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雾飞花(下)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0-01-25
灵云道长给激动的慈生喂了药后,用商议的目光看着徒弟们, 他对自己的处事能力和应变能力都颇觉不足,所以有事总是先和徒弟们商量。  “师父, 让我去!” 玄机马上请战。  “师父,我……”南羽看看玄机,小心地说:“听慈生大师的说法, 敌人不但实力强大,而且数目众多,恐怕师兄会双拳难敌四手,我愿意陪师兄一起去。”  玄机心里不愿意和她一起行动,但也知道她说的有理,所以没有反驳。  灵云沉吟片刻说:“玄机,你去请你叔父上山来帮忙照顾一下慈生,咱们师徒一起去见识见识这个人物!”他为了老朋友受伤的事十分激动,一向不喜欢出门的他竟然主动提出了要远行。  玄机和南羽对视一眼,都露出了喜色。  暮色朦胧, 江南水乡的一条乡间小路上走来了三条人影,三人中两男一女,都是道人打扮,向收工的农人客气地打听着路, 这就是灵云道长和玄机、南羽师待三人了。  “师父,再往前走十里路就是伏马山,我们是找个地方落脚还是连夜赶路?”玄机回来向灵云道长禀报。  灵云道长看看天色,想想他们三人的脚程,也不忍心让徒弟们太累,便说:“找个地方住一夜吧,明天怎么也会到了。”  玄机马上说:“刚才问了村人,在村口山脚有座破庙,荒弃已久了,我们可以去那里歇歇脚。”他早就料到了师父会这么决定,所以事先打听好了。  灵云道长一笑:“好,就去那里住一夜。”  荒落了不知多久的土地庙总算还有个屋顶可以让人栖身,师徒二人简单的吃了点干粮便积压自靠着休息,其实真正睡的着的也只有灵云道士而已。  玄机的应敌经验比师父和南羽不知丰富多少,他知道现在离敌人越来越近, 当然不肯睡熟。而南羽一路走来,每个夜晚都是在半睡半醒中度过的, 她知道自己身为僵尸,在夜里本来就比白天更强大的力量,而且她比人类需要的睡眠本来就少的多,所以就默默地主动承担了守夜的任务。  现在玄机和南羽都知道对方没有睡着, 但是彼此谁也不肯放弃自己的守护对方的承担去休息,破庙中只有灵云道长均匀地呼吸声响着。  “什么人!” 玄机忽然一声暴喝。接着他扔下一句:“保护师父! ”都没有去管闯入庙中的敌人, 挥剑冲了出去。  南羽横箫当胸,冷冷地看着进入庙中的那个“人”。  “ 啧啧, 好漂亮的脸蛋,跟了两个道士可惜了的。”这个男子生的一副风流倜傥的样子, 满脸不在乎的神色,嬉皮笑脸地对着南羽上下打量,评头论足, “多发孤身段,那件袍子实在煞风景。这么冷的脸孔,好一个冰美人,合我的胃口。”  南羽紧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目光中渐渐透出杀机来。  “ 好凶的眼神,实在不是美人该有的,让本公子调教调教,你就知道女人应该什么样了。” 男子一步步向南羽走近。  南羽在瞬间有些慌乱,她必竟是从来没和任何人动过手的(酸母那次不算,当时她的神智不清晰),一时竟不知怎么开始向敌人攻击,但是她很快冷静下来,优雅地用箫在空中虚划,一道红光把自己包围了起来,然后她把箫贴近唇边, 吹出了几个音符。  箫声一响,响一声男子便退一步,响一声男便退一步,当南羽一个音符吹完,男子已经退到了破庙门口,他脸上露出惊色,不敢再小看这个对手, 抢在南羽再次吹出音节之前,化作一道黑气向她扑来。其实南羽此时只要坚持吹奏箫声中的法力就足以把对方逼退,可是她一见对方扑来,自己先慌了手脚,忙挥箫去招架,反而让对方一轮猛攻,占了上风。十余招后,南羽渐渐冷静下来,她发觉这个对方并不象外表表现的那么可怕,自己的法力并不输给他, 这才能照着平时所学,一板一眼的还击。  她的对手这时心里却开始越来越惊讶,僵尸本来决对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妖怪,不便初生的僵尸连普通人类都可以对付(打倒架上柴火烧掉),就算给他们几百年的时间, 其他的妖怪们也不会把他们放在眼里,必竟这种妖怪为了生存(就是为了吃)要付出的时间太多了,(当然僵尸化为后,就神力通天,连龙也不畏惧了),比起其他妖怪,总是稍逊一筹,可是眼前的这个僵尸却与众不同。  南羽口中念涌地正宗的道家的咒文,使出的法力却令对手难以分辨她是人是妖,当对手见刀子极不熟练的使用法术,心中窃喜自以为占了上风时,她的攻击忽然又灵活和猛烈起来。其实南羽此时如果不是谨慎地采用防守为主的战术的话已经可以取得胜利了。