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吸血鬼女王·变种(上)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0-01-25
1   “来来,我是一个菠菜,   菜菜菜菜菜菜菜菜菜菜菜菜菜菜菜菜菜菜;   来来,我是一片芒果,   果果果果果果果果果果果果果果果果;   来来,我是一个竹笋,   笋笋笋笋笋笋笋笋笋笋笋笋笋笋笋笋笋笋;   来来,我是一块菠萝,   箩箩箩箩箩箩箩箩箩箩箩箩箩箩箩箩   ……”   宁馨轻啜着一口特制的血腥玛丽,有些迷惑地看着那个在舞台上忘情乱唱的男子。这个唱着古怪的歌,扭动得极为僵硬却又十分投入的男子,穿着一身最新款的范氏服装,一副社会精英份子的装扮,却做出这种极不合身份的事来。那七彩迷离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将他那原本英挺俊朗的面庞映的班驳古怪,表情更是狂热激动的难以自已。   那男子越唱越来劲,根本罔顾大厅中的其他客人已经不耐烦地捂住耳朵向服务生投诉,反而更投入地跳起来,扯掉了价值不菲的领带,单手解开衬衣纽扣,露出一片结实的胸肌,疯狂地高歌狂舞着。   “啊!——”   “呀!——”   “脱呀!继续脱呀!——”   台下顿时响起一片吸气唏嘘之声,甚至有不少女顾客发出了难以控制的尖叫声。   宁馨对面的女子已经恨不得钻到桌子底下去,只能把头努力地藏在酒水单后面,但那双抓着酒水单的手已经青筋毕露,如果有可能,她一定会把上面那个丢尽脸面的家伙给活活掐死。但此刻她也只能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地对宁馨说道:“你都看到了吧,他每天睡到半夜就跑到酒吧里胡来,可白天我问起来他却说什么都不知道。宁医生,他这种情况算不算梦游呢?我可不可以叫醒他呢?”   “梦游?”宁馨嗤笑一声,将杯中猩红的液体一饮而尽,“梦游的人哪有他这么清醒,只怕是给自己个寻欢作乐的借口吧。”   “不会的!吟寒不是那样的人。”那女子忍不住抬高了声音,从酒水单后露出一张清丽秀雅的面庞,此刻虽是一脸焦虑不安,但还是难掩那种高贵斯文之气,“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他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么?宁医生,请你仔细看看,他若不是梦游,那他——是不是——会不会是鬼——鬼上身?”   “哈哈!”宁馨忍不住笑了起来,“洛小姐,你也是生物学专家了,你自己说说看,这世上真的有‘鬼’这种东西么?”   洛晓霜的脸色一沉,霍然站起,直视着宁馨说道:“我以为你是个专业的医生,想不到你根本没有半点专业精神。算了,你的诊费我会让人转帐给你,就当我找错人了。”说罢,丢下几张钞票,一挥手,转身就走。   宁馨微笑着,丝毫不动。   就在她挥手之间,从舞台的一角突然蹿出四个黑衣男子,两下就将那个忘乎所以的男子抓住拖出了酒吧,进退之间不过十几秒的功夫,已经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外,就好象一幕早已排练好的电影片段。余下的酒客们叽叽喳喳地讨论了一阵,不一会又有新的人上台唱歌,歌声渐渐地将方才的一幕驱逐出人们的记忆,大家又继续热烈的饮酒歌舞,再没有人注意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放开我!”   洛晓霜气急败坏地走出酒吧,看见正在被人拉上车还依旧大喊大叫的龙吟寒,心底气不打一处来,冲上去就重重地甩了他一个耳光,自己的眼泪却忍不住奔涌而出,“龙吟寒!你闹够了没有?你到底在发什么神经?难道还嫌丢人丢得不够么?”   那几个男子一看到她便松开了龙吟寒,不料他在这一掌之下,竟然身子猛地一个趔趄,一头撞在了车门之上,突然之间,就看到四周闪光灯大放光明,一群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男男女女如逐臭之蝇般蜂拥而上,七嘴八舌地问个不停。   “请问龙夫人,你是怎么发现龙先生到这里来得?这些人是不是你雇的保镖?”   “龙先生,你到这里来有多长时间了?”   “龙先生!你是不是因为和尊夫人感情破裂才到这里来的?”   “龙先生——”   “龙夫人——”   洛晓霜简直觉得整个头都快要炸了,一时之间心乱如麻手足无措,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那几个男子只能全力挡在她的前面,拦住那些个不依不饶的记者。   “晓霜!”从她身后突然传来一个低沉痛苦的男子声音,她一回头,却见龙吟寒捂着脑袋,痛苦不堪地望着她,指间竟流着一抹触目惊心的猩红,“发生什么事了?我怎么会在这里?我的头……该死,这些人在干什么?”   “吟寒!”洛晓霜闻言一抹泪水,顿时来了精神,一把将他推进车里,“你先进去,我来应付他们,回头再跟你说。”说罢关上车门转身说道:“龙先生身体不适,有什么事明天上午九时可以到龙翔大厦找我,但如果各位不负责任的发表任何未经本人同意的文字,一切后果自负!”   “龙夫人,那龙先生究竟是生病还是有其他原因呢?”   洛晓霜抬起头来,一双清亮的眸子逼视着说话的人,冷冷地说道:“阁下难道没有听清我说的话?如果耽误了龙先生的病情,责任可是由你来负?”   四下里顿时一片噤声,都不禁对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斯文大方的女子刮目相看。   洛晓霜一一扫过这群号称“狗仔队”的人们,拉开车门,对保镖说道:“留下各位记者的名片,明天上午请他们到公司谈谈,我和龙先生先走了。”她刚一进去,那辆黑色的宾利便如一阵风般消逝在夜色中。   “这龙夫人是什么来头?”   “回去该怎么写好呢?”   记者们又开始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谁也没注意到拐角高墙的阴影下,一个清瘦的女子静静地望着他们,眼中闪动着诡异的光芒。   可她也没有看到,在她身后的屋顶上,一个女子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一切,月光映在她的脸上,清晰可见一抹嘲讽的笑意从她的嘴角慢慢漾开——   好戏,这才开始上演。 2   “《龙氏掌门人酒吧大跳脱衣舞》……”   “《怪病?怪癖?富豪酒吧跳艳舞》……”   “《酒吧丑闻,模范夫妇大打出手!》”   “这……这……”龙吟寒面庞发青,目瞪口呆地看着桌上的一叠报纸,还有上面大幅照片——有他在酒吧里放浪形骸,还有洛晓霜推他撞到了车门血流满面的样子,只觉得血气上涌,胸口涨痛,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洛晓霜只扫了一眼,立刻对拿报纸进来的林秘书说道:“你马上安排办三件事——一是派人去街上买光这几份报纸,有多少买多少;二是通知律师起诉这几家报馆,并在其他报纸上登报声明,通知所有与龙氏有关的往来企业,停止在这几家报馆的所有广告;三是安排今天上午的记者招待会,由龙总亲自出席。”   “是。”林秘书看了一眼龙吟寒,见他毫无反应,只好拿起报纸退了下去。   “为什么?”龙吟寒痛苦地抱着头,“为什么偏偏是我!”   “吟寒,冷静点。”洛晓霜紧紧握住他的手,一双清澈无比的眸子肯定地望着他,镇定平静地说道:“我相信那绝对不是你,一定有什么我们无法控制的东西在作怪。这个时候你一定要冷静,我们一起努力,想想在这之前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   “谢谢你,晓霜,只要你相信我,我就什么都不怕了。”龙吟寒慢慢地抬起头来,看着她鼓励关切的眼神,用力回握住她的手,心里慢慢平静下来,开始努力地思索最近发生的事情,“不过,我真的想不起来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你好好想想,”洛晓霜温柔地笑着,柔柔地叹息了一声,轻轻说道:“若是你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那我们正好索性抛开这些个凡事杂务,到个没人认识你我的地方,逍遥一生,如何?”   龙吟寒苦涩地笑了笑,走到她身边坐下,将她揽入怀中,下巴靠在她的头顶轻轻摩挲着,“我知道这些年来委屈了你,让你成日里在家陪着奶奶,还要受那么多的闲气,我何尝不想和你一起环游世界,只是龙家就我这么一个儿子,我若是走了,这龙氏——”   “好了,我和你说笑的。”洛晓霜微微一笑,“我知道你舍不得奶奶,对了,前些日子奶奶找你什么事?”   “还不是那老一套,啊!”龙吟寒随意地说道,脑中突然闪过一副奇怪的场景,既而一阵剧烈的头疼,不由大叫一声,倒在沙发上,浑身不住地颤抖着,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身体里爆发出来。   “吟寒!”洛晓霜惊呼一声,扑上去抱住他,急切地问道:“你怎么了?小林!——小林!——快来人啊!——”   “咣啷!——”   房门被人大力推开,进来的却不止是林秘书,还有一个长发过腰,面色苍白的女子。她只两步就走到了龙吟寒身前,用手抚上他的额头,沉声道:“洛小姐你留下,其他人统统出去,把门关好,任何人不得随便进来。”   “宁医生!”洛晓霜先是一惊,随即立刻镇定下来,转身对林秘书说道:“你先出去,记者招待会延后到下午召开,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得进来。” 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洛晓霜忧心忡忡地看着宁馨,实在对这个面色苍白自身就象个病人的医生没有什么把握,可偏偏有朋友的大力推荐,此刻看她紧锁的眉头,真是不敢想象这么年轻的医生会有多大的本事。   “他最近有没有接触什么特别的东西?”宁馨缓缓收回走遍他身体血脉的气机,看他渐渐平静下来,这才慢慢说道:“他的身体机能发生了一种奇怪的变化,只怕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疾病,你们最好先找到病原,否则恶化下去,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洛晓霜闻言呆坐在一旁,半响发不出声了。龙吟寒靠着她慢慢恢复过来,那英俊的五官都因剧烈的痛楚扭曲得有几分变形,低哑地说道:“我实在想不起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晓霜,对不起。”   “我不想听什么对不起。”洛晓霜霍然站起,双眸清亮如星,盈盈如水,“你不想对不起我就赶快好起来。你答应过我很多很多事的,你必须自己一一实现,我不要听你说对不起,不要!”   “还没那么严重。”宁馨嗤笑一声,“当着我这个外人,二位还是不必弄得好象生离死别的样子,太肉麻了我可受不起的。龙先生不会死的,最不堪设想的后果就是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一个与他现在从里到外都完全不同的人。”   “什么?”龙吟寒和洛晓霜震惊得无以加复,异口同声地问道:“怎么可能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呢?”   “有什么不可能?”宁馨眼神突然黯淡下来,“人的改变是很正常的,只不过有的改变缓慢,有的改变突然,有的只是改变外表,有的却是改变整个人。你们遇见的,不过是罕见一点的改变。他不知道接触过什么东西,那种东西正在侵入他的思想和身体,使他不受自己的控制,慢慢的,就会从他的思想到身体都发生变化,只不过,将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变成什么,我还不大清楚。除非你能找到使你发生改变的那个东西,我再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帮你。”   “会是什么呢?” 龙吟寒和洛晓霜二人都开始苦苦地思索。   宁馨坐到一旁,静静地看着他们,感觉到他们之间那种亲密无间相互扶持,突然就觉得心头一酸。就算再孤陋寡闻的人都难免会在八卦周刊上看到关于这对模范夫妻的介绍,商界里那么多绯闻丑事,世上有那么多恨男怨女,惟独这二人伉俪情深,常常出现在一些慈善活动中,又是郎才女貌,博学多才,好象天下的好事都被二人尽占。宁馨轻叹一声,就算他还活在世上,他们也未必会有这两人如此这般痴缠恋慕。   “到底是什么东西呢?”洛晓霜仔仔细细地搜索每一分印象,可就是找不出半分特别的地方,“我们一直都生活在一起,几乎是寸步不离。为什么这一次只有他有这种反应呢?吟寒,有什么是你接触过而我没有的么?”   “没有吧。”龙吟寒看见她眼里的一丝疑惑,顿时有些慌了神,“我天天都和你在一起啊,从来没有单独接触过什么特别的东西……”   “不对!”洛晓霜突然一醒,“我想起来了,你——你是从上周末去奶奶那回来后出现的症状,那天我有事没去,会不会——会不会是——”   “糟糕,那奶奶他们岂不是很危险?”龙吟寒立时站了起来,“不行,我得先去看看她怎样了。”   宁馨差点晕倒,这人先不管自己眼下十万火急的事,居然先操心别人的事,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却见洛晓霜偷偷地给她使了个古怪之至的眼色,然后便听她说道:“宁医生最好也能和我们一起去,如果问题真的出在奶奶那里,有宁医生在说不定会好些。”   “好,”龙吟寒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那我们现在就出发,立刻去机场。”   “机场?”宁馨一怔。   洛晓霜强笑着点点头,“奶奶不喜欢这边的空气,自己住在澳洲。”   宁馨一听就头大如斗,飞机,天知道她最怕坐的就是那玩意儿。3   宁馨其实非常喜欢那坐落在茫茫碧海中的小岛,她生在内陆,从小就没见过真正的海,长大了偏偏又晕飞机晕船晕得厉害,一上去就耳鸣头疼的不得了,所以只能从影视图象上欣赏。好不容易搪塞过了龙氏夫妇乘机先走,自己倒是犯了难。   “还是让我送你一程吧。”小楠看着坐在窗台上的宁馨,忍住笑意说道:“你总是修炼那些人类的超能力,却连鬼族最基本的法术都不会,真难为他居然会选了你。走吧,抓好我的手,我倒想看看那龙氏夫妇是怎么个恩爱法,让你居然冒着头晕的风险出海去。”说着,走到窗前拉住她的手,“不用怕,你又不是没飞过。”   “可从来没飞过那么远呀,还隔着海呢,”宁馨心有余悸地看看远处,“我又不会游泳,万一掉下去——”   “那就别去了,”小楠冷笑一声,“自不量力地爱管闲事,事到临头又畏首畏尾。”   宁馨迟疑了一下,吞吞吐吐地说道:“其实——其实那也不算闲事的。”   “恩?什么意思?”小楠眯起眼睛,美丽的面庞开始散发出危险的讯号,“难道他们和那群死蝙蝠有关系?不会又是冲着你来的吧?”   “那倒不是,”宁馨眼神有些迷茫地看着远处,“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他们两个人跟我有一种很特殊的关系,说不清为什么。算了,走吧!”她紧紧握住小楠的手,用力闭上眼睛,努力抑制住心底的恐惧感,感觉到身体骤然腾空,越入一个气旋之中。   四周的风声呼啸着掠过耳际,小楠却在清脆地笑着,似乎在笑她的胆怯。宁馨也忍不住苦笑,万物难有十全十美的,她有弱点也是很正常的事,怪只怪在从前的他太过接近完美,弄的手下这些个小鬼都拿他来作榜样,当然就看轻了她。一想起他来,宁馨心中不由自主地出现了他那张似笑非笑的面容,突然之间,却有另一张完全不同的面庞压了过来,将他的面容完全覆盖,用一种极之古怪的表情看着她。   赫然间,那面庞竟是龙吟寒。   “啊!”宁馨忍不住大叫了一声,猛地睁开眼睛,却看见自己和小楠完全漂浮在层云之上,在藏蓝色的天际飞翔,身下是无际的黑暗,隐约间有点点灯火闪耀,头顶是皎洁的月光,散落的星星仿佛触手可及,美丽的就好象儿时的童话故事。一时间她竟忘了害怕,痴痴地望着那星月清冷的光辉,梦呓一般地说道:“是你么?你真的没有走么?”   “宁馨!宁馨!”小楠急唤两声,立刻打破了她的幻境,“这就到了,你可知道他们的具体方位?”   “啊,”宁馨猛然回过神来,闭上眼睛静静地象是搜索着什么,“虽然我不知道具体位置,但我能感觉到。小楠,向东200里处的那个庄园。”   “真这么神奇?”小楠半信半疑地根据她的指示飞去,“你怎么会对这两个‘人’有这么特殊的感应呢?难道你真的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我也不知道,到了再说,对了,不要进去,”宁馨睁开眼看到下面的草原,不由一阵眩晕,努力忍住说道:“我们先了解下周围的情况,我觉得这里有些不大对劲。”   “我看你自己也有些不对劲。”小楠叹息一声,拉着她缓缓降落,看着她好象大病一场一般,啧啧地摇了摇头,“我们先休息一下——不好!你看那边!”她的脚刚落地,突然感应到一股奇异的波动,立刻拉着宁馨升上了半空,指着不远处升起一片浓烟的庄园说道:“糟了,就是那里起火!”   “不好!”宁馨顿时一震,“我感觉又有那些蝙蝠作怪,小楠你救火我救人,快!” “奶奶,你怎么会养着这种怪物?”龙吟寒又惊又疑地看着老太太肩头站着的那只黑蝙蝠。它也正定定地凝视着他,那双绿豆大小的血红色眼珠里闪动着一种奇特光芒,透着一股子令人毛骨悚然的血腥残忍之意。龙吟寒别过头去,不敢再看它,却发现老太太面无表情,昏黄的老眼中竟也有一种与那蝙蝠相似的眼神,他不由心头一震,刚想上前,却被洛晓霜拉住手臂,“别动,这里只怕有什么古怪。”   “古怪?只怕再古怪也没你这媳妇儿古怪吧。”老太太眼光扫过洛晓霜,突然变得犀利起来,桀桀地怪笑着,脸上却依旧没有半分表情,看起来更是阴森可怕,“想不到不沾尘世的精灵也会有堕入凡间的时候,呵呵,难不成这里有什么你看得上的宝贝?