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吸血鬼的后裔(上)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0-01-25
   作者:月光花 这世界上的因果我原本是不信的,单看看那些作*犯科,仗势欺人的恶人活得消遥自在,就会觉得世上没有公理二字,否则为什么受委屈,早死的都是好人,而那些恶人则吃得肥头大耳,整日里想主意整人,害人,偏偏还自得其乐。老天爷必定得了青光眼或者老年痴呆,才会令这世界一团糟。   没完没了的加班,折磨得我精疲力竭,已经晚上10点多了,而我饥肠辘辘,拖着沉重得双腿往家得方向走。虽然是租得房子,勉强也算是家吧,为了贪房租便宜,特地租了比较偏远得地方,结果现在每天上班光花在路上得时间就得一个多小时。不过,这里总算还清净,晚上10点多,路上已经没什么人了,这倒是我所欣赏得。   “救命啊~~”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喊救命得声音,我停下脚步,仔细听,果然,是个女子在喊救命,于是连忙朝喊叫得方向跑去。果然,才过转角,在偏僻角落,两个男子正用力拖住一个十几岁得少女,那少女看到我,连忙向我呼救:“救救我~~”   月光下,我看到两名歹徒手里得刀,闪着寒光,顿时犹豫起来:我去能做些什么,还不是平白送了性命,万一连累我到自己。。。犹豫间,那两个歹徒已经快把少女拖到阴暗得树林边,那少女一边惨叫一边狂呼救命。   危急时刻,我再不能忍,鼓足勇气,一边大喊“救命啊。。”一边向歹徒冲去,没头没脑得用手里得提包砸他们,一个歹徒被惹火了,恶狠狠得用匕首向我刺来,我只觉得腹部疼痛,低头一看,一边匕首正插在我腹部,两个歹徒见出了人命,吓得转身就逃。在我倒地昏迷以前,我看到一抹黑影从我头上掠过,耳边则是少女惊呼与哭泣得声音,而我闪过的唯一念头是,我还没有活够呢。   当我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地上,月光正温柔撒在我身上,耳边还有虫鸣得声音。我迷惑不解得站起身,向自己身上看去,上衣腹部位置还留有个破洞,但用手摸去,腹部皮肤平整光滑,哪里有刀刺得伤口。怎么回事?我不是受伤了么?难道只是一场梦?   手腕上得表时针已经指向12,我满肚疑惑,拍拍身上尘土,捡起地上得包,向家走去。回到家,在卫生间对镜梳洗时吓了一跳,原来,嘴角都受伤流血了,忙用水洗干净。洗澡时,特意观察身上有无伤口,但奇怪的是一点伤痕都没,难道那歹徒心慌意乱下竟然没有刺中我?看来我的运气还真不错。   早晨醒来的时候,发现这世界真是美好,原来不曾体验过失去,是不会了解到已经拥有的是多么美好。心情好的如同窗外灿烂阳光,第一次,我一边哼着歌一边去上班。下楼后,发现有个穿黑色运动服,可爱的小男孩蹲在大楼边,双手托腮看着我。   “嗨,你好啊,小朋友。”我愉快的同他打着招呼。   他却冲我做个鬼脸,吐吐舌头,一溜烟的跑了,呵,还真够顽皮的。   也许是心情的关系,做什么都特别顺利,神思敏捷,难得赶在下班前把工作都做完。结束最后一份文件,我站起身,伸个懒腰,心情影响工作,果然一点都没错,看来我以后每天都得保持愉快的心情,这样工作效率会大大提高呢。   下班路上,经过菜场时,我买了点菜,准备好好慰劳一下自己,天天吃泡面快吃腻,看我脸色就知道什么叫营养不良了。回到家,才打开房门,我听见厨房里有声音,不由顿时紧张起来,不会是贼吧,这么不长眼,竟然偷到我家,除了一大箱泡面外,恐怕里面没什么可偷的。   我掩上房门,放轻脚步,悄悄向厨房间逼近,只见冰箱门大开着,一个小脑袋几乎钻到冰箱里面,小屁股高高撅起,正努力找着什么。我放下心来,呵斥:“哪来的小鬼,乱闯别人家。”   