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御魂(下)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0-01-25
第八章终于解开殇月的心结之后,他们的感情与日俱增。 应君衡几乎日日住“泣芜居”跑,有时带着殇月到山林原野散步踏青,有时则是坐在屋里品茗闲谈。 邵婆婆发现这种情形,没有说些什么,倒是有一种乐见其成的感觉。 而祯王爷和帧王妃自然也察觉到应君衡近来“不安于室”的情况。 他们留心打探,终于自彦文口中得知应君衡最近的行踪。 知道应君衡和那个生来便异于常人的九公主来往过密之后,他们心中不由得甚是担心。 “王爷,你说这该如何是好?” 大厅上,祯王爷和王妃为这件事而忧虑不已。 因为九公主对应君衡有救命之恩,他们夫妻俩对九公主自然很是感激,但九公主的身分特殊,他们仍然相当忌惮,深恐应君衡和她在一起,会招致什么不祥。 “这……我想应该没关系吧……”祯王爷虽是这么说,表情却显得十分勉强。 他起先并不怎么相信玉清真人所说的那些怪力乱神之谈,但经历过周兰萱这件事之后,他也不禁有些畏惧。 “怎么会没关系?你忘了玉清真人告诉过你,九公主是个不祥的人啊!”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衡儿自己喜欢和九公主接近,我们能怎么样?” “我们当然要想办法阻止啊!好不容易才赶走一个,现在衡儿又招惹上另一个怪人,万一再度出事该怎么办?”祯王妃担心地说道。 祯王爷闻言,眉头不禁紧皱。 他也很担心啊!据玉清真人所说,九公主似乎真的不是寻常人物;和那种人在一起,会招来什么样的不幸,谁也不知道…… 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九公主是衡儿的救命恩人,他总不好明令禁止衡儿和她往来吧!何况衡儿也未必会听他的。 有什么办法能使衡儿断绝和九公主来往,却又不露痕迹呢? 祯王爷凝神苦思,忽然计上心来——“有了,我想到了!” “怎么样?” “惟今之计,我们只有让衡儿尽快成亲。” “成亲?” “衡儿有了家室之后,自然就不便和他人有所牵扯;如此一来,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何况,衡儿也真的该成亲了。” 祯王妃听了,心中甚喜。 “原来如此,此计甚好。但不知王爷心中可有了对象?让衡儿娶谁好呢?” “这……容我想想。”祯王爷偏头思索了一下。“就娇凤吧,你觉得如何?” “娇凤?” “你不记得她?她是我姐夫——睿王爷最小的女儿啊,她小时候还常来我们府里,你忘了?” “喔,原来是她啊。”帧王妃恍然大悟。“她应该也到适婚年纪了吧!王爷怎会选择她?” “一来门户相当,二来亲上加亲,也好了却我王姐的一桩心事。何况,娇凤小时和衡儿常在一起,彼此是认识的,感觉就更亲呢了。” 祯王妃点点头,“原来如此,这果然配得不错。但不知睿王爷那里肯不肯?” “相信只要我上门提亲,绝对可成的。” “如此甚好。那王爷就将这件事尽快办一办,也好让衡儿早点收心。” “我明白。” 一日,应君衡自“泣芜居”回来,发现府中多了一位不速之客。 “衡哥哥!” 原本在大厅里和祯王爷夫妇闲话的娇凤郡主,一听到应君衡回府的消息,立刻冲到大门口去迎接他。 “你是?”应君衡看着眼前这位打扮得十分娇贵的姑娘,感到非常陌生。 “你不认得我了?我是你的表妹,睿王府的娇凤郡主啊!” 睿王府的娇凤郡主?睿王府他知道,但这个自称娇凤郡主的人……他还是毫无印象。 “别说这些了,舅父舅母在里面等着你呢,我们走吧!”娇凤说着,也不管应君衡的错愕,拉着他就往大厅里跑。 “等等,你……”应君衡的阻止压根儿无效,整个人直被那个陌生女子拖入大厅内。 “舅父、舅母,表哥回来了。” “爹、娘。”应君衡向双亲请过安之后,依王妃之意在椅子上坐下。 娇凤郡主也很自动地坐在应君衡身旁。 “衡儿,你记不记得她是谁?”帧王爷指着娇风问道。 应君衡想也不想就摇摇头。 “你们小时候常一起玩的,她是你姑母睿王妃的小女儿,娇风啊。”祯王妃说。 姑母的女儿……这他就有点印象了。但……他们常一起玩?不会吧,他没有这样的记忆。 “原来是凤妹妹,你好。”虽然如此,应君衡仍是很客气地同她打招呼。 “你好啊,衡哥哥。”娇凤郡主嗲声嗲气地回应他。 “爹、娘,如果没有其他的事,请容孩儿告退。”他说着站起身来,打算离去。 “且慢,衡儿,娇凤会在这里多住几日,你有时间的话,带娇凤在府中走走,她许久没来了。”祯王爷吩咐地说。 “是。” “谢谢,麻烦你了,衡哥哥。”娇凤一脸娇憨地道谢。 “没什么。” “你能现在带我四处看看吗?人家好迫不及待哦!”娇凤软言软语地恳求道。 “这……” “你就带她去有何妨?”说话的是祯王妃。 “是。”他也只得答应了。“随我来,凤妹妹。” “哇!太好了!” 娇凤很快地随着他离开大厅。 厅中仅剩祯王爷夫妇二人。 “王爷,什么时候才要让衡儿知道他的亲事?”祯王妃问道。 “不急,先让他们年轻人自然地相处几天吧。” “这也好,不过,关于这场婚事,你可得赶快筹办啊!” “这不消说。” 