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凶冥十杀阵全集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小红肠、书雅 发表时间:2010-01-25

    写在前面
    说是写在前面,其实却是我写完这个故事之后才写的,不过是希望大家先读一下这篇感想,所以就把它放在了前面。
    中国的鬼文化源远流长,早在半坡时代,人们就将死去的幼儿放入瓮中安葬,在瓮壁上还留下小孔,以便亡灵出没;河姆渡遗址发现的墓地,所有的人都是头朝西北方位,侧卧而葬的;在汉代的墓中更有通道直达死者的嘴边,因为人们相信人死后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也需要进食。再向后发展,关于鬼的习俗就慢慢多了起来,而且对鬼也进行了细分化,甚至还给鬼安排了一个世界,将鬼和人相提并论。在这些多姿多彩的鬼文化中,鬼故事也和祭祀、驱鬼、招魂、丧葬、鬼戏等习俗一样,都是鬼文化的一个层面。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鬼故事也在随着时代不断发展,反映着中国鬼文化的某个侧面和它所在时期鬼文化的内容。同时随着大量优秀鬼故事讲述者的出现,鬼故事也成为我国文学宝库中的一支奇葩。而且它出色的幻想性、故事的曲折性、流传的广泛性和其庞大的数量,相比较其他类型的故事来讲更是首屈一指。
    但是很可惜,不知道什么原因,鬼故事逐渐衰落了,直到现在我看的鬼故事还是我爷爷那个年代就看的那几本。后来我突然在茫茫网上看到了小红肠兄写的这个故事,那一刻给我的感觉真是惊如天鬼。因为我们至今所见到的鬼故事不外乎是以下几种类型:某地遇鬼型、凶宅闹鬼型、德怨报应型、人鬼婚恋型、勇敢斗鬼型、人鬼转化型。但是小红肠兄的这个没有完成的帖子从一开始就脱离了那些模式,他以一个恐怖故事开头,然后与佛教相结合,引出凶冥十杀阵的概念,同时以凌厉的文笔和通俗的语言,给我们渲染了一种极度深寒的气氛,让人白日观看亦汗流浃背。
    但是也很可惜,小红肠兄这个帖子再没有朝下续写,尽管如此,他的帖子仍在鬼话搏得了无人可望其项背的点击率和回复帖。那数目在整个天涯也是凤毛麟角。每每看到鬼友们那摧人心肺的回帖,我就忍不住一阵阵的冲动。做为一个业余写手,我是深深知道,续写别人的帖子是一个出力不讨好的差使,尤其小红肠兄已经洋洋洒洒写了近四万字,其中线索与伏笔无数,无论是谁看到这个帖子都会有自己的理解,有自己故事发展的思路。这也给我续写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如果写得符合大家胃口,或许能博君一栗;如果写得不好,那我可真是狗尾续貂了,且还不说我自己就是一个虎头蛇尾的写手,自己的帖子都处理不好,别说是这样一个万人尊崇的帖子了。所以我从来只是在心里想,并没有言诸于口。在此其间,那帖子的点击已经过五万,回复也超千了。
    直到有一天,我偶尔上网碰上了小红肠兄,试探着问他我是否可惜续写。很搞笑的是,小红肠兄先不说可不可以,只是一个劲地问我的性别。呵呵,最后他给了我很大的鼓励,并提供了自由度相当大的授权。由此我开始动笔。第一步就是将他文中的笔误改正;其次就开始对旧帖改编,对于人物的名字和一些故事情节进行了重命名或删除,并且按照我的思路在旧帖中加入了线索;因为是利用业余时间,加上那段时间我还写着我的帖子,仅前两个过程就花费了我大约一个月的时间。最后我开始了续写,正好这段时间也失业了,每天坐在家里电脑前击键如雨,终于在今日写完了,在写这段话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松懈下来,因为就算写得对不起大家也对得起我自己的良心了。
    记此存照!书雅2003年3月31日哦是4月1日了
    序曲
    建筑系的学生们最爱上的课之一就是风水学,基本上你什么都不用干,而且不担心老师抓人提问,只要听着老师吹牛就可以了。尤其是王风这样的外聘老师,本来没有受过正规的台风教育,讲起这些东西更是眉飞色舞、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房间的材质不能用柳木、槐木,因为据说柳木容易成为变怪,槐字中有个鬼。《淮西县志》载:有宋氏者,屠牛为业,以槐木为居,成半月,合家死床,都无伤痕。
    房间的大梁不能用青(黑)和红色,红色不利男主,青色不利女主。《三国志裨史》载:帝(曹丕)夜梦梁上青光属地,问诸周宣,宣云:“天下当有贵女子冤死。”时帝已遣使赐甄后玺书,闻而悔之,遣入迫使者不及。
    如果大门不幸被漆成黑色,你就等着遭殃吧。《曹氏训》载:中山王为宫室,漆其门,夜夜闻女子冤哭。后遭祝融,宫人死者十九。
    永远也不要用骸骨做建筑材料。《滦阳续录》载:乡人吴某,夜梦黑人立其屋上,掷下一犬啮人,后其屋无故自坍,妻女皆为所杀,于破壁中拣得犬骨一具,方忆曾与匠造相詈,盖报仇耳。
