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小镇上的阴霾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0-01-25
  秋末的一天,巢口镇上有一个名叫箐箐的少女突然莫名其妙地失踪了,人们到处寻找也没找到她,后来有人猜疑,说可能是被附近山上的怪兽叼走吃了,可是一个十七八的健康女孩,怎么会那么容易被叼走呢,况且是晚上睡在自己家里,早晨就没人了,家里人谁也没听到什么声音。有人说,既然没听到声音,也可能是她有意躲着家人逃到外地去了,因为她家人说过,女儿曾经想外出打工挣钱去,但是家人没有同意。不管怎么说,反正箐箐失踪后再也没有回来。箐箐的父母想女儿想的吃不下睡不着,后来又突然得了贫血症,随即前后离开了人世,死的时候夫妻二人的血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干了似地,尸体白得吓人。过了几天,住在巢口小镇上的一些居民,开始莫名其妙地了患上了一种贫血症,病情来势很凶猛,这些人几乎都是在一夜之间变得脸色苍白,头昏眼花,无力劳动了,经当地的华医生检查,初步认为是患了严重缺血症,情况和箐箐的父母生前基本相同。患病的人数在不断增加,而且,都害怕自己会象箐箐父母那样,很快就死去,镇上的人们对此毫无办法,最后就连镇上的华医生也未幸免,他这种突然降临的灾难同样是束手无策。就这样,小镇上很快就被阴霾所笼罩,人们情绪紧张,议论纷纷,有的说这是吸血鬼在作怪,有的说事箐箐父母的阴魂不散所致,也有人说,可能是当地水土受到了某种污染的原因,总之说法不一,但没有一种有根据说法。大约过了半个月,镇上的情况才开始有了好转,患贫血症的病人不再增加了,有些早期的病人身体也稍有好转,再没有人死亡。人们推测这可能是一种特殊的突发疾病,所以,镇上居民们的心也平静了一些。 然而,巢口镇并没有因此而平静多久,人们万万没想到更大的不幸降临了。这天清晨,镇上的一对年轻夫妇一觉醒来,发现他们一岁多的婴儿不见了,急的夫妇两人不吃不喝找了一天,几乎找遍了全镇,询问了镇上所有人家,也没能找回他们的孩子,天黑以后,夫妇二人精疲力竭地回到家里,晚上哭了一整夜,第二天就都病倒了。镇长和几个人一起来关照夫妇二人,向他们寻问情况,失去孩子的夫妇都说,不知道孩子是怎么失踪的,我们睡觉前孩子还好好的,夜里醒来就发现孩子不见了。镇长等人无奈,安慰了几句便回去了。可是,第二天凌晨4点多,又有一家人发现他们不到3个月的婴儿神秘地失踪了,任凭镇上的人们如何寻找都毫无踪迹,丢失孩子的夫妇难以承受失子的打击,精神失常了。这一来,全镇的人们都紧张得不得了,特别是那些有婴儿的家庭,整夜不敢睡觉,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生怕被什么东西突然抓去。可是即便是如此,那些有婴儿的家庭仍然没能摆脱厄运,几乎每隔一两天就会有一个小孩失踪,年龄都在0到3岁之间。小镇上的人们变了,有人疯狂诅咒,有的人胆怯不敢出家门。接到报案的当地民警,在现场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因此显得无能为力,他们只得商议另想办法。