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地狱游记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0-01-25
七太子,上次阴兵走之前曾经这么说过:“七太子不会放过你的!” 因此,“七太子”这三个字是我最近最常思考的东西。 记得高中时,年级中有七个小流氓,他们臭味相投,狼狈为奸,又因为在外面认识几个混混。所以在学校非常张狂。几乎谁也不看在眼里,成了学校一霸。好象他们就叫做七太子。 该不会是阴界会派这七个人渣来找我麻烦吧? 我不禁想起高二时曾经与他们结怨的事情来:高二时学举行足球联赛,我们班的班队实力不俗,一路杀进决赛。而决赛时的对手,是我们年级的另外一个班队。 当时,我是我们班的主力坐后卫,而我负责防守的前锋,正是七太子中的老五。决赛之前,他就放出话来:“哪个后卫活腻了,敢防住我!” 临上场之前,我们队长特意嘱咐我说:“玉风,你也知道你今天要防的是谁。赢不赢比赛 没关系,亚军也不错,可千万别出事呀!” 我听了不以为然的说道:“管他在场下是谁!我只知道,上了场就是我的对手!要按规则办事!”队长也知道我的性子,便不再劝下去,摇头叹气走开了。 那场比赛,我防守的十分成功,贴身逼抢,令对方几乎拿不着球。而且还助攻一球,最后,我们班以1:0获胜夺冠。 比赛时,那个七太子的老五嘴里就不干不净地,要不是因为在比赛,我早揍他了!结束比赛后,正想怎么出气呢,他倒送上门来! 只见他冲到我面前,指着我的鼻子骂到:“你丫他妈的会不会踢球呀!傻B!” 我冷笑回答:“不会踢,也就整场比赛让个傻B碰不着球而已。” “你丫说谁呢!”“我说傻B呢!”“*!找死!” 说完他就抡右拳向我打来——这种俗称“王八拳”的东西我自然不惧。伸左手一抓,正叼住他的手腕,顺势一拉,出右拳给他软肋一下——只出了三成力。 他蹲在那里一时说不出话来。我哼了一声,走了。在我走出十余步时,听见他吼了一声:“你小子惹事了!我们七太子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当时并不放在心上,心想,七太子的老五如此脓包,其他人看来也不如何厉害。但我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我向来是独来独往的,和人争斗从来是一对一的,决不一多欺少,甚至认为ONE ON ONE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是,流氓痞子之所以难惹,并不是因为他们如何厉害,而是这些人渣们向来是以多欺少的,光明正大,公平,是他们的禁忌! 所以,当天放学,校门口就有至少十个人,穿着奇装异服,或站或蹲——但都没个人样。他们一见了我,立刻围了上来,我发现,被称为七太子的七个人就站在不远处。我一下明白了:七太子不出面动我,学校对他们也没办法,而我一旦被人海扁一顿。按派出所的办事效率,大学毕业前能破案就不错了! 于是,我立即,马上地,回身,跑!没错!往学校里跑!那几个人见了,立刻追上来。虽然我是逃跑在先,但由于背着沉重的书包,他们已经很接近我了。我面前是一堵墙,后面追我的看了,不由得放慢脚步。但我没有!我将书包一把甩过墙去,向墙冲去,出脚踏在墙面,借助冲力,另一只脚往上一蹬,身子以腾空而起,双手一伸,搭在墙沿,就势一用力,双脚又在墙上踏几下,我已然站在墙头了——这墙是学校新修的,足有三米高,一般人是无法爬上去的。其实,要不是我小时侯爱蹿房爬树,此次也不一定能成功的。 我站在墙头,以胜利者的姿态向他们“哼”了一声,跳下墙去,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中了······ 此后的一个月,我总在提心吊胆中度过:上学路上,放学途中,被追被堵,被围被截,不下十次。一个月后才相安无事,要不是我凭着机智和运气,我有三条命都不够死的!也要不是请人打我还要请客吃饭的话,也许这帮人要缠上我几年呢! 因此,现在想到七太子,我还是有些忌惮的:单打独斗,光明正大我不怕——就算栽了也愿赌服输。可是要人多群殴,使坏暗算,我可应付不来!整整一个月,我几乎晚上天一黑就不出校门,平时白天也往人多的地方走,防范意识非常强。 