她做为僵尸身体此人类和其他妖怪的肉体要结实,无神又有上古的神器护持,法力方面也因为吸收了神器的力量和中等妖怪不相伯伸了,她平日习武的练习对手不是灵云道长就是玄机不但剑术高明而且还有极丰富的实战经验, 在这三年中,南羽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 她的实力早已比她自己,比灵云道长、玄机所认为的都高强了许多。  今天这个来偷袭他们师徒的妖怪,仿佛是专门来向南羽证明这一点的一样。  当玄机提着那个被他追逐出去,直到杀掉的妖怪的尸体回来,静静地看了一阵南羽和对手争斗后,忽然大喝一声:“还不以攻为守, 让他尝尝我主通观的手段!”  南羽毫不犹豫地相信了玄机的判断,一扬箫向对手喉咙点过去, 而她的对手到了此时才发现自己连逃走的机会都失去了,玄机挡住了庙门, 而灵云道长站在庙顶的那个窟窿正下方,正扶须看着南羽的表现。  南羽一轮疾攻,十余招后她击飞了对手的兵刃,把玉箫指在了他的喉咙上。玄机走上前来利落地在对方身上贴了数道符咒禁制住对方的行动,然后向灵云道长禀告说:“师父,今夜一共有两个妖怪来暗算,一个被我杀了, 一个在这里。”  灵云道长点点头, 他打量着这个被南羽生擒的妖怪,寻思着从这种被派出来打探、巡逻的小妖口中,可以打听出什么消息来。  慈生大师原本是一座名叫南山寺的祥寿的住持,因为他生性和他的老朋友灵云道长差不多,没有治事的才能,所以早早就把住持的的位子让给了自己的大弟子,自己闭门修行参禅, 偶尔也四海漫游,过的逍遥自在。  半年前慈生大师前往普陀山参佛,在那里盘了许久,直到二十天前才回到南山寺。然而他不等走进寺就发觉了寺中妖气冲天,血腥扑鼻,察觉他走近,十几个妖怪向他扑了上来。好在慈生大师法力高强,边战边退,不但逃到了安全的地方,还抓住了其中一只妖怪,逼问出了发生的事。  虽然人间界居住有大量妖居,也有很大一部分妖怪吃人作恶,但是妖怪们都能遵守一点:人间界属于人所以他们不会去干涉到人类社会的进程,天下太平也好,改朝换代也好,这些大事妖怪们严格地不去参与。这是诸神大战之后颛颛顼帝定下的天条,妖怪们想兴风作浪宁愿去别的空间,也不愿意去触怒这位执法严明的天帝。  可是凡事总有例外。有一只妖怪在人间界修练了三千多年,自觉神通广大, 以杀戳和吃人为乐地过了许多年后,忽然冒出了要统治人间界的念头。  他的这个打算根本上说起来是很可笑的── 一个妖怪想要统治人间界,就等于在向天帝宣战,颛顼帝一统天地,最后连其他四方天帝也不得不向他服,一个稍有点道行的妖怪却敢向他的权威挑衅, 不仅没有什么实现的可能,甚至连去实行的可能都不存在。这个妖怪虽然自大,可总算还没到冲昏了头脑的地步, 于是就想出来一个瞒天欺地的办法。  对于天界来说,只要不是人类以外的种族来统治人间界就行,换句话说, 只要是人类,他们在人间界任凭怎么折腾也不会受到干涉的。这个妖怪的计划就是,让天界以为是人类在发动战乱,改朝换找就行了。  这个办法说起来简单, 可是真的实行起来可没有那么简单。  这样一个法术首先要找到一个能凝聚天地灵气的地点做为施法的地点,然后就要用人的皮肉血骨四样东西来施法:共需要刚出生的婴儿三十六名、十岁孩童三十六名、二十岁的青年三十六名……以次来推,直至七十岁老人三十六名,用这些人类做为原料,就可以使他的气息变的和人类一样,就连天地界也难以分辨觉察了。  他一开始行动, 自然就有了些想分一杯羹的妖怪、仰慕他力量的妖怪来投靠他,他一开始的打算就是要招兵买马, 当然是“ 妖手”多多益善,只是这么一来,每个妖怪都要用二百八十八个人类来施法才能组成一支妖怪兵队,开始这个法术就更迫在眉睫。经过一段时间的寻找,他们选中了南山寺做他们的施法据点。当年建寺的高僧千挑万选的灵山宝地, 却给这座寺院带来了灾难。  南山寺中虽然有不少和尚,其中也不少高手,但几百个妖怪突然涌来,和尚们毫无准备法力最高的慈生大师又不在寺中的情况下,在那个夜晚被妖怪们大获全胜,和尚们死的死,被抓的被抓, 南山寺也就成了妖怪的巢穴。  慈生大师知道事情始末后又怒又急,他即惊于这些妖怪的野心和残忍手段,又担心自己的徒子徒孙,加上他又是个直性子人,竟然孤身闯进了寺中,在他一路降除了几十个妖怪后,妖怪们的首领出手打伤了他。慈生大师逃出南山寺后知道凭自己的力量难以对付这些妖怪,于是一路抵抗前来追杀的妖怪向玄通观逃去,也幸亏他道行高深,才在一波一波的袭击下终于到达目的地, 见到了灵云道长。  玄机把手一松,那个成了俘虏的妖怪拼命呼吸起来,玄机冷酷地看着他,妖怪知道自己再不说实话他马上会再开始折磨自己,匆匆喘了口气后忙说:“我说,我说, 我什么都说。”  “你们到底有多少妖怪?已经伤了多少人命?那寺里的和尚都怎么了?” 玄机恶狠狠地问。  “ 寺里的和尚全被大家分着吃了……”妖怪看着玄机的脸色, 虽然害怕却没敢说慌,“其它的我不知道,我们只负责巡逻而已,要不是看见她……也不会……”  玄机又逼问了一阵子, 这个妖怪始终没有说出更多的情报,看来他确实只是个小喽罗, 只是因为看见南羽的姿容,一时起了邪心而已。