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永远的婴儿(6-10)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0-01-25
6、永远的婴儿   这天下班后,张古找到冯鲸,问他:“那个永远的婴儿又出现了吗?”   “怎么了?”   “我觉得她可疑。”张古对冯鲸描述过那个诡异的男婴。   “别疑神疑鬼。我们都进入恋爱阶段了!”   “你们见过面了?”   “没有。”   “没见过面谈什么恋爱?”   “你太土鳖了。”   “我不想跟你斗嘴,我只想知道那个永远的婴儿在网上跟你聊些什么。”   “我们每个周二的晚上都在网上碰头,12点,约好的。我们聊天的地点叫——三两个人。”   每个周二?   张古从冯鲸那里回来,在17排房看见了镇长,他刚刚从卞太太家里出来,卞太太在后面送他。   张古:“镇长。”   镇长:“小张啊,是不是和女孩子约会去了?”   张古:“你不帮我介绍,我上哪里找去呀。镇长,到我家坐坐吧。”   镇长:“不去了,我还有事儿。”   卞太太对张古说:“镇长听说我们收养了一个孤儿,特意来看望。”   镇长回头对卞太太说:“有什么困难可以跟镇政府说,大家一起想办法解决。”   卞太太:“没什么困难,多一张嘴而已。”   镇长:“另外,别忘了通过正规手续给这个小孩报个户口。”   卞太太:“这几天我就去。”   浓眉大眼、平易近人的镇长走了。   他是一个好镇长,办大事有魄力,对小事很细心。绝伦帝小镇的人都很佩服他。   镇长走后,张古问:“嫂子,我问你一件事——夜里你在家吗?”   卞太太有点疑惑,笑了:“怎么了?”   张古马上意识到这句话有点误会——卞太太老公不在家,自己又是单身小伙子。他补充道:“我是问,以前每个周二的夜里你都在不在?”   卞太太说:“经常不在。”   张古的心猛地跳起来:“你……”   卞太太有点不好意思:“玩麻将。”   张古:“为什么非得是周二呢?”   卞太太:“有时候周四也玩。李太太,慕容太太,还有我,三缺一。另一个牌友是9排的那个话务员,她周三和周五白天休假,因此我们就在周二或者周四晚上玩,我们一玩就玩通宵的。”   张古:“那叉呢?”   卞太太:“我把他哄睡了再走。”   张古:“噢,是这样。”   卞太太:“张古,你怎么最近显得这么神秘?连装束都变了。”   张古笑了笑。   卞太太:“没事了?”   张古:“没事了。”   卞太太走之后,张古的心中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真的是他?   巨大的恐怖又朝张古逼近了一大步。   但是,卞太太的话并不能证明永远的婴儿百分之百就是那个男婴。如果卞太太固定每个周二不在家,那么他基本上就可以肯定自己的猜疑了。可是,她每周有两个晚上不在家,叉为什么周四不与三减一等于几聊呢?难道,永远的婴儿每个周二和三减一等于几聊天真的是一个巧合?   这复杂的问题让业余的张侦探难以判断。   到了周二的12点,张古准时进入“三两个人”聊天室,他要在屏幕上看一看那个永远的婴儿说些什么。   奇怪的是,他在网上转了几个小时,就是不见那个永远的婴儿出现。   张古气得差点把电脑砸了。   天亮了,张古给冯鲸打电话:“怎么回事?她为什么没出现?”   冯鲸:“我也不知道。可能她不在家。”   张古很沮丧:“下次,你再遇见她,把你们聊天的内容给我留个记录。”   下一个周二,张古没有在电脑前监视,那个永远的婴儿就在网上出现了。   三减一等于几:你好!上周二你去哪了?   永远的婴儿:考试,临阵磨枪。抱歉,让你空等了一晚上。   三减一等于几:只要你不让我等你一千零一夜就行。   永远的婴儿:我不是那么无情的人。   三减一等于几:考试过关了?   永远的婴儿:我老爸是当权者,走旁门。   三减一等于几:有一天我是不是要见他?   永远的婴儿:私奔的话就免了这个环节。   三减一等于几:我想先见见你。   永远的婴儿:还信不过我的性别呀?   三减一等于几:一万分地相信。每次你出现,我的机器都有香气。   永远的婴儿:妈妈说,我的眉毛很漂亮。   三减一等于几:外貌和灵魂有什么联系吗?   永远的婴儿:丑人内心肯定险恶。   三减一等于几:我不苟同你。   永远的婴儿:你会上当的。   三减一等于几:你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永远的婴儿:我喜欢婴儿呀。   三减一等于几:充满母爱?   永远的婴儿:你不喜欢吗?   三减一等于几:我可能只喜欢自己的孩子。   永远的婴儿:你母亲就是你前世的婴孩。你的婴孩就是你来生的母亲。   三减一等于几:真让人感动!   永远的婴儿:这跟轮回不是一回事。   都是类似的对话。   换了别人早灰心了。但是张古没有松懈,他字斟句酌,一直往后看。