数日后的一天清晨,天刚蒙蒙发亮,镇上华医生15岁的儿子华小居,突然感到下腹部一阵疼痛想拉肚子,他急忙起身穿衣出了屋,独自一人来到街上,一看外面起了大雾,周围几乎什么也看不清,厕所离他家还有一段路,他双手捂着肚里忍着痛朝厕所疾走而去,刚一拐过街口,就听到靠近厕所墙根处有淅淅梭梭的声音,像是什么动物在吃东西,他小心地向前走近了些,透过迷雾,他朦朦胧胧地看见墙根地上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又向前走了几步,发现像是一个人蹲在那里。只见那人背对着他低着头两手在胸前,正在大口地吃着什么。猛然间,一股血腥味钻进小居的鼻孔,他感到有点恶心,心情随之紧张起来。就在这时,那人似乎感觉到了身后有人,一下子转过身来,雾气中小居看到了一张苍老变形且又人不人鬼不鬼的脸庞,它手里竟拿着一个吃剩下的婴儿小腿,嘴上沾着鲜血,一对小眼睛发着绿光直视着小居的脸,好可怕呦!。小居想逃,可是腿有点不听使唤了,他睁大两眼站在原地望着对方,浑身都在打哆嗦。片刻,只见那个家伙使劲咽了一口,看着小居摇摇头自语道:嗯,这个太大了,说完把手中的婴儿小腿放进嘴里,嚼了嚼后就咽了下下去,然后起身穿过墙壁就不见了。小居吃惊地看着地上,没有任何遗留物,也没有血迹,甚至连刚才的血腥味也没有了,这里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由于肚子很痛小居来不及多想,赶紧进了厕所。从厕所里出来后,小居想:难道刚才是自己的幻觉吗?不会吧,他来到刚才那处墙根处仔细看看,那里真的什么也没有。周围的雾还是那么大,他边想边朝家走着,忽然,他听见一阵凄惨的哭喊声:我的孩子没啦!我的孩子没了啊!小居心里咯噔一下子,他停了下来,意识到自己刚才所见不是幻觉,而是那个经常偷小孩吃的妖人正在吃偷来的婴儿,天呀!竟然会是这样。小居觉得应该赶快把刚才所见告诉人们,可是又一想,自己无凭无据谁会相信呢?再者,如果丢小孩的人听说自己的小孩被妖人吃了,会更加悲痛。还有,万一那个妖人因此报复自己怎么办呀?想到这里,小居带着沉重的心情默默地回家了。大雾逐渐散去,中午,小居放学后,华医生对他说:镇上昨晚又失踪了一个刚出生几个月的婴儿,你要小心,晚上不要出去了。小居“嗯”了一声,没有说什么,他本想把自己亲眼所见告诉爸爸,后来他改变了主意,因为他打算今天晚上再出去一趟,看看那个地方还有没有妖人出现。当晚,小居躺在床上寻思着:那个老怪脸长得蔫巴巴十分苍老,虽然有个人形,可根本分不清男女,真太可怕了,莫非那些失踪的小孩都是那个老怪偷走吃掉的,还有,今天早晨那怪人竟然穿墙消失了,如没有妖术怎么能穿墙呢?!嗯~或许那处墙壁有机关,真是的,早上我怎么没有仔细看看那儿的墙壁呢?小居越想越睡不着,他知道,第二天是周末,反正明天学校也不上课了,小居决定等一晚上,第二天早早的出去寻找妖人的踪迹,争取拿到证据,这样镇上的人就不会存疑了。小居怕爸爸发觉,黑着灯,等呀等,终于他看到外面的天空不再那么漆黑了,他看看夜光钟表,4点多了。他慢慢地下了床拿着已经准备好的手电,轻轻地走出了家门。外面和昨天一样仍然有雾,只是比昨天小了一些,小居顺着原路来到位于厕所旁边的墙根,他打开手电照着那处墙壁,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他又用手摸摸墙面,冷冰冰硬梆梆的根本不可能穿越,可是昨天清晨他看到那个老妖人就是钻进墙里才不见的。小居并没有因此泄气,他准备在附近走走,再观察观察,他关闭了手电,朝昨晚失踪那户人家住处走去,他独自一人在那家的附近察看,希望能发现什么,可是他发现那户人家大门紧闭,墙和屋顶上还有铁丝网缠绕,一般人几乎无法潜入。