小脑袋立刻缩回来,一副天真的神情望着我,咦,这不是早上遇到的小孩么?不过,7,8岁模样,模样讨喜的很,一笑就是两个小酒窝。“我饿了。”他有些可怜兮兮的望着我。   我顿时心软,拿出泡面问他:“吃不吃泡面?有各种口味,牛肉味,鸡肉味,咖喱味。。。”   不等我介绍完,他已经嫌弃的撇嘴:“别叫我吃垃圾。”眼光骨碌一转,发现我刚买的菜,不客气的乱翻一气,找了个番茄就想啃。   “等等,洗干净再吃。”我抢过番茄,替他洗干净,看到他乌黑的小手,指着水龙头“把你的手也洗干净,那么脏。”   他犹豫一下,不太甘愿的嘟着嘴洗了手,我这才把番茄给他。   看着他大口咬着番茄,满脸的汁水我不由怜惜起来,真是饿惨了,连这都能吃得津津有味。耐心的等他吃完,正想找条毛巾来,他已经用袖子把嘴擦的干干净净,我惊呼一声:“真脏。”   他则不耐烦的同我白眼:“管这么多,象我妈。”   说起这,我马上问道:“你父母呢?你怎么会跑到我家来了?”   他垂眼显得十分忧伤:“我爸爸妈妈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现在只有我一个。姐姐,你别赶我走,我不想去孤儿院。”说着他眼眶立刻红了起来,泓然欲泣。   真可怜,连我都几乎忍不住掉下泪来,鼻子酸酸的,安慰小男孩:“别难过,姐姐不赶你走。”   “是不是真的?”他可怜兮兮的望着我,鼻子抽抽,求我的保证。 还不等我说些什么,一张天使般可爱的脸庞从厨房窗口探进,一边刮鼻子,一边咯咯笑:“羞羞羞,小翼装可怜哦。”   我几乎没吓破胆,这是5楼啊,那小女孩一旦摔下去怎么办,连忙过去一把把她抱进屋,她却还挣扎着,叫道:“放开我,放开我。”   直到把小女孩放在地上,我才舒口气,瞪着她,快说不出话:“怎么爬到窗外去,多危险?”   小女孩天使般脸庞甜蜜笑着,让人难以对她生气,她对着男孩做个鬼脸:“小翼不怕羞,装可怜,嘻嘻!”   名叫小翼的男孩顿时有些恼羞成怒:“琪琪,你这个跟屁虫,谁让你多管闲事?”   我顿时明白,蹲下身,拉着小翼教训:“小孩子可不能说谎,否则被大灰狼吃掉。”   两个孩子面面相觑,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琪琪笑得尤其夸张,揉着肚子直不起腰,小手指着我,几乎喘不过气。现在的小孩都这么聪明世故,可不象以前那么天真好哄了,我暗地叹息。   小翼一边笑,一边擦去泪水:“狼看到我们不逃才怪。”   “为什么?”我好奇。   “因为我们是。。”小翼一句话没说完,被琪琪紧张的捂住嘴,小翼说不出话来,吱吱呜呜挣扎着,好不容易才挥开她的手,大出口气。   我追问:“你们怎么样?”   两个孩子对视片刻,琪琪摇摇头,示意不可说,但小翼却眼神坚定的点头。我摸不着头脑,还想再问,门铃声响起。   撇下一肚子疑问,我只能去开门,哪知道门外却是一对陌生男女,男子英俊,女子艳丽,难得一见的俊男美女,电视中那些明星同他们比,相貌未必相差太大,但那对男女身上的气质却高贵异常,似不是平常人。   “你们找谁?”看呆片刻,顿时醒悟,于是礼貌询问。   看那女子微微一笑,我突然理解一句歌词“春风再美也比不过你的笑。”,原来这世界上真有人笑得比春风还美。   “我们是小翼的父母,可以进去说吗?”   我立刻把门大开,让他们两个进去,竟然一丝警戒心都没有,也许是他们高雅的举止和气质不同常人,令我不由自主的信任他们,连他们是怎么知道小翼在我这里都忘了问。小翼看到他们欢呼一声,跳入他们怀中。   琪琪不悦的嘟嘴:“还有我呢?” 女子宠溺的轻笑立刻蹲下身把琪琪抱起,小女孩这才漾出个甜蜜的笑。   男子转身面对我,注视我片刻,低头问小翼:“就是她?眼光差了些。”   小翼无奈做个苦瓜脸:“她比较笨,我运气不好。”   谁比较笨?我有些不服气的想反驳。   