玄机手起掌落将这个妖怪击毙, 向灵云道长说:“从他的话听来这附近还算安静,看来我们联络的同道们都还没到,我们是先一步赶过去, 还是等等王道长他们会合了再去?”  灵云道长沉吟一下说:“晚一天不知道他们要多害多少人,我们先过去,大家见机行事就是了。”  玄机点点头,虽然知道敌人数目众多,但他其实也想直冲进去。他把两只妖怪的尸体扔给南羽说:“吃饱养好精神,我们天一亮就出发了。”  南羽从刚才玄机下手折磨那只妖怪时就不忍地移开了目光,现在看到两具尸体躺在了脚下,惊慌地近退了半步,向玄机摇摇头。  “现在不是衿持的时候,不补足体力,待会难道要师父保护你?”玄机总不会相信她不喜欢饮血, “你想吃还是吃的好。”  “ 不! ”南羽忽然提高了声音, 她对玄机是一和谦让客气的, 现在却直视着他,目光中流露出愤怒。  “ 玄机,去把这两具尸体处理了别惊吓到村民,南羽,弄点吃的我们吃了好赶路。”  灵云道长及时分开了这对徒弟。自从离开了玄通观,这一路来玄机和南羽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明显, 南羽一心要做人,玄机却总要一天几遍地提醒她:你是妖怪,我防着你呢,也难怪南羽忍不下去,只是现在大敌当前,同行的有个妖怪玄机会紧张也正常,只是苦了他这个做师父的,天天在里面充当和事佬,灵云道长为此头疼极了。  “师父。” 南羽捧了早饭送上来,灵云接过来后看着她说:“南羽,你师兄经验比咱们俩丰富,多听他的点没错,”他小心地措辞,免得南羽觉得他这个师父偏心。  “ 我知道师父,我不会再和师兄顶嘴了。”南羽用玄机听不见的声音对灵云道长说。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路走来心情越来越烦燥,不知道是在害怕和群妖怪作战,还是害怕见到那些受玄机联络前来除妖的同道,自己终究是一只妖怪啊。  雨越下越大,南羽几乎连对手的面孔都看不清楚了,铺天盖地的雨声中四面都依稀传来格斗喊杀声,南羽已经无法确定师父和师兄在什么位置了。一名不知哪个门派的道士被一只妖怪追逐过来,南羽挥箫为他挡住了敌人, 那个道士看清楚南羽后吃了一惊,竟没有回头帮忙,消失在雨幕中,使南羽变成了一以敌二的局面。  南羽没有空感叹,全神贯注地对付敌人,一对一这两个妖怪都不是她的对手,但是要她以少对多她的经验就颇显不足,有些拙于应付起来。  又有两个道士和一个和尚掠过身边,其中一个道士大概以为南羽也是妖怪一伙的, 顺手向她就是一剑, 他身边的和尚却手疾眼快, 一举禅杖挡开了他的攻击,口中说:“她是玄通观弟子,自己人。”  “ 玄通观?”道士想不起这次来除魔卫道的有这么一个门派了。  “ 玄机的师妹。”  “喔。”两个道士恍然大悟。  “ 得罪了!”道士一边向南羽赔礼,一边两人双剑合击,把南羽其中一个敌人引了过去。南羽身边的压力一轻, 立即挥箫取了剩下的那个对手的性命。她想向那三位道士和僧人道谢时, 发现他们各自加入了战团, 都已经离自己很远了。  南羽抹抹脸上的雨水,茫然地站了一会儿,因为雨势太大,她根本不知道周围的战局现在怎么样了。  各大道观、寺庙收到玄机发出的求助信件后,都认为这件事关重大, 纷纷派出了自己门派的精英前来相助,最后聚集到这里的大约有二百多人,而这时的妖怪一方也有了防备,他们在南山寺周围布下了几个阵式,又在人类方面大举进攻时召来了这场大雨, 凭借天时、地利和人类展开了战斗。  “ 南羽!南羽!你在哪里?”  南羽发呆中玄机的声音远远传来,他运足了力气,声如洪钟, 在雨声, 格杀声中依然清晰的如在身边。“师兄!” 南羽没有玄机那么深的功力,对方根本听不见她的声音,她发足向玄机的方向奔去,在这种充满杀戳血腥的战场,她的心进而其实很不安, 她希望能留在师父身边, 那怕是玄机也好。  “ 南羽听着,你立刻把这场雨停止!这样下去我方伤亡太大!”玄机远远地命令。  “ 我? ”南羽看着铺天盖地的大雨,这不知道是多少妖怪联手制造出来的, 凭自己怎么可能止的住?  “你好歹是只僵尸!难道这么点事也做不到!”  “我……”南羽听说过僵尸可以令天地干旱的传说, 可是自己也行吗?  “原来你是僵尸!”一个和尚出现在南羽面前,直直地盯着南羽。南羽被他吓得后退了半步, 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和尚却兴奋地说:“这位道友,请你快些止住雨势吧!家师和几位师弟都失散了,贫僧担心的很。”他显然并不在乎南羽是僵尸的事,禅杖一晃说:“贫僧为你护法。”  “ 南羽, 师父追敌人已经进庙去了!” 