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恨·杀·悔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0-01-25
作者:柳淡烟 e-mail:ceionxyz@163.com 易轩,某大学的大三学生,从小家里穷苦,过着非常艰苦的生活,没有幸福的童年,当同学们吃着汉堡喝着可乐时,她只能吃着自己家里做的馒头,喝白开水;当同学们穿着名牌追赶潮流时,她只能听一听就算了;她很漂亮,即使非常朴素的打扮,也无损于她的美貌;她好学,坚强,能干,从高中起,所有的费用都是她做兼职打工赚来的,要供自己读书,还要负担大部分家里的生活费……对于这一切的一切,她没有一句怨言。现在,易轩刚刚结束快餐店的工作,要赶在宿舍关门之前回去。今天店里的生意特别好,也就迟收工,她只好抄小路以求快点。那是一条幽深的巷子,又窄又阴湿,白天还有些人在这里摆小摊,到了晚上那里只剩下令人窒息的沉寂。她从来没有走过,只是记得听同学说起走这里可以省去十五分钟的路程。站在巷口,她迟疑了一下,望着看不到尽头的小巷,她有一丝胆怯,但宿舍门就快关了,就硬着头皮走吧。在小巷里,她几乎是跑着的,原本沉寂的空气现在混和着她的喘息声、脚步声。急着赶路的易轩没有注意脚下的路。“啊……”一声尖叫从身边地面传来,她停下了,吃惊的盯着那个发出尖叫声的……应该是人吧。夜太黑,她根本就无法辨认墙角下那黑黑的一团是不是人。突然那个人向她扑过来,用极其下流的声音说道:“小姐,你闯入了我睡觉的地方不说,还重重的踩了我的手,你是不是应该陪我啊?”易轩吓得要命,谁能想到晚上会有人在这里睡觉工,还好死不死的把手伸出来,大概是乞丐吧,可能给他点钱就好了,她颤抖着说:“对……对……对不起,我赔你,你要我赔……多少钱……啊?”那人瞪着色迷迷的眼睛说:“赔钱?老子白天已经讨到足够的钱了,老子现在需要的不是钱,还是女人,我要你陪——我——好——好——玩——玩!”不等易轩说不,那人就不由分说的把易轩摁倒在地,进行他野兽般的行为,在店里劳累了一晚的易轩哪还有力气再阻止那无耻的家伙,现在已是夜深人静时分,又在这深巷里,就是任她喊破了喉咙也没有人来救她。她就这样被一个乞丐在这样一个夜晚这样一个地方这样无耻的占有了,使她失去了少女最宝贵的第一次。第二天清晨她被人发现昏倒在巷子里,赤身裸体,衣服撒落在周围,已经被撕破了,那个无耻的乞丐也早已不知去向。此时遍体鳞伤的她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两眼空洞地望着白色的天花板,任由眼泪无声的滑落。她最要好的两个同学小岚和楚楚来看她了,楚楚一进来就着急的说:“易轩,你家……”还没说完就被小岚拦住了,小岚关心的问候易轩:“易轩,一早就听说你被送进医院了,好些了吗?”易轩已经听到了楚楚说的“你家”两个字,她情绪激动的摇晃着小岚:“我家怎么了?说啊,为什么不让楚楚说?你快告诉我?”小岚的肩膀被易轩抓得很痛,说不出话来,楚楚一边拉开易轩一边说:“易轩,你要挺住,派出所打电话过来,你家发生了火灾,很严重,你家人都……”“都怎么样了?快说啊?”小岚这才挣脱了易轩的手,她顾不得痛得火辣辣的肩膀,和楚楚一起摁住激动的易轩:“你家人现在都在第一人民医院抢救,你不要激动,他们会没事的!”易轩闻言哪能不激动,她挣扎着要起床。闻声赶来的护士赶快给易轩注射了镇静剂,易轩才又沉沉的睡去了。楚楚红着眼眶问小岚:“这可怎么办呀?警察说火把整个家都烧光了,人都可能救不活,易轩又发生这样的事,她受得了这样的打击吗?”