应君衡再度前往“泣芜居”,已是数日之后。 一来到“位芜居”,仍是往常的样子,薏风习习,琴音细细。 他穿藤越葛,来到茆堂之前,果见殇月在里面端坐抚琴。 不想惊扰到她,应君衡就像从前一样,悄悄地在帘外坐下,隔着竹帘望着她。 她的举止雍容安详,容貌端雅绝丽,隐隐散发一股纯属贵族的尊贵之气,令人肃然起敬一如果不是她身上那袭粗面衣裳和气质不符,谁不会视她为贵族之女? 而她的确也是贵族之女,还是天子流落在民间的女儿…… 应君衡思及此,不禁心生感慨。 这样的人,竟然有这样的命运……生为皇族却被贬为这般低贱的庶民,想必是她心中最大的憾恨吧…… 他正想着,帘内琴声已歇。 殇月将琴收入琴事宜,正想入内室休息,一抬头,忽然见到应君衡坐在外面。 “君衡?你来了,为何不进来呢?” 应君衡见她已发现他,这才掀开帘子进去。 “几天不见,我看你怎好像更削瘦了?”他走到殇月身边坐下,习惯性地把她抱在怀里。“是不是这几天又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没有的事,想是你看错了。”殇月依在他怀中,倩然巧笑。“对了,这几天你上哪去了?” 她尽是以不经心的口吻去问,但天晓得她对这件事挂意了多久,几乎令她寝食难安。 “最近府中来了一位客人,为了尽地主之谊,我陪了她几天。” 他言语中的客人,指的自然是娇凤。 这些天来,娇凤天天缠着他,要他陪她东奔西跑;来者是客、且她又是他的表妹,他不好意思拒绝她的要求,只得全程奉陪。 娇凤如今仍住在府中,他今天是趁她不注意之时才偷溜出来。 虽然对娇凤有点不好意思,但在他心中,毕竟还是殇月重要。 “原来如此,想必那位贵客,比多重要吧?”殇月开玩笑似的说。 “怎么会呢?你别这么想,我会陪她是不得已的!”应君衡连忙解释。 这真是天大的冤枉! 殇月微微一笑,顺手拨理一下他额前微乱的发丝。“开玩笑的,这有什么好着急的?。” “我怕你误会。 “误会?”殇月摇摇头。“我不会误会你的。” “什么意思?” “既然相信你,又怎么可能有误会?”她浅笑着望着他。 看着她眼中全然的信任,应君衡心中一阵激荡。 “殇月,你……” 他正想说些什么,怀中的殇月突然咳嗽起来。 “殇月,你没事吧?”她咳得剧烈,应君衡不禁有些手忙脚乱。 殇月摇摇头,以手中掩口,依然咳个不停。 应君衡连忙替她拍背顺气。 蓦然,殇月发出一声类似呕吐的声音。 “殇月,怎么了?”他紧张地问道,低头想看看情况,但因为殇月一直伏在他怀中,他无法看见她的脸,因而心焦不已。 “你没事吧?还好吗?” 强忍住一阵昏眩感之后,殇月微微抬头,挪开掩口的手巾一看——这一看之下,她差点晕去,整个人颓弱地瘫软在应君衡怀中。 “怎么了?” 应君衡连忙扶起她纤细的肩膀看视,只见她颜色如雪,呼息微弱。 “殇月……” 她暗中将那条手巾藏人自己的袖中,强振精神睁眼说道:“我没事,不用担心……” “不行,我带你到城中求医。”他说着就要将她抱起来。 他知道殇月素有轻微痨病的徵兆,虽然目前未成大碍,也不应该就这样放任她咳下去。 “不用了。”殇月轻轻按住他,不让他起身。 “殇月,你不能不看大夫啊!” 殇月不语,只是静静地依在他怀中歇息。 “殇月……” “我真的没事……让我休息一下好吗?”她说着就轻轻合上双眼。 应君衡见她如此,也不忍心强迫她,只好默默地抱着她。 “你安心休息吧,等你好一些,我熬点燕窝让你喝。” 殇月点点头,将头枕在应君衡宽大厚实的肩膀上。 君衡一直以为她的病不甚严重……这样也好,她不想让他担心;但其实…… 她的命大概不长久了。 殇月闭着双眼,泪水却悄悄地直流下来。 她原有痨症,从前不是很严重,但由于长期失于调理,如今已转为沉俩、药石罔治。 身体上的虚弱,同时导致“反噬”的情形越来越频繁。那些受她控御的鬼物,随时伺机击杀她…… 为了和不时入侵体内的邪灵对抗,她的体力又更加耗损。这样的恶性循环,让她的性命微弱得如风中残烛一般,几乎朝不保夕。 虽然她总是在应君衡面前装作没事的样子,但其实她心里很清楚,如今也不过是拖日子罢了…… 她早就知道自己不是长寿之人,夭折是迟早的事,但她没想到自己的寿命竟短暂如此,她想不到啊…… 可怜她还能和应君衡在一起多久呢? 想到这里,她泪如泉涌,很快地沾湿了应君衡的衣襟。 “殇月?怎么了?为什么哭呢?”他抬起她的脸,不解地望着她的泪痕。 她摇摇头,随手拭去脸上的泪滴。 应君衡握住她的手,轻柔地替她拭泪。“你别担心,不会有事的,我一定请人治好你的病,你不要胡思乱想。” 殇月听了,勉强一笑,没有说什么,心中却甚是凄然。 君衡啊,知不知道……她不会好了呀!神仙难救无命人…… 根本不明白她心思的应君衡收紧搂着她的手臂,继续说道:“我想,我还是尽快娶你入门好了。这样我就可以时时照顾你了。” “令尊、令堂会同意吗?” “我坚持如此,他们想必也没话说。”应君衡单纯地认为。 而且,就算他们反对,也阻止不了他的决心。 殇月淡淡地笑了一下,轻柔的笑意闪烁着幸福的光彩。 “我想,你还是别娶我了。”她轻轻地说出自己的决定。 这就够了,只要他真的有这份心,就够了…… 难道她真的会要他娶她为妻吗?她早就知道自己不够资格,也没这种命。何况现在……就更不用说了。 