最后他们说——   三减一等于几:这个聊天室就剩下咱们两个人啦。   永远的婴儿:这个世界就剩下咱们两个人啦。   三减一等于几:我喜欢这样的宁静。   永远的婴儿:有点冷。   三减一等于几:你是寂寞。   永远的婴儿:离开吧。   三减一等于几:再聊一会儿呗。   永远的婴儿:你答应我,以后不要对任何人披露我们的交往。   三减一等于几:没有的事啊!   永远的婴儿:再见。……   从这些对话里似乎看不出什么来。   难道这个永远的婴儿真是一个女孩?网上比这更奇怪的名字多如牛毛。   只是,她最后说的那句“以后不要对任何人披露我们的交往”让张古感到骇异。7、井   慕容太太的丈夫是个军人。   他的驻地在草原上。那地方很远,好像叫什么红格尔。他现在不够级别,还不能带家属,夫妻俩只好两地分居。   他一年探一次家。   迢迢出生以后,只见过爸爸一面。   迢迢出生时才3斤重,身体状况一直很不好。她厌食,经常生病。慕容太太带她到医院看过很多次,没什么实质性的病,就是体质弱。   全家人把迢迢当成掌上明珠,特别娇惯,她要什么给什么。全家人包括迢迢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   这一天,慕容太太把那个男婴抱回了家。没想到,迢迢见了那个男婴,“哇”地一声大哭起来,使劲朝妈妈身后躲,极其恐惧的样子。   她已经会说一点点话,她一边大哭一边指着那个男婴,惊骇地说:“妈妈妈妈,打!打他!”……   “你这孩子,怕什么呀?”慕容太太不解地问。   “打!打他!”迢迢哭得更厉害了……   那天,迢迢一直躲避那个男婴,一直哭闹不止,怎么哄都哄不好。   慕容太太很着急,她弄不明白,迢迢怎么见了这个男婴之后就像受到了巨大惊吓似的?   过了几天,迢迢似乎好了点,不再哭闹了,但是她还是不肯跟那个男婴玩。   又过了几天,迢迢勉强跟那个男婴在一起玩了,却没有消除对他的排斥,什么玩具都不让他碰。   一次,为了抢夺一个布娃娃,他俩打起来。慕容太太急忙过来把男婴抱到一旁。   布娃娃到底落在了男婴的手里。   迢迢哇哇大哭,她指着男婴还是说:“妈妈妈妈,打,打他!”   慕容太太又拿来一个布老虎,塞给迢迢:“迢迢乖,玩这个。”   迢迢哭得更厉害了,指着那个男婴说:“打!打他!”   慕容太太没办法,就过来对男婴说:“妹妹哭了,你把这个布娃娃给她,听话。”   男婴不说话,把布娃娃扔在了地上。慕容太太捡起来,吹了吹灰土,给了迢迢。   迢迢委屈地拿起布娃娃,一个人玩去了。   慕容太太把男婴放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找了一个动画片,说:“咱们看电视,看动画片,可好看了。”   迢迢蹒跚地走过来,“啪”地闭了电视。然后,她敌意地看着那个男婴。她这几天刚刚学会开关电视机。   男婴指着迢迢,对慕容太太“呜呜咿咿”地说着什么,好像在告状。   慕容太太又打开电视,对迢迢说:“迢迢,你这样做是不对的。”   迢迢很犟,又一次闭了电视。   慕容太太叹口气,强行把迢迢抱到卧室去。她回来正要为男婴打开电视,就传来迢迢惊天动地的哭声。   没办法,慕容太太只好说:“叉,咱不看了。”   男婴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上……   晚上,慕容太太把迢迢放在自己的左边,把男婴放在自己的右边。   迢迢还在吃奶。她扒开妈妈的内衣,小嘴裹住妈妈的一只奶头,吸吮。   男婴在另一边老老实实地看。   慕容太太的心中有一点难过,就问:“叉,你吃吗?”   男婴还在看,他的嗓子微微动了动。   慕容太太用一只胳膊把他的脑袋抱起来,让他吃另一个奶头。   迢迢大哭,奋力推男婴。推不走,她就狠狠挠了他一下。那男婴的小脸上立即就有了几条指甲印,慕容太太吓得赶快把他推开了。   男婴仍然没有哭,他愣愣地看迢迢。   慕容太太对迢迢说:“你怎么能欺负人呢?坏孩子!”   迢迢哭得更委屈了,蹬着腿。   慕容太太只好抱住她:“好了,别哭了,妈妈不说了,不说了还不行吗?”   迢迢还在哭。   慕容太太说:“你要什么?妈妈都给你。”   迢迢想了想,止住了哭,抽抽搭搭地说:“我要吃糖!”   不管怎么娇惯,平时慕容太太从不给迢迢吃糖,她天生气管就不好,总咳嗽。   慕容太太严肃地摆摆手:“就是不能吃糖,牙会黑的。”   迢迢又张开嘴大哭起来。   慕容太太:“好吧,小祖宗,我给你拿去。”说着,她下床拿了一颗糖,剥开,递给迢迢。   迢迢吃了糖,好像心满意足了。心满意足了一阵子,她又看见了男婴,立即不高兴了,用手做着打他的动作,说:“不要!不要!”   “好,不要他。”慕容太太一边说一边伸手把灯关掉,说:“那个小孩走了。”   迢迢没有怀疑,她幸福地抱住了妈妈……   睡到半夜,起风了,窗户被吹得“啪啦啪啦”响。   迢迢在睡梦中又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似的哭闹起来。