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怨灵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0-01-25
这间屋子空了整整几个世纪,而我还是孤单,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我无可奈何的期待了几个世纪却依然没有人来住,我会担心是不是屋子旧的没人敢住还是地方太偏僻没有人注意,于是我决定好好的整理一下这间空宅.看着荒废的花园,似乎我还听见园中孩子的戏耍声,姑娘们的窃窃私语,手轻轻的一扬,花园的杂草迅速变成了美丽的花朵,中央的池子立刻再次盛满了池水,朵朵含苞欲放的荷花,鱼儿悠在的徜徉,大屋上的绿荫顿然消失,房子就像重新有了生命般,我迫不及待的等待着猎物的到来,是的经过了几千年我已经成了一个很强的怨灵,我看着自己所创造的幻境,期待着!眼中有一丝哀愁,耳边想起吵闹的吹打声就像发生在昨天的事………………"小姐,快听阿!!隔壁的苏姑娘今天出嫁了,我们也去看看热闹吧"小颖像只小麻雀似的说个不停,在好奇心的唆使下我和小颖来到了街上,我们挑了个很隐蔽的地方,因为一般有身份人家的小姐是不能出门的,只能待守闺中,家中两个姐姐们每天只能在家刺绣作画,也算是才女 ,我不甘心像姐姐们如此,于是经常会与小颖偷溜出去,时间久了,那丫头也开始喜欢新鲜的事物,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吹打声一直到刘府迎来了一身凤衣的新娘媒婆搀扶着红头盖的新娘却迟迟没有迈出门槛,这让我们看得有些着急,新郎看上去脸色苍白的吓人但仍然可以看出他的俊美,我不禁看得有些失神,不是为他的容貌而是因为从没看过一个新郎的表情是如此的麻木,忽然新郎开始剧烈的喘息,一切的凑乐也随之停了下来,旁边有位老妇人拍抚着,但咳声并没有停止而是愈加剧烈,这时旁边凑热闹的路人已经开始议论,只听见一个老头细语的说:"原来是袁家二少啊!难怪新娘迟迟不出门,嫁过去的不是变寡妇就是死于非命"老头的话挑起了很多人的好奇心,我拉着小颖走近老头,旁边有人起哄道 "是啊!我也听说了,袁家二少家里虽然有钱,但他可是个老病鬼了,估计活不长,更可怕的事袁宅里面经常闹鬼"说道这里声音压低不少,此时的气氛显得有些僵硬,新娘依旧没有跨出门槛,没有人注意她手中紧握着的一包粉末,新郎显得有些无奈,于是准备上前去迎她下来,说是迟那是快,苏姑娘把整包的药粉罐了下去,新郎注意到了这个动作,但他依然没有反应,只听见旁边的丫鬟大叫 "小姐服毒自杀了",苏家二老扶起新娘使劲的摇晃,"你给我醒醒,我收了别人的礼金,你怎么就如此不为家中想想,我算白养你了,我告诉你即使你死了你也得给我嫁过去"小颖不满得说"怎么会有这种爹啊,女儿都要死了,还想着礼金"我只是默默得看着新郎,是的,我看见了一滴泪黯然滑下说不出得伤感和悲哀,不知道这是什么,但在我心里是如此得疼痛,是为他还是为她?一场闹剧后才从小颖口中知道,原来苏俯是因为看中袁家得钱财,才冒生命危险嫁女儿,没想到苏故娘有了意中人,是个穷书生,苏老爷就活生生得把他们拆散了,行礼当天新娘为了表示对书生的爱情于是自杀了,而且当场死亡,说到这里小颖有些抽泣,我依然沉浸在刚才的沉默中,只为了一个眼神,一个像是哀伤了几百年的眼神,"小姐你怎么了,回来后就一直不说话不会是吓傻了吧?"我低笑不语。自那件时候又是几个月,当地有名的府邸都不愿嫁女儿去送死,可是没想到袁家竟然也会来我府上提亲,那天他们带了很多聘礼,正巧小颖经过听见他们的谈话,于是我们在门外偷听着他们的谈话,很显然爹不希望我嫁入那样的人家即使再有钱也不愿意,其实话说来林府在当地是做丝绸的,因此我们家是从商,也算是当地的有钱人家,爹当然是爱我们的所以话中显然有拒绝他的意思,突然我又想起了那个眼神,黯然的想流泪,当下我做了个决定让所有人都发现我疯了的决定,我走进了会客厅,袁老爷看着我显然有些疲惫,爹满脸的不高兴 "灵儿你怎么进来了,女孩子家不要随便乱走", 我望着袁老爷 "袁老爷,如果我做你的儿媳,你会同意吗?"