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它一直在身边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0-01-25
  过去讲鬼故事时,每次我都习惯情不自禁地说些感悟类语言,不过这次会少很多,因为这次的遭遇我完全无法作何感想。它实在是太怪异了,现在想起来还历历在目,心惊胆颤。但是,这故事并不因此而显短,下面请看。   事情要从一周前说起。   一周前的一天,那个夜晚,大约十点钟,被众多文件压迫得在劫难逃的我终于搞定一切,刑满释放了。这是我第一次延迟下班。所以比我轻松多了的同事们很没义气早已全部走人。我一个人打着呵欠走出所在的办公室,锁门。   然后我要搭电梯下楼。我供职的这家公司规模不算小,因此每次我要用到电梯这种小范围的交通工具时都会有满足和自豪感。毕竟对一个年轻女性而言很难得。   也正因公司面积丰满,所以夜深人静,自己一人慢慢在内部行走时,会有强烈的孤独感受。很不舒服的滋味。现在的我不幸要品尝。   电梯就在前面,再走几步就到了,想到走进那封闭的小空间,我竟有了点安全感。这么胆小真是可笑。所以说环境会影响一个人。   就在这时,我听见了那怪声音。   啪,嗒,啪,嗒……   就在身后,跟着我。我听声辨位,下了如此判断。   这其实也没什么。虽然已很晚了,但是我说过,我们公司很大,虽然我这个部门的人都下班了,但别的部门还有同道中人和我同病相怜同是风雪夜归人,不足为奇。   而且,这一层楼又不是我们部门独占鳌头。所以我毋须在意。   这么想着间,我已进了电梯,当我习惯成自然地按开关要把电梯门关上时才猛然发现自己的舍人为己——我忘了后面还有一位乘客。于是我立刻转身想将门再度开启,于是很自然地,我通过正迫不及待与对方做亲密接触且已即将严丝合缝的电梯门造成的正收缩的空间向外看了,我估计会看到急急忙忙跑来的那位。   我什么人也没看见。   这时,电梯门已经心不甘情不愿地被我重新拆散了,以至于我有了更宽广的视野,我彻底没看到任何人。   我的心开始剧烈跳动,赶紧又躲进电梯的怀抱,电梯门终于相见恨晚地吻合了,开始下落。   下落过程中,我开始想刚才的事,很快这样说服了自己:我乘的这电梯旁还坐落着另一孪生兄弟,我素未谋面的那人一定是去那里了。我恰好没看到。   这样的解释狂合理。但被吓一跳后我还是久久不能安定,竟无法抑制地考虑起了刚才的声音。   对啊,啪,嗒,啪,嗒……我问你,这是什么声音?   脚步声,有人自作聪明地说。对,我也会这么想。   但想仔细些,脚步声是这样的吗?——为什么不是这样?有分别吗?我开始混乱,刚才进电梯前匆匆一听,没有特别留意,只觉得有点异常。现在认真思考,越觉不是想太多。且短暂的记忆最不准确,只会令我不断丑化它。   这怪怪的感觉伴我到了底层,走出电梯时仍挥之不去,我特地留意了隔壁的电梯,它阴森冰冷地静默着,无人使用,刚才我也没见有人出来。   这里是底层,走过大厅就出公司了。我环顾,一个人也没有。   那人一定中途下梯了,他的目的地和我不同,那我们碰不到就不足为奇了。   为什么想这么多?应该是我那时太心虚吧。所以拼命找借口自我安慰。   心虚什么?有什么好怕的?   好,我告诉你们……我真的是个外强中干的人,虽然平时是乐观坚毅的女强人,其实很胆小,很疑神疑鬼——很正常啊我是女性嘛,况且当前的时间地点人物——只有我一人——都太够气氛了……当然,也是从小到大古怪题材的影视文学作品接触多了,断断续续的恶性积累鬼鬼祟祟地潜伏心里等待发作。此时触景生情身临其境终于爆发共鸣了。相信你也有过类似感受。   不过,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因为自己神经过敏而闹了笑话,为一些其实很无聊的事物而害不必要的怕。