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1:50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0-01-25
1:50作者:hongtao14  今天是周末,更主要的是今天是情人节。看着哥们儿们满世界的找玫瑰,不知我是该庆幸还是不幸。   既然还没找见送花的对象,也少受了那几分洋罪。租上几张光盘,在家看它一整天,反正情人节一个人过都二十多年了。   已经是第三部电影了。主角们还在慢慢的烘托气氛,我都有些困了。   “铃…铃…铃…”   清脆的电话铃声把我从睡神的怀中给拽了出来。   “喂?”我无精打采的拿起电话。   “喂?星涛吗?”是个女孩的声音。   我马上来了精神头,下意识的拢拢头发,摆摆酷。然而随后,我又象泄了气的皮球。因为我听出了对方是谁。   “小红呀,过情人节你不陪着你男朋友给我打电话干什么?”我说。   “我有件事想给你说说。”小红没有理睬我的嘲讽。   “哦?”听她的声音不象是开玩笑,莫非……她和他的男朋友已经分了手,所以才找我……我一下子又来了精神。   “什么事呀?”我问。   “我…你能出来一下吗,我怕……在电话里讲不明白。”她支唔道。   听她这么一说,我更加肯定我的猜测。搞不好见了我还会哭天摸泪的,说不定悲痛之中来个投怀送抱,你说我抱还是不抱。想着我笑出了声。   “你能不能来?”她有些急了。   “好好。我十分钟后到你家。”我说着就想挂电话。   “别别,千万别来我家。”   我马上明白,她爸妈一定在家,说什么话不方便。   “到咱们学校门口吧。十分钟后。”   “好,我在那儿等你。回头见。”   我等了十五六分钟,小红才到。她红红的眼睛黑黑的眼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对不起,我来晚了。”她低声说。   “没关系。先找个地方坐下吧。”我说着指指不远处的一个咖啡厅。   可走到门口她往里看看却改变了主意。   “咱们换个地方吧。里面…太黑了。我怕。”   太黑了?怕?我一时不明白她什么意思,不过仍然很有风度的说:“好的。”   找了半个小时,最后我们在一间饭馆临街的一张桌子上坐了下来。中午的客流高峰已经过去,这里还算的上清静。透过玻璃,还能看的见马路上的行人。   菜已经上齐,小红只是慢慢的吃着,显然是在考虑怎么给我说,或者是要不要给我说。气氛有些尬尴,我非常的不习惯。   “你爸妈还好吧。”我随便说着。“他们在家吧。”   “…他们没在家。”   “是吗?”这和我以前的猜测有些出入。   “你男朋友呢?今天可是情人节。”   “就是因为小辉不相信那件事,我才要给你说的。”她突然有点激动。   “是你要给我说的事情吗?”   小红点了一头,然后说“我见鬼了。”   我愣了五秒钟,然后大笑了起来。饭馆里仅有的几个人都向这边看过来。   “我就知道,你也不信。”   “小红…我先谢谢你,在情人节这天,我一个单身汉能这么的大笑一次,可真不容易。可见鬼……”我说着又笑了起来,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你别笑了好不好。”小红道。   “好……我不笑了…不笑了。我原以为你和男朋友闹别扭,心情不好想找人聊聊天,可怎么也想不到你给我说你见鬼了…”说着我又想笑。   “本来挺好的,可他不信我说的,我们闹掰了。”她说着,突然抓住我的手。“求求你,相信我,我真的见鬼了。我爸妈都不在家,小辉他不相信,只有说给你了。”说完,眼泪流了下来。   我听她说的真切,看来事情可能有些蹊跷。于是正色道:“那你慢慢来,把经过详细的说给我。”   “好吧,谢谢你。不过事情要从上个星期六说起。”她喝了一口酒说道。   “那天不是你的生日吗?”我突然想起来,“我们几个在你家开了个生日party,我就是那时认识你的男友小辉的。”   “没错。热闹到十一点多,你们都陆续走了。最后只剩下小辉帮忙收拾。”小红说着声音突然变的很低,“那晚我本不打算让他走了。”   我心里有点泛酸,赶紧吃口菜,却夹了一口醋熘土豆丝。   “可收拾完屋子已是十二点多,我还没来得及…小辉却说太晚了怕家里掂记就急匆匆的走了。”   “那天特别累,又喝了不少酒,我一躺下便睡着了。第二天醒来时已近中午,头非常的痛。而且…”小红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而且什么?”我问。   “而且…我好象做了一个梦。”   “好象?做梦还有好象的。”   “不是,你听我说……”   “我一直在听。”   “我只是依兮记得有个人站在我的床前看着我,可我却弄不清是我亲眼看到了还是…梦见的。”   我细细的品味着她的话,静待着下文。   “那天我在家里睡了一天。到晚上随便吃了点什么我又睡了,可能因为睡的太多,所以半夜里就醒了。我扭头看了看枕边的荧光表,是1:50.我正想翻个身再睡,却突然感觉到屋里好象……有别的什么东西。”   我手心里也有了汗。   “我看见,一个穿白裙子的…站在屋角。我吓了一跳,赶紧打开灯。原来那里挂着我的一条白裙子。我知道自己看错了,于是关灯再睡,可是刚躺下就想有些地方不对头——头发!我刚才明明看见‘那个人’还有头发的。我不敢回头再看,又睡不着,心里怕的要命。”说着她的脸色变的煞白。   我喝口酒,想到了一个问题。   “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东西挂着?”   她好象没有听见我的问话,自顾说着。   “我壮着胆又打开灯,那里只有一条裙子。我咬着牙过去把裙子摘了下来,然后一直开着灯,没敢睡觉。”她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你家里只有你一个人吗?”我问。   “我爸妈出去要账去了,没准什么时候回来呢。”   “哦…但是你确信不是你看错了吗?”   “我当时也以为我看花了眼,可现在我知道我绝对没有看错!”   “为什么?”   “因为第三天晚上。”她说着又喝了一口酒。“由于第二晚的事,我第三天睡觉时是开着灯的。一开始睡不着,过了很久我才慢慢睡着的。那几天不方便,所以晚上睡着就要去厕所。”她说着抬头看看我。   我点点头,示意我明白。   “有一点你应该注意到,我卧室的灯一直都是开着的,我上厕所时根本不会关上,也不敢关。可我从厕所里出来时,我卧室里的灯却灭了。我心里一阵的发毛,更可怕的是我看见大厅里的表又是1:50.”   “1:50?”   “是,1:50.我害怕的要命,可又忍不向卧室里探头看去……天呐!又是她,穿着白裙子,长长的头发遮着脸,站在我的床前,和我第一天看见的一模一样。我大叫一声倒在沙发上,拿沙发垫挡住脸,一直到天明。”   “天一亮我就跑了出来,到现在我一直住在姥姥家。”   她的故事讲完了,我一时也无话可说。真实性实在是个问题,不过以小红的想象力是编不出这样的故事的。   “在你姥姥家,‘她’出现过吗?”我问。   “没有。你相信我说的了?”   “以我对你的了解,我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   “谢谢。”小红说着,脸上满是感激。   “可是我有个疑问。”   “请说。”   “这几天里好象没小辉什么事。你们是什么时候吵翻的。”我问。   小红沉没了一会儿,好象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点了一下头。   “好吧,我都说给你。我做了那个奇怪的‘梦’后的白天,就是我生日的第二天,就给小辉打过电话。我说不舒服让他过来。他说他有点事过不来。然后又问我只是不舒服吗?我说你还想让我怎么样呀。他嘱咐我好好休息,但还是没有来。又过了一天,那是星期一白天了,我在午休时又给他打电话。电话一通他就问我是在单位吗。我说是。他说马上过来,又问我还不舒服吗?我说没事了,又把晚上的事在电话里简要的说了一遍,他沉默了片刻,突然说他不来了。然后就挂了电话。过了一会又给我打来电话,说他们单位这几天比较忙,每天都加班所以……我没等他说完就挂了电话。”   小红说到这儿,我心里感觉似乎抓到了什么,可一时却难以明确。   “最后一天,我实在害怕的要命了。就又打他的手机,想让他来陪陪我。他还是说他没空。我说我去他家也行。他却说他不在家里住,就关了手机。过了一会儿又打过来就突然说要分手。”小红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   “你给他说你第三次见鬼的事情了吗?”   “说了。我先说的这件事,才说要去他家住的。”小红抹着眼泪说。   “照你说的意思,小辉对这件事似乎知道的更多。”   “我这样想过,可是却不敢承认。所以才说给你听,让你帮我想想办法。”   说句实话,我现在还在想是不是完全相信小红说的话。更别提给她想出点办法了。   “你想让我怎么做?”   “你能不能去找找小辉?”   “好吧。”我爽快的答应了。“正好我还带着他的名片。”   “请问李辉先生在这里工作吗?”我来到李辉工作的公司问迎宾小姐。   “李辉呀。他在这里工作,不过他好几天没来上班了。”   “哦?他病了吗?”