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一只绣花鞋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菊韵香 发表时间:2015-02-07

    走在去往松峰镇的路上,秦方一直觉得报案人谢花秀的说辞漏洞百出。半小时前,他和同事大刘正在执勤,一个衣着艳丽的中年女人突然跑到面前,硬把他拖到僻静处,哭着说她的儿子被人抢走了,这个女人就是此时跟在身后的谢花秀。秦方问她住哪儿,儿子多大?许是慌不择言,谢花秀竟称她是夫余国人,儿子叫小宝,今年67岁。秦方一听,差点儿以为她是从千年古墓里钻出来的!
    松峰镇地处阿城境内。阿城曾是金朝国都,在古代当算繁荣富庶之地,后来,兵连祸结,一派繁华也归了尘土。至于地下埋着多少古墓,没人能说得清。而谢花秀提及的夫余国,早在辽金时代就被女真首领征服,现在叫扶余。还有,她看上去也不过40岁,儿子居然比她还大!
    “我急糊涂了,小宝他六七岁,长得又高又瘦,求你快帮我去找找啊!”谢花秀又连声催促。秦方问:“你有孩子的照片吗?”谢花秀一个劲地摇头,拽起秦方就走,“我从没给小宝照过相。我认识抢走他的浑蛋,那个浑蛋叫许多金,抓着小宝往松峰镇走了!”
    秦方在派出所做协警,从小到大,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穿上警服,成为一名警察。为此,他对工作始终非常敬业。听完报案,秦方回头喊大刘,让他回去跟所长说一声,他则和谢花秀急匆匆地赶往松峰镇。抵达镇口,秦方越琢磨越纳闷:她说认识抢走小宝的许多金,那她和许多金是何关系?为何不阻拦?心下正想着,一个身材瘦削如麻秆、头上顶着只冬瓜的中年男子迎面走来。秦方拦住他,刚说出许多金的名字,就见对方禁不住打了个激灵,“你找他干什么?”
    秦方亮出证件,问:“他是不是带了个小男孩回来?”“我奉劝你最好赶紧走!”瘦男子紧盯着秦方,口气瞬间变得格外低沉,“他带回家的是邪祟,邪祟缠身,他活不过今晚!”
    不等迈进许多金家的院门,秦方就听到了阵阵撕心裂肺的悲哭。很快,一幕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的情景映入了眼底—许多金正如中邪般鬼哭狼嚎,满地打滚。他的双脚肿胀,溃烂得比马蜂窝还吓人,从疮口里不断流出的血水污浊发黄,腥臭难闻。他的腰上还紧紧缠着一条黑红色的草绳。
    那不是草绳,是道伤疤,整整绕腰一周的伤疤!更匪夷所思的是,如果皮肉受伤,结的痂应该会高出皮肤,可许多金腰部的那道疤却如钢筋般深深地嵌进了肉里,且在不停地往里勒,看那阵势,用不了多久就会勒断他的腰!


    秦方哪见过这般怪异情形,掩着口鼻问:“大娘,他这是怎么回事?快去请医生啊!”守在许多金身边的许母止不住老泪纵横:“老天啊,要是我儿子多金做了什么孽,你就怪罪我,惩罚我吧!他还年轻,还没结婚成家啊……”
    从许母的哭诉中,秦方多少听出了点端倪。昨晚,许多金整宿没回家,今早10点多,他回来了,一进门就说脚胀腰疼。踢掉鞋子一瞧,母子俩全呆住了—从脚掌到脚面,全肿胀得通红发亮,且奇痒难忍,许母又惊又怕,赶忙去请医生。许多金又觉腰里刺痒,似有虫子在蠕动,脱下衣服看去,腰间鼓起了一条细如发丝的红线。短短几分钟,红线就膨胀成手指粗,接着和脚面一样溃烂流血。等医生进门,红线已有擀面杖那么粗。经检查,医生给出了诊断结果:许多金得的是一种名叫蛇箍疮的地方病。忙活了大半天,医生叹口气,扔下句“无能为力”后走了。街坊四邻也都躲得远远的,交头接耳说许多金肯定是在外做了什么丑事坏事,招惹了邪祟。没错,许多金的确做过坏事,他拐走了谢花秀的儿子小宝。秦方强按住疼得打滚喊叫的许多金问:“你抢的孩子呢?”
    讯问入耳,许多金顿如触电般浑身一哆嗦:“我没抢过孩子,我该死,我,我只玩过一条蛇,是蛇在害我!”“什么蛇?”再三追问,许多金终于说出了昨夜撞上的一档子事—在山沟里,他挖出一只绣花鞋。借着亮亮的月光,他注意到鞋尖处绣着一朵娇艳盛开的牡丹,做工非常精致。虽说不知在地下埋了多少年,但看上去仍跟新做的一般。新奇之下,他动了试穿的念头。可将臭烘烘的脚趾刚伸进鞋窠,就感觉到里面有东西,捏住鞋帮一磕,一条又细又长的小白蛇掉了出来!