只要你答应把这个男人交给我,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当真?”洛晓霜握了一把龙吟寒的手,只轻轻一晃已挡在他的身前,神情再平静不过,只是那双纯净的眸子在注视着老太太的时候发出闪亮的光芒,“只怕我要得你根本给不起!你是什么怪物,居然敢占了我家,再不滚出去当心我不客气了。”   “哈哈哈哈!”老太太大笑了起来,双手夸张地捂着胸口,“我好怕呀!我们最最纯洁的精灵要对我不客气了!哈哈哈哈,你以为我是真的怕了你?哈哈哈哈,其实我是非常想尝尝精灵血是什么滋味的,传说可是大补的哦。我不过是看在老妖精的面子上才放过你,你这不知好歹的妮子还敢教训我,来,让我看看小精灵发火是什么样子的吧!”说着,她双手一挥,整个大厅里突然之间一片漆黑,所有的窗子上都密密麻麻地趴着一群黑蝙蝠,瞪着血红的眼珠,尖叫着试图从窗子里挤进来,将所有的光线都完全挡住,有几只飞进来的蝙蝠更是肆无忌惮地冲向洛晓霜。   洛晓霜咬了咬牙,双手挥舞着闪出两道雪亮的光带,几只蝙蝠一碰上就惨叫着化为飞烟,其他的蝙蝠灵活地闪避着光带,伺机俯冲向她,却都被她及时的打落,可随着进来的蝙蝠越来越多,她也有些应对不及了,只得低声对龙吟寒说道:“你小心一点,千万别丢了我给你的东西,跟紧我,我们一起闯出去,这些个怪物怕光,到外面就好应付了。”   龙吟寒捏了捏手中那圆润温和的珠子,点了点头,忧心忡忡地看着她额上渐渐冒出的细密汗珠,却感到脑中一片混乱,整个脑袋好象有把钢锯在锯似得,正渐渐地分成两半。他努力地抗拒着那种眩晕感,缓缓地跟着洛晓霜以极慢地速度向门口挪动。   “想跑?哪那么容易啊!”老太太怪笑几声,肩头那只大得异乎寻常的黑蝙蝠唰地飞了起来,展翅间竟有三尺来长,尖叫着朝洛晓霜扑了过来。其他的蝙蝠跟在后面,如一片黑压压的云团般直压了下来。洛晓霜面如死灰,眼看着它们冲了过来,身上顿时好几处传来撕咬的痛楚,而那大蝙蝠更是直冲着她那雪白的颈项飞来。   “啊!”龙吟寒痛呼一声,眼看着那黑蝙蝠就要咬到洛晓霜之际,他也不知哪里来得一股力量,一把抓住了那只黑蝙蝠,甩手将它扔了出去,打得那片“蝙蝠云”顿时四下惊散,他一把抓住洛晓霜,转身就朝门口跑去。   “风望果然不同凡响啊,就只恢复了这么点感觉就可以抓住黑煞,”老太太突然出现在了门口,肥胖佝偻的身子居然显得格外庞大,将整个门都堵得严严实实,一双血红的眼睛贪婪地上下打量着龙吟寒,“我好不容易才等到你复苏过来,怎么舍得就这么放你走了呢?哈哈哈哈,小精灵,我若是让你跑了,岂不是跟老妖精结下仇了?你们还是都乖乖给我留下来吧!”   “做梦!”   洛晓霜轻斥一声,用力握了握龙吟寒的手,再看了他一眼,决然地拿过他手中的珠子,飞快地抛向空中,然后双手结印,大喝一声向它一点——   “照!——”   “轰!——”   那颗皎洁如月的明珠在空中豁然放光,如阳光般灿烂明亮的光芒刹时充满了整个屋子,那些丑陋的黑蝙蝠在光芒中尖叫中灰飞湮灭,整个房子也沦陷在一片火海之中。   4   “死妮子,居然敢动用天心灵珠,当真是不要命了!”身体被烟火熏烧得污七八糟的老太太抱着狼狈不堪的黑煞蝙蝠,形如厉鬼般地拦在龙吟寒和洛晓霜的身前,恶狠狠地说道:“你以为就凭这点道行想伤得了我?我非吸光你这小妖精的精血不可!”说话间,一伸手,如鬼魅般扑到两人身前,一把抓过洛晓霜,张口就向她那雪白的颈子咬去,眼看她耗力过大几近虚脱,根本无力挣扎,只能认命地闭上眼睛,心里一阵凄楚,“对不起,吟寒,我救不了你了。”   “啊!——”   老太太突然尖叫一声,脱手甩开洛晓霜,又气又痛地一脚踢开方才一头狠狠撞在它腹部的龙吟寒,低头一看,方才被他撞了的部位骇然出现一块凹坑,灼痛不已,还隐隐冒出一股恶臭之至的黑烟。  “你——你——”黑煞怪叫一声,飞离了老太太的怀抱。   老太太痛苦地捂着肚子,撕扯着身上的衣衫和肌肉,从她逐渐剥离的肉体上,竟缓缓站起个身形巨大的黑色怪物。那怪物似人非人,全身黝黑,一双手竟似精钢炼就,发出黑亮的光芒,一双血红的眼睛格外突出,死死地盯着龙吟寒。   龙吟寒被他踢出之后,竟然一个旋身跃了起来,随后稳稳地站在了地上,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睛迸射出森冷的寒光,而脸上居然带着一种桀骜不训似消非笑的表情,之前书卷气居然找不到半分影子了。他那俊朗的面庞上突然间血色全无,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青白的惨淡之色,他冷冷地一笑,毫不畏缩地回视着那怪物,嗤笑道:“黑族难道没人了么?