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魔血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0-01-25
上部                     血是有魔力的东西,师傅说,尤其是心的善良的人,他的血可以消灭一切邪恶的东西,给人以力量。   我对师傅说,太好了,我是一个好人,我的血可以带来魔力,带来幸福。   师傅点头,慈祥的双目望着我,忽然留下两行清泪来。                                       一                     夜很深了,明俊依然坐在电脑前和oicq上一个叫做梦的女孩很专心的聊着天,梦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孩,她好像了解明俊的一切,但是明俊却对他一无所知,让他觉得很神秘和刺激。尤其是梦的一句“让我们都做零点的鬼,好吗?”这才是现代人的爱情。   所以每天,他准时在午夜十二点,拨号。   现在,周围一片黑暗,只有屏幕发着刺眼的光。   “你今晚快乐吗?”梦在说。   “我很快乐,尤其是在见到你的时候。”明俊很快的打着一个个的字符,苍白的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   “我们认识多久了?”“有一个月了吧!”“你想不想见我?”“当然!”明俊很高兴,梦在他的想象中应该是个人如其名的美丽女孩。他当然很想见到,梦说:“好吧,你今晚就能够见到我。”轰隆隆,窗外在打雷,也许就要下雨了。   屏幕开始不断的闪动,明俊不知道怎么了,他对电脑并不熟悉,他的头开始疼起来,是那种好像要裂开的疼痛。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让他不能在电脑前再坐下去,他起身去开灯。   雷声又响起来,但是没有下雨,好像是很远的雷声。   他背对着的电脑突然不闪了,一对美丽的眼睛眨着眨着,从屏幕里飞出来。   “你不是很想见到我吗?”明俊听到这个声音。   在他的背后,一股凉气钻过来,冰凉的小手搭上了他的肩头。   “想不想看看我?想不想跟我在一起呢?”明俊的肩膀哆嗦了一两下,颤声问:“你是谁?”“梦……你说过喜欢我的。”“不!你……你是鬼!”梦咯咯的笑起来,笑声凉凉的,阴阴的,她说:“是!”明俊也笑了,开始声音很小,后来梦开始诧异了:“你不看看我吗?”她问。   他转过身来。   面前是一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东西,长长的黑发里是腐败的绿色的骷髅,伸过来的惨白的爪子似乎还在向下滴着白色泡沫一样的烂肉。明俊往后退了一步,再后面就是墙了。                     梦冲了过来……   她没有像往常一样尝到新鲜的人肉的滋味,相反的,她好像撞到了一堵墙。   明俊就在她的前面,她碰不到他,大骇,想回到网里去。   又碰了壁。   “啊——”一方天地里回响着她凄厉的叫声,现在这叫声只能震到她自己。   明俊看着自己手里这一块小小的透明水晶挂件,梦缩在里面好像一滴殷红的血。“不要叫了,这是徒劳,从今以后除了我和你自己,没有人听得到你的声音。”他说,又笑了。这苍白的笑容在梦的眼里格外的可怕:“你是谁?”“我是一个业余的天师。”明俊说完,吹了吹左手的手指,食指和中指之间开始燃起淡蓝色的火焰来。“你就要彻底的消失了。”他说。   “不要!”梦在水晶石里叫,“不要这样!我不想死!我根本就还没活过!”                     “我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当我还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我的父亲就去世了。母亲为了排解心中的寂寞迷上了上网,是的!她经常在午夜上网,终于有一天,网上的一个不只是什么的幽灵闯了进来,把我赶进了网络里,变成这么一个模样,当一个孤魂野鬼。我也不想的!你不要杀死我,我还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生活是怎样的,我不想还没有享受到任何的幸福就去死!”                     