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血色残阳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乡野村夫 发表时间:2015-06-22

    那抹月色及其的妖娆,斜斜地挂在苍穹的一边,像一条细长的血线,发出诡异的色彩。
    吴亚醒了,他疲倦地睁开睡眼,头窜痛的厉害,像是被钝器砸伤一样。房间里橘黄色的灯光发出温馨的光,床单上凌乱着睡前的痕迹,地上有自己喝醉后的污秽…..
    可老刘去哪呢?他不是说要和我一醉方休,共同来庆祝自己被提拔为副总经理的喜讯嘛。这家伙指不定喝成了啥样?肯定一个人躲在那里去吐了。
    “叮咚,叮咚……”墙上的时钟连续的敲打着,吴亚抬头间,已经是午夜12点了。自己怎么睡了这么久,该死。女友小萱回来了吗?
    “我就不应该带老刘来家里喝酒。”
    小萱最烦的就是家里被客人搞得乱七八糟。自从两人确立恋爱关系以来,小萱没少劝他少喝酒,可是他就是不听。老是说,跟个娘们似的不喝酒,还算什么大男人。”
    先前,吴亚怕小萱闹,提前打了预防针,说:今天老刘要过来,让她去闺蜜青青家里待一下,省的她看见了又叨叨咕咕地没完没了。
    老刘是吴亚的铁哥们兼同事,俩人关系很好。但小萱不喜欢他。原因是老刘以前也追过小萱。但后来两人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关系进入了冰封期,长达了三年之久的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分手后吴亚和小萱好上了,有一天他问小萱为什么会和老刘分手。小萱支支吾吾地透露说,老刘这人眼看着实诚,但心里可鸡贼着呢。是那种口蜜腹剑的人,要他多提防着他。但他没放在心上,他觉得小萱这是小女人心态:分手就分手了呗,还在背后里捅人一刀。
    为这事,吴亚没少和小萱争吵,最后双方达成了共识,关于老刘和小萱的过去,二人谁都不许提。
    吴亚呆想了几秒,光着膀子便下床了。随便趿拉了一双拖鞋就向卧室里走去。
    奇怪,卧室里没有人。他又来到卫生间,敲敲门,问:萱儿,你在里面吗?他拉开了卫生间的门,里面没有人。
    突然,吴亚发现卫生间里气氛异常,首先以前光滑平整的镜子像是被尖锐的利器划过一般,上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刮痕。再者地面上怎么会有灰尘呢,小萱不是最爱整洁的么,他怎么会允许卫生间里变得脏乱不看。


    这还是自己的家吗?怎么一下子像经历了百年一样。吴亚有点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愣怔了好大一会儿。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叮咚……叮咚…….”墙上的挂钟再次响起,午夜十二点三十分。窗在外面的月光一片诡异的鲜红,像浓的化不开的血液。吴亚觉得背后凉飕飕的,心理咯噔地跳了一下。
    背后好像有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www.guidaye.com
    吴亚猛然回头,果然,客厅的大灯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发出了惨白的光芒。明亮的大厅正中站着一个面容姣好,身材娉婷的女孩。在白的亮眼的灯光下,吴亚有点晃眼,一时没看清女孩的模样。
    “你也回来了。”一个温吞的声音问道。是小萱,她就站在距离自己四五米远的地方,但不知为什么,眼前的小萱却像历经了沧桑一样,脸上布满了岁月的痕迹,眼角处竟然有了丝丝缕缕的鱼尾纹。
    她是那么陌生:面容惨淡,唇色灰暗,一双眼睛失去了光泽,编程了一片浑浊色。除了她的声音没变外,小萱却像是另一个人。吴亚差点认不出来。
    对了,她刚刚为什么说我也回来了?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

    吴亚问:萱儿,你刚才说什么,什么叫我也回来了。难道这里除你我外还有别的人吗?
    小萱俯身收拾起桌上的酒瓶和一血残羹冷炙来。吴亚注意到小萱的身姿很僵硬,腰部好像被一根坚硬的东西支着一样,失去了柔韧度。弯成了一个很别扭的角度,好像是两个躯体在艰难地分配着。
    小萱收拾完茶几上的东西,坐在了沙发上。她呆呆地看着吴亚,痴痴地,似有千言万语要诉说一样,脸上流露着悲伤的表情。
    吴亚忍不住问:“萱儿你怎么呢,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不回答我?”
    “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萱儿的眼睛里流出了几滴滚烫的泪水,双手僵硬地掩住了自己的眼睛失声痛哭起来。这时,吴亚突然发现小萱的手竟然是断裂的,指尖的皮肤早已经腐烂了,露出了几根竹笋样尖利的指头。吴亚打了个冷战,失声问:萱儿你的手……怎么……怎么……
    “没什么……”小萱的嘴唇微微颤抖着,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的凄凉。
    空气像窒息了一半,吴亚打心底里泛起了凉意。一丝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吴亚霍然转身,镜子里的自己竟然没有真容,是虚空的一片。吴亚怔怔地看着镜子,笑容僵在了脸上。
    “原来我们都已经……”
    绝望、凄苦、恐惧、悲伤如洪水猛兽般席卷而来,为什么会这样,吴亚放生悲恸起来。
    一只手搭在了吴亚的肩头,“我说过,让你不要相信老刘,他是一个阴险狡诈的人……”
    往事如云烟,那些缥缈的记忆一下自鲜活起来:那天老刘一个劲的劝吴亚喝酒,一杯接着一杯。吴亚正在兴头上,没挡住老刘,喝的很猛,几杯烈酒下去,他脑子早就变得混沌起来,一个趔趄跌倒在沙发上再也没有起来。老刘期间也喝了不少酒,但他提前吃了醒酒药,所以他没有事。醉后的吴亚想一滩软泥,没有意识。被嫉妒冲昏了头脑的老刘找了床底下提前备好的一根铁棍狠狠地敲在了吴亚的头上,他挣扎了一下,老刘像是发疯了一样,失去了理智,一边捶打着他的脑袋一边愤愤地骂:凭什么你能得到小萱,而我要孤独一生?凭什么你可以升职而我被老板蔑视?
    这几年,老刘一直佯装成吴亚的好友寻找机会准备报复他夺人所爱。那天晚上,喝醉酒的吴亚没有一点反抗力......
    后来,小萱不放心吴亚,辞别了闺蜜赶到了家里,当他看到倒在血泊中的吴亚时脸色吓成了惨白的一片,这时躲在门背后的老刘又举起了铁棒咂向了小萱,她用手挡了一下,听见了手骨碎裂的声音......
    十年后的这天,有几个荷枪实弹,头戴着面罩的警务人员将老刘押送到了郊外,今天是他执行死缓的日期。在枪响前,老刘看着日落前的最后一抹霞光,狠狠地说:就算是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得到。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血色残阳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5403.html
上一篇:吓人鬼故事之迷药    下一篇:黑暗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