但一个月过去了,一切都平安无事,我便也放松了。开始每天晚上10点半以后出学校到外面的网吧玩游戏上网了。 这一天,我一如既往的玩到12:00,开始往回走。路上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这时,从前面拐角处闪出两个人,被着昏暗的路灯,看不出面貌。但身材十分高大壮实,连一向自称高大威猛,威武雄壮的我,也要比他们矮上一头,小上一号!这两个人并排迎面向我走来,我的心立刻绷紧,以防备他们猝然出袭——毕竟,现在治安不好。只见他们和我照面后,从中分开,也就是说,我要从他们之间走过,这可是夹击的好机会! 我全神贯注,双眼盯住我左面的一人——因为他们要是出击,一定是2人同时的,何况我也不能将两个眼珠分向两边呀! 他们和我擦肩而过,无事,但我没有放松——他们也有可能从后面出袭。 果然,当我们交错而行的一刹那,两人突然转身,发出了他们的攻势!我早就盘算好,双手向两边击出,他们无论怎么出手,我的双手都可以和他们迎上。然而,我没有想到,他们的攻势竟是身体! “啵啵”我的双手击中他们的肩膀,如中败革。而我的手有种冷麻的感觉,一种凉意从手至臂,一直传到我的心里,冷!肃杀! 那两个人中了我一掌,竟顿也不顿一下,伸手一探,用胳膊架住我的腋窝,往上一提,我以双脚离地,身子悬空!——这几个动作快若闪电,从他们转身到我受制,不过三两秒的时间。 可我明白,这几个看似简单的动作,对方一定练习过多次才会如此熟练,而且也经过了精密的计算,算定我如何出手等细节,才会一击得手。要不,如果单打独斗,我至少可以脱身! 在两人的钳制下,身高一米八,体重八十多公斤的我竟身在半空无可奈何。而这两个人在制住我之后,立刻向前飞奔,速度之快,恐怕就是我身上没有任何负担也追不上!——哪里来的厉害角色? 前方拐角处的尽头是个楼房的墙壁,那两个人挟着我冲到那里,竟没有减速的意思!眼看,我就要“嘭”的一声撞在墙上,成为一个特大号的肉饼了,近了,更近了,啊! 但当我面对墙壁时,眼前一花,再一看,周围的环境一下变了! 那两个人停了下来,我转动脖子,环视一周。发现这是一个奇异的地方。它的一草一木,一石一物都和平时在别处见到的没什么两样,不用特别描述。但,它的整体,透出一个红色来!就是冲胶卷的暗房那种红!这里就像是个巨大的暗房! 这种红,没有洋溢着喜悦与幸福,它给人一种沉闷,压抑的感觉,它就像一个闷热得让人透不过气的熔炉,血一样的红色,但却没有激起人的兴奋,相反,一种恐惧袭上心头。令我不寒而栗。 冷!冰冷!冰一样的冷!在这种火一样的红色之下,我的内心却袭上寒意!这是什么地方?! 这时,有几个人出现在我眼前——但刚才我扫视全场时,连个鬼影子也没看到! 鬼?鬼!这一定是鬼!人间不会有这种地方,这里一定是阴界!我的心不禁剧烈的跳动起来,就像是从长安一路奔到江南不停息似的。带动我的全身也抖了起来! 那几个人向我走来,其中有一个人,应该是他们的头头,要不就是身份地位十分重要。这从其他人对他的前呼后拥就可以看出来。何况,他还有一种气质。 这种气质,是一种迫人的气势。就算他混在一千,一万人中,第一眼看到的,一定是他!这是一种‘傲然不群的气质,更是一种王者之风,王指点将的气势!这种气势让人见了,有种想顶礼膜拜的冲动! 本来,人们常说我有气质,有气势,有气度。但和他比起来,我如果是人中之杰,那么,他就是人中之龙!非我族类!我知道,我如果不再有所行动,我一定会被他的气势所压倒,他的气度所折服! 那两个钳制我的大汉见了他,就像是温驯的小花猫见了主人一般,头埋得低低的。 只见那人走进了,笑着对我说:“听阴兵说你的身手不错,没想到这么轻易就被黑白无常给带来了!看来我是高估了你!” 他说的话我根本没过脑子,就在他说话之际,我身旁的两名大汉的精神松弛了一些,我就利用这个机会,双脚踢出,正中他们的膝盖内侧,他们脚一软,我以着地,并且双手从他们臂中挣脱出来。 本来,他们脚一软,要向后倒去,但二人很稳,身子向前一倾,没有倒下,但重心已然前倾。我挣脱的双手一横。两臂运力,胳膊横贯他们后背。他们向前奔出五,六步才勉强稳住身形,没有倒。 这几下动作,与其说是我把握住了机会,脱困而出,倒不如说是我迫于那人的压力,再不有所行动就要彻底臣服,无奈之下,被逼出手的! 但经此一事,我的自信立刻回来了!我昂首挺胸,傲然而立,朗声说道:“你还是低估了我!