女子却肃颜:“你得对她负责,她现在可是你的后裔,一旦出问题,长老会严厉处罚你。”   我越听越糊涂,忍不住问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男子脸上闪过一丝诧异,“小翼,你还没告诉她?”   “告诉我什么?”   小翼迟疑一下,终于告诉我:“我们都是vampire,就是你们所说的吸血鬼。”   啊?我张大嘴,顿时笑得喘不过气:“还想骗我,才不会上当。”   但琪琪却叹口气,冲我无奈的摇头:“小翼,你看看你挑的人选,没眼光。”   “昨天晚上你被歹徒刺伤不治,临死边缘我救了你,我吸了你的血,还把自己的血给你喝下,所以你的伤口会立刻复原。而按照我们vampire的传统,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后裔。”小翼一脸严肃,不象说笑。   我望着他们,都是郑重表情,心下一沉,但仍笑着:“但我身上没发现有伤口啊,你在同我开什么玩笑?”   “摸摸你的脖子后面,我的牙印应该还在。”   颤抖的手摸到脖子后面,两个小小伤疤正安然在那里,我惊呼一声,顿时昏了过去。怪不得电视剧里女主角一遇到打击就昏倒,原来那是逃避的最好办法,眼不见为净啊。,  而当我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不由暗自庆幸,刚才的不过是场梦吧,吸血鬼不过是电视里才有的东西,我哪会那么幸运遇到他们。睁开双眼的刹那,一对可爱的脸庞凑到我眼前,我大叫一声,滚落在地板,惊恐望着那对如天使般的孩子。   “接受吧,那是事实。”小翼好心的同我建议。   琪琪笑嘻嘻凑过来,“多想想它的好处,有些人还巴不得加入我们呢,想想看,永葆青春,多幸福的事。”   我苦着脸:“宁可不要。有办法变回来吗?”   琪琪不屑的嗤笑:“没可能。”   “那我必须也得吸血吗?”我问出了最怕的问题。   小翼和琪琪哈哈大笑,异口同声告诉我:“你可以吃番茄,西瓜,樱桃。。凡是红的,都可以。”   我松口气,想起件事:“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笨,自顾不暇还去救人,若是死了,世上少个傻瓜多没趣。”小翼懒懒回复我“对了,那个被救的女孩被我封了那一段记忆,那两个歹徒我也施了催眠,让他们自首去,他们犯了不少案,估计要在监狱里养老了。”   没想到小翼还是蛮善良的,我不由对他另眼相看,同时也深深体会到,原来这世界上毕竟还是有因果的。他顿时觉得不自在,黑白分明双眸瞪我:“你叫什么名字?”   “朱小曼,你可以叫我小曼姐姐。”   “想的美?你可是我后裔。”“对呀,我们都已经100多岁了,比你大多了。”两个孩子不服气的辩驳。   望着他们天真可爱的脸,我突然微笑,其实当吸血鬼也没那么糟,不是么,至少我可以省去许多买化妆品的钱。对于我来说,吸血鬼生涯从此之后正式展开。  当我们无力去改变生活时,便只有去努力适应,发觉其中好的一面,以免自己活得太过灰暗,而我正努力挖掘作为吸血鬼的优点,弥补内心的失落与说不出的沮丧。   在我原本宽敞的小屋里,如今多了两个新成员的加入,现在我不但得照顾自己,还得照顾他们两个。虽然他们会骄傲得在我面前宣称自己已经100多岁,但在接受我得照顾时,却可耻得说自己还只是小孩。   下班回来,还没打开房门,就听见里面吵闹得声音,不由暗自叹气,多了两个小魔鬼,我的生活顿时热闹多了。开门后,里面的情形令我大吃一惊,满地的东西,琪琪睡倒在沙发上,两条小胖腿正用力蹬着,还半眯着眼叽里咕噜不知说些什么,小翼摇摇晃晃的在屋里来回走,边笑边打着嗝,还有个陌生女子坐在地板上,背靠沙发,抽抽泣泣。   茶几上,两个红酒的空瓶正躺在那里,一个杯子在茶几边缘挣扎片刻,终于啪的一声掉下,碎片四溅。