明俊冷冷的说:“这不是我该管的事。”下雨了,有人敲门。“明俊!我们该去上班啦!”明俊收了那火,整整衣服,拿起公文包开门去,门口是他的好朋友芷行,一个高大英俊的小伙子。“你收了那个网鬼没有?”他问。   明俊含含糊糊的答了一声,水晶石还在他手里,他把它挂在衬衫左边胸口处那个小兜的扣子上,和朋友一起上班去了。单位的班车等在宿舍楼的路边,两个人三步并做两步的跑上去,身上还是湿了不少。“雨真大呀!”车上一个漂亮的女孩对他俩笑着说。“是呀!”芷行说,“我们都湿了。”接着坐到她身边的座位。   明俊只是笑一笑,一声不响的坐在车尾的角落里。                                       二                     梦在水晶石里好奇的看。   “这就是下雨吗?好美呀,一下子能有那么多的水!她们把布蒙在身上,是为了避雨吗?真的好看极了!”她不自觉的说。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有好奇心的鬼呐。”明俊拖长了声音,轻轻道。   “我没有见过!虽然网上有很多东西,可是我从来不知道真实的还是这样的好看!”梦小心的看车里,芷行正在跟身边的女孩聊着天,两个人都很高兴的样子。   “那个女孩真漂亮呀。”她说。   “她叫琴。”明俊说,“是芷行的女朋友。”“芷行也是天师吗?”“是的,我们觉得做这个很有意思,但是他的能力还没有我大。”明俊淡淡的说。梦盯着琴,感觉非常的羡慕她的一切,她在水晶石里变成了琴的样子,虽然从外面看,她还是好像一滴血,但是明俊看得出来,他皱了眉头问:“你这是干嘛?你变得再好看,我还是一样要消灭你的。”                     梦突然感到很想调皮,她说:“你不用吓唬我,我知道其实你的心肠很好的,要不然你也不用带着我,让我看看这大千世界了。因为琴很漂亮,我才变成琴,哦,虽然你喜欢她,也不至于生这么大的气。”“谁说我喜欢她?”“你的心告诉我的,你要是不想让我知道,就不要把我挂在你的心上。”明俊哼了一声,抬手要摘她下来,车恰好在这时停住了,大家纷纷下车去,明俊也就没有动那水晶石。“你听好了,”他狠狠道,“要是再胡说八道,我就把你彻底消灭。”                     梦点头。看明俊工作其实是一件无聊的事情,他只是坐在办公室,偶尔用电脑打一些文件,梦觉得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实事做,她于是很注意的观察他周围的人。芷行对明俊很好,几乎是隔半个小时就要过来嘘寒问暖一次,而琴虽然坐在对面,却看也不再看明俊一眼。                     “明俊!”吃午饭的时候芷行趁周围没人对他说,“你还记得师傅交给我们的匕首吗?”明俊点了点头,他当然记得,三年前他们两个还都是无所事事的小职员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自称和他们有缘的捉鬼大师,大师交给他们两个许多本事,临走还留下一把银制的匕首。“这不是一把普通的匕首。”师傅说。   “不是在你那里吗?”                     “是呀,可是最近……我手头有点紧,有一个古董商人看中了那匕首,我想,我能不能先……”明俊叹了口气:“那个东西怎么能卖呢?你缺多少钱?我借给你!下班后到我那里去拿。”芷行听了,一脸的感激,道谢着离去了。   “你为什么借钱给他?”梦问。   “我们是兄弟,他有困难当然要帮忙。”“可是你没看到,他在偷笑呢!”明俊不再理她。                     下班了,明俊不坐班车,一个人顺着马路走回去。梦在水晶石里好奇的左看又看,前面有个女人穿了件好好看的红裙子呀,她真希望他走过去,让她看清楚些。   明俊却停下了,他转身:“你为什么跟着我?”后边的黑衣服女人说:“听说你会抓鬼?”“那又如何?”“我想求你帮帮我,抓我那死去的丈夫。”黑衣服女人左右看了看,“你可不可以听我慢慢说?”小职员的生活实在太单调了,梦想,他一定会听的。果然明俊说:“好吧,你说来听听。”“其实很简单,我丈夫很有钱,他死后我继承了他的所有财产。我没有想到他的鬼魂会为此不满,可是事实是他死了以后我一直就没有安静过,他总是在夜里出来吓唬我。吓的我不敢睡觉。