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冰魄种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熊猫人 发表时间:2017-10-31

    惊魂电影院
    于洋打了个呵欠,一脸无聊地看着大屏幕上的男主人公一瘸一拐地登上了公交车。
    虽然这年头看电影是一种广受欢迎的娱乐方式,但并不是每一场电影都能吸引众多观众——比如于洋看的这一场,观影大厅里就只有他孤零零的一个人。虽然时间临近半夜,但这也有些太夸张了。
    “师傅,没乘客了还不收车啊?”男主人公这样问道。
    “末班车了,到终点我就回家了。”司机师傅这样回答。
    男主人公得到这个答案后,一瘸一拐地向后走去,找了一个没人的座位坐下了。
    于洋精神了起来,全神贯注地盯着大屏幕:除了男主人公外,那些坐在座位上的“人”全都是同一个样子,残缺不全的脑袋、血淋淋的肚皮,还有那只布满血丝但却眨个不停的眼睛。
    镜头转到男主人公的视角,他呆呆地望着在前面开车的司机,而那些“人”则全都回过头来,死死地盯着于洋。
    “我看到你了。”它们异口同声地说道。更让于洋惊恐不安的是,它们竟然整齐划一地在右脸颊上刮了一下——于洋小时候受过伤,右脸颊上有一道疤痕!
    于洋惊恐地抓着扶手,犹豫着要不要赶紧跑出去,因为这部作品是文艺爱情片,不是鬼片。
    “吱嘎”,观影大厅的门打开了,紧接着传来了慢腾腾的脚步声,一个刚刚在大屏幕上出现的声音从出口处传了过来: “我看到你了……”
    于洋吓得一声尖叫,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跑,结果被一条腿绊了一下,摔了个狗啃屎。他惊恐地回头看了一眼,结果发现大厅里竟然满满当当地坐满了“人”——全都是它!
    “祝融之火,破幻以矛!”
    随着这一声大喝,大厅里竟然凭空出现了无数红色的长矛,一根又一根地插向了座位上的鬼。这些鬼在长矛的攻击之下变得脆弱不堪,只要被刺中就立刻消失了。两秒钟之后,大厅里除了于洋之外,就只剩下无数插在座位上的长矛了。
    他紧张地咽了一口唾沫,看着还冒着青烟的座位不知所措。这时,电影里的男主人公已经下了车,一瘸一拐地走进了一条胡同。
    出口处的脚步声又响了起来,几秒钟之后,一个瘦高男生走了进来。他看了看于洋,问道: “那个鬼刚才就是冲你来的?”
    于洋点了点头。
    那个男生没再搭理他,只是扔出一张符纸,叫道:“收!”那符纸化作一片银光,霎时间便布满了整个大厅。大厅里的长矛像是被火焰融化的白雪一样,迅速消失得无影无踪。
    于洋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一直看着那个男生走了出去,才大叫道: “喂,你等等我,我觉得这件事儿……”
    '
    “这件事儿有我在就行了,不用你管。”那个男生冷冰冰地扔下一句话就走了。
    于洋气得一跺脚,追了出去。
    在你这里
    这个男生叫龙兵。他追杀这个鬼已经三年了,每一次都是差一点儿就成功了。这个鬼很狡猾,每次显形都会变出无数分身来,很难用肉眼分辨出哪个是真的。而等他破除了分身之后,它的真身早就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
    “那他为什么会找到我呢?我又没招惹他。”于洋问道。
    龙兵“哼”了一声,把一张护身符塞进一个小布袋里,扔给了于洋,才回答道:“只是因为你比较倒霉而已。它害人不需要理由,碰到谁就害谁。这个东西是避鬼符,只要你没惹到鬼,它就能保你一个月平安。一个月之后鬼肯定已经跑远了,你自然就安全了。”
    于洋捏着小布袋,目送龙兵消失在夜幕之中。他很想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可是龙兵又重复了一遍“不用你管”,把他所有的意见都噎在了嗓子眼儿里。
    接下来的一个月他果然过得风平浪静,可越临近避鬼符失效的时间,他反而越紧张起来,甚至连寝室都不敢出了。
    眼看着时间就要到晚上1 1点了,于洋的心几乎都要跳出胸膛来。他的室友倒是对此一无所知,呼噜声此起彼伏。
    渐渐地,于洋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月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淡红色,他室友的呼噜声也停了下来。一张张残缺不全的脸出现在窗边,死死地盯着于洋。于洋缩到了床边,用被子紧紧地裹住了+身体,心里不住地盘算着一会儿要怎么逃跑。他并不胆小,但把自己的身体遮起来会让他心安一些。
    突然,寝室门被狠狠地踹开了,龙兵的念咒声又响了起来:“女娲补天,石魅为线,束!”
