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蜈蚣精的控诉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0-01-25
蜈蚣是五毒之一,绝大部分的人类都对它惧怕不已,看见他,能躲多远就逃对远,深怕一不小心被咬,生命随时都有走上尽头的可能。 天地间任何事物,传说都有成精的可能,由于我的调皮,又让我碰到不该碰的玩意,那便是蜈精。不管读者是否相信,看完本文后,再给自己一个答案吧! 今年正月十六日,公司举办了南部垦丁之旅,舒解员工的辛劳。垦丁我已去过好几次,早就玩腻了,但反正是公司免费招待,又可偷得两天清闲,何乐而不为呢? 玩遍了许多南部旅游胜地,吃尽了许多山珍海味,大伙儿决定到垦丁公元散散心.拍些照片留念。因为垦丁公园已来过好几次,我的兴致不是很高,但又怕别人说我不合群,只好勉为其难,陪同事再去逛一逛垦丁公园。 一踏入垦丁公园内,步行了十余公尺,便瞧见一个告示牌,标志:“毒蛇出没区,请勿靠近!”由于我相当好奇,也不理会告示牌的劝告,逐步朝毒蛇出没区靠近。快靠近告示牌时,就让我发现一条雨伞节,正在草堆中缓缓蠕动爬行。想不到这告示还不假,真的有毒蛇出现。 也不知自己是什么心态,随手捡起一快大石头,朝三十公尺外的雨伞节扔去,不偏不倚正中目标,当场结束掉雨伞节的生命。当兵时手榴弹投掷都没这么准,想不到如今随手一扔,就打死了一条毒蛇。我还特地跑去向同事炫耀,只瞧众人都对我摇摇头。 自己也不知刚才随意的调皮,已犯了佛教的杀生大忌,不知要给自己添多少业障,只怪当时也没想到这一层。又继续走了几百公尺,沿途同事彼此嬉闹着,打发无聊的路程;我想到要在此逛三个小时,心都凉了一大截...... 此时走在前端的总务小熊,莫名朝前方尖叫一声,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我走路习惯抵着头,看能不能捡到现金一,而因为我一直走在小熊的后头,此时才发现小熊前方一公尺处有一条大蜈蚣,少说也有三十公分,宽度比我大拇指还粗,黑金色的体色,一瞧便知有剧毒。它正朝小熊脚跟爬行,眼看再三公分就要咬到小熊的脚,于是我立即挺身而出,将小熊往后拉了一把。 基于英雄救美的原则,加上小熊曾是我心仪的目标,于是我毫不考虑,往前朝大蜈蚣奋力一踏,力量少说也有几十公分,想不到这一踏只让蜈蚣昏了头,于是我一不做.一不休,又加足了脚劲,朝大蜈蚣再次加压。 大蜈蚣被我踩成两截,留下一大截黑色的血,奇怪的是被我截断的蜈蚣身躯,居然还能继续爬行没人草堆。想不到我奋力踏了半天,还不能结束它的生命,真是不可思议! 大伙儿想不到垦丁公园内竟是步步充满危机,于是更加提高警觉,深怕又会碰上一些毒物。参观垦丁公园,不如说是探险,或许更加合适。 垦丁公园据说原本是海底,因地层变动,才形成今日的垦丁公园。沿途风景相当美丽,也让大伙儿拍下许多美好的回忆,幸好沿途一切平顺,没有再碰到任何的毒物。 整个垦丁公园都快逛完了,也快接近跟司机预定的时间,于是大伙儿纷纷朝回头路走,准备再去尝一顿大餐,下午再去高雄的百货公司好好购物一番。 跟前经过一处林园,公司商管小叮当忽然朝眼前一棵大树用手指一比,不知小叮当又发现什么怪玩意?却也吸引大伙儿好奇的心态,纷纷朝他所指的目标一探究竟。 大家朝目标仔细一瞧,发现了一条超大的蜈蚣,比起我刚才所践踏的还大,正在一截粗大的树干上,和一只足有我手掌大的大螃蟹,彼此缠斗互咬着。在树上看见螃蟹和大蜈蚣在打架,可还是生平首遭,况且那只螃蟹的躯壳呈现出金黄色的光彩,真是人间奇观。 