至少,他们两人要不是猝然出袭,也未必能制得住我!” 那两个大汉被我这一闹,很没面子,他们向我逼来,立时就要出手! “停!”那人说道,那两个大汉立刻低首,向后退去,与那一些人站在一处。 “你以为你很强吗?告诉你,你那点微末的本领,本太子根本不放在心上!”那人狂傲的说着。 太子?难道······我大惊,问道:“难道你是······” “七太子!” 明白了,我一下子全明白了!一定是上次阴兵拘魂不成,将所遇事件报给七太子,而这次的“绑架”事件就是针对我的行动! 想起上次那个被我打退的阴兵说的“七太子不会放过你的”话来,我终于明白什么意思了! 但我一定要出手!要在我刚建立起的信心还没有被他吓倒前,挟一勇之力,出手! 我说:“好!那你就试试!”说罢,向他冲去。 “不得对七太子无礼!”那群人中,有人向我喝来,想要阻止我。却为七太子扬手示意退下了。 我挥拳击出,虎虎有声,前面哪怕是香山,是泰山,是喜马拉雅山,我也要一拳将它击碎! 却见七太子轻轻一闪,轻描淡写的,就将我那快若闪电,猛如奔雷,力有千钧的一拳轻易躲过,嘴角挂着轻蔑的微笑。 我被激怒了——我不能容忍任何人轻视我!不,是任何东西,人、鬼、神都不可以!我大吼一声,出左拳,直取他的大好头颅。拳到一半转向他的胸口。跟着,易拳为爪,抓向他的小腹。然而,就在距他小腹5厘米不到时,向上翻出,双指探出,一招“二龙戏珠”插向他的双眼。 我之所以这么一招三变,是因为,他的手掌,始终如刀一般,守着我要攻的地方,我的招式诡异多变犹如幽灵,可他的手掌就是斩断幽灵的利斧!变到最后一招,我已不求伤敌,只盼能逼退他一步,哪怕一小步也好! 但利斧依旧守在那里,我只好收招。而他,一闪一守后,终于攻出了他的第一招:“黑虎掏心”! “黑虎掏心”是最简单的一招了,几乎所有练过武术的人都会,就是一拳击出,打向对方胸部。 但是,我还没见过有人比七太子这一拳更快,更准,更猛的! 我后退五步,横走三步,正是八卦游龙掌的步法,但对于那招最简单的“黑虎掏心”却是失败了!那个拳头依然向我胸口逼近。 我躲不开了,只好守。我沉臂一超,右手一招“海底捞月”。“海底捞月”本是接暗器以及对付对方出腿踢来时的手法。被我灵活用在了这上面,只要我手能握住他的拳头,就可以借力打力了。 然而,不知怎地,我抄了个空,他的拳头依然我却没有任何办法,也来不及有任何办法避开守住了! 我胸口中掌,直飞出去,空中转了半个圈,落在三米开外的地上,站不起来,单膝跪地,右手捂胸。奇怪的是我胸口没有任何痛感——他手下留情了,他只是将我击飞,却不加一丝一毫力道于我身上。单是这种拿捏力道的尺度,我就万万及不上! “你服了么?”七太子笑着对我说。 “不!”我的牛脾气上来了,“我不服,我承认我不如你,但我不服!我一定会打败你的!” “好,好,好。”他拍着手说,“有志气,我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后,再来和我打,你只要能击退我一步,就算你赢!否则,你就在这里待一辈子吧!”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阿力,这几天由你来陪着,他有什么合理要求,你就为他实现吧!”“是”那群人中走出一个年轻人(在这种地方,谁知道他是人是鬼!反正,以后的故事中,只要是有人一样的东西,我就姑且先称之为人吧!) 其他人跟着七太子走了,迅速消失了。而那个被叫做阿力的年轻人径直走到我面前,伸出了右手,同时,以友善的目光看着我。我不由自主的拉着他的手站了起来。 阿力叹了一声说道:“你的事迹我也听说了,和你这样的人做朋友,真是幸运呀!不过,你却也坏了阴界的规矩。” 我回答到:“那又能怎么办?难道眼看着自己的好朋友丧命不成!” 接着,我又说:“我就不信我赢不了那个七太子!” 阿力大惊,劝道:“你也许不知道,七太子可是阴界里在战斗方面最强的!整个阴界里也没有谁能单用武力打败他,而他的灵力也在十名之内,整个灵界里,几乎除了阎王和四太子外,谁也不是他的对手!而你,在这里不过是中等而已。” “这里?这里是哪里?这里是阴界吗?”我问。 “只是一部分,这里属于地狱。”“地狱?” “对,不过这个地狱和你们人界所想象的地狱不一样,你们认为只有生前做恶的人才会死后下地狱,实际上,所有的人死后都要来这里的。