看着屋里一片狼藉,怎忍得住气,大吼一声:“小翼,琪琪,你们干得好事。”   半梦半醒得琪琪露出天使般甜蜜笑意,冲我轻轻嘘了声,换个舒服姿势,不再动弹。小翼走到沙发边,被陌生女子得手绊倒,顺势躺在沙发上,也呼呼睡去。再看那陌生女子抽泣声渐渐低去,片刻后再无声息,我蹲下身观察,发现她不过二十多岁模样,泪盈于睫,脸颊上泪迹斑斑,眉宇间蕴着忧伤。   看他们睡态,真是又气又好笑,而我只得把琪琪和小翼抱回床上,让他们睡得舒服些,然后认命得拿起扫帚簸箕开始打扫房间。那女子睡得并不安稳,不时的发出惊呼“不,我不去瓦魯布爾奇斯。”接着又辩驳的咕哝“我是,我是真正的。。”后面声音渐渐消逝,我没有听清她说的话。   她是真正的什么?想必是吸血鬼,否则怎会与琪琪,小翼混在一处,看她年龄该有8,9百岁,或许是一千岁,吸血鬼就这点比较占便宜,不会老,看她皮肤多细嫩光滑。我一边清扫一边胡思乱想。   “乔钦,别离开我~~”突然间她痛苦的大叫起来,眉头全部皱到一处。   我吓了一跳,忙过去推她“醒醒,你在做恶梦,快醒醒。”   她缓缓睁开双眸,目中似无焦距,低低唤着:“乔钦,乔钦,。。”   小翼打着哈欠,揉着双眼从卧室走出,一脸疑惑神情“我怎么睡着了?”   “红酒味道不错吧?”我站起身双手环抱,一脸冷笑斜睨他。   他顿时清醒过来,露个尴尬笑容:“还凑合。”   “喵~~”不知从哪来的一只大黑猫悄无声息走到我脚边,弓起身,伸个懒腰,过去依偎在陌生女子身边,黄绿色眼眸不经意的扫我一眼,不屑的转过头去。   陌生女子自然而然搂住黑猫,抱入怀中,轻轻抚摸着“阳光,还是你最好。”   小翼嗤之以鼻:“算了吧,陪你喝酒的还不是我和琪琪,阳光只顾自己找吃的,都不知你是怎么训练它的。”   “小翼,这是。。。。”我示意小翼介绍对方。   “她叫莫雅文,是世上最蹩脚的女巫。”小翼撇撇嘴,显得很不以为然。   “什么?我蹩脚?”女子顿时激动的从地上跳起来,黑猫跳下候在一旁,一人一猫动作灵活配合的出乎我想象。她指着小翼的鼻子,乌黑双眸瞪的老大,“我是女巫世家传人,看,我有女巫标记。”她得意的卷起左手衣袖,展示给小翼看,那里有一块黑色胎记,等等,那倒有些象是蝙蝠的黑影。   又是吸血鬼又是女巫,仿佛天下不可思议的事情一下子都展现在我面前,令我来不及接受。   小翼嘿嘿的嘲笑着:“那你怎么不敢去参加女巫夜宴?”   似被触到伤处,莫雅文咬牙切齿:“你这个小吸血鬼,我要拿钉子钉穿你心脏,用锤子一锤一锤的敲进去,让你痛苦的死去。我要用银子弹射进你身体,让你伤口无法复原,直到流光身体的每滴血。”   我打个冷战,暗地里退了一步,她不会看出我现在也是吸血鬼了吧,不会用钉子锤子和银子弹来对付我吧。   一个黑影从卧室飞速掠过,袭上了莫雅文的身体,我吓了一跳,细看却是琪琪,肥肥双臂搂住莫雅文脖子,嘟起小嘴:“雅文姐姐,你说的我好怕哦。”   莫雅文顿时温柔下来,轻声哄着:“琪琪,我吓唬小翼呢。”   听她这么说,我顿时放下心,却见琪琪背着莫雅文狡黠的同我挤眼,呵,这个调皮的小东西。   “我才不怕,就凭你连自己的事都搞不定,哪里治得了我们。你算什么女巫,乔钦还不是照样甩了你?”小翼却偏偏火上浇油。   莫雅文顿时被激得怒气冲冲,放下琪琪,“等着瞧,哪里会有我搞不定的事。”她同我颌首,算是打过招呼,又挥挥手“阳光,走。”   看着一人一猫来去自若,完全不把我当回事,仿佛这是他们自己家般随意的进出,而我只能眨巴着眼睛看着他们离去,接着大门被砰的关上。   琪琪爬上沙发,拉着自己洋娃娃般的卷发,有些不解的问小翼:“雅文又不是坏人,你干吗老是同她过不去。”   我过去坐她身旁,一边帮她帮着松散的蝴蝶结,一边问道:“谁能告诉我这个主人,在我外出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小翼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老朋友聚聚。”   