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黑段子之脑袋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 发表时间:2016-04-10

    我是一个内向的人,很内向。
    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吵架就把我拉到他们之间。爸爸提着我的头发把我拎起来,悬在空气中,像吊死鬼一样摇晃。然后爸爸把我的脸提到妈妈脸前面,对着妈妈吼叫:“看看你生的好女儿!什么都不会!成绩还不好!”
    妈妈就撕扯着我的脸:“什么叫‘你’的女儿!什么叫‘你’的女儿!明明是你的好女儿!一天哭丧着脸!是死爹了还是死妈了啊!”
    我被爸爸吊在空中,我被妈妈撕扯得脸上全是伤口。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我长高长大,爸爸再也不能提着我的头发把我拎起来。但是爸爸还是习惯性地给我几个耳光,似乎不给,我就不是他的女儿了。妈妈也是,习惯性地撕扯我的脸部。直到我满脸疤痕,妈妈才会满意地停下。
    每当我满脸伤痕,爸爸妈妈的争吵就结束了。
    开始我以为是因为自己不够乖,于是我拿到奖状,拿到第一名,喜滋滋地跑回家:“爸爸!妈妈!我考试考了第一名啊!”
    我看到爸爸的脸部抽搐着,似乎嘴角要往上翘。妈妈停下手中的毛衣,其实那件毛衣从我很小的时候妈妈就开始织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完成过,织了又拆,拆了又织,就是不曾完成过。妈妈的脸部也开始有奇怪的线条。
    然后爸爸妈妈真的笑起来,阴翳的脸上有僵死的笑容。是因为太久没有笑过,还是爸爸妈妈根本就不会笑呢?他们的结婚照也是不曾微笑的。不过那不重要,他们笑了,虽然很牵强,但是还是挂着僵死的微笑步履缓慢地朝我走来。
    看到像生化危机里的僵尸一样的爸爸妈妈,我心里渐渐开始有些恐惧。他们努力笑着,脸色却是死人一般的铁青。然后爸爸和妈妈把我夹在他们之间。
    不,不要打我了。不要打我了!我在心里嘶吼着。手里的奖状颤抖着被我举起来在我头顶摇晃,希望爸爸妈妈能看到。然后爸爸轻轻摸着我的头,用一种诡异的喜悦的声音笑着对着妈妈说:“咯咯……看看我的好女儿,多么聪明啊……咯咯……我真想看看她脑袋里是什么……”那“咯咯”的笑声,仿佛是从喉咙里硬挤出来的,像是破旧的木门拼命开阔的声音。
    妈妈睁大眼睛,像死不暝目的冤魂,却僵硬地扯着一脸笑容抚摸着我的脸颊说:“呵呵……我的好女儿,多么可爱啊……呵呵……”我心里开始很恐惧,我的脸,早就因为妈妈一次次的撕毁,变得满目疤痕,我会可爱吗?


    妈妈是在骗我。我在心里说。
    但是妈妈抚摸我脸颊的力度变得大起来,她脸上顶着一成不变的可怖笑容,发出地狱般的“呵呵”声。
    爸爸抚摸我脑袋的力度也大起来。我觉得头顶和脸颊有点麻。我的腿忍不住颤抖,可是我没有哭。我从来都不哭,大概是我不会哭吧。但那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感到爸爸妈妈想要用手把我揉碎、揉死!
    爸爸的声音还在继续:“咯咯……我真想看看她脑袋里是什么……咯咯……我真想看看她脑袋里是什么……咯咯……该不是作弊了吧……”
    妈妈听到这段话,居然第一次附和爸爸。他们的第一次夫唱妇随,妈妈的台词是:“呵呵……是啊……她脑袋里是什么啊……”
    然后爸爸停下他的手,我的头皮有了一丝呼吸的感觉。我不敢抬头,我听见爸爸的脚步走向厨房。
    “铿”的一声,似乎是从刀架上抽下菜刀的声音。然后爸爸向我走来。继续抚摸我的头顶:“我真想看看她脑袋里是什么……”
    妈妈附和着说:“她脑袋里是什么……”
    我感到菜刀靠近我的脑袋,心里的恐惧一瞬间爆发了。我突然尖叫起来,趁爸爸和妈妈愣住的那一瞬间夺过刀,并从他们之间闪到了他们旁边。
    看啊!那两个该死的大人,他们曾经争吵但是同仇敌忾地殴打我,现在他们不争吵了,却还是同仇敌忾地想要杀死我!我不能让他们得逞!

    我拿着菜刀对着他们比划着,不要他们靠近我。
    爸爸和妈妈相视而笑,还是那种死人的笑容,眼角闪烁着冰冷的光。
    爸爸说:“好孩子是不玩刀的。你不是希望我们高兴吗?咯咯……放下刀子吧好孩子。”
    妈妈也说:“呵呵……是啊是啊……放下吧!”
    他们笑着,他们第一次不打我、不撕扯我的脸颊,他们第一次不吵架,可是他们现在要我放下刀子!
    不可能,不可能!
    我大脑一片空白,尖叫起来!
    “啊!”我尖叫起来!
    “亲爱的,醒醒。”我感到有人摇晃着我的肩膀。
    我睁开朦胧的眼睛,眼泪就夺眶而出,拼命把自己挤进身边的怀抱:“我做了梦!我感到害怕!”
    身边的人说:“你梦到了什么呢?”
    我说:“一个恐怖的故事。”
    “睡觉吧,亲爱的,”他温柔地说,“明天还要去看爸爸妈妈呢。”
    我点点头。然后,我还是继续说我的梦境吧。其实它并不是梦境,只是我平时没有时间也没有勇气去想起的一段可怕的回忆。
    我向爸爸妈妈冲过去,拿着刀子。
    血,血,血。
    满眼都是血。然后爸爸妈妈被我砍得鲜血淋漓。但是他们却没有死,他们在血泊中“咯咯”和“呵呵”地笑着。
    我疯了一般地冲出家门。路人看到我一身血,报了警。
    我属于正当防卫。我的爸爸妈妈是疯子!他们居然是疯子!
    一对疯子,结婚之后生下一个女儿。然后这个女儿把他们砍伤了,大家才知道他们是疯子!大家才把他们送进监狱。
    我得到了政府的补贴。我继续上了学,然后做了整容手术,去掉了那满目疤痕。也结了婚。新郎很帅。
    我们结婚一年了,明天打算去精神病院看看我那对疯子父母。他一直想去看,但是我一直拒绝。我不想他看到我的疯子父母。可是他说并不介意,并且执意要这周六去看他们。
    我看他态度坚决,也就不再反对。
    但是去看疯子父母之前我还有件事情要做。
    确定了身边的男人睡着了。我站起身。
    “锵”,我从厨房拿出菜刀。走回卧室,看着熟睡的男人,笑着切掉他的头。
    “晚安,亲爱的。”我说。
    然后我拿过他的手机,像欣赏一般地看着他手机里的那条短信:“亲爱的,什么时候和她离婚。你要是找不到理由的话,就去看看她的疯子父母,然后就好办了呢。”收到的时间是上周五。
    “嘶嘶……”血液喷射出来,在空气里划出温和的噪声。
    我抱起他的头。打开窗子。纵身跳下。
    亲爱的,我杀了我的父母,所以你看不到他们。
    亲爱的,我杀了你,然后我抱着你去地狱看他们。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黑段子之脑袋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8134.html
上一篇:农村鬼事之醉卧坟茔    下一篇:三星伴月要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