小岚摇摇头:“如果是我肯定受不了,我想我会比易轩还要激动的!可怜的易轩,怎么坏事尽让她遇到了!”两人在医院静静的守着易轩。沉睡中,易轩梦到自己光脚走在一片荆棘之上,她的脚被刺破了,流出鲜红的血,她看到不远处是绿油油的草地,她想走快点去到草地那里,但脚实在是太痛了,草地上来了一群人,她朝他们呼喊:“求求你们帮帮我,我没有鞋,我的脚都破了,好痛!走不过去。”那群人忽然都变得面目狰狞,他们嘲笑着易轩“那你就不要走啦,就站在那里吧!”易轩还在央求他们,人群里有个人说道:“我们把荆棘烧着吧,等荆棘烧过完她就可以出来了,出来就可以陪我们!”立刻有人同意他的主意。易轩不停的说着不要点火,没人听她的。在火烧到她身边的那一刻,她认出了那个出主意的人,是那个乞丐,虽然他变换了装束,但是他那双令人厌恶的眼睛她是无论如何也忘不了的。她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等她再睁开眼睛,发现那群人已经不见了,荆棘丛也消失了,草地也消失了,她又站在一个阴森森的大殿之上,大殿的最前端坐着一个黑人,是的,一个黑人,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皮肤,黑色的袍子,黑色的靴子,他身上所有的一切都是黑色的,除了那一双血红的眼睛,一口惨白的牙齿,易轩此时想开口问但却发不出任何声音。那个黑人说话了,那声音仿佛来自遥远的地狱:“本座知道你有莫大的怨气,本座是邪神萨伦,邪神宫只有满心仇恨的人才能进来,他们到本座这里请求赐予报仇的魔力,条件就是事成之后把灵魂献给本座。你愿意吗?”易轩想到自己一夜之间经历的种种不幸,她几乎想用自己的灵魂换取魔力了,但她又想到自己的家人还在医院,还没有死,她并不是一无所有。她摇头:“你错了,我的家人还在,我并没有满心仇恨,请你让我回去吧!”萨伦盯着易轩:“啧啧,多少人都用灵魂换取了想拥有的魔力,了结了仇恨,你却为了家人不愿意?等着吧,你会后悔的。这个黑羽毛交给你,等你后悔时,把这个羽毛放在心口的位置呼唤邪神萨伦,我会出现的。你走吧!”一阵红光闪起,易轩被光刺得闭上了眼睛。等易轩再一次睁开眼睛时,她发现自己已经回到现实中了,两个好友早已离去,她想到了梦中的事情,想到了那个邪神萨伦,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但终究是个梦。下午,经检查已经没有大碍的易轩回到了大学里的宿舍,小岚和楚楚也在,于是易轩就叫小岚和楚楚陪她去第一人民医院看望烧伤的家人。一路上谁也不说话,小岚和楚楚是怕说错话,易轩则是不愿说话。等到了医院,易轩就迫不及待的冲到总台那里:“护士小姐,请问昨天晚上送来的被烧伤的伤者在哪里,我是他们的家人!”护士小姐不耐烦一语带过:“怎么才来呀,抢救无效,已经送到太平间去了。”易轩忿怒了:“你们为什么不尽力抢救呢?难道就由得伤者这样死去吗?你们的医生都那么无能吗?”护士也生气了:“小姐,我们医院每天都有很多的病人需要医生,我们可不能为了两个回天无术的人而丢下其他有生存希望的病人不理。”小岚和楚楚闻言担心的易轩会动手,出乎她们意料的是,易轩显得异常的平静,她一言不发地走到了太平间,好像有人指引她一样,找到了她已经被烧得辨认不出模样的双亲。她跪在了双亲前面,没有哭喊,没有任何表情。她这个样子吓到了小岚和楚楚,她们真担心易轩会做出什么傻事来。直到回到宿舍,易轩都没有说过一个字。她静静地躺在床上,什么也不做。她想到了自杀,于是她决定自杀了,她已经失去最宝贵的东西,又失去了双亲,她绝望了。临死之前,她换上了自己最喜欢的衣服,对着镜子一遍一遍的梳着乌黑的长发。