我又问。   “那就不清楚了。您找他……”   “我是他的朋友,路过这里顺便看看,真不巧。谢谢你!”   “不用谢。”迎宾小姐甜甜的笑着。   我走出那间公司,心里已盘算出一个办法。二十分钟后,我来到了李辉家的附近。然后拔通了他的手机。   过了好长时间,他才拿起了电话。   “喂,那位?”好象还没睡醒。   “我想问你点事情。”我直截了当的说。   “你是谁?” 我是小红的朋友,星涛,咱们见过面的。”   “没什么好说的。”   “我想咱们还是见见的好。我十分钟后到你家。”   “别……你别去我家了,我在外面呢。”说完他“啪”的挂了电话。   他刚从家里出来,就被我堵了个正着。   “你……”他见是我,惊讶之中带着无奈。   “到你家坐坐吧。”我说。   他叹了口气,缓缓道:“还是去别的地方吧。”   已是午饭时分。我把小辉带到了我家,反正就我一个人。我泡了两袋方便面,放到了桌子上。   “我想问问你和小红手的原因。”   “原因?没什么原因。我们俩和不太来。”他吃着我的方便面说。   “可我听说她前几天见鬼了。”   他拿筷子的手明显的停顿了一下,“世上哪有鬼?你相信吗?”他吃面的动作比刚才慢了许多。   “我原本也不信的,可是小红真见到过。”   “她神经病。别听她瞎说。”李辉有些不安了。   “你知道的,那个长头发,穿白裙子的女鬼。”我逼近他,低声说道。   “啊!”他叫了一声,向后退时把椅子的靠倒了。嘴里喃喃的说:“难道真的是她,真的是她。”   这一下把他暴露了个彻底。   “她是谁?”   “你……有酒吗?”   “有。”我给他倒了一杯白酒,他喝了两大口,情绪稳定了许多。   “她是我从前的女朋友,小兰。”   “她死了吗?”我问。   李辉抬头看了我一眼,又深深的埋下了头,痛苦的说:“她死了。都怪我,都怪我。本来死的应该是我。”   “我和小兰的感情非常的好,从中学时我们就认识了。到她死,我们已经谈了四年恋爱。虽然她离开我两年多了,可我们每天晚上都见面。”   “什么?每天都见面?怎么见?”我惊道。   “不知你听小红说起没有,我每天晚上十一点前必需睡觉。”他抬头看看我。   “好象听她说过。睡着了就见到了吗?”   “是的,见的到,每天晚上都见的到她,在梦里。”他凝视着酒杯,脸上满是幸福的表情。   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神经病了。   “难道你每天晚上都做梦?”   他奇怪的看看我,正言道:“难道这很奇怪吗?”   问的我一时哑口。   “可是从那一天,她却不来了。”他又突然变的痛苦万分。   我想起小红说的,于是猜道:“难道是从小红生日那天?”   “不错,就是那天。我帮小红收拾完屋子已经十二点多,我马上赶回家,可我却怎么也睡不着了。等我睡着了,她却没有来……”   “那……”我正想插一句。   “她一定是没有等到我,所以就出来找我,她迷路了。她一定是迷路了。”   “鬼也会迷路?”   “为什么不会!”   他已经两次把我问的哑口无言了。所以我决定换个话题。   “小兰怎么死的。”我问。   李辉想了一会儿,抬头对我说:“我不告诉你。”   他真的有神经病。我已经怎么认为了。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小兰她死的时候,就是留长头发,穿白裙子。”   “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小红生日那天你没有按时回去,小兰的灵魂就出去找你了,就到了小红家。可是却不认识回你家的路了。而小红见到的那个就是小兰。”   “一定是的。”   “那你怎么不去小红家,找小兰?”   “不,我会在家里一直等小兰。她回来再找不到我,她会伤心死的。”   我第三次哑口。于是我做了我今天最英明的一项决定——把李辉送走。   我把李辉说的又想了一遍,又开始怀疑小红说的事情的真实性。反正明天是周日,我做了可能是今天最不英明的决定——住小红家。   小红把我领到她家里,指指她卧室地上那件白裙子,便急匆匆的走了。整个家了就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一头扎在她柔软的床上,闻着她香香的被子,心中不禁的窃笑。我还是第一次躺在一个女孩的床上。打开电视,吃着她的零食,不知不觉中,已经十一点多了。我有些困了,于是就躺在她的床上,合上了眼睛……   不知为什么,我醒了。看看表刚是凌晨一点四十,还差十分钟。突然我的心里也有了些害怕,虽然我一直不相信小红说的话。看着地上的白裙子,我总觉着怪怪的,好象它会自己飘起来。