夜雾中,小居感到迷惑不解,虽然他看过一些鬼故事,但是他不相信现实中会真有什么超能的东西存在,比如飞檐走壁,地遁穿墙,他认为现实中都是不太可能的事,可是昨天早晨自己亲眼所见,又怎么解释呢。小居边想边注视着周围,希望再次发现妖人,即便是得不到证据,也能证实自己昨天早上所见的一切都是真的。但是,周围静悄悄的,没有动静,也没有其他人影,只有小居一个人,他躲在昏暗的房檐下的一根水泥柱后面注视着街上,可是就是不见那妖人的踪影。小居心想:那老妖就算真的出现,自己又能做什么呢,老妖既然敢吃人,而且还会穿墙术,自己怎么能是它的对手呀。想到这里,他不免又有点害怕了。你在等我吗?突然,一个声音从小居身后传来,吓得小居“啊”了一声,猛地转过身去。你是谁?小居惊恐地望着身后的黑影脱口问道。对方回答:我就是昨天你看到的那个人。小居仔细一看,原来真是那个恐怖怪人啊,看来它又是穿墙过来的!此时,兴奋与好奇淡化了小居原有的恐惧,他鼓起勇气问道:你是男是女?又是人是鬼呀?怪人说:我即是男也是女既是人也是鬼。小居试探着继续问:镇上的小孩都是你偷走吃掉的吧?你~你为什么要吃人啊?哦,你说小孩呀,妖人回答,不错是我偷吃了几个小孩,因为吃小孩能使我要变得年轻,所以我才那么做的,不过,我现在正准备吃些大孩子,来补充一下我的能力。小居听罢又惊又怕,心想:看来这家伙一定是吃人妖怪了,事情不像自己预想的那么简单,我肯定不是它的对手,不如先逃命为妙。想到这儿,小居转身要跑,刚一抬腿,就被怪人一双大手抓住了,随即“呼”的一下子,小居感到自己的身体被拖到了高空里,周围都是云雾,他什么也看不到,只觉得自己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小居感到一阵眩晕后,被带进了一个不为所知的地方,一个奇怪的大房间里,这里像是另一个世界。小居的思维还算清醒,他慢慢地从地上站起来,看到房间内有一个小水池,仔细看那水池里面,竟然浸泡着七八个小孩的头颅,和各种骸骨,而靠墙还有几个圆桶,在一个架子上放着许多瓶子,里面盛着红色液体。这一情景令小居内心深处十分恐惧,但他尽量表现出无畏的样子。那个可怕的妖人又出现了,小居叫道:你吃了那么多小孩,为什么还要吃我?怪人说:你怕什么?我还没吃你哪!小居问:那你要干什么?怪人说:我是要告诉你,生命是可以制造的,当然也可以吃掉了,难道你没有吃过肉吗?小居听了急忙辩解:我~我可没有害过生命。怪人道:是肉的食物都是由生命而来,动物本来就是互相吃的嘛。小居疑惑地问,你对我说这些做什么呀?哼哼,怪人冷笑两声,从墙边拎过一只圆桶,小居一看,桶内盛着肉质物。怪人说:这桶里面盛的是由生命死亡后留下的肉质,是搅在一起的,包括人肉在内的多种动物的肉,现在,我可以将这些肉质重新变成生命,让你看看。说着妖人又从架子上拿下一个盛着红色液体的瓶子,它说:这保鲜瓶里装的是新鲜人血,肉里面流着鲜血就是你所说的生命形式,我现在把血倒进这桶肉中,你注意看,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妖人说完打开瓶盖,把里面的血液全部倒进了那个肉桶内。小居睁大眼睛注视着桶内。片刻后,果然,那桶里面的肉开始向外涌动,慢慢地竟变成了一个人的上半身……。小居仔细看着~看着,忽然大吃一惊,原来这人和他的好朋友穆里长的一模一样!小居心想: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怪人杀了穆里吗?要真是那样……小居难过地流出了眼泪。怪人说:看到了你的朋友你很伤心是吗?来,再试试这瓶血,怪人说罢又选了一个血瓶,并很快地把里面的血浇在了下半身也即将变化成形“穆里”的身上。