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小玫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0-01-25
一                     阿健充其量也就是个作者,而且是从没拿过稿费的作者,他不好意思称自己为作家,加上业余两字都觉得惭愧。这个职业,在别人看来应该叫自由撰稿人,但只有丁大维知道,阿健是“只稿不赚”,丁大维一直喊他作家:“其实好多事都是开头难的。”但是大维的耐心往往只有两三秒钟,这时只要阿健再谦虚一阵,大维就会说:“算了,别一棵树上吊死拉!”                     这对单身男人合租一间房子,却过着完全不同的日子。阿健是百分百的单身,丁大维则是到了另一个极端,需要应付的人太多又分身乏术,不得不单身。                     丁大维颇讲义气,自己吃饱了不忘革命兄弟。看着阿健整天一脸苦相没个笑模样,大维忍不住就去摸阿健那颗木瓜脑袋:你丫去换副好看的眼镜,头发收拾收拾,再把这身破衣服都扔掉,肯定招女人待见。                     “你说得好听,把这身衣服扔了是引人注目了,在大街上一走,会被人告我裸奔的,”                     “靠,你丫就知道跟我这儿阳亢,见了女人怎么就阳萎了?”大维恨恨地把嘴里的烟屁股喷出,流星般爆射向阿健的脚下,阿健大叫一声跳起来,张了口的运动鞋在空中大幅度踢踏,“干什么呀你!”                     “得了,您老这破鞋还没换?”大维眼都直了。                     “我就喜欢穿破鞋,你省省吧!”阿健将皮鞋甩在地上,靠在被子上。                     “你丫够狠,等以后跟你丫媳妇儿这么说去!哥们儿玩去了!”大维用大鸟爪捏起公事包,走到门口,又回头淫荡地哼唱道:“今夜不回家……bye-bye了您哪!”                     “光当”一声,屋里又剩下阿健一个人了。今天是周六,鬼知道丁大维这家伙到哪里泡妞了,那些女人也他妈犯贱,怎么就喜欢被人搞呢!他一个人就吃了那么多,男女比例又是一定的,别人不是没的吃了?怎么就没一个女孩子喜欢自己呢?怎么说也是文学青年啊,在古代这至少得是个书生秀才,丁大维最多是一卖肉的屠夫。                     阿健从桌上拿起了大维的希尔,转念一想,回身把门扣上了,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实在是一副不招人喜欢的样子,换了眼镜?阿健把眼镜摘了,眼前模糊一片,更加连美丑都分不清了。想点烟的时候发现没有火机,郁闷的事情都赶到一块儿了!                     好久没有骑自行车出去了,阿健把这个叫做“踩风”,就是踩自行车兜风。这么大的京城从来都是过客眼里的神奇,对阿健而言,一切还都如几年前初来北京时那么新鲜而陌生。顺着马路一直溜下去,一不小心就发现了好多漂亮姑娘,鬼知道今年流行什么,反正这些女孩的衣服是越来越少。阿健不时地被路边的美眉勾走了魂魄,看来交通事故确实事出有因。                     经过南街的时候,阿健注意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女孩子,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路边站着,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车来人往,又似乎全然不觉。她的曲线极好,衬以白色的衣裙,在喧闹的街市上是那么气质不凡,那娇好的容貌和冷漠的眼神,更是显得卓然不群。                     阿健慢慢踩着车从她身边过去,用眼睛的余光扫了一眼,恍惚中感觉这是一个很清秀的女孩。他还是不够甘心,索性推着自行车调头回来。经过她面前的时候,阿健大着胆子看了她一眼,女孩的脸上似乎没有任何表情,木然地看着前方,如同雕塑一般。                     女孩的眼睛动了一下,仿佛刚回过神来,看到阿健正盯着自己看,脸上露出轻蔑的神色,冷冷地望着阿健。                     阿健的脸腾地热了起来,有心解释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但是二话不说这样溜掉不就等于承认自己不怀好意了么?情急之下,他竟然很不自然地笑了。                     女孩看着他脸上表情的变化,皱了皱眉头,轻轻哼了一声,转身走开。阿健忙喊道:“你别误会!”                     女孩回过头来,依旧是面如寒霜,看来她并不想说半个字。                     “对不起……我只是想……看看你的样子……没有……别的想法。”阿健的嘴巴有些结巴,心里急得要命,但是太深刻的话却说不出来。                     “你走吧。”她终于开口了,声音却比她的人更冷,阿健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他走了几步,回头看时,她还在原地站着,似乎要看透这虚无空气中的秘密。阿健的紧张过去了,好奇心却大增,踌躇了一会,壮了壮胆子,想好了几句词儿,又走了过去。                     “你没事儿吧?”                     她漠然地看着他,摇了摇头,似乎懒得和他多费半句口舌。                     “我看你站在这里半天了,如果有什么难办的事情,说不定我可以帮你。”阿健一口气说完了刚才想好的对白,“你放心吧,我不是坏人。”                     她依旧盯着面前的空气,对阿健的表白似乎无动于衷。她的皮肤异常白皙,裸露的双臂是那样的柔弱纤细,小巧的手掌更是玲珑玉琢,细长白嫩的手指似乎蕴着无穷的柔情,阿健死死地盯着她的身体,每处每分都是那么美妙得体。                     “你走开。”她闭上了眼睛,在阿健看来,这无疑是一种厌恶之极的表示。                     阿健闷头坐在不远处的马路牙子上,不时地向女孩张望着。他有一种感觉,这个神秘的女孩似乎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情,而他要做的则是帮她,无论她愿不愿意。                     天慢慢黑了下来,路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少,人们匆匆而过,似乎谁都没有注意马路边上这一对有些反常的男女。女孩如同一座雕像,站在原地动也不动,阿健坐在地上都快受不住了,渐渐地竟有了一点倦意。                     “你能帮我吗?”一个声音忽然在头顶响起,阿健猛地醒来,发现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的对面,只是让他觉得奇怪的是女孩的脸变得煞白,在夜色的映衬下显得毫无血色,如同白纸一般。                     阿健从地上跳起来,和眼前的女孩对面相峙。这时他看得更清楚了,她的脸色愈发白皙,眼睛却变得红红的,像藏了两团暗火。阿健想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                     “你是……你不是……不是……人?”                     女孩漠然地看着阿健,似乎无论他问什么问题都不奇怪,而她更不会给予答复。                     阿健的脑子如同发条崩断一样,狂乱地转着,早就应该看出这个奇怪的女孩有问题,但现在想什么都晚了,她就在自己的对面,一双火漆般的眼睛和自己近在咫尺。                     阿健慢慢地向后退着,不敢直视她,嘴里不住地念叨着:“求你……让我走吧……求你…   …“退开几步之后,他转身就跑,惟恐她从后面追来。                     阿健跳上车子骑出很远,才敢回头看看,她还站在原地没动。只是她的声音好像就在身边一样,“你能帮我吗……”,这声音是那么幽怨哀惋,却又带着几分的恐怖,阿健觉得身上霎时起了一层鸡皮。                     “拜托,我帮不了你,你放了我吧……”阿健默默念道。                     “你能帮我吗……”                     阿健转过一条街,这声音似乎一路跟着他,搞得他心神不宁,几次差点从车上摔下来。   等他定了心神,发现她竟然就在前面不远处!自己居然又绕了回来!                     马路上空无一人,路边的店铺空有灯火通明,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影。她的一袭白衣如一团白影飘在空中,显得阴森吓人。阿健拖着灌铅似的双腿,慢慢地走过去,远远地停住,壮着胆子问:“你真的是鬼?”                     “你能帮我吗?”她似乎没有听到阿健的问题,反反复复只有这一句话。                     “你别害我就行了,我怎么帮你啊?”阿健哆哆嗦嗦地说道。                     “帮我找他。”她缓缓说道,平淡的语气中竟也透出些许焦虑。                     “谁?”阿健迟疑了一下,不知道她究竟要干什么。                     “不知道。”                     “你别逗了,不知道要找谁就找我啊?”交谈几句之后,阿健不那么怕了,只是依然和她保持着距离。                     “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在哪里,但是我一定要找到他。”她幽幽地叹道,“今天是第四天了,我还有三天的时间。”                     “还有三天?三天后怎么样?”阿健忽然觉得知道一些关于传说中的鬼的事情也是好的。                     “三天后,如果还找不到他,我就再也没有机会转世为人了。”她慢慢地转过头,火红的一双眼睛里竟也透出哀怨的神色。                     “这个人是谁,对你这么重要?”                     “我是一个幽魂,在去阴间之前,必须要找到这个世界上的一份真情。靠着它,将来我才能重新投胎做人。我只知道曾经有过这样的一个人,但是他住在哪里,叫什么名字,关于他的一切,全部都不记得了。”                     阿健暗暗觉得惊奇,原来人死了还有这些讲究,怪不得很多人最怕临死前的孤单呢。“你怎么会不记得了?”                     “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只是感觉有这样一个模糊的影子。”她叹了口气,                     “可是我宁可忘记其他的一切,也不想忘了这个人。”                     “是啊,记住这个人,你就可以找到他的真情,就可以转世了。”阿健冷笑道,“想不到女人死后还是这么自私。”                     “不是!”她急切地辩解道,“我想知道以前被人关心的感觉是什么样的,这几天我到处游荡,有时就在这里站上大半天,好想体会一下那种感觉。”                     “难道没有人和你说话么?”自己方才的话显然有些刻薄了,但她好像并不生气,“难道其他人都看不到你,除了我?”                     “我不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看见我们这些幽魂的,能够看到的一定是他们今世之间有一些未了的缘分。”                     “缘分?”阿健觉得把这个词和自己扯在一起简直太荒唐了,“我和你,还有未了的缘分?   “                     她默不做声,似乎也不愿承认或者辩驳。                     “好吧,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阿健早忘了害怕,倒觉得自己有义务帮助这个看起来有些可怜的幽魂了。                     “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她痛苦地摇摇头。                     “不会连这个都忘了吧?”阿健搔了搔脑袋,“那你口袋里有没有什么卡片啊证件什么的?   “                     “没有,你看到的都是我活着时的样子,都是幻象。”                     “啊?就是说这些衣服其实是不存在的?”阿健的脑袋里忽然想到一件龌龊的事情,不觉脸上一热。                     “是的,除了我的灵魂是实在的,其他的都是幻象。”                     “那你介意不介意我叫你美女?”                     “不会。”                     “算了,这个名字叫的人太多了,在马路上随便喊一嗓子就会过来一群。换一个吧,美…   …小美……叫你小玫怎么样?玫瑰的玫?“                     “好啊,这个名字应该比我以前的名字好听。”小玫竟然笑了,凄然一笑,阿健心里顿时觉得酸酸的不是滋味。                     “下一个问题,你记得你以前住哪里么?”                     “那总该记得你是怎么……怎么死的吧?在哪里?”                     “不会这么彻底吧?”小玫摇一次头,阿健的心就凉了一截,现在连她的身份都确认不了,怎么去找那个人呢?                     “你站那么久不累么?坐下休息一下吧。”                     小玫很听话地坐下了,这让阿健很有些男人的成就感。他又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说真的,你真的不会……不会害我?”                     小玫摇摇头,眼睛直直地看着阿健。阿健还是不敢坐她身边,隔着几步远坐下了,心里还是有些发怵。                     “对了,我给你照像,然后拿去登个寻人启事,不就知道了么?”阿健为自己这一创意感到振奋不已。                     “照不上的。”小玫轻声说道。                     “噢,也是,那这样,我把你的样子用笔画下来吧!可惜我没学过画画,肯定画不像。”                                                         二                     “但愿大维和你没有什么未了的缘分,让他看见你就麻烦了,进来吧。”阿健打开房门,让小玫进了自己的房间。小玫站在房间中间,木然地看着四周,机械地听从着阿健的吩咐。                     阿健找出纸和笔,在小玫面前坐下,一边打量着她,一边用笔地勾画起来。过了一会儿,对照了一下,觉得太离谱了,便扔进纸篓,重新再画。这样折腾了半天,阿健出了一头汗,还是没有一副满意的画像。                     “对不起啊,我已经尽力了,只是从来没学过画画,怎么也画不好。”                     “谢谢你。”小玫淡淡一笑,在她而言这已经是最大的感激了。“把你的笔借我用一下,我来试试。”                     “你?”阿健乐了,“你怎么给自己画像啊?除非照着镜子——对啊,你站在镜子前面,直接画在镜子上吧。”                     小玫下笔很快,看起来是受过专门的训练,很快就在衣柜的玻璃镜子上画好了,又用纸拓了下来。阿健在一边看着她画,一边暗暗佩服,心想这个女孩画画这么好,人又这么好看,活着的时候一定很优秀。                     “好了,现在还早,我去报社发一个寻人启事,你在这里等我,不要出去吓着别人。”阿健将房门锁上,又隔着门板叮嘱道:“一会我的朋友可能回来,你别让他看见。他个子挺大,胆子却小得很,你千万不要吓着他啊!”                     丁大维出来开门的时候,一脸地坏笑,阿健刚想问他,却被拉着地到了丁大维的房里。                     “怎么了你?”阿健有些心虚,看来丁大维可能听到了什么声响。                     “你丫终于出息了!”丁大维指了指对面阿健的房间,“带妞儿回来了?”                     “没有,你胡说什么啊?”阿健的脸上一红。                     “别装孙子了,哥哥我是谁,什么事儿没经过?”丁大维看了看阿健的房门,“还挺乖,就是哭了几声。怎么样?爽不爽?”                     “咳,你不知道就别瞎掺和了,我可什么都没干啊!”                     “操,你丫不是吧?都带回家了,还什么都没干?别给作家这词儿丢人了,是不是没套子?我这儿有,给你几个,拿去拿去!”丁大维从床下摸出一盒东西,塞给阿健,“抓紧吧,处男同志!”                     阿健哭笑不得,将丁大维的房门关上,见他没有偷看,这才打开自己的房门,将门反锁上。                     小玫还在屋子中间机器人般地站着,和阿健走之前的姿势一样。阿健把丁大维给的盒子扔在写字台上,无可奈何地说:“你怎么不知道休息呢?真的不累?”                     “启事发了吗?”小玫面无表情地问,只是语气没有那么冷淡了。                     “发了,本来是不给发的,我好说歹说,又加了一百块钱给他们吃夜宵,这才答应。明天早上就见报了,对了,你刚才是不是哭过?”阿健躺在沙发上,示意小玫坐下,她就真的盘腿坐在地板上。                     “是,刚才想起了一些事情,但是又不太真切,一着急就哭了。”小玫歉意地说,“你的朋友听到了?”                     “没事,他以为我带小姐回来了。”阿健说完,又补充道,“你别误会,我和他不一样的。   “                     “我听见你们刚才说话了。”                     阿健的脸烧得更厉害了,看来小玫连那句“处男同志”都听见了。                     “你是个好人。”小玫低着头,轻声说道。                     “这话我爱听,呵呵。”阿健颇有些尴尬,“你刚才想到以前的什么事情了?说来听听,没准能帮你找到他呢!”                     “我想到有一次好像和他一起过马路,他自己走过去了,我被落在后面,后来我责怪他,说女孩子过马路的时候都希望被牵着手的,他后悔死了,从那以后每次过马路都牵着我的手。”小玫仰起脸,“可惜我还是想不起来他的样子。”                     “哦,别着急,慢慢会想起来的。”阿健摇头苦笑道,“其实你知道吗,我有多羡慕你们。”                  小玫看了他一眼,咬了咬嘴唇,“你女朋友呢?”                     “不在了。”阿健叹了口气,眼里热热的有颗泪就要滚落下来,他仰起脸,努力睁大眼睛,想摆脱那滴不争气的泪,但这只会让它更早地滑下。阿健的喉咙抽动了一下,一股酸酸的滋味涌上心头。   “多久了?”                     “三年,整整三年了。大学时的同学,毕业前发现得了白血病。”阿健使劲咬着嘴唇,直到疼得松开。                     “你很爱她,”小玫叹了口气,“她会幸福的,有你的爱,她的下一世会很幸福。”                     阿健苦笑道:“希望如此吧。你要是能在那边看到她,就告诉她,这些年我一直都很想她。”                     “后来你一直没有恋爱?”                     “有,而且不止一次,但结果都是我被人骗。”阿健看着小玫不相信的样子,不觉笑了,                     “很有趣吧,我是靠编故事吃饭的人,却生活在别人编织的故事之中。”                     “你心地这么好,一定会找到一份真爱的。”小玫柔声说道,“刚才你不在的时候,我就想,上天让你看见我,是不是就是派你来帮我的呢?”                     “上天?有这个东西么?你见过么?”阿健嘲讽地问道,“真要有上天的话,他也是最不公平的,让我的女朋友,让你,让这么多可爱的女孩子都离开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玫怔怔地看着窗外:“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一个幽魂,既不属于人世,又不属于阴间,到处游荡,其实是最孤独的。如果不是遇到你,我真不知道可以和谁说话了。”                     阿健也沉默了,如果小玫是一个真实的人,他真想过去抱一抱她,告诉她不用再怕孤单了。                                                         阿健醒来的时候,发现小玫依旧坐在沙发上,呆呆地看着窗外。阿健忽然觉得这一夜过得很刺激,和一个幽魂竟然平安地相处一室!                     “早,”阿健在小玫眼前伸手晃了晃,“不要告诉我你整晚都没睡啊。”                     “我睡不着,想到了以前的一些事情,但是又不敢吵醒你。”小玫满脸疲惫却又显得神采飞扬,“你知道吗,我想到了和他在一起的很多事情呢!”                     “是吗?”阿健走向门口,“一会我洗完脸慢慢讲给我听。”                     丁大维今天特别勤快,居然已经买来了早点,看到阿健从房间出来,赶忙放下碗筷,不怀好意地问:“怎么样?第一次亲密接触的感觉如何?”                     