看到这奇特的一幕,又激起我的调皮心,顺手捡起一根枯木,准备又要狠狠向它们敲击。同事都一直拉住我,劝我不要在玩。我哪里听得进去,正当木棒要逼近目标物时,突然有一阵烟雾从它们身旁向我喷来,吓得我弃棍和同事一起落荒而逃。 坐在回程的车子中,我脑海一直回想刚刚的情景......杀了一条雨伞节;将一条大蜈蚣分尸两段,而分裂的身躯,有奇般地遁入草堆中;最后便更在一截树干上,看见大蜈蚣和金螃蟹缠斗,正当我拿木棒要攻击时,又有一阵烟雾向我......我脑海中一直回想这些,忽然跟前一黑,就莫名昏睡过来。 直到车子回到彰化,才被同事拼命摇醒。带着一身疲倦回到家中,我准备好好洗个热水澡,然后好好补个眠,迎接明天的工作挑战。 在浴室中让我发现一件事,我左脚的脚底,莫名呈现一团大约直径二公分的淤青,用手去摸远隐隐作痛,记得当时是用左脚去踏蜈蚣,该不会是毒素进入我体内了吧?可是当时我是穿着厚重的皮鞋,绝对不可能的!只能自我解释,大概沿途走太多,所以脚底才会淤青,但为何左脚有,右脚没有呢?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 睡梦中,我感觉到有东西在碰触我身体,让我全身感到压力很大,几乎快喘不过气来,不仅无法出声,甚至连双眼都无法睁开,大概碰到鬼压床,只能在内心不断默念佛号,之后觉得身体逐渐发热,就此昏睡了过去。 我接连发了四天高烧,不知打了多少针.吃了多少药,高烧依然不退,甚全手脚都疼痛不已,整个体重迅速往下降,也不知到底是生了什么病,这情况更像是中邪。 其实有一件事,起初我一直不敢告诉家人,深怕家人说我胡说,才会让我度过四天恐怖的梦境。起初只感有重物压身,认定是鬼压床。第二天除了仍感有异物压身,在梦境中,似乎有三只发光的眼睛,狠狠的瞪着我。第三天梦中便浮现出三个老者,只有头颅,没有肌体,不发一言,依然瞪着我,吓得我再也睡不着觉。 第四天梦境最为恐怖,梦境中三个老者不再只有头颅,而是连接着庞大的身躯,两个老者分别连着蜈蚣身,另一个老者连着一副螃蟹壳。其中一个蜈蚣老者的身躯缠绕着一大节白布,似乎受了伤,他露出尖锐的牙齿,狠狠注视着我,那摸样恐怖极了。 今晚的梦境不再静悄悄,其中那名未受伤的蜈蚣老者,发出了尖锐的声响,说他们与我无冤无仇,为何要破坏他们修行,又伤了他弟弟?他要我血债血偿,让我不得好死。 梦到次际,吓得我惊坐起来,不敢再入眠,怕恐怖梦境再度纠缠我。接连好几天的惊吓,难怪我瘦得如此离谱。假若梦境是真的,我岂不是大难临头? 我鼓了勇气,向母亲叙述了一切。起初母亲半信半疑,经向我的许多同事求证,才知道事态严重,即带我到庞港一家三太子爷庙起扎问神,以求解祸。 经起扎后,证实我在垦丁公园内所碰到的蜈蚣.螃蟹,都是躲在山区潜修的精怪,由于我的调皮好奇,破坏他们修行,又胡乱杀生,所以他们前来寻仇。 历经太子爷扶扎和三老者沟通,或许三老者命中该有次劫,但是错还是我,要我持续五年每日早晨三柱香向南方摸拜,悔误自己所作所为,日后不可杀生,否则此仇仍旧会算。 此事终于有了转机,心中大石才逐渐落下。对于三老者的承诺,我一定会确实遵守,否则,真怕老者又在梦中前来索仇.讨命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蜈蚣精的控诉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827.html
上一篇:黑眼泪    下一篇:夜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