如果你帮我捉了他,我一定会给你一大笔钱的。”明俊点一点头,答应晚上到她家去。   “喂……芷行吗?你急着要钱用吗?如果不急,我明天晚上再给你好了……嗯,对!我今晚有事,不回去了。”从公共电话亭出来,梦看到了那女人漂亮的法拉利车。   “上来吧!”黑衣女人侧眸一笑,当真有万种的风情,“叫我安妮好了。”明俊答应一声,坐上去。                                       三                     明俊在开他家的门,安妮追过来拉住他袖子:“你不可以不管我!”她整个人亲亲热热的靠过来道:“以后我们就可以分享一切了。”明俊甩开她,厌恶的说:“你走开!”安妮顿了一顿,说:“那么,你会不会把你知道的……说出去呢?只要你保证不说,我一定会……”明俊冷冷的打断她说:“我不保证任何事。”接着把门在她的鼻子前狠狠的关上了。   梦说:“你为什么这么气愤?她也没有对你做过什么。”而明俊已经坐在电脑前开始上网了:“对这种把自己的丈夫推下楼的人,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帮她的。”梦觉到他很气愤,所以什么也没说。   她看明俊聊天,他的oicq上有一个网友叫做琴。“这个是她吗?”她终于忍了不住来问。明俊说是的。   琴说话了。   “明俊!我终于知道,一直跟我聊天的是你!你为什么要躲起来,让芷行跟我见面?”“明俊!我不觉的芷行有什么不好,但是一直以来给我安慰,听我唠叨的是你!你为什么不敢承认呢?”明俊叹了一口气,关了自己的qq.梦说:“原来琴也是喜欢你的!那么你为什么不承认呢?”“很久了,她一见到我,就问我这几句话,我怎么答呢?我不能拒绝芷行的要求,他当初肯跪下来求我,他一定会给他幸福的。”明俊说。   一会儿他下了网,把自己所有的积蓄拿出来点点,去隔壁找芷行了。                     “明俊!”芷行看了门,屋里的电视机声音很大。“看电视呢?”明俊想进去,芷行大概是没发觉,还是堵在门口:“看球儿呢!”哦,“我给你送钱来了。”芷行连声道谢:“给你开个欠条吧!”“明天你有空再开吧!”明俊说,“我回去了。”明俊走了,芷行关上门回头看,沙发上安妮依旧惬意的躺着。   灯灭了。   “他追来了!”安妮叫道,“他还是来了。”好像是来自四面八方的叹气声幽幽的响,她紧紧的抓着脖子上的护身符,不敢动。   “唉——”“我的命……我的命……我的命……”芷行倒吸一口冷气,开始念起咒来。   灯亮了。   “啊——”安妮看见一地的黑色的黏稠的液体流动着沿芷行的脚爬上去。他并没发觉,他还在念咒语,直到黑色完全流到他体内。   “怎么了?”他问。安妮四处看看,好像一切都没什么问题似的。   可是芷行在邪恶的笑:“你想除掉我吗?”他问安妮。   安妮想跑掉,但是芷行档在门口,他现在好像已经不是芷行了,他是她的那个想要报复的老公,他想要过来掐死她,手慢慢的伸过来。安妮浑身发冷,感觉整个世界都离自己而去了,喊不出声来。那只冰冷的手碰到她的喉头的时候,她垂下的右手也摸到了一个东西,不那么冰冷,这好像提醒了她不想死的事实,她把那个东西拿来捅过去。   红色,是血。   芷行愣了,停住:“怎么了?”又看看自己的手:“我的手怎么破了?你拿什么捅我?安妮?”安妮不敢相信的看了他好久说:“你疯了,被鬼上身了,我才不得已扎了你,一下。”芷行拍了拍自己的头,察看了一下那银色的匕首。匕首上浸了不少血,仔细看上面原来刻的有字。   “写的什么?”安妮问。   “那个鬼并没有离开我,但是血液是有魔力的东西,只要我在流血,那鬼就不能再做怪。这样下去不行,要想彻底消灭那鬼,只有一个办法。”                                       四                     梦睡了,在水晶石里是很安全的地方,她既不能出去了,也不再有其它的动静。头一次,她这么安安静静的睡着,也有了自己的第一个梦。   她梦见那个总对她板着苍白的脸的明俊死了,流了很多的血,染红了她的水晶石。她很想笑,但是笑不出来,心里突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太可怕了……                     “咚咚咚!”明俊过去开门,是芷行。“很晚了,”他说,转身走进屋里,芷行跟在他后面进来。“有什么事吗?”