阿健故意大大咧咧地说:“挺爽的,呵呵,你怎么今天这么勤快,连早点都买了?”                     “靠,哥哥我哪天不是这么勤快?哎,妞儿走了没?”丁大维指指阿健的房间,“好像还在啊?”                     “在,不过人家不想看见你,不如这样,你找个地方玩两天?”阿健挠了挠脑袋,“正好今天周六,你找个姑娘去天津玩两天吧!”                     “靠,我靠!太狠了吧?我泡妞时可没把你丫发配到天津啊!”丁大维死死地盯着阿健,                     “不过呢,要我回避也成,来往车费你丫得给我报了!”                     “你们俩关系不错,谢谢你帮我保密。”小玫看见阿健端着早点,摇头笑道,“我可以不吃不喝的。”                     “他就爱胡闹,不过人还不错,就是女朋友多了点。据他自己说,一周七天,每天都要和不同的女人……”阿健忽然觉得这么直接有点尴尬,便打住话题,小玫淡淡地笑了,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昨天晚上,我想起了以前和他在一起的很多事情,吃饭,滑冰,跳舞,还有打电话,好多好多,只是他的样子还是很模糊。”小玫走到窗前,外面阳光明媚,白云流连,她看得有些呆了。                     “那你有没有记起他的名字?或者你的名字?”                     小玫摇摇头,“不过我梦了,梦见我跟着他走到一个大湖边,湖里有一个怪兽抓住我,要把我拉下去,我拼命地喊救命,拼命地找他,但是怎么也找不到了。我以为他不要我了,然后就大哭,哭着哭着就醒了,看到你在,我就不怕了。”                     阿健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嘴巴张了张,终究还是忍住了没有说。他走近小玫,白天她的皮肤显得正常一些,眼睛也没有晚上那么红,像一个正常的女孩子。他和她面对面站着,谁也不说话,但是都感觉到了对方在想着什么。这样的时候,任何一个字都是多余的。                     过了许久,小玫避开阿健的目光,把视线转向一边:“希望今天他能看到报纸。”旁边的衣柜上,昨天晚上小玫的画像依旧清晰。                     “会的,相信你见了他的人,一定能认出来。”阿健收回了刚才荒唐的心神,颇有些失落地靠在沙发上。                     “你对我真好。”小玫背对着他,低声说道。                     “我?这算什么,他对你一定更好呢!”阿健到外面找来烟和火机,“抽烟你不介意吧?”                     “不会,他好像也抽烟的。”                     阿健吸了一口,却没吐出来,呛得直人,尴尬地笑道:“其实我不怎么抽烟的,你别笑我。”                     “不会。”小玫扭头看着他,嘴角挂着浅浅的笑,“你很坦白,这样很好啊。”                     晚上,阿健焦急地在屋里走来走去,小玫则呆呆地立在窗前,谁都没有说话。一天过去了,没有任何消息。桌子上的呼机、手机都老老实实地躺着,像睡着了一样。                     墙上的钟指在了1点,阿健打了个哈欠,小玫忍不住说:“你睡吧,不用陪我等的。”                     “不用,我不困,打个哈欠就精神多了,你看,我现在还能做俯卧撑呢!”阿健说着,在地板上做起俯卧撑来。                     “一,二,……,五十九,六十!”小玫在旁边数着,直到阿健累得趴在了地上。                     “你真棒啊!”小玫高兴地说,“我大概一个都做不起来呢!”                     过了半天,阿健还没有答话,小登悄走过去看,发现阿健竟然睡着了。小点读,她蹲在阿健的头边,伸出手想摸一摸他的头发,将要触及的时候又缩了回来。阿健的脸贴在地板上,嘴巴微微张开着,像个憨态可掬的娃娃。小玫静静地看着他,红红的眼睛里多了些亮亮的东西,她悄悄转过头去。                     “啊,我怎么睡了?”阿健忽然醒了过来,“小玫?小玫!”他的身体还趴在地板上,就开始喊着小玫的名字。                     “我在这里,你睡一会儿吧,我没事的。”小玫从墙角走过来,默默地注视着阿健,“不用陪我的。”                     “那不行,你该休息了。”阿健盘腿坐在地板上,看了看墙上的钟,“我替你等,好吗?”                     小玫摇了摇头,叹息着转过头去。镜子里,她看到了自己,不由得被自己的样子吓住了,瘫坐在地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小玫,小玫,”阿健爬到小玫的身边,看着她急切地问道:“你怎么了?说话啊,这是怎么了?”                     “我的样子,怎么变得这么难看?”小玫瞪着眼睛望着阿健,低低地哭了起来,“是不是吓着你了?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会这么难看……”                     “唉,你别傻了,你说过,看到的都是幻象啊!”阿健心里乱如麻丝,虽然嘴上这么说,他还是不敢多看小玫的眼睛。那一双眼睛,此刻已是鲜红如火,有如魔鬼一般。                     