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回溯前尘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暗水游鱼 发表时间:2016-06-07

    砰砰!
    一位头发苍白年约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踏着蹒跚的步伐不小心撞到招牌的一角,招牌被撞得摇摇晃晃的,幸好没有倒下。中年男子没有理会招牌的摇晃,只是嘴里念着: “要是能卖我什么都忘记的酒就好了!”中年男子似乎喝醉一般地摇晃着走进商店街。
    中年男子晃着身体来到一家酒店,近乎本能地走了进去,一进门屁股都还没沾椅就大喊着: “来一杯啤酒。”
    店内也有稀疏两三个人在喝着酒,最多只是抬起头瞄一下是什么样的新客人,然后就又各自沉醉在自己的酒杯里。而店内看起来也没有服务生的样子,中年男子似乎没有察觉,随便挑一张桌子坐了下来。
    等了一会儿,店里除了轻快的爵士乐以外就没有其它反应。中年男子站起身还想再叫的时候,一名服务生打扮的年轻男子,诡异地出现在中年男子的身边。他手里拿着一大杯的啤酒说: “先生,你的啤酒来了,请问你还要点些什么吗?”
    中年男子没有理会,一个仰头就把这杯啤酒灌完,他重重地放下酒杯意犹未尽地说: “再来一杯。”
    服务生没有马上接过杯子,把一张菜单放在桌上才拿走酒杯。中年男子睁着醉眼迷蒙的双眼看了一下,嘲讽地说: “美梦酒?哈哈,不管多好的美梦,总是会醒来的,醒来后一切都还是一样。”
    “没错,不管多好的美梦,醒来后一切都还是一样。”不知何时丽可出现在中年男子背后,她手上还拿着雪客杯轻轻地随着音乐摇动着:
    “小姑娘,你也懂这个道理啊,不错、不错!”中年男子似乎喜欢上这个少女,高声大喊道, “再给我多来一杯啤酒。”
    中年男子刚喊完,服务生竟在同时出现,放下两杯啤酒后就转身消失。显然,喝醉的中年男子没有发现刚刚的异状,拿起一杯啤酒递给丽可说:“这是给你的,年轻人。”
    丽可笑笑地把酒杯推回去说: “我是这里的调酒师,不能喝酒。不过我可以请你喝点不一样的东西。”
    丽可打开手上雪客杯的盖子,滴几滴里面的液体到中年男子手上的啤酒里面,然后做出“请喝”的手势。中年男子有些纳闷地看着手上的啤酒,不过看到丽可那真诚的笑容,也就仰头喝下手上的啤酒。
    几乎是一口气喝下,味道除了一般啤酒的苦涩外,还带着一股甜香刺激着嗅觉,让他突然觉得这酒变得非常好喝。喝着喝着,眼前的景象居然开始转变,他居然看到眼前站着一位年轻貌美的女人,她身旁还站着一个三四岁的男童。
    女人正用浅浅的微笑看着中年男子,而男童则是伸出双手像是要男子抱抱他,中年男子忘情地伸出手想把男童抱起。突然眼前景象一转,又恢复原本酒店的景象,而伸出去的手则抱着不知何时喝光的酒杯。
    “怎么样,这杯酒不错吧?”丽可微笑地看着中年男子,想知道他有什么反应。
    中年男子看着手上的酒杯,叹口气说: “很不错的酒!不过满足不了我的。”
    “那这种酒一定能满足得了你。”丽可指着单子上的一行说。
    喝了刚刚的啤酒,中年男子似乎酒醒了不少,他拿起单子仔细一看,上面写着:回溯前尘——十年寿命。
    “回溯前尘!?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十年寿命?反正继续活下去对我也没什么意思,就买一杯看看,看看这次的酒能不能满足我。”中年男子看起来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讲给丽可听般念着。
    丽可没有说什么,只是弹响手指,马上就出现另一个年轻男子服务生。他推出一整车调酒工具和各种酒。
    丽可稍微检查一下有没有遗漏后说: “先生,请问你确定要买回溯前尘吗?”
