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夜遇狐妖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郑非梦 发表时间:2012-05-13

    编者按:狐妖狐仙都是曾经蒲松龄笔下的好题材,如今作者在此讲述了一个以自己为主人公亲身体验的故事。故事若详细描写,叙述会更到位。
    那天老同学聚会总免不了推杯换盏热闹一番。从白天就喝一直折腾到晚上十点才散伙。早已不胜酒力的我骑上自行车晃晃荡荡的往家赶,可是骑着骑着我就觉得不对劲儿了,平时很熟悉的路怎么显得那么陌生?
    我醉眼朦胧的往四下瞧了瞧,确实很陌生!我晃了晃脑袋,确实是迷路了,都是让这酒给闹的。我心里盘算着再往前走走碰到人后打听打听道吧!于是我依然沿着那条陌生的路往前骑。可是我越骑越觉得好像自行车上载着千斤重物一般,我有些纳闷,又不是上坡怎么这么重啊?于是我忍不住向后瞧了瞧……
    不看则已,一看吓得我酒醒了大半,不知什么时候有个戴草帽的老头正悄无声息的坐在我自行车后座上。我“啊哦”一声从自行车上栽了下去,自行车连那老头也一块摔倒在地。我从地上爬起来用手点指那老头厉声喝问:“老头,你谁啊?谁叫你坐我车子上的?”那老头年纪不小了,少说也有八十五了,满脸的褶子老的不像个样子了。但他说话的声音却是又尖又细的跟个太监似的。
    这个老头唉吆了半天才说:“年轻人,我都已经93岁了,实在走不动了,坐你车子上让你驼我一程怎么了?刚才我喊你可是你没听见,现在却反过来埋怨我。”一听老头这么说,我气消了大半,刚才晕晕的有可能没注意到老头喊我。正好向老头打听打听道吧!于是开口问:“老爷子,那个机场路怎么走啊?”老头裂开没牙的嘴呵呵一笑说:“你要去机场路啊,你向我打听可算是找对人了,我每天都要在机场路上收废品,这路我熟着呢!这样吧,我看你喝了不少酒,干脆你别骑了,你就推着车子走,我呢在前头给你带路,反正这里离机场路已经很近了。”一听老头说的在理便答应了。


    于是老头在前走,我在后面跟。也不知怎么搞得?这老头领我走的路质量实在太差,坑坑洼洼的,一会儿上坡一会儿下坡然后再上坡然后再下坡,折腾的我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那老头倒是健步如飞好像经常走这样的路似的。走着走着我就觉得不对劲了,都走了快一个小时了机场路的影子还没见着呢!我生气的对老头说:“我说你是不是领错路了?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不到机场路啊?”那老头冲我嘿嘿一笑说:“着啥急啊!机场路很快就到了。”
    于是我强打精神继续前行,路况依然很差,连绵的上坡下坡络绎不绝,非但如此,脚下的杂草也似乎多了起来越来越不像路了!实在累得不行了,我把车子一扔坐在一块破石头上呼呼直喘。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冲老头说:“来,坐下歇会儿吧!”没想到啊这老家伙身子骨还挺结实,走这么久了居然面不改色气不长出。他就坐在我旁边的一块石头上看着我也不说话。我从口袋里摸了根烟扔给他,他慌忙把烟还给了我,说自己有哮喘的老毛病不能抽烟;而且他也劝我也别抽,年轻人不能养成抽烟的坏毛病。我满不在乎的把烟往嘴里一塞掏出打火机就想点烟。可奇怪的是新买的打火机打了无数次就是打不着火,我那郁闷劲儿就别提了!最后我恶狠狠的连烟带火一起扔了出去。站起来推起车子继续前行……http://www.guidaye.com/mj/ 民间鬼故事
    这么说吧,走了大半夜依然也没找到那所谓的机场路,依然是在那坑坑洼洼的路上艰难前行,我鞋里早灌满了泥土。最后我终于恍然大悟:好啊,我是被那老家伙给耍了!可他这样做对他自己有什么好处呢?他不也得陪着我一起受罪吗?可转念一想,不对!老头走了大半夜依然健步如飞丝毫没有疲惫的意思,正常的话,一个八九十岁的老头根本没有如此强悍的体能;看来这老家伙有问题啊!可是当我终于想清楚了老头有问题时也为时已晚了,因为我早已累得精疲力尽体力不支了;我最后看了一下手表,已经过了凌晨四点。我扑通一声趴倒在草丛中呼呼睡着了。
    当我睁开眼睛时太阳已经高高升起。我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四周,天啊!好大的一片墓地啊!我这是在哪里?我正躺在一个坟头上呢!原来昨晚那大半夜我就围着这个墓地来回转圈了,怪不得一会上坡一会下坡呢!那机场路其实就离墓地仅十几米远,可我昨晚仔细看了,却根本就没看到。我忽然想起那可恶的老头来了,肯定是老家伙搞得鬼故意捉弄我。我想找那老头算账,可是那老头早已是踪迹不见。
    后来我仔细琢磨了一下,那天夜里我遇到的那老头啊十有八九是个成了精的老狐狸!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夜遇狐妖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7986.html
上一篇:一张冥币    下一篇:麦田里的亡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