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玉断魂之夺命梦魇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 发表时间:2015-06-14

    小娜是一个白领,准确的说,她是老板的情妇,当然这个秘密在公司里已然是公开的秘密,在表面上没人敢说任何是非,但是在暗地里早已成为别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小娜当然对这些人选择了无视,她觉得自己用自己的身体获得的这个职位,没有什么不对,她一没偷,二没抢,就让别人说去吧,不在乎~因为自己比别人漂亮,在加上老板对自己的确有感情,小娜早就不想当这个白领,她想当的是这个公司的老板娘。
    阿华,是这家公司的老板,他只有二十几岁,已经拥有上亿的资产,但是其他人都知道,阿华的一切都来源于他的妻子,以前公司都是由阿华的妻子管理,但没几年,阿华的妻子就得了病,从此一病不起,阿华很快就掌控了公司,背着妻子和小娜搅和在了一起。
    小娜看了看时间,收拾好了东西,直接来到楼下,启动了阿华送给自己的豪车直接去了美容院做保养,刚刚一来到美容院,几个漂亮姑娘就围了上来,给她介绍着各种各样的套餐。
    小娜躺在浴缸里,脸上贴着面膜,十分享受。
    “娜姐,这是新来的员工,她会祖传的按摩手法,能让人年轻的神奇的功效!”店长带着一个小姑娘走了进来。
    小娜睁开眼睛,看了小姑娘一眼,顶多十七八岁的样子,留着两个辫子,脸蛋看着还不错,可惜脸上却有一块紫色的胎记,显得有些丑陋。
    小娜本想拒绝,可是女人的直觉告诉自己,年轻呀,虽然自己才二十二,但是一想到自己眼角的一条鱼尾纹,立马答应了下来。
    店长见小娜答应后便关门走了出去,小姑娘很娴熟的拿出一瓶药水,倒在手里来回搓着,最后均匀的涂在小娜的手上,小娜瞬间感觉一股奇妙的感觉从手上疯狂袭来。
    “这是什么?”小娜好奇的问道。鬼大爷www.guidaye.com
    “这是百花露,每天早上从花瓣上采集的露水。”小姑娘将瓶子递给了小娜,小娜闻了一下。
    “哇塞,好香!”小娜满意的点了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了?看样子你应该不大吧。”小娜闭着眼睛享受起来问道。
    “我叫毛毛,今年十五岁。”小姑娘继续帮小娜按摩。
    “那么小就出来打工了呀,我像你那么小还在读书呢,不过你这手艺倒是挺神奇的,我感觉整只手都舒服极了!”小娜微笑道。
    “没办法,家里穷。”毛毛也笑了笑,拿过浴巾示意小娜起身。
    小娜趴在床上,小娜将面膜拿下顺手仍在垃圾桶里,毛毛看到小娜的容貌时,眉头微皱,但瞬间化解开来,毛毛双手好似点穴一般,在小娜后背快速活动起来,小娜觉得很累便昏昏沉沉睡去。
    一个多小时后,小娜睁开眼睛,看了看时间起身穿好衣物,在照镜子时发现自己眼角的那丝鱼尾纹竟然不见了,让小娜那叫一个欣喜若狂。
    “哟,娜姐,醒了啊!”店长推门进来,看着神采奕奕的小娜问道。
    “嗯,这毛毛的按摩手法还真特别,让人感觉重生一般!感觉自己年轻了不少呀!”小娜对着镜子全部角度都照了一个遍。
    “那可不,我们毛毛呀,那可是抢手货,很多人预约都见不到呀!”店长笑道。
    “不错,以后呀,我在来,我就点名毛毛了!”小娜说着拿出几张百元大钞递了过去,说是给毛毛的小费。
    很快小娜开着豪车离开了美容院,四楼窗户里,毛毛抱着双手看着小娜的车子消失在车流里,嘴角露出一丝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笑容。
    小娜直接开车回到了自己的公寓,将车停好后,忽然一个男人从后面抱住了她,小娜正要呼喊。
    “小娜,亲爱的,我想死你了!”男人说着从后面吻了一下小娜。
    小娜一听转身看着男人娇声骂道“真讨厌!每次都吓我!哼!”
