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特殊的人寿保险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猫郎君 发表时间:2015-01-23

    1、画押
    现在我每天都要买一份晚报,边嚼着馒头边翻看。当然我从来不看新闻,我只看第六版,那上面是绝大多数人都厌恶的招聘广告,但我却很喜欢。人总是要吃饭的,而我已经失业很久了,不努力找工作,还能怎么办呢?
    我把最后一口馒头塞进嘴里,用圆珠笔在一则广告下面重重划了道横线——“保险公司招聘客户代表,底薪10000元。”我立刻站起身,急急忙忙地在身上摸索手机,顺便把嘴里的馒头干干地咽下去。
    电话打通了,那边是一个生硬的男声,自称姓莫。我毕恭毕敬地介绍了自己的情况,甚至想好了遭到拒绝时该如何哀求。但让我没想到的是,我这边话音刚落,他立刻便告诉我,我已经被录用了,明天早上9点到公司签订合约。
    我用力掐了把自己的脸,然后扑到桌边抓起报纸,把薪金后面的“0”耐心地数了几遍,的确是四个,我没有看错。我把报纸一扔,兴奋地跳起来。
    第二天我早早就赶到了那家公司。一个穿着黑色套裙的中年女人为我开了门,她好像得知我的来意,没有任何询问,就直接领着我朝房间深处走去。
    我边走边瞧,整间公司就是一个空旷得像是广场的大厅,其间密密麻麻地摆满了铅灰色的办公桌。每张桌后都坐着个穿白衬衫打黑领带的年轻人,他们有的在埋头看书,有的拿着圆珠笔在纸上无聊地勾勾画画,还有的只是直直地坐着,就像睡着了一样。这些人之间完全没有交谈,脸上的表情也都单调乏味。整间公司看上去,就像一张静默的黑白照片。
    这令我有些奇怪。以前我也在几家公司呆过,但没有一家像这里一样。这里就是一口井,黑沉沉的,波澜不惊。
    黑套裙女人领着我一直走到大厅尽头,那里是一堵巨大的墙壁,一左一右开了两扇门。左边那扇是暗红色的,上面写着“总经理室”。右边那扇则是黑色的,隔着一段距离,我看不太清楚,隐隐约约感觉那是一扇铁门,沉重而阴郁。
    女人拉开总经理室的门,朝里面说了几句话,便示意我进去。我有些怯懦地走进那扇门,立刻闻到一股说不清的怪异气味。


    里面是个很大的房间,一个颧骨突出的男人坐在老板桌后,正写着什么东西。见我进来,他面无表情地站起来,伸出苍白的手,说:“欢迎你成为莫氏保险公司的一员。”正是电话里的那个生硬的声音。我急忙上前握住那只手,感到它又硬又凉,就像握住了冬天放置在室外的铁管。
    “你的工作,就是为客户服务。服务是我们莫氏保险最核心的竞争力,这点很快你就会了解。”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份合同推到我面前,“如果没有异议,那就签字吧。”
    我忙欠身把合同接在手里,匆匆翻了一遍。有些地方词句晦涩难懂,我看得一知半解,但薪金那部分的确标注得清清楚楚,月薪一万元。我的手抑制不住地抖动起来,胸腔里像是有一只滚烫的球体在弹来跳去。我生怕他反悔,飞快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担心不够清楚,又重重地描了两遍。
    2、铁门
    我就这样成了莫氏保险公司的一员。黑套裙女人给我分配了办公桌,拿给我一张印有一个男人照片和简介的A4纸,告诉我这就是我要负责的客户。照片上那个人我认识,是经常在电视里露脸的一个大老板,这令我有些受宠若惊,我万万没想到自己还能跟这种上流人物打交道。

    资料只有一页,很快就看完了,我倍感无聊,于是偷偷打量起相邻的同事来。坐在我左手边的是个三十五六岁的男人,脸色蜡黄,正无精打采地盯着桌角上的半盒饼干。也许是感觉到了我在打量他,他慢吞吞地把头转向我,喉咙里咕噜噜响了几声,有气无力地问:“新来的?”
    “是啊,头一天上班。”我热情地回应。“难怪!”他神情恍惚地看了我一眼,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难怪?难怪什么?我正要发问,看到黑套裙女人远远走了过来,便连忙住了口。
    女人走到离我不远处的一张桌旁站住,居高临下地对一个皮肤白皙的男孩说了几句什么。那男孩像是呆住了,仰着脸惊愕地望着她,那神态活像一只青蛙盯着一条蛇,然后他两手撑着桌子慢慢站起来,跟在她身后朝大厅一端走去。他的肩膀不停地抖动,苍白的背影仿佛一张被风越刮越远的纸。
    他们走到那扇沉重的铁门前。铁门从里面打开,女人径直带着男孩走进去,铁门旋即关闭。我疑惑地问身边的中年男人:“那黑门里面是谁的办公室?”
    中年男人没有回答。我转过头,这才发现他的脸色顷刻间已变得煞白。我望望四周,蓦地发现所有人的神情都变了。如果说我刚进门时这些人的表情是一团死水,那么现在这团水像是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搅动,形成一个巨大而恐怖的漩涡。
    约摸过了半个小时,那扇黑色的门打开了,女人像猫一样走出来。可令我感到奇怪的是,那个男孩并没有跟着出来。他去哪儿了?我心里不由打了个寒噤。
    临下班前,黑套装女人再次出现,叫走了一个短发女孩。她们同样走进了那扇铁门,但与上午不同的是,十分钟后,短发女孩跟着黑套裙女人走了出来。她的脸色比方才苍白了许多,步伐也有些踉踉跄跄,一只手腕上还缠着厚厚的绷带,隐约有嫣红的颜色透出。我的心猛地一沉,那绷带上渗出的分明是新鲜的血迹!
    第二天上午,被叫走的人轮到了坐在我右边的男生。他从铁门里出来时,看起来像是刚刚被人痛扁了一顿,鼻青脸肿,鼻血随着他的脚步洒了一路。然而他脸上却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愤怒,相反,那张高高肿起的脸上洋溢着一团喜气,仿佛碰见了天大的好事。
    我望着他,脑子里愈发混乱起来。想不通的事越积越多,就像旧家具横七竖八地堆满了空房间。
    “那扇门里到底有什么?”中午时候我堵住病怏怏的中年男人,坚持要问个究竟。“别问了,轮到你进去的时候,你就……”他像是没吃饭,声音小得像蚊子哼哼。“难道我也要进去吗?”我瞪圆了眼睛,惊恐地问。他叹口气,说:“早晚的事,没人能避过。”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特殊的人寿保险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4070.html
上一篇:悬疑故事之秘密    下一篇:催命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