芷行不吱声,明俊感觉到他在自己身后急促的呼吸声,“你怎么……”他没有问出来,因为一把银色的匕首已经深深捅进了他的左心房。   明俊往后退了几步,看着芷行,后者也往后退着。   梦醒来了,迎接她的真的是一片红色,铺天盖地的红色,把一切都遮住了,她看不到外面的世界。朦胧中有人在念一个咒语,她轻飘飘的,出去了。   明俊用了最后一点力气,揭开了水晶石里的符咒。   梦所以出来,芷行已经走了,她看眼前这个她唯一痛恨的人,做他生命中最后的抽搐。“你……”她说。“你……”然而没用,他很快的走了,不再存在。   梦却茫然,不知所以,这太可怕了,真的,她竟然想哭,留下了红色的泪。                                       中部                     我知道自己变成了一缕青烟,很滑稽。一个满身鲜血的鬼魂在那里为我留下了一滴红色的泪,我知道那很净,很纯,我的血狂喷而出,溅到她身上。我想起了师傅的眼光……                                       一                     宇杰是一个喜欢幻想的男生,已经高三还不喜欢上学,经常逃课到河边玩。   很小的时候他就经常这么干,那时他遇到了梦。梦已经是一个天地间自由的精灵了。那柄匕首真是件神奇的东西,用它刺死的人的心口流出的血具有不可思议的魔力。芷行用它消灭了身上的鬼怪,而梦,则成了一个具有法力的自由的精灵。   虽然在宇杰眼里她只是一个透明的,蝴蝶一样轻飘飘的东西。   他们很谈的来。   宇杰就是这样一个人,他从来不会问你你是什么,或者你从哪里来一类很不可思议的问题,他和梦在一起也许一直不说话,但是很融洽。他们是朋友,可以一起看夕阳的朋友。有时候梦就像一只淡红色的蝴蝶,停在宇杰的肩膀。                     宇杰的家在漂亮的富人小区,这里也住着本城最大的富翁。每天早晨那富翁豪华的林肯车开过去,宇杰都要伸伸舌头。   听说这里原来是那富翁当小职员的时候住的地方,有一天他的朋友莫名其妙的死在了自己的家里,这对他打击很大,以至于辞去工作下了海。商场的摸爬滚打使他的腰包鼓起来以后,他又回到这里拆掉旧宿舍楼,建成了全市最好的住宅小区。   宇杰对这个并不感兴趣,他喜欢逃课,去玩,然后跑着回家。   “宇杰!”梦蹦出来说,“很晚了,你必须回家!”宇杰一看天色果然,撒腿就跑。   “你慢点,”梦说,“慢点。”宇杰来不及听,他已经被一辆拐过来的林肯车撞了。   刺耳刹车声。   “没事吧?”梦刚刚窜到他身边,那车上下来一个人也关切的问:“小伙子,怎样?”梦马上躲到了看不见的空中。   宇杰坐在地上,莫名其妙的看那人:“哦?”“你没事儿吧?”宇杰还是浑然不知的样子,对方急了,向车里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道:“安妮!这孩子脑子不大清楚了,恐怕咱们得送他去医院。”安妮探出头来叫:“不行!咱们还有事呢!你随便找个人带他去医院就是了。”“只是去吃顿饭嘛。”芷行不满的嘀咕。   宇杰站起来了:“我没事。”“这样吧,你叫你的家人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芷行掏了个皮夹塞给他,“这里有钱,还有我的名片,不够的话再找我。”看他走了,宇杰还是发愣:“他是谁?”梦告诉他,是本城首富李芷行。   “我怎么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他?”梦不回答,因为她不知道怎样回答。                                       二                     宇杰做了一个梦,醒过来他说:“我梦见我和一个长得很像李芷行的年轻人,还有一个很像你的姑娘去郊游,我们去的是长城,玩的很快乐。可是后来,不知怎的他们的眼神都变了,看我好像看鬼一样,那个年轻人,就是长的像李芷行的那个拿着一把匕首要刺我,我跑呀跑,一不小心掉下了山崖。”梦飘在他的床头,听着。   “你是一个精灵,一定知道很多很多我知道的事情,告诉我好吗?我是不是以前见过这样的事情呢?”梦说是,并且回答他了,她给他讲了一个故事。是一个年轻人和一只关在水晶石里的鬼的故事。那个年轻人最后被他的朋友杀死了,那只鬼变成了守护他的来世的精灵。   “这是真的吗?”