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我家楼上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0-01-25
  一、   又搬新家了!苦呀!!   搬家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娟子一直是这样想的,光自己和海两个人的东西就多的数不清了,电脑、冰箱、衣柜、洗衣机……要有的几乎都有了,再看看同室的另一对阿志和阿玉,简直是不相上下,明仔虽然是个单身汉,东西也很可观!所以非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搬家,只是这一次就偏偏是万不得已的一次。   “我去叫车,你们女孩子守着东西!”海边说边下楼。这可是八楼呀,上下一趟要付出巨大的体力,但让所有人痛苦的是,新家在七楼!!   “知道了,快点啊!”娟子抱着毛毛熊跟阿玉坐在沙发上,放眼望去,每个房间都是一大堆东西,现在都过中午了,搬到什么时候是个尽呀!   “阿玉,我还没去看过新房子呢?怎么样?”   “挺好的,是幢粉红色的房子,可能房间没现在这个大,但也小不了多少,最主要是离家乐福近,逛街方便!”阿玉边说边用双手比划着房间的大小。   “干净吗?”娟子用怀疑的眼神望着她。   “干净!人家还是新房子,刚刚装修过的!别怕,一段时间内不会的蟑螂的!”阿玉笑着,她跟娟子正好相反,从来就没怕过蟑螂,有好几次,娟子被围攻,叫声直冲九霄的时候都是她解的围,娟子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怕那东西,只觉的它的颜色太恶心,跑的又特别快,还没怎么着呢,就跑到你身上来了,真要吓死人的。   “那就好,那就好,最起码近一、两年不会有蟑螂了!”一提到这两个字娟子就心有余悸。   没过一会儿,就见阿志和明仔带着一帮搬运工爬上楼。   “哇!这么多东西,这不行!一个人才给五十块,太少了!不行,绝对不行……”一个工头一进门看到这么多东西,马上就大叫起来。   “刚才说好的,五十就五十,想赖呀你?”阿志斯斯文文的,说这话还带着笑。   “哪有那么多东西呀?东西一点都不多,你搬不搬吧!你不搬别人抢着搬呢?真是的,不搬就走人!浪费时间!!”明仔一看工头挺硬的,忙使出杀招。   “唉呀!!这东西确实有点多嘛!再加一点,一个人七十我们就搬了!”工头嬉皮笑脸的冲着我开价。   “七十!!!!七十我就自己搬了!就这么一点东西,又没什么大件,全是小东西,我们都包好了,你只管搬下去就行了,多省事儿呀!不加,就五十,不搬马上走,我们还赶时间呢!”娟子连眼皮都没抬,这些人她太清楚了,说什么东西多呀!什么钱太少呀!关键时刻一定不能松口,要不到最后搬完了,他还得跟你要。   “好,好好!!我们搬就行了,这位小姐真是厉害!!看不出来,长的……”   “行了,行了,说什么呢?还不赶快搬!!”一听他的话娟子就气不打一处来,每次搬家,这些工人总少不了说两句乱七八糟的话,把你气个半死,真是的。   “搬吧!!!”工头一声令下,七、八个搬运工开始了,这情形就好像文化大革命被抄家一样,乱纸满地飞,蟑螂从柜子后面飞出来,简直就是鸡飞狗跳的……   开搬刚开始,车也来了,在楼下等着,连隔壁邻居都跑出来看他们搬家!娟子和阿玉,一个楼上,一个楼下,看着那些工人有没有手脚不干净的,三个男生就跟着爬上爬下一起搬着。   卡车来回三趟才算东西搬完,娟子和阿玉坐最后一趟车赶到新家所在地,工人们又在搬东西,往上搬,民工头子嘴里不住的嘀咕,好像是说那边八楼,这边七楼,要累死人了,才给五十等等,娟子才懒的理他,细细打量这楼。   准确的说也不是粉红色的,应该是比粉红深的紫红色,一楼一户,一户一阳台,阳台看起来蛮漂亮也蛮大的,楼比周围的楼都高,娟子站在楼下就好像看到一根棍子直插上去,原来住的是花园,都是高楼,没觉着,这次却感觉有点太高了!肚子忽然叫了起来,她没再多想,看了看表,天啊!!都七点多了!都快饿死了,再看看搬家现场,幸好工人多,搬的快,差不多快搬完了,果然不出她所料,民工头子找到阿志,又跟他说要加钱,娟子这次没说话,按理来说应该加一点,不过肯定不会超过七十块,嘿嘿~!   “好了!加十块,最多了!怎么样,要不要随你!”阿志看样子比娟子还饿,连斯文也顿不得了。   “唉!真是的,没得赚呀!十块……唉!好吧!比没得加强,下次再有活儿,可不能开这个价了……”工头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   “说这么多干嘛!拿了钱快走!”海吼了一声,工头拿了钱,看了他一眼才悻悻的领着工人们走了。   五个人上楼去简单看了一下房子,东西把房间都堆满了,看了就让人头痛。   “吃饭吧!饿死了,吃了饭再收拾!”海最经不住饿,没等说完,人已经下楼了。   这顿晚餐可够看的,什么好吃上什么!太饿了,一个人点两个菜,到最后还是吃的一干二净,这也算的上今年吃的最爽的一顿了吧!   回到家里已经是九点钟了,还要收拾,这时候就该娟子和阿玉出马了,先设计一下该怎么布置,男生听指挥搬大件的,女生整理细小的东西,到十一点的时候,就大功告成,一个可爱的新家诞生了!   二、   一切都恢复平静了,只是昨晚太累了,娟子还没仔细看看房子,今天倒要看清楚!   三十多平米的房子,出了门,正对面是明仔的房间,左边一个走廊直通客厅,右边住着阿志和阿玉,再往右是厨房和洗手间,看起来还不错,虽然房间比原来的小点,但是挺干净的。   咦!房间墙壁上有明显的贴过画和摆过床的痕迹,不是说新房子吗?这明明是住过人的样子,连这也有假的,真是。娟子哼了一声,心想,反正是公司掏钱租的,住着就行了,门上空荡荡的,似乎少了点什么,她忽然想起有一张福字从买回来还没贴,就把它贴门上吧!希望能把福气带给大家。   天气热的要命,住在顶楼可真不是件好事,这么大的太阳,倒是可以把被子拿出来晒晒!娟子抱了被子,哼着小曲顺着楼梯往上走,天台的门关着,不会锁了吧!