我知道当时他们的表情有多么夸张,连门口的小颖也摔倒在地上,当爹听到这个消失时别提多伤心了,因为他知道一旦我作出了决定就不会在后悔了,而且没人阻止的了,于是爹娘在一场没人祝贺的婚礼中送我跨出了家门,虽然头顶红纱我仍然感觉到对方急促的喘息声,我知道他此刻的心情应该是无奈为我感到惋惜,但为何他心跳如此强烈,几乎能让我听见,接着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喜娘拿个块喜帕给他,红色的喜帕上有一滩污渍模糊中我看到喜娘的脸色很难看,吹打声依旧,当一切都结束后,我进了那间陌生的房间,静坐在床沿,屋里很静!我好奇的摘下头盖东张西望,这是他的房间吗?我不确定的看着墙上的字画尾端写着袁杰书,讶异的发现了他的文才,更仔细的琢磨着他的名字,我的目光留在一幅画上,画中一位貌美女子,很美,是属于那种让人看了一眼就难以忘记的脸,只是她眼中有着一股恨意,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看向画中提到:相识相知相慕相许,相离相别相恨相劫历三界之磨难诅咒,情难断恨隐幽幽怨此情不怨缘尽时分,只怪浓情付错他人两情若真有长久时,为何又无慕慕昭昭为何?为何我在流泪,我不知道这是为何,但感觉诗中人的伤心与悲痛也许是我永远也不能体会的。屋外传来走动的脚步声,我立刻回到了原来的床沿边,门外伊呀的被推开,我明显听到了剧烈的咳声,脚步声渐进在我不远处的桌前停下,隐约中我又看到了那种眼神,时间就像在此刻静止了,没有下一步的动作,我有点按耐不住的挪了挪脚,好奇着剧烈的咳声在此刻停止了,"怎么了?安奈不住想看看哪里有宝藏?"沉闷的声音没有一丝柔情,我有些振住,难道他刚才一直在外面?"告诉你,进了袁家的门后,你别妄想可以拿到什么钱财,因为即使你拿到了,第二天也会送命,如果你老实的做好你的本分还可以保命"他的口气说得是那么的轻蔑,我愤怒的扯下红沙,瞪大双眼望着她,还想辩解时,他又开口"怎么还是安奈不住了了,连头盖都自己掀了,倒也省了我不少事情"他嘲讽的扬起嘴角,这时我才注意到他的气色更加苍白,简直可以说是成透明状,可让我难以捉摸的是他此刻的眼神是如此的阴冷,我不由浑身一阵冷颤,他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你怕了是吗?在怕我吗?哈啊哈哈,可惜现在什么都晚了"他站起身走向我,感觉是如此的飘忽,不可思议男人的刚健有力的步伐在他这里却怎么也感觉不到,简直就像。。。。就像个幽魂,他来到我面前突然低下头望着我,此刻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我们之间的距离很近,近的让我感觉到他的呼吸是如促的寒冷,没有热度的呼吸,但我仍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他触到我眼神的刹那我感觉到了他眼底的震撼,他像避开蛇蝎般的回到桌边然后放声大笑,我的心在流着什么,是眼泪还是鲜血,我望着他的笑声感觉到了一串滚热的水珠滴落在我冰冷的手中,那一晚他坐着睡在椅子上,而我在泪湿的睡枕中昏睡,梦中似乎看到他又是伤心的眼神望着我,痛楚的让人心疼,一直在说着什么,但我听不清似乎是一首诗。 一阵剧烈的咳声把我惊醒,我看向声音的来源处,又是那张苍白的脸,只是因为剧烈的咳显出了些异红,他看向我眼神中多了份不知名的温柔,我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他缓步走向我,坐在床沿边,"昨晚看到的都不是真的,我会用自己最后的生命来保护你"顿时周围像一片花丛静静的享受着这份美感与温馨,我开始思索着这个大宅子里到底发生过什么样的事,刚想开口问他,又是一阵比刚才还厉害的咳声,嘴角的血丝像在倒数计时般,"你怎么样啊?"我急切的问着,他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就晕了过去。 看着床上的这个男人将是我要陪伴一生的男人吗?