很快桶里的肉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小居看出来了,是匡生,一个在镇子上横行霸道的家伙。小居看了又气又怕,他冲怪人喊道:你,你怎么能让这种人复生啊?怪人笑道:不用怕,你再看看这瓶血的效果。说完,怪人把另一瓶血液倒在了“匡生”头上,转眼间一个和小居一模一样的人从圆桶内走了出来。他,他,你,你,小居吓得语无伦次,边说边往后退。他瞅瞅那个自己,再看看旁边站的妖人,自己连声音都变调了:你们要干什么啊?怪人两眼盯着小居:我要放着个“小居”回家,把你留在我这儿。  小居质问道:你要骗我的家人?怪人不耐烦地说:怎么是骗呢?他和你完全一样嘛。那你留下我想做什么?做一个心理实验什么心理试验?你就会知道的,怪人说完走出了房间,另一个“小居”也跟了出去,留下了一个空桶。现在房间里只剩下小居一个人了,他环视了一下四周,感到这里更加可怕了,他走到架子前面,看着上面那些盛着血液的瓶子,联想到镇上很多居民曾一度患上过严重贫血症,他猜想,很可能和着个怪人有关系。他看着看着,发现其中有一个血瓶样子有点与众不同,他小心地拿起了那个瓶子,心想:如果把里面的血液倒进另外一个肉桶里,那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呢?他拿着血瓶,心情十分紧张地朝肉桶方向走去,就在这时,房间的门忽然开了,一个妖艳少女走进了房间。小居停下脚步惊讶地问:你是谁?少女答道:我就是刚才那个怪老人,你不认得我了吧?不可能!小居摇着头说。怎么不可能?少女坚定地说,因为我吃了婴儿,所以我会越变越年轻,现在正是我年轻时候的样子。小居眨眨眼问:这么说,你原先是个女的啦?不是呀?那少女说,是因为你是男的,我才变成了女的,如果你是少女的话,我完全可以变成一个男的,一定会是英俊少年了,当然,如果需要,我也可以变成一个老头或是老太婆,我甚至还可以变成一只人的宠物,只要对方高兴,我会尽量变成对方所喜欢的生命体,其实我很温柔,现在你是不是有点喜欢我了呢?听了这些,小居感到有些想吐,他摇摇头回答:不!你让我感到恶心。话音刚落,少女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她生气地咬着槽牙,两眼盯着小居手中的血瓶,片刻后,她目光移到小居的脸上,冷冷地对他说:我警告你,在我回来之前你最好什么都不要做,你拿的那瓶血液不能用随便用!明白吗?否则的话……说到这里她故弄玄虚地“哼”了一声,便转身出了房间。房间里又只剩下小居一个人了,小居犹豫起来,他想:自己手里拿着的这个血瓶,本来是想把里面的血液倒进其中一个肉桶里,可是妖人变得少女临走时警告说,“让我什么都不要做”,很显然,她看到了我拿的血瓶后才这样说的,这瓶里的血液与其它瓶里的血液到底有什么不同呢?还有,这个妖人真是神通广大,不仅能穿墙而且还能变身,只是不是一个好人,因为它吃人吸人血,真不知道它会把我怎样?它可能到处吸血,自己手中拿的究竟是一瓶什么动物的血呢?总不会是魔鬼的血吧!嗯,就算真是魔鬼的血,我也要试一试。想到这里,小局的好奇心居然战胜了恐惧心理,他拿着血瓶走到一只盛着一些肉的桶前,他看不出桶里面是些什么肉体,他打开盛血的瓶盖,回头看了一下,然后把里面的血液全部倒进了那个桶里,接着急忙后退一步。桶内的肉体开始发生剧烈的变化了,小居的心情随着桶内肉体的变化,也越发紧张和激动了。