    一道道红色的丝线射向窗外,将一个个分身捆了起来,随即爆成一团团黑气。
    龙兵阴着脸走到于洋床前,一把掀开他的被子,说道: “冰魄种在你这里?”
    “什么冰魄种?”
    “你不用管那是什么,只要知道那个鬼一直在四处寻找它就行了。那东西要不是在你手里,它不可能在这附近兜圈子,就等你护身符失效来找你。”
    于洋一脸困惑地看着他,随即恍然大悟地说道: “那东西是不是一个像白玉一样的雕像?上个月我去旅游的时候捡的。可是在那之后我就连着做了好几天噩梦,每次都是梦到白己被困在一块冰里,还被很多人围着参观,怪吓人的。所以我就把它埋在了学校围墙外的花圃里——那个鬼是在找它,我把那东西给它不就得了?”
    龙兵“哼”了一声,回答道: “晚了。那个鬼极看重冰魄种,凡是见过的人全都会被它杀死。之前我以为它只是偶然起心要害你,没想到你竟然就是它的目标。幸好今天我跟它跟得紧,不然你就死定了,不过知道东西在你手里,就好办了。”

    “怎么办?”
    龙兵又掏出一张避鬼符,扔给了他,说道:“这是我最后一张避鬼符。一会儿咱俩就去把冰魄种挖出来,你把冰魄种给我,它就只能来找我了。”
    “可它不是认识你吗?”
    “是,不过我认为它会铤而走险来抢冰魄种的。毕竟冰魄种是一种被藏起来就很难找到的东西,那个鬼只能循着人身上沾染的气味去寻找。不然你也就不会成为它的目标了。”
    于洋又想了想,犹豫着说道: “它好像挺怕你的,咱俩也不用把冰魄种挖出来,只要由我来当诱饵的话,它肯定会……”
    “不用你管。”龙兵蛮横无理地打断了他的话,一把将于洋从床上拉了起来, “你就带我去把冰魄种挖出来就行了!”
    刚愎自用
    十几分钟后,于洋从花圃里挖出一个两寸多长的东西,一边掸掉上面的泥土一边对龙兵说:“你看看是不是这个?”
    龙兵刚要把东西接过来,就听见旁边传来一个惊讶的女生声音:“于洋,大半夜的你在这里干什么?”
    于洋扭头一看,原来是他暗恋己久的班花小倩。他们所站的地方是围墙的拐角处,小倩刚从围墙的另一边转过来,正好看见他手里拿着冰魄种要递给龙兵。
    “啊,没啥,我跟我哥们儿找点儿东西。”于洋这样说着,连忙把冰魄种藏在了背后,后退几步之后就转身跑掉了。
    他们跑了好一阵,直到把小倩甩得没影儿了才停下来。可就在于洋把冰魄种交给龙兵的时候,突然听见身后响起了一声尖叫。
    “坏了,还是被她看到了!”龙兵脸色一变,飞快地掏出一张黄符,喝道,“鹤舞九天,诸邪皆避!”
    只见那黄符化作一只足有半米长的巨大白鹤,扇着烟气笼罩的翅膀就向尖叫声响起的地方飞去。
    那白鹤的飞行速度极快,短短几秒钟后就消失在二人的视线中。可就在于洋还没来得及问小倩是否能被成功救下来的时候,突然有一道黑气猛地冲上了天空。紧接着又传来一声短促的尖叫,像是小倩的喊声只发出来一半就被打断了。而等他们赶到的时候,那里只有一张落在地上的符纸和一只女鞋。
    于洋死死地攥住小倩落在地上的鞋子,刻意压低着自己的声音说道: “她被抓走了?”
    “对。”
    “因为她无意中见到了冰魄种?”
    “对。”
    “它会杀了她吗?”
    “我不知道……”
    于洋愤怒地揪住了龙兵的衣领,怒吼道:“这次你怎么不说‘不用你管’了?一个月前我要发表意见,你说‘不用你管’,二十分钟前我想去当诱饵,你说‘不用你管’。现在把别人卷进来了,你怎么不说了?要是让我来当诱饵,直接把它引出来,还会把小倩卷进来吗?”