宇杰问,当然他知道回答,所以他没有等,他直接去了。   芷行的家里富丽堂皇,女佣人把他领到了会客厅。等待的时间,宇杰就四处看,他看到了陈列柜里的银匕首。这匕首已经没有任何魔力了,但是依旧鬼气森森。不过虽然陈年的发黑色的血丝没有完全的擦干净,却不会有人怀疑它是一件凶器,它的头早变得有圆又钝,好像地摊上一个粗制滥造的摆设一样。   “你……啊,那是一件纪念品。”芷行走出来对他说。宇杰连忙把匕首放回原处:“我是来还你皮夹的。”对方满不在乎的笑笑说:“不用了,真的。来,坐下咱们聊聊吧。”他已经发福,头也秃了,一道道深刻的皱纹里无神的双眼拼命的眨着:“最近我好累呀,处理好一切真不容易。”他端着一杯咖啡喝着,像每一个成功人士一样。   宇杰笑了:“你那么有钱,做什么不行呀!”芷行摇摇头。   门口一阵喧闹声,一个英俊苍白的年轻人扶着烂醉如泥的安妮进来,看见芷行,他有一点尴尬。   安妮却不然,在一脸的化妆品覆盖下她依然有几分姿色,她晃悠着自己带满宝石的手说:“这……这是我的新男朋友,带……带我们去卧室。”芷行挥挥手,仆人带他们走了,沉默了一会他说:“小伙子,今天的事情,你能不能保证不对别人说?”宇杰刚刚把皮夹搁在茶几上,他跳起来,说:“我不保证任何事。”接着他告辞。   芷行愣了一愣,拿不准他是不是开玩笑。                                       三                     从芷行家出来,梦重新飘上了宇杰的肩头:“怎么样?”她问。   “什么怎么样?”她说,他的仇人。   “他的麻烦可大了,天大的麻烦呀。”哦?是吗?梦不相信,但是宇杰朝相反的方向走。   “你要去哪里?”宇杰说:“逃课!去河边。”“逃课?那么报仇呢?”“报仇,什么报仇?”他抬头看看她,似笑非笑的说:“那个呀……以后再说吧!”暖暖的太阳光,照的每个人都懒懒的,他们两个也是,沿着公路走下去。                     “宇杰!”梦说,“你有没有想过……以后?”以后的什么?宇杰问她。   “是爱情。”梦又说,“我在这个世界上这么久了,唯一可以见怪不怪的就是爱情,你是一个人,你必须决定这一生的大部分时间跟谁在一起,这是很浪漫也很实际的问题。”宇杰回答了:“哦。”他说,“我还不想考虑。”                     可是对面走过来一个姑娘。   梦呆住了,那是琴,却不可能是琴。   许多年以前梦见过琴,那时候她还是明俊爱着的年轻姑娘,听说明俊死了的时候她哭的很伤心。后来没有找到宇杰的梦跟了她很长一段时间,听她夜里的哭泣声。梦很同情她,明白了很多的事情。   当年芷行跟安妮踏进她那辆漂亮的法拉力,琴哭的很伤心,却没有说什么。八个月后她生下了一个女婴,把孩子放到一间医院的门口,她跳进了公园的湖里。   梦见证了这一切,包括琴苍白直挺的尸体浮在水面激起的涟漪。 现在这个女孩还很年轻,不可能是琴了。   宇杰跟她打招呼,问她的名字。“我叫琴儿。”女孩羞涩的说,“你呢?”就这样认识了。                     第二天,第二天的第二天,梦都跟着宇杰去会琴儿,琴儿很喜欢宇杰,这个谁都看得出来,她工作的幼儿园的同事们都喜欢冲着他们两个人的身影乐。梦听到他们说:“瞧那一对小情人。”琴儿常常凝视着宇杰的眼睛说:“我觉得我们一定早就认识。”“是啊,”宇杰只是回答,“紧紧抓住她的手。”他们接吻了。   梦在一边好好的看着,那是什么滋味呢?她好奇的想,她从来都没有做过人,本来没什么遗憾的,现在却后悔起来,也许当初沾了明俊的血可以去投胎,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女孩子,现在一定跟琴儿一般大了。   梦飘开了。                     回家的时候宇杰和琴儿手拉手,走进富人小区,芷行正从林肯车上下来。   “你好啊!你女朋友吗?”他招呼了一下。   宇杰骄傲的点头。芷行仔细的看了琴儿好一阵子:“真漂亮。”他说,回过头去。   琴儿看着他,觉得他也好熟悉。   宇杰说:“琴儿,我家就住在这里,你可以随时来找我!”琴儿心不在焉的“哦”了一声。                                       四                     “琴儿是一个孤儿,你能帮她找到父母吗?”宇杰对他的精灵梦说,梦不回答他。   “你怎么啦?