慢慢地一个人形呈现出来,人形由小变大,当变得如同真人大小时,小居看到,竟然是一个陌生面孔的少年男子,只见少年一抬腿从圆桶里走了出来,尽管变出来的并不是什么魔鬼之类的东西,可小居还是吓的后退了好几步。那个少年莫名其妙的看看小居,然后开口问道:我是谁,怎么会在这里?少年男子的说话声像是一个女孩的声音,小居听了很奇怪,他迟疑地反问:你……你难道不知道自己是谁吗?少年摇摇头:不,你快告诉我,我怎么会在这里呀?小居听了真不知道如何回答好,他试探着告诉少年说:是……是这样,刚才你还……还是你身边那个桶里的一堆肉体,是我把一瓶红色的液体倒在了里面,桶里的肉立刻就发生了变化,很快就变成了你。你说什么?少年看看身边的圆桶又看看小居,再看了看小居的手里还拿着的那个空血瓶,吃惊地问:你说我是一堆肉变得吗?小居点点头“嗯”了一声说:是啊,我没有骗你的。没想到少年听了这话,脸色瞬间大变,他愤怒地说:你……你在拿我做实验!不,小居解释道,我也是被妖人抓来的。少年不信,他摇摇头声音尖利地说道:一定是你把我骗到这里来的,你是个恶魔,我要杀了你。说着,少年竟迅速拿起身边的大木桶,狠狠地砸向小居。好大的力气呀!小居看到后来不及解释,猛一闪身,侥幸躲过一桶。木桶摔在地上碎成好几半,小居丢下手中的空瓶,正准备反击,可是那个恶少年早已举起了另一个木桶朝他打来,其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小居没能彻底躲过这一桶,被打倒在了地上,他的头和肩被打伤了,头上流出鲜血,小居倒在地上惨叫着不能起身。那少年像疯了一样,又窜到墙边拿起一个盛着肉的大桶,来到小居身旁,双眼怒视着受伤倒在地上的小居,心中像是在诅咒,他两手把木桶高高地举过头顶准备砸下去……。这么大的木桶,无论砸在小居哪个部位,他都难以活命。 危急时刻,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了,声音惊住了少年,门口正对着少年,他的手停在了空中。小居一看,进来的又是那个妖人变得少女,只见她张开嘴露出了尖利的牙齿,扑向少年,就在少年迟疑的一刹那,少女已经冲上去将少年扑倒在地,并且咬住了他的颈部,拼命地吸着他的血。小居忍着伤痛,挣扎着站了起来,再一看地上的少年,已经变得血色全无。此时,妖女也站了起来,她擦擦嘴边的鲜血,责怪小居道:我对你说过,在这里你什么都不要做,可是你没有听我的话,你知道那是一瓶什么血吗?那是一瓶人血和野兽的混合血液,我还没有拿它做过血与肉结合的试验,但我知道由此变化而来的生物,无论它的外形如何,都肯定具备野兽的特性,我都不敢轻易做的事情,你居然做了……。小居打断妖女的话质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在巢口镇上作怪?妖女回答: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我是许许多多怨灵的聚合体,我需要吸血才能生存,特别需要吸人血,我曾吸食过一些住在发达城市的人血,但是那里的人,血液中的人工添加剂太多,非但对我无利,还差点让我中了毒,后来我发现,你们这个地方的人血液不错,纯天然没有污染,所以我才选中了在这里吸血生存。小居听罢怒道:原来你真是一个吸血鬼。妖女说:可以这么说,但是你要知道,如果刚才我不帮你,你就会被你合成的那个野蛮少年活活打死,你应当感谢我才对呀。小居平静地说:也许你不应该杀死他。为什么?妖女说,难道你没感觉到他是一个野兽吗?小居看看地上少年的尸体,气愤地说:不错,他是一个比野兽还疯狂的家伙,但你不要以为你救了我,我就会站在你的一边,不会的,因为你是一个吸血鬼,你吸了巢口镇多少人的血,又吃了多少个小孩?