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狐吻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0-01-25
我不知道我已经在这个原始森林里住了多久,在记忆中,林子里的树叶掉了有上千次了,我不知道自己的命为什么这么长。小时侯听母亲说,我们狐类几万名同类当中只有一个能活这么长的,而且还可以变成人的样子,和人一起相处。那时候,我不知道什么是人,只是很天真地想:要是那几万分之一就是我该多好呀!可是当我真正成为那幸运的一员时,又发觉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开心:当我看着那些比自己大的长辈一个个远离自己而去,接着又看着自己的晚辈也一个个离开自己去了另一个世界时,我的心里充满了恐惧和孤独。  我在这么长的时间里,除了小时侯一次火灾跟着父母和一大群同类一起逃离到外地之外,几乎从来没有远离过这片枝繁叶茂的森林。  说真的,我很喜欢这儿,因为这是我的家,这是我们狐族的家园,虽然有一些同类由于种种原因不得不暂时离开这片森林,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最终都回来了,还有极少的一部分却永远都没能回来。听那些回来的同类说,他们是被人类打死了。  我见过人类,仅仅见过一次。那是在小时侯的那次火灾大逃亡中,我看见了很多用两只后肢走路的怪物,父亲告诉我说那就是"人",还告诉我以后遇上他们一定要记得躲开,我很听话地答应了,只是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人"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不会像父母说的那样变成人的样子,或许是我的年龄不够吧!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最近我发现自己的内心变得非常细腻了,我经常会莫名地想起那些千年前我曾经见过的人类。而每当我想起他们时,脸上便会直发烫,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我极力不去想他们,可是我发现自己无能为力,我不能做到--真的不能。  那一天,我又看见了我千年没有见过的"人"了,我记得很清楚,那是一个炎热夏季的下午,我正在门前闭眼小憩,忽然我闻到了一种很奇怪很熟悉却想不起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曾经闻过。  我忽地睁开了眼睛,然后我就看到了他,一个很高很好看的人,就在那一刹那,我忽然又想起了千年前所见那些人类,内心那种奇怪的感觉又上来了,我不知道我们这么一个偏僻的森林怎么会有人来,千年来只有他来过这,我竟忘记了父亲教我遇上了人千万要躲开的话,呆呆地蹲在那,眼睁睁地看着他向我走来。  他终于走到了我的身边,看着我。他离我很近,他的眼睛很亮,以至我能清楚地在他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影子。我忽然发现原来自己竟是那么丑陋,浑身毛茸茸的,长长的尾巴,丑得我真的不敢正视自己了。  他伏下身,伸出手想抱我,我心里很是激动,静静地等待他的拥抱,可是,就在他的手就要触到我的身体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父亲的警告,感觉到一种很恐惧很害怕的感觉。我马上跳入门旁的草丛,飞也似的逃跑了。  在草丛中,我忍不住回过头去看了看他,他的眼里满是迷茫与失望,我的心忽然有一种隐隐作痛的感觉。我看着他转过身缓缓地离去,心里只感觉飘飘的,像浮在空中,怎么也降落不下来。  我发现自己的脸在慢慢起变化,那些茸茸的长毛变得越来越细腻。  前脚也不再习惯于搭在地上了,甚至有一种用两只后肢单独行走的冲动,有一次我试了试,居然真的可以了,而且在用两后肢行走的过程中,我发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快感,我高兴得欢呼雀跃起来。  没过几天,我就完完全全变了样,我的脸变得越来越白皙,我的身体变得越来越高挑,我的尾巴已经完全消失了,甚至我感觉到了我的胸部变得胀痛起来。我很害怕,忙跑到溪边看我自己--我们狐类只能通过小溪的流水来看自己的容颜。