慕容太太被惊醒了,她抱起迢迢轻轻地悠,为她哼着摇篮曲。可是她还是哭,嘴里含糊不清地喊着:“妈妈妈妈,打!打他!……”   房子里漆黑。慕容太太有点瘮。   最近,慕容太太总想,迢迢这样霸道,不容人,长大怎么办?   其实,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大约半个月之后,迢迢就和男婴玩到一起了。   慕容太太正在为戍边的老公织一件毛衣。她抬头看窗外,迢迢正和男婴一起追气球。那是一只绿色的气球,而迢迢和男婴都穿着红色的衣服,一幅鲜艳的孩童嬉戏图。   迢迢在咯咯笑,男婴也在咯咯笑。天瓦蓝瓦蓝的。   慕容太太感到生活很美好。   当她又一次抬起头的时候,却吓得大惊失色——两个孩子追随那只绿色的气球,跑到了院子外的井边!   那井是17排房的公共汲水点。   迢迢离那井只有一尺远,一转身就会掉下去。而那个男婴正趴在井边朝里望。   慕容太太想喊又不敢喊,她不敢惊吓他们。她屏着呼吸向两个孩子走去,一边走双腿一边不停地抖。   她悄悄来到他们身边,猛地把男婴抱起来,又用另一条胳膊夹起迢迢。   回到屋子里,慕容太太把两个孩子狠狠训斥了一番。   迢迢大哭。那个男婴则吓得缩到屋角,老老实实地看着慕容太太……   自从这次以后,迢迢和男婴再也不敢去井边玩了。   慕容太太的家没有电脑。小镇有电脑的人家极少。   张古觉得,这下终于可以弄清楚永远的婴儿到底是谁了。   他打电话问冯鲸:“最近,那个永远的婴儿还在网上跟你碰头吗?”   冯鲸:“没有啊。”   张古:“这就对了。”   冯鲸:“为什么?她说她又要考试。”   张古:“那是骗你——永远的婴儿最近到慕容太太家了,慕容太太家没有电脑!”   冯鲸:“真吓人。”   张古:“不信走着瞧,你的美眉最近不会有任何消息。”   可是,过了几天,冯鲸却给张古打来电话,他笑着说:“你别乱猜疑了。昨天,我们又聊了半宿。”   张古动摇了:真的是自己搞错了?   如果永远的婴儿真的是那个男婴的话,只有一种可能:他在周二的夜里,等慕容太太和卞太太都去打麻将的时候,悄悄潜入卞太太的家,进入那个另类世界和三减一等于几碰头——小镇很安宁,夜不闭户是经常的事。   张古想象:   在这个人声鼎沸、阳光普照的人世间,阴暗潮湿冰冷的男婴很孤独。   在这个世界上,平等的人们都拥有话语权,所有人都在“呱唧呱唧”说话,有人说的是良言,有人说的是废话。只有他不能说,一个字都不能说,他只有耳朵,天天听别人“呱唧呱唧”。   只有在网上,在那个隐形的虚拟世界里,他才敢撕破婴儿的表皮,开口说话。   在这个世界里,只有三减一等于几一个人和他聊天。   前一段时间,男婴没有电脑了,他像吸血鬼好长时间没有喝到血一样,脸色纸白,奄奄一息。最后,他终于熬不住了,趁卞太太不在,偷偷溜进她的家……   张古觉得,假如这种猜测成立,那么就说明这个男婴还曾经潜入过自己的家,随身听里那个婴儿古怪的笑声就是佐证。   张古走到房间外,深深吸了一口阳光。   阳光暖洋洋,让人心里很踏实。这一刻,张古又对自己的想象表示怀疑了。   的确,他的一切不祥预感仅仅是预感而已。到目前为止,小镇很太平,没出什么事。没有人莫名其妙地死亡,没有地震,没有瘟疫,没有谁疯掉……只是他的随身听里出现了莫名其妙的声音,那算什么事呢?鬼知道是不是周德东的盒带出了什么问题!说不准,就是冯鲸搞的鬼呢。这个鬼东西不是还用“三减一等于几”这个算术题吓过自己吗?   慕容太太抱着那个男婴溜达过来。   天很蓝,云很白,风很轻。在这样好的天气里,连仇人都会相亲相爱。   她跟张古打招呼:“没上班呀?”   张古笑了笑,说:“休假。”   她停到张古跟前,放下那个男婴。   地上有几只鸡雏在觅食。那个男婴穿着开裆裤,兴奋地挥动小手,“呜咿呜咿”地叫。但是,他站在原地,不敢靠近那些鸡雏一步,只是做出打的样子向那些小生灵示威。   慕容太太喜滋滋地看着他说:“这孩子很聪明,刚来的时候根本不会玩积木,现在他都能摞很高了。”   接着,她情不自禁地讲起他的一些充满童趣的小故事,她觉得十分好玩,讲着讲着自己都笑起来。   张古不觉得有多好玩,不过,这时候他觉得叉真的是一个婴儿。   迢迢对男婴的排斥一直没有根除。   她经常为抢夺一个电动汽车,或者开关电视机,把男婴挠出血。   可是,男婴没有打过迢迢。他的个头比迢迢高一点,他的力气也应该比迢迢大,但是他从来不还手。迢迢挠他,他就朝后缩。   大家都夸男婴懂事。   迢迢的惊吓一直没有平服,夜里她还是没完没了地哭,嘴里喊着:“妈妈,打!打他!”……   慕容太太把迢迢对男婴的排斥当笑话讲给大家。孩子的事情,没有人太在意。   只有一个人听了后感到很惊怵,他就是张古。   他的脑海里突然迸出一个可怕的假想:小镇上并不是只有一个男婴,而是有两个,明处有一个,暗处还有一个。或者是一个在外面,一个在里面!