我忍不住嗤笑出声,7,8岁模样的小男孩说出这样话,怎不令人觉得可笑。琪琪偎着我,同我解释:“雅文的妈妈,奶奶,和我们家族关系密切,所以,搬到你这里,才叫雅文过来做客。”   “那怎么会喝酒?”    琪琪注视小翼一眼,垂下眼帘:“雅文说自己失恋了,要借酒浇愁,我们才陪她一起喝的。”   我叹息一声,就算是女巫又如何,遇到感情问题,还不是又哭又闹,同平常人有什么区别?   小翼似看穿我想法不屑得哼了声:“就算她蹩脚,但毕竟还是女巫,女巫总有些与人不同得法力。”   “怪不得你会气她?难道是。。”琪琪一副恍然大悟神情,聚精会神的坐起来。 而小翼则一脸得意神色“她以后还得感激我呢。”   “什么?说清楚些?”我听得稀里糊涂。而琪琪和小翼则不再理睬我,专注的叽叽咕咕低声去房间商量,把我晾在一边。    我气的跺脚,怎么可以这样?太不公平。一时也赌气,不愿跟在他们后面倾听,有什么了不起,不说又怎样,我才懒得知道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没过两天,莫雅文再度得意的闯进我屋子,一脸炫耀神情,身后跟着那只名为阳光的黑猫。才进屋就嚷嚷:“哪个小鬼说我是蹩脚女巫,我只要稍稍施点法术,还不是手到擒来?”   小翼正埋头啃西瓜,含含糊糊说了声“哦”又低头对付西瓜。琪琪则兴奋的扑上前“雅文姐姐成功拉,我就说你行。”   雅文嘻嘻笑着,看到我站在一旁,这才想起同我打招呼:“你是小曼吧,我是莫雅文,你叫我雅文就好。”   小翼不慌不忙的吃完最后一口西瓜,不等我反应过来,已经用袖子把嘴边西瓜汁水擦的干干净净,拍拍肚子,心满意足,这才瞥了眼雅文:“胜利滋味怎么样啊?”   “好极了,让他去东不敢向西,时时打电话关注你,体贴你,每天同你说一百遍我爱你,哇,天堂也不过如此。”雅文双手合十,满脸幸福陶醉的模样。   小翼不忘泼冷水:“你的影子书上怕是没这种法术。”   雅文顿住,恶狠狠瞪小翼:“小吸血鬼,你倒是料得准,我是翻了外婆的影子书才找到魔法配方,管你什么事。”   “恐怕那是我们家族的成员告诉她的,我听我父亲说起过。”小翼不慌不忙反驳。   可怜的雅文被再次激怒,却憋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挥手带着黑猫象阵风刮出门外。   小翼与琪琪对望一眼,两个小鬼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起来,这小翼似乎同雅文有仇呢,每次都让她下不来台。   看着他们如此放肆的笑,我以为受委屈的雅文从此再也不会来我这里,但事事常常出人意料。两个星期后的一个晚上,雅文忧郁的敲开了我家大门。   看她沉静的坐到沙发上,不住唉声叹气,我不明白她又怎么了?琪琪乖巧的凑上前,用她攻无不克的灿烂笑容询问雅文“雅文姐姐,为什么不高兴?是不是为了乔钦?”小翼虽不言语,但我看到他眼神里也带些关切。   “我解开乔钦的魔法,他现在又和以前一样,当我是路人。”雅文叹息。   小翼眉头微蹙,一脸疑惑:“干吗解开他魔法,我知道那种魔法药水一旦施用,他会对你忠心不二,爱你到老死,你说什么他都会听。那不是你所期望的?”   我也大奇,不明白为什么雅文会如此做,但雅文的回答却出乎大家的意料。   她苦着脸:“我腻了,乔钦对我那么好,每时每刻都恨不得跟在我身后,随时都会说些甜言蜜语哄我开心。开始,我的确觉得幸福。但是,慢慢就觉得厌烦,就好象你原本喜欢吃巧克力,偶尔吃会觉得味道很好,但如果每天每时都让你吃,你会觉得甜腻,恶心。”   黑猫阳光同情的喵了声,跳上她膝盖,伏下身子,雅文轻抚猫背:“当乔钦变得比我的阳光还要忠实,比万能胶还要粘人,我就开始讨厌他。