一般天台都是开着的,好让住户可以晒晒东西什么的,应该不会锁吧。   娟子推了一下门,门里透出一丝冷风,天台的风真大,如果晚上睡在这上面,连空调也省了。可她今天的目的是晒被子!!使劲把锁拧了几下,门还是没开,看来是没希望了。   “怎么搞的?天台也要锁上!讨厌!” 娟子苦着脸又把被子抱了回来。   六点的时候,海下班回来,藏在门口怪声怪气的说:“宝贝!!猜我给你买什么了?”   “哼!谁理你呀!” 娟子对他这种一惯的把戏早就习以为常,绝不能让他得意忘形。   “不是吧!我好心买寿司回来给你吃,你也不理我?那算了,我自己吃好了!”海从门口走进来,提了一大袋东西,看样子又去家乐福了。   “你明天给房东打个电话,让他把天台门打开,我还想晒被子呢?” 娟子翻出寿司,两眼放光,好久没吃了,好香呀!   “什么?天台是锁上的??有意思,我明天跟他说一声,再说天台以后还有大用呢!怎么能锁呢?”   “千万记得,不能忘。” 娟子想到他的善忘,不由又叮嘱一句。   “放心,忘不了!”   刚搬了新家,晚上有点睡不着,娟子一直看电视到夜里两点,可能是睡的太晚了吧!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的,眼睛都睁不开,好像感觉有人坐在床边,使劲睁开眼一看,原来是海。   “你坐在这儿干什么??” 娟子推了他一把,怎么好像跟平常不太一样。   “昨天晚上你几点睡的?”海转过头望着娟子,皱着眉头。   “大概两点多吧!怎么了?”   “不知道是不是做梦,但那感觉很真实,昨天晚上睡着没多久,我就看到一个人影顺着我们床边慢慢走过去!!走到我旁边就停了下来,然后,有双手扼着我的脖子……,我使劲的用腿蹬呀,使劲的挣扎,过了好长时间,那种感觉才没有了,人影也不见了!”海说完,看着娟子,一脸茫然。   “别胡说了,我看是你在做梦吧!你刚睡着,我还没睡呢?怎么没看见有这么个人影啊!”这种梦中的事,见怪不怪,没什么大不了的,娟子想着,又一头栽回到床上,好困啊!   “真的是梦?好吧,就算是梦,也不是什么好梦,要是连着梦见三回,这房子就没法住了!”海的气挺大,鼻子里连哼了几声,才去洗漱。   海上班后没多久,娟子醒来,想着他刚才说的话,可不可能呢?唉!!!!谁也说不准,抬眼一看,正好看到墙上的文殊菩萨开光金卡,这是去年在五台山特地求的,应该很灵吧!娟子笑了笑,要真是有什么东西也不用怕了。   四点   铃……铃……   “喂!”   “喂!!!是我,今天晚上迟点回去,七点多吧!你要是饿了就自己先吃点,不饿就等我回来。”海那边吵的厉害,像是在车上。   “我等你吧,也不饿!”   “那好!就这样吧!”   “等等!别急,你给房东打过电话了吗?”   “打过了,他说不给开!”   “啊!为什么??” 娟子心里没来由的一惊。   “说是,上面有水塔,人来人往的怕弄脏了水,我们用的就是水塔里的水!”   “不会吧!那好吧!就这样,你早点回来。”   “好,88!”   挂上电话,说不出哪里不对劲,但总觉的怪怪的,真的是因为这样的理由才锁上天台吗?忽然又想起今天要去办暂住证,都四点多了,再不去要下班了,马上行动起来。   “咦!出租屋登记薄呢?” 娟子在客厅里搜寻着。   “奇怪?明明在桌子上的?怎么不见了!”东张西望的看了半天,才看到电视柜后面有一角红色,仔细一看,果然是登记薄。   “怎么掉在这了,让我好找!”拍拍上面的灰尘,翻开登记薄,一阵霉味扑鼻而来。   “哇!怎么这么大味呀!搞什么?还得把我们的照片贴在上面,都走霉运了!” 娟子嘀咕着,一页页翻着,上面几乎贴满了住客的照片:“看看,根本不是新房子,住过这么多人了!”   很快翻到最后一页,这一页只有一张照片,是个女孩,二十多岁,看起来长的挺清秀的,巧了,她以前就是住这间房的,两个月前搬走了。娟子匆匆把四张照片贴上,该填的填好,这一页的味道特别重,贴好以后,手上都是这味了。再一看表,快五点了,由不得她担搁,手都没洗便冲下楼去。   三、   热,太热了,热的晚上根本睡不着。   “啪”娟子一巴掌打在海身上:“好热呀!”   “我也热呀!唉哟!!真是受不了!”海边说边拿起桶往洗手间走去。   “干嘛?”娟子瞪大眼睛看着他,这家伙常常有惊人之举。   “冲凉呗!”   “什么???十分钟前刚冲的,又冲!” 娟子几乎要跳起来了。   “这不是热的嘛!不行,明天就装空调!”海晃着脑袋一付难以忍受的样子。   “对呀!有好好的空调不用等什么呢?主机直接放天台上就得了,省的在墙外面安铁架子!”有了对空调的期盼,娟子脸上的表情也丰富起来。   “放天台??不是吧!你又不是不知道天台锁着?”   “房东不是说怕人弄脏了水才锁的吗?我们只是装空调,又不会弄脏水,他会同意的!”   “会吗?那我明天试试!”   早上的空气别提有多好了,风也很大,吹在身上,人也精神了许多。   海一起来就迫不及待的给房东打电话,左说右说房东才答应一会儿就把钥匙送来,过了十几分钟,听到楼下有人在叫,海答应着,一溜烟跑下楼。   娟子走到阳台上,想看看房东的样子,这还是第一次看见他,三十来岁,戴个眼镜,挺瘦的,那一刹间她在想,阿志三十岁的时候很可能就是这个样子,斯文人三十多岁大概都是这个样子,呵呵~~~   “这个房东,真是的!!”海一进门就嚷着。   “怎么了?”娟子接过他手中的钥匙,好沉,是铜做的,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孔,一看就知道那个锁一定是把好锁,用得着吗?她心里想。   “跟我说了半天,说什么钥匙不能丢也不能借给别人,明天就得给他,还说现在的女孩都喜欢跳楼,他把天台锁上也是为大家好,搞什么?好好的,说什么跳楼不跳楼的,唉!!莫明其妙!”   “是吗?他怎么这样说?我们女孩子才不喜欢跳楼呢!乱七八糟的,别管他,快点给装空调的公司打电话呀!” 娟子催促着。   “哦!对,差点忘了!”海一边说着一边拿起电话。   现在的服务行业效率还挺高的,打过电话才半个小时,就有两个人赶来,带的东西还不少,有个像瓦斯罐的东西,是有来装雪种的,还有些杂七杂八的工具。   