玄机的这一句话打消了南羽的全部顾虑。在这种情况下孤身进入敌穴有多么危险不用想都可以知道,南羽在这一瞬间恨不能自己马上变成真正的僵尸好把雨停下来。  南羽向天空仰起头,在脑海中寻找关于僵尸止雨的办法。在她身边,一些道士和尚剑客把她围住,而一些想阻止她的妖怪开始向这些护法者发起了攻击。  “ 如果我是僵尸的话……不,我就是僵尸,我是僵尸,快点把雨停止,停住!”南羽在内心,承认着自己的僵尸身份,她的眼睛渐渐泛红,向着天空发出一声人类绝对不会发现的咆哮。  水妖们的妖力和僵尸的力量开始抗衡,在缓慢的拉锯战中,僵尸的天性终于占了上风,一个时辰过后,天空中浓厚的乌云裂开了一条缝隙, 阳光洒了下来。  “呜……噢噢噢……”随着南羽的一声大吼,天上的云层迅速退却,在庙中, 三个水妖纷纷吐血倒地,这场比拼是僵尸获胜了。  夕阳洒进山林中,一时大家都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南羽还站在那里仰头向天,目色血红,口中还在低低吼叫着。  “ 南羽,我们去找师父。”玄机飞身从树梢掠过来,在她肩上一拍。  南羽一下子回过神来,目光也恢复了常态,她看着不远处嵬峨的庙宇, 担扰地皱起了眉头,师父独自进了一个多时辰了。  是雨消失后,人类在再次和妖怪们展开的战斗中占据了上风,有些性急的人已经开始向庙里冲去了。玄机和南羽也在其中,玄机一马当先,先跃进了庙门。  “师父! 师兄! 师父……”南羽有些惶恐地跃过地上的血池,心惊胆寒地把目光从一池血水中浸泡的人皮、人骨、内脏上移开,满室的血腥味让她快窒息了,这是她第一次觉得血原来也会有让她作呕的气味。南羽在进入庙内时因为一个妖怪阻挡慢了一步,等她赶上来,除了地上看见几具妖怪的尸体外,玄机和前面的同行者都不见了踪影。玄机是以前多次到过南山寺的,南羽却第一次踏入这里,加上妖怪们在里面布了不少阵法, 没有玄机带路, 她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了。  南羽从走廊绕回来,发现自己走了半天,竟然又回到了那个建有血池的大殿里。  “这位道友……  ”  虚弱的声音响起时把南羽吓了一跳,因为她开始根本没有觉察这里有生灵,顺着声音看过去,在大殿的角落中中塌倒着一尊迦摩尼像(这里本来是寺庙供奉佛像的大殿),原本宏伟的塑像断裂成了两截,形成了一个拱隙,一个和尚就躺在那里面向南羽呼叫。  大概是前面进来的同行者受了伤倒在这里,南羽发觉他确实是个人类后,把箫向腰间一插,快步向他奔去。  “大师,您怎么样?”  和尚已经无力说话了,只是向南羽伸着手,乞求地看着她。“大师……”南羽手刚刚触及和尚, 想把他扶起来,忽然听到身后血池中“哗啦”一声大响, 南羽转身拔箫,刚好来得及看见一条人影从血池中跃起, 挥剑向自己扑来,南羽来不及多想便举箫招架,眼看对方的长剑已经到了眼前,南羽忽然把身体一侧,把箫撇了回来。对方的剑直接刺进了南羽身后那个正要挣扎起来的和尚喉咙,和尚发出一声沉闷的呼叫,顿时断了气。  那个人影浑身是血,连五观都被血液朦住了,提着同样被血染红的长剑, 回头对着南羽,南羽取出自己的手巾递过去轻声说:“师兄。” 玄机抓过手巾胡乱抹了抹脸,这才喘了口气。刚才他喊破自己的身份,一来是想试试南羽认不认得出来, 二来也是口鼻被血糊住了,实在喘不过气来。他赞许的看了南羽一眼,虽然是他们经常彼此切蹉,但南羽在一瞬间里仅凭身法就认出他来还是让他佩服。  南羽却在担心地看着那个血池,喃喃地说:“难道他们……已经……”  “已经成功了。”玄机咬牙说着,踢了地上那“和尚”一脚:“这个家伙不知什么时候混在了我们中间,忽然出手暗算,般若寺的大师被他杀了两位,我跌出血池之前也伤了他,哼,他大约以为我死了吧?”他的背上有条极大的伤口, 显然是被人背后偷袭留下的。  “ 完全感觉不出他是妖怪,即使死了以后也没有显出原形。”南羽看着脚边那个“和尚”,担忧地说:“不知道他们完成了几次,一共有多少这样的怪物?如同混进大家当中,防不胜防……万一,万一师父他也遇见!”  玄机一下子停下了擦血的动作。  灵云道长的个性他这两个徒弟最清楚,如果他遇上这种通过法术把自己变的与人类一般无二的妖怪的话,他是一定会上当的,玄机和南羽不约而同,拔腿就向外跑。  “师父! 师父! ”玄机和南羽一边呼唤一边向寺庙的深处走去,一路上不时看见妖怪、同道的尸体,又往前走不远,又是一座大殿,殿中也是神像被推倒,建了一个血池,穿过这里走不多远,又有一座建有血池的大殿。  “ 南山寺一共有三座大殿。”玄机计算着,“按慈生大师说的时间, 他们占据这里已经有四个月,施一次法术需要七七四十九天, 这么算来,那样的妖怪应该有六个。刚才被我杀了一个,还有五个……”  “也许别的同道也除去了几个呢。”