    这男人正是阿华,阿华二话不说,抱起小娜走进了电梯,很快来到小娜的大门前,小娜掏出钥匙开门,阿华在一旁挑逗,显得是那么的恩爱。
    深夜,经过翻云覆雨的两人搂在一起,小娜觉得自己很幸福,觉得自己找对了男人,阿华抱着小娜,哄着她,宠着他,他愿意给小娜一切。
    “亲爱的,我肚子饿了!”小娜蹭了一下阿华。
    阿华做出一副不是吧的表情,无奈的下了床去了厨房,小娜也蹦蹦跳跳的去了浴室,在浴室里小娜拧开水龙头,却发现没有水,只能无奈的再次回到床上。
    这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但却不是自己的,小娜拿起手机,看到的是一个她熟悉又陌生的号码,当然目前来说还是自己的老板娘。
    小娜二话不说接了电话,她觉得有必要向这个女人示威了“喂?请问你找谁。”
    电话的那头传来一句声音“你是谁?他呢?”
    “我是谁不要紧,但是他现在正在给我做饭。。。而且每天都会给我做我最爱吃的东西!”小娜说话时嘴撇了一下,一脸的挑衅,虽然对方看不见。
    “哈哈哈哈。。。哈哈哈。。。”电话的那头传来一阵疯狂的大笑,小娜脸上露出一丝奇怪的表情,要是其他女人,肯定早已破口大骂,而这女人貌似刚刚看完一个笑话一样。
    “我劝你趁早离开他!不然你会付出你想不到的代价!”对方在笑过后,直接威胁道。
    “哦?现在什么时代了?还代价?要不要我告诉你地址?你认为阿华会视而不见么?我劝你好好休息吧,病妇!搞不好啊,哪天你一激动就这么走了!”小娜冷冷的说完挂了电话。
    但立马对方又再次打了过来,小娜直接拒接,最后将手机关了机,但小娜立马想到万一公司的事情怎么办,又开了机。
    但刚刚开机,铃声再次响起,小娜直接抓着手机来到了厨房,阿华正在厨房里忙得不可开胶。
    “病妇打来的!”小娜直接将手机放在了桌上,转身回到了卧室。
    半个小时后,小娜和阿华坐在了餐桌上,两人都没有说话,静静的吃着东西,阿华许久才问道“她已经生病了,她爱说胡话,你别在意!”
    “你就说吧,你什么时候离婚?”小娜直接了当的说道。
    “这个,在说了,她的父亲多少有点势力,我不可能说现在就离婚了吧,现在离了婚,财产还不是她的!我们以后去哪儿?我们吃什么?”阿华先是一愣,放下碗筷解释起来。
    “我受够了别人的眼光!”小娜说着回了卧室,躲在了被窝里。
    阿华坐在餐桌上露出了无奈的表情,夹了点小娜最喜欢吃的东西来到了卧室,阿华从后面抱住了小娜,轻声道“亲爱的,我立马回去跟她摊牌,实在不行。。。我就让她提前下班!”
    阿华说完,转身就要离开,小娜拉住了阿华,从后面抱住了阿华“不要,不要做傻事!我不想失去你!”