我看见自己完完全全变得不像一个狐类了,而变得很像前几天曾经见过的那个"人"了,只是我发现自己和他还是不完全相同--我也说不出具体不同在哪里,好象我的脸比他白皙一点,还有我的嘴边没有像他一样毛茸茸的东西,还有,还有就是……他的胸脯没有像我这么突。一想到这,我忽然觉得自己的脸好烫好烫……  我终于又看见他了--没有几天,他又到了我们那里,我看见他在东张西望,似乎想找一些什么。我不由自主地走上去,他见到我,很是高兴,张开嘴巴发出一种很奇怪的声响,我知道他在向我说什么,只是我真的听不懂,我很是尴尬,匆匆从他身边逃走。  我开始每天偷偷跟着他,跟着他到了他家所在的村子,发现他住在一个有很多小孩的地方,那些孩童很奇怪,一个个端坐在用木头做成的长方形前,把手搭在上边,拿着一个个用竹条和绳子做成的四四方方的东西,嘴巴在一张一合地说些什么。可是我一点都听不懂。于是我决定开始学习人类的语言,于是我每天都偷偷跑到小镇上听别人说话,到这时我才发现原来人类的语言是那么复杂,我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勉强能听懂他们说的话。而要自己发声说出话来真的很难,可是我硬是狠狠地逼着自己学,我一定要学会!就为了他,为了那个我魂牵梦绕的他!  为了练习说话,我每天起得很早勤练发声,没过几天,我的嘴角磨出了血泡,可是我还是坚持不懈地学习,在内心深处,有一种很强烈的意志在支撑着我。又过了几个月,我终于能发声了,还能流利地说话了!我高兴得跳了起来--将近一年的努力没有白费!我终于成功了!我决定明天就去看他,看每天晚上都会在我梦境中出现的他。 我刚跑到他们村,就看到了他,他在村口的一棵榕树下站着,看着树下私塾的顽童玩耍。当他看到我时便转过身来看着我。他的眼睛那么火辣辣,以至于我的脸变得绯红,慌慌地低下了头。过了一会他说话了:"我好象见过你!"  我抬起头,看着他明亮的眼睛,它又让我感到一阵如被人看透胸怀的惶恐,我说:"可是,我真的没有见过你呀。"  他轻轻一笑,笑得好灿烂,甚至连从树荫间透入进来的阳光在他那么灿烂的笑容前都显得那么黯淡。而我惊惶不安的心在他那么阳光的笑意中也渐渐变得平静下来。  他说:"到我屋里喝杯茶好吗?"  我的心一阵狂喜,可是从将近一年的学习中我知道女孩子应该矜持一点的,于是我装作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他很有礼貌地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我便轻迈小步走了进去。  他的小屋布置得很清雅,进门就是一个很小却很考究的用整个古木制成的小茶几,旁边是一张书桌,正对着门的墙边堆放着一排排竹简--一年前我还不知道那是什么,只知道它是用竹条和绳子做成的四四方方的东西而已,可是现在我知道了,我为自己的进步感到欣喜。  他看看我,说:"小姐,怎么称呼你?"  我说:"我叫箐霄,姓陈。"  他反复念道:"陈箐霄,好名好名!小生贱姓王,草名亭延"  我含羞一笑,屈膝施礼:"箐霄见过王公子。"  他伸出手轻轻搭住了我的手:"陈小姐不必客气,如果不介意,以后就叫我亭延吧!"  我的脸又不由得一阵发烫,忽然我歪着头很调皮地对他说:"你叫我不客气,可是你自己还小姐长小姐短的,你呀!言不由衷!"  他又笑了,笑得更加灿烂,仿佛要把我整个融化在他灿烂的笑意中,他说:"好的,箐霄,以后我叫你箐霄,你叫我亭延,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我用力地点点头。    我们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说无所不谈的好朋友。为了掩人耳目,我在离他家不远的一家旅店租了一间客房。每天都去找他谈心,而每次去他都很高兴很热情地欢迎我,那种真心诚意的热情时时让我感动。    没过多久,我们成了恋人,这似乎是理所当然的--当初我的愿望就是在他这找到自己的爱情,而他对我的情感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  我们很相爱,只是有些平淡,但我已经很满足了,真的,人间的情感对于我来说很是来之不易,我等了足足有上千年才等来属于自己的爱情,我一定要好好珍惜,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一定要好好珍惜,好好珍惜这一份真正属于我的爱情。    他是那种很理智的男孩子,平时他只是喜欢拉拉我的手,他的手很大很有劲,时常握得我的手发痛,但我很喜欢那种被紧握着手的感觉,有一股热量顺着他的手传到我的手、我的臂、暖暖的直传到我的内心最深处。  