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白衣丫鬟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0-01-25
我把一杯泛着碧绿色的清茶放在几上。   他正微合着双眼,惬意的斜倚着凉椅,额上有几粒晶莹的汗珠。   午后的风轻柔而温暖,湘妃竹帘起起落落。偶尔会飘进来游曳的柳絮,粘在墙角的挂毯上。兽鼎浮起淡淡的烟雾,龙涎的香气。   有一只蝴蝶落在窗上,懒洋洋飞倦的样子。我挥手赶走它,支好窗棂。窗外的庭院静悄悄,阳光肆无忌惮的照耀着。   初夏的午后,沉默宁静,像是整个世界都停止了转动。   我轻轻走到他身边,用手帕拂上他的额头。他总是这么漫不经心睡在风口,像个任性贪凉的孩子。   忽地他抓住了我的手腕一拉,顽皮的睁开一只眼睛,我猝不及防,整个人落入他怀中。他身上有种淡淡的木樨香气。   “不要,别人会看到的。”   他坏坏的一笑松开了我,饶有兴趣的看着我不知所措的样子。我赌气向门口走去。“别走,我还有事呢。”   我只好转回去,他已经跳下地来,整了整衣服。   “磨墨,我要写字。”   浓黑的墨散发出柔和的味道,在石砚中心聚了小小的一洼。他拿起笔来,却歪头望着我。   我低下头去,微微一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喜欢书画,喜欢那种挥洒自如的潇洒。但我不识字,作为一个丫鬟,我的人生有太多的不圆满。但我至少可以向往。   他只写了两行。   “这是什么?”   “漫脸笑盈盈,相看无限情。”他把笔放在一旁。   “诗吗?”   “不,词,李后主的词。”   “什么意思?”   “呵~~就是说姑娘你在含情脉脉的看我…”   “要死了,我哪里有…”我把后面的话又咽了回去。   他抑制不住的笑了起来。   出了门,脸还在发烫,心里却有一丝一丝的甜蜜。   我坐在藤萝架下的秋千上,慢慢理着自己的长发。   夫人说他腊月便要娶亲了,新娘子是尚书千金,温柔娇美,知书达礼。这门亲事会给这座府第带来无上的荣耀,而且,他的仕途也会因此一帆风顺。   “尚书门内不招白衣女婿,亲事定在秋闱之后,待他金科高中,风风光光的把小姐娶进门。”   我曾失落了很久,但不久又释然了,一个女奴有什么资格吃尚书小姐的醋呢?就是这样的想法也不该有,安分守己才是我们这样的人最好的品质。   相好的姐妹替我打抱不平,说凭我的品貌,荣华富贵会逼上门来,我只有笑笑。她们不了解这个世界,品貌只是太好的装饰品,而人们在乎的是实质的东西,能真正带来好处的东西,要么光耀门楣,要么增加财产。对于一个丫鬟来说,美丽是种罪过,会给自己和别人带来灾难。也许做妾算是体面的退路,但是那就意味着用卑微的灵魂和其他女人分享同一个男人。   他爱我吗?   我不敢问他,这不是我可以问的问题。   我四岁的时候就进了这个庭院深深的大宅。一阵铜钱响过,我只看到那个我称为父亲的人淡漠的目光,那目光像一把利刃刺进我的心中,多年之后仍成为我的梦魇。   作丫鬟的日子是辛苦而难熬的,我要擦桌子,洗衣服,浇花,喂猫喂狗,用无数卑微烦琐的活计偿还前世所欠的债务。   看到他是我唯一快乐的事,那时他还是个小小的男孩,被宠的无法无天,但有一颗善良的心。我喜欢伺候夫人的时候听她絮絮叨叨的说,他已经会背诗经,他在看四书,他会骑马,他射箭已经百发百中。   他的第一篇赋被人到处传扬的时候,他已经长成了一个漂亮的小伙子。   我成了他的丫鬟。   “谁也不要,我就要她伺候我。”我抬起头,撞上他柔和的目光。   我为他洗衣,铺床,磨墨,裁纸,为他焚一炉香料,在他的窗外种上栀子花,在每一个月色如水的夜晚,安静的看着灯下他专注的脸。   我爱着他,每一次寂静无人的时刻看着他,都会感到异样的心跳。但我什么都没说,只是用一个女孩子心细如发的情感,为他打理一切他能想到的和想不到的细节。   我太过卑微,我所能奢望的,就是这样的日子能长久一点,再长久一点。   我爱看他的眼睛,他瘦瘦的面颊,他纤长的手指,他的一切。