因为一时的好奇还是什么因素让我陷入了这个诡异的深宅,折腾了一天又是郎中又是巫医的,好不容易可以安静一下的时候外面的天色早已昏暗,接着朦胧的月光我望着他的脸越显的苍白似乎又开始慢慢转为透明状,好奇和恐惧交际着让我有些坐立不安,我开始蠕动自己的双脚希望找到个支撑点尽快离开这里,他的脸色确实转换成了透明色就像死去般,我害怕的伸出一只手指颤抖的伸向他的鼻前,没有呼吸了,天啊!没有呼吸了,他死了,"啊。。。。。。。。。来人啊!死人了"我惊恐的尖叫,却没有换来任何人,这到底是一家什么人死了人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来,我急速起身准备奔向那扇木门,却不料被什么东西拽住了似的,迟迟走不出床边,回头一看,那个男人竟然醒了,"啊。。。。。。。。变僵尸了,救命啊"我惊恐的大叫着,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哈哈哈。。。你看到过僵尸的动作这么柔软吗?"他慢慢起身猛吸了口气像是重生般,然后放声狂笑,我躲在了一旁的角落不敢出大声,此时的我才发现自己做了平生最大的一件错事,但我却没有退路。 "你好像真的很怕我啊!但我知道你很喜欢我是吗!"他嘲讽的扬起嘴角冷哼着,"爱你,你是个怪物,我怎么会爱你呢!"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当我说出口时我就开始后悔了,他眯起了眼睛冷冷的扫向我这边,这种眼神就像要把你至于死地般的射向我,他的眼球竟然也变成了褐色,才明白原来愤怒是的他真的像一头野兽,"怪物?你知道我是怪物还嫁给我?那我就让你变成怪物的妻子,名副其实的"几乎是用牙齿缝中蹦出的字宣判了我的死刑,我站起身想逃却被他牢牢的擒住,蜡烛被扑灭了,接着月光我看到了他愤怒疯狂的眼神。 "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为什么?"我痛苦的看着身边的这个男人,因为我知道昨晚的话不是真的,我是爱他,但不懂自己的爱是错了还是对了,他缓缓的睁开双眼,一阵剧烈的咳声,"对不起,我不知道该怎么像你解释。。。" "为什么每次在伤害我后,才变得温柔,才说对不起"我打断他的话,他坐起身,看来看我,忧郁的望着墙上的画,"如果我说你昨晚见到的不是我,你会信吗"飘忽的眼神不安的转向我,"什么?不是你,那昨晚是谁,如果你想折磨我,不要用这样的借口" 他似乎安静了许多, "让我告诉你个故事,从前有个阔公子家中从商而且又是独子很是宠爱,日久了这个公子染上了很多恶习,父母也就由着纵容,有一天在庙会上看到了一位姑娘,就像天仙下凡似的美"说着他望向画中的女子,"打听后才知此女居然是当地巫师的女儿,公子不顾父母的极力反对还是强烈的追求着这个女子,她的名字叫韩雪,人如其名般,外表冰冷的她漠视于他的存在更不屑他的追求,但越是这样越是让这个公子着迷,终于打动了韩雪"又是一串咳声,他的眉头皱的更紧.本以为这会是个美丽的结局了,但没想到的是韩雪过门没多久,那个公子又在外寻花问柳,把韩雪仍至一旁,为此他们经常闹翻脸,但那个负心汉并没有因为如此而收敛,两位老人见如此也不安慰她,认为这是他自找的,还有意介绍了一位富商的女儿过门做媳妇,这让韩雪觉得非常的愤怒又无处倾诉,转眼间那位公子果然迎娶了富商的女儿进门,过门后韩雪的日子更加雪上加霜,富商的女儿名叫金兰,金兰妒忌韩雪的容貌,又因在家得宠更加肆无忌惮的虐待韩雪,不料此时的韩雪已怀孕,金兰怕韩雪得子后地位高过她,不惜在药汤里下药。 "那天雪下得特别大,韩雪大出血流产了,没有任何人来安慰她,本想靠着肚子里得孩子安安静静得过完下辈子,没想到连这最后得希望也没有,她跑进了相公得书房找到了被仍弃在一边得画,那幅画是当时他送给她得定情之物,韩雪望着手中得话眼中充满了恨意,于是变在画上提了首诗,从此这家人得子子孙孙都不得安宁,她在那幅画上下了一道咒,任何人都破不了"我惊讶得看着他,难道他所说得那家人就是袁家?那他又是谁,他似乎看出了我得想法冷冷得说"我是袁家得子孙,刚才说得那位公子是我爷爷,我有点退却得挪了挪"你也害怕了是吗?"