装空调也是件麻烦的事情,两个人分工,一个清洗,一个用胶布把铜线裹好,然后就是打洞,把空调的位置固定好,最后一步才是把风箱放上天台,与空调连好。   “主机放哪?”一个师傅问。   “天台!我带你上去!”海拿了钥匙领着师傅上楼。前脚刚出门,手机就响了。   “喂!”娟子替他接了电话。   “喂!是阿海吗?”一个挺陌生的声音。   “噢,他现在有事不能接电话,我是他女朋友,你有事告诉我就行了。”   “我是房东呀!他是不是上天台了?你去再嘱咐嘱他,门上那张黄色的纸千万不能撕,开门的时候一定要小心,我怕他一时忘了,你快去,要不来不及了!快快……”房东在电话里不停的说着快。   “好好,我马上去!你别急!” 娟子连电话都没挂就冲上楼去,一看,门大开着,海和那个师傅早就走进去了,这?   “怎么样??有没有撕掉呀??”房东竟然也没挂线。   “这??”娟子快速查看着那扇门,终于被她发现,门的最上方有一张长条形的黄纸,不太大,但还贴在那儿,这应该就是房东所说的黄纸了吧!   “倒底怎么样了???”房东的声音很急。   “没事儿!黄纸还在,不用担心!”说着,娟子心里也仿佛放下一块石头。   “那就好!那就好!谢天谢地!!吓死我了……”房东还在电话里嘀咕着。   忽然,一阵好大的风吹从天台吹来,娟子不由的闭上了眼睛,等她再睁开眼时,发现了什么?黄纸不见了!!!!啊!!!黄纸……黄纸被大风吹走了??不会吧!!娟子四下寻找着,楼梯、墙角都没有,看来是被风吹下来,然后又从门对着的走廊窗户吹到了楼外面。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太巧了吧!   娟子想马上告诉房东事情有变,谁知刚说了一个“喂”字,就听见电话那边传来一阵忙音,天啊!他挂线了!他一定以为黄纸还在,没想到已经不在了,唉!!变的也太快了吧!   “咦!你傻呼呼的站在这儿干什么??”海走到娟子面前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我没事儿?可是黄纸不见了!”   “怎么会?我开门的时候可是很小心的,你看,它不是还在——!!!”海指着门的手僵住了,他张大嘴,后面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黄——纸,被风吹走了!!” 娟子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但只是一下就清醒过来:“黄纸吹走了,有什么问题??不就是一张纸吗???紧张什么?有病!”她骂了一句,拉着海下了楼。   四、   鬼!!!   半夜,娟子被海的叫声惊醒。   “你搞什么鬼??三更半夜的叫什么?想吓死人呀?” 娟子打开灯,看见海直直的坐在床上,身上全是汗,眼睛瞪的老大,还不住的喘着气。   “你怎么了?” 娟子拿着毛巾帮他擦汗。   “有鬼!!!有鬼……”海一把捏住她的手腕,嘴唇哆嗦着。   “你没事儿吧!好好的,哪来什么鬼呀!是不是又做恶梦了?” 娟子抚着他的脸想给他点安慰。   “真的,不是梦!她就在门外面,她说她要回家!真的,你相信我!相信我……”海的声音渐渐小了,眼睛却盯着门。   咔——嚓   门锁忽然响了一声,就好像有人在开门。   海捏着娟子的手,越来越紧。   房间里一下子变的很冷,娟子看了一眼空调,指示灯灭着,没开!奇怪,怎么会这么冷?   咔——嚓   门锁又响了一声。   海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平静了一点,他拿过一张纸,在上面写着:“门下面有条缝,我现在去看看!”   娟子点了点头,心跳的厉害。   海蹑手蹑脚的下了床,走到离门一米远的地方,回过头来看了看娟子,那种神情就好像绝别的恋人。   咔——嚓   这时,门锁再次响起。   海不再犹豫了,他慢慢爬下去,脸贴着地板,往门缝里望去,门外面黑黑的,什么都没有!!看到这样的结果时,海几乎要虚脱了,他坐在地板上,大口大口呼着气,过了半响就开始大笑。   “我就说你是做梦吧!” 娟子也松了一口气。   “我真是有病!哈哈……今天这事儿可不许告诉别人,要不他们会笑死的!哈哈哈……笑死人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真是,可笑!!太可笑了!”海笑的喘不过气来:“好了,没事儿了,我去一下洗手间,瞧这一身汗!”海说着打开门。   好冷的一阵风呀!   “真凉快!”海高兴的打了个口哨。   没错,这风真的很凉快,娟子眯上眼睛享受着这风,猛地,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了上来,仿佛有人站在她面前,娟子飞快的睁开眼睛,房间里静悄悄的,洗手间的门关着,能听到里面的流水声,除了这些就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倒底为什么会有刚才那种感觉呢?   风还在吹着,娟子却感到有点冷,甚至是冷到人的骨头里,怎么会突然这么冷呢?她站起来,把门关上,但身上还是很冷。于是,娟子搓着双手在地上来回走着,想借此来暖和些。直到海从洗手间出来,她才感到身上的寒气少了点。   第二天,海的精神看起来特别好,他今天休假,说好了要去公园玩的,所以起的很早,吃过早餐,他换好衣服在客厅等娟子。娟子一般比较慢,女孩子嘛!总是要打扮打扮的,可不知怎么回事,她今天特别想照镜子,看着自己的眼,自己的嘴,自己的眉,仿佛是一种欣赏,以前怎么没有发现照镜子是如此快乐的事?有趣。   娟子仔细看着自己的脸,就好像是第一次看这张脸,多么美的一双眼睛啊!真的很美,太美了……   她沉醉在自己的容貌里,对着镜子做出各种表情,忘了时间,忘了身在何处,她只知道自己长的很美,一个女人长的美就是她的全部。   “好了吗?怎么这么久呀??”海大声叫着。   娟子听见了,但不知为什么不想回答,   铃……铃……铃……   手机响起一阵急促的铃声。   