南羽向好处猜测。  “ 但愿……”玄机舔舔嘴唇,没有往下说。  前面的路已经走到尽头,出现了一个小小院落,玄机说:“那里是慈生大师原本住的院子,妖怪们的首领很可能就在这里, 师父肯定会到这里来的。”  南羽喃喃地说:“好安静。”  玄机也审视着这个小院落,里面果然安静的一丝声音都没有。这里他以前为师父和慈生大师传递物品来过数次, 现在看来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当整座寺庙妖气冲天时,这里还是那么肃穆,“ 果然太静了。”玄机说着,举步向前走去。  进入一门之隔的小院,却象穿过了一层无影的幕帘,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凉凉习习,翠竹摇曳,玄机甚至以为自己的一身血腥皱了皱鼻子。  “师父!” 南羽透过竹林,看见了站在院中空地的灵云道。  灵云道长手持长剑亮出架式,却一动不动地站着, 在他周围围着五个各执兵器的人,也是纹丝不动,双方就这么僵持着, 不知道已经站了多久。  “原来全在这里。”玄机一看到那五个“人”就发觉他们和自己刚才所杀的那个一样,是完全没有妖气的妖怪。看来妖怪们完成的法术果然是六次,只是其中的五个都被灵云道长一人牵制住了,根本没有能加入外面的战斗。这五个妖怪不仅是其中最强大的五个, 而且也是他们的首领和主要头目,灵云道长此举不仅拖住了妖怪们的主力,大大减少了人类的伤亡,也使他们陷入群龙无首的状况, 人类才能那么轻易地攻进了庙中来。  “师父!” 玄机心里涌起一股自豪和骄傲,师父的法力果然是最强的!他扬剑长啸一声,扑向了最近的一个妖怪,与引同时, 南羽的剑刺向了另外一名敌人。  灵云道长一下子从以一敌五变成以一敌三后,松了一口气,被打破了,师徒三人和各自的对手展开了苦战。  “ 血池大法……”孟蜀用手把弄着杯子,“我听过这种法术,想不到真的会有妖怪去做。不过施过这种法术后,在一甲子之内法力会减弱, 他们还真是豁出去了。”  南羽目光闪动了一下说:“原来是这样, 我和师父、师兄事后一直想不通,为什么这些有那么大野心的妖怪,真的交起手来却并不是那么强大。这一点我们讨论了很久也没有结果,原来是那个法术的关系。”她曾经翻阅了很多典籍,都没有找到关于这个法术的记载,当年那个元凶互了以后,其他的妖怪对这个法术都一无所知,所以直到现在听孟蜀说起, 她才知道原来这个法术还有这样的“副作用”。也亏了是活了几万年,见多识广的孟蜀才连这些几乎没什么人知道的法术也有所涉猎。  “ 我想那个妖怪只知道这个法术可以让他隐藏妖气, 法力会消弱这件事,只怕他自己都不知道,不然以他的野心,不会任由自己的法力减弱的。”  “说的也是。”孟蜀又为南羽斟上一杯茶,静静地等她再讲下去。  南羽和对方的高手对战,开始心里有些胆怯,可是十几招后,慢慢估摸出对方并不比自己更强大,在她不远处, 玄机是稳稳地占了上风,只有灵云道长被三人夹击, 处于防守的位置。  快点收拾了对手去帮师父,玄机和桤心里都是这样的念头,就连一向手软的南羽不知不觉也下手狠毒起来。  这五个妖怪心里却都在叫苦,以他们原来的实力,五人联手根本不会把这三个道士放在眼中,可是自从经过了那个法术,他们确实看起来和人类一模一样了,法力却也打了折扣,而且连他们的首领也弄不明白是为什么,所以这次他们原本的计划是用人类的身份混进人当中(所以他们才穿着道装、僧袍)伺机行事,可是被灵云道长冲进来,打乱了他们的计划,现在赶来的他的两个徒弟,也是身手不凡,几个妖怪中已经有人开始打算逃走了。  “杀!”玄机大喝一声,一剑结果了对手, 马上向围攻灵云道长的敌人扑过去,几招之后南羽用箫击断了对手的颈骨。局面变成了三对三后, 师徒三人赢的更是轻松, 不出一刻钟,已经各自取胜。  灵云道长收回剑, 看看两个徒弟,看看正冲进来的其他同道,心里知道这次是人类赢了,松下了一口气来,中是没想到战斗比想像中的轻易许多。  各派一起清点战场, 搜寻没有死的妖怪,也求助同道,这次各派一共折损了十五名好手,却杀掉、擒获了三百余名妖怪,可以说是大获全胜,连那些失去了同门的人脸上的悲凄也减少了许多。南山寺经此一劫,已经被妖气沾染, 无法再恢复成那个佛门净土了,所以大家寻出里面的和尚遗骨葬在山坡上,一把火烧掉了寺院。  冲天火光中众人依依惜别,各赴归程, 经此一役,玄通观的名号在同道们心中响亮了不少,特别是法力高强的灵云道长和身为僵尸的南羽,更是令不少人表示出相交的意思,好在这些外务有老练的玄机出面应酬周旋,灵云道长和南羽躲过了少好奇的目光。  站在山坡上看着最后一批同道走远,灵云道长又看了一眼南山地中熊熊的火光,老朋友的寺院没有保住,可是至少妖魔已除,他弟子们的仇也报了, 灵云道长叹息一声, 转身向山下走去。  “师父!” 玄机忽然叫。他从刚才就一直在皱着眉头思索什么,现在叫住了灵云道长和南羽说:“师父,我们再回去寺里看看吧!我心里总觉得不对劲。”  大火已经烧了一个多时辰, 现在有些地方的火势已经弱了,师徒三人从一道还在冒着烟的断墙处跃了进去。此时的南山寺早已面目全非,血腥气和烟火之气扑鼻,使灵云道长和玄机几乎透不过气来,只有南羽不是很在乎,独自走在前面探路。  “我总觉得这次赢得太轻易了,莫非里面还有什么蹊跷。”玄机抱着这样的想法,才把灵云道长和南羽又拉了回来。  他们沿着上次的路线,穿过了几卒烧塌的大殿,一直走到了里面,除了不时的炼焦的妖怪尸体,并没有看见什么可疑的事物,又走那个小院落前时,玄机长出一口气:“看来是我多心了。”  灵云道长也笑说:“没事最好,我们回去吧,这里的火势怕一起风还会烧起来呢。”  南羽猛地发出一声长啸, 向一条突然出来扑向灵云道长的身影迎上去,刚才玄机说“没事”之时,她已经把一直握在手中的箫插回了腰间,此时来不及拔出来,赤手空拳便扑了过去。他们的身影纠缠在一起,又速度分开,南羽发出一声呼叫,被对方打飞出去,撞在了墙上。  但有了南羽这一阴,对方偷袭灵云道长的举动便失效了。  灵云道长和玄机双双拔剑,对着这名人类模样的男子,他的外貌虽然是个四十上下的男人,身上散发的妖气却强烈逼人,他双手一扬,亮出双刀冷笑:“就是你们这些狗道士坏我大事。”  “原来你才是那些妖怪的首领。”  这个妖怪正是这次事件的原凶,那妖怪们的首领。大家都以为他用血池大法一定会第一个用在自己身上,其实不然,这个妖怪心思细密, 对于这个法术也不放心,所以先向自己的部下施了法,发现这个法术果然会影响法力后,他更加不敢贸然用在自己身上了,本来想多试验几次后,找到不损失法力的办法后再用,没想到只试验了六次,灵云道长就带人大举进攻, 毁了他的巢穴, 也杀尽了他的部下。这个妖怪机灵地没有和人类正面对决,发现大势已去就隐藏了起来,抱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些烧”  的想法等人类离开。  人类的大队人马走了,灵云师徒三人却又半路上折了回来,妖怪看见他们三个,特别是灵云道长曾一人牵制了他的五个得力部下, 恶生心头, 向灵云道长突施暗算,幸亏南羽的感观比人类敏锐,及时发现了他,虽然仓促中被他打伤,却也挡下了他暗算灵云道长的一招。  “ 罪魁祸首,今天把你碎尸万段!"  “ 坏我大事,今天把你们千刀万剐!"  玄机和妖怪各自在口头上也不相让,不等交手就相互叫骂起来,灵云道长却担心地看着南羽,直到见她扶着墙站起来才松了口气,不等南羽加入进来,一妖二人已经展开了厮杀。  “ 那是个很强大的妖怪,我至今为止见过的妖怪能比他强的,不超过五个。”南羽至今想起那场恶占还心有余悸。  “喔,那么强大的妖怪?你也活了一千年了吧,竟然还能记得他,可见他的实力不错,我倒想见见。”孟蜀笑说。  南羽看他一眼,心想:再没有什么妖怪能比你更可怕,和你一比,倒觉得他不算什么了。  孟蜀马上看透了她的念头,“哈哈” 一笑,“ 时间久了,老忘了自己也是妖怪,后来怎么样了, 你们师徒三人赢了对吧。”  “侥幸而已……”妖怪被玄机刺瞎了一只眼睛,又被灵云道长削掉两根手指,几乎发出了狂来,一脚把玄机踢飞,踏上一脚,半晌向倒地的灵云道长踩下来。南羽就地滚过来,死死抱住了他的腿,妖怪一扬手,一刀砍进了南羽的肩头,南羽惨叫一声,却不但没有枪托,反而用力把妖怪拖离了灵云道长身边,妖怪的刀卡在南羽肩骨中一时拔不出来,抬脚踢了她的胸口,南羽张口吐了一口血,却还是没有放手,反而张口咬住了对方的脚腕,咔嚓一声轻响, 妖怪的腕骨竟然抵不住僵尸的力量,被她一口咬断了,妖怪怪叫一声,用力甩了两下腿还是甩不开她,使劲拔出刀来向她当头砍下。  “ 南羽快逃!”玄机半跪在地上,手一扬把剑抛向了妖怪的背心。妖怪回手挡开这一剑,南羽趁机站了起来,但依旧拦在妖怪和灵云道长之间:“师兄,快带师父先走!”玄机却挣扎着站起来, 拾起了灵云道长的剑说: “我拦着他, 你先救师父走!”  灵云道长断了几根肋骨,骨碴刺进了肺部,现在连呼吸都泛着血沫,根本说不出话来,耳中却清楚听见两个徒弟都在争着要拼命护自己逃走。当他听见玄机的惨叫声和南羽发出的怒吼后,不知哪里来的力气, 竟然用已经断了的手臂在地上一撑,坐了起来。  妖怪正一刀向玄机砍去,南羽冲上去,用自己的手臂挡了下来, 玄机趁机剑一挥,把妖怪剩下的这柄刀也击飞了。但是他伤势太重, 无力继续攻击,反而一个踉跄跪在了地上,口中吐出血来。  “ 别伤我徒儿!”灵云道长大叫一声, 向正准备取玄机和南羽性命的妖怪扑了上去,死死地抱住,和他纠缠在一起。