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四则短小鬼故事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鬼大爷 发表时间:2015-12-11

    短小鬼故事之梦游症 作者:狮子座
    半夜里,妻子悄悄地从床上爬起来,一言不发地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的黑暗发呆。
    他的眼睛睁开一道缝,警惕地看着她的背影,躺在被子里一动也不敢动。妻子的梦游症越来越严重了,这个病最怕受到惊吓,一旦被吓醒就会在梦中死去,所以他非常担心。
    好在她只不过是坐了半个小时,然后又爬回床上,静悄悄地睡了下去。第二天早晨的时候,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他不敢对她提起这件事,她也一脸毫无知觉的样子。
    一连两个星期都是这样。
    又一个晚上,妻子又从床上爬了起来,这一次她打开房门走了出去。他紧张地摸索到床下的鞋子穿上,小心地跟在后面。他必须时刻保护着她,万一她走失了,或者在外面受到突然惊吓,那后果是相当严重的。
    外面的路上没什么人,晚风凉爽,路灯昏暗。他始终跟在她身后五米远的地方,既不能被她发觉,又不能离得太远。突然,妻子在一个路口停了下来,疑惑地转身向后张望。他赶忙躲闪进旁边的墙角里。
    “老张,你在干吗,这么晚了?”不知是谁在他身后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猛然吓了一跳,口吐白沫、大睁着眼倒在了地上。“老张,老张,你怎么啦!”那人使劲叫着,然而他再也听不到了。
    短小鬼故事之面试 作者:狮子座
    何洁找到那家公司时,已经有很多求职者先到了。他们大多跟她一样,是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他们手中拿着,或者腋下夹着透明文件夹,可以看到里面的各种证书和奖状。
    何洁长出一口气,尽力调整情绪,她记得老师说的“每个百分之一的希望,都要百分之百地付出。”
    出来了一位文员模样的女孩,看样子年龄比她大不了多少,很有礼貌地把他们请进了一问很大的会议室,让他们坐下来等待,然后就开始一个人一个人地点名,叫到旁边另一间屋子里面谈。
    “大公司就是不一样,不像那些小公司,一点素质都没有。”旁边的两个姑娘窃窃私语。何洁没有说话,开始在心里复习面试要点,想象着可能被问到的问题。
    会议室里的人渐渐地减少了,窗外夜色已经降临,可以听到楼下汽车的轰鸣声和人群的喧嚣。“大公司嘛,可能业务很忙,加上经常要给欧洲客户联系,有时差,加班加点可能是家常便饭。”何洁这么想着,时间又慢慢地过去了,会议室里只剩下她一个人。


    终于,她忍不住了,站起来打开门,却发现整个公司里黑漆漆的,一个人影也没有!“怎么回事,他们去哪儿了?”何洁满心疑虑,她犹豫了一下,往里面的办公区走去,虽然她知道这样是不礼貌的。里面也是空无一人,只有桌子上电脑和传真机的电源指示灯在亮着。
    她无所事事地回到会议室,看到门后有一个书报架,她拿起报纸坐在椅子上无聊地读了起来。
    一则新闻标题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我市南海大学发生严重火灾。”“咦,这是我们学校呢,发生这么大的事我怎么不知道?怎么没有同学告诉我呢?”
    她的目光开始读新闻内容:“昨天晚上9点钟,我市南海大学女生宿舍楼发生严重火灾,造成一名女生死亡。据调查,死者名叫何洁,是大四的学生,下个月即将毕业……”
    短小鬼故事之死人来电 作者:妖寻龙
    午夜,我被上铺的哀鸣声吵醒,这声音好像是……刘美美的!我急忙爬到上铺。上铺没有刘美美,只有一团凌乱的被褥,褥沿上还残留着血渍。
    也许刚才听错了,我这样安慰自己,又回到了下铺,刚一躺下,那个哀鸣声又响起了:好难受,好难受,你勒得我好疼……
    这的确是刘美美的声音,可她不是已经死了吗?昨晚,我趁她熟睡时,亲手用绳子勒死了她,她死时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好难受,好难受,你勒得我好疼。
    我杀她,是因为她抢了跟我相恋四年的男朋友。当他对我说,他心里有了另一个女人时,我就知道那个女人一定是刘美美,因为刘美美曾半开玩笑地对我说过: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暗恋你男朋友。虽然是个玩笑,但我却没笑。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我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是刘美美打来的!我接了电话。
    “你在哪儿?”我问。
    “在你床下。”
    “别开玩笑了。”
    “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
    说完,刘美美挂了电话。我扔下手机,趴到床下,真的看到了她!她冰冷的尸体横躺在床底下,一双仇恨的眼睛诡异地望着我,在她耳边,放着一部粉红色手机,刚才的电话正是她用这部手机打的。
    我明明记得昨晚把她的尸体埋进了乱坟岗,今天,她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床下?难道她从坟里爬了出来,爬回了家?
    我顾不得多想,把她的尸体从床底下拖出来,又一次埋进了乱坟岗。第二天的午夜,我又被那个哀鸣声吵醒了,声音还是从上铺传来的,我爬到上铺,上铺依旧没有刘美美,只是她的被子不知被谁叠好了,谁叠的?昨晚,她的被子还是凌乱的。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还是刘美美打来的,我接听了。
    “你在哪儿?”我问。
    “还在你床下。”
    “别开玩笑了。”
    “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
    说完,刘美美挂了电话,我扔下手机,迅速趴到床底下,我惊住了——她真的在我床下!她还是用那双仇恨的眼睛诡异地望着我,突然,她的头动了一下,她对着放在耳边的手机,阴阴地哀鸣着:好难受,好难受,你勒得我好疼……
    短小鬼故事之整容师 作者:方圆
    老张是×市殡仪馆的尸体整容师,平时的工作主要是给那些暴病的、车祸的、被害的,自杀的血肉模糊的尸体整容。虽然不好听,但是胜在稳定、待遇也不错,所以老张做得也还津津有味。
    这天早上,老张像往常一样上班。但是因为起得有点儿晚老张怕扣全勤奖,所以一路小跑地赶公交车。老张看着自己要乘坐的公交车从对面驶来,虽然看见绿灯开始闪了但是老张还是冲上了斑马线,并挥手示意公交车在站台等等自己。
    正跑到路中间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从老张身边擦身而过,停了一下,又飞驰而去。老张吓得跌在地上,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拍拍屁股,骂了几句。等到老张来到站台的时候公交车早就走了,老张只能等下一班车。好不容易坐上车,到了殡仪馆老张已经迟到整整二十分钟。
    老张怕领导责备,偷偷地从小门进来,绕到了整容室。整容室的工作床上,正躺着一个约四十岁的男人,面目全非,血肉糊模。这是老张的日常工作,所以没等领导吩咐老张就开始主动工作起来。穿好工作服,带上塑料手套,打开工作箱,拿出小刷子和粉盒,先用潸精给男人面部消了毒,然后一笔一笔地描画起来。二十多分钟后,男人的脸逐渐清晰起来。老张站起来欣赏自己的杰作,突然愣了一下躺着的男人的脸居然和自己的一模一样。
    这时候老张听到同事小刘推门的声音,正准备打招呼,谁知小刘一声尖叫,“谁,谁给老张整容啦?”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四则短小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7537.html
上一篇:与骷髅同居    下一篇:雪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