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怪谈之画皮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支离婴勺 发表时间:2015-12-26

    1、
    七年之前,金雀酒店306号房间发生过一起火灾。
    死了很多人。
    其中有一个女人,身份不明。
    据服务员说,她和一个男人一起走进了306号房间,不知道怎么回事,着火了。等把火扑灭,大家发现她蜷缩在床底下,已经被烧焦了。那个男人不在房间里,消失了。
    那天晚上,金雀酒店的监控设施正在维修,没能留下他们的身影。据服务员说,她很瘦,长发及腰,那个男人穿一身黑色的衣服,脸白白的,没长胡子。
    开房时,那个男人登记了身份证信息,后来证实那是假的。
    七年间,没有人找过她。
    这件事一直没有结果,就挂了起来。
    一晃七年过去了。
    这几天一直阴雨连绵。
    白戈的心情却很不错。他有两件喜事:妻子出差去了外地,三个月之后才能回来。换了一辆车,刚开回家。睡醒午觉之后,他决定开着新车出去兜风。他想:如果路上能遇到美女搭讪,那就更好了。
    这才是他的真实目的。
    洗完脸,他换上最贵的那套西装,又往身上喷了香水,香喷喷地出门了。锁门的时候,他发现门把手上插着一张小卡片,是一家娱乐场所的广告,后面留下了一个奇怪的名字:画皮。
    这世上还有人姓画?
    白戈随手把卡片揣进兜里,下楼了。
    外面还下雨,不大。
    白戈住的小区在郊外,有些冷清。出了门,有一个公交车站牌。一个女人静静地站在那里,她长得很文静,长头发,白裙子,戴一副黑框眼镜。她没带伞,身上都湿透了。
    白戈心中一动,靠了过去,放下车窗玻璃,探出头问:“去哪儿?我送你一程。”
    她警惕地看了他一眼,说:“不用了,谢谢。”
    “公交车半天才来一辆。”
    她往远处看了看,表情有些犹豫。
    “这里也没有出租车。”白戈趁热打铁。
    她往前走了一步。
    “你都湿了。”白戈又说。
    她的裙子很单薄,被雨水打湿了,紧紧地贴在身上,双腿显得修长笔挺,胸部饱满结实。因为受凉脸色有些苍白,有一种柔弱的美。
    她上了车,小声地说:“我住金雀路。”


    金雀酒店就在金雀路上。
    白戈愣了一秒钟,发动了汽车。
    关上车窗,把凉意挡在外面,一股暧昧的气息在车里弥漫开来。
    盼什么就来什么,今天真是一个好日子,白戈愉快地想。
    “第一次来这里?”他问。
    “是。我来找人,没找到。”
    “你没白跑一趟。”他一语双关地说。
    她浅浅地笑了笑,没说什么。
    “你贵姓?”
    “我姓华。”她轻轻地说。
    白戈一怔:“还有人姓画?画画的画?”
    “不,是中华的华。”
    白戈的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她就是往门把手上塞小广告的人,她就是那个画皮。他很惬意地开着车,容光焕发。他知道,今天他和她之间一定能发生些故事。只要肯出钱,什么事都能发生,他认为。
    到了金雀路,她一直没喊停。白戈就一直往前开。他一点都不着急,因为妻子要三个月之后才能回来。汽车驶出了热闹的城区,一路向北。
    金雀路很长,通向几十里外的一个县城。
    前面有一条隧道,很长。
    白戈冷不丁地想起了前些天看到的一则本地新闻,说某天晚上,一个司机开车经过隧道,看见一个长头发的白衣女子耷拉着脑袋在路边慢慢地走。开始,她在前面,司机只能看见她的后脑勺。车驶过她身边,司机看后视镜,看见的还是她的后脑勺……
    白戈抬头看了一眼后视镜,发现她低头坐着,长发垂下来遮住了脸,跟后脑勺似的。

    “你干什么?”他吃了一惊。
    “头发湿了,我晾一下。”她幽幽地说。
    白戈的心里结了一个古怪的疙瘩。
    汽车驶进了隧道。
    还好,现在是白天,隧道里一切正常。
    前面是一个村子。
    白戈估摸着这里距离城区至少有三十公里。
    “到了。”她低声说。
    白戈停下车,看见路边有一个孤零零的院子,铁门紧闭着,门口长满了荒草。他下了车,四下看了看,不见一个人。
    雨还在下,不过小多了。
    她也下了车,在包里翻了半天,沮丧地说:“我忘了带钥匙。”
    “那怎么办?”白戈问。
    “钥匙在家里。”她看了看铁门和院墙,又说:“可惜进不去。”
    “你一个人住?”
    “我和父母一起住,他们去外地亲戚家了,明天才能回来。”她叹口气,又说:“你再送我回去好吗?”
    “你去哪儿?”
    “找个地方先住一晚,明天我父母就回来了。”
    他们往回赶。
    老天提前黑了。
    那条隧道显得更深邃了,它死寂无声,深不可测。
    白戈小心翼翼地开着车。
    隧道两边有一些小灯,很昏暗。有一瞬间,白戈感觉他永远都出不去了。无意间,他看了一眼后视镜,发现她笑了一下,是那种很浅的笑,有几分得意,一闪而过。他的心里“咯噔”一下,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她把他引到这里,又把时间拖延到晚上,就是想让他看到些什么……
    白戈摇摇头,强迫自己不再胡思乱想,专心开车。
    车子驶到了隧道的中间位置。
    周围不见一辆车。
    刚拐过一个弯,白戈的眼睛突然瞪大了——前方路边出现了一个女人,她的头发很长,穿一条白色的长裙,耷拉着脑袋慢慢地走。车灯的亮光照在她的后脑勺上,她无动于衷,不回头,也没有停下脚步。
    白戈惊恐地想:也许,现在看到的就是她的正面。
    后视镜里,她定定地看着前方,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白戈悚然一惊:她也应该看见了那个女人,为什么不害怕?只有一种可能:她们是同类。
    白戈加快车速,从那个女人身边驶过去之后,看了一眼后视镜,看见的还是她的后脑勺。他抖了一下,立刻转过脸,不敢再看了。
    后座上,她依旧定定地看着前方。
    “你刚才看到什么了吗?”他试探着问。
    “没有。”
    他觉得她没说真话。
    她忽然凑了上来,嘴巴贴在他的后脑勺上,慢慢地问:“你看到什么了?”
    “没有。”他虚虚地说。
    她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坐了回去。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怪谈之画皮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7616.html
上一篇:神秘人    下一篇:搞笑鬼故事之莫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