太幼稚了。   我尽量不再去想,快步走着。大厅依旧灯火通明,光亮就是给人勇气和希望的天使,走在光明里就安心了。遗憾是很快,我就和保安人员打着招呼,走出了公司。   宁静的夜路,寒冷的天气,注定了我的厄运。   和我作对般,我再次听见了那声音!   刚才脑中的胡思乱想把那声音渲染得太过离奇诡异,这下有机会仔细辨认它的平凡,推翻自编的恐怖因素了。也许最终结果会令我哑然失笑。   我仔细判断,我深知这声音该是什么与地面相触的产物。那该是脚步了?脚你个头。谁的脚步声是这样?人一生听到最多的声响之一就是脚步声,我相信我还不至于认错吧。我听的那声音是一下轻,一下重的,一下硬,一下柔软。奇怪的组合……而且虽然由远趋近,却实在不像正常的移动声。那有点像……跳,对,一下,一下,好像什么东西在后面跳?而且跳得很稳,很沉……我想说的是,这声音很死板。   说它是跳,还是不够贴切,因为声音不和谐。跳的话怎么会有一前一后的不同声音?难道那人不止一双脚吗……   我开始化身为竞走运动员。那声音一直紧跟着,很近,好几次我都怀疑它要超过我,但一直没有。它像一个死结,牢牢捆绑了我的神经。   听得多了,我感觉“啪”的声音和“嗒”比起来,似乎更响一些……想不通,想不通……根本猜不透!   你会说,白痴啊你,猜什么猜有什么好猜?回过你尊贵的脑袋看看不就得了?   说得不错,这是很简单的。我为什么不这么做?你知道,我实在怕会看到令我不愉快的事物。如果说刚才在公司里还那么心惊肉跳实在失礼,那这会儿名正言顺了吧。设身处地易地而处你为我想想,也许你还不如我呢。   所以,我宁死不回头,专心埋头匆匆赶路。   猛然我想起,不能排除那是某某心术不正的案犯正要对我下手!!这么一想我才有了强烈要回头的欲望,正好步到一路灯下,在光照范围内我慢了下来,使尽吃奶的力把胆壮起,微微地向下后偏头,偷看。   我看到了什么?一个影子。   正确说,只看到影子的头部。因为角度问题,没有看到全身。但我看到,那影子的头部在前移,一颤一颤地前移,头不时高,不时低。伴着这动作反复的,就是那奇怪的声音!   我又想起自己想过的“跳”的说法,冷汗冒起。勇气从每个毛孔外泄干净,再没胆完全回头面对现实了!   我只知道,以那种方式赶路是快不到哪里去的。为什么那人要这样行动?刻意的?还是自然而然?   直到家里,那声音和影子都粘住不放。走进家里,回身关门的一刹那我咬牙向外一瞥,什么都没有了!影子,或声音,从这时起一齐消失了。   但它们却驻扎在了我心深处。一整晚我都做着恶梦,影子和怪声,霸占了我的睡眠。   白天我变得恍惚。可想而知。我觉得那声音还在缠着我,当然实际上没有,它好像害怕阳光和白昼,于是收敛了。而我整天都一蹶不振。   我开始害怕黑夜。我想,今晚会不会又遇到那样的事?   于是我化恐惧为力量,把全副心神都投入到工作中去,一方面要暂时忘记不快,一方面为了早些下班,别重蹈昨晚的覆辙。   同事惊讶地看着干劲冲天的我,其中一个说再这样下去我准能拿到本月奖金。他们还猜测我大概失恋了。   付出总有回报。今天,我在下班前就结束了手头所有的工作,很高兴地获得了一个和大家一起准时下班的机会。有人欢喜有人愁,一位男同事步了我的后尘。   我想,他会不会有和我相同的遭遇?   看着已黑的世界,胆小的我卷土重来。夜是喜欢光明的人永远的死敌,我们不得不感谢爱迪生。   几个要好的姐妹约我去逛街,推托不过,我妥协了。走在人多的地方起码还能沾多些人气。   我真的该交个男朋友,让他保护我了。不知我的奇遇是否长期单身而导致的神经衰弱?   冬夜是冷静的。起码热不过九点。温度与热闹程度成反比。我和姐妹们适可而止分道扬镳。   又只剩一个人了,于是那不安的感觉马上及时赶来陪我。   