从镜子中她看到头发上有一片黑色的东西,她把它拿了下来,发现是一片黑色的羽毛,原来梦是真的。她想到梦中邪神萨伦说过的话,她痛恨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对她们一家都太残酷了,一夕之间家破人亡,她要报仇,向这个世界报仇。她把黑色的羽毛放到心口,用手按住,一字一句的呼唤:“邪神萨伦,我愿意把自己的灵魂献给你,我呼唤你,请你出现吧!”话音刚落,面前出现一个黑洞,邪神萨伦从中飘然而出,嘴角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想通了吗?一旦决定了就再没有后悔的余地了。”易轩立刻就点了头。邪神萨伦接着说:“那好!”他大手一挥,易轩顿时变换了装束,是一身红色皮革制成的紧身连衣裙,使她的身材线条毕露;模样没变,但是更妖艳,带几分邪气,右手手腕出现一个红圈,这是邪使的标志。邪神萨伦临走之前说:“你现在是本座的邪使——玄朱,你已经拥有你想要的魔力,可以痛快的报仇,为此你要付出的代价是你的灵魂,本座给你一百天的时间,在这一百天里,你可以为所欲为,切记不要让自己流血,否则你的法力就会流失。百日之后,红圈消失之时,我会来收你魂魄的!”同学们正在教室上自习,他们丝毫不知道他们曾经最善良、最纯朴的同学易轩因为仇恨已经化身邪使,将要在这个城市展开一场血腥的报负行动了。当小岚和楚楚回到宿舍的时候,易轩的已经不在了,她们只以为易轩回去料理父母的后事了。易轩,不,应该称玄朱,来到一处没有人住的空房,用她已拥有的魔力变出了一切她需要的东西,这里就是百日内她的住所了。 等到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一束红影出现在这个城市的上空。玄朱飞到了那条罪恶的小巷上空,她可以清楚的看到在小巷的中间,那个无耻的乞丐仍然躺在那里,看到这个令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罪恶源头,玄朱的眼睛变成血红的颜色,这是杀人的前兆。她眼睛一瞪,只见乞丐的身体慢慢向上飘起,一直飘到她的面前,她在乞丐的身上放了一条蛇,那是来自地狱的脏腑蛇,因为它只吃人的内脏,而且被它吃的人的灵魂会变成它身上的一片鳞。蛇的阴冷之气弄醒了乞丐,这个恶贯满盈的人睁开眼睛正看到蛇的两个血一般的眼睛盯着自己,不由得冒出一身的冷汗,他想把蛇抖落,却发现自己正在七八十米的高空飘浮着,身旁不远处飘着一位冷眼看他的妖艳女子,他诧异他并不认识这个女子却又被其这样对待,玄朱飘到乞丐面前,用极其冰冷充满仇恨的语气说:“你不认识我了?但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能认出你!被我踩到的手,还痛吗?”一语即出,乞丐也随之颤抖:“是……你!!!对……对……对不……对不起,我……错了,求你……快把蛇……拿开……吧!我不知道……你是……”玄朱冷笑着:“对不起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嘛?况且,现在就算是来几百个警察,罪恶的你也难逃我的审判!我要你用万倍的痛苦来偿还!我会亲眼看着你断气,你也慢慢感受万蚁噬血,肚子被吃空的感觉吧”玄朱又放出成千上万只血蚁,血蚁一接触到乞丐的身体就立刻在他的皮肤上钻洞、撕咬,脏腑蛇伸着红色的信子也在乞丐心脏的位置隐身而入。此刻乞丐周身上下体无完肤,他可以感觉到自己血的正被血蚁一滴滴的吸食,自己的五脏六腑也正被脏腑蛇一口一口的吞食,他感受到从未有过的痛苦,可是他又连自行了断的力气都没有,他想求救,从嘴中发出的却是细如蚊子的叫声。