迢迢一定是看见男婴身后挡着的那个了,或者她一定是看见男婴里面包藏的那个了……   他为这个假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上次,慕容太太跟李太太到城里去,买回了一块布料,葱绿色,很鲜嫩,她想用它缝制一条连衣裙。   最近,老公要探家,她要打扮得漂漂亮亮。   喂饱了两个孩子,慕容太太在床上摆了一堆玩具让他们玩,然后,她拿出那块布料,出门到连类的服装店去了。   只有一百米远,她把布料送过去,再量量身体的尺寸,用不了10分钟。   连类把她的家隔成两个房间,外面做服装店。通过一个门进去,就是连类的生活空间。   慕容太太进了服装店,连类没在。慕容太太朝里面喊了一声:“连类!”   没有人应。   她又喊了一声:“连类!”   还是没有人应。   她只好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又喊了一声:“连类,你在吗?”   这次,她听见连类在里面说话了:“是慕容太太吗?你等一下。”   慕容太太就没有走。大约过了5分钟,连类才走出来。慕容太太觉得里面好像还有一个人。她感到很奇怪:连类在里面干什么呢?   慕容太太:“连类,我来做一条连衣裙。”   连类掩饰着自己的不自然,说:“这布料真漂亮,挺贵吧?”   慕容太太:“其实很便宜的。”   连类四处找软尺。她好像有点心不在焉,反复在一个地方翻了好几遍。   终于找到了。她开始为慕容太太量身。慕容太太叮嘱她不要做得太瘦……   然后,慕容太太就回家了。   她家的院子很宁静,和平时一样。悲剧没有任何征兆。   她走进屋子,看见那个男婴还在床上玩玩具。他使劲地揪着一只玩具兔子的耳朵,好像要把那耳朵揪下来。   迢迢不见了。   慕容太太就有点发憷。   她急步到各个房间看了看,没有!地窖里,床底下,窗帘后,衣柜中,都没有。她傻了:“迢迢!——迢迢!——”   没有回音。   她跑到院子里,院子里空空荡荡。“迢迢!——迢迢!——”   她的眼睛一下就看到了那眼井。她几乎在那一刻断定了心爱的女儿就在那里面。   她的腿剧烈地抖动起来,费好大的力气才迈开步子。   来到井边,她朝里望去,一眼就看见了那红色的衣服。那是她的女儿。她好像是头朝下掉下去的。   慕容太太一下就瘫倒在地,嚎叫道:“救命啊!!!——”   李麻是第一个跑过来的。   邻居们很快都跑过来了。   李麻腰上系着绳子,迅速下到井底,把可怜的迢迢抱上来。   迢迢的肚子不大,她没有喝多少水,她是被呛死的,鼻孔渗出几滴黑黑的血。她额头的血多一些,那是掉下去磕的。   她已经死了。慕容太太当场昏过去。   大家赶紧掐她的人中,忙乎半天,她终于醒来了,抱紧迢迢号啕大哭,又背过气去……   迢迢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来了,他们肝肠寸断,哭成一团。那情景极为凄惨。后来,迢迢的尸体被放在她自己的小床上。   邻居们静默而立,所有的女人都哭了。   那个男婴好像第一次见到这种场合,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他老老实实地缩在床角,胆怯地看着这一切。   张古也在场。他在痛苦地思索:这男婴到底有几个?   出事了,慕容太太家没有人照顾男婴,就把他提前送到了李太太家。迢迢的爸爸接到了电报,很快飞回来。这个可怜的人,他只和女儿见过一面。他椎心泣血,一言不发,默默地处理着后事。迢迢的骨灰撒在了那个井里。17排房的居民一起动手把那个井填了,它成了迢迢的坟墓。大家不可能再饮用溺死迢迢的水。又凿了一眼井。迢迢的爸爸破例在家多呆了一些日子,陪太太。她从早哭到晚。8、鬼没 大家都认为慕容家的事属于意外之灾。没有人警惕。   除了张古。   张古除了戴着鸭舌帽,墨镜,叼着烟斗,又配了一个文明棍。   他不能断定一切都是那个男婴干的,他不能断定那个男婴到底是什么,他不能断定17排房到底有几个男婴,但是他越来越明显地感觉到来自那个男婴的一股丧气。   这丧气弥漫在小镇上空。   这天,张古看完电影回家,在月色中,在溺死迢迢的井的原址上,他看见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还在动,好像是一个小小的婴儿。   张古倒吸一口凉气:难道是迢迢不散的冤魂?   他停下脚步,仔细看,隐隐约约好像是他!   他???   他好像也看着张古。   过了一会儿,他跑到栅栏前,灵巧地越过去,不见了。他跑得特别快,十分地敏捷。   张古快步来到李麻家的窗前,看见那个男婴正在地上专心致志地玩积木。他确实已经摞得很高了,像一个奇形怪状的房子。   张古悄悄退回来。   张古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是不是李麻家的大狸猫?是不是野地里窜来的狐狸?   如果真是男婴,是哪一个男婴?   张古和警察铁柱是同学。   