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还(唯美版)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0-01-25
青灯。古庵。   我坐在堂前的蒲团上,轻念着我的愿。   我在等。   在等一个人。   我要把他的东西还给他。   为此,我等了几百年了。   我知道他一定会来。   在这几百年的时间里,我唯一算出的一件事,就是我一定还会见到他,在这茫茫时间的长河里,我们还有一次交错。   而这次交错的地点,就是这座古庵。   这座古庵已经上千年了,在我来以前,这里生活着好几百的比丘尼。   但是,在我来了以后,她们就陆续地都走了。   我为她们讲佛,讲的是我一个人悟的佛,我为她们讲经,讲的是我心底里想念的属于我一个人的经。   她们终于明白佛法大乘。   于是,开悟后的她们都走了,去找她们命定的那个让她们等着生生世世的人。   现在,这庵里就只有我。   我供的是我一个人的佛。   在这方圆几百里内,大大小小几十座的庙庵里,我供的,这个不为世人所识的佛,是最灵验的。   每当这周围的人有什么不能解决的问题,他们必来庵里求佛。   求完我供的佛后,他们的愿望必将达成,他们的问题必将解决。   每个来求佛的人都问我这庵里唯一的守候者,庵里供的是什么佛?为什么会这么灵验?   我就告诉他们,庵里供的这座佛叫舍身佛,因为他和一般的佛不同,他是愿舍自己的肉身为救天下生灵的佛,所以他极其灵验。   这尊佛是我用金粉,找了当时最有名的塑像大师塑出来的。   那是他的模样,我用了所有的记忆画出他的模样,请大师塑而成佛。   他,就是我要等的人。   几百年前,在我还未修成人身时,我就在这座庵外第一次遇见了他。   他手中拿着的那串佛珠,那柔柔的光环耀着了我的眼睛。   我从藏身处爬了出来,伏在他面前的路上,我渴望那佛珠的光环照耀我,哪怕因此而被斩杀于他脚下。   那时我已经修炼了几百年,就快化为人形了。   但是他并没有象那些除魔卫道的人一般,他放过我这所谓的“妖孽”,他甚至还蹲下来,用那串佛珠的光照着我,用他温热的手轻抚我的头。   他说:“你修炼了几百年呀,不容易啊,别再盘横在这路上吓人了,否则,天会收你的。”   我于是恋恋不舍的转身爬向密林的深处,我边走边回头。   我看见他一直站在那里,他的眼中有着柔和的光芒。   那一瞬间的感觉改变了我的命运。   我恨我为什么不能生而为人!当他看着我的时候,那眼神让我迷醉,在他眼神的观注中,我下定决心,我要早日修成人形。   我希望我再见他时,我可以化为女身,是那种温柔如水的美丽女人。   我于是做了一件令我后悔终生的事。   我知道他是得道高僧,他手中的那串佛珠聚集了日月精华,只要我得到了那串佛珠,我就可以很快修成人形了。   那天夜里,我溜去了他借宿的那座离这座古庵十几里远的小庙里。   我等,一直等到他修佛入境,我于是收敛全身的妖气,游进他的房中,偷偷衔住那串佛珠,从他的身边游出门外。   在我快回到密林的时候,我听到身后追来的脚步声和他的高喝:“妖孽!为何偷我佛珠!”   我停了下来,我回头看他。   他手中倒提长剑,脸上和眼中满是杀气。   我微闭上眼睛,我想,我是该命绝于此吧!但死在他手下,也不枉我修炼一场。   我等了许久之后,并没有等到那冰凉的剑落在我的颈上。   我睁开眼,他已经远走,最后留在风中的是他那一声仿佛尽知了结局的长叹:“冤孽呀!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十年后,我终于修成人身。   我化而为世间最美丽的女子,在人世间四处飘荡。   我想再次遇见他。   如果我再次遇见他,他会知道我就是当年偷走他佛珠的那个“妖孽”吗?   他一定知道。   但是,在我还没有找到他的时候,我命中注定的劫难就来临了,我遇见了另一个得道高僧,那是他的师兄。   那正是春天桃花盛开的季节。   