你以前不是这样子的,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了。”怎么会?梦想,没有。   可她的的确确是不开心。   “她长的很像你。”宇杰说,“真的很凑巧。我希望你能帮帮她,她非常想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梦说她很乐意,不过她要考虑。                     宇杰过生日了,琴儿和朋友们为他开了一个paty,那一天大家都兴奋非常。最后夜晚来到,人们都走了。宇杰睡在客厅的沙发上。   他喝酒了,喝的醉醺醺。   梦从窗外飞进来,回到他的肩头。   “你呀,就知道玩,刚才有没有想到我?”她趴在他耳边,顽皮的叫,她没有得到回答,他睡着了。   所以梦说:“宇杰,你会不会喜欢我?”“我和琴儿究竟哪一个更重要些?”宇杰模模糊糊的说:“你……”梦便很高兴,问:“真的?”但是宇杰并不睁眼,只动了动:“把你的手给我……握。”梦试着碰了碰他,她精灵的身体其实不能给人类一点感觉。   她又哭了。                                       下部                     一定是一场噩梦,当我就要打开通往幸福的大门的时候,不知是哪里的泪水冲了过来,我闻到血腥气,眼前一片殷红。   “这是一个乱七八糟的世界!”一个声音高叫着:“让所有的都结束吧!”                     于是一切毁灭,一切开始……                                       一                     恋爱中的人都是相依偎的,琴儿在宇杰的怀里问:“你究竟有多爱我?”“在这一刻,我用我的全部来爱你。”宇杰说。   可是琴儿不放心:“以后呢?将来呢?你能给我幸福吗?”我不能保证……                     “我们吵架了,她很担心我们的以后。”宇杰说,“我得努力了,争取明年考上大学。”梦点点头:“你得考上好大学,学好专业,最好还考上研究生,找个好工作,工作几年以后有了钱,你们就可以过好日子了。”“最短也要六年。”“对,”梦说,“琴儿一定会等你的,你们都还年轻。”宇杰点头,梦的心头一次冷冷的,她从没看到过他的眼神像现在一样,空洞洞。                     琴儿到富人小区的幼儿园来工作了,宇杰天天去找她。“你还要复读呢,别今年还落榜。”琴儿大部分时间都是这样说,然后忙着带孩子。   然而他们两个很融洽。   一天宇杰在幼儿园门口碰到了芷行,对方刚刚出来。   “你,好呀!”芷行有点尴尬,还是很快的说:“最近忙吗?有空到我家来一下好吗?我有事情要跟你说。”宇杰答应。   “我刚才看到芷行了。”宇杰说,“他是不是常来呀?”琴儿说:“他是这里的老板,当然来的勤喽!”宇杰一把从后面抱住她,被推开了,他浑身不自在,琴儿眼里有一种从前没有的满不在乎的样子。                     “女孩子是需要哄的,你得给她买点小礼物。”梦说。   宇杰仔细的想了想:“我做不到,这么做作的事情。”                                       二                     安妮去幼儿园看了看,琴儿对老板娘特别殷勤,端了咖啡给她喝。“你就是芷行介绍来的那个女孩子吧?”安妮风情万众,依旧不变。   琴儿只是点头。   “小孩子真可爱,可惜我没有小孩。”安妮又感叹。   后来她走了。   琴儿说起这件事:“老板娘多好呀,人一点也不显老。”宇杰说:“谁说的?她比你老多了,已经人老珠黄了。”琴儿又生气了:“不许你这么说老板娘!”过了一会儿她说:“人总是会老的,再过五六年,我可不是也一样?”                     梦听说芷行对琴儿很好,说:“这是应该的!”宇杰问她为什么。   不好说,也许这件事情还是成为秘密比较好。   宇杰也就不再问,倒是琴儿很想知道。   “我的父母究竟是谁呢?也许是很有钱的人家吧,我是被保姆偷出来的,因为报复,所以把我给扔了。”她开玩笑的时候就会说。“那你怎么知道?”宇杰反驳道。                     后来的一天琴儿高兴的说:“昨天我回到孤儿院去,院长告诉我当初我妈妈给我留了一封信,不过开头注明只能等我20岁生日那天才能给我看。里面一定写了些什么。”