    家中的器物不要太长时间不移动位置。


    门楣上不要放钱。
    天花板不要做成黄色,地面不要做成黑色。
    ……
    诸如此类。听者听得很有意思,讲者也是讲得唾沫横飞。就这样到了最后一堂,马上要放假了。王风*在讲台上看着大家,目光忽然沉郁起来。他走到黑板旁边,在黑板上画了一条南北流向的河,河东河西是两个小村子,他说:最后一点要说的是:选择好你盖房子的位置。我来给大家讲一个故事。
    1946年。冬。中国北方的某个山区,一条已经冰封的河分开了两个小村子,河东的村子叫做东水,河西的村子叫做西水,两个村子合称为双水屯。那年快过春节的时候,西水某村妇忽然收到一封信,找那识字的人一问,说是秋天外出逃荒的人们等不到开春,要在年前回家。
    “逃荒的人要回来!”这消息在村子里传开,整个村子炸了营。往年他们总是要挺到开春的时候才回来的。这样做无疑是有很多理由的:东西不够吃,为了防止饿得发慌的村民把来年的种子也吃下肚去,历来总是由丈夫们商量好了把全村的种子分开埋藏在几处,然后集体外出逃荒,不知道种子埋藏在哪里的妻子们则带着孩子在家苦熬。一年又一年都是这样。但今年他们居然中途要回来了。粮食会不够的。种子会被吃掉的。但没有别的办法。丈夫们就要回来了。
    表面平静气氛下的恐慌延续了两天,第三天傍晚,丈夫们敲响了各家的房门,出乎意外,他们看起来并不瘦,也没有浮肿,气色相当不错,但他们确实是两手空空的。妻子们把他们迎进家门,他们就坐在炕上不说话。妻子们把南瓜野菜饭拿来,他们就吃,把水端来,他们就喝,然后就是沉默着抽烟。就这样过了一个晚上。
    第四天各家的男人凑到了一起。不多久女人们也自动地凑到了一起,因为男人们谈话的内容不小心透露了出来:他们要去把种子挖出来,搬走。讨论的中心内容就是如何说服自家的妇女。而妇女们讨论的就是如何不让他们说服。
    果不其然,当天晚上各家妇女就遭到了丈夫的唐僧式劝说,但妇女们都只沉默地听着,一言不发。其中一些男人火气上来,动粗。村子里哭声骂声响成一片。结果是无人劝动。因为男人们没有理由,女人们理由充足:这是我的家,我的故土,我的乡党,我一辈子的辛勤血汗全都在这里,你凭什么说走就走?走,我们能走到哪里去?最后,时间仿佛得到了轮回,所有的男人又恢复到刚刚回来的模样:闷头不响地抽旱烟。
    直到第五天。有一个东水村的妇人来串门了。虽然名义上是两个村子,但因为住得近,地在一处,两村的人也算半个邻居。两村的男人一起逃荒,女人一起在家里守候,按照当地的土话来说,是“老鼠也一同养着”的交情。她听说西水的男人回来了,于是就来打听打听丈夫的情况。她去那家的妇人连忙把她迎进屋,倒了水,而男人却躲进了里间。
    东水村的妇女喝了一口水,说:我找大哥有事情。我想问问我男人,怎么一直也没有个信?
    于是这家的妇女就进里间去说自己的丈夫:你怎么躲起来了?知道不知道的也给人家说啊。丈夫却只是张惶地望着她,许久才说了一句:没见着,我们两村人是分头走的。不知道。他喃喃地说完这句话之后,门帘被挑开,那个来找他的东水妇女进门来了。
    丈夫看了看东水妇女,嗫懦着说:啊,那个,我是真的不知道啊。但是东水村妇女却不说话,只是直勾勾地盯着男人脚上的鞋,忽然之间,她大叫一声:这鞋是我男人的!是我一针一针给他衲的!怎么会到你的脚上?你说!

    丈夫依然不说话,只呆看着东水村的妇人,妇人猛地转身冲出屋子,高声叫喊:杀人啦!杀人啦!远处几个西水村的男人闻言,向这边跑来。妇人跑到第一个男人身前哭诉:不得了啦!我男人的鞋,穿在……
    话声到这里嘎然而止,男人手中的半块石头砸在女人头上,她一声不出地摔在地上,几个男人围拢过来。
    怎么办?大家商量着。
    埋了吧。
    别埋,太饿了。真的,太饿了。
    去,拿砍刀来。
    屋子里的男人崩溃了。他哭了起来。半晌,他才对自己的女人说:东水村的男人都回不来了。他们都被我们吃了。他们都被我们吃了。女人的头发根瞬间就炸了起来,一股凉气从脚后跟一直冲到顶门。
    “我们在外面逃难,后来估计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往回走,早早就来到了河的下游,但是又不敢回家,就去山里挖草药换几个钱存活。大雪封山,我们迷了路。转了几天,东西都吃光了,饿得发疯,饿得啃自己的手!心里象有火在烧,后来我们就碰到了东水村的男人们。”
    “他们已经有好多人死了。活着的几个也奄奄一息。他们说他们不知道怎么的就进山来了,我们一看死人,脸色发灰,身上没有伤口。他们也没有饭吃,我们都乏了,就只有先在这里呆着。后来我一觉醒过来,往外边看,他们已经在吃了。”
    外面传来喧闹声,几个男人正在用砍刀分割刚才的妇女,但是那已经被卸掉左脚的妇女却悠悠醒了过来,咿咿呀呀叫得不成人声。男人们一语不发地用砍刀向她身上招呼,远处是雪封的山,快过年了。
    讲到这里,老师开始沉默。学生们也一言不发,与其说是被故事吸引,不如说是被一种恐惧攫住了心灵。良久,才有学生问:“那后来呢?”