居然连你这样的垃圾也派出来了?”   “嗷!——”   黑怪物咆哮了一声,双爪不停挥舞,但看着龙吟寒眉心闪烁的一点红光,竟不敢再上前半步,“风望,你现在不过是寄生在一个普通人类身上的可怜虫,你以为我会怕你么?只要我抓了你回去,看那个死女人还敢不敢和我们再作对了,只要有了雪线兰,这世界就完全属于我们了!哈哈哈哈!”   “风望?你到底是谁?”洛晓霜又惊又疑地看着前面这个明明是自己丈夫的人,他那冷峻的口气,桀骜的气势都是那样的陌生,完全与自己的丈夫判若两人,“吟寒呢?难道你不是吟寒?你——你怎么会——”   “哈哈哈哈,”黑怪狰狞地大笑着,“是啊,你不过是这小妖精的凡人丈夫,不是当年的血族第一猛将,你凭什么来吓唬我!”   龙吟寒眉梢一挑,缓缓将右手抚上眉心,反手之间,中指上竟然挑着一朵小小的血红色火焰,闪动着极为妖异的血光,映得他整个面庞都变成血红色。他的眼睛也开始发出一股红光,聚集在那朵小小的火焰上,然后慢慢的,慢慢的,火焰居然开始长大,跳动着猩红的光芒,渐渐变成一团血红的火球。   黑怪自看到那火焰第一眼起,就开始惊疑不定地向后退却,当看到它居然变成了火球之际,不由狂吼一声,手脚并用,连滚带爬地落荒而逃。那些个摇摆不定吱吱喳喳的黑蝙蝠群,也跟着一轰而散,遮天蔽日的兽群一去,顿时露出了原本明媚的蓝天白云和灿烂的阳光,如劫后余生般热切地照耀在大地上。   “啊!——”   龙吟寒大叫一声,手上的火团顿时熄灭,变成一股浓重的黑烟盘旋在他的身体周围,他整个人如同喝醉了酒一般摇摇晃晃地走了几步,脸上流露出极其痛苦的神色,再转过去试图抱住洛晓霜的时候,嘴唇努力地动了动,却什么声音也没发出来,便晕了过去。   洛晓霜吃力地扶住他没让他倒在地上,却发现他浑身冰冷得仿佛一块千年不化的寒冰,方一触手已是极冷,抱了片刻之间已让她也浑身发冷,寒战不已。她不由又经又疑,环视四周,这片草原上唯一的庄园已经湮灭在那熊熊的大火之中,里面的人只怕早已被这些黑蝙蝠吞噬,茫茫四野,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人。她缓缓地将龙吟寒冰冷的身体放倒在地面上,咬了咬牙,跪在他身边,双手合抱在胸前,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从她的心口处,突然闪起一个光点,慢慢地向上浮动,最后竟从她的口中跳了出来,漂浮在空中,赫然竟是一颗血红的珠子,闪动着七彩的异光,而洛晓霜的面庞却刹时失去了血色,黯淡得仿佛一片白纸。她慢慢睁开眼睛,一手轻轻握住血珠,深情地看着昏迷不醒的龙吟寒,一手轻轻抚过他的面庞,喃喃说道:“吟寒,吟寒,我知道你从没在乎过我不是人,也知道你一定会爱我一生,我曾经那么担心你会先我而去,把我一个人孤单地丢在这个世界上。现在请你原谅我,原谅我的自私,让你去承受那种孤独,我不能再陪你了,对不起,对不起!”她轻吻了一下他的额头,将血珠凑到他的唇边——   “这玩意救不了他,还是给我吧!”   随着一个尖利嘎哑的声音响起,天色骤然暗了下来,仿佛又陷入那死一般的黑暗中,无数刺耳的吱吱声在空中盘旋呼啸,如同无数地狱的冤魂弥漫在整个空间。   洛晓霜却充耳不闻视而不见,用力地捏开龙吟寒的下颌,想尽快让他将血珠服下,她知道,只要她一回头,就再也没有机会作完这件事了。   “呼!——”   一股恶臭的腥风掠过,竟将龙吟寒卷出了数尺,洛晓霜跌倒在地上,血珠滚落到一旁,她努力挣扎着想去抓住它,却连动也不能动一下——她的小腿以下,赫然变成了半截树干深深地扎根在地上。一个矮小枯瘦的黑色人形,和那庞大丑陋的黑怪一起站在龙吟寒的身边,桀桀怪笑着,露出一对雪白闪亮的尖牙。   “怎么?这回风望不能出来帮忙了?好可惜啊,我可是久仰他的大名想和他较量一番的,居然会不给黑灵我这个机会么?”黑灵一反手,隔空将龙吟寒震出数尺,但见他的身体如冰块般僵硬生冷,居然连半点反映都没有,不由啧啧叹道:“看来你们的气数当真是尽了,堂堂血族第一高手居然连对付这么低等级的黑怪都会弄成这个样子,真是今非昔比呀,这小妖精的内丹给了你也是浪费,还不如给我增加点真元——”他手一抬,那血珠如同受到一个无形的手掌拖起一般,缓缓升到空中,向他漂浮过去。   “不要!——”洛晓霜凄厉地大喊着,双手无力地伸向空中,顿时有无数的黑蝙蝠朝她飞了过来。   “既然主人不愿意给,你又怎么能强取豪夺呢?”   随着一个清冷干脆的声音从空中响起,突然亮起了一片柔和明亮如月的光芒,一支纤瘦白皙的小手轻轻巧巧地就将血珠收到了手中,落在了两方的中间。