀?!音乐在屋里不间断地播放着,伴奏在房间里飘扬着,电视屏幕的下方出现了字幕:    (女)我的思念是不可触摸的网,我的思念不再是决堤的海  (男)为什么总在那些飘雨的日子,深深地把你想起    。。。     我的眼前突然幻化出了一副场景,一个满头金发的小伙子戴着耳机努力的调着音,一个肥胖的中年女人卖力地唱着歌。虽然唱得非常难听,可小伙子还是敬业地做着他的事。    旁边的长椅上,坐着一男一女。男女的身边摆着一具黑色的冰棺。女的脸上罩着一层黑色的面纱,她显然就是冰棺主人的未亡人。可她似乎看不出悲伤,反而嘴角边上露出了一点点浅浅的微笑,是对着那个男人的微笑。    厚重的音箱里传来了一阵优美的吉他声,然后是美妙的和弦。肥胖的女人扯开了喉咙唱了起来。“我的思念是不可触摸的网,我的思念不再是决堤的海。。。”接着,肥女人的喉咙一变,又成了一个男声“为什么总在那些飘雨的日子,深深地把你想起。。。”声音好难听!可这个肥女人却沉浸在她自己的声音中无法自拔。    蒙着黑色面纱的女人说了句:“我也想唱。”她站了起来,拿起了话筒,对着屏幕唱了起来。她的声音满好听,温柔圆润。“我的心是六月的情,沥沥下着细雨,想你想你想你想你,最后一次想你。。。”    马上就要到这首歌的高潮了,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声音从丹田里迸发了出来。“因为明天,我将成为别人的新娘。。。”她回头对坐在一旁的男人轻盈地笑了一下。    话音还没落下,屋里响起了奇怪的声音,是从冰棺那边发过来的,像是什么东西在敲打着黑色的棺木。    屋里的音乐嘎然而止,所有的人把目光转想了冰棺。冰棺的盖子自动拉开了。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从里面爬了出来,动作非常僵硬。屋里发出一阵尖叫的声音。肥胖的女人大叫着:“诈尸了!诈尸了 !”转身就往外面跑。满头金发的小伙子像是吓傻了一样,一动不动。    从棺材里爬出来的人,脸色苍白,白得不正常。他只说了一句话:“你明天要成为别人的新娘了?我没眼睛,你能不能帮我把眼睛找来啊?我好来看你明天成为新娘的样子!”    做着的男人吓坏了,他跪在了地上。可他没有逃过厄运。棺材里出来的人双脚一跳,就站在了他的面前。双手掐住了这个男人的脖子,运足了力量。。。    。。。。。。    我就像是个旁观者一样,看着这一切的发生。我觉得自己冒着冷汗,一根根汗毛都竖立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阵鼓掌的声音。“啪啪啪,啪啪啪。”一个声音在我的耳朵边上说:“恭喜你了,真正的答案只有一个,YOU GOT IT。”我蒙了!“我走了,不玩你们了。好好给我把我的板板办好,不要再唱不该唱的歌了,不然我下次再回来可就不走了。哈哈哈哈。。。。”声音飘然而去。只留下我一个人发着呆。  十六:    我站在原地,呆呆的。雅琳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吓了一大跳!    “怎么了?”雅琳关切地问我。    我摇了摇头说:“他走了,林先生走了,他不会再来*扰我们了。”    。。。。。。    8:30。    板板准时开始了,林太太因为精神上的原因,没有出现在大厅上。客人满多的,几个演艺圈里的人坐在最前面,饶有兴趣地听着雅琳和李胖子唱着经过我认真审查过歌词的歌曲。    我坐在包房里,细细地欣赏着他们的演唱。一切总算过去了,这可真是惊魂的一天啊!    今天他们唱的都是什么《伤心太平洋》、《黄昏》啊这样的伤心的歌曲。这些歌的歌词都没有任何问题的,我仔细看过了的啦。    两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雅琳和李胖子走进了包房,重重地坐在了沙发上。“累死我了,我生怕唱错一句歌词。”雅琳一边擦这汗一边说。我连忙递了一杯咖啡过去。李胖子说:“现在开始一个小时的客人自娱自乐,没我的事了。以后再有板板千万不要再找我了,这次可真是吓死我了!”    外面响起了音乐声,几个客人在外面兴致勃勃地唱着歌。我担心地问:“这些客人选的歌不会有什么问题吧?”雅琳说:“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我找的伴奏碟都是一些伤心悲切的歌曲。”    我不放心地说:“我还是出去看看,看看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我走到大厅里,刚才的客人正好唱完。现在上去的是彪哥,他拿起话筒,说:“现在我来为大家送上一首孙楠的歌曲,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前奏开始了,是首我很熟悉的歌曲,可这是什么歌呀?我一下忘了名字。我搜索着我的脑海,终于我想起了这是首什么歌。    糟糕!不可以唱这首歌的!我醒悟了!我大声地叫着:“大毛二毛仨儿,不要放这首歌!这收歌是不能唱的!”    可惜我已经晚了,彪哥的粗旷的嗓音已经回荡在了会所的大厅里。    “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你快回来,我的生命因你而精彩!”    我的头一阵发晕,我听到了放着冰棺的地方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全文完------------------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极乐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894.html
上一篇:守灵夜    下一篇:三生三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