她的病情加剧,怎能要他迎娶一个将死之人? “你说什么?”应君衡闻言大惊。 殇月微微一笑,“别紧张,我的意思是,此事不急,我们可以过一阵子再说。” “是吗?”他怎么总觉得她似乎不是这个意思? 不知为什么,她那因为虚弱而略显得飘忽迷离的表情,让他感到有些不安… … “是啊。”殇月说着,又慢慢靠回他怀中。 真希望时光可以就此停止……她好想就这样靠在他怀中一辈子。 殇月合上眼,静静地休息。 就在她将要沉沉入睡的时候,忽然前院传来邵婆婆吆喝的声音。 “你是哪里来的毛丫头,居然在这里撒泼?” 殇月蓦然惊醒,抬头困惑地望了应君衡一眼。 应君衡同样感到莫名其妙。 “你管我!你这个死老太婆,居然敢拦本郡主,活得不耐烦了你!”另一个年轻而泼辣的声音传来。 “是她!”应君衡闻声,不由得一惊。 是娇凤!她怎么会知道这里? “谁啊?你认识吗?” 应君衡正想回答,前院的争吵声再度传来。 “喂!你不能随便进来啊!” “滚开!死老太婆!我要找我的衡哥哥!”娇凤已叫嚷着闯入“泣芜居”。 “她就是我所说的那位客人。”应君衡回答道,表情有些无奈。 “女的?”殇月神情微变。 “是我表妹。”应君衡怕她疑心,连忙补充说道。 此时前院又传来一个声音——“娇凤,别这么鲁莽!看你把老婆婆推倒了。” 是彦武。原来他也来了,难怪娇凤会知道他人在这里…… “少罗嗦!谁教她要阻拦本郡主?本郡主没把她打个半死,算很便宜她了!” 殇月见来人如此无理,担心邵婆婆会出事,便要站起身来。“我出去看看。” “我扶你。”应君衡连忙扶住她,让她靠在他的身上。 他护着殇月纤弱的身子来到回廊上,只见娇凤和彦武人已在庭院中。 “衡哥哥!” 娇凤一见到应君衡,立即兴奋地向他冲去,却意外发现他怀中搂着一名女子。 “衡哥哥,这个女人是谁呀?”她嘟着嘴,老大不高兴地问道。 “她是……” 应君衡正想介绍殇月的身分,娇凤却猛然一拍手,打断他的话——“喔,我想到了,她就是彦武所说的那个鬼公主,对不对?” “喂,我哪有说啊?”她身后的彦武连忙否认。 就算他真的有这么说,在应君衡面前,他也不敢承认。 “有,你有说。”娇凤笑嘻嘻地转头面向彦武说道。“你说这个叫做泣什么居的鬼屋住着一个半人半鬼的空头名儿公主,还叫我不要来,说是会沾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娇凤!”应君衡不待她说完,连忙喝止她。 “衡哥哥,难道我说的不是吗?”她回头说道,一双带有敌意的眼睛不客气地上下打量应君衡怀中的女子。“不过呢,我觉得她不像鬼那!看她那个样子,倒像个狐狸精……” “娇凤,你再乱说,我就要生气了。” “本来就是嘛!”娇风依旧任性地说个不停。“人家舅母也说,这里住着个妖精,你的魂都被她迷走了!” 殇月听到这里,整张脸已全部泛白,纤细的身子微微颤抖着。 “她不懂事,随口乱说的,你别放在心上。”应君衡连忙低头安慰她。 娇凤见应君衡待她如此温柔,心中不由得越发动了气。 “喂!死狐狸精,你做那些样子给谁看呀!说你几句,就受不了了吗?笑话! 你若真那么脆弱,还怎么害人啊?“ “娇凤,少说几句吧!”彦武见应君衡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不由得拉拉娇凤的衣袖,劝她住嘴。 “怕什么!”娇凤不高兴地甩甩衣袖。“她又不是真的公主,不过是个皇上不要的怪胎罢了!我常堂一个郡主,难道还怕她不成!” 娇凤仗着自己高贵的身分,肆无忌惮,出言毫无遮拦。 这些尖刻的话,如利刺一般,狠狠刺伤殇月的心。 她一阵晕眩,整个身子摇摇欲坠。 应君衡连忙扶稳她,心中又急又怒。 “娇凤,你实在太放肆了!你再这样胡闹下去,我立刻将你送回睿王府,请睿王爷严加管教!” “衡哥哥……”娇凤见应君衡板起脸孔,这才开始紧张。“不要啊,衡哥哥,娇风不敢了,你别生气啊!衡哥哥,娇凤知道错了……”她连忙讨饶。 开玩笑!让衡哥哥这一状告下去,爹和娘一定会认为衡哥哥不喜欢她,把婚约取消,那她可就亏大了,这就是娇凤“知错”的原因。 应君衡不明就里,以为她真的知错,便不愿再和她计较。 “你向殇月道歉,我就原谅你。” “道歉?我向她?”娇凤诧异地瞪大双眼,一脸鄙夷。“有没有搞错!我才不要咧!” 拜托!她是什么身分,她又是什么身分?要她道歉?门都没有! “你真的不肯?”应君衡一脸不善地看着她。 “我……”娇凤畏惧地看了应君衡一眼,极不甘愿地说道:“好嘛、好嘛!” 算了,她吃亏点好了,省得又惹衡哥哥生气,得不偿失。 “对不起啦!”她没什么诚意地对着殇月说道。 殇月没有理她,迳自离开应君衡的怀抱,一声不吭地往房里走去。 “殇月?” “你看、你看!衡哥哥,她那是什么态度嘛!”娇风不满地嚷嚷。 “彦武,你先带娇凤回去。”应君衡说着,欲追随殇月而去。 “等等,君衡,姨娘有事找你,所以遣我来请你回去。” “我知道了,你们先走吧,我稍后就来。” “殇月?”应君衡走人房中,只见殇月静静地坐在炕上,面无表情。 “殇月,怎么了?” 殇月见他进来,抬头看了他一眼。 “我没事,只是有点头疼。”她轻描淡写地说。 “刚才娇凤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她从小被娇养惯了,不大懂事,总爱胡言乱语。” 