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小雅之死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乡野村夫 发表时间:2015-06-24

    她气质温婉,楚楚大方,有一双可爱的大眼睛,但她已经失踪好几天了。我给她的闺蜜打了电话,给她的家里人挂了长途,登了寻人启事,但都没有她的消息。今天早上我却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警察局打来的,他们说在东桥头下发现了一具女尸,跟照片上的女子身形很像,让我过去确认一下。
    警察也一下子辨识不了她是谁,因为王警官打来电话时说,那是一个无头女尸,只留下一副躯壳,穿着亚麻色的粗布裙和水红色的高跟鞋,看上去跟我发的照片有点符合。
    我到了案发现场,已经挤满了很多看热闹的人,从他们的表情上我读出了惊恐、不可置信、怀疑…..警察控制了案发现场,拉起了一圈长长的隔离带,正中间躺着的正是那具无头女尸。王警官把我带到了女尸前面,在路上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到隐隐的不安,像有预兆似的,觉得被害者会是女友小雅,等看到了,我整个人彻底的冰凉,痛苦席卷而来。没错,是小雅,她手上戴着的正是我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一个天空蓝的戒指。
    她说她喜欢天空的颜色,澄净,不含杂质,美的醉人。
    水红色的高跟鞋别扭地扭成了八字形,左脚的脚踝处碎裂成一个很深的凹槽,王警官说,以他二十多年来的断案经验来看,东桥头下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小雅很可能是先被分尸后,再从桥上扔下来的。他职业性地分析着,可我再也不想听下去,我抓着王警官的手有点颤抖,眼睛像喷出了火一般,我哀求道:求你们,一定要找到真凶,将他绳之以法。
    “这是我们的职责,放心,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我点了点头,目光又投向了小雅,突然,我像是能看见她死时发生的一切,脑中有一个灰色的身影闪现着,因为是背着身,我看不到他的样子,但他的身形我很熟悉,是王洋,我最好的朋友。我看到他手中的尖锐的利器从小雅的脖子上抹过去,血喷涌而出,像四溅的红色水花……
    我吓了一跳,不禁后退一步,摔倒在地上,这怎么可能?王洋是我最好的哥们,他怎么可能害死小雅。
    在大学中我、王洋、小雅就是G大的三剑客。小雅长得好看,会唱很多流行歌曲,王洋弹得一手好吉他,所有的曲子在他的手中都能如流水般地流淌,我当时是文学社社长,大他们一届。我在迎接新生的晚会上认识了他们俩个,一问才得知我们都来自同一个省会,我算的上是他们的半个老乡。认识了之后的一段时间,为了让他们很好的适应新的环境,缓解因初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而产生的孤寂情绪,我时常找他们聊天,偶尔在腰包鼓的时候,会请他们俩个去美食城搓一顿。一来二去,我们之间的关系日益变的熟稔起来。后来也不知道,是日久生情还是本来就有好感,我喜欢上了小雅,深深地被她娇俏的容貌,古灵精怪的性格所吸引。


    在那是个漫天烟花璀璨,人潮如织的圣诞节前夜我第一次牵了她得手,从此就再也没有放开过。为了有合理的理由跟她腻在一起,大三的时候我们共同创办了“青草乐队”。我负责歌词的创作,小雅是主唱,王洋负责谱曲。
    “青草乐队”一时间风靡校园,有了一大批粉丝,我们三个也被评为校园十大风云人物。那是属于我们的光辉时刻。也正是有了那份经历,我们三人之间的关系才会变得很亲密。我当汪洋像亲弟弟一样的看待,王洋也温情地唤我一声老哥。
    王洋杀死了小雅,打死我也不会相信。我甩了甩头,又向小雅的尸体看去,脑中的灰色身影不见了,也许这只是一瞬间的幻觉。
    王警官又叫来了法医,将尸体抬上了警车。我和他一起去了警察局,签了死者的身份证明后,王警官说让我等尸体的解剖结果,我点点头,相信他们一定会查出真凶。
    一周后,王警官那里还是没有什么消息。我有点等着不耐烦了,晚上洗完澡后我給王警官打了电话,他说,情况比较复杂,让我再等等,从他含糊的话语中我听出王警官是在敷衍我,所以我打算第二天一大早就去警察局寻个究竟。
    小雅死后的几天,天空总是阴沉沉的,雨下着不停,晚上窗子上总会噼里啪啦地响起一阵阵急促的雨打声。那晚也是,雨好像比前几天更猛了一些。我躺在床上丝毫没有睡意。
    以往这个时候,每当我睡不着的时候,我总回給小雅打电话。无论多晚,她总会接。看墙上的闹钟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了,我惯性地拿起了手机,拨了一串号码。当手机屏幕亮起的时候,我惊了一跳,屏幕上的数字赫然是小雅的。恍然间醒悟过来的时候,苦涩涌上了心头。

    看样子人一旦形成了某一个习惯,想改也改不了,我才意识到小雅已经不在了。漆黑的夜晚,蓝荧荧的手机屏幕,一串跳动的数字……房间里安静的出奇,呆想了一会,正准备去按掉那串数字,却突然间发现小雅的手机是接通的。
    我吓了一跳,揉揉眼睛,确信没有看错,接通时长已经过了50秒,这怎么可能?
    我心里有点发毛,突然感觉到后背阵阵阴凉。
    “喂……”我抖抖索索地朝话筒问道:“有……人……吗…….?”
    死一般的沉静,话筒那边寂寂无声,手机屏幕上只有秒表跳动的数字。
    “不……说话……我挂了啊…….”
    比死亡更可怕的是未知的恐惧。
    等了很长一段时间,话筒里还是没有声音,我拇指按上“挂断”,突然,一声沉闷地呼吸声从话筒里传了出来,“呼哧……呼哧……”
    像是九幽之地亡灵的呼吸。
    “谁……”惊惧再次汹涌而来,手机差点从手中滑落。
    “呜呜…..呜呜……”断断续续的哭泣声从话筒里传来出来,在寂静的房间里,听上去让人毛骨悚然。与此同时,窗子那边传来了东西爬动的声音。我一转头,吓得再也说不出话来,贴着窗子的是一张碎裂的脸,面容上是一条条的刀疤,血从伤口处渗了出来,染红了蓬乱的头发…..
    天,竟然是小雅!
    “哇……”我哭叫出声,瘫软在地上,吓得不敢睁开眼来。那是我生平见过的最恐怖的一幕。
    手机“咯噔”响了一下,是信息传来的声音。我闭着眼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窗子那边再没有动静传来,我才堪堪地睁开了一条缝。
    窗子上的人头不见了。
    手机邮箱里有一张未接收图片,我点开看到的是王洋行凶的一幕。
    在警察局里,我见到了王洋,他面容憔悴,清俊的脸上长满了胡渣,一下子像老了十多岁。
    在电话这头,我抑制住怨恨,问:“为什么是你杀了小雅,我们三个不是最好的朋友吗?”
    窗隔板那头的王洋凄苦地笑着,眼神中有掩饰不住的怨恨,“可是,她喜欢的是你,而不是我,你知道吗,我追了她五年,从高中就一直喜欢着她,但她最后还是跟你在一起了。”
    王洋顿了一下,擦拭了一下泛红的眼角,咬着牙,接着说:“我得不到的,宁可让她玉碎,也不会瓦全。因为她是那么圣洁,像一朵白莲花一样样不容玷污。”
    原来,这世上真有一种感情会因爱生恨,是我害了小雅。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小雅之死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5419.html
上一篇:黑暗吞噬    下一篇:真实鬼事之捉迷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