他决定和铁柱谈一谈,以私下的方式,向他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二天晚上,他去了铁柱家。   铁柱家挺穷的。张古自己带去了一包好茶。   他竹筒倒豆子,都对铁柱讲了——他眼睛看到的一切,他心里猜想的一切。   铁柱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那个孩子?不可能!”   张古:“我觉得就是他。”   铁柱:“你是说他是鬼?”   张古:“假如他真是鬼我也许还不会这样害怕。活见鬼,那算我开眼了——最可怕的是我不知道他是什么!”   铁柱:“我认为你是恐怖片看多了,精神受了刺激。”   张古:“还有一种可能,我想过很多次了——这个男婴是正常的,还有一个我们无法看见的另一个男婴……”   铁柱赶紧说:“张古,你别说这件事了,换了频道吧,别吓得我夜里不敢撒尿。”   不管张古怎么说,铁柱就是不信。   后来他们又聊了一些镇政府大院里的事。   张古10点多钟离开了铁柱家。   他刚一出门,就被土坷拉绊了一下,差点摔倒。他在趔趄的一瞬间,看见   面前有一个黑影,那黑影明显想躲避,却没有来得及。   张古站稳了,看清那黑影正是收破烂的老太太。她鬼鬼祟祟地站在铁柱家房子的阴影中,不知要干什么。   她和张古两个人愣愣地对视了片刻,终于,她低下头去,匆匆地离开了。   张古暗暗地想:这个老太太在跟踪我吗?难道,她真的要收我的头发?   这天,张古在办公室里给冯鲸打电话。   张古:“最近那个永远的婴儿和你接头了吗?”   冯鲸:“上个周二我们聊了很久。”   张古:“你这家伙,怎么不告诉我?”   冯鲸:“我觉得你都走火入魔了。”   张古:“为什么?”   冯鲸:“你看看你,戴着鸭舌帽和墨镜,叼着烟斗,拄着文明棍,怀疑这怀疑那,你想当侦探都快疯了。醒醒吧兄弟!”   张古:“是你们该醒醒了。”   冯鲸突然问:“你有没有觉得我很恐怖?”   张古气囊囊地说:“自从你问我三减一等于几,我还真觉得你很可疑。”   冯鲸:“你连这个问题都害怕,那你可怎么活下去呀?有人问你口袋里有多少钱,你害怕吗?有人问你什么时候过生日,你害怕吗?有人问你去北   京怎么走,你害怕吗?……”   张古:“这些都跟你那个问题不一样。”   冯鲸:“下次我保证对你说的所有话都不带问号。”   张古:“你告诉我,永远的婴儿又说什么了?”   冯鲸:“我对她讲了那个男婴的事,刚刚开头她就不让我讲下去了,她说她害怕。”   张古:“还有呢?”   冯鲸:“我不想再对你说了。而且我们已经约定好,以后在网上聊天的时候隐藏对话,任何人都别想偷看。”   张古:“冯鲸,你能不能要求和她见个面?”   冯鲸:“她家住在江南一个风景秀丽的小城,八千里路云和月,说来就能来呀?”   张古:“那你让她给你发一张照片总可以吧?”   冯鲸:“假如她是假的,弄一张照片蒙混过关还不容易?即使她过去对我说她是莱温斯基都没什么问题。”   放下电话之后,张古发觉身后站着一个人。他被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刘亚丽。她怎么不声不响?   刘亚丽笑了一下:“什么永远的婴儿?你说的怎么跟黑话似的?”   张古:“一个网友。”   刘亚丽引开话题:“镇长要下乡检查各个村的小学校,让我跟他去做一下记录。你给安排一下车。”   张古:“好吧。”   刘亚丽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张古愣愣地看着她的背影。现在,他觉得很多人都可疑。   李太太家,慕容太太家,连类家,都没有电脑。只有卞太太家有电脑。   张古在心中打定了一个大胆的主意。   这个周二,天黑之后,他在卞太太家的院子里埋藏起来。他要亲眼看见,那个男婴怎么溜进卞太太家,怎么操作电脑……   卞太太她们今夜照常打麻将,还是那四个人。   慕容太太的老公回部队了。慕容太太还没有从悲伤中彻底解脱,打麻将成了她惟一的消遣。   卞太太家的院子里有一个小花圃,旁边有一个浇花的水缸,很大。张古就藏在那水缸的后面。   直觉告诉张古,男婴今夜一定会来。   他要说话,即使是以一个虚假的形象说话……   天很黑,风很大,花草瑟瑟。那条总在张古家门口叫的狗又叫唤起来,它的声音好像很遥远。   张古时不时回头看一眼溺死迢迢的那个地方——尽管他很爱迢迢,可是仍然觉得有点瘆。   卞太太家的门一直没有动静。   张古一边紧张地盯着那扇门一边紧张地想象……   那个男婴在夜色的掩护下出现,他灵敏地溜进卞太太家门……   他没有开灯,而是麻利地打开电脑,上网,进入聊天室,用手指一行行说话……   卞太太的房子里很黑……   电脑屏幕的光射在男婴的脸上,十分苍白,很恐怖……   男婴说:我的眉毛很漂亮……   一个黑影突然从张古的眼前跳过去,他吓得一哆嗦。那黑影叫了两声:“喵——喵——”   他松了一口气。