    龙兵一把打掉了他的手,叫道:“你胆子再大,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我让你当诱饵,出事了怎么办?!”
    “那也比她一个弱女子出事强!”
    “我必须保证这件事牵扯到的人越少越好,最好所有风险都由我一个人承担——一旦出问题了,你觉得自己死掉无所谓,可是你想过你的亲戚朋友没有,想过你的父母没有?”
    “你以为你是救世主吗?你的这种想法已经把别人卷进来了,一旦你当救世主失败,就要多死一个人!你这种刚愎自用的人看似很有责任感,其实你根本就输不起!”
    这句话一喊出口,龙兵的脸色就变得煞白,他颓然地后退了一步,说道: “你放心吧,哪怕我粉身碎骨,也要保证你的安全,这件事不能再扩大了。”
    就在这时,花圃里传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一个头部残缺的鬼从里面走了出来。它十分得意地笑着,然后对龙兵说道:“我已经知道冰魄种在你们手里了,只要你按我说的做,我可以放了那个小姑娘。”
    在它说出一个地址之后,龙兵挥手打出一张符纸,那符纸化作一条闪着火光的长矛,将那个鬼扎了个透明的窟窿。然后它便化作一团黑气,飘到了空中。
    别回来
    那是一座废弃的工厂,里面连一盏路灯都没有,一片黑漆漆的厂房像一只巨大的怪兽一样,张大了嘴等着龙兵。
    龙兵用手机照着路,慢慢地向前走着。按照那个鬼的分身交代的话,它和小倩就待在第七间厂房里等着他,只要他交出冰魄种,它便会放掉小倩。

    工厂里的荒草已经长到了半人高,时不时地发出一阵“沙沙”声,好像有什么东西跟在他后面一样。
    龙兵面无惧色地走到了第七间厂房前,小心翼翼地拉开了门。门里面是一排破旧的机器,地上满是厚厚的灰尘。而在这灰尘中间,隐约能见到一排脚印:一半脚印是高跟鞋留下的,‘另一半则是赤脚的——毫无疑问,是小倩。
    龙兵沿着那排脚印慢慢向前走去,可是一直走到尽头也没看到她在哪里。于是他慢慢地抬起了头——一个像壁虎一样的人正挂在天花板上,乌黑的长发垂了下来,遮住了眼睛里的凶光。
    龙兵心里一惊,连忙将一张符纸持在胸前,喝道: “天兵降临,百邪莫近!”一阵金光护住了他的身体,随后他高高跳起,抬手便要将那张符纸拍到小倩头上。
    小倩不躲不闪,竟然发出一声野兽一样的嘶吼,随后便从上面猛扑而下,一下子撞进了龙兵怀里。龙兵被撞得摔倒在地,然后看到无数双眼睛在夭花板上闪烁——那都是那个鬼的分身。
    可是这时他已经没有心思去管那个鬼了,因为小倩又扑了上来。也不知道它对小倩做了什么,竟然让她如同疯了一样不断地攻击他,而且他的符纸对她根本不起作用——好消息是她肯定还没死,但坏消息就是他可能会死在她和那个鬼的夹击之下。
    就在他不断躲避攻击的时候,突然感觉双腿一麻,紧接着就不由自主地跪倒在了地上。
    地上亮起了一排惨绿色的小篆来,这些歪歪曲曲的篆体字只要看一眼就让人觉得不寒而栗,里面仿佛有无数冤魂在嚎叫着。
    “鬼泣哭号阵?”龙兵咬着牙问道。
    “答对了,”天花板上无数鬼的分身中传来一个空洞的声音,“只要杀死你,冰魄种就是我的了。”
    “可是它不在我这里。” '
    “没关系,你死了,那小子也跑不了。”
    龙兵突然笑了起来:“我把最后一张避鬼符给他了,你猜他会藏到什么地方?”
    “好好好,你这个刚愎自用的小子,这确实是你的一贯作风——那你就去死吧!”那恶鬼狞笑道。
    已经半人半鬼的小倩一声嚎叫,扑向了已经动弹不得的龙兵,张口就向他的喉咙咬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厂房门口处突然传来一声大叫:“住手,冰魄种在这里!”