玄朱看着乞丐无声的挣扎,看着乞丐的身体慢慢的变干,她满足的狂笑,等到乞丐断气后,飞身而去。第二天早上,小巷围满了人,他们在小巷的地面上发现了一具干尸,经法医鉴定,干尸身上没有一滴血,腹中的所有内脏也似乎被什么吃光了,脸上扭曲的表情使人辨不出他生前的模样,死状恐怖之极。没有人知道,这个就是那恶贯满勇的乞丐,他为自己的恶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他将永远附在地狱之蛇的身上当小小的一片蛇鳞。前一晚的报负使玄朱尝到了杀人的快感,愈发的激起了她的血性。第二晚,红色的身影飞身至第一人民医院,站在医院的天台上。玄朱的眼睛已经变得血红了。她狠狠地道出了来自于她心中对医院的诅咒:“这所谓救死扶伤的场所,你没有尽到你应尽的责任,你让我失去了我最亲的人,我诅咒你,今晚,你将成为尸横遍地的人间炼狱——”玄朱召唤出了吸血鬼德古拉,德古拉带来了他控制的吸血蝙蝠。他们分头行动,德古拉率领他的蝙蝠去攻击其他人,玄朱则先去找那个出言不逊的护士。蝙蝠大军吸干了每一个该死的人的血,德古拉在沉睡几十年后,也大开杀戒,他太久没有品尝到人类的鲜血了,而且还是被人们称之为“天使”的人的血,太过瘾了。玄朱这边,她找到了正在值班的护士,护士倒是认出了她,一见她就说:“你家人都死了你还来干什么?走开!”玄朱闻言更是忿恨:“你不配做‘白衣天使’,你们医院谁都不配,我看你们适合做……。”不等护士再开口,脏腑蛇就已经从她的口中钻入,等蛇再次钻出的时候,身上又多了一片白色的鳞片。天亮了,当病人们睡醒的时候,发现医院格外的安静,以往都会有护士医生在病房进进出出,可是,今天太安静了,简直一片死寂。当第一个病人走出病房时,他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到处都是血,到处都是碎尸,没有一个护士医生留有全尸。病人们诧异了:他们昨晚晚得格外的香,没有听见任何声响。警察们来了,他们也被医院的惨状所吓倒,找不到任何线索,整个医院的护士医生都死了,但病人们却毫发无伤,没有人能够解释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因为他们在入夜的时候就已经被玄朱下了咒语,让他们陷入沉睡,并且德古拉和他的蝙蝠不会伤害这些病人。这又将成为警察档案薄上的一件惊天大悬案。 紧接着下来的几十天里,每天都有人在这个城市的不同角落失去性命,他们死状都一样:没有了五脏六腑,面容扭曲,嘴巴张大,眼睛只剩下了白色的眼球,黑眼珠消失了,这是活着就被抽走灵魂的特征。还有在公共场发生的集体死亡事件,无不是尸体碎裂,血流成河。整个城市遍布死亡的气息。当然,没有人会想这些人会是易轩,也就是现在的玄朱所杀的。大学里,小岚和楚楚一天比一天着急,易轩自从失踪后就音讯全无,刚开始她们到处寻找,都得不到有关易轩的任何消息。楚楚甚至猜测,易轩已经自杀了。但现在,她们已经不敢出门了,因为现在城市里有一个杀人恶魔,每天杀一个人,她们怕恶运降临在自己的身上。她们当然不会想到这个杀人恶魔就是昔日的易轩。大学校园终究还是逃不过玄朱的魔掌。玄朱在接连的血腥杀戮之后,回到了学校。她也恨这个校园,但她不会在这里杀人,她只不过要给那些富家子弟们一些小小的惩罚。于是在这一个星期里,学校里怪事连连:电有一头漂亮卷发的女学生,早上起来发现变成了光头;光滑的皮肤长满了青春美丽痘;背上背着的名牌包包到了班里就变成了破破烂烂的帆布袋;女生抽屉里的名牌化妆品全变成了血,香水喷出来是尿的骚臭味;新买的运动鞋变成了草鞋;钱包里的人民币变成了冥币;衣服莫名其妙出现一个大洞……同学们笼罩在了一片恐怖的气氛之中。