殇月沉默了一下,摇摇头。“我不会介意。” “那就好。”应君衡走过来,轻轻地抱了她一下。“答应我,不要胡思乱想,糟蹋了自己的身子。 “嗯。” “我还有点事,必须先回去一趟,你好好保重,我明天再来看你。” 殇月柔顺地点头。 应君衡在她纤巧的唇瓣落下一吻,依依不舍地转身离去。 应君衡离开之后,她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地流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她慢慢取出藏在袖中的手巾。 望着白色手绢上刺目的殷红血迹,她只觉心中一片茫然。 第九章 隔天,应君衡没有来到“泣芜居”。 殇月等了他一整日,却等到另一位不速之客——娇凤郡主。 “请问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吗?”殇月淡漠着一张脸问道。 这位姑娘昨日诋毁她的事,她可以不计较,但,她实在不想再见到她。 “当然有!”娇凤杏眼圆睁地说。 “请说。” “我是来警告你,别再使什么狐媚手段来诱惑我的衡哥哥,你配不上他的,别自费心机!”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殇月心中一悸,有些难堪地别开脸。 “哼,你装傻也没用!告诉你,衡哥哥已经要娶我了,你再魅惑他也无济于事,早点死心吧!”她恶狠狠地说。 殇月乍听到这些话,如受雷击。 怎么可能……应君衡要娶妻了!?怎么会!? 她真的不敢相信!应君衡怎么可能欺骗她?不可能的…… “你不信?婚事是舅父舅母亲口答应的,不信的话,你可以问衡哥哥。不过,你不会再有机会和衡哥哥见面了。” 殇月怔怔地抬起头来看她。 “你这个半人半鬼的怪物,舅父舅母才不会让衡哥哥和你在一起咧!昨天舅母把衡哥哥叫回家去,哭着恳求衡哥哥别再接近你,你知道你有多付人厌了吧!” “他……答应了吗?”殇月颤着声问道。 她只想知道这一点,其他人的眼光和歧视,她无所谓。 “衡哥哥没有答应……但是,你不用得意!衡哥哥虽然一时没有答应,可衡哥哥是孝顺的人,终有一天他会听从舅父舅母的意思的。” 知道应君衡不曾改变心志,她就安慰多了。不枉她如此用心爱他…… “我真不明白,像你这样的人有什么好?衡哥哥居然会受你迷惑!一定是你对衡哥哥施了什么法术,所以衡哥哥才会神智不清……” “这是我和应君衡之间的事,与你无关。”殇月冷冷地说。 “什么与我无关!关系可大着呢!”娇凤说道,言谈之间神态甚是骄横。 “衡哥哥就快和我成亲了,我不许你再和他牵扯不清!” 虽然不想理她,但由娇风口中说出的这项事实,却依然令她心痛。 “你要想一想自己是什么身分。”娇凤倨傲地继续说着。“衡哥哥他是个小王爷,只有贵为郡主的我才配得上地,像你这种微贱的平民,连给衡哥哥做妾也不够资格,你休妄想飞上枝头当凤凰,轮不到你的,小贱人!” 殇月面无表情地接受她的羞辱,一语不发。 “说来我就有气,昨天衡哥哥居然叫我向你道歉!哼,你哪配啊!只不过是一个低贱、狐媚的小娼妇,给我提鞋我也不要,居然要我跟你道歉,也不怕折了你这小娼妇的福!”娇凤一想到昨天的事,心中不由得怒意再起,一些恶毒不堪的字眼尽皆出笼。 这就是她当初所畏惧的啊!羞辱……她深惧的羞辱…… 终于还是无可避免吗? 殇月一脸漠然,没有任何表情。 “凭你也敢纠缠衡哥哥,真是不要脸!你这种身分,也只能配村夫小厮;想和衡哥哥在一起,下辈子吧!别以为自己还是公主,你不过是个惹人唾弃的邪物罢了!”娇凤鄙夷地说道。 “你说够了吗?”殇月忍了许久,清丽的脸庞微露怒意。 她真的受够了…… “哟!生气啦?”娇凤故作惊讶,随即冷冷一哼。“哼!你生气又怎样?。 别人怕你,本郡主可不将你放在眼里!听说你会作崇是不是?来啊!有胆你就冲着我来好了,本郡主才不怕你!“ “你……” 娇凤郡主的无礼令殇月怒极,但因为她的修养甚好,从来不懂得恶言相向,所以虽然心中有气,却不知该如何回嘴。 “我怎么样?哼,谅你也不敢对本郡主如何!我再一次警告你,不准再招惹衡哥哥,否则我会让你很惨!”娇凤趾高气扬地放完话,转身离去。 望着她盛气凌人的背影,殇月一时怒急攻心、气血上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她连忙以手绢掩口,殷红的鲜血却依然呕个不停,直将整条手绢濡湿。 “娇……凤郡主……” 殇月恨恨地重覆她的名字。一语未完,她只觉得眼前一黑,蓦然昏了过去。 “怎么样了?有消息了没有。” 祯王府中,正为了娇凤郡主的无故失踪而闹得天翻地覆。 “回姨娘,至今还没有消息。”向祯王妃回话的,是方才刚带人出去打探娇风下落的彦文。 “怎么会这样?”祯王妃颓然地坐回椅子上。“娇凤无缘无故地失踪了一天,叫我怎么向睿王爷交代?” 祯王爷力持镇定地拍拍她的手,安慰道:“不要担心,不会有事的。” “是啊,姨娘,彦武也带了许多人马四处去寻找,相信很快就会找回娇凤的。” “希望如此。”祯王妃双掌合十,虔心祷告:“上天啊,求你保佑娇凤平安归来……” 过了一会儿,彦武也回来了。 “彦武,怎么样?”祯王妃连忙问这。 