    阿华转身也抱住了小娜,两人再次相拥在了一起,小娜也选择了忍让,因为他看到了阿华的决心,她决定不管未来怎么样,她都会跟在阿华的身边。
    第二天,已经中午,小娜发现早已不见踪影的阿华,她知道,阿华应该去公司了,小娜起身看见昨天晚上阿华端进来的饭菜,夹了一口放进嘴里,但瞬间就吐了出来。
    “一晚上就变味了!”小娜倒掉了饭菜,准备去外面吃。
    小娜来到一家自己最喜欢的面馆,叫了一份打包,在等待的同时无聊摸出手机,看看朋友圈,就在这时一个乞丐推门走了进来。
    乞丐坐在了靠门的位置,小娜看见了乞丐,乞丐也看着小娜,乞丐皱了一下眉头,不再看小娜,而是端起桌上的别人剩下的汤面吃了起来。
    老板提着一碗打包好的面条走了过来,递给小娜,也看见了乞丐,老板无奈的端起一碗面走到乞丐面前。
    “你去外面吃吧,我还要做生意。”老板微笑着将面条递给了乞丐。
    乞丐也微笑着接过面条,露出了他那黄黄的牙齿,乞丐蹲在了大门外不远处大吃起来,小娜看着老板笑道“老板你人真好!”
    “没办法,做生意嘛,在说了,看他样子挺可怜的。”老板无奈的说着,找给小娜零钱,小娜提着面条走了出去。


    小娜走了几米,就发现乞丐一直在后面吃着面看着自己,小娜皱着眉头,而乞丐也同样皱着眉头,小娜最终加快脚步跑回了小区。
    小娜躲在楼道内,看见乞丐被小区的保安给拦了下来,这才安心的回到了自己的屋里。
    而乞丐呢,吃完了面,一口气喝完了所有的汤,看着一个楼层眨巴着嘴,保安则在站在一旁拿着胶皮棍子,冷冷的看着乞丐。
    乞丐最后拿着空碗离开了小区,乞丐来到面馆将碗送了回去,快下午时小娜这才梳妆打扮,可是立马发现眼角的鱼尾纹又出现了。
    “看来得叫毛毛根治!不然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小娜穿了一身职业装,就驱车前往美容院。
    美容院里,小娜依然趴在床上,毛毛轻轻的帮小娜揉着额头两边,两人也聊得很开,当小娜问毛毛为什么会来美容院时,毛毛没有回答,小娜见毛毛没有回答,也没有在问下去。
    “毛毛,你知道吗,今天我出门去买吃的,遇到了一个乞丐跟踪狂!把我吓得!”小娜觉得尴尬,就开始说其他的话题。
    毛毛一听,立马浑身一颤,手也停止了按摩,小娜发现了异常问道“毛毛,你怎么了?”
    “那个乞丐穿的什么颜色的衣服?”毛毛想了想,继续按摩问道。
    “乞丐能穿什么?还不是街边拣的破衣服!”小娜笑了笑。
    小娜说着便将遇到乞丐所有的情景讲述了一遍,毛毛则眉头紧皱,当然享受的小娜可看不见毛毛此时焦急的表情。
    当快天黑时,小娜开车来到了公司,推门进了阿华的办公室,阿华正在办公室里处理着公事,见到小娜的到来立马将小娜拥入怀中。
    “亲爱的,今天我被一个乞丐跟踪了!我好怕, 我晚上不敢回家!”小娜撒娇道。
    “什么?跟踪的?亲爱的,你没事儿吧!算了,我这几天还是去你那儿住吧!我可不想你发生任何事情!”阿华十分的关切起来。
    正如阿华所说的,阿华这几天都住在了小娜的家里,不过小娜却在也吃不到阿华做的饭菜,因为阿华做出来的饭菜,自己怎么吃,都觉得超级难吃。
    阿华也挺无奈的,自己做的饭菜明明自己吃着挺好的,可是小娜却说有一股奇怪的味道,阿华去外面买的,小娜吃着却觉得挺好,阿华最后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要出差几天,便离开了小娜。
    又过了一段时间,小娜和毛毛也成为了最要好的朋友,小娜也劝毛毛去做整形手术,去掉脸上的胎记,小娜还乐意资助毛毛,可是毛毛就是不愿意,说是身体发肤授之父母等等大道理,让小娜觉得各种头疼。
    小娜向往常一样回到了家里,不过这次还带了毛毛,毛毛一来到小娜的屋子,就皱起了眉头,并且四处转悠起来,厕所,卧室等等,全部一一检查了一遍。
    这倒让小娜有些困惑,最后毛毛还问了一遍“你一个人住?”