他打定了主意要用自己的性命换两个徒弟平安,所以用力抱着妖怪向烈火熊熊的一座大殿滚去,要和对方同归于尽。  “师父!” 玄机和南羽连滚带爬追过来,灵云道长已经和妖怪双双滚进了那座已经快要烧塌的大殿的烈火。妖怪奋力挣扎,可灵云道长虽然身受重伤,临死前的一击依旧凶狠无比,妖怪连击他的后背数掌都没能使他松手。他的纠缠中头顶一声巨响,大殿的顶梁终于被烧断,当头向他们砸下来。  “师父!” 玄机不顾一切地扑上来,抱住灵云道长, 把自己的躯体护在他上面,闭目等待致命的一击大梁却没有顺利地落在他们身上。  南羽站在烈火中,双手托住了那条殿梁,在这种生死关头, 她终于把僵尸的力量发挥的淋漓尽致。  玄机抱起灵云道长冲出了大殿,顾不上自己身上冒出的火苗,一边为师父拍打身上的火,一边高声叫: “师妹,赶快来!”  灵云道长一松开手, 那个妖怪行动立刻得到了自由,他冷笑一声,面现狰狞地向双手托着着火的屋梁不能移动的南羽一步步逼去,南羽双眼盯着他,准备他一走过来就松开手和他一起葬身火海。  “师妹,快出来!”玄机焦急地叫着,他已经看出南羽的打算了。  一条人影忽然冲进了火海,口中大喊着:“妖孽,我要你给南山寺三百弟子偿命!”  紧紧抱住了那个妖怪,同时一掌把南羽击飞了出来。玄机张手接住南羽,两人一起摔倒在地上,连连翻滚才扑熄了身上的火焰。  此时大殿发出一声巨响,整个塌倒下来, 把刚才那个人和妖怪一起压在了下面,在这样本来就是各派高手用法力引着的大火中,就算他法力再高也逃不出来了。  “ 慈生……”灵云道长垂下泪来。  刚才冲上来的和妖怪同归于尽的,正是一路悄悄跟随他们而来的慈生大师,他终于还是自己用手为南山寺的弟子报了仇。  “师父, 您怎么样?”玄机扶着南羽跌跌撞撞地走了过来。  “我还好……”灵云大师一句话没说完,吐出一口血,昏了过去。  “师父, 师父! ”玄机和南羽慌忙扑到他身边,发现他只是重伤体力不支昏迷后,玄机松了口气,躯体一软倒在了师父身边,只剩下南羽勉强支撑,她又看了那还在燃烧的大殿一眼,一手抱起师父,一手抱起玄机,一步步走下了山去……  灵云道长站在山坡上回首看了老朋友的埋骨之地,长叹一口气,带着玄机和南羽踏上了归程。师徒三人的伤势都很重,等他们可以长途跋涉, 已经是距离那声恶斗两个多月的事了,经过了这段时间,灵云道长对朋友的圆寂也释然了一些,保是心情依旧郁郁不欢, 只是沉默地走路。  经过这次恶战, 若说有什么收获,就是玄机和南羽之间原来的心结荡然无存,有了这次的携手出生入死,他们终于可以真正看待对方象师兄妹那样相处了。  “师父,前面有个小村庄,我去找个地方住一夜。”身上未愈的伤势并不允许他们过于劳累,玄机每天都是催着早早休息,现在又快步向山下的小村庄跑去, 抢先去打点一切。  南羽目送玄机消失,目光停留在那个小村庄上,那忽然触动了脑海中的某些记忆。“南羽,我们……”灵云道长发觉她没有跟上来,一回头却看到她双目直直地在发呆,“南羽,你在看什么?”  南羽向村庄的方向走了几步,她没有听见灵云道长的话,村庄袅袅升起的炊烟和那些篱笆舍,那竹篱间一片片开着的无数红花,--带着她心底最害怕的东西跳上她的心头。  “ 南羽!”  灵云道长的喝止并没能制止住她,南羽发出一声,转身冲入了山楂,一路奔跑,吼叫声还在一路传来。  “师妹! 你去哪儿?师父, 这……”找到了肯借房子给他们住的玄机回来,远远看见南羽的背景,不解地看向灵云灵云道长。  灵云道长担忧地看着南羽消失的方向说:“记得南羽曾说过,她曾经在一个小村杀过一个女子,就是因为那个似乎认识她的女人,南羽才一点点找回人性的,也许就是这里……”  “她又想起做僵尸时的事了。”玄机皱起眉, “师父,我们得快点把师妹找回来才行,不在她也许会因为受不了悔恨出什么事!”  南羽坐在一棵树上,面无表情地看着迎面走来的道士,目光中渐渐露了杀机。  “师妹,” 玄机轻轻叫,但回答他的是一声不会是人类发出的低低咆哮。  “师妹,我和师父找了你三天了,快跟我回去!”玄机又向前走了几步,南羽威胁地举起了手重重拍在树上,打的木屑飞。  “你以为自己还是僵尸!你忘了自己是人了吗!忘了自己是我玄通观的弟子了吗!”玄机知道南羽因为心中的悔恨折磨再次遗失了本性,所以一边严厉地盯着她,一边说着她最在意的话继续向前走。  玄机的这番话让南羽目光柔和了一些,似乎开始思考什么,但很快就又开始吼叫,并且猛地向玄机扑了上去,玄机死死地盯着她的眼睛,却没有抵抗,任由她把自己打倒在地,又举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玄机始终没有还手,目光也没有从她脸上移开一分。  南羽手上的力气渐渐放松下来,呆呆地看着玄机的脸,终于垂下了头喃喃地说:“杀了我吧, 我是妖怪,我吃了人,你杀了我吧。”  