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风越来越大。那条从来不露面的狗好像永远不睡觉,它依然孤独地叫着:“汪!汪!汪!”   张古想回家,把所有的窗子关严,睡大觉。   想归想,他还是咬咬牙挺下去了。他发誓,今夜他一定要看到真人,查出真相,听到真话,找到真知。   他裹紧外衣,死守。   睡意一次次袭来,他几次都差点睡过去。每次,他激灵一下醒过来,第一个反应都是回头看一眼溺死迢迢的地方,然后再转回来看卞太太家有没有什么情况。   直到天一点点亮了,那个狡猾的家伙并没有出现。   张古再藏下去没有意义了,因为太阳已经一点点照到他的屁股上。   他在心里愤愤地骂起来,不知是骂那个男婴,还是骂自己。然后,他哈欠连天地站起身,回家了。   进了门,张古马上给冯鲸打电话,他要证实一下昨夜永远的婴儿没有在网上出现。电话响了很久,才有人接。   张古:“是冯鲸吗?”   冯鲸:“你捣什么乱?这么早打电 (此处少了一些字儿)9、根除  几个月过去了,那个男婴的个头似乎没有长。他还是不会说话,还是不哭。偶尔,他咯咯笑,他的笑有点怪,脸上像涂了胶水,干巴巴的。李麻甚至怀疑他是个哑巴。不过,他没有放弃教他说话。   “爸爸!”李麻说。   叉傻乎乎地看着他:“呜咿。”   “妈妈!”李麻又说。   叉:“呜咿。”   熊熊被逗得咯咯直乐,学他:“呜咿——我看你像个呜咿。”   李麻和太太都是性欲很旺盛的人,他们几乎每天夜里都热火朝天地做爱。   李麻为了美好的夜生活更加美好,专门为叉打造了一张小床,把他和熊熊都放到另一个房子睡。   这天,李麻的朋友结婚,他去喝喜酒。那个朋友离异,是第二次结婚。   李太太知道李麻贪杯,他走的时候,她特意嘱咐他:“你千万少喝酒啊。”然后她贴在他耳边说:“只要你不喝醉,今夜我好好伺候你。”   天黑了,李麻还没有回来。   李太太知道,他回来还早呢,他每次出去喝酒都是这样。正巧这天是周四,又可以凑齐人手打麻将了。她把熊熊和叉哄睡,出去了。   几个女人在卞太太家又垒上了长城。   大约快半夜的时候,李太太有点不安。李麻能不能醉倒在半路上?结婚的这个人是李麻最好的朋友,他一定会烂醉如泥的。   李麻长这么大第一次喝这么多白酒——两瓶,60度草原白。   他第一次在酒后这么强烈地想老婆。   他是被新郎搀扶出来的。他当时心里还清楚,死活不让新郎送,自己踉踉跄跄回家了。李麻不管喝多少酒,他都能自己走回家,特别神。   而今天,他走不了了,他是爬回来的。   好在他找到了家门。他爬过门槛,爬上沙发,昏睡过去,鼾声如雷,用棍子都打不起来了。   李太太越来越担心。终于,她隐隐约约听见一声惨叫。   是李麻的声音!   她把麻将一推,对那三个女人说:“好像有动静,我得回家看看,你们等等我啊!”然后,她三步并两步地朝家里跑去。   果然,她听见了李麻痛苦的喊叫声,越来越清晰。   她冲进房子,打开灯,看见老公双手捂着裤裆,嗷嗷地叫。他脸上的肌肉都扭曲了,像要死了似的。他的双手间流着红红的血,触目惊心。   李太太惊慌失措:“怎么了?你怎么了?”   她掰开李麻的手,看见老公裤子上的拉链开着,血淋淋的——他的阳具被人割掉了。李太太的脊梁一下就断了,她跌跌撞撞地跑出去,大喊:“来人哪!快来人哪!”   邻居们很快都起来了,跑进李麻家。   张古反应最为敏捷,在大家乱成一团的时候,他已经打电话叫来了小镇惟一的一辆出租车——大尾巴吉普,把李麻的两部分都放到车上,向小镇医院急驰而去。   急诊。   值班医生为李麻做了必要的处置,由于设备和技术问题,他们让家属立即把李麻送到县医院去。   李太太紧紧抱着不幸的老公,连夜赶往县医院。那惊天动地的引擎声渐渐远去,终于消失在沉沉的夜幕中。目击真相的星星缄默不语。   铁柱及时赶来。   他在现场严密地勘察了一番,没有任何收获。   他怀疑凶器是李麻的那把削骨如泥的杀猪刀。可是,这个怀疑很快被否定了,因为那把杀猪刀正正当当放在李麻家的天花板里,那是怕熊熊够到。铁柱登梯子把它取下来,看见它干干净净,没有一丝血迹。   接着,铁柱询问了一些相关的人,做了笔录。   第二天,铁柱又来到县医院,向李麻询问当时情况。   李麻说:“我醉得不醒人事,只感到好像下身被什么咬了一下,咬得特别狠,当时也没出声。等我迷迷糊糊地爬起来,用手摸了摸,才发现自己的家伙没了,还有血,这时候才感到痛,叫出声来。”   铁柱:“你肯定你是在到家之后被割的?”   李麻想了想:“差不多。”   铁柱:“当时有没有发现身旁有什么人?”   李麻:“没有。”   总共就问出这么多。   铁柱感到这事情很诡谲,很诡诈,很诡秘。那个凶手是一个高手,他手起刀落,斩草除根。他无声无息,无影无踪……   李麻的阳具永远地没有了,他被一个看不见的人缴了械。   镇上人都在传说这件事。   有人猜:李麻喝醉了,到哪里去调戏女人,被人家的男人给割了;有人干脆猜测是他喝醉了自己割的。   无论是谁割的,一个重要的物证都不可缺少——刀,可是,竟然一直没有找到那把至关重要的刀。   