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红桃A谋杀案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岑桑 发表时间:2015-03-26

    我特别喜欢苏希在牌桌上的样子,无论手里握着什么牌,都气定神闲。他的面前放着红桃同花顺,用干净的手指敲着最后一张底牌。那节奏,不疾不徐,却敲得人心烦意乱。苏希说:“想看我这张底牌,就要拿钱。”
    老邢第一个泄了斗志,说:“算了,我不玩了。”小毕也扣了牌说:“我还得留点回家打车的钱。”只有我豪爽地拍着钞票说:“看你们这些没出息的,我就不信是张红桃A!”
    苏希对我挑了挑眉毛,翻开底牌,满桌唏嘘。他的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圈走了桌子上所有的钱。老邢“哗”的一下,拉开卷帘门,阳光满满地照了一桌子。苏希的那张红桃A辉映着浅浅的光。
    我们是一家外贸公司的驻外办事处人员,全勤四个人,周五习惯性地打一夜牌,然后去街角广东人开的酒楼吃早茶。我站在门口,正想透透气,老邢从后面走过来,拍着我的肩膀说:“嗨,你个女人,这么熬夜不怕老得快啊。”
    我不以为然地说:“老得快好啊,省得让你们这帮色狼惦记着。”
    同事久了,就会变得口无遮拦,好像他们不是男人,无性别差异。小毕从厕所跑出来,大呼小叫地说:“苏希那小子呢?怎么没了?”
    “不会吧?你再去找找。”我回头看了看屋里说,“刚才他还在这儿点钱呢。”
    “真的没有!”小毕一脸诧异地冲着我们喊。
    老邢却用相当质疑的口吻说:“他不会是怕请客,自己跑了吧!”
    我惊奇地说:“怎么会呢?咱们就站在门口,怎么没看见他?”
    老邢总归是个头儿,大方地摆了摆手,说:“算了,别管他了。今天我请吧。”
    那是上午七点三十分,我检查了办事处三间屋子的全部门窗,锁上卷帘门。我没看见苏希,也没看见他离开。现在回想起来,这确实是件可疑的事,一个大活人怎么会平白无故消失了?但当时却没想那么多。毕竟我是个朝九晚五的普通上班族,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一成不变的生活里,竟然会出现一件离奇的事……
    那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我和老邢接到了警察的电话,被叫回了办事处。消失的苏希终于出现了,但是他已经死了。小毕回来取东西的时候,才发现了他,直挺挺、赤裸裸地躺在牌桌上。


    小毕一看见我和老邢,就大呼小叫地说:“喂,苏希被杀了。”
    老邢向牌桌上努了努嘴,说:“那还用说吗?都摆在那儿了!”
    苏希死的造型很奇特,一丝不挂地躺着,只有一张红桃A挡在私处。他的皮肤又细又白,脖子上有瘀紫的尸斑。如果不是具尸体,画面相当香艳。我和他共事这么多年,都不知道他有这么一副好身材。小眼睛的赵警官说道:“这模仿的是哪出啊?亚当,还是夏娃?”
    小毕说:“不会吧,他模仿的应该是《独唱团》的封面,还没出版呢。”
    法医根据尸体推测,苏希应该死在五个小时前,手法很暴力,被掐碎了喉骨。这个死法很恐怖,人不会马上死去,要忍着刺痛,一点点地窒息而亡。赵警官也感到很意外,说:“这可是专业手法,没练过武的根本不行。”
    他的话音刚落,我和老邢齐齐看向小毕,他是我们办事处惟一练过散打的人。小毕一惊,瞪着眼睛说:“看我干吗?我那两下子,唬唬人还行,哪里够专业。再说了,五小时前,咱们可是刚分开不久,我去浴场洗桑拿,一池子证人呢!”
    他这么一起头,老邢也连忙摊开手说:“对啊,五小时前,我在陪老婆逛街,一步行街的证人。”
    他们两个飞快地把自己推干净,我也不能落后说道:“我在SPA睡美容觉,按摩师能证明。再说了……”我比了个武打片中的锁喉功说,“这个我肯定做不来。”

    赵警官用他的小眼睛对着我们三个人打量了一圈说:“你们急什么?我也没说是你们啊!”
    我们三个立时窘迫地笑了,不知道说什么好。赵警官慢慢地戴起手套说:“知道凶手为什么要脱光死者的衣服放一张牌吗?据统计,百分之八十的凶手给死者摆造型,事实上是在用花哨的形式,掩盖证据。我猜死者的衣服上一定留下了凶手的东西,凶手才会脱掉他的衣服销毁了。”赵警官拿起苏希身上的那张牌,语调格外沉静,“所以说用这张牌换走他衣服的人就是最大的嫌疑人。”
    这不是废话吗?不是凶手脱的,难道还有谁?
    小毕瞥了一眼光溜溜的苏希,感叹说:“哇,真小!”老邢在一旁帮腔:“一张牌就挡住了。”
    我清了清嗓子说:“喂,认真点,人家警察讲的废话也是很重要的。”
    赵警官一脸黑面地说:“那你们谁来说一下,这个储物柜是谁的?”
    说着,他走到一个黄色的储物柜前,很显然,门锁已经被鉴证科的人打开了。小毕有点结巴了,说:“是……是我的,怎么了?”赵警官缓缓打开柜门,里面露出一大袋衣物。那正是苏希的。原来赵警官的那番废话,在这儿等着呢。小毕忍不住尖叫起来:“这是有人在陷害我!”
    如果说苏希是小毕害死的,我绝对相信。办公室里的那点儿事都是明摆着的。面子上嘻嘻哈哈,暗地里斗得你死我活。不久前,小毕费了牛劲拉到的新客户,被苏希抢走了。为了这件事,他们还打了一架,最终是我做的调解人。
    老邢在一旁“啧啧”地咂着嘴,领导派头都端上了:“小毕啊,你这样做可就不对了。同事之间,有什么矛盾,你应该摊开来说。哪能意气用事呢?”
    这下小毕可急了,大声嚷着:“哎,老邢,你这话怎么说的,你要往死里害我啊。”
    这时,警察把储物柜里的衣服拿了出来,满屋立时弥漫起一股幽幽的香味。香味是从衣服口袋里发出来的。原来,里面有一只漂亮透明的香水瓶子,可惜碎了。瓶口挂着一张心形的纸签,上面有一行干净的笔迹写着:给我最爱的小美。
    小美全名叫许致美,就是我。
    小毕像突然挖到宝似的指着我说:“我揭发,她和苏希有私情。后来她踹了苏希攀高枝去了,但苏希对她不依不饶,一直不放。”
    “你少胡说!不想干了是不是?”说这句话的不是我,而是老邢,口吻相当凶悍。他那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架势,让赵警官都听乐了。他说:“你就是许小姐的那个高枝吧?你不是结婚了吗?”
    小毕说的没错,我扔下苏希,做了老邢的小三。毕竟他是经理,对我的“钱途”和“前途”都大有裨益。不过这个时候被曝内幕,时机实在不对,弄不好就要惹祸上身。我在一旁忙给自己撇清说:“喂喂喂,我哪有那手劲儿,能掐碎他喉咙?”
    “那可不一定啊!”赵警官边说边拿出二号物证。那是一把银色的金属扳手,夹口处包着松软的布,“知道为什么包布吗?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不会刮伤表面皮肤,造成用手攻击的假象。”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不自觉地提高了音调。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红桃A谋杀案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4524.html
上一篇:完美剧本    下一篇:猫面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