    “对啊!怎么了?”小娜一脸的疑问。
    毛毛一听这才露出笑容,小娜总感觉毛毛的这个笑容,在她的胎记下衬托得有那么几分恐怖,但相处的这段时间,小娜也知道毛毛笑起来就是这样,也没太在意。
    晚上,毛毛和小娜躺在床上,小娜睡得昏昏沉沉的,但是却没睡着,身边的毛毛却传来有节奏的呼吸声,小娜想着阿华,心里就美得慌,哪里有什么睡眠。
    就在这时,毛毛推了推小娜“小娜姐?”
    小娜本来想答应,但想了想没有回答,她准备吓唬毛毛一下,扮演个梦游症什么的,以前小娜就用这招把阿华吓得够呛。
    毛毛试着推了一下小娜,发现小娜没有反应后,这才小心翼翼的起身,轻轻的打开房门来到了客厅,小娜轻轻起身看了一眼,赤脚轻手轻脚的下了床,来到了门后,通过门缝偷偷看着毛毛在客厅里来回找着什么。
    小娜忽然发现自己貌似引狼入室了,心里立即猜想到毛毛可能是个小偷,但是立即这个想法就被排除了,毛毛的薪水那么高,而且毛毛也没有什么不良嗜好。
    毛毛甚至伸手到了沙发夹层里,不知道在找着什么,最后毛毛无奈的坐在沙发上抓了抓头,最后一脸失望的拿起杯子,倒了一杯水。
    可是刚刚喝了进去,毛毛立即吐了出来,小娜看到这一幕觉得挺诡异,毛毛立即转身,小娜也赶紧躺回床上装作睡觉,毛毛轻轻的来到小娜的浴室里,很快拿着一根头发就走了出去,小娜立即起床再次偷看。
    毛毛将整个水桶从饮水机里抱了下来,将从浴室里捡来的头发,双指夹住,又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然而就在这时,忽然停电了。
    但是小娜的眼睛却张得无限大,小娜看见毛毛脸上的胎记,竟然发着一股淡紫色的光芒,毛毛嘴里不知道念些什么,忽然双之间出现一点火星。
    毛毛立即将燃烧的头发放在了水桶里,并且咬破手指滴了一滴血在水里,霎时间整个水桶出现了白色小光点,小娜的眼睛都快从眼眶里飞出来了,那些小光点竟然是一动不动的蛆虫。
    毛毛看着那些虫子蠕动着,这才抱起水桶放回了饮水机,小娜立即躺回床上,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小娜可不想现在就和这个怪物翻脸。
    毛毛回到了床上,又推了推小娜,这才再次躺下睡着,第二天一大早,小娜立即提着手提包跑出了屋外,并且报了案,毛毛一脸疑惑的看着小娜,自己却被JC带走了,小娜做了笔录,而那桶水也被送去检验。
    夜晚小娜拨打了阿华的手机,告诉了阿华一切,阿华说立马从赶回来,叫小娜千万别着急,小娜就这样在家里等了整整几天。
    但等来的不是阿华,而是一个让她无法接受的现实,阿华死了,阿华在飞机上睡着后,在也没有起来,最后在阿华的水里检查出来有毒药。
    小娜一个人没有任何表情的坐在沙发上,感觉这一切来的来突然了,小娜抱着自己的双腿哭了起来,小娜哭了许久,她决定要替阿华报仇,小娜拿出积蓄,请了许多的黑客,写了上万封匿名信举报阿华的妻子毒害亲夫。
    小娜做完这一切,还不满足正准备找人去阿华妻子家里去闹时,忽然晕在了大街上,当小娜再次醒来,自己已经躺在了医院
    “医生?我怎么了?我怎么会在这儿?”小娜看着正在为自己挂掉水的医生。

    “你都是当妈妈的人了,你还不吃饭?你想死,你肚子里孩子你也不管?”医生摇了摇头。
    “什么?我怀孕了?你们没有搞错吧?”小娜一脸的震惊,小娜一直有一个天大的秘密,自己不可能怀孕,可是。。。
    “没有,而且婴儿发育良好!是个男孩儿!”医生说完便离开了病房,小娜躺在病床上露出一脸呆滞,几年前自己确认自己不可能怀孕的,难道自己几年前的医生看错了?