还有两天,再过48小时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阿健在心里告诫自己,无论她变成多么恐怖的模样,都不能嫌弃她,刺激她!                     “你告诉我,我是不是很难看?”小玫的声音里充满了颤抖的绝望,早已没有了昨天的冷静。                     “你听我说小玫,你的样子是没有以前好看,但是你的灵魂还是一样美丽。”阿健抬起头凝视着她,“有时候我会想起我的她,只要能和她说说话,无论她变成多么可怕的样子,甚至变成了一只猫,一只鸟儿,哪怕是一只小虫子,我都不在乎,我只想让她知道我心里的声音,看到她能懂我的话,点一点头,就够了。”                     阿健仰起脸,眼望着天花板,叹了口气,“这些年,每当想起她的笑,想起她对我的体贴,我都会哭。没有人知道我这么容易流泪,连大维都不知道,我只是在一个人的时候才想她,只有这样的时候才属于我和她,没有别的打扰。有时候我会在阳台上看星星,我想她或许正在另一个世界里,也注视着这颗星星,这样我们就看到同一颗星星了。星星的另一面,我可以看见她的眼睛。你知道吗,她的眼睛很美,我永远都忘不掉的。”                     小玫一直没有说话,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眼泪却悄悄地流下来,脸上早已是湿湿的一片。                     “我们出去看星星,好吗?”                                       这个城市难得遇到这样的晴天,也许是因为深夜的缘故,青色的天空显得格外晴朗,稀疏的星星默默无语,或明或暗地点缀着天幕。它们还不知道,在城市灯光里的一角,有这样两双含着泪的眼睛,在静静地期待,找寻……                                                                           三                                                         这一夜,阿健和小玫都没有合眼,默默地坐到了天亮。第一缕阳光照进来的时候,他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小玫,要不我陪你出去走走,说不定能让你想起以前的事情来。”阿健脸色煞白,睡眠不足让他整个人都显得削瘦。                     小玫点了点头,莞尔笑道:“你不要这样紧张,其实找不到也没什么,真的。能遇到你已经让我很知足了。”                     阿健不好意思地笑道:“出去试试运气吧,总比呆在屋子里好。还能顺便看看一切美好的景物……”他忽然觉得这么说有些不妥,小玫这么聪明,一定会听出他的弦外之音。                     “不用忌讳,我知道自己没有时间了。能多看一眼,也是好的。”小玫轻松地笑了。                                       沿着初遇时的马路,阿健和小玫并肩走着,不时地说着话,路边的行人有的注意到阿健在自言自语,不免在后面指指点点。小玫回头看了一眼,笑着对阿健说:“真对不起,让别人误会你自己自言自语了。”                     阿健无奈地笑道:“这有什么关系,让那些不相干的人说吧。说实话,我有很久没有和女孩子走在一起了。”                     “会不会觉得浑身不自在?”小莞尔一笑,“以后总会有女孩子和你走在一起的,现在就当是训练吧。”                     “要是彩排就好了,”阿健看着她笑道,“能一直这样走下去就好了。”                     小玫沉默了,低着头不说话,默默地走着。                                       阿健刚想说点什么,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和小玫都呆住了!                     看着手机上的号码,又看看小玫急切不安的眼神,阿健有些颤抖地接通了电话。                     “喂……你好……”阿健拿着手机,看到小玫紧张地盯着自己,眼神里充满了渴望。                     对方一阵沉默,忽然问道:“你发的寻人启事?”                     “是的,是我,您是……”阿健一边回答,一边向小玫示意,小玫长长地舒了口气,轻轻闭上了眼睛。                     “我是你要找的人。”对方有些迟疑,但还是肯定了自己的身份。                     “你在哪里?我需要立即见到你。”                     “请问你有什么事?她已经不在了,你和她又是什么关系?”对方的语气有些不容置疑,这让阿健有些生气。                     “这件事说起来有些离奇,也许你不会相信,我想我们见面谈一下,你觉得怎么样?”小玫对阿健使劲点了点头。                     “没有这个必要吧,有事在电话里说吧。”                     “我……我这里有她的一些东西,想交给你。”阿健只得撒了个谎。                     “那好吧,一个小时后,在青年广场的喷泉见。”对方不客气地挂了电话,生硬的态度让阿健非常气愤,但是看到小玫期待的眼神,还是忍住了没有发作。                     “恭喜你,一会就可以见到他了。”