娟子浑身一颤,就像是在梦中被吵醒。   “怎么回事?”她看着镜子里看了二十几年的脸:“一个劲的看什么??都看这么多年了,真是的,我这是怎么了?”拿起手机:“喂!”   “喂,乖女!”   “妈!!!” 娟子高兴的大叫。   “在做什么?”母亲的声音永远最亲切。   “没什么,正准备出去玩呢?” 娟子说着心里想,这个死人,怎么不催我一声。   “噢!那就不说了,你去玩吧!我改天再打给你!”   “好,知道了,再见!”   “再见!”   挂断电话,娟子最后照一下镜子,赫然发现左耳下面靠近脖子的地方长了一颗痣!!不很大,灰灰的?怪了?怎么忽然间长了颗痣呢?而且这颗痣好眼熟,倒底在什么地方见过呢?一时又想不起来。   海推门进来,一脸的不高兴:“我说都几点了?公主出宫也没你磨!”   “那你刚才也不催催?”   “怎么没催?你没理我!真是的,快走吧!”海不由分说把娟子推出门。   五、   不知不觉一个多月过去了,娟子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晚上,几乎到了凌晨才会睡觉的地步,但她的生物钟似乎并没有改变,无论睡的多晚,依旧是在第二天早上九点醒来,娟子已经被失眠折磨的瘦了一圈。海心痛极了,每天都买她喜欢吃的东西,娟子却怎么也吃不下,一餐只吃一小点,而且只吃青菜。海实在没办法,就陪她去看医生,但这一切都没用,她根本吃不下那些药,太苦了,偶尔吃下一颗,过了不几秒钟便又吐了出来。   这种日子每过一天,娟子就痛苦一天,睡眠严重不足,让她觉的一整天都是迷迷糊糊的,海只要一离开她,房间就完全变了模样,铺着纯白色床单的床、一面可以照到全身的镜子、墙上贴满了小孩子的画、房顶的灯上挂着紫色的风铃、窗台上是一盆不知名的白色的花。   娟子站在门口看着这个陌生的房间,她不敢进去,因为这不是她的!娟子有了这样的想法,所以在房间变样的时候,她从来都不进去。   直到有一天,一个雨后的下午,娟子又站在房门口,那里面竟多了个女人!!!   她背向着娟子,穿白色的睡袍,一动不动的站在窗边看着那盆白花!!!  她是谁???娟子在心里问自己,不知道!她怎么会在这里?冷!!就像那天晚上的冷,娟子抱紧双臂,嘴唇哆嗦着,我要看看她是谁??   娟子慢慢抬起腿,第一次走进那房间!她可以听到风铃清脆的碰撞声、闻到花的香味,甚至可以感觉到房间里的温馨气息。   离她越来越近,娟子听到她在小声说话:“宝贝,妈妈带你晒太阳,妈妈给你唱歌,你喜欢什么妈妈都会给你!乖!你是世界上最乖的孩子……”   晒太阳??今天不是阴天吗??娟子望着窗外,她竟然错了,天气好的不得了,太阳暖暖的照在人身上,真的是很舒服。娟子的脑子忽然有些乱,她不知道是自己有问题,还是这个女人有问题?   “你——是——谁?” 娟子的声音很小,但终于问了出来。   她停止了说话,缓缓转过头来,很清秀的一张脸,细细的眉毛,小巧的嘴,娟子还清楚的看到她左耳下面的那颗痣!!这张脸??好熟悉呀!对了,想起来了,她是登记薄上那个女孩!   “我—就—是—你—呀!!”她一字一句的说出来,就像许多钢针在刺娟子的心,空气一下子变稀了,她张大嘴努力的呼吸着,却还是觉的很晕,非常晕,地在不安份的跳动着,身边的东西一圈又一圈绕着她飞快的转!!   床——窗台——镜子   镜子——窗台——床   …………………………   “不——你不是!!!” 娟子用尽全力大声叫着。   转动一下子停止了,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令人熟悉,墙上的钟还在滴滴嗒嗒的走着,衣柜、床、冰箱、电脑……   “没有女人!!哈哈哈……没有白色的花!什么都没有!哈哈哈……,我!我这是怎么了!这倒底是怎么了??” 娟子发疯般的大笑着,笑出了眼泪,笑的眼睛都睁不开。   终于,止住了笑。娟子深深吸了口气,抬起头来。墙上是她的镜子,那里面有一张很清秀的脸,细细的眉,小巧的嘴,还有左耳下面的那颗痣!   “怎么会这样??” 娟子把镜子摘下来,仔细的照着自己:“天啊!!这个人不是我??这不是?是她?不——,怎么会这样?……”   娟子看到自己有着跟她一样的脸,而且穿跟她一样的白色睡袍!   “我—就—是—你—呀!!”   她的声音不停的传进娟子的耳朵里!   “不,我不是你!我是我自己!!!” 娟子在房间里大声喊着,但无论娟子的声音有多大,都掩盖不了她的声音,她就好像在娟子耳边说话一样,好清晰!一直清晰到她的脑子里,占据了她所有的记忆。   娟子忽然想起自己最喜欢白色,衣服、窗帘、床单都要白色的,她还想起那串紫风铃是生日的时候他送的,小孩子的画是她一张张亲手贴上去的,因为她怀孕了……   海回来的时候,娟子正站在窗边看着那盆白花。   “我回来了!!”海笑着从背后抱住她。   “今天我很高兴!” 娟子吻了一下他的脸:“因为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噢!!是什么?”海兴奋的望着她。   “我怀孕了!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 娟子满心欢喜等待着他的热吻。   “什——么??怀孕?不会吧??”海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怎么了??你不喜欢?”她紧张的看着他,生怕他真的不喜欢。   “没—有!怎么会呢?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海又笑了起来,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娟子也跟着他笑了。   六、   当……当……当   娟子打开门,是房东。   “啊!!噢,我……我是来……抄水表的……”房东似乎有点紧张。   “那就进来吧!你自己随便!”她笑了笑,转身进了房间。   “是谁?”   “房东,来抄水表!”   “哦!我出去看看!”海说着走了出去,轻轻关上门。他走到客厅,看到房东动也不动的站在阳台上。   “咦!你干什么?”海有些疑惑,最近奇怪的事情越来越多了。   “阿海!是你呀!吓我一跳!”房东抚了抚心口,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海。   “怎么这样看着我?”   “没什么?阳台上怎么摆这么多花呀?”房东指了指阳台上一盆盆的白花。   “我女朋友喜欢罗!没问题吧?”海顺手拿起水壶浇了浇花。   “别怪我多嘴!这种花不吉利的,以前也有一个女孩喜欢这种花,结果……呃!!”   “结果什么??”海追问着,他在冥冥中觉的这两件事应该有什么关联。   “结果——跳楼死了!”房东把声音压的低低的。   “什么??”海心里猛的一惊。   送走房东,海没有马上回房间,他独自坐在客厅里,吸着烟,很久很久……   又是一个星期天。   海说晚上要给娟子一个惊喜。于是,她静静的等着,不知道是不是她想要的惊喜呢?   七点的时候,海已经把菜做好了,娟子把蜡烛点上,打开海今天才买的一瓶红酒。整个房间一片红色。   “娟子!今天晚上,我会让你幸福的!”海凝视着她,眼神很复杂。   “我知道你会的!”   “干杯!”   “干杯!”   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杯,那酒很好喝,娟子的头又开始晕起来,海却好像没什么事儿,只是很专注的望着她。   “我——我的头好晕!” 娟子扶住桌子,身体好沉,像是背了一个人:“海!好累呀!是什么东西压着我??啊??好沉!!”   “娟子!你别动!”海小心翼翼的站起来,手上不知道拿着什么东西,慢慢伸过来,想摸她的额头。   忽然,背上的东西一颤,娟子又听到那个女人的叫声:“你要干什么?”   “娟——子!!!娟子!!……”海喊的声音好大,娟子想回答他,却发不出声音。她感到自己离海越来越远,海想要追过来,却被冲进来的房东紧紧抱住,再下来,就是一片黑暗了,一点感觉都没有,只听到白衣女人不停的笑着。   “你为什么不让我追???现在怎么办??娟子不见了???你回答我呀??”海愤怒的对着房东大叫。   “你冷静点!不是我不让你追,是你根本就追不到,首先,你没有把灵符贴在她头上,这样根本降伏不了她!”房东点了根烟。   “我真的很怕!!!万一伤害到娟子那怎么办?我不能没有她,真的不行……”海在床边坐了下来,低着头,泪水一滴滴落到地板上。   “唉!!!你们这些年轻人,爱的时候爱的要死,不爱的时候要多狠心有多狠心,那女孩要不是被别人抛弃,也不会跳楼了,她要是不跳楼,娟子就不会被她上了身!”房东说着叹了口气。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海用手抹了抹脸,抬起头来。   “现在要尽快找到她,看娟子的样子,鬼上身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它甚至控制了她的思想,让娟子以为自己就是它,要不然,娟子也不会说她怀孕了!而事实上她根本就没怀孕。如果再这么下去,她会死的。”房东的脸色忽然沉了下来,眯着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莫名的阴冷。   “这都怪我,怎么就没有早点发现,一定是那天夜里,我打开门,其实那鬼就在外面!!我真是该死!!”海烦躁的甩甩头。   “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从明天开始,我们分头去找娟子,三天后无论找到没找到,我都会来找你。”   “如果……我是说如果没找到,那……”海的心跳的厉害。   “没找到就意味着死!!那个东西会再找第二个、第三个,直到她有足够的力量复仇!”房东说到这里,自己也倒吸了一口冷气。   “复仇?她的仇人倒底是谁呢?”   “不太清楚,那个男人并不跟她住在一起,虽然经常来看她,可是谁也没有亲眼见过!”房东站起来走到窗边,黑暗罩在他脸上,看不出表情。   海沉默着。   房间里充斥着两个男人不断吐出的烟,远远的望去,一片模糊……   七、   “阿志!!阿——志!!”海用力敲着隔壁的门。   “来了,来了!!!什么事儿?这么急呀!”阿志打开门。   “快点起床,今天有重要的事要做!”海的样子很严肃。   “重要的事??什么事呀?还没到上班时间呢?”阿志有点摸不着头脑。   “今天不上班了,未来的三天里都不上班了,我已经替你请好假了!”   “啊??什——么?你不是开玩笑吧!有什么天大的事要请三天假呀??”阿志惊讶的张大嘴。   “娟子不见了!!!”海说着,把脸转向另一边,他怕自己一不小心落下泪来。   “啊!!!!!!!娟子……娟子不见了!!!吵架了??是不是去朋友那儿了?喂,你倒是说话呀??”阿志急的直挠头。   “你别问这么多行不行!!总之,她没去任何朋友那里!我们现在要去找她,明白吗?”   “当然明白!我们是好朋友嘛!娟子不辞而别,我也着急呀!你也是,吵什么架嘛?娟子那么好,真是搞不懂你……”   “喂!你怎么这么罗嗦,快点,楼下的车还等着呢!”   五分钟后,海和阿志坐在了租来的面包车上。   “师傅,麻烦您!市里的每条路都要走过,小路也要走,您多费心了!”海的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前面可能是希望,也可能是伤心,但无论如何,这条路都要走下去。娟子,你在哪儿呀!!!   地图上的马路就好像一个巨大的蜘蛛网,纵横交错,左拐是一条路,右拐是另一条路,左拐的时候,海却想着右面的路,娟子会不会在那条路上,等到了右拐的时候,海又想着左边的路,他不停的思考着,这比他过去二十多年里所有思考的总和还要大。每走完一片地方,他的心就痛一分,因为这里没有他挚爱的娟子、没有他心中熟悉的身影。   一天,二天。   阿志滴完最后一瓶眼药水,他叹了口气,看着海:“两天了,整个市区差不多都找遍了!!今天可是最后一天了。”   海没说话,只是低头盯着地图:“师傅,去最后一个区吧!”   