小岚和楚楚也担心哪天起来自己的东西会有变化,她们的担心是多余的,玄朱不会整盅自己最好的朋友的,虽然她现在是邪使。但是,哪里有邪恶,哪里就有正义。在玄朱原来的大学里,有一位名叫连凯的中文教授,说是教授,他只不过二十四五光景。连凯其实是天神的使者盖瑞特,奉命下届寻找堕落天使安琪拉的。盖瑞特和安琪拉本是一对神侣,两人相亲相爱。后来安琪拉误将伏魔箭射在天神坐骑的身上,天神大怒,将安琪拉关入天牢,任凭盖瑞持怎么相求都无济于事。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安琪拉逃到了人间,成了堕落天使,盖瑞特找了快二十年可是一直都没有安琪拉的任何踪迹。但是这几个月接连发生的一件件杀人事件,早已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直觉认为这些不可能是常人所能为之。现在怪事又发生在自己的学校之中,而且他判断可能是那堕落天使所为。可惜他总是怪事发生以后才赶到,玄朱早就离开了。他也就总认为一切都是安琪拉搞出来的。有一晚上,连凯照例在办公室里批阅学生的作文,突然他感觉到从楼顶传来了能量,想必是堕落天使又要整人了,这次距离如此之近才至使连凯可以感觉到。连凯快步的跑上顶上,正在欣赏自己成果的玄朱没有留意到连凯的到来。连凯以为那个背着自己的就是堕落天使安琪拉,他开口就说:“安琪拉,你不要再堕落了!你杀了那么多人,天神已经很恼怒了,你跟我回去向天神请罪吧。玄朱闻声转身冷冷地说:“什么安琪拉,什么天神,我没听过。在我没有找你麻烦之前赶快离开。”连凯觉得这声音是如此的熟悉,虽然冰冷,但他不会听错的,他也认出原来是易轩:“易轩,怎么是你?”玄朱看清楚了面前站着的是她的中文教授连时,这是她曾经多么牵挂的人呀!是的,易轩在读书时就喜欢上了这个温文儒雅的中文教授,但是师生恋是不被允许的。现在身为邪使的她已经没有了感情。她血红的眼睛恢复了正常,但声音依旧冰冷:“易轩已经不存在了,现在的我是邪使玄朱。”连凯觉得不可思议,易轩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而且还成了邪神的使者,他问道:“这么说那一件件破不了的杀人事件是你做的?为什么?你怎么会……”“不用你管。你只管教好那些无知的学生就行了。”语毕隐身离去。邪神宫中,邪神萨伦在黑水晶中看着这一幕,脸上有着明显的笑意。玄朱接着燃烧她那猛烈的复仇火焰。连凯觉得此事非同小可,再不阻止,这座城市早晚成为死亡之城。寻找安琪拉的事暂且放在一边,先制止玄朱才是首要大事。于是到了晚上,夜空中又会出现另一个白色的身影,在到处寻找那红色的身影,偏偏他总晚来一步,每次等他赶到事发地点,就只能看到死亡的干尸。这种追逐持续到了第九十五天的晚上,连凯总算扑捉到玄朱的身影了,他迅速飞身过去,但不是迟了一步,等他赶到,刚好看到脏腑蛇从干尸体内飞出的场面。他顾不得多想,连忙射出伏魔箭,玄朱闪躲不及,手腕被箭划过,流出黑色的血。脏腑蛇立刻消失无影了。玄朱手腕上的伤口不断的流出黑血来,怎么都止不住,她想起当时邪神萨伦说过千万不可以流血的,她会怎么样呢?会血尽而死吗?她已经晕了过去。连凯走到玄朱身边,刚要开口,只见玄朱伤口流出的血已经变成天蓝色的了。连凯手足无措了:天蓝色的血,那是天使的血,难道易轩就是安琪拉?为什么样子一点都不像呢?而且上课那么久以来都感觉不到。连凯当下决定马上带安琪拉回天神那里,或许天神可以救她。邪神萨伦看到这一切,只是恨恨的说着:“还差一天,就差一天了,可恶!!!早知道就……唉!”