这里共有二十层空间,其中的十八层,就是你们所谓的十八层地狱,还有一个空间是裁决地带,所有死后的鬼魂都要先在那里根据生前的行为裁决来判定到哪一层地狱去。剩下的,就是这里,这里是供阴界行使者们休息的地方。” “行使者?”“我,黑白无常,还有你刚才看见的,都是行使者。” “那照你这么一说,一个人无论生前如何积德行善,死后也免不了下地狱了?” “是这样的,不是说了吗,分十八层,应该讲,前五层就是你们意识里的天堂了,那里待遇好,而且投胎做人的机会很大,而六到十五层则是一般人和生灵死后要去的地方,至于后三层,才是真正意义的地狱。” “原来是这样,那七太子又是干什么的?” “七太子殿下是不动冥王——也就是你们说的阎王爷的第七个,也是最小的儿子,他是负责阴界秩序的,而你上次的行为破坏了阴界的秩序。所以,由他来处置你。” “我一定要回去!”我坚定的说,同时握紧了拳头。 “不可能的,你不想想你们的差距,就像一个专业九段围棋手和一个刚懂规则的人之间的差距一样!” 我明白他的意思,这比他说巴西足球队与马尔代夫对的差距还要大。因为,虽然巴西和马尔代夫队的差距很大,但马尔代夫队总还有万分之一的爆冷可能。而一个专业九段——哪怕是初段围棋手,也是不会输给一个刚懂规则的人! 但事事无绝对,我明知我和七太子差的太远,但也要放手一搏!我昂然说道:“谁说天注定?放手一搏,赤金亦生锈!” 阿力又说道:“你和七太子殿下差的太多,而三天时间又太短,根本无法有质的提高,所以,你只有······” “以巧取胜!”我欣然大喊。没错!这是唯一的办法。 刚才一战,我攻他,他闪得开,守得住。 他攻我,我避不了,防不着。这种差距,不是三天可以追回的——别说三天了,就是三个月,三年,甚至穷我一生,我也未必可以追上! 但他只要我击退他一步就算我赢,给了我可乘之机。 我对阿力说:“这三天,给我找个清净的地方,我要潜心思考如何投机取巧,智胜七太子!” 三天过的不慢,很快,我由阿力领着,来到上次与七太子一战的地方。 经过这三天,我除了思考如何胜利外,也和阿力相交莫逆,成了好朋友——没错,只有三天时间,但世界就是这样,有的人,认识多年,依然相交如水。有的人,则是一见如故。 终于,七太子来了,身边只有黑白无常二人(听阿力解释才知道,黑白无常和大家说的黑白无常不太一样。他们二人在阴界里,就是阴兵的总头目)。 “你来了。”“你也来了。”我们寒暄着。 突然,我出招了,一拳直取七太子胸口,也是一招“黑虎掏心”。 七太子冷笑一声,竟又是一个“黑虎掏心”——比我的更快更猛的“黑虎掏心”! 可以肯定,他的拳一定先到,而且,我根本躲不开! 我没有躲,我只是向旁边歪了歪,他一拳击中我的左肩膀。我的目的达到了! 霎时,我以身子中心为轴心,左半边身子一转,接下他这一拳,而右边身子自然向前转,而右拳一伸,已然击在七太子胸口!这一击的力量,有从我被他击中的左边传过来的力量,以及我本身的力量。 我的力量在七太子眼中自不足为惧,但还有他的力量!终于,他向后一倾,退了一步,才站定。 我强忍着痛——我可以感觉到,我的左臂脱臼了——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胜——了!” 七太子脸上一点没有失败的懊恼和颓丧,相反,他竟十分高兴地说:“没错!你胜了!”说着身子一闪,已到我身前,没等我反应过来,已经用极快的手法将我脱臼的手臂上回位。握着我的手说:“不服输的精神,冷静与机智,正是一个灵选者所具备的。玉风,恭喜你通过了考验,成为真正的灵选者!” 啊!?原来这一切,是我成为灵选者的考验!从刚才七太子的身法中,我已经看出:刚刚他的拳头是可以把我击飞的。是他在让着我! “我们选你当天命者,正是因为你对朋友的那种感情,以及你对你们人类的热爱······” 当我出现在宿舍时,死胖子问我:“你这三天干什么去了?” “旅游,到了一个特别的地方旅游!”我笑着回答。 小勇提示:这两天要发表一篇网友的原创, 敬请留意~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地狱游记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877.html
上一篇:第一百层楼    下一篇:键盘冤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