街上已没有人群这个概念了,但好在不是没人,虽然三三两两稀稀拉拉一盘散沙,但起码给了我慰籍。让我感到自己不是势单力薄,我还有同胞。今晚的归途应该更好走。   我这么想这么走着,霎时,脚步声响起!   啪,嗒,啪,嗒……熟悉得像多年的老友。   我顿时失声惊叫,引得几个路人侧目,有个和善的还问小姐你怎么了?   我不知该怎么说,全身发抖。在那人和我说话的当儿,那声音停了。我知道它还将继续萦绕。   我身后有人吗?我怯怯地问那位仁兄。   没有。连个鬼影都没有。他笑着说。怎么,你怕有坏人骚扰?   没有……他这么说,他就站我身边,这让我有足够的本钱正大光明地回头看。我回头了。   真的,什么都没有。我那本来已在嘴里严阵以待就等我一声惊叫然后破口而出闯世界的心脏失望地抱怨着顺着食道官复原职了。   我并没因此高兴,刚才我确实有听见!昨晚那脚步声!   你刚才有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我牙关打战着问那位先生。   没有啊,怎么了?他问我,大概是看我对他挺有好感似的,他看来很乐意为我效劳。   我不敢说我究竟怕着什么,太无稽了。我奇怪他为什么听不见?声音在宽敞宁静的大街上显得十分刺耳啊!难道只有我能听见?有人来到我身边,它就躲起来了?   我送你回家吧。那位男性温和地征求我的意见。我马上拒绝。虽然他不像坏人,我也确实需要人陪,但我实在不希望在被莫名其妙的事物困扰的同时,再摊上一个不知底细的陌生人。   拒绝完我转身就走,像甩辫子那样把那人甩了。   现在,我正面对着刚才一直不敢回头的方向。我要从另一条路回家。   那个男人无趣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也走了。   恢复成独身状态的我才走没几步,脚步声又传来了!果然没有离开!   我以自己的立足点为圆心,原地慢慢转身,又换了个方向,发现它始终不离不弃,只在背后。   我像昨天那样,颤栗着,低头后偏,偷看身后,又看见了那个一高一低动着的影子!还是没看见全貌,但似乎那“物体”肩膀挺高的……我冲动起来,加大回头的幅度,这样我就能完整地看到猝不及防的它了吧!不,随着我的动作,它也敏捷地移开了。它紧跟着我却又回避着我,随着我的行动而行动,始终在背后。我们成了风和树叶的关系。它向我展示的,永远只是不完全的一角影子。   我跑起来,听见声音响了,显然,它快步跟了上来……我快疯了!   一辆出租车开过,我毫不犹豫地截住,上车。   车在动,声音仍在响,在我耳边。身后的景物迅速退下,它怎么还能跟上我?捂耳,没用。   和昨天一样,声音和影子一直跟我到家。   下车时,司机的目光十分复杂,我知道我在车上的离奇表现令他好几次忍不住要改变路线开去精神病院。   进了家门,一切才静下来。略松了一口气,很快又为这死般的沉寂而难受,这时,无声不一定是最理想的环境。我整个人被压迫着,透不过气。   又是一夜恶梦。   次日的我憔悴得无法上班,但忍受了整晚独自在家的痛苦后实在无法继续。我还是强打精神去了公司。   连苛刻的上司也为我带病坚持工作的精神所感动,立刻当场作了有关金钱的承诺,我知道,自己也许还有机会升职。   同事们对我都很关心,纷纷询问我为何一夜之间判若两人。我沉默是金。   我含蓄地问了昨晚留得较迟的那位同事有否怪遭遇,他给了否定的答案,并对我的问题表示了不解。   那怪事只针对我……   就这样,连续一周我都被它抓着,逃不掉,连个模糊的概念也没有。   我曾以为是撞鬼了,这已经是很惊涛骇浪的推测了,然而又不像。因为我看得见影子,鬼有影子吗?可要连鬼都不是,还会是什么呢?比鬼更难捉摸!   我的精神被折磨得很差很差,只有请了大假。反正即使不做事,深受我感动的老板还是体贴地照发工资。   