只见一脸疲惫的彦武摇摇头。“我四处找了许久,都没找到。” “一些娇风可能去的地方,都找过了吗?”祯王爷问道。 “都找过了,但还是没找到。因为天黑了,找人的工作不便进行,所以外甥就先回来了,如果姨父姨母不放心,外甥再带人出去找。” “这……”祯王妃看了祯王爷一眼。 她是很不放心,但是现在天黑了,她也不好意思再叫外甥继续劳累。 “算了。”祯王爷摆摆手,示意彦武坐下。“你也累了大半天了,先坐下吧。” “是。” “王爷,你说娇凤这孩子到底是上哪儿去了呢?”祯王妃问道,神色甚是焦虑。 “我也不清楚啊。”他转向彦文、彦武问道:“你们知不知道今天下午娇凤出门到哪里去?” “如果我们知道那就好了。”彦武叹了一口气,声音充满无奈。“那个大小姐就是这个样子,她的事情从来容不得人家干涉,偶尔问她一下,就不得了。关于她的事谁有资格知道?” 这倒是。祯王爷顿时无话可说。 “那你们能不能想想看,娇风如今最有可能在哪里?”祯王妃显然毫不死心。 “姨娘,你这可就难倒我们了。”彦文面露难色。“怎么说,我们和娇风表妹也不是很熟,怎么可能揣度得到她的去处?” “说得没错,何况娇风有可能去的地方,我也尽量找寻过了。”彦武跟着说。 祯王妃听得如此说,也无计可施。 厅中众人顿时沉默下来,各想各的心事;偶尔有人发出声响,也不过是一声长叹。 “我想到一个地方。” 不知过了多久,一直静默若不存在的应君衡突然开口。 众人连忙着向他。 “衡儿,你想到什么了?”祯王妃紧张地问。 “我想,娇风会不会去‘泣芜居’?” “‘泣芜居’?九公主的住处?不会吧,娇凤无缘无故去那里做什么?她又不认识九公主……”众人不禁纳闷。 “她是不认识殇月,但她知道殇月和我的关系。何况,她昨天确实曾跑到‘泣芜居’闹事……”应君衡说着,有意无意地看了昨天带娇凤到“泣芜居”的彦武一眼。 彦武心中自知有愧,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表哥是担心今天娇凤会再跑去找九公主麻烦?”他讪讪地问。 应君衡点点头。 昨天他强迫娇风向殇月认错,以她那娇蛮的个性,他早就想到她不会甘心善罢干休;今天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再度去找殇月麻烦,也不无可能…… 可恨的是,他今天一直为了娇风无故失踪的事而烦心,迟迟没有想起这个可能性。如果娇凤今天真的是到“泣芜居”去,那性情柔静温文的殇月,想必巳吃了她不少亏…… 该死!他怎么没有早点想到呢?万一殇月受到任何损伤的话…… 应君衡一想到这里,连忙站了起来,转身就要往外走。 “衡儿你要去哪里?”祯王爷夫妇连忙问。 “我到‘泣芜居’看看。” “别去!现在天已全黑了,你去了可能会有危险,我不许你去!”祯王妃紧张地拦阻地。 “可是……” “你娘说得对,你还是别去比较好。如果你真的认为娇风可能在那里的话,我遣人去找就是了。”祯王爷说着,转向彦武命令道:“彦武,传令下去,命令几个侍卫立刻往东郊山区查看一番。” “爹……” 应君衡这想说些什么,祯王爷摆摆手,命他坐下。 “你先坐着安心等候吧,待娇凤回来,有话那时再说也不迟。”王爷说着,心中不禁暗自叹气。 他怎会不知他这个儿子此刻心中真正担忧的不是娇凤而是那个令他一往情深、念念不忘的九公主呢。 应君衡见说,知晓双亲必不肯放他前往“泣芜居”,只得依言坐下。 彦武便下去传令。 众人坐在厅中,恢复寂静的等待。 祯王爷和祯王妃心中只希望这次能顺利找回娇凤,让他们对睿王爷有所交代;应君衡却只挂心殇月的现况如何。 不久之后,派出去寻人的侍卫形色匆忙地回来。 “怎么了?有发现没有?”祯王爷连忙起身询问。 “禀王爷,事情不好了……” “什么?”祯王爷闻言,神情蓦然一变,不由得和祯王妃相视一眼。“究竟怎么了,快说!” “我们众人领命前往东郊寻找凤郡主的下落,结果……我们在一座像是荒屋的院落外发现……发现……”侍卫说到这,竟吞吞吐吐起来,似乎有所讳言。 “混帐东西!究竟发现什么,你倒快说啊!” “禀王爷,我们发现凤郡主的尸体!” 众人闻言,尽皆失色。 隔日中午,娇凤的尸体运回府中,祯王府除了通知睿王爷府之外,请了仵件相验。 仵作验了半天,向祯王爷、睿王爷等人报告验尸结果。 “禀诸位大人,依小人看来,郡主遇害的时间距今不超过二天;致命原因是这四根长达七寸的银质长针。” 仵作说着,将凶器呈上;彦武负责接了过来,拿给众人看。 睿王爷乍闻娇女死讯,心中已不胜悲凄;如今见到害死爱女的凶器,不禁掩面长叹,不忍多看。 祯王爷见状,心中万分歉然,便挥退仵作,对睿王爷说道:“我很抱歉,是我没有尽到责任。外甥女来到我府里,我没有好好照顾她,让她遭此横祸,是我对不起你。” “如今说这些,已经没有用了,唉!” “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出凶手,为外甥女复仇雪恨。” “希望如此了。” 睿王爷和祯王爷说着话,彦文、彦武忙着料理娇凤的后事,谁也没有留意到应君衡在看到那四根银针之时,蓦然变色的神情。 银针?这不是…… 应君衡心中疑虑顿生,连忙向老武拿过那四根似曾相识的银针。 银针到手之后,他越发惊疑不定——确实是……但,这怎么可能? 