宇杰答应一声说:“那么你下个月就能知道了。”“对呀,所以我很高兴呀!”琴儿说,“你没有生日礼物送给我吗?”“我手头没有什么钱了。”宇杰老实的说。                     宇杰没有料到是芷行把那有魔力的匕首送给了他。   “前几天我遇到一位高人,他把匕首重新修理了一下,恢复了魔力,你看,有多么锋利!”芷行坐在自家的沙发上向前探着身子,好像准备随时跑掉一样,不过对面坐了宇杰,他时不时的偷看一下对方的表情,才接着往下说:“不过这匕首究竟好像是凶器,我老了,不适合摆设这玩艺了,嗯,不如,送给你吧,这是古董,很值钱的。”“可是……”宇杰还想说什么,不过芷行没让他说下去。   “拿去拿去拿去!”他忽然近乎歇斯底里。   宇杰也就拿了那匕首走了。                     “你送人了?”安妮从卧室的角落冒出来一样说:“为什么不留下它呢?莫非你不想要一个孩子了?”芷行挠了挠头,头上已经有很多白发了。   “你不知道,那匕首没有血是没有魔力的,你也是的,不问问我就私自去修复那匕首。”安妮不以为然:“我也是为了我们好呀,我们已经快老了,应该有一个孩子了。”“我们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不该有下一代的。”安妮鄙视的哼了一声:“你不是男人!大不了我去领养一个孩子。”芷行只觉得全身再没有了力气:“你随便吧,爱怎么办怎么办。”他说。   我已经老了,他想,还什么都没有呢。                                       三                     琴儿哭了:“你没有钱,我也没有。这样的苦日子有什么意思?”宇杰说:“我们可以苦中做乐嘛,嗯,你上网聊天吗?”琴儿摇摇头,宇杰就搂她到电脑旁边,教她。“很有意思的,可以打发时间呀,我们小区上网很便宜的。”接着宇杰就去看书了,琴儿一个人孤独的流浪,在网上。   有一个人叫“老了”。   “你真的很老吗?”琴儿问他。   “是的,我承认我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不过我一直承受着良心的责备。这些年来我过的一点也不快乐,心爱的女人离我而去。身边连一个亲人也没有。”                     “你呢?你应该很年轻,很快乐吧?”琴儿看看房间另一边的宇杰,咬了一下嘴唇:“不,我不快乐。”她打道:“我很年轻,但是我没有钱,不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怎么会快乐?”“老了”说:“那不一样,等你有了钱,你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了,那种感觉简直就像是突然变成了吸血鬼。”                     安妮等在孤儿院的院长室里,一角发黄的纸引起了她的注意。   屋里没人,院长有急事出去了,她还是朝身后瞟一眼,然后拽过来急急的看。   啊,竟然是这样。   她发现了新大陆,把那信件揣到手提包里。   “安妮女士,那个……”安妮站起来就往外走:“不不不,不了,啊,我是说改天吧,我有急事先走了。”                                       四                     “你怎么这么喜欢聊天了?”宇杰对琴儿说,琴儿低着头不看他,说:“反正是无聊呗。”“你知道就好,你还是干点别的吧,网上骗子很多,你什么也不要当真。”琴儿想了一想说:“我知道,我想起来了,幼儿园里还有点事儿,我先走了。”从宇杰家出去,她却走了相反的方向。                     “梦!”宇杰对着空气叫:“你在哪里?”梦从虚空中浮下来,无精打采:“我不快乐,宇杰。”“说说为什么。”梦停在他的肩头,说:“我想去做一个普通的人,昨天晚上我到处寻找一个能让我依附的婴儿的身体,可是没有,我没有那种能力,我怎么才能做一个人呢?”宇杰说:“不如我给你一点血,你说过鲜血是有法力的。”梦呼的一下飞起来说:“不要开玩笑!我不要!”“呵,我说着玩的,你当真?”宇杰说,梦发现他也不快乐。   原因?梦没有问。                     琴儿很久没有来找宇杰了,宇杰忍不住去找她,她总也不露面。   