那些差一点就要将洛晓霜覆盖吞噬的黑蝙蝠一见那月光,如同受了什么巨大的惊吓一般,尖叫着飞回黑灵的身后,瑟瑟地颤抖着,形成一堵山一般的黑幕。   “是你!——”   黑灵血红的眸子骤然收缩,迸射出 无限的恨意,“就是你杀了黑漭!”   宁馨淡淡地一笑,看着小楠保护好龙吟寒和洛晓霜,这才回头看了他一眼,手中的月光神矛散发着幽幽的柔光,她轻轻地嗤笑道:“什么黑漭黑怪的我不知道,你们这些个垃圾蝙蝠的名字也值得我记么?可惜今天我好象来得晚了一点点,不过还好,还有你们两个来祭我的月光——你们可千万别跑啊!”说话间,手一挥,月光神矛化出一道明亮的月华,如一弯新月般的动人,袭卷着整个空间的力度,如劈山破海般的向黑灵逼去—— 5   黑灵暴吼一声,双臂一振,一跃而起,竟迎着那月光冲去,挥舞着的那对纤长的胳膊与身体间竟有两片黑色的薄膜,再加上他瘦小的身材,尖窄的面孔,活脱脱就象是他身后那群蝙蝠的变种。那群黑压压的蝙蝠也一齐尖叫着,呼扇着毛茸茸的翅膀,跟着他一起如飞蛾扑火般迎向那片皎洁明亮的月光。   “吱!——”   “哎呀!——”   就在迎面与那道看起来明媚无比却有挟着极之厉害劲气的月光相遇的那一刻,黑灵的身形猛然顿了一顿,只见那黑幕一般的蝙蝠群刹时与月光相接,凄厉的尖叫声和腥臭的残肢血浆顿时布满了整个空间。   宁馨力道一时落空,又迎面看见大片的蝙蝠碎尸,顿时恶心不已,不由自主地就向后退了几步。   黑灵等得就是这个机会,霎时化作一团黑影,直扑向龙吟寒。宁馨已炼成月光神矛,就算是有十个他也不是对手,可毕竟宁馨的实战经验太少,也不知他此行最终目的其实就在与龙吟寒,一时之间竟被他钻了空子。   待到她反映过来,黑灵已从小楠手中抢过昏迷的龙吟寒,反手挡在身前,恶狠狠地瞪着众人,“来吧,你们再上前一步我就杀了这个人!”   “呵!”宁馨嗤笑一声,挥手之间,蝙蝠群已化为飞灰随风而逝,月光神矛斜斜地指向他,不屑地说道:“黑灵什么时候学起人类的手段来了?就算你杀死他一千次都没用,你什么时候听过鬼会受什么人质要挟的?简直是开玩笑!”说着,长矛慢慢扬起,一道耀眼的光芒在前面凝聚成一个光球,并变得越来越大。   “住手!”黑灵眼中闪过一丝恐惧,这是只有结合了翡色雪线兰的吸血鬼才能炼成的绝技,恰好又是所有吸血鬼族的致命克星,如他无身前这个护身符,当真是该有多远逃多远。他咬了咬牙,漆黑的长指甲扣在龙吟寒的咽喉处,厉声说道:“这个人身上有个大秘密,你若想知道,今日就非放我走不可,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的。”   “笑话!”宁馨冷笑一声,矛尖的光球仍不断滚动变大,光波已将黑灵完全罩住,让他根本无从遁形,“这些个人的什么秘密我根本不稀罕听,你们这些垃圾,我若是放过了才是真的会后悔呢!”   “如果是关系到上官呢?”黑灵感觉到强烈的死亡气息,更用力地抓紧龙吟寒,在光球到达之前声嘶力竭地大声喊道:“他身上的秘密关系到上官的生死,甚至关系到整个血族的存亡!”   “唰!”   光球擦着黑灵的左边飞过,带起他的半边衣袖,瞬时化为飞灰,他身子摇晃了一下,左臂冒起一股腥臭的黑烟迅速的干枯下去,他呻吟了一下,血红的眸子死死地盯着宁馨,“我若死了,你就永远不知道这个秘密了。”   “上官……”   宁馨喃喃地念着这两个字,整个人如遭雷击,木然的几乎没了反映。   好!我答应你!”小楠飞身上前,站在了宁馨身前,“只要你放了他并说出那个秘密,这次我们可以让你安全离开,但决不保证下次你还会有这么好的运气。”   黑灵桀桀怪笑起来,“如果放了他,不用你们杀我,我回去也是死路一条,我只能告诉你们他跟你们有什么关系,但不可能放了他。你们若是逼我,了不起我先杀了他,大家同归于尽,你们再也别想上官能够重生!”   “不要!”洛晓霜爬在地上,满面是泪水汗水泥土混合的尘垢,却依旧声嘶力竭地大喊着,挣扎着试图向前,“你不可以杀他,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你们一定是搞错了,不要杀他!不要啊!”   “重生?”   宁馨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眼中的光彩只闪了一下又恢复平静,淡淡地看着黑灵说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么?这种话也能骗得了我?还是老老实实告诉我为什么要抓他,否则你就算杀了他一千次,我一样可以救活他一千次。你若是敢玩什么花样,天涯海角我都能找到你,到时候就算你想死只怕都不会很容易了。”   “信不信随你,”黑灵咬了咬牙,沉声说道:“此人不知道到过什么地方,居然会带回了跟上官一起被封印了的风望。方才风望为了保住这个人,还拼尽全力现身吓退了黑怪,这个妖精也亲眼看到了,可以证实我并非说谎。”   “你骗人!”洛晓霜啐了他一口,拼命地摇头,“你胡说八道,哪里有什么风望?什么妖怪?你快放了吟寒!”   宁馨和小楠相对交换了个眼神,留意看了看四周的情形,那黑怪在上次蝙蝠群被月光神矛扫荡之时已经随之灰飞湮灭,不过那一片青青草地上猩红的火球印却是绝非这两个黑血族能够弄得出来的。 宁 馨 轻 轻 在 给 小 楠 打 了 个 手 势 , 小 楠 转 过 身 去 , 指 着 黑 灵 说 道 : “ 你 不 必 再 多 费 唇 舌 胡 言 乱 语 了 , 风 望 是 何 等 厉 害 , 若 是 他 重 生 , 那 容 得 了 你 们 在 这 里 放 肆 , 我 数 三 声 , 你 放 开 龙 吟 寒 , 立 刻 滚 蛋 ,我 就 饶 了 你 这 一 次 。 如 若 不 然 , 休 怪 我 们 老 大 手 下 无 情 了 ! 听 清 楚 了 — — 壹 ! — — ”   宁 馨 举 起 月 光 神 矛 , 指 着 黑 灵 , 缓 缓 闭 上 眼 睛 , 矛 尖 开 始 闪 动 一 团 雪 亮 的 光 球 。   “ 二 !——”   黑 灵 全 身 颤 抖 了 一 下 , 依 旧 死 死 扣 住龙 吟 寒 。   光 球 越 转 越 大 , 瞬 时 间 变 得 有 如 一 轮 明 月 。   宁 馨 依 旧 闭 着 眼 睛 。   “ 三 !——”   “ 不 要 ! ” 洛 晓 霜 绝 望 地 大 叫 着, 眼 睁 睁 地 看 着 那 月 盘 般 的 光 球 如 一 道 闪 电 般 冲 向 龙 吟 寒 的 胸 前 , 断 然 决 然 的 没 有 丝 毫 犹 豫 。   黑 灵 脑 中 一 片 混 乱, 绝 对 没 有 想 到 她 居 然 会 丝 毫 不 受 任 何 的 要 挟 和 影 响 , 辣 手 无 情 , 这 一 击 之 下 已 万 万 没 有 逃 生 的 可 能 , 心 下 一 横 , 扣 住 龙 吟 寒 的 肩 头 , 张 口 便 向 他 颈 间 的 动 脉 咬 去 ——   当 他 的 牙 齿 刚 刚 触 及 到 龙 吟 寒 的 皮 肤 时 , 猛 然 感 到 一 震 , 那 光 球 竟 以 快 得 不 可 思 议 的 速 度 冲 进 了 龙 吟 寒 的 身 体 。 他 一 分 神 之 际 , 突 然 看 到 龙 吟 寒 猛 地 睁 开 了 眼 睛 , 眉 心 之 间 跳 出 一 个 猩 红 的 火 球 , 一 下 子 便 飞 进 了 他 的 嘴 里 。 黑 灵 一 把 推 开 龙 吟 寒 , 拼 命 地 挣 扎 着 想 把 它 从 嘴 里 抠 出 来 , 可 那 火 球 一 入 口 中 , 便 开 始 急 速 地 游 走 全 身 , 撑 得 他 全 身 筋 骨 断 裂 破 碎 , 他 最 终 发 现 一 切 努 力 都 是 徒 劳 之 后 ,吃 力 地 转 向 宁 馨 , 恶 狠 狠 地 诅 咒 道 : “ 你 会 后 悔 的 ! 你 们 一 定 会 后 悔 的 ! 啊 ! ——”   随 着 他 最 后 的 惨 叫 , 终 于 化 为 一 抹 飞 灰 , 堕 落 于 地 , 残 余 的 黑 蝙 蝠 尖 叫 着 刹 时 间 逃 得 干 干 净 净 , 一 个 不 剩 。  龙 吟 寒 毫 发 未 伤 地 站 在 一 边,却 连 狼 狈 不 堪 的 洛 晓 霜 看 都 没 看 上 一 眼 , 径 直 走 到 宁 馨 身 边 , 上 下 打 量 了 她 一 番 之 后 轻 叹 道 : “ 真 想 不 通 你 有 哪 点 好 , 竟 然 让 上 官 为 你 不 惜 牺 牲 一 切 , 真 不 知 他 现 在 是 不 是 后 悔 得 要 死 。 ”   “ 风 望 ? ! ” 小 楠 欢 呼 一 声 , “ 你 真 的 是 风 望 ! 哇 ! 太 好 了 ! ”   “ 风 望 ? ” 洛 晓 霜 呻 吟 一 声 , 望 着 这 个 神 态 完 全 陌 生的男子``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吸血鬼女王·变种(上)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673.html
上一篇:吸血鬼女王·变种(下)    下一篇:一个关于笔仙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