    中年男子深深地吸一口气,缓缓地吐出后说:“好的,我要买。”
    丽可点点头后,熟练地从推车上取出几瓶她需要的酒,接着就像表演特技般一瓶瓶丢在空中旋转。


    这时不知是巧合还是丽可刻意配合,跟随着店里的音乐接下一瓶酒。顺着萨克斯的长音吹奏滑向雪客杯在里面倒几滴,在音乐一个转奏下就把酒瓶丢回推车上,再继续接下一瓶。
    那个服务生也没有闲着,忙着取出一些像是盐巴、砂糖、冰块之类的东西,打开盖子等着。丽可像是排练很多次般,头也没转就随手抓起一小撮,有如抓起音符般丢进雪客杯里头。还在音乐转变的同时用力敲下放在冰桶里的汤匙,让里面几块冰块从里头跳出,直飞入雪客杯里头。
    当冰块在雪客杯里发出清脆的声响做伴奏的同时,丽可也在瞬间盖上盖子,开始摇晃杯子里头的饮料。丽可时而上下激烈地摇动发出有如砂铃般的节奏,时而让雪客杯在空中高速翻转配上萨克斯的音调变化,接着又有如特技表演般让雪客杯在身上缠绕滚动,却都不曾落到地面。
    最后看起来是够了,丽可打开盖子任由杯子里头淡桔色的液体倾泻而出,一旁的服务生早就准备好酒杯,及时上前接应。时间抓得好到连一滴液体都没漏掉,音乐也刚好进入尾奏和缓地跟着液体流入杯中。
    淡桔色的液体,随着注入酒杯的增加,颜色逐渐加深,最后就像秋天枫红般的深桔红。而饮料里头还有一些不明物不断沉至杯底消失,就有如落叶般不断地飘落。
    丽可把酒杯接过来,推给中年男子并且摆出“请喝”的手势,男子看着桔红的液体在杯中轻轻地荡着。最后下定决心般地伸手握住酒杯,一个仰头就把整杯酒灌入喉头。
    虽然酒是快速地滑过舌头,不过舌头却在这嚼间尝到甜酸的滋味,而入喉的酒也在酒杯清空的同时,往头顶冲上一股劲。眼睛马上被这股劲冲得眼前发白,眼泪几乎就要夺眶而出。中年男子有些承受不住地闭上眼睛,并且揉揉发酸的鼻子,然后张开了双眼。
    “咦?我不是在酒店吗,怎么突然躺到房间的床上,难道我喝醉了所以被抬到旅馆了吗?可是这个房间怎么那么熟悉,好像是十年前居住过的房间。”中年男子奇怪地四处查看,事情怪异得让他连没有发生宿醉该有的头疼都没注意到。
    这时男子注意到他身边有个用棉被盖着的突起的东西。他好奇地去碰碰那突起的一团,这时那一团忽然震动一下,吓得男子迅速收回手。随后看到那团东西一动也不动的,男子更加放胆地去碰了碰,这回那团东西不只是动了起来,还出声说:“怎么了吗?”
    这声音怎么那么熟悉,这不是他那朝思暮想,做梦也梦到的声音?男子赶紧起身查看,那团东西也慵懒地转过来面对男子,露出那张只有梦中才能见到脸庞,而那脸庞正显示着有点恼怒的表情说:“这么早叫我起来做什么啊?”
    男子激动地抱紧梦中女子,深怕一个不小心她又从指缝间溜走,而女子则纳闷地说: “怎么了俊德,怎么好像几十年没看到我的样子?”
    俊德抱得更紧说: “我刚刚做了一个好长的噩梦。梦到莲桦你去世了.然后我就无心工作,整天借酒浇愁……最后……”

    莲桦轻轻地拍着俊德的背说: “那只是噩梦而已。我没有事情,放心好了,我不会就这样随便离开你们的。”
    俊德这才松开手,看着眼前最真实的存在,摸着手中最实质的触感,确定这不是梦,是真真实实的存在。那之前所梦到的事情是怎么回事呢?大概是最近工作太累了吧。
    所以他才会听从妻子的意见,跟公司请个年假,然后全家人去旅游散心。昨天晚上已经都准备好,今天就要出发去南边一个森林游乐场。看着堆在房间一角的行李,劝慰自己只是一场梦而已,不要那么多心。
    起床梳洗一番,妻子去叫醒儿子起床,自己则是去泡壶咖啡,顺便装上一壶。免得路上开车的时候精神不足,然后撞出山崖坠毁。咦?我怎么知道是撞出山崖坠毁,该不会是刚刚那场梦的影响,算了,凡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在妻子的催促下,儿子也着装完毕,兴高采烈地准备出门,妻子也一一检查家里的安全,确定没问题后准备出门。即将要关上门的时候,俊德突然说: “儿子的宝贝熊带了吗?”