每一次感到这种全然无望的爱意,我都像挣扎在旋涡里。我有一个丫鬟的理智,却抵抗不了自己的感情。   我想他也是喜欢我的,即使是一种带点怜悯的情愫。   “天下之佳人,莫若楚国;楚国之丽者,莫若臣里;臣里之美者,莫若臣家之女。其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   我不懂,但我知道他在说我美丽,他的眼睛望着我,满是柔情。   风凉了,漫天都是繁星。   我爱白色的衣裳,虽然这是一种不吉祥的颜色。   命运往往给悲剧的主人公某种程度的暗示,我想这也是命运的安排吧!   我死于桃花凋落的时节,夏天已经过了一半。   那是个酷热的午后,我独自来到树阴下的湖水边。荫凉中静谧而和平,不像有危机暗伏。我弯下腰去沾湿我的手帕,如镜的水面映出我的影子。树上的蝉哼出绵长的歌曲。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落进水中的,那个午后的一切都恍惚的像个梦境。我在碧绿的湖水中渐渐下沉,并不痛苦。我变的轻盈,仿佛脱离了一个沉重的负担。太阳像个光点,那刺目的光线慢慢黯淡了…   我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了岸上,静静望着浮在水面上的躯体。我的发丝凌乱,脸却出奇的安详美丽。我惊恐万状的看着自己,手轻易的穿越了身体。   我变成了一个灵魂。   接下来的一切更是慌乱而无序。终于有人发现了我,我被湿淋淋的捞了上来。   他也来了,不能置信的看着这一切,我在他眼里看到了绝望的痛楚,他用颤抖的手触摸我的脸。   一滴泪落在我苍白冰凉的额上。   我心痛欲裂,身体向四面八方消散开…   我面前是一片旷野,寂寥而陌生。没有一棵树,一株草。暮色苍茫,我孑孓独行,我希望这只是个恶作剧,醒了,会有晴朗的天,和窗外盛放的的栀子花。他会微笑着告诉我我只是做了一场噩梦。   不知走了多久,我看到了一座桥,蹊跷的建在荒野上的桥,有一座小小的石碑标明它的身份。   一个婆婆静静的站在桥上。   我茫然上前。   “请问这是什么地方?”   她和善的一笑:“奈何桥。”   我已经没了震惊的力气,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她已经盛了一碗汤在递在我手中:“喝了它吧!你会忘了一切的,然后面对你的新生活。”   我空洞的意识抓住了几个字:“忘了一切?”   “是的。”   “…不…不要…”   她又笑了笑:“不喝孟婆汤,你就不能上奈何桥,不上奈何桥,你就不能投胎做人。”   我摇摇头。   婆婆依旧和善的说:“不转世投胎的人会变成一个没有归宿的幽魂,终年在荒野上飘荡,被他们的记忆所折磨,那是种痛苦的生活。”   我看着她,跪了下去:“婆婆,告诉我,怎么才能再见到他?”   她的眼里满是怜惜:“人鬼殊途,你再也见不到他了。”   我不说话,声音哽咽在喉咙里。   “你真的不要转世投胎吗?”   我泪眼朦胧的望着她,手中的碗坠下,碎裂了。   她轻轻叹了口气。一刹那,桥和她都消失了,我的面前还是那片旷野。   我真的变成了一个孤魂野鬼。   我的日子果然是那么痛苦,白天,我蛰伏在墓碑下面冰凉粘湿的地底,从一个小孔中看太阳是否已经落山。时间过的异常缓慢,等到夜幕降临,我爬出来飘在树梢上望着月亮。   我不能走的太远,离开了这片荒野我会化做飞尘。他们把我埋葬在这里。   我不知道他是否来过,因为我不能见到阳光。   善良的鬼魂投胎做人了,罪恶的鬼魂在地狱的烈火中受苦。我看不到另一个像我一样的灵魂,我寂寞的几乎要发疯,绕着旷野狂奔。最后倒在地上,空洞的眼睛望着天空。   有时候我会唱歌,唱哀怨的歌,听起来像凄厉的尖啸。我在想他,这种思念如此深刻的折磨着我,有时候简直超出了我的承受力。如果鬼能死的话,我已经死了千百回了。   她说的对,记忆果然是种折磨。   