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冥妃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0-01-25
走进了浴室,不停的冲刷着赤裸的身体,水顺着肌肤滑动,一滴一滴的沿着光滑的肌肤游走。而我,不停的清洗着其腰如缎的黑发,一丝一缕,不停的环绕在指尖。栀子花的清香弥漫在热气中,让我疲惫的身体一点点的得到松弛,肌肉也不再绷紧。     就像在他的怀里,宁静而安逸。魁梧而又修长的身段,总能包裹着娇小的我。一双就如同冥府一样阴冷的眼睛,永远也读不出他究竟在想什么,也无法去揣测什么。我迎面向水淋去,拼命的想甩开他的影子,想冲刷掉关于他的种种记忆,可是怎么也挥不去他的影子,挥不掉我断然而去,他最后流下的,那双凄楚而愤怒的眸子,那幅模样是永远不该出现在他脸上的,永远也不该……我将龙头旋转到冰水的尽端,刺骨的冰水涌了出来,渗透了全身,让我洗尽所有关于他的信息,直到一个巨大的喷嚏响起,我才急忙的跳出了浴室。                         客厅里的电话声,此起彼伏的响着,我裹了一件纱衣就跳了出去,一只雪白的大狗挡在我的面前,看上去一身的疲惫。我眯着眼睛望着它,看来它已经把我交代的任务办完。     我一手拿起电话,一手抚摩着它的头,它安静的凝视着我,用它漆黑如夜的眼睛,如同它的主人。我闭上眼睛,不再注视这双漆黑而清澈的眸子。     “你好,我是雪依,请问有什么事吗?”我客气的询问。     “我有件事想拜托你。”对方应该是个三十岁上下的男人,我揣测道。     “请说,如果是我能够作到的事,我一定尽量而为。”每次的开场白总是没有变化,我都听得麻木了。     “我想找我妻子,我想企求她原谅我,也希望她能放过我,我不是有意背叛她的。”     “先生,你找妻子,应该去找侦探,而不是找我。”我有些气愤,妻子不见了,才想到去找,就像他一样。     “她死了,……在我的面前自杀了。”他半天在断断续续的说道。我惊诧了,然后喘了一口大气。     “我能帮你一些什么忙吗?”他找上我,应该知道少许我的底细,要不,也不该找上我。     “是灵嫂叫我来找你的,她说这个忙你能帮得上。”原来是灵嫂,她是我的同行,唯一不同的,也许就是我比她的道行深一些。     “告诉我她自杀的地点和时间。”     “上个月的11号,从我们家的12楼的楼顶上跳下去的,你能帮我吗?”他怀疑的问。     “不知道,可以告诉我你的地址吗?”     “长安街45号A栋大厦。”     我迅速的记下地址,“OK,明天晚上我会过去的。”我迅速的挂断了电话,因为不太乐意和这样的男人接触一些什么。                         “你有话对我说,是吗?灵翼。”我望着刚从冥府送魂回来的它。     “冥王,问你好吗?然后让我好好照顾你,托我把雪钵衣带给你护身。”我看了一眼雪钵衣,这是冥妃的官服,上面覆有他大量的灵力,穿上它,百里之类的鬼魂无法再靠近我,又如何让我去送鬼?我瞄了一眼灵翼“还叫你传了什么话。”     “你们一百年的承诺就将到期了,如果你依然未回心转意,他将还你自由身,你不用在逃避殿下了。”我苦涩的微笑,这不是我所期许的吗?盼了一千年的自由,即将到手。     “殿下不会在骚扰你的生活,你也不会在异样别人深长的目光,你会得到生老病死的,你所向往的自由生活。”灵翼嘴角绽着笑容。     “够了,不要说了,灵翼,你去给我跑一趟这个地址,看着个女鬼还在吗?如果在,给我转告她,明天子时我会去找她,这段时间不许闹事,要不我会让她尝试灰飞湮灭的滋味,还有给我查一些资料,为什么这个女人会自杀。”我感觉自己的声音越来越低沉。     灵翼嘴里嘀咕着:“你这个软心肠,恐怕连伤鬼都不忍心,还会让鬼灰飞湮灭,我看你别被鬼打得灰飞湮灭才好。”                         我不吭声的瞪视着消失的灵翼,把手交替的抱着自己,不停的想着他所说的话。然后把头颅埋在膝盖里面,我轻咬着唇瓣,睫毛不停的颤动,水雾弥漫在眼中,强忍着不让眼中的泪掉落一滴,只是随着回忆,洒落在心底。不知不觉,我已经为他在一百年里,贮了一心海的思念,恬静而透亮,为他蓄了一心海的柔情,温婉而缱绻。可是这些都是我不愿意传达,给那个任性而顽固的男人,那个至高无上的王者。天下的人都要成服于他,而我偏偏要背道而驰,我想教会他什么是情深似海。可是他依然是至高无上王者,而我,依然是我。思绪慢慢的,慢慢的走远了……                         清晨,赤白的光亮,让我睁不开双眼。等到了适应阳光的沐浴,我才渐渐的舒醒。一夜的卷曲让我的肉身麻木不堪。没有打理就睡去的头发,现在已经蓬松得像一团棉花,无数的大小节,就如同我和他永远也理不开的心结一样。梳理着长发,灵翼不知不觉的出现在我面前,让我着实的吓了一掉,不由得埋怨它的一声不响。     灵翼看了一眼我,然后读出我心理面所想的。“你也不能够怪我,我是灵兽,又不用走路,天天飘来飘去的,你要我如何发出声音啊!为了陪你这个小女人,我和我老婆分开了一百年了,天天给你办事,给你这个不付责任的鬼卒送鬼,才能回家看看老婆。”灵翼大吐苦水。     “又不是我想的,你可以马上回去啊,去那悠远,阴深的地府。”我白了它一大眼,我知道它不是不想,只是有王命在身。他们两夫妻,是为我而生的,一个必须保护我的灵魂,一个必须保护我留在冥界的元灵。“对不起,是我欠你的,如果有机会,我会偿还的。”     它愤怒的看着我,“我们是为你而生的,也许没有了你,王不会把灵力,注入给我们两块守护石上面,我和雷羽也只能遥望,而不能相首。”     “那你们该感谢我,不是吗?”我触摸着它白皙,光滑的毛,“为我作的决定感到不明白。”灵翼低下了头,“你为什么一百年不愿意去见王,每次看见他提起你,总是很忧伤。”     我冲它笑了笑,“没有原因的,好了,别说我和他。告诉我,你查的结果是什么?”我梳理着打了许多节的头发,头发长了就是麻烦,不像过去,总有人帮我梳理,无论是为人,还是为他冥王的妻子。     “女人叫王芊,今年三十岁,死亡时间是上个月11号下午,原因是跳楼自杀。当时在场的人很多,可是没有一个人能劝服她。她丈夫有了外遇,对象怀了他丈夫的孩子,要求他丈夫和她离婚,可是她不答应,那个女人就以自杀来要挟她的丈夫,后来她砍了那个女人两刀,把女人要挟到她家的天台,准备和那个女人同归于尽,结果最后一秒,她放开了那个女人,在她孩子和丈夫的面前,跳楼自杀了。”灵翼一边说,一边描述着当时的情形。     虽然我是个鬼卒,可是我最怕血淋淋的场面,听得我直犯恶心。“够了,我知道了,你也累了,去休息吧?”     “要我陪你去吗?”     我摆了摆手,拿了一件很薄的单衣出去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冥妃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761.html
上一篇:恐怖当铺    下一篇:门外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