    莲桦这才惊觉到忘了带儿子的宝贝熊娃娃。儿子最喜欢那个娃娃,如果晚上不抱着那个东西睡觉就会整晚吵,所以只要是出门都会带上宝贝熊娃娃。妻子赶紧回家里找出娃娃,然后确定一切都没问题就安心地关上门。
    开车的时候,莲桦看着儿子抱着熊娃娃满足地在后座看风景,然后微笑地问着正在开车的俊德说: “奇怪,你平常是不会记得这些小事情的,你怎么会突然想到要带儿子的宝贝熊?”
    俊德熟练地握着方向盘说: “不知道。也许是临时突然想到吧,这叫做灵机一动,对吧?”
    莲桦笑笑地转过头去聆听着车上音响播放的抒情歌曲,她认为丈夫实在是太累了,所以从早上开始就怪怪的。这次旅游一定要让他好好休息,也许可以尝尝许久没有过的激情。
    公路上,来往的车辆高速地飞驰着。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自己好像特别小心的样子,不但保持着行车的安全距离,而且没有超车,这是过去自己不曾做过的。
    连妻子也觉得他很奇怪,不过想到以前那种心惊胆跳的样子,以为丈夫已经知道安全的重要,也就特别地遵守交通规则,所以也就没有追究自己为什么会变了那么多。
    俊德总是认为不久以后会有事情发生,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却怎么样也说不清楚。梦中自己好像是在走山路的时候发生事情的,也许梦里只是警告自己,如果自己再这么乱来,那现实真的会出事。
    这么想了以后,俊德也觉得还是安全地开车比较奸。也就不在意自己异常的态度。很快地来到目的地的山脚,看着往上延伸的斜坡,俊德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这条路出乎意料的眼熟,明明他是第一次来这里啊。
    看着斜坡上的公车站牌、路边小贩、民居,俊德几乎可以预测出下一个转弯会出现什么,难道那个真的是预知梦。不对,一切的感觉都那么真实清楚,不可能是预知梦,而且他还记得最后喝的那杯酒。
    那杯酒的名字好像是叫做回溯前尘,难道那杯酒真的让他回到过去?这么奇异的事情怎么能让他相信?还不如预知梦更让他信服。但是熟悉的记忆让他不得不去承认这一切事情,到底是回到过去还是预知梦。
    想到当时他想喝那杯酒的原因,原本以为那杯酒可以让他再次经历过去最欢乐的时光,就算只是幻影也甘愿。只是没想到居然是让他回到让他感到最痛苦的过去,如果真的是回到过去,那么他真的付出十年寿命买那个酒了。
    付出那么长寿命买回的只是人生最痛苦的回忆,那有什么意义。等等,今天早上怎么会多准备一壶咖啡,而且还记得要带儿子的宝贝熊娃娃,开车也一反常态,这次特别地遵守交通规则。
    记忆中,原本的过去并没有这些事情啊,难道说他正在改变过去的事情,只要他去注意,过去发生过的事情就可以被他改变。这时候车子经过一处弯道,刚好一辆红色车子从上头疾驰而过,也许是弯道过窄,使车子稍稍擦撞护栏。
    不过幸好那车子的主人驾驶技术好,所以很快地就经过那个弯道继续朝山下驶去。那车子是没什么事情,但是这个景象却让俊德惊呆了,这个弯道就是当时他出事的地点,那么深刻痛苦的回忆,是不可能忘掉的。
    莲桦看着丈夫看到人家疾驰而过的车子,不但没有大骂还冷汗直流,担心地问: “怎么了,累了吗?”
    俊德摇摇头表示没事,他怎么能把刚刚想到的事情讲出来呢,这样不就会吓坏妻子。这一切自己知道就好,现在只有自己能保护妻儿,关键的时候自己就要尽全力保护最心爱的家人。
    怀着满腹想法的俊德,终于把车子开到目的地,反正来都来了,而且事情发生的时间是在后天。那这段时间就尽情地游玩休息,让他能有更多的精神应付这场意外。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回溯前尘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8480.html
上一篇:新手鬼故事之雪女    下一篇:山路古房和粘人的小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