讨厌他每天早晨比闹钟还早出现我面前,讨厌他讨好的笑,讨厌他不停打电话给我。所以”她说出结局“我再也受不了,就解除了他的魔法。然后,他头也不回的离我而去。可是,乔钦就那么走了,我又觉得有那么点失落。”   琪琪张大口几乎合不拢,而小翼翻翻白眼,一副受不了的神情。也许太容易得到东西不会让人值得珍惜,无论人事物都是如此。而且感情毕竟不是其他东西,利用魔法得来的只不过是虚假,并非出于人心甘情愿。    雅文说罢挥挥手,如同挥掉过往,很感慨的口气:“算了,算了,从今后,我都不会再试,用魔法得到爱情,来得容易去的快啊。”然后,她笑嘻嘻的注视我:“小曼,你倒是幸运,永葆青春哦,啧啧!”但她那副口气完全没有羡慕样子,接着又瞥了眼小翼“没想到小吸血鬼难得也有善心的时刻。”我只得在旁苦笑。   小翼面色顿时尴尬,眼珠骨碌一转,已然用善解人意的口味建议雅文:“瓦魯布爾奇斯的女巫夜宴你恐怕还赶得及,何不快快骑上你的扫帚去参加?”   说到这里,小翼和琪琪哈哈大笑起来,琪琪甚至笑倒在沙发上起不来。   雅文噎住,咬牙切齿怒视小翼:“小吸血鬼,等着瞧,终有一天我会钉死你。”   琪琪好不容易忍住笑,悄声在我耳边说“雅文有恐高症,不敢骑扫帚。”我忍不住也哈哈大笑起来。   雅文满脸涨的通红,目光从我们脸上扫过,从沙发上跳起身,没好气的对黑猫唤道“阳光,我们走,这一屋吸血鬼没一个知道礼貌为何物。”随着大门再度传来砰的巨响,这个可怜的女巫终于再次被气跑了。  月色如水,泄了一地的银,末班车回家的我来了闲情逸致,一边喝着西瓜汁啃着面包,一边坐在路边长椅赏月。小翼和琪琪今天去雅文那里玩了,算是放我一天假,可以悠闲的解决晚餐,而不必急着往家赶。   今天是周末,大概是阴历十五,所以月亮那么大,那么圆,若是能飞上去该有多好。我胡思乱想着,夜风吹来,吹乱我的发,凌乱拂过眼睫,不自觉的闭了下眼。   “小姐,几点了?”身旁突然传来一声问话。   我吃了一惊,睁眼望去,身边多了个穿黑风衣的男子,五官深刻,象是混血儿般俊美,正用探询的目光望着我。   抬腕看了下手表“10点50,马上快11点了。”原来都这么晚了,自己都没发现。   他微微一笑,在我身旁坐下,舒适得靠着椅背,抬头看天际:“今晚月亮很美。”   我暗生警惕,半夜三更出现同我主动搭讪的男子,怎不让人疑心。虽然我现在身份不同,已经是吸血鬼中一员,但小翼早就警告过我,因为我不是天生的吸血鬼,而是通过初拥方式变成的,必须要经过一个过程。在由人转变为吸血鬼的过程中,我得能力渐渐增强,即使到最后完全成为吸血鬼,能力同小翼他们毕竟不能同日而语,相差多多。   依着我对自身转变能力的估计,我得体力同精力大大增强,但对付一个壮年的男子,不知会是怎样,鉴于前车之鉴,还是躲为上策。   我偷偷瞥了眼身旁男子,他似察觉般转头同我善意一笑,“我也好久没看到这么美的月色,现代人太过忙碌,生活节奏一快,就会忽视身边美好的事物。”   那一刻,我突然发觉他的眉毛粗黑,但却不是真,而是画上去的。他敏锐的发觉我得目光,摸了下眉毛,淡淡解释:“天生没有眉毛,后天只得多费功夫。”   “其实有没有眉毛并不妨碍什么。”我安慰他。   他无奈苦笑:“在意他人眼光,只好委屈自己,不想成为白鸽群中唯一得乌鸦,随大众那是顺利生存得前提,我不想成为旁人眼光焦点。”   谁不是如此,虽然身为吸血鬼,还不是得每天辛苦上下班,掩饰身份,让自己顺利得生活下去。   我赞同得点头,“群体生活,难免如此,哪能任自己随心所欲。”一席交谈,心里警戒慢慢放松,不过是个过路客罢了,与陌生人诉两句苦,发泄一下。   面包已经吃完,我喝着瓶里得西瓜汁,最后一口,呛了一下,撒了些许在白衬衣上,红色西瓜汁慢慢在白色上晕开,我心下有些懊恼,忙用餐巾纸擦拭。   “红的象血般。”他突然冒出一句。   我没好气回复:“那是西瓜汁。”   