上次殇月替他除灵的时候,他曾见过七根和眼前这四根一模一样的银针。 他知道这种银针是殇月藉以御鬼用的,由殇月意志所操控,可破敌于千里之外。如今这四根银针成为杀害娇凤的凶器,要是银针证实为殇月所有,那岂不表示…… 不!不可能!殇月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她不会的! 然而,娇凤遇害的地点是“泣芜居”外,时间是去找过殇月之后,凶器是殇月专使的银针,这……由这种种迹象看来,倘若凶手不是殇月,那会是何人? 除非这四根银针不是殇月所有,否则无法证明殇月的无辜;而可恨的是,他该死的笃定这是殇月的银针! 为什么!?只因为娇凤得罪了她吗?为什么会这样?她不应该啊…… 应君衡的神情顿时冷了下来。 她作了一个恶梦。 昨天夜里,她作了一个恶梦,梦里,她看见自己亲灵咒杀了那个恶言讥讽她的姑娘。 今天早上,她在浑身冷汗中惊醒过来。更诡谲地发现自己的银针不见四根。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今日一直坐在屋里沉思,还是想不透。 应该只是一个单纯的梦吧!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可是……失落的银针,又该怎么说呢? 她一整天精神都很恍惚,为了这件事而困扰不已。 下午,她静静地坐在檐下凝思,整个人宛若木雕般动也不动。 “殇月。” 应君衡直走到她身旁、出声唤她,她才回神。 “君衡,你来了……”殇月见到他,很快地站起身来。“我想跟你说……” “你的银针呢?” “呃?” “我想借你的银针一看。” 殇月见应君衡的神情凝重,且言行奇怪,心中实在不免犹疑,但她不想违逆他的意思,便取出仅剩的三根银针交给他。 “其他的呢?”应君衡见银针仅有三根,神色顿变,俊眉微微皱起。 “不……不见了……”殇月见状,心中疑惑更甚。“怎么了?”她问。 应君衡不答,只是痛心疾首地质问她:“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做?” “什么?”她做了什么?殇月着实不解。 “为什么要杀了娇凤?”他实在很不愿这样指控她,但事实摆在眼前。 “我?”殇月惊诧地瞪大双眼。“我没有!”她连忙否认。 应君衡将怀中的四根银针拿到她面前。“证据确凿,你怎么说?” 殇月愣愣地望着那四根确实属于她的“泣魂针”,脑中顿时一片空白。 怎么会这样? “可是……我真的没有……” “你还不承认?”应君衡痛心到了极点,万万没想到殇月竟会这样。“娇凤是在你的居处外受害的,致命凶器是你的银针,而她昨天确实也来找过你。这样你还能狡辩吗?你说啊!” “我……”殇月正想说些什么,忽然想起昨夜的梦境。 她能说什么?她都不确定自己到底有没有做啊!何况,连应君衡都不相信她了,就算她确定自己没有杀人,又有什么用?没有人会相信啊! 可是难道她真的在不知不觉中咒杀了那位姑娘吗?她不清楚,她不知道,应君衡的怀疑让她也不想相信自己了…… 她颓然地靠回墙上,不发一语。 “为什么不说话?”他冷着声音问,内心深处却在泣血。 “你都定了我的罪,我还有何话可说?”殇月低垂着头,幽幽地说过。 他竟然不相信她,一来就要过她认罪;她跟他解释什么,他还会听吗?更何况,她自己都不知该从何辩解自己的无事,如今的君衡更不会相信…… “那你是认罪了?”应君衡痛彻心扉,却仍是逼自己以最冷漠无情的态度对待她。 殇月依然头也不抬。“你怎么说,就怎么是吧……”她的声音微弱无力,有一种哀伤的意味。 “很好……”应君衡心痛凄然地一笑,撂下一句话:“我看错你了!”随即转身离去。 直到他的背影远去,殇月才抬起头来。 “君衡……”她悲凄的眼眸望着他离开的方向。 “唔……”猛然一阵心痫,让她禁不住地捧心颦蹙,口中忽然涌出大量的鲜血……“咳!咳咳……” 她开始剧烈咳嗽,刺目的鲜血随之咳出,顿时染红了她的衣襟。 “小姐、小姐……”邵婆婆闻声连忙赶过来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子。“小姐,你怎么了?振作点啊!小姐!” “君衡……”殇月眼泪落了下来,在一片血泪中低声唤着她所爱之人的名字。 难道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吗? 和殇月决裂之后,应君衡的日子沉浸在一片伤痛和哀戚之中,仿佛在一夕间失去了生命的意义。 但尽管如此,身为娇风郡主未婚夫的他,这些日子还是不得不强振精神,在睿王府协助料理娇凤的后事。 他强迫自己不要再想起那个阴毒的女子,可是却不由得要为一件事而烦忧不已——他们之间究竟该怎么办? 他不想这样无情地对待她,毕竟殇月是他挚爱的人;但……她真的做了不应该做的事,他要怎样原谅她? 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吗?他以后该怎么办?忘了她?假装自己从不认识她?还是继续仇视她? 他不知道,只知道自己不可能忘了殇月,也不可能将她杀害娇凤这件事当作不曾发生。