    王风慢慢回答:“后来,没过几天,西水村的人不明不白地成批死亡和发疯,据说有人竟然看到那些被吃掉的人,在暗夜里围着每一户人家转圈。再后来,剩下的人等不到元宵节就都搬走了。东水村的男人们最终也没有回来,谁也不知道是什么让他们自动走进山里去等死,开春的时候,没有种子的东水村妇女们无奈逃离了家乡,双水屯成了名副其实的荒村……时间过去很久,原来的小小西水村渐渐成为了新兴的城市,地盘扩张,在东水村的旧址上建起了一所大学。”
    下课的铃声响了,王风夹起讲义,对仍然在发呆的学生们鞠下躬去:“下课。”然后他又抬起头,微笑着说:“所有回家和留校的同学,我祝福你们好好享受你们的假期。”
    学生们收拾起自己的东西,陆续走了出去。王风把夹在腋下的讲义重新放回讲台,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罗盘,走到窗前,左手掐着指关节,嘴里也不知念着什么。
    教学楼有五层,后面是两棵杨树,也不知有多少年了,长得比教学楼还高。
    白杨过去是葬树,只有种在死人坟头的,现在没这种讲究,而且树长大了也和人一样,也需要尊老敬贤,等标志牌一挂也就砍也砍不得了。这两棵杨树因为太高,连教学楼的顶楼也总是凉阴阴的一片,风一过就“哗哗”的响。汉诗说“白杨多悲风,萧萧愁杀人”,听到这种声音,不自觉地就有了点寒意。
    一阵风吹过,天还早,可天色却暗了下来。大概是要下雨。这阵风吹得两棵树都“哗哗”直响。
    王风看着罗盘,一边调整方位,嘴里还在默默念着。谁也听不到他念些什么,不过这时如果有人来的话,一定可以看见他紧锁着的眉头。
    那个罗盘也不过手掌一样大,上面却是乾坤震艮坎离巽兑排得密密麻麻,几乎把一个罗盘面都挤满了。罗盘已经呈现一种暗红色,油润光亮,几乎象玉石一样,这样的颜色只有摸上几百年才会有的,如果不是上面的木纹,谁也不会相信这罗盘本来是用木头做的。
    他的手指忽然停住了,大拇指本来刚好掐到左手中指的第二指节上,这时,养得长长的指甲已经刺入皮肉,一缕鲜血象一条小蛇一样滑过皮肤。可是王风却象什么也没有感觉到,还是看着教学楼的西北面。
    越过那两棵高大的白杨树,远方是一大片广袤的空地,上面插了一块大大的牌子,仔细看能看到上面写着“东海堂株式会社”几个字。
    “王老师。”
    忽然有个人从门外探进头来。王风吃了一惊,回过头看了看。
    那个人叫赵淳,是王风带的一个学生。王风的脸上没有露出什么异样,把手里的罗盘放进口袋,嘴里说:“赵淳,你还有事么?”
    赵淳有点迟疑地走过来,道:“王老师,刚才你说的那个故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那故事啊?是我被学校聘到这里的时候,一个朋友讲给我的,怎么了?”
    “你那个朋友又是怎么知道的?”赵淳追问了一句。
    “等我将来碰到他给你问问吧!”王风无奈地说,这种回答好象有点敷衍了事。可是赵淳也没有在意,只是道:“我查过我们学校的建校史,那里说得很不详细,上面说这里原来叫双水屯,日本人来的时候这个屯已经荒废了,一个人也没有,后来才又重新兴起。老师,你说的东水村西水村就是这儿么?”
    王风朝他笑了一下:“管他是不是呢?我还是关心今天晚上吃什么?”
    赵淳还想说什么,王风已经夹起了讲义,说:“走吧,我来关门。”
    赵淳先走了出去。王风把门关上时,那一瞬间他好象看见了窗口映入的一个影子,可是眼前一花,定睛细看时却又什么也没有。王风笑了一下,脑海中泛起一张永远都是笑着的脸,透过已经有点昏暗的玻璃窗,只可以看见那两株白杨树之间夹着的一块“东海堂株式会社↖”的牌子。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12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凶冥十杀阵全集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649.html
上一篇:幽洞再入    下一篇:幽灵古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