桃林中芳艳的桃花开得炫丽,风中飘动着花的暗香,幽幽的。   桃林中的一株几百年的桃树,她是我的朋友。   那一年她开得特别的灿烂,原本是淡红色的花瓣都开成了艳红,象极了一天的云霞,我都忍不住要缠在她身上和她嬉戏。   原来,我并不知道,那最艳丽的时刻,往往是最后的时刻。   入夜,在赏花人都散去之后,我拿出那串佛珠,挂在桃树上,让她可以借助佛珠的力量,早日完成修炼。   我也盘膝坐下,吸取桃林间的清气和月色精华。   在我们正炼到化境时,一声佛号长诵:“阿弥陀佛!”   惊醒我的佛号开始时让我有种惊喜,我以为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再遇见他了。   但是,接下来我就发现了不对。   那声音不是他的,那声音念出冰冷的感觉,落地有声,仿佛铿锵的金属之音,满含着萧瑟的杀气。   怎似他的那诵佛声呢?   他声音温软,满含着悲天悯人的气息,任谁听了不会被他打动呢?   我从地上一掠飞起,一把拉下桃树上的佛珠,死死地攥在手中。   这是他的东西,我不能让别人把它抢去,即使我死了,我都要将它握在怀中去死!   一支在月光下发出寒光的剑向我刺来,我飞身向后疾退。   剑光终于没有追上我的身姿,但是却在斜里一个转向,直向桃树上落去。“咔”地一声,桃树上一个巨大的分枝,在剑下斩落。   断落的接口处流出殷殷如血的汁液,我听见夭桃的轻声呻吟。   “你别伤她!”我大叫着扑了上去。   “哼,都是妖孽!”那持剑者蔑然轻笑,然后怒声叱我,“妖孽!你好大的胆!偷去我师弟的佛珠!还不还来!”   我的心轻轻一颤。   “好,我可以还你佛珠,伏法于你,只是……”我颤声求那持剑者,“你放过夭桃吧!”   “哈哈哈哈……你只有伏身受死的份,还和我谈什么条件!”   持剑者一边挥剑刺向我,一边拿出一张符,一抖手点着了,抛向夭桃。夭桃立即被真火烧着,我听见她痛苦的低呼。   我飞身扑向夭桃,一次次,却都被持剑者挡了回来。   桃林的火势开始漫延,那些美丽的桃花都被火吞噬了。   我无力地跌在地上。   我伏在地上,请持剑者放过桃林,为此,我愿用我的生命去换。   “放不放过她们,等我先杀了你再算!”持剑者带着寒光的长剑向我的心头正刺过来,我能感到那剑气之凉。   我伏在地上,闭上双眼,等着我命中的死劫。   “师兄剑下留她一条活路!”   “叮”,那即将刺进我心头的剑一下子被扣飞出去。   我的心里升起一股异样,是的,我知道,是他来了,他在最后的关头赶来救我一命。   我睁开眼,看见他正在看着我:“你终于修炼成人形了,不枉我给你佛珠。”   “是的,我终于修成人形了,我化身而为人世间最美丽的女子,就是为了等你今天再看我一眼。”   要说的这些都没说出口。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一定也明白我的意思,我与他用眼神交流。   “你真是胆大妄为!你竟然为了这妖孽对我用剑!”   “小弟不敢!”他忙丢了手中长剑,跪在持剑者面前。   “不敢?哼,你若是不敢,就快快让开,让我一剑杀了这妖孽!”持剑者一个起落 ,又捡起被扣飞在地的长剑。   “师兄,请听我说!这佛珠实在是我借给她用的。她虽是妖,但是我却看见她眼中对佛的向往,我故将佛珠借给她,希望她能成正果呀!”   “一派胡言!妖就是妖,如何修成正果?”持剑者怒叱道,“怪不得今晚我都感到了佛珠就在附近,你却感不到,原来,你一直都在护着这妖孽!”   我忽然明白,我在世间来来去去却总找不到他,原来他是在避着我,他是怕我被他的师兄发现,斩杀了我呀!   我突然仰天长笑。   “妖孽!你笑什么!”持剑者大怒。   “我笑你修得好佛,得得好道!”我依然纵声大笑,“佛云,众生平等!在你的开悟下,我却算不得‘众生’!你有哪一点比得上你师弟呢!如何却是位受人尊敬的高僧!”   持剑者终于怒不可遏了,他提剑刺向我,那是用了平生所修的一剑。   我是避不开那一剑的,我也不想避。   