阿志又叹了口气,重重的靠在车座上……   已经是深夜了,海和阿志一声不吭的坐在客厅里。   “明天,你打算怎么办?”阿志打破了沉默。   “我会等房东的消息!”海的声音份外低沉,似乎已经没有力气讲话了。   “倒底为什么??娟子为什么会走??你能告诉我吗?”阿志提高了声音。   “你还是——不知道的好!……这三天谢谢你了,要是没有你,我可能会崩溃!!”海拍了拍阿志的手。   “我不知道你对娟子做了什么?但她一定很伤心,否则,绝不会三天都不回来。希望你不会太后悔!!”阿志注视着海的眼睛,三年多的朋友,他很了解海,但娟子的失踪太不可思议了?而海又不愿多做解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阿志,你别多想了,我会告诉你真象的,你要相信我。很晚了,你明天还要上班,先去睡吧!”海说着闭上了眼睁。   “好吧!如果有什么事,记得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的。”阿志说完,摇了摇头,回房去了。   偌大的客厅就只剩下海一个人。   咔——嚓   门锁忽然响了一声,好像有人在开门。   海猛的睁开了眼睛,四周一下子静了下来,一点声音都没有。海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砰——砰砰——砰——砰……   好香的味道,是阳台上的白花,越来越浓。   咔——嚓   门又响了。   海慢慢站起来,走到门口,门上有一个猫眼,海停顿了一下,随即把眼睛凑了上去。   门外的灯竟然亮着,昏暗的灯光下站着一个穿白色睡袍的女孩,细细的眉,小巧的嘴。   海有些奇怪?她是谁?   海——   有人叫他的名字!!!海又从猫眼里望出去,那个女孩不见了,站在门外的是娟子!!她回来了!!!海用最快的速度打开门————   门外一片黑暗,什么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我明明看到她在这里?她回来了??怎么会不见了??娟子……娟子……你在哪儿!!!!娟子……”海发疯般的在楼梯上寻找娟子。   忽然,脚下一空,楼梯不见了,他的身体快速的坠落下去……   啊!!!——   海浑身一震,再次睁开眼睛,原来又是一个梦。   “娟子!!!你快回来吧!!我……我好想你!!!”海站在阳台上,向着无边的黑暗大叫着:“娟子——你倒底在哪儿?—————倒底在哪儿?…………   八、   好冷!娟子的身体都快要冻僵了,这倒底是什么地方?无论从什么角度望去都看不到边,只是无尽的黑暗。   “海——”娟子试着叫他的名字,没有人回答她,我的海呢??他为什么会任由我呆在这种地方?   娟子站起来,走了几步,感觉有点不对劲,似乎没有地的感觉。她低下头,看到自己竟然是在飘!!!难道?……难道我死了???   “我死了!!!我真的死了???”   “你还没死!!”是白衣女人的声音。   娟子看不到她在哪里,她的声音就好像从四面八方传来,前面、后面、左面、右面倒处是她的声音。   “你……你倒底是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 娟子面对着黑暗,绝望的大叫着。   “我就是你,你很快就会明白——很快——”白衣女人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完全消失。   “什么你就是我???你怎么会是我???你告诉我呀???我不明白,真的不明白!!!你回答我!!回答我…………” 娟子喊了很久,她却不再说话,娟子站在黑暗里,感受着这里的阴冷。   白衣女人??白色的花,风铃,很大的镜子……娟子回想着这一切,那个房间应该是她的,里面有她喜欢的一切。   黑暗中忽然亮了起来,娟子竟又站在房间门口。   铺着纯白色床单的床、一面可以照到全身的镜子、墙上贴满了小孩子的画、房顶的灯上挂着紫色的风铃、窗台上是一盆不知名的白色的花。   她依旧站在窗边,轻声跟她的孩子说话。   “兰兰!”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娟子耳边响起。   娟子惊诧的转过头,却看不清他的脸,他似乎并没有发现她的存在,从她身边走了进去,一直走到女人身后,伸出双臂抱住女人。   “你来了!!!今天我很高兴!”女人吻了一下他的脸:“因为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噢!!是什么?”男人兴奋的望着女人。   “我怀孕了!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女人笑的很甜。   “什——么??怀孕?不会吧??”男人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怎么了??你不喜欢?”女人紧张的看着他。   “你知道的,这个孩子不能要。”男人把女人推开,在床边坐了下来,抽着烟。   “为什么??你不是说正在办离婚吗?我们很快就可以结婚了!!”女人抚着男人的头发,很温柔。   “兰兰,事到如今,我不得不告诉你了!我是不会离婚的,如果你爱我,就把这个孩子打掉,然后,我们还像现在一样生活,这不是很好吗?”   “你说什么??不离婚?你……你骗我??”女人心底的愤怒完全暴发出来,“啪”的一声给了男人一个耳光。   “你——疯——了!!!”男人粗鲁的把女人推倒在地上:“你以为你是谁??居然敢打我?我告诉你,从第一天跟你在一起,我就没打算要娶你!!!你死了这条心吧!还想用孩子来逼我,我不稀罕。”   “你说过……你会……爱我的,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女人俯在地上尽情的哭着。   “爱你??哼!!别做梦了,你这一辈子就只有这个命了,我会爱一个给人家做了三年情妇的女人??你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不是我的,骗人的是你!!!