天神宫,盖瑞特抱着晕迷的安琪拉来到大殿之上,天神看着玄朱,责问盖瑞特怎么带个邪使回来了,盖瑞特答:“她可能就是安琪拉,她的血是天蓝色的,至于她怎么会成为邪使,我还不知道。”天神这才细细端详起安琪拉来,他口中念念有词,只见玄朱的头顶隐约出现一个发出金光的天使环。天神也觉得奇怪,但此刻也只能先给玄朱疗伤,等她醒了再细细盘问。玄朱这一晕迷就是三天三夜,她手上的红圈还在,伤口已经完全消失了,更令盖瑞特感到惊奇的是,在这三天之中,玄朱的容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天一个样,等到她醒来,已经是安琪拉的模样了,这令盖瑞特兴奋不已。醒来的安琪拉不停的哭泣,她一想到自己的双手染满无数人的鲜血,就感到自己是如此的邪恶,枉为天使。得知安琪拉醒来的消息,天神立即就召见盖瑞特和安琪拉。大殿之上,安琪拉跪在中间,缓缓的说着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当日安琪拉被天神关进天牢后,本欲诚心忏悔,怎料有一个黑色不知名的鸟叼来了一个红色的果实,非常诱人,安琪拉就把红色的果实吃了下去,等她再醒来时,已经成为了一个襁褓之中的婴儿,她失去了所有以前的记忆和神力。接着她长大后就发生了上面血腥的事情。天神思索了一会儿,说:“看来一切都是邪神萨伦搞的鬼。幸好盖瑞特把你带了回来,否则,你就将永远的成为邪使了。明天就是第一百天了,不封印邪神萨伦的话,他对你所下的咒语永不能解除。传令下去,明天一早我们到他的邪神宫走一趟。”翌日,邪神宫的大殿里站满了天神宫的人,包括天神、盖瑞特和安琪拉,可邪神萨伦还高高地坐在他的宝座上面,轻蔑的看着下面的人:“我知道你们会来的。不错,一切都是我安排好的。我从天牢中带走了安琪拉,把她变成人间的婴儿,让她穷苦的长大,安排小巷中的乞丐,家中的火灾,医院的护士,还有她的梦。我就是要让她充满仇恨,让她双手染满鲜血,让天使沦为邪使。包括天神你的坐骑,也是我用障眼法诱使安琪拉去射的。这一切只能怪你们,盖瑞特,安琪拉,只能怪你们两个杀了梦林中的花妖花子,如果不是你们花子会成为我的妻子。你们杀了我最爱的人,我也要让你们生不如死。拿命来吧!”面对邪神萨伦发起的猛烈进攻,天神、盖瑞特、安琪拉也顾不得什么以多欺少了,三个人一起射出了威力无比的伏魔剑,邪神萨伦见状哈哈狂笑:“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打败我吗?笑话!”在他中箭倒下的那一刻,他的狂笑僵住了,他想不到自己会被三支区区伏魔箭射倒,在他晕迷之前,他清楚的看到了安琪拉手腕上那个邪使的标志——红圈,他知道自己倒下的原因了。那是因为,今天刚好是第一百天,在今天过去之前,安琪拉仍然拥有邪神萨伦的魔力,三个人的神力再加上魔力,任他邪神再强也是敌不过的。安琪拉又再次召唤出了脏腑蛇,她杀了它,蛇咽气之前,它身上的鳞片都化作金光朝天际奔去,那些一直以来禁锢在蛇身上的灵魂终于得到了解脱。在以后的日子里,安琪拉和盖瑞特天天都在为世人祷告,以求减轻安琪拉在人间所犯下的罪行。邪神萨伦被封印在一个水晶球中,由天神亲自看管。事情也就再此告一段落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恨·杀·悔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624.html
上一篇:遇鬼    下一篇:它一直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