他微微一笑,不再言语,我只顾埋头处理衣服污渍,等到终于无奈放弃,抬头才发觉那男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看着衣服上一摊污迹,哪里还有心思赏月,扔了垃圾就往家赶。   回到屋里,发现小翼和琪琪还没回来,开了音响,shania twain的慵懒嗓音低低回绕在小屋,“You’ve got a way with me。Somehow you got me to believe。。。。。”   我哼着音乐把两个小鬼摊了一地得东西收拾好,又为自己倒了杯红酒,坐在沙发上舒服得叹息,酒意微熏,有些迷迷糊糊,合眼蜷缩在沙发上快要睡着。   厨房间传来细微声响,我微微蹙眉,该死的老鼠又在闹了,明天得问雅文借一下阳光才好。朦胧间,似有黑影在我眼前,我睡意惺忪想要努力睁开双眼探个究竟,突觉脖子后面一疼,似乎有什么东西咬住我得脖子。   疼痛令我顿时清醒过来,想要挣扎着起身,但偏偏动弹不得,耳边听到吸吮与吞咽得声音,我惊恐万分,糟糕,该不是吸血鬼在吸我的血吧,多讽刺,我现在可也是个吸血鬼,在极度恐惧中,我昏了过去。   “砰”门大力撞在墙上得声音,令我惊醒,只是眼前一片昏花,隐约看到一身黑袍的雅文手里拿着的魔杖发出白光,直向我这里袭来,小翼与琪琪分站在雅文两旁。我想要叫出他们名字,但却用不出一丝力气,眼前一黑,又昏了过去。   我似是睡着了,又象是清醒,我听得琪琪小翼他们只字片语飘入耳际。   “。。。。失血过多,怎么办?”   “恐怕。。。。”   “只有这样。。。”   我只能听见那些言语,却似乎不能理解它们得含义,我只觉得累,疲惫无力将我向下拉,我感觉下坠,下坠,不断向着愈来愈深处下坠。。。   透明,闪亮,长方形得发光体在黑暗中放射光芒,我觉得刺眼,闭了闭眼,才看清楚,原来那发光得物体是一口透明得棺材,而在里面躺着一个长发披散,着白色长裙的美女,纤白柔美的手静静平放在腹部,银色项链上坠着一颗硕大无比的红宝石,搁在胸口位置。   没有一个合适的形容词可以形容那名女子,美丽只是表象,但即使她闭着眼,似乎也能联想起她明眸如天上星辰,微笑令月光黯然的绝色。她高贵的象是一个公主,等待着朝臣的拜见。   “你是血族的新成员?”一个女子温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吓了一跳,环顾左右,却没发现旁人。   一阵清柔的笑声:“我正躺在你面前,不必怕。”   我顿时醒悟,原来是那水晶棺中女子在与我对话。“你是谁?”   “你会知道我是谁,记着通知其他血族成员,小心魔党,他们秘谋破坏6条戒律,甚至打算加害密党联盟,告诉他们,总有一日莉丝会回来。”  “什么是魔党?密党又是什么?”我忍不住问道。   我听得那声音轻轻叹息一声,顿了顿同我解释:“盖隐创造了第2代的吸血鬼。而它们有13个后代。这第3代正是诺亚大洪水的幸存者,它们建立了13个大氏族,后来叛变并灭了第2代吸血鬼。古代的第3代号称拥有能与神相比的力量。 而数千年後的今日,吸血鬼的血脉已经到达第十叁至第十五代了。在中世纪以前,吸血鬼成员由於拥有特殊异能和不死之躯,通常可以成为一方霸主,甚至互相争权并造成一般人的恐惧。直到十四世纪左右,天主教廷宗教审判所确知吸血鬼的存在,随即大肆进行补杀。 虽然吸血鬼拥有异能,但是任何一名吸血鬼都无法同时阻挡千百名凡人的合作威胁。於是吸血鬼的生存陷入空前危机。为了因应恶劣的局势,当时的几个吸血鬼氏族不得不进行结盟,於是产生了Camarilla(密党)盟派。”   那是我第一次听闻血族的历史,原来是人类的团结协作才将称霸一时的吸血族逼得隐入地下。   “密党之外的另一个盟派是魔党(The Sabbat)。虽然每个氏族都可以加入魔党,但主要是由两个氏族所控制。