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记生草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0-01-25
感谢大家对本站的支持~ 作者:带刀哥舒 小耀在荒草丛中走着,月亮已经上来了,可回家的路,好象已经找不到了。  “你的功课总是这样坏!”妈妈责备的声音还在耳边响,真是讨厌的事呀。  如果有三叶草就好了,小耀这样想,传说三叶草是能带给人幸福的草,也许有了这种草,就不需要做每天都做不完的功课了吧。就这么着,小耀来到这片荒原,虽然妈妈一再告诫,不要过来,可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妈妈一定不喜欢小耀,小耀,也不想再听妈妈的话。  可三叶草在哪里呢?月亮很大,周围的景色还是无可奈何地黯淡下去。肚子好象也饿了,还是回去吧,可回家的路呢?      “哟,走路请小心一点。”忽然一个声音说。  “对不起,真是抱歉。”小耀赶忙道歉。噫?这周围没有人哪。  “我在这里呀,东看西看的,真没有礼貌。”  唔,原来是一支细长茎,开红花的草。  “您好呀,我踩着你了么?”  “真是个有礼貌的孩子啊,好在没有。你在找什么呢?”  “我在找三叶草。”  “传说中能带给人幸福的三叶草吗?”  “是呀,您也听说过吗?”  “嚯嚯嚯嚯嚯,”红花笑得左右摇晃:“瞧这孩子说的,什么样的草我没有见过呀?”  “不会吧,你又不会走路,最多,也就是看见这片荒原里的东西吧。”  “唔,话倒说得不错,可我,可是与众不同的草呢。”  “咦?”  “传说中神奇的记生草,只要吃下去,就能记得前世今生的回忆,所有美好的、悲伤的旧事。嗯,那,就是我了。”  “真是了不起,你都记得些什么事呢?”  “唔,这得让我想想……    在遥远的古代,我的身边长过一棵柏树,柏树可以活很多年,当时的他,嘲笑过我,不过,我可是神奇的记生草呀,虽然也象别的草一样,只能活短短的时间,因为保留着前一世的记忆,也就象能长生不老地活下去一样,只是改变了形体而已。  当我再次看到这棵柏树的时候,他已经被伐下做成一条船。柏,柏,我这样叫着他,他显得非常愁苦。在不久以前,有一对兄弟带着重要的书信乘坐他到邻国去。柏树,也就是现在的柏舟,非常喜欢他们,敦厚的哥哥,聪明的弟弟,相亲相爱的兄弟俩,哥哥爱护弟弟,弟弟尊敬哥哥。多好的两兄弟,可就这么一去不回了。  柏舟里空荡荡的,自从两兄弟下了船后,再没有人乘坐他了,他依然显得非常沉重,一些沉重的东西压住他,是什么东西呢?  渡河而去的两兄弟,怀带着重要的书信。弟弟说,哥哥,晋见这么重要的人物还是我去吧,书信,就让我转交吧。哥哥宠溺着这个机灵的孩子,如果你希望的话,他如是说。只是一次晋见而已,而且,作为失宠的夫人所生的孩子,虽然是长子,继承王位的可能性也非常低。眼前这个长着一双热切眼神的孩子,才是最终的王位继承人吧。那么,就让他去吧,也许,会对他的将来有好处呢。身为哥哥的自己,能帮他的,也只有这么一点点了。”  “我也想有一个兄弟。”小耀抬起头。  家里一直只有自己一个人,爸爸和妈妈都非常忙,大人的事情不能打扰,总是一个人坐着,安安静静地玩玩具,翻旧画片和图画书,要是有一个哥哥或弟弟一定会不一样。  “和我一样,是寂寞的孩子呀。总之,有兄弟是一件值得羡慕的事,这是许多有兄弟的人不能体会到的。”记生草点点头,继续说她的故事:  “哥哥对自己的决定深深后悔,那是以后的事,在当时,他并不觉得是错的,弟弟也是。重要的书信到了弟弟的手上,弟弟的手禁不住颤抖起来。渡河之后书信就要交给晋见的人,哥哥,你想看一眼书信吗?唔,你还是不要看的好,以你的个性,丝毫也不会想到要去偷看父王的书信吧。这,就是你和我不一样的地方。  柏舟觉得越来越重,真想就这么沉下去,可是不行,作为柏舟的本性,不就是浮在水面上,将人们渡来渡去吗?那种沉重,是兄弟俩的心情吧。我并不是容易伤感的物种呢,柏舟自言自语。  本来是高高在上的储君,忽然失去了父王的宠爱,地位即将被人取代,还有随时失去性命的可能,哥哥的心情可以得到理解。将要取代自己地位的人,就是眼前坐着的弟弟了,虽然是他剥夺了自己的一切的样子,可对他就是恨不起来。弟弟是当今宠妃的儿子,虽然母亲很受宠,但也因为争宠的关系,无暇照顾宫中的儿子,寂寞的童年,只有宫女内侍们服侍着。好在还有哥哥,总是忧郁着,却非常温柔的哥哥。  棠棣花开了又谢,两个孩子在树下牵着手。  ‘哥哥,我们永远也不分开,好吗?’  ‘好的。’  ‘这可是我们的约定哟,哥哥一定不可以反悔。’  现在,要反悔的人,是弟弟吗?”  小耀睁大着眼睛:“噫?这是二子乘舟的故事吧,妈妈给我讲过呢。”  