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复仇魔镜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0-01-25
振男就要去日本留学了,这几天他天天晚上加班,想尽快干完手里的工作,也给单位留下个好印象。   这天已经很晚了,振男走出办公室锁好门,准备下楼回家,走着走着“铛锒”一声,他觉得脚下踢着了一个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是一面铜镜,他把铜镜捡了起来,仔细看着,心里说:“这不是考古系那个古董老头子张教授的宝贝镜子吗?怎么跑到了这里。振男正看着想着,突然镜中出现了一张脸,一张鬼脸,那鬼脸额头、眼镜都没有了皮肉只露着白色的骨头,只有鼻子以下尚存一些发了黑的皮肤。鬼裂嘴冲振男一笑,这一笑把振男吓的几乎是七魂丢了六魄。他深吸了一口气再定睛一看,镜子里已经没有了鬼脸,而是自己的面容。他对自己说道:”这几天太累了,产生幻觉了。“   “不,不是幻觉,我在这里”随着声音一只手已经拍到了振男的肩上。   振男回头一看,禁不住“啊——,”的大叫了一声,镜中的鬼就站在他的身后。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鬼说着一扭脸,待鬼把脸转过来时,振男面前已经是一个漂亮的少女了。   振男惊魂未定的,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你是谁,为什么扮成鬼来吓我?”   “我不是扮成鬼来吓你的,我就是这镜中的鬼,有事求你!”   “鬼?你是鬼?鬼能有什么事求我?”振男的心仍在咚咚的乱跳着。   “请你把这面镜子带到日本去。”   “不,这不可能,这是秦朝的古镜,这是文物,我无法带出去。”   “不答应,我让你现在就死!”少女的脸一下子变了形,她露出了狰狞的面孔。   振男又颤颤微微的说道:“不是我不愿意带这镜子出去,是我带不出去。”   少女收起了狰狞的面孔,微微一笑说道:“我自有办法,只是你不许耍花招儿。”   “不敢,不敢”振男小心的答道。   “现在你带着镜子回家吧!”说完少女一转身不见了。振男一时间搞不清楚,是这世界上真的有鬼,还是有人在装神弄鬼的吓自己。再想一想自己与任何人无仇无怨的,谁会故意来吓自己呢?而且这人一转身就能无影无踪了,也不像是常人能办到的事情。看来还是有鬼,大概此时这鬼又回到了镜中。我带着一个鬼回家,真是可怕呀。可是振男又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好照着鬼吩咐的去做了。   几天以后,振男整好了行装,提着大箱子奔飞机场而去。他的心里真是有些不踏实,箱里装着秦朝的古镜,这是文物呀,这要是被海关查了出来,恐怕自己要被抓起来的,还要落一个倒卖文物的坏名声。但不带这镜子去吧,恐怕那镜中女鬼也是放不过他的。现在他只有听天由命了。   振男来到了机场,把行李箱小心的放到了检测机上,检测机发出了嘟嘟的声音。坏了一定是那镜子被查了出来,此时振男几乎要崩溃了,他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用紧张的眼神看着海关人员。   一个海关看了振男一眼问道:“箱子里有什么?能打开看看吗?”   振男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他只是点了点头,打开了自己的箱子,海关一样一样的仔细的看着,突然他看到了一个盒子,这盒子里装的就是古镜。振男的心越发的紧张起来。海关人员只轻声的说道:“打开!”   振男的手有些颤抖,他不断的告诉着自己,冷静,要冷静呀。他慢慢的打开了盒子,海关人员,拿起了镜子,看了一看,振男心里非常奇怪,自己明明是亲手把秦朝古铜镜放在里面的,怎么现在变成了一个极普通的仿古镜了呢?海关人员,把镜子递给了振男,微微一笑,“大男人出门还带着这样漂亮的镜子。”   振男忙收拾好箱子,走进了机场。他这才轻轻的出了一口气。                     到了日本,振男按照镜中女鬼提供的地址,把这镜子送到了东京南港街5号龟田三扬手里。   龟田三扬是一个八十多岁的老爷子,他特别的喜欢中国的古董文物,他看到这秦朝古镜乐的象几岁的孩子一样忘记了一切,也顾不上招呼振男,顾不上问这是谁让送来的,只是抱着镜子,这摸摸,那看看。振男也没多做停留,随便寒喧了几句便走了。   且不说山这老爷子为自己得了一件宝贝而邀朋请友的大大庆祝了一番,一直折腾到了很晚很晚才休息。   只说这龟田刚刚睡下,就觉得内急,急忙起来奔卫生间而去。他推了推卫生间的门,感觉的些不对劲儿“怎么这样紧”。然后用力一推,只听“嘶啦一声,像是什么东西被撕开了。”跟着哗哗的像血一样的红色液体从上向下的淋了下来。