    野生小白蛇可是名副其实的补身上品。许多金大喜,抓住小白蛇的七寸轻松一拧,随后别上了腰带。听到这儿,秦方忙问:“那绣花鞋和小白蛇呢?”“绣花鞋是女人的东西,我扔了。蛇在缸里,我本打算睡醒了再剥皮,蛇肉炖汤,蛇胆泡酒……”话音未落,秦方便从余光里瞄见谢花秀死盯着许多金,恨意浓浓。秦方正想说许多金只抓了条小蛇,没抢你的儿子小宝,心头却猛地一咯噔:谢花秀,绣花鞋!再想想她报案时的言行举止,莫非她是……民间传说中有蛇精猴精、花妖树精等等,其实,人也是动物,因为成了精,才会叫自己是人。
    正自寻思,只见谢花秀一阵风似的冲到水缸前,飞快地捞出了那条通体莹白如玉的小蛇。秦方紧跟着奔去,伸手攥住了谢花秀的手腕。谢花秀显然一惊:“放开我,你想干什么?”
    连秦方自己都难相信,身为协警,他竟然压低声音说出了这样一句话:“请你放过他!”“他活该得到这样的下场……”“你必须放过他,他的身后说不定藏着一个重大犯罪团伙!”
    前面提过,辽金时代的阿城曾无比繁荣,地下自然也埋葬着无数王公贵胄的古墓。许多金说,他是在山沟里挖到的绣花鞋。夜半三更,他去山沟里转悠,乱挖,只有一种可能:盗墓。那他的上线是谁?同伙又是谁?顺着他这根藤,很可能会摸到一堆瓜。一旦许多金被蛇箍疮勒死,这个线索可就断了。尽管这番经历简直比天方夜谭还不可思议,但说不清为什么,关键时刻,秦方还是选择了相信。谢花秀能视以鞋窠为巢穴的小白蛇为孩子,能来救它,这足以说明即便她是绣花鞋成精,也绝非索魂夺命的邪祟。
    对视之中,谢花秀突然脸色一冷,猛地撞向秦方。秦方的身手还算不错,侧身一闪去抢小白蛇,只要夺过小白蛇,就能和谢花秀讨价还价。孰料谢花秀并非想跑,而是在帮他—一眼没留神,在镇口遇到过的那个瘦男子冷不丁蹿出,抡起铁锹恶狠狠拍向他的后脑。转瞬之间,变故横生,万幸在谢花秀的猛力推搡下,秦方侥幸躲过了一劫。
    “住手,我是警察!”秦方大喊。瘦男子凶相毕露,再次抡圆了铁锹,“警察?哼,拿只绣花鞋连喊带叫,我看你是邪祟上身了!乡亲们,快打死他,他和许多金一样,被邪祟附体了!”
    “砰!”危急关头,一声枪响震住了凶神恶煞般的瘦男子。所长和同事大刘到了,秦方刚想招呼大刘快救人,却发现手中握着的是一只鞋面上牡丹盛开的绣花鞋!
    当日,许多金的恶疾不治而愈,并如实供出一个以瘦男子为首的盗墓犯罪团伙。警方快速出击,收缴了多件古代珍贵文物。案件告破,大刘问秦方是如何发现盗墓线索的,秦方想问:难道你没看见谢花秀带我走吗?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当晚,秦方径直走进山林深处,将那只绣花鞋和小白蛇埋在了一起……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一只绣花鞋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4171.html
上一篇:车上的黑纸    下一篇:报恩黄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