    小娜不得不呆在医院,自己的爸妈也从老家赶了过来,对于女儿的一切,父母没有表态,都选择沉默,让小娜有点难堪。
    一个星期后,小娜的病房里来了一个人,来人是毛毛,小娜不知道毛毛是怎么出来的,毛毛看着躺在床上的小娜,毛毛没有说话,而是拿出一瓶绿色的液体放在了小娜的床头。
    “这是什么?”小娜冷冷的看着毛毛。
    “是徐丽叫我给你的,我也是她派来的,她说你不喝下去的话,你会生不如死!”毛毛说完转身离开了医院。
    徐丽正是阿华的妻子,小娜一把抓过瓶子仍了出去,并大声辱骂起来,但是骂着骂着就感觉腹部一阵难受,最后吐了一地,小娜的父母赶紧过来收拾。
    一晃时光流转,转眼十月过去,小娜在几个月前不得不跟着父母回了老家,如今已经快要临盆,小娜忽然觉得这是阿华留给自己唯一的礼物,所以没有选择做掉孩子。
    小娜坐在黑瓦屋前,看着屋外的风景,她从小在这里长大,但是因为嫌弃这里贫穷,就跟着同学去了外面打工,希望能拼个名声成为富人,回来给自己的父母增加光彩,可是倒头来还是一场空。
    多的是仇恨,多的是那些骂名,多的是那些对花花世界的牵挂,小娜正思绪着忽然觉得腹部传来剧痛,小娜立即扶住墙壁。
    “爸!妈!”小娜霎时间满头大汗,十分痛苦的哀嚎起来。
    但没有任何人回应,小娜才想起来隔壁村在办丧事,今天出葬村里人都去出丧,小娜强忍着疼痛推开房门,来到卧室,一把抓过手机,小娜赶紧拨打了父母的电话,却发现手机无信号。
    小娜彻底的绝望了,剧烈的疼痛充斥全身,就在这时一个人影走了进来,一把扶住小娜,小娜定眼一看是一个老婆婆,老婆婆慢慢扶住小娜躺在床上。
    “别紧张,放松,放松!”老婆婆抚摸着小娜,小娜现在顾不得什么,听着这个老婆婆的指挥。
    “让我死吧!好痛!让我死!”小娜挣扎着抓住了床沿挣扎着,从未有过的疼痛感一次一次的刺激着小娜。
    老婆婆赶紧跑去厨房,端着温水拿着一把剪刀走了进来,指挥着小娜,一边安抚着小娜,整个山间充斥着痛苦的嚎叫,过来一分钟嚎叫声停止了。
    小娜全身大汗淋漓的躺在床上,气喘吁吁的看着老婆婆怀里的婴儿,老婆婆看着怀里的婴儿,忽然双眼一瞪,拿起剪刀就向婴儿刺去。
    小娜大声喊道“不要啊!”
    但接下来的一幕,小娜呆住了,一只稚嫩的小手竟然抓住了剪刀,老婆婆用尽全力竟然无法在刺进半分,老婆婆立即扔掉剪刀,将婴儿狠狠摔在了地上。
    小娜还没反应过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却让小娜浑身一凉“徐丽,你这个贱人,老子的事情你也敢管!"