一切都回不了从前了…… 可是,就这样对殇月弃之不理,他心中实在万分不忍……谁来告诉他,他应该怎么办? 睿王爷难忍丧女之痛,对杀害娇凤的凶手恨之人骨,派人四处侦察,表明绝不善罢干休的决心。他们也曾经怀疑过嫌疑最大的殇月,但他一句话也没有说。 他恨殇月手段残冷无情,他不能原谅她,不过他也不会将此事公诸于世,替她隐瞒她所犯下的罪愆,算是他对她最后的一点情义吧! 怎么会走到这种地步呢?原以为他们会有很好的将来,如今……唉!为何殇月竟会犯下这种错误?杀害一个幼稚不懂事的无辜少女,让他纵想原谅她,也无从原谅起…… 应君衡坐在睿王府的厅堂上,镇日眉锁忧容、愁颜不展。 前来吊唁的宾客见他如此,以为他是为了娇凤郡主之死而伤悲,倒时常来安慰他。 一日,负责法事的玉清真人在空闲时候,一如往常地走来和地说话。 在说了一些安慰的话之后,玉清真人渐渐提起一件事——“我看过杀害娇凤郡主的那四根银钉,感觉得出有鬼气……” 应君衡闻言,神情顿变。“真人看出了什么?” 玉清真人沉吟了一下,看四周无人,方才低声说这:“依贫道看,和九公主脱不了关系。” 他知道了!?应君衡心中一震,立刻站起身来,向王清真人躬身长揖——“明人之前不说暗话,但求真人代为隐讳,在下不胜感激。” 玉清真人连忙将他扶起。“不敢、不敢,小王爷请坐,贫道还有话要说。” 应君衡见说,依言回座。 “见小王爷如此,莫非你也以为此事是九公主所为?” “难道不是吗?”应君衡痛心地说。 “起初贫道也以为如此,但贫道没有立刻明说,是因为觉得此事另有隐情。” “什么?” “无庸置疑的,这四根凶器是九公主所有;但这样并不能证明杀人者就是九公主。” “可是,不是只有殇月才能操控这些银针吗?” “原则上如此,但实际上……” “怎么样?”应君衡连忙迫问。 “有一点贫道感到很奇怪。照理说,如果当初控御这些银针杀人的是九公主、那事成之后、银钉应该会自动飞回九公主身上才对。” “为什么?” “这种银针可以受人操控,是因为九公主封印了听命于她的恶鬼在其中,任务完成之后,这些恶鬼需要九公主解除银钉上的封印,所以—定会立刻回到九公主身边,否则难逃被炼化在银钉中的厄运。”玉清真人解释地说。 “可是娇凤尸体被发现之时,银针钉在她身上……” “银针没有飞回九公主手上,这表示……当初操控银针杀人的,不是九公主。” 这是他深思了许多天,才敢确定的结论。 应君衡听到这里,整个人完全愣住。 “那会是谁……” “恶鬼。” “恶鬼?” 玉清真人点点头。“记得我曾告诉过你关于反噬的事吧?我猜想,九公主如今的灵力必然衰弱到压制不了恶鬼的程度,这些恶鬼才得以趁虚而人,藉着九公主的银针胡作非为。” “杀人者……不是殇月?”应君衡有些失神的低喃。 “可以确定不是。我不是说银针上有鬼气吗?如果杀人者是九公主,则残存在银针上的必然是属于九公主的灵气,而不是恶鬼的气息。但……”他沉默了一下,有些感叹地说道:“严格来说,九公主难辞其咎。” 应君衡愣愣地望向他。 玉清真人叹了一口气。“我说过九公主是个薄命的人,日后恐有不样……贫道所担心的,正是像这样的情况发生啊!恶鬼反噬,死的不只是九公主,连她四周无辜的人都会受到连累……” 不知为什么,应君衡听到那个“死”字特别敏感,连忙站起身来,往外走。 “小王爷,你要去哪里?” 他没有回答,只是迳自离开了。 他要去找殇月!他该死地误会她了…… 不知殇月现在如何了?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补救! 他一定要请她原谅他…… 等到应君衡赶到“泣芜居”,殇月已经气息奄奄、性命垂危了。 应君衡心中悔恨交集、哀伤不已地来到她床榻之侧。 望着殇月了无生意的苍白容颜,他心中既悲又痛,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 “殇月……”他双手紧握着她纤细冰凉的小手,轻轻呼唤她的名字,欣长的身子在床边半跪了下来。 原本紧阖双眸的殇月听到他的声音,缓缓地张开了眼睛。 此时殇月已经说不出话来,睁着两只空洞的眼睛直望着他,神情木然。 应君衡见殇月已如此病人膏盲,心里的痛楚有如万箭穿心一般。 “是我对不起你……我知道你没有害人,我不该误会你,是我错了……” 应君衡连连向她忏悔,殇月却毫无反应,双眼依旧直望着地。 “是我对不起你……你恨我吗?”他的声音颤抖而破碎,充满悔恨之意。 她仍是没有反应。过了一会儿,却见她费力地摇摇头,憔悴的容颜有一丝分不情是喜是悲的神情。 应君衡更加握紧她骨瘦如柴的手,泪下如雨。 “虽然我对不起你,但你要相信我,我依然最爱你……”他诚挚地说。“误会你是我不应该,可是我……我是真心想和你共度一生一世。” 殇月静静地望着眼前这张她深爱的俊容,枯干的美目有悲凄之意,却连一滴眼泪也没有了…… 忽然,她的手轻轻地反握应君衡,苍白如雪的嘴唇微有动意。 应君衡料是她有话对他说,连忙将脸靠近她后边。 “你想说什么?我听着。” “……如果有……来生,我希望……我是平凡人……再度和你……相……遇……好吗……” 应君衡怔怔地听着,一时忘了要作何反应。 “好……吗?”殇月见他没有回答,再次挣扎着问道。 应君衡登时回过神来,连忙回答:“好、好!我等你!你一定要回来找我… …我永远在这里等你!