半个月后,李麻夫妻回来了。这段时间,熊熊和叉一直由慕容太太照看。   李麻的男人阳刚之气似乎一下就泄光了,他的脸色苍白,走路弓着腰。而李太太则满脸憔悴,一下老了十岁。   她追悔莫及,假如,那天她不去打麻将,而是在家等他,那么就不会出这横事……   她的几个牌友都来了。她们是女人,对这种事不好多说什么。她们很愧疚,假如那天晚上她们不拉李太太打麻将……   那个正在度蜜月的新郎也领着新娘来了。他们也满怀歉意,假如那天不让李麻喝那么多酒……   李麻很爽快:“这事儿谁都不怪,命中注定的。反正我已经有儿子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接着他又笑着说:“而且是两个儿子。”   大家散去后,张古出现了,他极为关注这个事件。   张古:“李大哥,你仔细回忆一下当时的情况。”   李麻:“当时就是那样。我实在是喝醉了。”   张古:“你自己觉得可能是谁干的呢?”   李麻:“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甚至怀疑……是被狗咬下来的。”   张古觉得这倒有可能——李麻爬到了家门外,解开裤子撒尿,一条恶狗扑上来,一口把那东西给咬去了……   但是,张古并不死心——那个男婴在哪里,哪里就出事,太怪了。   张古又说:“你走在路上的时候,看没看见身后有什么跟随?或者,听没听到身后有什么动静?你到家之后,房间里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李麻想了半天,说:“确实没有。”   “别急,再想想……”   “……在出事之前,我好像做了一个梦。”   “什么梦?”张古警觉起来。   “我梦见了一个小孩子,围着我转来转去,让我抱他……”   张古的心一下又悬起来了。   张古有多次类似的经验:   比如,一次他白天睡着了,耳边的收音机没有关,那里面播放的内容就变成了他梦中的内容,但是多少有点变形。当时收音机里播送农村小麦丰收,他就梦见他来到金灿灿的麦地,农民很爽快,对他说,你拉一车走吧……   再比如,一天傍晚,他睡着了,妈妈一直在他前面的沙发上织毛衣,偶尔还走到他脑袋前取什么东西,他隐隐约约都看到了。他梦见妈妈一边织毛衣一边说:这是我给你织的最后一件毛衣了,以后我想织都织不成了,眼睛跟不上了……   出事前,李麻偏偏梦见了一个小孩子,他在黑暗中围着李麻转来转去…… 10、谁都别想离开   其实,不仅仅是张古感到了不祥,卞太太也感到了不祥。   她想起,这个男婴莫名其妙就出现在小镇上;她想起,这个男婴在张古家过了一夜,张古的录音机里就有了古怪的哭声;她想起,这个男婴放在慕容太太家,迢迢就莫名其妙地死了;她想起,这个男婴放在李麻家,李麻就不明不白地残废了……   现在,只剩下她家没有出事了。   下一个,就轮到她家了?   这天早上,卞太太给老公打了一个长途电话,她要他马上回来。她老公叫卞疆。   他说:“生意正忙,我回不去。”   卞太太:“家里要出大事了!”   他问:“怎么了?”   她就在电话里把17排房发生的事对卞疆讲了一遍。   他朗朗地笑了:“难道这些事都是那个婴儿干的?”   卞太太都快哭了:“我也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在那个婴儿的背后好像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他轻轻地说:“好了,我马上回去。”   果然,次日上午,卞太太就看见老公风尘仆仆地走进了家门。   卞疆是个商人,他除了钱,什么都不相信。其实,他回来只是想给无助的太太一个安抚。不管她把那个男婴说得多可怕,他都淡淡地笑。   但是,卞太太坚决要搬家。   卞疆:“一点必要都没有。”   卞太太:“要不,你就别做生意了,回来天天陪着我。”说着,她的眼睛就湿了。   卞疆想了想,说:“好吧,搬家。我给你买镇上最好的房子。”卞家挺有钱,在小镇算是首富了。   卞太太:“我要住楼。开粮店的霍三九刚刚盖了一栋,二层的,他家要搬到城里去,这几天他正在卖呢。那楼在镇南,离这里最远。”   卞疆:“我们现在就去看房子。”   夫妻俩来到镇南,看了看那栋二层的楼,很满意。只是价钱太高了。他们和房主谈了谈,对方一口价,不减。   卞疆有点犹豫——要买下这房子,基本上就花掉了他家全部的存款。可是,卞太太说什么都要买。卞疆拗不过她,一咬牙,成交了。   双方约定三天后交钱。   在回家的路上,卞太太心情特别好,她就要离开可怕的17排房了!   当天下午,卞疆和太太就到银行把钱取出来了。鼓溜溜一提包人民币。   他们刚回到家,就听见李太太在外面喊:“卞太太,我把叉给你送来了。”她的脚步声很响,“噔噔噔噔”进了院子。   卞太太有点紧张地看了看老公。卞疆虽然不相信太太的怀疑,但是这两天太太一直对他描绘那个恐怖的婴儿,耳熏目染,此时他也有点发憷。   