记生草点点头:“是哟,既然听过,就不用我唠唠叨叨地讲下去了,毫不知情的哥哥带着写有杀死持信人的书信,去晋见远方的尊者,偶尔知情的弟弟为了救自己的哥哥,骗走了书信,代替哥哥哥死掉。而哥哥在弟弟死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也自杀了。  柏舟之中,大家都明白哥哥的痛苦,谁又能明白弟弟的痛苦呢?明知此去会送掉性命,还是非去不可,为了最重要的人,自己的性命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俩兄弟,最终都遵守了自己的约定哟。”    “故事真是太伤感了,连我这样的石头听都着落泪呀。”  记生草笑了:“几十年都没有出过声的城墙石也终于说话了,真是少见哟,我想,在您作为城墙的一部份高高耸立着的时候,也见过不少稀奇的事吧。”  “哟,瞧您说的,好象身负保家卫国重任的我,每天光会东张西望吗?”说话的原来是草丛里一块残缺的城墙砖:“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点什么来了。  在某一个春天,在城墙的转角处,总有一个穿青衣的少年,孤单地站在那里,我那时候总在想,他是在等什么人吧。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那个少年也越来越消瘦,但他总是站在那里,而我,也从没有发现有谁去见他。也许他只是习惯站在那里吧。  那个转角有一株高大的梨树,春日里开满了白色的花朵,少年站在树影里,脸色象梨花一样的苍白。偶尔,他会从衣襟里拿出一些东西来仔细把玩,我远远的看不清楚,后来老梨树告诉我,那不过是一支红玉的小管,和一些初生的茅草罢了。  那个少年将平常的彤管和茅草珍重地放在衣襟里,偶尔才小心地拿出来观看,看重的一定不是物品的本身,而是曾经赠与物品的人哪。是怎样的红颜,才能搏得少年的一片痴心,最终我还是没能看到她,只是从少年的气度猜测,他所思慕的,一定是位闲雅的淑女吧。”  “没想到古板的城墙砖也能说出动人的爱情故事哟,不过,这个孩子应该还不能理解吧。”记生草微笑着。    月亮升得很高了,高高的芦苇尖映成银白,不知名的草,散发着秋天独有的香气。  “月亮都升这么高了,我想,我该出来活动一下了。”一股白色的气从记生草的红色花瓣中升起,气越来越浓,不多会,凝成了一个着华丽宫装的妇人。  妇人深深弯下腰向小耀鞠了一躬,形态非常庄严,可她的庄严并维持不了多久,看小耀手忙脚乱回礼的样子,忍不住扑嗤一声笑出来。她整了整脸孔,眼睛里依然满是笑意:“失礼了,重新认识一下吧,你觉得我现在的样子怎么样?”  “真……真美!唔,比我的妈妈还美呢。”  “哟,真是会说话的孩子。”记生草展了展袖子,她的袖子上绣满了复杂的纹样和精致的花朵:“初次见面,我也该送你一点什么做见面礼哪。”“就这个吧”记生草从身后拿出一盏点着的小小圆灯笼来:“它能带你回家。”  “您真是太客气了。”小耀回礼。  “哪里哪里,象你这么有趣的孩子真是少见哪,照理说,我该谢谢你才是。”  “灯笼真可爱。”  “唔,它的名字,叫宵行。”  “这个名字可真怪。”  “嗯,在古老的周朝,周王的叔叔被派去东征,回来后,写下一首著名的诗——《东山》。里面提到到宵行。《东山》写的是长年出征的游子向往回到自己的家园,宵行,也就有了怀念的味道。”  小耀的头低下来:“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自己的妈妈了。我该回去啦。”  “再见,你会看到属于三叶草的。”  “我知道啦,对了,这一世你转身的草叫什么名字呢?”  “我么,”记生草比了个大垂手的姿势:“就叫舞草。”      “再见!我想下次我们还能遇见的!”小耀提着名叫宵行的灯笼向前跑去,家就在前面了,远远的,家门口那红红的,难道就是三叶草吗?原来是穿着红色衣服的妈妈在焦急地寻找小耀呢。  “你可回来了。”妈妈的眼泪流下来。  “对不起,以后再也不让您担心了。”小耀扑进妈妈的怀里,三叶草,其实就在自己的家中哪。在妈妈身边的孩子,永远是幸福的。      宵行回到记生草身边,样子象条会发光的蚕,静静地趴在她的脚下。  “回来得真快啊,”记生草支着下颌:“我是舞草,不过在许多年以前,有个人叫我,虞姬。”          (完)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记生草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788.html
上一篇:害命的头发    下一篇:第三个愿望(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