我恨你,我是不会原谅你的!妖女听后又恢复了可怕的原样,它愤怒地说:哼,没有情意的家伙!现在不需要你原谅我,而是我已经不想再原谅你了,本来我是想救你,那是因为我需要你的爱,如果你能给我爱的话……但是你很令我失望,你知道吗?在你之前我曾劫持过镇上的一个少女,我则变成英俊少年,向他求爱,结果令我大失所望啊,我一怒之下把那个少女变成了一桶人肉,然后又吸干了她父母的鲜血,我才稍稍消了些气。小居听罢想起了镇上失踪的女孩,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你害死了那个女孩和她的父母啊!我一定要阻止你继续伤害无辜,你这如此残忍的妖人无论变成什么样子,也不会得到爱的。是吗?妖人冷笑一声,哼哼~那你就去死吧!说完,房间瞬间不见了,妖人腾空扑向小居,抓起他抛向空中,小居身体失去了控制,他感到身子在迅速地向下坠落~~不断的坠落,心想:照这样的速度落在哪里也是难免一死。 小居闭上双眼等待着最后时刻,他耳边风声呼呼作响,忽然,他感觉下落的速度减慢了许多,他很奇怪,刚想睁眼看看是怎么回事,身体就摔在了地上,痛得他大叫一声,趴在地上不动了。稍后,小居听到有人说话声:怎么回事?我听到外面“咚”的一声……。小居开了双眼挣扎着站起身来,他看到了熟悉的环境,心中惊讶万分:怎么,自己没有摔死,而且还落在了自家的院里呢?这时,房门开了,小居的爸爸华医生谨慎地走出房间,身后还跟着妖人送回来的那个假小居。华医生看看脸上带血的小居,又看看身后的小居,不由得一愣,他指着真小居颤抖着问:你……你是谁?从哪里来的呀?小居听了心中一阵难过,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妖人搞得鬼,但他一时真不这道怎样才能让爸爸相信他。 假小居趁机钻空子道:我家的院门关的好好的,他怎么突然间就跳进来了呢?肯定不是好人啊。小居的爸爸听了后,心想:这些天镇上尽出些凶事怪事了,现在又从天而降一个和自己儿子长相穿着一模一样的人,这是怎么回事呢?小居见爸爸疑难,就把自己的遭遇简单说了一遍,华医生听完愣了一会儿,然后摇摇头表示不相信。小居说:爸爸,我才是你的真儿子,你身边是假小居,他是妖人变出来骗你的,我真的被妖人劫持了。你胡说!假小居没等小居的爸爸开口就争辩道:你才是妖人变的呢!你是想来害我们,我不会让你得逞,说完就跑出院外喊了起来,说是有妖人在他家院子里,结果,附近的人们都惊动了,人们呼啦一下子围住了小居家的院子,接着冲进几个人来就要抓小居,任小居怎么解释也没人相信他的话,结果,最后经小居的父亲华医生同意后,人们用绳子把小居捆了起来,并把他关进了街上一间没人住的小屋里。夜晚,小居一个人呆在屋里,感到十分痛苦,那个妖人的欺骗使他受到了莫大的冤屈,所有的人,就连父亲都不相信他了,想到这些,饥寒交迫的小居难过的哭了起来,哭着哭着,一阵阴风刮进屋内,小居浑身打了个冷颤,他感觉外面有些异常,停止了哭泣。果然,门慢慢地开了,月光射进小屋内,那个可怕而熟悉的影子走进房间,又是那个妖人,小居这回真的害怕了,因为现在没有人愿意帮助他。那个妖人阴森森地对小居说:怎么样,你不站在我的一边,就是这样的下场,已经没有人相信你的话了,你不给我爱,别人都不会帮助你。小居哆哆嗦嗦地问:你……你要干什么? 我要你把心靠近我的心,并且真心实意的说你爱我。 你……你太可怕了这好办,我可以马上变做一个美女。即便是那样我也不会爱你,因为你吸人血还吃人。