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夜话之鬼瘴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淡天 发表时间:2015-01-29

    1995年,我在北京某大学考古专业读研。那年5月,贵州黔西地区在施工过程中意外发现了一处清代古墓群,因我的导师刘教授是清史专家,黔西当地部门便邀请他前去指导发掘工作。这是一次难得的考古实践机会,教授吩咐我们几个研究生同行。
    文物挖掘工作看似刺激,实则繁琐又辛苦。我们每天蹲在墓群区,从早上忙到半夜,累得大腿都快要抽筋。这么过了半个月,终于完成了挖掘及后续清理工作。大家向教授“撒娇”讨赏,教授大手一挥:行,放你们一周的假,好好休息休息吧。
    在此次前来的一帮同学之中,我和刘元、欧永彪的关系最铁,又都酷爱探险野游。来之前听说黔西不但山险林茂,而且是古代夜郎国所在地,肯定好玩。经过商量,我们三人决定到附近的乌蒙山脉体验一番。
    车子颠簸了两个多钟头后,停了下来。背着大包小包,我、刘元还有欧永彪兴冲冲进入一望无际的山林。
    想欣赏别人看不到的风景,就要“不走寻常路”。三人仗着指南针侍身,专门捡一些偏僻小径走。沿途果然风景秀绝,眼福大饱。就这样磕磕绊绊,在日头偏西时,我们来到了一片地势稍平整的青杠林,实在走不动了,于是卸下睡袋,支起帐篷,准备在此过夜。
    山林很静,我们畅谈着白天沿途的见闻,渐渐睡意涌来,进入了梦乡……
    一大清早,我的帐篷就被刘元扯开了。胖乎乎的刘元呼呼地喘着粗气,像头受惊的熊瞎子。
    “怎么了?”我惊问。
    “你……你出来看看。”刘元脸色很难看。
    我探出头瞧了瞧天,挺好的啊,只是有点阴而已,不过这样的天气更适合野行。
    刘元一跺脚,道:“什么跟什么啊,你没发现?这里根本不是我们昨晚安营的地儿!”
    我往四周扫了一眼,不由愣了,昨天明明是青杠林,如今怎么变成了桃树林?我晃了晃脑袋,没错,眼前的确是桃树林。


    这时欧永彪也从帐篷钻了出来,我们三人面面相觑。
    刘元最胖,也最胆小,他面色煞白,颤声道:“不会……不会是撞邪了吧?”
    “别自己吓自己,估计是哪个无聊的人跟我们开玩笑呢。”我拍了拍刘元的肩膀,给他壮胆。其实说实话我也底气不足,深山老林的,谁会有闲工夫开这玩笑。再说,不声不响地把三个活人连同帐篷挪到别的地方,得要多大力气啊?
    欧永彪觉得口渴,掏出水壶往嘴里倒水,忽然“哇”地吐了出来,连连说:怎么这么酸。他把水从壶中倒出来,发现水色泛红,里面还有几片发霉的桃花。
    “昨天喝时还好好的,怎么……哪个龟孙子这么缺德?”欧永彪是川北人,矮个子粗线条,当场就骂开了。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浑浊的咳嗽,把我们三人的寒毛都惊竖起来。
    桃枝摆动,一个老婆婆走进了视野。那婆婆看样子已七十多岁了,头发花白,佝偻着背,拖着一筐桃子,艰难地一步一步向我们走来。
    刘元拽了拽我的袖子,低声道:“看到没有,这老太没影子。”

    “神经,又没有太阳,哪来的影子?”我撇着嘴说。“这情节怎么让我不由想到了西游记,你们说她是不是白骨精变的?”欧永彪开起玩笑。
    上前一对话,老婆婆姓施,就住在这附近。我们三人充分发扬雷锋精神,吭哧吭哧帮她把一筐桃子抬回了家。那是一座二进式的庭院,分为前院和后院。我一眼就瞅出这宅子有些历史,那建筑风格起码是清末的。
    “深山,古宅,老妪,你们不觉得怪怪的吗?”刘元总是及时地说出一些不合时宜的话。
    我作势踢他,说:“别神经兮兮的行不行?哪有鬼怪住在桃树林呢?桃木辟邪知道不?”
    欧永彪问道:“婆婆,您这房子可有些历史了哦?”
    “湿?哦,这里常年阴雨,所以是有些湿!”
    看来施婆婆年纪大了,听力不好。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我们刚迈进前庭,一个六岁左右的小男孩蹦蹦跳跳从堂屋蹿了出来,抓起筐内桃子就往嘴里塞。施婆婆打了一下他的手,嗔说:“虎儿,不懂规矩,没看到来客人了吗?”
    虎儿捧着桃子,依次冲着我们恭恭敬敬地打招呼:“胖叔叔好,瘦叔叔好,不胖不瘦叔叔好。”
    这一下就把我们三人逗乐了,我摸了摸虎儿的脑袋,笑着说:“虎儿真可爱,上学了没?”就在这工夫,我看到虎儿的脖子上有一个桃花形的胎记,拇指大小。
    施婆婆叹了口气说:“这地儿偏,没处上学堂,整天呆在家里玩,没出息。”屋子装修得颇简陋,我打量了一番,提出疑问:“婆婆,家里其他人呢?”施婆婆说:“虎儿的娘跟人跑了,虎儿爹上京赶考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家中就我祖孙俩相依为命。”
    上京赶考?一听此话,我们三人愣了。还是欧永彪反应快,接口说:“婆婆您可真会开玩笑,虎儿的爸爸到北京出差了是吗?”
    “睡觉?大清早的,我不睡觉。”
    “……”
    到施婆婆家没多久,就落起了雨,我们只好暂在她家避避。施婆婆耳朵背,却是个话儿痨,揪着欧永彪问东问西没完没了。虎儿则跟我比较玩得来,缠着我陪他踢毽子。我拿出足球场上控球的本领,把个毽子踢得好像用绳拴在了脚上一样。刘元从进门就显得心事重重,左顾右盼,坐立不安。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灵异夜话之鬼瘴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4113.html
上一篇:都市聊斋之鬼口    下一篇:救命扑克催命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