魔党是卡玛利拉的宿敌,他们不承认避世的教条,他们以恐惧、武力和威胁作为统治方式,魔党会将新加入的吸血鬼活埋,造成其恐惧,并再以仪式和血系(Blood Bound)加以控制。魔党还将人类视为低等动物,随意驱使残杀。”说到这里,那女子声音蕴了些焦虑“千万记着我的话,尽快通知其他血族成员,切记切记。”   我还想问得更仔细些,然而一道白光向我射来,我本能用手挡住那光线,然后忽觉身体一沉。   “好了,好了,总算醒过来,没大碍。”耳边传来小翼如释重负得声音。   眼皮沉重得似被粘在一起,我用尽全力好不容易才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小翼和琪琪焦虑的脸,雅文舒了口气,嘴角漾上丝笑意:“死里逃生,万幸。”   琪琪大大眼眸中尚泪光闪烁,但肥嘟嘟脸上已经展开笑颜:“小曼姐姐,你可吓死我了。”   心下不由一阵感动,“我。。没事。”   小翼不屑的哼了声:“这么笨,怎会招惹到德勒得这个怪物。”但眼神里闪现得关切却怎么都掩藏不住。   体力似乎渐渐回复过来,我有力气提出疑问:“德勒得是什么?”   琪琪眼里闪过一丝惊惧,望了眼小翼,才告诉我:“那个怪物是以我们血族得精血为生,是依附血族生存得‘吸血鬼’。他同人类很相似,但最明显得特征是没有眉毛。”   我打个寒战,顿时记起那个穿黑风衣得男子,必定是他了,没想到令常人惊惧得吸血鬼也有他们得天敌——德勒得。   “雅文,是你救了我?”我感激地看向雅文。   雅文笑着摇头,指着小翼:“是那小吸血鬼感觉不对,着急让我穿着巫师袍过来,幸亏即使赶到,否则哪救得了你。”   小翼脸色有些忸怩:“你是我后裔,血脉相通,所以我能感应到你的危急。”他又一把拉过琪琪:“琪琪也帮了大忙,否则你会因失血过多而死。”   我一脸疑问,琪琪胖胖小手得意的点着自己鼻子:“多亏我神不知,鬼不觉的从附近医院偷来血浆,小曼姐姐,我很能干吧。”   原来如此,我感激的坐起身搂住琪琪:“谢谢你,琪琪。你们帮我输血一定很累吧。”   小翼和琪琪对视一眼,捂嘴偷笑,雅文心直口快:“什么输血,他们把血浆从你口里灌下去,吸血鬼本来就是直接喝血的啊。”   我脸色一僵,顿时觉得反胃,恶心。   小翼忙岔开话题:“难道你不想知道吸你血的德勒得怎么样了?”   果然,我立刻被引开注意“他是不是被打跑了?”   雅文得意洋洋,同我展示她的巫师袍:“那是当然,我向他施了离魂咒,他现在只会以为自己是个普通人,再不会危害其他吸血鬼,算起来,我也为吸血鬼做了件好事。”说着,她有意无意的朝小翼望去。   “记得在你羊皮影子书上添一笔,那方法是某个小吸血鬼传授给你的。只不过因为他自己法力对德勒得无效,才需外人帮忙。”小翼不慌不忙冷冷反击。   雅文受不得激,被撩拨出怒气:“小吸血鬼,知不知道到谢谢两个字怎么写?”   “我向来只需说不用谢就可,所以那两个字你留着自己用吧。”小翼做个鬼脸。   雅文顿时无语,瞪着小翼说不出话来,阳光同情的喵了声,走到雅文身旁轻轻蹭着她的腿,暗示主人可以走了。   “还是阳光聪明,知道和你们没道理可说。”雅文气冲冲的走了,临走不忘重重甩上房门。   琪琪同情的叹息:“雅文姐姐真是可怜。”   小翼脸颊浮上胜利的笑颜,漫不经心总结:“只有弱者才会得到同情。”真是人小鬼大。   窗外月光依旧明亮,是个恬静的夜。但我突然涌上一阵不安,仿佛是暴风雨前短暂的宁静,在表面的安定下,隐藏的不知到底是些什么。想到此处,我轻轻的蹙起眉。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吸血鬼的后裔(上)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583.html
上一篇:蒙娜丽莎的手    下一篇:铁血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