除了拉我的手,他还常常亲吻我,当然只是他吻我,吻我的额头、脸颊,我能很清楚地感受到他热烘烘的嘴唇贴在我的肌肤上的感觉,我的心变得激动起来,我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甚至于在我的内心深处,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希望他能进一步做些什么,只是他每次都是亲亲我便停止了,而我终究是没有勇气来回吻他的--始终没有。 我真的没有想过那么快就要见他的父母了,所以那天当他说要带我去见他父母时我的心都快要整个跳出来了。  他看我低着头不知所措的样子,就伸出手来轻轻握住了我的左手说:"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更何况你是那么漂亮!"  我只觉得脸在发烫,我轻轻转动被他紧握的左手的无名指,在他宽大的手掌里轻轻地画着一个个圆圈。他看着我温柔地笑,笑得我心里莫名发慌起来,我说:"你在笑什么?"  他忽然笑了,笑得坏坏的:"你是怕见了我父母之后他们不喜欢你,不要你嫁给我,是吧!"  我举起右手握拳在他左肩上轻轻打了一下,笑道:"你想得美呀!  谁说要嫁给你了?"  他装作很伤心失望,举步要离开的样子:"好吧!那我就在村里随便找个女孩结婚算了。"  虽然明明知道他是开玩笑的,但是我还是感到心里一阵发急。我说:"别这样了,跟你开玩笑的!"  他便很得意地笑着说:"哈!说真话了吧!"  我狠狠白了他一眼,忽然感觉到他拉我的手紧了紧。  停了一会,他说:"咱们走吧!家里人都在等呢!"  我点点头,于是他拉着我的手走向他们家。    在走往他家的路上,我的心一直忐忑不安:我不知道他父母是否会喜欢我,不知道他们家是否会接受我。我甚至开始想象他父母的样子,开始想我嫁到他家后会是什么样子。    很快就到他们家了,家门很宏伟,两个很大的石狮子,还有两个家丁守在门口,他们一看到亭延就叫道:"少爷回来了!"  亭延向他们微微点了点头,我紧紧跟在他身后进了门。    他家很大,一看就是一个殷实之家。过了门前的一个大坪就到了有家丁侍立两旁的客厅,那客厅好大,厅中央挂着一幅巨大的"松鹤延年"图。厅中央有两张上面铺着毯子的大椅子,两旁各有一排用上等檀木做成的椅子。  他回过头来对我笑笑,然后对侍立在一旁的家丁说:"去禀告夫人,就说我回来了。"  我静静地看着家丁从我身边走过,我发现在他就要转过墙角时偷偷回过头来瞧了瞧我。    我终于看到从厅边走出来两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女。亭延走上几步,向两人施了一礼:"孩儿亭延给父亲母亲请安!"  父母亲微笑着向亭延点了点头,转过头来仔细瞧了瞧我,我忙屈膝施礼:"小女子陈箐霄给伯父伯母请安。"  亭延父母微微起了起身,点点头:"箐霄好。"  亭延在一旁说:"这就是我跟父亲母亲说过的箐霄。"  亭延母亲微笑着点点头:"好,不错,不错。"  亭延父亲看着我问道:"陈小姐家居何处?"  我一惊,忙说出早已想好的话:"小女子家居越地,年前家遭变故,父母双亡,母亲临终前叮嘱小女子往此地投靠久未联系的远房姑母,到此后才知道,原来姑母无后代,一家香火早已经断绝,只好靠着从家里带来的一些积蓄在附近租了客房暂时住下。"  亭延父亲连连叹息:"哎!真是不幸,不幸呀!"  亭延母亲眼里早已泪光闪闪:"孩子,以后你就住在我们这吧!  反正我们的房子很多。"  我忙说:"谢谢伯母,那样子不好吧?"  亭延父亲开口了:"没事的,再说了,你一个女孩子单独住在外边很不安全的。跟我们住一起怎么说又有个照应,你伯母常常想找个人聊天都不知道和谁聊呢!你来了以后就可以多陪她聊聊了。"  我感到心里暖暖的,我从来没有感受到人类如此慈爱的情怀,就在我还在犹豫时,亭延母亲又说了:"别再考虑了,就这样说定了,呆会叫亭延带上几个家丁到旅店把你的东西取回来。"  我的眼睛变得模糊了:"谢谢伯父伯母,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打搅了。"  伯母回过头看看伯父,伯父微微点点头,伯母便回过头对我微笑道:"你也累了,先到'雨烟阁'去休息休息吧!"  她转过头对亭延说:"你先把箐霄带到雨烟阁去休息吧!顺便告诉下人,以后箐霄就是我们家的人了,大家要像对待本家的小姐一样对待她。"  我的眼泪流了出来,伯母见了,取出手帕走过来轻轻为我擦去眼泪,说:"傻孩子,别这样,以后有谁敢欺负你就来找我。"  我用力点点头,伯母伸出手轻轻推了推我,说:"去吧!好好休息。"  我对她说:"那我先走了,伯母。"  她微笑着点点头。  