听说她很少上班,总也不回家,宇杰急了,又一次从幼儿园出来,他碰到安妮,那女人在笑:“找你女朋友吗?嗯,她肯定移情别恋了,不如这样吧,你到我家坐坐。”宇杰说:“我们不熟。”“唉,来吧,我帮你出出主意。”安妮抛着媚眼,心不在焉的宇杰鬼使神差的跟着她去了。芷行的家还是那么富丽堂皇,门口的鞋柜上,一双漂亮的红皮鞋格外耀眼。   “呦,这不是我的鞋。”安妮说,“他带女人回来了?”宇杰认得那鞋,他冲进去。   卧室的门半开着,他呆呆的盯着里面的男欢女爱,半晌,躺在芷行身下的琴儿才看到他,她闭上了眼,希望自己看错。                     安妮冷冷笑着:“我做大,你做小。其余的事情都好说,钱你可是一分也别想拿!芷行呀,你不想想我,还得想想你的女儿呢!”芷行惊讶的说:“我女儿?”他接过安妮手中的信件,惊讶不已:“我女儿……琴,她生的?什么,她叫……琴儿?”琴儿也看了,那信,接着……   “啊!”她披头散发的跑了出去。   “去追她呀!”梦对宇杰说,“琴儿是芷行的女儿呀!”“你不早说!”宇杰终于吼到:“都是些禽兽不如的东西!”                     宇杰和战战兢兢的芷行出来的时候,琴儿正从对面二十层高的大楼上飘下来,整个过程很短,很轻柔,直到“砰”的沉闷的一声,她在他们面前整个鲜红的绽开。   梦吓呆了。                                       尾声                     “今天我去看了看李芷行,他完全疯了,在疯人院里不停的吼叫,我叫了他的名字一声,他竟然又像见到了鬼,浑身哆嗦,差一点吓死。”“安妮没给他留下什么钱,她带着几乎所有财产不知道去了哪里,也许她真的会收养一个孤儿吧,很难说。”“琴儿死了也有三个月了,我一直没看书。我想这叫什么世界呢?活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梦看着宇杰:“不要!”她喊。                     可是宇杰听不到,他只是对着空中继续说:“最可怕的,是我再也看不到你了。以前我以为你走了,后来我明白,你是不会走的,你一定一直在空中陪着我,可是我呢,我怎么了?我大概是已经失去了能看到你的能力。我真笨,以前我不开心的时候,一定能看见你,开心的时候,往往就把你忘记了,现在我想你了,没用了。我这算是活该吧,你说呢?”                     “其实我很想做一个精灵,或者,像你说的,你能做一个人,和你在一起的无忧无虑的日子才是我所希望的,你要是一个正常的女孩子多好。我们就可以一辈子不分开。”                     他拿起芷行送给他的锋利的匕首,细细的把玩,忽然笑了:“以前,什么也不在乎,不知道什么是痛苦,现在我明白了你,才知道最大的痛苦是明知道心爱的人在眼前,却看不见也摸不着,我的老天,这匕首若是真的有魔力,帮帮我吧。”                     他想了想,,朝自己的手腕割下去。   很深,血喷了出来,腥腥的,透过鲜血他看到了梦,她不再是精灵的模样,而是和一个普通的女孩一般大了。可宇杰还是认得出那是梦,不是琴或琴儿,因为那眼神还是那么默默的和暖暖的,带着很久以来他终于想明白了的自己最需要,最难以割舍的东西。一霎那他忘了疼,完全沉浸在美好的感觉里了。   他张开双臂。                     梦哭了,是幽幽的悲伤的哭,像每个人类的女孩子一样。   “老天,让我做一个人吧!”她不顾一切的朝自己心爱的人扑过去。                     在好像是漫天的血色中,他们拥抱。                     “我们不分开了,好吗?”                                       THE END                     我忘记了一切,我放弃了一切,只是因为我什么也不像失去,什么都想要挽留。那么让我的鲜血喷涌吧,我所要求的,只是一个开始……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魔血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640.html
上一篇:小玫    下一篇:情人只说三次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