其实外面说得进了袁家得媳妇都会死那是真得,因为当时韩雪下得咒是让袁家没有香火,也就是说如果你有了袁家的骨肉,那你的生命也快结束了,我们袁家注定无后,但奇怪的是我的父亲却有了我,我不清楚自己还能活多久,日子长了我发现我身体里还潜藏着另一个我,也许说了比较离奇,但那是真的,没到夜晚他就占领我的身体,昨天他破了你的身我却救不了你,但我不会再让他伤害你了,我靠在他怀中感觉到了正常人的温热,是的现在这个是他,我想我已经陷入了一个万劫不复的地狱,心中暗下了决定,"那。。。韩雪后来死了吗?"我担心的问着,也为这样的痴情女子感到难过同情,如果韩雪死了那这个咒就永远解不开,他无语的望向窗外。良久后"没有,她没有死,她离开了这里之前留下了封血书,那是用金兰的血写的,她说她要看着袁家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我们现在还在她不会善罢甘休的,这也是我们欠她的"我没有再多问什么,因为我开始害怕夜黑。今天一整天我都在打听关于韩雪的事,但似乎都不愿意提起,只能作罢,小颖也跟着我来到了袁府,在这边没人谈心时还好有小颖陪着,袁杰白天喜欢在书房看书,我也会去陪他,到了晚上我便去了另一间房,是袁杰特意安排的,怕晚上的他再次伤害我,在别院有间屋子很是干净,虽然没人住,听说这是以前韩雪的屋子,在我强烈要求下袁杰才同意让我住这间的,并不是我不害怕而是我想更多的了解韩雪,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我搬入小月居时,我吓了一跳,因为里面有股奇异的香味,但这种味道我很熟悉,但总也想不起在哪里闻过,我想去寻找韩雪的书法文章却什么也没找到,为什么韩雪的那幅画在多年后仍挂在袁杰的屋中呢?这个问题我也问过他,他说不知何时拿到屋中的,估计是晚上的他拿进来的,不知小颖什么时候进了房间,她盯了我良久,我才回神"小颖你干吗不叫我?站在后面吓死我了",小颖仍然没有回话,我回头去看她,她的眼神有种深深的恨意,天啊!好可怕的眼神,我起身退后了几步"小颖。。你。。怎么了?","小姐,用膳了"她淡淡的说,也许是自己听了袁杰的事太多,多少有点多心了,只是小颖今天真的有点怪。小颖10岁那年来我们府上做丫鬟,来时就觉得她的性格和我有几分相似,日久了就像亲姐妹似的,小颖从不喜欢说自己的身世,只是谈谈的说她是被领养的,只有一个干娘,再也没什么亲人了,看小颖的样子应该是有个不快乐的童年。几个月过去了,袁家的人都对我很好,袁杰更是把我当珍宝似的,从那夜后我没有再见过晚上的他,我想一定是袁杰在克制着体内的另一部分,有时真的也会很心痛他,但又气自己帮不上什么忙,小颖自从进袁府后就变得异常安静,总是喜欢在我身后看着我,感觉好像很警惕的样子,我问她,她又不愿意说,于是也就作罢了,整个宅子还是弥漫着一股恐惧的气氛,大家都会时而注意我的肚子,我知道他们在害怕什么。闲着无聊时,我喜欢逛花园,袁杰仍然咳的厉害,我也没让他陪着,怕他被风吹,花园的花听说是自我来后才重新栽下的,从前这里是一片杂草,池塘里的鱼也是新放的,这里以前是韩雪非常喜欢的地方,我时常会想起这个让袁家人恐惧的名字,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想她是否来过,袁府的老管家每次看到我都很恐惧,有一次终于他告诉了我,说我竟然有点像韩雪,我这是啼笑皆非,也许他们都太恐惧了,最近吃不下什么东西,这让袁杰和袁府的人都有点慌张,于是便硬是请了郎中来看,结果让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变得僵硬,我有身孕了,原以为是一桩喜事,但大家都在用怜悯的眼光望我。(未完待续)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怨灵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714.html
上一篇:通灵玉镯    下一篇:三世签(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