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树叶绿了又黄,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已经麻木了,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是重生还是毁灭。但冥冥中,我还记得他的脸。   一个晚上,我在旷野的边缘遇到了另一个孤独的游魂。他是我多年以来唯一见到的同类。   他是个年老而丑陋的鬼,皮肤因为日晒雨淋变的皱巴巴。他一言不发,大概也像我一样被孤单折磨的没了交谈的能力。   但我们终于还是说话了,他的故事很简单:一个不得志的书生,爱上了美丽的名妓,家财罄尽。为了能再见她,他用身上的衣服去赌钱,结果冰天雪地被人剥光扔在大街上,冻饿而死。   司空见惯的故事,有种邪恶的美丽。   他不甘心,于是也变成了游荡的灵魂。   同是天涯沦落鬼。   我们开始一起等待,等待我们早已没了音信的爱人。   又过了很多年,虽然我已经不像从前那么寂寞,但我还是那么茫然,无非是,多了个茫然的伙伴。   我没有计算时间,我想至少有几百年了,鬼不会死,但会变的越来越憔悴,像他一样,从唇红齿白的年轻人变成鸡皮鹤首的老鬼。我不知道自己的样子,这里没有镜子,也没有河。他说我还是很年轻,但眼睛里全是阴郁,只有偶尔闪过的一点点光。   一千年对鬼来说是一个轮回,他告诉我。我们都在等这一天,虽然我们都没有信心能坚持下来。传说在轮回这一天,能去见你所爱的人。   老鬼消失在一个黎明,他像疯了一样在太阳升起的时候从他的坟茔里跳了出去,他太久没见到阳光了。他很快像水蒸气一样变的透明。   我又回复了孤独的生活,但这次有了勇气。   我想那个轮回应该不远了吧!我已经坚持了这么久,我告诉自己这一定不是个传说,它会发生。每一次绝望之后,我都告诉自己,奇迹马上会有,我一千年的等待会有补偿。   等待,等待…   那个夜晚月色很好,柔软的铺满了地面。我想起了我们离别之前的那个月夜,那时侯我是多么年轻呵…   我已经老的飘不到树上去了。我坐在树下,闭上了眼睛,沉浸在我们的世界里。   我不知道,我身边的世界悄悄的发生了变化,有一圈淡淡的银光围绕在我的周围。   我变的轻盈,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在离月亮很近的夜空中,风轻柔的托起我的身体。我会去哪里呢?   旷野变的遥远了,我的面前是灯火通明的城市。   我从一个窗口飘了进去。   他已经是另一个样子了,但我还是认出了他,因为他对我来说是如此的刻骨铭心。   我望着他,从心底泛出酸涩的味道,溢满了我的眼睛,泪开始不停的流。   我孤单的生活了一千年,在尘世寂寞的行走,但从没哭过,鬼是不会哭的,即使我孤单的揣着这个没有可能实现的梦想,近乎绝望。   我爱他,这一刻我才知道我爱的有多深。为了他我没有投胎,也没有化作飞尘,就是他和我对他的爱在支撑着我。我其实不孤独。   他在做一个梦,梦里会看到我的。   我就这样悲欣交集的站在他面前,抖个不停。   我拨开他额前的黑发,轻轻的吻了上去,留下一个银色的痕迹。他没有醒来,嘟哝着什么,是个女孩子的名字。   我笑了,他很开心,我也一样。   我最后看了他一眼,从窗口飘了出去。我变的无比轻松。   明天会是怎样的天气呢?   “我昨晚梦到了一个穿白衣的女孩子…我好象认识她很久了。”                     他不知道,我正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寻找一个叫做奈何桥的故迹。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白衣丫鬟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719.html
上一篇:三世签(下)    下一篇:死亡接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