    恶鬼扭头一看,只见两腿哆嗦的于洋手里拿着一个白玉雕像,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
    “你回来干什么,快跑!”龙兵声嘶力竭地叫道。
    圈套
    于洋十分庆幸自己没有疏于锻炼,至少一口气跑出一两千米不成问题。
    他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漆黑的工厂里跑着,身后不断地响起“沙沙”的声音。他知道那是那个恶鬼,它正在指挥众多分身将自己包抄起来——中间还有一个小倩。
    很快,他跑到了靠近工厂大门的角落——十米外的大门被数个恶鬼的分身占领了,即便想从大门逃掉也不可能了。
    小倩张牙舞爪地向他一步步逼近,很快就来到了他面前。
    众多恶鬼分身的口鼻处喷出了淡淡的烟雾,这些烟雾很快就聚集在一起,凑成了一个黑漆漆的人形。这个人形盯着于洋看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好了,把冰魄种给我吧!”
    于洋拿着冰魄种,胆战心惊地问道:“你要这东西干什么?”
    那恶鬼叹了一口气,说道:“冰魄种是将鬼的七魄剥离出来,再埋人极阴之地封藏十年制成的。这东西对于人类来说是没用的,唯一的作用是让被剥离七魄的鬼重返阳世一一也就是说,不是即将魂飞魄散的鬼,是不会承受极大的痛苦将自己做成冰魄种的。我要它,是因为它是用我哥哥的七魄做成的。我们兄弟并不像你想得那么凶恶一一你看,你的这位小情人还活着,我要是恶鬼的话,早就杀死她了。”
    于洋脸色一变,有些迷茫地慢慢说道:“这样说来的话,我应该把它还给你。”
    那恶鬼看着于洋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手中的冰魄种距离它越来越近。它阴险地笑了一下,旁边的小倩就饿虎扑羊一样跳了起来。
    可是她刚刚跃起,身体就如同触电一样抖了一下,紧接着就一头栽倒在于洋身边。这时的于洋脸上哪里还有迷茫的神色,而是大声叫道:“三雷起兮云飞扬,诸仙为我请雷王;天龙起祭空无物,天雷……”
    他每喊出一个字,天上的乌云就浓厚几分,细小的闪电“噼噼啪啪”地击穿了空气,仿佛下一秒就会劈下来一样。
    但那恶鬼怎么可能坐以待毙。就在他念出第一句咒法的时候,无数恶鬼的分身就如同飞蛾扑火一样扑向了于洋。于洋脚底下亮起的八卦图在接二连三地将它们烧为灰烬的同时,自身也慢慢削弱了下来。
    就在他喊出“天雷”二字的时候,那恶鬼的本体终于一下子扑了上来,将他按在地上。
    “虽然我不知道你怎么突然会法术了,”恶鬼恶狠狠地说道,“但是这一次我终于可以拿回冰魄种,让我哥哥回来一起将这里变成人间地狱了!”
    说着,它就伸出鬼爪要从于洋的双眼直插入他的大脑中。
    于洋很想说这只是龙兵提前画下的法阵,自己只是照葫芦画瓢地念了几句咒语。可是这些话他说了也没用,何况恶鬼也根本不会给他机会说。
    就在这时,一张符纸“啪”地一声贴在了恶鬼的后脑勺上,它的鬼爪硬生生地停在了距离于洋双眼不到半尺远的地方。紧接着它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咣”地一下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浑身是伤的龙兵捏着剑指,厉声喝道:“三雷起兮云飞扬,诸仙为我请雷王;夭龙起祭空无物,天雷降临鬼成殇!”
    天空中雷声大作,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咔嚓”一声劈在了龙兵身前…
    结局
    龙兵一屁股坐在地上,无力地扯了一把荒草,对躺在一旁的于洋说道:“喂,怎么样,你还活着吧?”
    于洋笑了起来:“活着,不过也被吓得只剩下半条命了。你怎么来得这么晚?害得我差点儿就被弄死了。”
    “它在临走的时候给我施了一道鬼术,要不是我身上带着师父传给我的护身符,那就真完蛋了。”
    于洋站起身,走到小倩跟前,探了探她的鼻息,把她背起来就向工厂的大门走去。龙兵在他身后大叫道:“你胆子这么大,而且人又聪明,这一次要不是你设下这个圈套把这个鬼的所有分身都引来了,它还真的很难收拾呢——不如你来做我的师弟吧。”
    “算了,我哪知道你师父是不是像你一样不听别人说话,我还是继续去追我的女神吧。”
    “这种事是可以改的,于洋,你别走啊……喂……”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冰魄种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49384.html
上一篇:复仇蛇    下一篇:死亡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