我又转过头对伯父说:"伯父,我先走了。"  伯父微笑着点点头。    亭延带着我走到一个门前开满各种鲜花的小亭阁,他停下身来对我说:"这就是你以后的家了,怎么样?喜欢吗?"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我以后就住在这么美的地方?"  他微笑着点点头。  我惊喜地推开门:里边的布置很清雅,整个房间的墙壁都涂成一种清淡的粉红色,房间正中放着一个小小的书桌,上边有一瓶连枝兰,床是很小很精致的那种,罗帐挂得高高的。我走到窗边,推开窗户,窗外是一株桂竹,一阵风吹来,我闻到了一阵竹叶发出的清香。  亭延在身后轻轻握住我的手:"箐霄,这儿以前从来没有住过人,你知道吗?"  我觉得很奇怪:这么好的房子居然会没有人住?  亭延见我满脸迷茫,便笑着说:"因为建这房子时,便打算把这个亭阁留给我未来的妻子住。你说,以前怎么可能有人住过呢?"  我感觉到自己的脸又发烫起来,我羞红着脸打了他的肩一下:  "别取笑我啦!"  他脸色一正:"我跟你说的是真的。父母对你这么好,叫你住在这儿,你应该知道他们的意思了吧?"  我的脸变得更加发烫了。猛地扑到他怀里,不敢让他看我羞红的脸。我就这样在亭延家住了下来,每天早上我都会去给伯父伯母请安,晚上伯母都会到我这儿坐坐,她跟我聊了很多很多,她说亭延喜欢读书,却不喜欢仕途,他喜欢孩子,所以虽然家里反对,但是他还是自己开了一家私塾,给孩子们上上课。甚至她还会说起我和亭延的事,她说过一段时间就选个日子*办我和亭延的婚事,说得我脸红红的,不好意思地伏在她肩上,而她便会轻轻把我揽在她怀里,轻轻抚摩着我的长发,每当这时,我就会想起小时侯伏在母亲身边的事情,那是一种很好很美的感觉。我忽然有一种冲动,抬起头看着伯母:"伯母,我想说一些不知该不该说的话。"  伯母爱怜地看着我:"傻孩子,说吧,跟伯母还那么客气?"  我说:"伯母,我想,我想叫你母亲,可以吗?"  伯母轻轻说道:"当然可以呀!不过我先声明一点,那就是我认你做女儿是我个人的事情,以后你还是要嫁给亭延的。"  我含羞地点点头,很开心地叫道:"母亲!"  伯母(这时应该叫母亲了)亲昵地在我脸上吻了吻,应道:"哎"  我很为自己有了这么好的一个母亲而感到高兴,她让我心中家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那天下午,亭延到"雨烟阁"来看我时说:"母亲就是相信那些神神怪怪的东西,这不,上午街上来了一个老道士,转到我们家门前在那瞎转悠了一会,让家丁进来通报老夫人,说我们家有妖气,我本想叫家人把他赶跑算了,可是母亲居然亲自跑出去把他请了进来,还说她前几天也梦见一个老和尚对她说,要她注意,家里可能有妖孽。然后母亲就打发了家丁,甚至连我也撵出来了,独自和老道士嘀嘀咕咕了半天,老道士走时,母亲还亲自把他送出了大门。哎,真不明白母亲怎么会相信那些江湖道士的一派胡言。"  我忽然觉得一阵心悸,只觉得内心发慌:我已经用了"九狐大法"尽可能地把家宅的狐气消除了,可是没想到居然还有人能看出来,看来一定是个道行极高的行家里手--我该走了,真的该走了,一想到我就要离开亭延了,而这一别就可能是永别了!  亭延看见我的脸变得惨白,吓了一跳:"箐霄,你怎么了?"  我说我没事,只是很累,想休息一下。他问要不要找大夫?我说不用了,休息一下就好了。他便向我道别,要我好好休息。我起身要送他,他说不用了。而我则坚持要送他--我知道,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了。  他见我那么认真,便也不再坚持,我把他送出房门,深深看了他一眼,我要把他整个地印在我的脑海里。他见我的眼神怪怪的,嘴唇蠕动了一下,似乎想说些什么,只是最后还是没有说,便转身走了,在那一刻,我想叫住他--我忽然很想吻他,吻他的额头,吻他的脸颊。  我不由得叫道:"亭延。"  他回过头:"怎么?"  我摇摇头,说:"没事。"  他看了我好久,见我没再说什么,就走了。看着他逐渐远离的背影,我的眼睛慢慢变得模糊了,泪水划过脸颊,滴落在我的胸前,一阵风吹来,我忽然打了个冷战。  我不能再等下去了,我知道最迟明天,道士就会回来的。我必须趁着这短短的时间离开这儿,而且是离得越远越好。可是我真的离不开亭延,我想留在他身边,我爱他!一想到要永远地离开他我就泪流满面。  可是我必须离开他,我这样告诉自己。  我终于离开了那儿,离开了那曾经给过我无数欢乐与爱恋的地方。  就在天刚黑下来的时候。当我即将转过那个回森林的岔道口时,我又回过头,深深看了一眼那高大宏伟的建筑,在那一刻,我想到了慈爱的伯母,想到了我深爱着和深爱着我的亭延。  