阿健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对这个男人充满了莫名的厌恶。                     “谢谢你,谢谢!”小玫高兴得不会说话,只是不停地说着谢谢。   青年广场在城市的中心,经过一条繁华的商业街,远远地就可以看到青年广场上的巨型                     运动员塑像。小玫一走进广场,就哎呀地叫了一声:“这里好熟悉啊!我以前一定经常来的!”                     阿健此时变得有些沉默,他也说不清是因为什么,也许是因为那个男人的态度,也许是其他的一些东西,反正让他感觉很不舒服,甚至有一种想打架的冲动,虽然活了这么多年,他还没有认真地打过架。他有一种预感,似乎要发生一些事情,但是又说不清楚。                                       由于是周日,广场的人也很多,无论男人女人老人孩子,都显得那么悠闲惬意。阿健暗暗为自己叹气,带着小玫向广场的喷泉走去。喷泉边上有几个人在围观,阿健停下脚步,问小玫:“你找到他了吗?”                     “还没有,让我看看,我一定能认出来的!”小玫焦急地走到每个人的身边打量着,然后又失望地走开。将伫立在喷泉边的男人都看过一遍,小玫黯然地走回来,对阿健摇摇头:“也许他还没有来吧,否则我一定能认出他的。”                     阿健没有说话,他拿起手机,查到刚才呼入的电话,拨通了这个号码,站在喷泉对面的一个男人手机响了。小玫和阿健的目光一齐转向了他,这是一个衣冠整齐的青年男子,头发梳理得整齐油亮一丝不乱,高高的个子让阿健自愧不如:“是他?”                     “不知道,好像不是这个样子的啊?”小玫疑惑地摇摇头,继而难过起来,“我怎么会不认识他了呢?怎么会这样啊,我不能忘了他的样子啊……”                     “也许是假冒的呢!”阿健走过去,那个男人发现了他,冷冷地问:“你发的启事?她的东西怎么会在你那里?”                     “别急,我得先确认一下你是不是我要找的人。”阿健在这个高大的男人面前不得不挺直了腰板,但即使这样还是矮了一截。                     男人冷笑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在阿健眼前一晃:“不会错了吧?”                     照片上,小玫幸福地偎在男人怀里,身后的背景正是这座喷泉。小玫在一边失声叫道:                     “怎么会?我真的不记得他了?天啊,为什么要让我忘了他?”                     “她是你的女朋友?”阿健看到小玫痛苦的神情,心里也有如刀割一般。                     “就算是吧,你怎么认识的她?”男人将照片收起,面无表情地注视着阿健。                     “我?很偶然的一个机会,她有一样很珍贵的东西要交给你,但是如果你不是真爱她,就没有机会见到了。”阿健避开男人的目光,这种无来由的敌视让他觉得恶心。                     “我爱她?”男人可能觉得这个问题出自一个陌生人之口比较滑稽,“我爱不爱她和你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人都死了,还爱个屁啊?”                     阿健看了一眼身边的小玫,早已是伤心得泣不成声,不觉叹了口气,“你知道吗?她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能够从她的爱人那里找到一份真爱,难道这样的要求也过分吗?”                     “不过分吗?”男人恨恨地说道,“当初我追她的时候费了多少工夫,花了多少钱,那么多女的追我我都拒了,不就因为她吗?在一起的时候,天天要哄着她,陪着她,我成个什么了我?”                     “好吧,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阿健看见小玫的样子,实在不忍心再问了,“她是怎么死的?”                     男人警觉地看着阿健:“你到底是什么人?”                     “别这么看着我,我既不是警察,又不是记者,只是有些好奇想知道。即使冲着我费那么大力气登寻人启事的份上,你也得告诉我吧?”                     男人出了一口闷气,想了想,点头道:“她活着的时候,是电视台最红的记者,我是在台里认识的她,追了一年多才到手,后来我们同居了。”                     阿健看了一眼小玫,她的脸上有一种奇怪的表情,说不清是失望,伤心,还是迷惘。                     “开始的一段时间,我们感情很好,后来我做了制片,应酬多了,难免回来得少了,而她因为得罪了领导,被炒了鱿鱼,所以我们俩的位置倒了过来。从那时起,争吵就渐渐多了起来,说实话,我真的有点烦了,相信她也看出来了。”                     “前些时间我们台排一部戏,投资一直不到位,为这事我特别上火,就动了点坏心眼。我请投资的老板吃饭,把她也叫去了。饭桌上,我故意让她喝了好多酒,她不想喝了,想回家,我就说她没用,不肯帮我,她明白了我的意思,坚决不同意。我一狠心,就借口有事先走了,留她在那里。”