    婴儿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老婆婆二话不说抓住凳子就砸了过去,婴儿却一闪抓起地上的剪刀,瞬间出现在老婆婆的面前,剪刀插在了老婆婆的胸前。
    老婆婆退后几步,倒在了地上费力的看着小娜说道“叫你离开他。。。为什么。。。你就是不听。。”
    婴儿慢慢走到老婆婆的身旁,抓住剪刀又补了几下,这才回头来到床边,一跳来到小娜的枕头边上,婴儿脸上露出一丝丝微笑“亲爱的,我回来了!”
    小娜立马用尽全力一巴掌打过去,婴儿只是抬了一下手,小娜的手瞬间发出骨头碎裂的声音,婴儿那稚嫩的小手慢慢抓住小娜的下巴,原本可爱的新生命,在小娜看来这根本就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婴儿吻了上去,瞬间小娜感觉浑身无力,渐渐的失去了意识,小娜的身体迅速开始老化,而婴儿正以惊人的速度快速成长,很快一个二十几岁的大帅哥站在床头上。
    这大帅哥正是阿华,不过更年轻,阿华慢慢的挪开了嘴唇,小娜如今满头白发,一脸褶皱,和七八十岁老太太无任何区别。
    阿华从房间里找到了几件衣物穿上,看着床上一脸恨意看着自己的小娜,阿华拍了拍身上说道“我养你那么久,你以为我真的看中你了?”
    “若不是徐丽这贱人在中间捣鬼,我老早就得到你的命了!”阿华说着正要离去,一只苍老瘦肉的手却抓住了他。
    小娜看着阿华无力的说道“你爱过我吗?”
    阿华一听,噗哧的笑了出来“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就看破了红尘,但是还是难逃生死,后来我无意得到了这个办法,我才能活那么久。。。还有,你觉得我爱过你吗?”
    “那你觉得你能从这里走出去吗?”忽然一个声音突兀的传来。
    阿华回头看着四个身影,说话的是毛毛身后的乞丐,乞丐身后站着两位打着破油伞的人影,二人身高两米八,身穿素色异袍挂彩带,头戴小笠看不见容貌,身上散发出黑气。
    “阴兵。。。”阿华说话时眼皮不由自主的跳动,一脸畏惧的向后退了一步。
    “徐丽!”毛毛跑向血泊里的老婆婆徐丽。
    “各位大人,我阳寿未尽,你们不能抓我!还望各位差官大人明察!”阿华一脸恐惧的后退。
    “哦,阳寿未尽。。。”乞丐哈哈大笑,但越笑却变得越发狰狞,阿华被吓得后退几步。
    阿华立即伸手抓向床上的小娜,一把掐住了小娜的脖子“来呀!你们过来我就杀了她!她阳寿未尽,如果因为你们她被杀,你们也难辞其咎!我记得阴兵貌似不能强行干扰因果吧!如果干扰你们的后果貌似比我还严重吧!”