屋里的灯都还亮着,稍微安心了一点。起身把那条裙子拿在手里,好象这样就不会被鬼穿走了。其实大不了是小辉的死鬼女朋友,没什么可怕的,小辉天天梦见她不也没什么事吗?我瞎安慰着自己。   1:45.   我紧张的不行,攥白裙子的手有些发抖了。于是我开始不停的喝水,好让自己平静一点。   1:47.   房间里安静的要命,只有我喝水的“呲呲”声。   1:48.   我攥紧白裙子,睁大眼睛看着周围。   1:49.   依然是那么安静,只是灯光有点刺眼。   1:50.   外面好象起了风,窗帘飘动了几下,不过,只是风而已。   1:51.   1:52.   1:57.   ……   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白裙子好好的在我的手里,只是沾上了我手心的汗水。我长出了一口气,果不出我之所料,这世上根本没有鬼。起码,我没有见到。   这时才觉出刚才喝了太多的水,肚子涨的很,需要去厕所方便一下。我起身,警觉的环视四周,没有任何异状。有的只是深夜应该的安静。人的恐惧,就是自己吓自己。我想现在大多数人都睡的正香甜,或许还做着梦,不知小辉今晚是否又和他的女友在梦中相见。   我径直走向厕所,刚出卧室门,心中突然一凛,后脑痒痒的,后边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   我把牙一咬,猛回头……原来是小红的照片挂在墙上。我苦笑,真是自己吓自己。   小红这张相片照的很漂亮,而且穿的好象就是那件白裙子……   我突然冒出了冷汗,那件白裙子呢?我一直拿在手中的。思想间照片上小红的笑容也变的诡异起来,其他的一切都模糊了,留长头发穿白裙子的那张脸却离我越来越近。   我后退两步,揉揉眼——照片上小红的笑容仍然那么的纯真,周围的一切也还是十分清晰,看来我刚才瞪眼时间太长,真的有点眼花了。那件白裙子还拿在我手里,只是它的质地轻软,柔若无物罢了。   清澈的尿液被更加清澈的清水带走了,我吹着轻快的口哨走回卧室,准备一觉睡到天明。可我的左脚刚碰到卧室的地面,“啪”的一声,屋里的灯全都灭了。我刚一愣神儿的功夫,就见一白色的人影在窗前晃动……   我到昨天那个饭馆时,小红已经在等我了。还没等我坐稳,她就着急的问我。   “你见到她了吗?”   “谁?”我还有些困,没有反应过来。   “当然我前几天见过的那个了。”   “噢…”我笑了,“哪有什么呀,我在你家睡了一晚平安无事。只是被你的照片和窗帘吓了两跳,别的什么也没有。睡的挺好的。”   小红好象十分的失望,低着头什么也没说。   “这世上哪有什么鬼呀。”我安慰她道:“其实就是人自己吓自己。那些恐怖小说、电影什么的,不都是自己编的吗。你还是回家住吧。别怕,什么也没有。”   她抬头看了看我,没有说话。   我终于把她说服了,晚上我把她送回家,又陪她到很晚我才离开的,可我还没到家,她就给我打来了电话。   “星涛,我有点怕。”   “别害怕。你家什么也没有,要是睡不着就吃点药。”   “我吃过了,还是睡不着,你……你能再陪陪我吗?”   “……好吧。”   小红的家门竟然没锁,我一走进去第一感觉就是特别的冷。竟然开着窗户,她却坐在沙发上画着什么,连我进来都毫无察觉。   “你想感冒呀。”我说着走过去关上了窗户。   “小时候在姥姥家住时,她不让我晚上画小人。”她突然喃喃的说:“因为她说晚上画的人会在深夜活过来。”   “你别胡思乱想了!”我大声说道,其实我也被她说的心里发毛。我一把夺过她手中的画纸,刚想再说她几句,却被她画的内容惊呆了。   她画的是一个长发遮面,衣着白裙的女孩。   “你看看你,害怕你还画她。”我说着把纸揉成了一团,扔在地上。   “赶快睡觉去吧。有我在,你别害怕了。”   她只是“嘿嘿”的傻笑。这几天的“闹鬼”还有失恋把她折磨的不轻,她的情绪非常的不稳定。我把她架回她的卧室,让她躺好,握着她的手轻轻的说起了我们中学时的事情。   “还记得吗,那时我们是同桌。有一次上英语课老师让我念课文,我念的磕磕巴巴,你在我旁边一直给我提示,让老师都听见了……”   我说着说着,她的脸上居然有了笑容,随着我说话声的变小,她终于睡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1:50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824.html
上一篇:第100个坟墓    下一篇:黑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