李太太抱着那个男婴进了门。   卞疆直盯盯地看那个男婴。他在李太太怀里专注地吃着一根冰棍,吃得很不干净,嘴边脏兮兮的。   李太太大声说:“哟,卞疆,你回来了!”   卞疆一边把那装钱的提包放进床头柜一边说:“在外面跑累了,回来歇一歇。”   李太太:“好好歇一歇吧,赚钱还有够?”   卞疆:“也没赚多少钱。”   李太太把男婴放到床上,对卞疆说:“瞧,你家多了一个儿子。”接着,她对卞太太说:“轮到你家了。”   卞太太假装亲近地摸了摸男婴的脸蛋,说:“好的,你放心吧。”   卞疆一直在看那个男婴,他觉得这个孩子除了长得有点丑,似乎很正常,不像他想像中的那样。   李太太说:“那我走了。”   卞太太:“坐坐呗?”   李太太:“我还得去屠宰厂取下水。”   李太太走后,卞疆抱起了那个男婴,试探着逗他玩:“叉——叉——噜噜噜噜噜噜!”   他竟然被卞疆逗得笑起来。   卞疆小声对太太说:“这孩子没什么。”   太太瞟了那个男婴一眼,欲言又止。   后来,卞疆把他放在沙发上,让他自己玩玩具,他跟太太一起去做饭了。   在厨房里,卞太太小声说:“你不要当那个孩子的面说什么。”   卞疆:“他听不懂。”   卞太太:“我总觉得他什么都听得懂。”   卞疆:“咳,你别自己吓自己了。今晚,我搂他睡。”   卞太太:“别!我害怕。不管他到底是什么,咱们小心点总不是坏事。”   卞疆色迷迷地说:“那我就搂你睡。”   吃晚饭的时候,叉狼吞虎咽,吃了很多。他还是不吃肉,专门吃青菜。   卞太太一边吃一边冷冷地看着他那似乎很无辜的眼睛……   晚上,卞疆躺在这个男婴身边,哄他睡觉。他轻轻拍着他,唱着摇篮曲:“小宝宝,真乖巧,静静睡着了……”   男婴静静睡着了。月光照在他的脸上,有点阴虚虚。他的身上被各种猜疑缠绕着,就像毛发一样,里三层外三层,越来越看不清他的实质。   卞疆把他抱起来,放在了里屋的床上。这期间,卞太太觉得那房款放在床头柜里不安全,又把它塞到了沙发底下。   夫妻俩钻进被窝。   卞太太在黑暗中轻轻说:“你别睡啊。”   卞疆:“为什么?”   卞太太:“我睡着了你再睡。”   卞疆:“好,我等你。你睡吧。”卞疆说着,搂紧了太太。   那个男婴睡的屋子杳无声息。   过了一阵子,卞太太轻轻问:“卞疆,你是不是睡着了?”   “没有,等你呢。”卞疆在黑暗中说。   又过了一阵子,卞太太又轻轻说:“卞疆……”   他没有声音了。恐惧一下涌上卞太太的心头……天亮了。吃过早饭,卞疆要去交房钱。   他打开床头柜,没看见那提包钱。卞太太正不情愿地喂那个男婴吃饭。她说:“我移到沙发底下了。”   卞疆弯腰看沙发底下,说:“没有啊。”   卞太太说:“不可能。”   她放下饭碗,来到沙发前,找了半天,什么都没有!她傻了。   卞疆说:“你好好想一想,是不是放在沙发下了?”   卞太太带着哭腔了:“就是啊!”   说完,她发疯地把沙发跟前的东西翻了个底朝天。最后她一下跌坐在地上,眼泪哗哗淌下来。卞疆也傻了。   他们全部的积蓄,都不见了。那个男婴坐在桌前,静静看着他们。卞太太感觉他好像在说:你们走得了吗?她的眼里几乎喷出了怒火,她想朝他大吼一声:滚!——但是终于没有吼出来。   她怕他。   卞家被锁定在了17排房。   谁都别妄想离开这里。   卞疆的心情极其糟糕。那些钱是他多年来一分一文积攒起来的。那是他的血汗钱。   他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很蹊跷。难道那钱插翅飞了?难道暗中真有人不允许他们离开17排房?   他百思不得其解。   男婴好像感觉到这个家遇到了倒霉的事情,他变得更乖,总是一声不响,在角落里静静看着大人的一举一动,眼神像猫。   自从丢了钱,卞太太对男婴更是充满了深仇大恨。她很少对他说话,偶尔叫他吃饭或者叫他睡觉,也是粗声大气,态度极其不好。   每次卞太太叱喝他,他都很害怕,不安地观察着卞太太的神色,不知所措。   卞疆也开始排斥他了。他觉得,这个男婴驯从的背后,确实藏着另一面。几天来,卞太太像霜打的花瓣,一下憔悴了许多。她总是蒙着被子抽泣。   卞疆就劝她:“别哭了,你能把钱哭回来吗?没用。……钱是人挣的,只要我们好好过日子,一切都会好起来,很快。……老话说,破财免灾。”   卞太太擦了一把鼻涕,瞟一眼在里屋玩耍的男婴,小声说:“就怕破了财还有灾。”   卞疆:“不会的。”   卞太太:“我已经感觉到了……”(未完待续)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永远的婴儿(6-10)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769.html
上一篇:永远的婴儿(1-5)    下一篇:永远的婴儿(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