但是那一剑仍是没有刺中我。   他急跃上前,一把抱住持剑者的腰,那柄长剑正从他的心口处刺过,直至没了剑柄!   剑尖从他的身后穿出,横在我的面前!那剑上染着他体内的温热、鲜红、悲天、悯人……的血!   “师兄,你放过她吧!”他痛苦地慢慢转身向我,那脸上却是一片宁静,有淡淡的佛光在他脸上闪现,“你走吧!好自为之!”   我伸手想摸摸他,他却砰然倒下。   我的眼中有一种叫泪的东西盈盈地漫上来。   持剑者怒视我良久,伏身抱起他的肉身,临去前对我说:“他会拿回他的佛珠的,而你,会死得更惨!”   桃林已经烧成一片焦木。   于是我来到这座古庵,我要落发为尼,等他来拿回他的佛珠。   我手持金剪,自己给自己落发。   将那一绺绺的青丝剪下,再丢弃在风中,让它们在风中飞舞着,再慢慢落下。   我修炼了几百年,不就是为这一头的青丝吗?可是,这一头的青丝却害得他为我惨死在他师兄的剑下。   又是几百年了。   夜已深了。   我从蒲团上站起身,将那串刚才在手中默数的佛珠挂在胸口。   我要代他去显灵了。   今天,几十里外的小吴村那对五十来岁的夫妻来许愿,他们四十岁上才得的唯一儿子得了怪病,久医不好,就快死了。   他们求舍身佛救好他们的儿子。   我到后院里采了一把草药,从口中吐出那颗炼了上千年的口珠,用它在草药上轻轻揉搓一遍。   然后,我化身成他的模样,施法向小吴村飞去。   那对夫妻正愁苦地守着他们唯一的那气息奄奄的儿子。   我轻轻用手挥了挥,他们就全身酸软,不能说话也不能动了。   我走进屋内,走到那小男孩的床边,用我的口珠放在他的额头,然后取下颈项上的佛珠,我为他轻轻诵佛,驱逐病魔。   那小男孩苍白的脸色渐渐红润起来,他的口角有微笑露出。   我收起口珠和佛珠,放下草药,走出门,挥了挥衣袖,那对夫妻恢复了正常,我听见他们带着惊喜的声音。   我转身离开。   这时,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象有什么在偷看着我。   回到庵前,我化身为原来的比丘尼的模样。   我轻推庵门,那门应手而开。   这时,一种怪异的感觉袭遍了我的全身,让我觉得浑身弱柔无力。   庵门大开的一瞬间,我看见一张我熟悉的脸,然后,我的心口一凉,我低头正看见一柄剑直刺在我的胸口。   “妖孽!居然化身为佛去害人!”我听见我熟悉的那个声音。   那张贴着我很近的脸,居然是他!   只是年轻一些。   我知道,是他了,是他转世来取回本属于他的东西。   我想取下胸口的那串佛珠还给他,那串佛珠却忽然断落,“噼噼啪啪”断开的佛珠一个一个地跌落在地上……   “哈哈……妖孽,你今日终于伏法!”我身后响起另一个声音,我转过头去,我看见那个当年的持剑者正站在我身后,他已经老得象树皮了。   他依然狂笑着:“我答应师弟不杀你,但我早就说过,你会死得更惨!现在,是他亲手杀了你,感觉又如何啊?”   “好!好!”我淡然笑着,“几百年来,我等的无非就是这一天。”   我又转过脸,看着那张年轻的,有点迷茫的脸,我几百年来不断想到的脸。   “我没有害人,我是去救人。”我柔声对他说,“你说过我可以修成正果的,所以,我是不会害人的。”   我双手握住那刺入我胸口的长剑,用力拨出。   我的血喷涌而出,有一股喷在了他的脸上。   他迷茫地看着我许久,忽然一把抱住我,我又一次看见他脸上那种智者的神色,他眼中那悲天悯人的光。   他,终于真正回来了!   我的思绪已飘飞,飞入到一个虚无的空间。   但是,我还能感到那双温热的手,那悲天悯人的眼光。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还(唯美版)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816.html
上一篇:两年一个月零四天(下)    下一篇:幽灵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