    乞丐身后的两个大汉相互看了一眼,又看了看比自己矮了很多的乞丐,最后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哦,说完了吗?”乞丐冷冷的看着阿华说道。
    “你借因果,欺天道,骗轮回,修改定数!尔还胆敢威胁于我阴司!哪一条最不够你到最下面去乘凉!”乞丐冷冷的一字一字的说道。
    阿华刚想动手杀了小娜,却发现乞丐脚下冒出一根根链条,链条霎时间钻进乞丐身体里,乞丐面容瞬间开始改变。
    “尔休矣!”一句怒喊传来。
    乞丐摇身一变,头戴官帽,身穿大红官袍,豹头环眼,铁面虬鬓,相貌奇异,目露凶光手持镇妖剑,乞丐身后的两个阴兵立即躲得远远的,乞丐张嘴就是喷出熊熊烈火。
    “钟。。。”阿华还没说完,整个人瞬间被乞丐一把抓住吞入腹中。
    乞丐眨巴了下嘴哈哈大笑起来“老夫还得回去处理公事!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乞丐身后的两人立即让开一条道路,一个红色虚影从乞丐身上钻了出来,哈哈大笑着飘出了门外,乞丐背着双手看着虚影离开后,才转身看了看已经变成老太婆的小娜。
    “你其实早就应该出车祸而亡,不过因为阿华修改了定数,而逃过死劫,但看在你们功绩我暂且让你们二人在活几年!”乞丐看了一眼床上半死的小娜以及地上徐丽的尸体
    “你跟我走吧!”乞丐看向毛毛。
    毛毛不舍的回头看了看逐渐变回年轻的徐丽和小娜,跟在乞丐身后消失在了大门外。
    某山村,毛毛和乞丐站在了一破旧的瓦房外,乞丐走进了屋里,一眼就看到神台上的一块灵位,上面赫然写着三个大字 毛小方。
    乞丐又看了看残破的墙壁上的壁画,其中一副壁画里,一个乞丐跪在地上,身后一庞然大物在乞丐身后虚幻而成,几根铁怜连接着他们,也许他们的命运也从此交织在了一起。
    “我父亲教给我了祖传的一些本事,然后他就去世了,外婆说我丑不愿意收留我,我就跟着邻村的大姐姐们出去打工了,后来在车站走丢后,我遇到了已经被阿华盯上的徐丽,我一眼就看到了她身体里有着一团白色的人影,但是刚开始徐丽根本不信任我,后来她被夺走了生机才再次找到我。
    后来徐丽知道阿华有了新的猎物,于是派我跟着阿华,后来我知道是小娜,我就潜伏在她的身边,最后混进了美容院等着她来,可是还是晚了。。。我在她身上只能暂时性的压制她身体里的东西,却无法根治,后来我听她说有个乞丐跟踪她,我就想到了父亲曾经说过的阴司的你们。。。我没办法对付阿华时,就用父亲教给我的方法找你们。。。”
    毛毛话音刚落,大厅里渐渐出现许多乞丐,身材各异,每个乞丐的身后都站着两个将近三米的阴兵,毛毛都清楚的看到每个乞丐的身上都有一根铁链的虚影连接着地面。
    所有的乞丐都看着灵位拜了一拜遍消失不见,乞丐看着毛毛笑了笑“他虽然不是我们下面的,但是却教了一些东西给你们,这一拜他受得起。”
    乞丐摸了摸毛毛的头“你想继续回去打工还是和我一起去要饭?”
    毛毛瞪大了眼睛看着乞丐,乞丐微笑着看着毛毛,两人同时微笑起来。
    忽然徐丽从地上坐了起来,看了看四周,自己正躺在自家的大别墅里,徐丽摸了摸头“梦?”
    徐丽知道自己被阿华欺骗,知道被阿华夺取了生命力,可是如今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阿华长什么样子,甚至都不记得小娜和毛毛是什么模样。
    在叫来管家询问几次后,徐丽才确定她做了一个不寻常的梦,无奈的苦笑着开车去了公司,推开办公室的门,徐丽倒了一杯水喝了几口。
    “老板,这是今年的策划方案!”一个女子抱着文件走了进来。
    但两人对视时两人都是一愣,徐丽眯着眼问道“我们是不是见过?”
    “我今天才来这里上班,但我也觉得我们见过,也许是在梦里吧,我叫李娜,你可以叫我小娜!”小娜露出微笑。
    某街道,一个看似十七八岁的女乞丐正在街上瞎逛着,脏脏的小脸上一块有着一块胎记,忽然她停住了脚步,看着某店面里的一个老头几分钟,打了一个清脆的响指,身后地面慢慢冒出两把破烂的油纸伞。。。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玉断魂之夺命梦魇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5298.html
上一篇:玉断魂之珠宝店    下一篇:黑衣天使之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