那时起,它开始放肆了。不止黑夜,不限场合,我都明白感受着它的存在!我感觉,我们间的距离越来越短,我们越来越接近了,几乎,我要被完全渗透……   我真的躲不过。无论用什么办法。我甚至请了法师之类人帮忙,无功而返。   实在受不了时,我甚至自暴自弃地想,你出来吧,到底要干什么就痛快点干了吧,不放过我,也让我死得明白些!   现在,我日夜颠倒,很没规律。梦里有它,它是个模糊的存在,无论现实还是梦幻。偶尔还我片刻安宁,我也能感觉,它从未离开。   比如,我起床,走出房间,脚步声和影子就出现了。久之,我已有点麻木。可是一直到现在,我还是只能看见影子的头部。它的行动这么奇怪,简直倒像我的影子一般。   我在一个黄昏醒来。家里没食物了,我无精打采地上街去买,它陪着我。随着时间的流失,我对它的恐惧没有消退,反而越来越深。谁能对这样的现象释怀?何况除了我,没人听得见脚步声,没人看得到影子。就没人分担我的恐慌。   近来,我觉得它离我越来越近。除了声音更清楚外,好几次我都看见影子多多少少从后边延伸到了我的前方,细长细长的,一颤一颤的,能看到的部分越来越多,神秘在慢慢解除。不耐烦了?说不准,我很快就能看见它的全貌了!   现在,我行动时就能看见影子,真的又近了些。今天的我看着这大约三分一的影子,若有所悟,它,它好像……   这啪,嗒,啪,嗒的声音好像是……   我强烈感到,我在贴近答案!是什么?我努力捕捉这思路,我快可以弄清它的真面目了!随着时间过去,它给我的提示越来越多,越来越明显!今天,谜底就要揭开了!   我忘情,投入地想着,我感觉自己是黑暗中走的人,此刻看见了亮光!   走着,走着,我忽然发觉脚步声清晰响亮得太异常了,就像有一个人,从背后向我冲上来了!我也看到影子暴露的面积越来越大,从头,到肩膀,上半身全露出来了,啊!!我知道它是什么了!这声音,这动作,这形态!影子完全超过了我,脚步声也跑到了前面!它们完全穿过了我,冲得如此之快!它离开我向前去了?不,我感觉,它完全嵌进了我体内!影子,声音,和我重合了!!   与此同时,我听见了许多人的叫声,危险!!他们这样叫着,我猛然回过神来,天!我竟走到了马路中央?天!一辆大型集装箱车……   然后,我什么也听不见了……   啪,嗒,啪,嗒……声音在继续着,我看着前面在移动的影子,一高,一低,一颤,一颤。   我的一生改变了。严重车祸。左脚高位截肢,在拥有假肢以前,我只有一条右腿,和一副拐杖,它们是我走路的工具。   右脚先着地,啪,脚底和地面沉重结实的一声触碰,两边的拐杖点地,嗒,清脆而生硬,“嗒”比“啪”更加响亮和整齐。   影子,背着光,走在我前面的影子,我的影子。辛苦地移动着,肩膀似乎很高,当然很高,腋下撑着拐杖啊。整个人一高一低的,当然,残疾人,这样才能走路。   啪,嗒,啪,嗒,这样的组合,是脚步声吗?当然是,奇怪的脚步声,和影子。   我遇到的真的不是鬼,鬼没有影子。我究竟遇到什么?它究竟是什么?最后那一刻,我感觉它漫上了我,真的,我们并在一起了。这一切是否我的幻听幻觉?还是命运对我的暗示?不要问我到底怎么回事,我是受害者,我无法有个合理的解释。你有吗?   我提前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影子和声音,不祥之兆?也许吧。从那天到现在,它一直在身边。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它一直在身边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625.html
上一篇:恨·杀·悔    下一篇:Office有鬼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