老爷子抬头一看,自己的增孙从两腿间被撕开,一半在门框上悬挂着,另一半在门上悬挂着,门上有一行用血写的字,“六十年前,一个不满六岁的小男孩,是被你这样撕开的,你忘了吗?”龟田三扬“啊”的大叫一声,吓的昏了过去。   叫声惊动了全家,儿子、儿媳、孙子、孙媳、增孙子全都各自从自己的房间跑了出来。连喊带叫的,叫醒了这位老太爷子。老爷子惊魂未定的说道:“我的增孙儿,被人杀了。”增孙挤到他的面前,“太爷爷我在这里。”儿子也忙说道:“爸爸你这是怎么了?”老太爷子看见了自己的增孙,心才稍稍的定了一下说道:“我刚才明明看到,增孙儿的尸身悬挂在这门上,还有好多好多的血。”儿子看了一看卫生间的门说道:“这是谁,这样恶作局,把个布娃娃撕成了这样子挂在了门上。那里有什么血,一定是你喝酒喝多了,看花了眼。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老太爷子哆里哆嗦的站了起来,他的内急早已吓的在裤子里解决了,这会儿也不用再去卫生间了,儿子扶着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龟田三扬努力的回忆着六十年前的事情,但那时的事情太多太多了,有些似乎已经模糊了,记不清楚了。渐渐的他进入了梦中,梦又把他带回到了六十年前,那是在中国,那是那场侵华战争,他们这些日本人像疯了一样的杀人。他是日本的一个军官,他亲自指挥着血洗了三个村庄。烧毁了三个村庄。遍地是死尸,遍地是血迹,他站在中国人的尸体旁大叫大笑着,笑着笑着,突然那些尸体都站了起来,一个一个的伸出了长长的手向他的胸前抓来。他吓坏了,从梦中醒了。天已经大亮,他没有睡意了。   白天,龟田三扬的儿孙们并没有因为昨晚的事情影响情绪,他们依旧做着自己的事情。龟田三扬大概也已经忘记了,昨晚的事情和那些可怕的梦。   天又黑了,昨晚没有睡好,老太爷子早早的向自己的房间走去,想补回昨晚睡眠的损失,他推开自己的房间,只见床头上立着一把刀,刀尖上挑着一个胎儿,地上躺着一个被剖了腹的孕妇,这孕妇不是别人,恰是龟田的孙媳。旁边还有一行字,“六十年前,你就是这样把一个孕妇杀死,用刺刀挑出了那胎儿。”龟田吓的大叫着调头就往外跑。儿孙们又都赶忙来了。老太爷子把自己看到的一切告诉了儿孙,儿孙们来到他的房间却看不到这位老太爷爷所说的事情,里面一切都很正常,只有一个布娃娃用一把假刀挑着在三扬的床头。   儿孙们开始怀疑这老太爷爷是不是得了精神病,为什么看到布娃娃就吓成这样子。儿子不再敢离开龟田三扬,便陪着他睡了。   可是怪事还是在不断的出现,只要这老太爷子独处的时候,哪怕只有几分种,他必会看到血淋淋的人手、人脚,或人眼之间的东西。等到儿孙们一来,一切又都变的正常了。老太爷子被被搞得整天魂不守舍,生活在恐怖之中,他隐约感到这宅子里闹鬼,而这鬼随时可能要了他的命。   就这样一至到了一个月圆的日子,那在中国叫做阴历十五。龟田三扬照样和儿子睡在自己的房间。夜里他听到叽叽嚓嚓的声音,似乎很多人挤在自己的房间里低声说着什么。这次儿子大概也听到了什么,儿子起身披了一件衣服,按了一下灯,灯没有亮。儿子说道:“停电了!”跟着三扬听到儿子“啊——”的一声大叫,灯亮了,只是光线异常的昏暗,借着这昏暗的灯光三扬看到儿子已经死了,被人用刀从头顶劈开了。三扬吓得瘫坐在地上哆嗦了起来,哆哩哆嗦的喊着:“来人呀!”   迟了片刻,龟田三扬不见有人来,心说也许自己的声音太小了,也许他们睡的太沉了,于是他又提高了声音喊:“来人呀!”   “来不了人了,不信,我带你去看看你的家人。”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那声音很慢很慢且有些颤抖,听了让人感到发骨悚然。   龟田三扬不由自主的向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一个女鬼站在那里,嘴角往下滴着血,手里拿着一把带血的刀。头发散乱几乎把整个脸遮住了。   龟田三扬已经吓的站不起来了,“你,你,你是谁。”   女鬼一阵鬼笑,“我是谁,我是找你报仇的。六十年前的事你忘了吗?”   龟田三扬吓的倦缩在地上“那是战争,不能让我承担负责。”   女鬼又是一阵大笑:“战争,你凭什么跑到中国去战争?你又凭什么杀死中国的百姓?”   “我,我,我——”龟田三扬吓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站起来,看看你的家人去。”女鬼的声音不再发颤,而是显的有些凶恶。   龟田三扬已经站不起来了,那女鬼伸出长长的手,一指龟田,“起——”随着女鬼手指的抬起龟田由不得自己的站了起来,女鬼又说了一声:“走——”三扬由不得不走的跟着女鬼后面走着。他们先来到了龟田增孙的房间,增孙的尸体悬挂在门和门框上,和那天他在卫生间看到的一模一样,血还在往下流着。