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回族的鬼节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微笑人生 发表时间:2015-10-19

    一
    我生在回族,我对世界上的鬼神之说确实是信,因为只有亲身经历了才敢说,每年的二月以及星期二都是我们比较忌讳的日子,其中在二月那一个月我们都是几个人在一起才可以,原因只是因为二月所有的魂魄就来我们这里闹腾闹腾,不论白天还是晚上。并且每家的住宅都不干净所以有很多事情发生,我们这里有很多小故事,今天我来为大家分享,不信的可以娱乐一下。
    在我十岁那一年我特别胆小,但是对于一些未知的事物非常感兴趣,那一天还是白天,我家里农村还是那种火炕,每天我们总是烧一锅热水,也热了炕头也能做热水洗澡,那天下午爷爷奶奶在里屋说话,我自己来到小厢房屋拿点东西,(注意:细节。)当时水早就在半个小时之前就弄出去了,都用光了,火也早就灭了,屋子也没有什么蒸汽,在我要出去的那一瞬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大锅的锅盖自己飞了起来,当时我就一声尖叫,引来了爷爷奶奶,我告诉他们锅盖飞起来了,奶奶把我带回屋子了,爷爷自己屋子里大骂,人们都说鬼怕恶人和秽语,结果连续两天都没事,但是那一次确实把我吓得不轻,连续高烧了好几天,最后找的回族传经人给我念了念经文,我才慢慢好起来。
    两天过后都没有事情,我还以为没什么事情了,但是怪异的事情却还在继续。
    我在里屋写作业,奶奶在院子里扫地,我小名就称为小宝吧,我就听见奶奶叫我:小宝、小宝……小宝、小宝,我赶紧说,哎,马上就来。然后我就打开门看到奶奶没想搭理我的样子,我就问奶奶,奶奶你叫我干啥啊?奶奶说:我没叫你啊,我这不是在扫院子吗?“他们”会模仿人的声音,听见就当没听见就行了。我就回屋写作业。到了下午奶奶说有事要出去,让我自己在家看家。第一次吓到我之后我就不那么胆小了,反而很兴奋,我们是四个屋子,暖气是连着的,我就听见暖气一声接着一声的敲着,我已经见怪不怪了但是还是有些害怕,随后我就上炕我也敲着暖气管玩,过了没多久还是这样感觉挺好玩滴。


    奶奶回来之后我就告诉她刚才有东西在敲暖气管,我奶奶就张口大骂说:哪里的孽障,别吓坏我宝贝孙女,不然我饶不了你,骂了好多难听的话,然后暖气就不响了。然后我爷爷礼拜还没回来,但是我确实看到爷爷走出了大门口,我就纳闷,结果告诉奶奶了,奶奶说是小鬼模仿人的身影玩呢,别搭理他,从此作罢。

    后来我就去县城了上学了,长大后回到老家再也没遇见过这种事情了。
    二
    上次我们说到回族鬼节是在二月的时候总是出现诡异事情,这次我要说的是我很伤心的事情,关于我父亲以及母亲,甚至也涉及到了我。
    那一年才刚初一,每周放假我都回老家,我父亲也是在家种地养牛,我家里养了三头牛,为了方便就把牛槽下面垫了一些土,方便喂牛水的时候不用举着了,但是事情就是发生在喂牛的牛槽里,这是我最痛心的时候了。
    我那天放学回家,就听见我母亲说我父亲肋骨断了三根,刚接好了,我疯了似的跑进屋子里看到老爸受伤的样子我哭的撕心裂肺,人家都说闺女是小棉袄,可是我这个小棉袄都没有保护老爸,我就问老爸是怎么受伤的,老爸说:我说了你别害怕,我说是不是跟灵异有关。老爸点了点头。接着老爸就说:那会我给牛喂草料,然后牛很害怕的往后躲,我当时很纳闷,结果就感觉有个力大无比的人把我死死的按在牛槽里,我这么大的人,牛槽那么小,生给我按里面去,自然肋骨就断了。我很气愤的说别让我看到他,否则利用什么我都要她灰飞烟灭。
    过了还几个月老爸的肋骨慢慢愈合了,但是小病小灾总是不断,每天家里人都给他念经,才让他好受一些,后来我长大了就没有这么多的事情了,某一天的下午我妈跟疯了似的口出秽言,感觉一点都不像是她,后来奶奶说看见我老妈身上有一个吊死鬼,缠着我老妈,(怪不得我老妈总是生病,身体很弱,原来是这么回事。)后来某一天我男朋友回家,他玩着玩着铁球突然拿铁球朝着我的脸就扔过来了,可能是人的自然反应,我躲开了,不然毁容是一定的,我男朋友说有个女的让我砸你,然后我的手就不受控制了。出了这些事情之后,找了一个佛教中门的人看了一下,说在盖这房子之前有一对夫妻死不瞑目,而你们把他们盖在下面有些不甘心,你们给他们念一些超生的就好了。(解释:回族为什么找佛教中的人,因为伊斯兰中没有开天眼的人,自然什么都看不到,只有佛教才可能看见。)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回族的鬼节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7363.html
上一篇:多出来的孩子    下一篇:徘徊在路边的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