我吃的都是些坏人啊,吸的也是些坏人的血。镇上的女孩还有她的父母怎么会是坏人?女孩和我做对,她和她父母也曾做过不少坏事。他们做什么坏事了,你说清楚?唉~有些坏事是很难说清楚的,正因为这些坏事说不清楚,所以做这种坏事的人才能逍遥。那……那些婴儿还不懂事呀,他们什么也做不了,你也吃了他们?哦,其实,那些婴儿中我只吃了一个,其它的婴儿我正在我没有吃,如果你或是有人真心的对我说爱我的话,我就把剩下的婴儿放回去。你吃了一个婴儿也不行啊。我有预感,那个婴儿长大后会做很多恶事,我是为了人们今后的幸福平安,才吃掉他的。小居听了连连说道:你胡说,你胡说!我不信。妖人没有变成美女,它怒道:“我本来以为你是一个可爱的人,可是你愚蠢固执,我已经对你没有多大信心了,不过我不吃你,因为你会被人误解而杀死的,只有我能救你,在给你一次机会考虑一下,若执迷不悟继续与我敌对的话,我就走啦,到时候,你就只能在这里等死了”。小居盯着妖人那可怕的身影,心想,要是让它跑了,我就没有证据证明妖人的存在了,那样,镇上的人真的可能会杀死我的,不行,哪怕是死我也要死死地抓住这个妖人……对,就这么办,想到这里,小居说:好吧,不过你的样子太可怕了,你先变成美女的模样再说好吗? 哦,这很简单,妖人说着已经变化成了一个美女的身影,她说:这里很暗,你要是能看到我的面容,你会更加喜爱我的。是吗?小居边说边鼓足勇气扑了上去,紧紧地抱住了妖人。妖女还以为小居为她动了情呢,所以没有动身。小居使劲抱着妖女,嘴里大喊起来:捉妖啊,快来,捉妖啊……。那妖人没料到小居来这一手,拼命要挣脱,可是,小居的话音刚落,外面就来了好多人,有拿着棍棒和绳子的,有拿着火把的,火光使妖女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几个人上前按住妖女迅速将她捆绑起来,妖女挣扎着现了原形:一个男不男女不女的人形老妖。 小居看见爸爸也进来了,又看见那个假小居也已经被捆绑着,小居激动地问:爸爸,怎么回事呀?你们怎么来得这么快?华医生回答:孩子,我当时听了你说的遭遇后,料定这个妖人还会回来找你,所以将计就计,假装把你关在这间房子里,我们这些人是早就埋伏好了的。哦,是这样~小居稍稍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你再也认不出你的亲儿子了哪。这时,一个村民问华医生:这两个孩子长得一模一样,你是怎么分辨出真假的呢?华医生听了说:他们两个表面上看是一模一样,但是却有本质的不同,说实话,这个假小居一来的时候我就感到疑点,我是为了稳住他弄清真相,才没有贸然揭穿他。哦~那个村民说,那你具体说说,他们两个究竟不同在哪里呢?华医生道:这就是秘密啦!两人正说着,突然那个妖人挣脱了绳索,飞跑着穿过墙壁无踪影了,远处传来妖人的咒喊:我还会回来的,回来吸干你们的血……,人们都惊讶地望着这一切,不知所措。小居扑到爸爸身上哭了起来,华医生用手拍拍儿子地背对他说:小居,别哭了,是我低估了那个妖人,它跑了,说明危险不会过去,而且危险可能变得更加隐蔽了,但是,我们有了这样的经历,是一定会战胜它的。(完)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小镇上的阴霾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576.html
上一篇:被诅咒的网吧    下一篇:拖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