“ 殇月闻言,一抹淡淡的笑意浮上唇边,双目一阖,从此与世长辞。 就在此时,日色异变,帘外下起大雨,天地一片晦暗。 第十章 当今圣上追封他那流落民间的皇女为“懿灵公主”,改名“忻月”;十八年来沦为平民的九公主终于得以认祖归宗、名列皇族。 为什么当年恨不得立刻诛杀甫出生的九公主的皇上,会突然在十八年后的今天,决定认回他那生异于人的女儿? 传说是在一天夜里,皇上梦见那死去已久的华妃娘娘为她薄命的女儿哭诉。 皇上醒来之后,心中不胜伤感,立即遣人找寻九公主的下落;结果得到的消息,是九公主的死讯。 皇上嗟叹不已,故下令恢复九公主的身分、追赐公主封号。 在东郊为殇月结庐守坟的应君衡听到这个消息,心中只觉得感伤。 人已死了,这些又有何意义? 纵使恢复身分、加赐封号,殇月也已经不在人世了,何必徒劳?一切都来得太迟了…… 算了吧! 应君衡叹息了一回,继续照料他所培植的满园蔷薇。 殇月逝世之后,满园的烬芜薜萝跟着枯死。应君衡拆除旧屋、除尽秋草,在“泣芜居”原址另起楼阁、广植蔷薇,名为“待月居”。 他一直住在“待月居‘里,伴着殇月的坟冢,不再回到城里。 不论祯王府众人如何哀求,他也从未改移过心志。 他说过了,他要永远和殇月在一起;更何况,他曾对殇月许下承诺一一他永远在这里等她。 十五年后应君衡清晨起来。就到蔷薇丛里栽作。 是初夏时节。粉嫩的蔷薇正开得璀璨娇艳。 早晨的雾气犹浓,应君衡在一阵浮动着香气的清冷风中,忽然忆起从前第一次见到殇月的时候。 他闭起眼睛,仔细回想当时的情景,好像昨天才发生一样。 当他再度睁开眼的时候,发现在离他不远处的花丛间,隐隐有一个白色的身影。 是谁会来到这里? 应君衡心中感到讶异,便放下手中的花锄,朝那个身影走近,俊美的容颜满是疑惑。 那是—个身形纤弱娇小的小姑娘,正背对着他,不知在忙着采撷什么。 应君衡看见她,俊逸的脸庞困惑更甚。 小女孩?这里怎么会有小女孩? “你是什么人?”他出声问道。 那位小姑娘闻声转过身来。在见到应君衡俊美容颜之时,她很显然地吓了一跳,怀中抱着的蔷薇花束不小心落了一地。 应君衡见到那位小姑娘的容貌时,也狠狠的吓了一跳;不是由于惊艳——虽然那小姑娘真的貌美绝衰、艳媚入骨——而是因为那似曾相识的极度震撼! 这小姑娘……长得好像殇月……不,不只是“好像”而已,简直是—模—样! 柳眉樱后、花容月貌,仿佛殇月再世一般…… 他不由得愣住了。 这位小姑娘不急着拾起地上的蔷薇,也不回避对方的目光,反而张大一双秋水似的美眸,极为认真地打量研究起肯前的俊美男子。 “你……你叫什么名字?”许久之后,应君衡才回神问道。 “我叫忻月。”那女孩毫不迟疑地回答。 乍闻这个名字,应君衡心中更为诧异——沂月?这是皇上赐给殇月的新名字吗? 十五年前,当今圣上为“懿灵公主”更名忻月,这是天下皆知的事,如何有人还敢为自己的女儿取名为“忻月”? 莫非…… “如果有……来生……我希望……我是平凡人……再度和你……相……遇… …“ 应君衡脑中突然浮现十五年前那段承诺。 已经十五年了,莫非…… 莫非眼前这位小姑娘,就是殇月转世? 应该是了!但他真的想不到……想不到啊! 她没有忘记当年的遗愿,真的来找他了…… 明白了这个小姑娘的来历之后,应君衡心中甚是欣喜。 他弯身替她拴起地上的蔷薇,递还给她。 “谢……谢谢。”小姑娘伸手接过,问道:“这花是你种的吗?” 应君衡点点头,脸上满是和煦的温柔笑意。 “对不起,我偷摘了你的花。”小姑娘歉然地说。 “没关系,这些花原本就是为你而种的。” “我?为什么?”小姑娘有些错愕。“你认识我吗?” 应君衡微笑地颔首。 自从殇月死了之后,他就一直在这里种植同她一般艳美娇柔的蔷薇花,希望有朝一日能让她亲眼看到…… 现在他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为什么?” “我等你好久了,你还认得我吗?”应君衡不答反问。 小姑娘望了他一下,说道:“昨夜梦里,我梦到你了。” “梦吗?”他微微一笑。“那不是梦……” “呃?‘”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可以告诉我吗?” “我们到‘待月居’再说吧,‘待月居’是为了等待你,特意建造的。”应君衡说着,朝“待月居”的方向走去。 忻月迟疑了一下,连忙紧跟上去,深恐落后。 “为什么你对我这么好?”她好奇地问。 他微微一笑。“这就要从那个故事说起了……” 一大一小的身形渐行渐远,缓缓地隐没在蔷薇花影的深处。 雾散去了,满园盛开的花影逐渐清晰起来,灿烂的粉红嫩黄渲染出一季美丽初夏。 阳光亮丽、薰风和煦的“待月居”中,只见成双的玉蝶满园飞舞。 缘记前生长待月,鸳鸯盟誓化为蝶。(全书完)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御魂(下)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637.html
上一篇:御魂(中)    下一篇:窗帘是拉开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