我终于又回到了森林,回到了这个属于我们狐类的家园。可是我仍止不住地想亭延,我越想忘记,他的身影却更加清晰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想起了我和他的一切,从认识之初到我到他家,每一个和他相处的情节都那么清晰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无法忍受了!我开始在森林里狂奔。跑到我累了,可还是满脑子都是他的影子。  我忍不住了,我什么都不管了!就算是马上就死,我也要再见他一眼。奇怪的是一有这个决定,我的心忽然不再那么烦了--虽然明明知道自己可能马上就要死了,可是我的心却很是平静,只是想见见他,真的,还有……我还想吻吻他,就让我死前吻吻他吧!我向上苍祈求。  我转身就往他家跑去,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人影都没有,我忽然感觉到一阵寒意,冷冷地直透心底。  亭延家很静,连门口的家丁都回房睡觉了,我没有去推门,翻身从围墙上进了院子。我轻轻地顺着院子的墙跟走向亭延的的屋子--我只是想看看他,吻吻他,告诉他我爱他,除此之外,别无它求。    忽然,我发现四周都亮起了火把,满满地围了一大圈,圈子里只有我,还有一个身穿黄道袍的老道士。  一看见他,我就知道我完了:他就是我们狐类和鬼类谈虎色变的张天符道长,多少年来不知有多少同类丧命其手,其中绝大多数是年龄比我大,修行比我高的长辈,他们中的大多数甚至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一点都没有。  我心里出奇地平静,我向四周看了看,我想看看亭延有没有在。  我终于看到了他--在一个阴暗的角落,他和他的父母就站在那,他被两个身强力壮的家丁牢牢拉住,身边贴满了符--足以令我们狐类致命的符。  他不停地挣扎,却始终不能挣开。看到我,他的眼泪流了出来,他大叫:"箐霄,你快走!他们会要你的命的。快走!"  我的脸颊早已湿了,我痴痴地看着他,忽然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情景,想起了我们之间的山盟海誓,想起了我们之间甜蜜的往事。  忽然,我猛地在一片惊呼声中不顾一切地以风驰电掣的速度向亭延凌空飞去。张道士显然没有想到我会向着道符最多的地方冲过去,等他反应过来时,我已经冲到了亭延的身边,道符的法力冲击着我的身心,四肢和内脏像被撕裂般地疼痛,我感觉到自己的魂魄就要被冲击出来了。强忍着极端的痛楚,我很轻很温柔地在亭延的脸颊上吻了一下,我感觉到他的脸潮潮的、暖暖的,我抬起头看了看他的眼睛,他的眼里隐藏着一种很感动、很凄凉却很甜蜜的情感,那是足以让我感动一生,直至此时我为了他付出自己的生命都不曾后悔的温柔与缠绵的爱意。    我落到了地面上,我感到我的魂魄在不断地冲击我的脑门,随时都有可能冲破脑门一泻而出。我看到张道士在一步步地向我逼近,小心翼翼地逼近,他那把桃木剑一直笔直地指向我的心脏。  我忽然感觉到他是那么的弱小,竟然会怕一个已经几乎没有任何战斗力的小狐类。他的眼睛一直在看着我,我又想起了自己和亭延的爱情,在这场情感中,我从来没有伤害过谁,甚至连伤害别人的意图都没有过!为什么,为什么他们竟要这样对我?一种愤愤不平的感觉涌上心头,我大叫:"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人,从来没有伤害过人类的意图,可是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我的命?!  为什么?!难道就因为我是狐类,而你们是人吗?!"  四周一片死静,张道长没有说话,从怀里掏出一大叠道符,铺天盖地向我甩来,来势很猛,隐隐夹杂着雷电的轰鸣声,我相信就算我再苦练三千年都不能躲开他这致命的一击,我不能躲,也不想躲,只是乘着这最后的时间转过头去再看了看亭延一眼。然后就感觉到一股极强的力量向我击来,再然后就是轰地一声,我的魂魄冲出体外,在四周强大的道蒙法力之下烟消云散。 小勇后话:挺喜欢狐狸的 .所以不太喜欢这个结局~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狐吻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870.html
上一篇:恐怖的玻璃猫    下一篇:十二点的电话铃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