他们又来到了三扬的孙子,孙媳房里,孙子死了躺在一边,孙媳被剖腹,胎儿挑在刀尖上,与那天他在自己房间看到的也是丝毫不差。   龟田哆哆嗦嗦的说道:“要,要,要报仇,你,你,你也应,应,应该找我报仇,为,为,为什么要杀死他们?”   女鬼又是一阵鬼笑接着说道:“要找你一人报仇,我有必要等到今天吗?你杀了我们全家,我杀你一人够本吗?鬼都会算这帐,难道这帐你算不清楚吗?”   “这么说,你杀了我全家?”龟田三扬一下子跪到了女鬼面前:“求你,求你,放了他们吧,他们没罪。”   女鬼面孔显的越发的难看,已经成了铁青色,她喊道:“我全家人有罪吗?你却杀了我全家?跟你没什么可说的了,六十年前的事情我要在这里,在你身上重演一回。”“哈——哈——哈——”女鬼又是一阵狂笑。接着她瞪着两只硕大的眼睛,用长长的又黑又尖的指甲刮着三扬的皱皮老脸又说道:“六十年前的事,你大概忘了吧,那就让你再重新看一看吧。六十年前死在你刀下的人我也都带了来,他们很想见见你。”接着女鬼又把三扬带到了客厅,从百宝阁中取下了那面秦朝古镜。女鬼用长长的袖子再镜子上拂了一下,镜子就像放电影一样,把龟田三扬六十年前在中国的所作所为演了一番。龟田越看越怕,已是被吓的大汗淋漓。那女鬼道:“想起来了吧。现在这些被你害死的人向你索命来了。”话音刚落从镜中伸出了无数只手臂象龟田抓来。镜中群鬼大叫着:“龟田还我命来——”。此时那镜子似乎只是一个窗口,窗口里面有着无穷大的空间,那里有数不清的冤魂屈鬼。龟田吓的在地上哆嗦着,他多希望有人来救他。不,哪怕救不了他,只要有人的声音,此时对于他就是喜讯。然而屋外的风似乎都加杂着鬼哭的声音。天上的月也显的冰冷且昏暗。“哒,哒,哒——”有人来了,这是人的脚步声。龟田又高声喊道:“救命呀!”来人真的走了进来,龟田一看是自己的儿媳珊子。忙说道:“珊子救我!”那珊子两眼发直,冷冷的说道:“嫁到你家真是晦气,你六十年前造了孽,今天要全家与你一起承担。”说着珊子走进了镜中。瞬间消失在了那硕大的空间中。群鬼又向龟田扑了过来。龟田想跑,但两腿一点都不听使唤,就象不是自己的一样无法支配。他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鬼们扒掉撕碎了。龟田三扬光着身子倦缩在地上,在地主滚动着,他滚到了电话旁,想起了用电话求救,他拿起电话,不容拔号里面传来的却是“龟田还我命来——”。他扔掉了电话,尽可能的往远离镜子的地方滚动,但那鬼爪子似乎可以无限的延长,无论他滚到哪里,那鬼爪子就伸到哪里,终于一个鬼扯断了龟田的胳膊,拿着啃了起来;两个鬼扯断了龟田的腿,一人抱着一头的争吃着。龟田被这个鬼掐一块肉,被那个鬼揪一块皮,身上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血洞,血从洞里不断的往外流着,鬼们伸出双爪来接龟田的血喝,每个鬼的嘴角都在滴血,滴的是龟田的血。龟田真是又痛又怕。他知道今天自己死定了。女鬼看着龟田三扬的样子,“哈——哈——哈——”又是一阵鬼笑,笑完从嘴里喷出了火焰,立刻整个龟田家的宅院起火了。   天亮了龟田家的宅院烧成了废墟,全家人无一生还。                     振男从报纸上看到了龟田三扬家出的奇案,他隐约感到这一定与那秦朝古镜有关,他虽有些怕那镜中的女鬼,但还是很想揭开这个谜底,于是不自觉的来到了龟田家被的毁墟上。他很想找到那面铜镜,可这样大的一片废墟找一样东西并不容易。   太阳落山了,月亮出来了,一个少女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你来了。”   振男回过头来一看,恰是那让自己带古镜来日本的少女。他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我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少女甜甜的一笑,“我大仇已报,等你回国时带我回去吧。”   振男壮着胆子问道:“你只是面秦朝古镜怎么与龟田家会有如此深的仇恨呢?”   少女答道:“我的前一个主人,他一大家子人,在那场日本侵略中国的战争中无辜惨死到了龟田的刺刀下,龟田残忍的连那腹中的胎儿都挑在了刺刀上,主人一家一直对倍加爱护,我怎么可以不替他们报仇呢?”   少女说完一转身消失了,一面铜镜不知怎的已经到了振男的手上。   至到回国以后,振男又把铜镜还给了老古董张教授。然而复仇魔镜的故事,却始终未敢讲过。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复仇魔镜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794.html
上一篇:珍珠    下一篇:夜半琴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