……”   “骗子!!我跟你拼了!!!”女人忽然站起来,用尽全身力气撞向男人,男人被撞倒在床上,但女人的力气太小了,转眼就被男人占了上风。   “我让你——叫!我让你——拼!贱——货!贱——货……”男人叫着,不停的打女人的耳光,一下,两下,三下……   “不要打了!!!住——手!!你这个坏男人!!!” 娟子叫着,冲过去撕打那个男人,但他们根本听不到她的声音,也感觉不到她的存在。女人的哀叫,男人的暴打,是怎样的让人心惊!!娟子感到压抑,感到痛苦在无限的扩大、蔓延……   “怎……么样?不……不叫了吧!!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我跟你一刀两断!你自生自灭吧!!”男人喘着气,止住了打,带着不屑一顿的笑离去了。   女人躺在床上,没有哭,她或许已经看清了这些男人的嘴脸。过了好长时间,她才站起来,走到镜子面前。她的脸上印满了手印,一道道,紫色的,甚至裂了口子,嘴角已经烂的不成样子了,双颊肿的闭不上嘴,血就从嘴里流出来,一直流到白色的睡袍上。她轻轻的摸了摸脸,还能感到刺骨的痛!   “你怎么样了??” 娟子想给她点安慰。她还是听不到,慢慢的走了出去,当她走出房门的那一瞬间,这房子又变了,没有床,没有画,没有花,就只是一个平平的台子,四周是一些矮墙,这里的风很大,墙外面一片黑暗。   女人站在墙上,一动不动,仿佛已经麻木了。   “你……你要干什么??” 娟子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女人直直的跳了下去。   “不——要!!!” 娟子飞快的跑到墙边,向下望去。   地下流满了鲜血,女人的头上有一个大大的洞,血从那里向喷泉一样射出来,她的眼睛还没闭上,死死的盯着娟子……   大结局   “你拨叫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海气急败坏的把手机扔到床上,房东好像忽然间消失了,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一直没有他的消息,海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房东身上,然而他却不见了,海找遍了他可能去的地方,都没有他的消息,真是急死人了。   叮铃……叮铃……   “喂!!”海飞快的一把抓起手机。   “阿海,是我!!”房东深沉的声音传来。   “你可出现了!!急死我了!怎么样??找到了没??”海急切的问着。   “找到了!!在西郊的水库,你现在赶快来吧!!我等你!!!”房东说完挂上的电话。   海高兴的差点跳起来,匆匆往西郊水库赶去。   从市区到西郊水库差不多要两个小时,眼看着天色渐黑,海的心里也七上八下的。   叮铃……叮铃……   手机又响了。   “喂!!”   “海!我是阿志,你现在在哪儿呢?”阿志的声音很急。   “我快到西郊了!有什么事儿?”海对于阿志这个时候打电话来,有点奇怪。   “天啊!!你跑到西郊做什么??阿玉在林山看见娟子了!!”   “你说什么??林山??不可能吧?会不会是看错了?”海忽然意识到事情也许并没有那么简单。   “千真万确!!阿玉公司今天组织在林山野餐,她亲眼看见娟子爬上山去!你还是快点调头吧!快点!!!”阿志急的都叫起来了。   “怪了,房东不是说娟子在西郊水库吗!”海不禁有些怀疑。   “房东???唉呀!!!你被房东骗了,房东现在也在林山呢!!他一直跟在娟子后面……”   阿志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海的大叫打断:“司机,调头,去林山!!快点!!”   夜,眼看着就来了,黑漆漆的撒在路上、房上、人们的身上。   林山也完全笼罩在这片黑色中,静静的等待着。   扑哧——扑哧   山顶上传来奇怪的声音。   “嘿嘿!!!别想逃了!这次你将永远的死去!!没人能救你。嘿嘿嘿……”黑暗中房东的笑声听起来份外阴森,他手里拿着一个喷壶,不住的往四周喷着些什么。   风忽然猛烈起来,周围的树都被刮的沙沙乱响。   房东抬起头,口中喃喃说着:“来了!!!终于来了!”他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花香渐渐浓了起来,他的双眼敏锐的观察着四周,渐渐的,呼吸开始不均匀了,感觉告诉他,危险就来自于他背后……   一缕头发,从他的背后伸过来,搭在他的肩上。奇怪的是,头发不再飘动,就像有了什么力量!一缕一缕的,缠在一起,轻轻的在他全身上下游走。   房东深吸了口气,猛地转过身来。   他面前是一个女人,很美的女人,她的头发看起来就像无数条蛇一样,在她周围蠕动着。   “嘿嘿……你来了!!!”女人笑了,她裂着嘴,裂的大大的,嘴角的肉像撕布一样撕开,白森森的牙又尖又大,嘴里的血顺着舌头往下淌。   “我美吗???”女人的声音更甜了,她向他抛了个媚眼,一个眼珠马上就掉了下来,另一个还连着,在脸上晃来晃去。   房东强忍着恶心,举起喷壶往女人脸上喷去。   啊————————   女人凄厉的尖叫着,房东飞快的掏出一张灵符,啪的一声,贴在女人的额头。   嘶——   女人的身上冒起一阵白烟。   过了半晌,房东抱起女人,把她放在一堆黑呼呼的东西上。   “哈哈哈……是时候了!让我来送你走吧!!”房东得意的笑着,打开了随身带来的应急灯。   灯光照在女人脸上。   “啊!!!娟子!!!”藏在树林里的阿志一惊,差点叫出声来。   “你想不到吧!!我在这里喷了很多迷药,虽然你不怕这东西,但是娟子是人,她怕!只要有那么一丝的松懈,我就可以把灵符贴在你身上!!哈哈哈……”房东大笑着,往树枝上倒着东西。   阿志吸了吸鼻子:“天啊!是汽油,他……他想烧死娟子!”   “那现在怎么办?”阿玉急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海还没来???”   “别等他了,再等,娟子就死了!!!阿志——”   “好!那我冲出去,你就在这等着,千万别动!!”阿志说着,脱下T恤,包住脸,正要冲出去,却被阿玉一把拉住:“小心点!我——等——你!”   “玉!!”阿志看着阿玉深情的眼光,声音也哽咽了。   哧——   一股蓝色的火焰从房东手里冒了出来。   “再见,宝贝!!”他阴笑着,抬起手……   忽然,一个人影从旁边冲了过来,飞身将他扑倒,打火机掉在地上,火光闪了几下便灭了。   “放——开——我!!”房东使劲挣扎着。   “你休想!!!”阿志死死的压在房东身上,一刻也不敢松懈。   “原来——是你!!!蠢货!!!她被鬼——上了身,我——我只是想烧死那个鬼!……”   “我不会相信你的!!!老实点!想烧死娟子,没门!!!”   该死!!!房东在心里骂着,眼睛一瞥,仿佛看到肩膀上有什么东西,他费力的把头扭向一边,当他看清楚那东西时,几乎要笑了出来。   “你会后悔的!!”房东大叫着。   “绝对不会!!”阿志刚一说完,就觉的脸上一空,啊!!T恤……一股刺鼻的药味扑面而来,是迷药!!   “怎么样,小子?看谁笑到最后!!”房东猛的一翻身,一拳将阿志打倒在地:“为什么不相信我呢?我是为了你们好,你们的朋友早就被鬼杀死了!我烧死的不是人,是鬼!!”   “你!!……”阿志只觉的脑子里昏昏沉沉的,马上就要昏过去了。   “睡吧!等你醒来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房东笑着转身去捡火机。   “不许……不许烧……!!”阿志挣扎着,用最后一丝力量扑到房东脚下,死死抱住他的脚:“绝……不……”   “快放开我!!”房东想把脚抽出来,可是阿志抱的太紧了:“你找死!!”他抬起另一只脚踹了过去,阿志闷哼了一声,垂下了头。   房东冷笑着抽出脚,还想在阿志身上补一脚,却没想到被打飞的是自己!   “混——蛋!!”   “是……是你?”房东感到鼻子里有东西流出来,热热的,是鼻血。   “被打的滋味不好受吧!!你也尝尝!!”海冲过去,拳头像雨点一样落在房东身上。   藏在树林里的阿玉再也藏不住了,跑到阿志身边,把纯净水倒在他脸上:“阿志!阿志,快醒醒!!快呀!!!阿志……”她焦急的看着阿志,因为她知道海撑不了多久就会像阿志一样被迷倒!!   果然,海的拳头慢了下来,他抬起头,嗅到空气中的异味!!急忙捂住了鼻子。   “现在……才……发觉!太……迟了!!!”房东裹着脸的布上满是鲜血:“好……厉害的……拳头!不过……可惜,你……还是……救不了……她!”   “海!!!水…………”阿玉把水扔了过去。   然而海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拿水了,他坐在地上,只能保持暂时的清醒。   “阿玉!!!”阿志小志叫着。   “你醒了!太好了!!现在该怎么办???”阿玉朝海的方向望了望,房东正慢慢站起来:“阿志!!他站起来了,怎么办呀??”   “你……先去救娟子!!我去救海!!快去!!”阿志边说边努力的让自己站起来。   “好!”阿玉捡起他的T恤递了过去。   “把它撕开,娟子也要!!”阿志这时已经完全站了起来。   阿玉拿着一半T恤,跑到娟子面前,把水倒在她脸上,轻轻的拍着她的脸:“娟子,娟子,醒醒……”。   “我……不能……输!!”房东咬着牙,忍着全身的巨痛一步步向前走去。   “娟子!!娟子,你怎么还不醒呀!!快点,这?这怎么回事呀!!!”阿玉眼看着房东费力的捡起火机,可是娟子还没有醒。   “阿玉!!撕掉她头上的符!!”阿志叫着。   “噢!!!”阿玉小心的把那张符揭下来。   “不————不能撕!!!不能撕!!!”房东惊叫着,他试图冲过去阻止这一切,可是太迟了,他根本没有那样的速度。   天空打了一个响雷,倾刻便下起雨来。   “天啊!!!我会死的!”房东的叫声份外的恐怖。   “这雨下的好呀!!!下过雨后,空气会很清新的!!”海笑着放下了捂鼻子的手,站起来向房东走去。   房东似乎愣住了,没有再说话,也没有大叫!只是傻傻的坐在地上,雨把他脸上的血迹冲的一干二净。   “阿玉??真的是你!!”当娟子看到阿玉的脸时,她就相信恶梦要结束了。   “娟子!!你醒了,太好了!!”阿玉紧紧的抱住娟子。   应急灯不正常了闪了几闪,随即转了一个方向,照在房东脸上。   海止住了脚步,那里应该没有人?他心里想着。   又一个闪电。   啊——   房东撕心裂肺般叫着。   应急灯昏暗的光束中站着一个女人,穿白色睡袍的女人。   “兰兰!!哈哈……”房东傻笑着。   “我……要……报……仇!!”白衣女人说着,伸出手来,掐住房东的脖子。   “呃……”房东张大嘴,舌头往外伸,越来越长……   喀嚓——   房东的头被活生生的拧了下来,骨碌碌——碌碌滚了好远,血从他的脖子里喷了出来,四周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三天后   “原来,他就是那个抛弃兰兰的男人!真是没想到呀!”阿志吃着花生,一脸感慨。   “是呀!怪不得他不让我们上天台!”海使劲咬烂一颗花生。   “看来报应这种事还挺灵的。”阿玉瞥了一眼阿志:“将来,要是有人敢对不起我,我就把他……咦!什么味道??”   “啊!!是呀!好像是??那……花?”娟子浑身一颤。   咔——嚓   门开了。   一盆白色的花。   啊————   “鬼叫什么!想吓死人吗?这花漂不漂亮呀!我刚才去花市买的,以后就放在阳台上了!”出差回来的明仔笑的很开心。   “什么???”   “马上扔掉!!!!!”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我家楼上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657.html
上一篇:晚自习惊魂    下一篇:诈尸(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