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老猎手的遗言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贺清华 发表时间:2014-12-11

    凤凰山上有一种珍稀动物──麝羊。雄性麝羊的肚脐与生殖器之间有线囊,能分泌麝香,是名贵的药材和香料。可经过山民多年的猎杀,麝羊已到了快灭绝的地步,于是,政府颁布法令禁止猎杀麝羊。
    禁猎以后,政府成立禁猎队把山民手里的火铳统统收缴了。只有一人例外,这人就是居住在大山深处的苏旺。苏旺家世代狩猎,他的父亲当年是凤凰山最有名的猎手,死在他手里的麝羊数都数不过来。谁知,苏旺18岁那年,他父亲在山里瞄准一只老麝羊开枪时,枪管爆炸了。抬回家时,苏旺的父亲只说了一句“千万记住……要给山神爷烧纸钱……”,便死了。
    从那以后,苏旺就接过了父亲手里的火铳,他记住了父亲的遗言,每次进山打麝羊时,都要毕恭毕敬在自家屋角烧纸钱敬山神。苏旺很快就成为了一个出色的猎手。凭着手里的火铳,他过上了丰衣足食的日子,接着娶妻生子,儿子苏小林一晃到了18岁,进了县城一所中学念高中。
    如今,政府禁猎了,而且要苏旺交出火铳,他自然不愿意了,不打麝羊,他拿什么养活全家,给念高中的儿子交学费?于是,他开始抗缴,最后和禁猎队在大山里捉起了迷藏。禁猎队不可能天天上门做他的思想工作,只好让苏旺把火铳留在了手里。
    这天傍晚,儿子苏小林从学校回来了,他犹豫了半晌,说道:“爸,政府禁猎了,老师让我劝劝你,把火铳交了……”苏旺没好气地打断儿子的话:“交了火铳,明年我拿什么给你交学费?你真是只知道念书不知道当家的难。”
    苏小林不服气地说:“春生家的火铳交了,他爸不是养蘑菇吗?铁牛家没了火铳,他爸不是在种草药吗?”苏旺吼道:“哟!年纪不大,倒会教训起老子来了!你爸除了会打香獐子,别的啥也不会!”
    苏小林鼓起勇气,说:“我们老师说了,如果你不交出火铳,明年就不准我参加高考。”这一招真灵,苏旺立刻被唬住了,痴痴地站在那里,半晌说不出话来。
    其实,苏小林说不准高考的话是骗父亲的,他就是想用这个办法逼父亲交出火铳。
    晚上,苏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难以入眠。他知道凤凰山的麝羊越来越少了,政府禁猎确实是对的,但他还是有些不甘心。


    第二天一早,苏旺对儿子说:“为了不影响你的前程,爸今天上山打最后一次。打完这次,爸就把火铳交到禁猎队去,以后爸在山里采草药、种草药……”
    苏旺说这话的时候,眼里泪光盈盈。苏小林听了,心里也酸酸的:“爸,今天我跟你上山吧!我要监督你,你只能打这一次了,只能打一头麝羊。打完,我陪你把火铳交到禁猎队去。”苏旺想了想,爽快地答应了。
    吃过早饭,苏旺在屋角烧了几张纸钱,虔诚地祈祷了一会儿,这才扛着火铳领着儿子上了山。
    转了几个小时后,苏旺父子俩终于发现了一只老麝羊,那老麝羊也看到了苏旺父子,不过它居然没跑,而是转身面朝苏旺,后腿撑地,整个身子像人一样地立起来,两只前蹄合在一块,作揖似的。
    苏旺愣了一下,就这么一愣神的工夫,老麝羊转身一跃,就上了一处高岩。
    这时苏旺才发现不远处还立着一只小麝羊,原来老麝羊不跑,是在替小麝羊求情呢!苏旺顾不得那么多了,抬起火铳,对准小麝羊,“砰”的一枪,铁码子准确无误地从小麝羊的双眼穿过。不一会儿小麝羊便腿一软,倒了下去。
    这时,山岩上的那只老麝羊两只前脚一跳,跪下来,嘴尖紧贴地面,“呜呜咩咩”地叫着,忽地立起身子,仰天一声悲鸣,对着苏旺仇恨地剜了一眼,转身跑了。

    苏旺只恨自己的火铳不能连开两枪,眼睁睁看着老麝羊跑了。不过打中了小麝羊,也是有收获的。
    刚才的一幕,苏小林看得一清二楚。此时他站在那里,心里不知是啥滋味。
    苏旺让苏小林提起小麝羊,目己又往火铳里装了一枪铁码子。
    苏小林见了,说:“爸,你已经开了一枪,打死了一只麝羊,咱回吧!把火铳交了。”
    苏旺说:“不行。爸说了这是最后一次上山打香獐子,但没说只开一枪。不打着那只老香獐子,爸心里别扭。”说完扛着火铳又往前走去。苏小林只得提着小麝羊跟在了后面。
    走了不多远,苏旺就听到前面不远处的草丛里,有那畜生穿行的沙沙声,还隐隐约约见到那畜生扬起的雪白短尾巴。苏旺笑了,今天这老麝羊是打定了。
    终于,苏旺发现那只老麝羊轻盈地跃进前面一片不大的开阔地。老麝羊面对着苏旺的方向凝视着,它红玛瑙似的眼睛一眨不眨,似乎有些湿润。
    苏旺的心一阵狂跳,这样站着,绝好的机会来了。只要轻轻一抠扳机,铁码子就能从它的左眼射进去,从右眼穿出来,而丝毫伤不了它的皮毛。这样,除了它的麝香可以得到一笔好价钱外,它的皮毛也是一笔数目不少的钱。
    苏旺正要抬起火铳,却突然转过身来,鬼使神差地把火铳往苏小林手里一塞,说:“难得的机会,你来开枪,打它的眼睛。”说完,他就悄悄走开了。
    苏小林握着火铳,犹豫着,他不知自己该不该听父亲的话。开枪,对他这个猎手的后代太具有吸引力了,他从8岁就学会了开枪,16岁的时候已经练就了百发百中的好枪法。此时他的心在狂跳,他一个劲安慰自己:就开这一枪,开完这一枪,就把枪交到禁猎队去,从此不再进山打麝羊。
    这么想着,苏小林抬眼去看父亲,只见父亲已经蹑手蹑脚绕到了老麝羊的对面。苏小林缓缓地举起了火铳。
    “砰”一声巨响。苏小林的耳膜像是被这声巨响震聋了,他依稀听到了一声“啊”的惨叫,可这声“啊”绝不是老麝羊发出来的。苏小林明白过来后,急忙扔掉火铳,疯了似的跑过去。他看到老麝羊已经倒在地上,铁码子从它的左眼穿过,右眼射出!老麝羊旁边,父亲正躺在血泊里,铁码子是穿过老麝羊的脑袋之后又扎进了他的眉心!
    “爸,你怎么了?怎么会这样?”苏小林扶着苏旺的脑袋,哭喊道。
    苏旺嘴里吐出一口血水,说:“这老香獐子成精了,它成心引我过来的……”
    “爸,我给你包扎……”
    “用、用不上了。”苏旺咧了咧嘴,却始终没有笑出来。冥冥中,他觉得自己也应该给儿子留下一句话,于是,艰难地说:“以后不要打香獐子了,把火铳交上去……”说完便头一歪死了。
    “爸──”凤凰山里传出一声声悲痛欲绝的恸哭声……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老猎手的遗言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3665.html
上一篇:荒野木屋    下一篇:爸爸的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