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黑眼泪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海角的天边 发表时间:2010-01-25

    序
    二十三年前,一场大火烧毁了这座学院。这次事件一共遇难六十七人,事后所有遇难者的尸体都找到了,惟独失踪了一名舞蹈系叫靳雪歆的女生。由于没有事故原因根据,这次事件被当作意外处理。那些遇难学生的家长曾经集众抗议打官司索赔,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了。事后二十年,私人出资重建了这座学院并更名为东立学院,现在是此市的重点学校。而关于那次事件的真相却没有人知道。
    (一)
    9月末季的枯燥是令人难耐的。风夹杂着尘土和枯黄的树叶徙倚飞扬着,不远的一棵树上飘曳着一只断了线风筝。
    我休学了一年后,考进了这所陌生的学校。其实我本不想再上学了,可荒度了一年觉得枯燥不堪,还是再次背起了书包,走进了校园
    学校在这个城市的边缘地带,远离了闹市的喧杂。
    今天,学校报到。新生像奴隶一样做着各种义务劳动,老师就像监工,恨不得自己的脑袋会360度旋转。环顾了一下学校四周,视觉感相当不错,就是建筑的风格有点西方的韵味,和周围的景物显得格格不入。怎么看这座学校都像座古堡,我开始怀疑建这所学校的不是个中国人。如此堂皇的建筑,必所费不赀。要说学校的教学质量,其并不能置身一流行列,如论及这学校的环境设施,同行内实乃佼佼无几。这所学校是大多数学生的首选,因为学费相较并不昂贵。倒也难怪了,适得其所。爸爸认为学习要有好的环境才是最重要的,只有这样才不会觉得读书像在坐牢,身心疲惫。
    我要去的教室在三楼——我还是比较喜欢一楼。走在走廊里可以听到泠泠回荡的脚步声。教室在楼道的最西侧。走进去时候略有陌生感,我想是荒废一年的缘故。教室里的人还没到齐,大约只有有二十几个人。我用陌生的眼光看着他们,他们同样也用陌生的目光看着我。
    “哥们儿,来这里——”一个样子很滑稽的同胞叫唤着,示意我坐在他那里。
    他叫陈涛,是来学校第一个和我说话的人。
    他很健谈,嬉皮笑脸的议论着班上的女生们:那个女孩长的不错,可惜就是矮了点;她身边的那个……虽然谈不上美丽,但身材真是没的说;哇!那边那个真是风姿诱人啊……


    呵,典型的寂寞难耐型。
    和他闲聊了一会儿后,同学差不多都到齐了。一个老师走了进来告诉我们先打扫一下卫生——男生擦桌子扫地,女生擦擦玻璃。说完就走了。
    我和陈涛边干活,边闲扯。
    他突然谈到了一件关于这学校的令人悚然的话题:“你知道吗,这座学校曾被人一把火烧毁过……”
    我木讷着摇了摇头。
    “你不知道?据说二十几年前这所学校被一把火烧了,而且莫明失踪了一个女孩——她宿舍里的人都烧死了,她却神秘失踪了……”
    “你听谁说的?”我被这话题吸引住了。
    “你就一点没听说过?这件事可是被人传了好久的啊!”
    “真的没有听说过!你知道多少,说来听听。”我追问着。
    “呵呵,不好意思,我也是听我爸说的,只知道这一点点。”
    ……
    义务劳动过后,应该就是师徒之间的开场白。
    座位可以自由选择,只是不可以和女生同坐。觉得陈涛很有意思,于是就和他坐在了一起。
    出现在视野里的是一个带着眼睛的羸弱男子。故作两声咳嗽后,开始自我介绍。

    “同学们好!我叫党千秋——是你们的班主任。党呢,就是共产党的党;千呢,就是一千快钱的钱的千;秋呢,就是春夏秋冬的秋……”这时有人打岔:“老师——您为什么不叫荡秋千呐,听起来还顺口些——”
    接踵而至的就是哄堂大笑。
    党千秋弄了弄眼睛,有点不高兴的样子:“老师说话时不许打岔!讨厌!!”
    这时可以听见陈涛的细簌之语:“这老师怎么娘娘腔的……”随后又是一小撮的离群之欢。
    “是谁!是谁又在风言风语——”党千秋提高了嗓门。
    这党千秋的嗓音虽然细润,这一吼却达到了效应。教室彻底安静了。
    党千秋接着说:“刚才有男生问我,为什么不可以男女同坐。关于这个话题嘛,我想我不必多说了,你们男生自己心里应该明白。”
    陈涛不满:“就是不明白才要问您老人家呀——”
    党千秋瞪着陈涛,望眼欲穿:“你怎么就这么多事儿呢!你大声问问,有哪位女同学愿意和你同桌!”
    “您又没问,怎知没有啊。本来学校就枯燥,再……”陈涛有些不满。
    党千秋厉声问到:“有谁愿意和这位男同学同坐请举手!”
    谁想另他意外的是在坐的女生超过了半数举手。
    陈涛继续煽动着:“看,老师,这可不是我一相情愿!”
    党千秋气的眼睛浑圆:“那也不行!”
    在陈涛的勾引下,我搬进了学校的寝室来住。其实如果不是他说人多热闹我也会搬到学校来住,爸妈经常夜班不在家,我受不了一个人陪伴那死气横行的气氛。我喜欢睡上铺,觉得安适,只要房顶不突然塌陷,不虞其它。下铺就是陈涛。
    另外还有两个人,一个叫李先,另一个叫张序。他们都很沉默,很少说话,也许是暂时陌生的缘故吧。宿舍楼就在教学楼的后面。由于背阳,一走进去就觉得阴气袭人。不过宿舍里色色洁净,还算怡人。这在男生宿舍里是一少见之景观。
    为此,我脸上流露出了意外的惊喜。我们住在宿舍楼的最东边,只有早上很短的一段时间才会闯近来一天中唯一的一丝阳光。那是我觉得一天中寝室最明亮的时候。之后,寝室会显得暗淡不少,就连看书久了也会觉得眼睛发酸。为此寝室里的人都习惯了白天开着灯看书。学校管理很严,九点以后就要熄灯,如果巡查发现哪个亲手发出亮光就要给处分。
    学校的东边似乎有一个酒厂。每天清晨打开窗户的时候,就会飘来一股酒发孝的香气,缠绵许久。这又是我觉得最喜欢的气息,吸食的那一瞬间,值得回味。
    最后证实,那边的确有一个大的啤酒厂。而且酒厂附近还有一个不小的葡萄庄园。
    一切如常——上课,下课,看书,吃饭,睡觉。
    谁也没有预想到,灾难即将来临。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24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黑眼泪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825.html
上一篇:1:50    下一篇:蜈蚣精的控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