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小玫用手捂着脸,痛苦地说不出话来。                     “第二天早上,我发现她还没有回来,台里来电话说投资已经敲定了。”男人说得有些动情,眼睛也有些红红的,“我觉得有些对不起她,想等她回来好好陪陪她,结果她被人发现从酒店的十八层跳了下来。”                     阿健气得握紧了拳头,指着男人的鼻子骂道:“你逼死了她!”                     男人皱起了眉头,瞪着阿健:“我逼死了她?不错,我是有让她陪客人的意思,但是我没逼她跳楼啊?这么点事值得去死么?”                     “操,你这个王八蛋!畜生不如的东西!”阿健提拳直打男人的面门,男人躲闪不急,被打个正着,鼻血淌了下来。阿健还想再打,忽然想起小玫,回头看时,只见她傻傻地坐在地上,目光呆滞,神情恍惚,有如痴了一般。                     男人被打得懵了,鼻血流个不停,赶紧找地方止血去了。阿健此时的心里真是百般滋味搅在了一起,看着坐在地上的小玫,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劝解她。                     “小玫……”他轻轻地唤着她,许久才见她抬动眼神,无言地看着自己。                     “你都看到了,这个人根本就不爱你,忘了他吧。”                     “都是我不好,不应该带你来找这个王八蛋,让你这么伤心。”                     “小玫,我们回去吧,好吗?忘了他,不要想了,他不值得啊!”                     小玫木然地点点头,慢慢地站起来,她擦了擦脸上的泪,一边啜泣着一边看着阿健,嘴里却说不出来一个字。                     “什么也别说了,我们回家吧。”阿健沉沉地叹了口气,然而他知道,小玫此刻要比自己伤心一万倍,日思夜想的那个人竟然是这样对自己的!                     “阿健。”                     “恩?”小玫还是第一次喊自己的名字。                     “你回去吧,我该走了。”小玫惨然地笑了笑,这笑里包含有多少的无奈和伤心,阿健已不敢再多想了。                     “你去哪里?”                     “到该去的地方去,谢谢你这几天一直陪着我,可惜我不能为你做什么了。”                     “小玫,一定要走吗?”阿健的脑海里始终有一个念头蠢蠢欲动,这时也容不得他多想了,终于说出了那句话,“留下来好吗?”                     小玫慢慢地摇了摇头,眼神中尽是无奈和不舍:“人鬼殊途,你应该知道的。”                     “可是……我很喜欢你啊,真的,我真的很喜欢你,不能为我留下来吗?”阿健忘情地说道,“只要能和你在一起,让我少活三十年,把我寿命分给你都可以。你告诉我,谁管这些事情的,我去求他,好不好?”                     “没用的,这不是我们想的那么简单,生死轮回,谁都不能改变,”小玫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我知道你对我好,我也喜欢你,如果我还在人世间,哪怕我是公主是女王,而你变成了乞丐变成了残疾,我都会不顾一切地留下来,直到你愿意娶我。”                     “小玫,我知道,我知道你也会喜欢我的,你放心,一定有办法的,神仙也是有感情的,你告诉我去哪里找他们,我现在就去找他们。”                     “上天既然没有让我活着的时候遇见你,自然是注定了我们没有姻缘。”小玫抬头看了看,“我该走了,虽然我没有找到我期待的那份真爱,但是我还是遇到了你!”                     “小玫,不要走,你还有一天的时间,不要离开我啊……”阿健忍住眼泪,怔怔地看着小玫,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                     “不要,我不要你看到我丑陋的样子,不能再伤害你了。”小玫说着,身体已经慢慢飘了起来,对着阿健,她笑了,脸上还挂着泪痕,“不要忘记我,好吗?”                     阿健伸手去够,但是小玫的身体已然越升越高,渐渐融入蓝天白云之间,只剩下一个傻傻的自己呆立在原地。                     “小玫,你放心去吧,我不会忘了你,不会的,永远都不会。”阿健默默地念道,“在这个世界上,始终都有一份属于你的真爱,在这里等回来……”                     “行啦,她会回来的,”一双手拍在阿健的肩膀上,他恍然明白过来,身边站着一个白大褂,笑咪咪地看着他:“不过你得先和我们回去。你这个病还真是不轻,十年了都不见好。再偷着跑出来,就再也不让你看那面镜子了。”                                       “不要,不要啊,镜子里有小玫,我不能没有她!小玫……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小玫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639.html
上一篇:窗帘是拉开的吗    下一篇:魔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