玄机拍拍她的肩,摇了摇头。  南羽坐在地上哭了起来,玄机一直静静地站在旁边看着她,说:“回去吧,师父在等着你。。”  南羽用力摇着头:“你为什么不杀了我!你不是最恨妖怪吗!我吃了那么多人,你为什么还不快杀了我!”  “你不是妖怪,你是我师妹, 那个僵尸不是早被你赶出这个身体了。”  “没有!我还是妖怪!我永远都成不了人类!”  “你已经是我玄通观的弟子了,还说什么傻话。走吧,回去吧,我们两个还要孝顺师父, 还要把师门发扬广大,要做的事还多着呢,再不然,用救人来弥补杀过的如何。”  “师兄……”  “你就是从那时起不再杀人的。”孟蜀问。  “嗯,若再造杀孽我什么时候才还的清。”南羽淡淡一笑。  “难怪你用的全是道家的功夫,原来你真是正宗的道家弟子,只是玄通观这个门派我怎么从来没听过?你别见怪,也许是我孤陋寡闻。”  南羽摇摇头, 黯然地说:“差不多二百年来,玄通观一直只有我一个人而已,你没听过也正常。”  “ 哦。”  “师父去世后,师兄把玄通观建设的很好,鼎盛时期我们观中有二百多名道士,连我都收了两个徒弟……”她回忆着门派的繁盛时期,露出了笑容,“可是后来……”  “是战火吗?”孟蜀问。  “嗯。”那个时代正好有人类历史上的一次改朝换代,孟蜀能猜到也不奇怪,道士们的木剑可以降妖除魔,可是却挡不住人类的利剑铁骑。  “师兄! 师兄! ”南羽一挥手甩开扑上来的士兵,跃入了庭院。院中一片混乱,几百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凌晨时分杀进了道馆,道士们促不及防,惨叫声响起一片,玄通观顿时顾了一个屠场。  南羽手中的武器是灵云道长去世时留给她的玉箫: 他把掌门食物桃木剑给了玄机,玉箫却给了小徒弟,玉箫划了个弧形,抵在一个士兵脖子上,南羽厉声问:“你们是什么人? 为什么袭击我们?”  “ 玄通观一干人等私藏兵器,聚众图谋,将军下令围剿,抵抗者就是格杀!”不等那个士兵回答,一个军官模样的人立马的宣布便解释了一切。  南羽垂下手叹息一声, 朝廷无能,不思抵御外敌,反而草木皆兵,玄通观只是因为弟子众多, 个个精于武艺, 玄机为人又清高自许,不愿为朝廷高官效力,便招来了这场灾祸。  “师父……”一声惨叫传来,南羽一抬头,正好看见自己的一名弟子被一剑刺穿了胸口。  “ 住手!住手!”南羽眼睁睁地看着弟子们一个个倒下去,这些道士的武艺法术,学的全是怎么对付妖魔,此时如何是人类军队的对手。南羽自己拼命去救助他们,又救得了几个人。  玄机舞剑带着十几名弟子竭力拼杀,向南羽这边汇合过来,那名人类军官纵马驰向他,当头一剑劈下去,玄机举剑抵挡,只见那柄玄通观代代相传,不知斩杀过多少妖魔的木剑竟青锋宝剑下应手而断, 玄机也倒了下去。  “师兄……”南羽的惊叫在后来化为了一声如雷咆哮,震住了在场所有的人。当她空手撕开一匹战马, 折断了几十柄武器后,一个人类士兵看着她血红的眼睛尖叫:“妖怪!”  “ 妖怪!”  “ 救命!有妖怪!”  “ 妖怪啊……”  “……”  连长官也约束不了惊恐的士兵,不一会冲到观里的军队便撤退的干干净净。  “师兄, 您怎么样?”南羽来到玄机身边,把他的头抱起来。南羽现在还是青春少女的模样, 玄机却早已白发苍苍, 看起来到有七分像当年的灵云道长。他的颅骨已经被劈开,这样的伤势就算神仙也救不了了。  “师兄……”数十年来师兄妹二人相依为命,南羽心里已经真地把他看作了自己的兄长,不由号啕大哭。  “ 南羽……我……我对不起师父, 我没有把玄通观管好… …拜托……”玄机向南羽伸出手,紧紧攥住了南羽的手,良久以后,玄机把满是鲜血的半柄木剑放进了她手中,嘴角抽动着露出了一个苦笑,停止了呼吸。  “师父……”  “师祖……”周围幸存的弟子立刻哭声鼎沸。  南羽茫然地站起来,发现不知何时生起了雾,天地在她越来越朦胧,越来越朦胧,再次使她什么也看不见了。  天上的明月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在云层后,周围被白茫茫的大雾包围了,南羽放下茶杯,缓步向雾中走去,身边的雾中, 传来一声低低的“珍重。”  南羽走在迷雾之中,渐渐看见了远处的灯火,雨滴落在了她的脸上, 她打开伞, 汇进了下班时间充忙的人群中。。。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雾飞花(下)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758.html
上一篇:雾飞花(中)    下一篇:恐怖当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