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明星鬼事之替身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蛋挞yoyi 发表时间:2014-12-02

    叶吉在校园内上被几个不认识的女生拦了下来,她们嬉笑着与他合影,并留了电话号码给他,因为叶吉长得和大明星张泽修几乎一模一样。对于这样的状况,叶吉已经习以为常,轻松地打发了那几个女生以后,继续赶路。明星脸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实质上的好处。和普通人一样,他得打工挣学费。
    “请等一下。”一个女人叫住了叶吉,在他兼职的校园超市门口。女人走到叶吉的面前,用一种很严谨的目光打量着他,从头到脚看了好几个来回,最终把目光停在了他的脸上。
    “如果鼻子再高一点,下巴再尖一点,那就一模一样了。”女人低低地说。
    叶吉皱着眉头看着女人,她似乎不是那种普通的FANS。
    女人从包里拿出了一张名片递给叶吉:“我是张泽修的经纪人,薛安琪。”
    叶吉看了看名片,嘴巴张成了“O”形。
    “我注意你很久了,最近有个项目想邀请你合作。你不用着急给我答复,考虑一下,如果有兴趣的话,随时可以打电话给我,到时候再细谈。OK?”女人说话快速而干练。
    叶吉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早,叶吉拨通了女人的电话,经过一夜的思考,他决定尝试一下。下午两点的时候,叶吉如约来到了薛安琪的办公室,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手心里握着汗。
    “你是个聪明人。” 薛安琪微笑着对叶吉说。
    叶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像个孩子。
    “嘭”!办公室的大门被一脚踹开,张泽修出现在门口,身上散发着酒气,脸上写满了愤怒。
    “你他妈凭什么推掉我的通告!”张泽修大叫着冲向薛安琪,像一只发了疯的公鸡。张泽修的行为令叶吉大跌眼镜,没想到白马王子私下竟然是这样的粗俗暴戾。


    “泽少,你冷静点。”张泽修的私人助理带着几个保安从门外跑了进来,拉住了他。
    “你们给我滚开!”张泽修挥舞双臂,这双臂膀是他在屏幕上常用来虏获佳人芳心,搂抱爱情的,如今却成了动粗的利器。
    “你先出去,回头再说。” 薛安琪用极其冷静的语气对张泽修说,并对私人助理和保安施以眼色。
    张泽修被架了出去,薛安琪关上了门,叹了口气,然后看着叶吉无奈地苦笑。
    “你看见了,泽修最近的状态很糟糕。”薛安琪说。
    叶吉点了点头。
    “好了,让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吧。”薛安琪从桌上拿了一份文件走到叶吉面前,递给了他。
    “这份是保密协议,你先签一下,以确保我们之间的合作是秘密的。”

    叶吉仔细地看了一遍协议,确认无误,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好,现在说说合作计划。我会安排你去做一系列的手术,让你成为张泽修,由你代替他去上所有的通告。至于酬劳方面,他原来拿多少,你就拿多少。而整容的费用,由公司出。情况就是这样,有什么问题没有?”
    “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张泽修他……”
    “等他恢复原来的状态以后,我会找机会安排他复出的。不过你放心,他并不是什么通告都愿意接的。我会做好安排,有的通告依然由你去。酬劳也许不是很多,但比起你现在的收入要高得多。还有问题吗?”
    “我以后只能以张泽修的身份出现了是吗?我是说,我无法做回自己了吗?”
    “当然可以,不过要等到张泽修复出以后。”
    “给我点时间考虑好吗?”叶吉问。
    薛安琪点了点头。
    叶吉坐在病房中央的椅子上,薛安琪站在一边,看着医生揭开他脸上的最后一层纱布。半年来的努力是成是败,就看这一刻了。当纱布从叶吉脸上垂落到地上的时候,薛安琪笑了。
    “怎么样?”叶吉看了看薛安琪,又看了看医生。
    他们对他微笑着点头。叶吉悬了半年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我先回去安排一下,一会儿私人助理会来接你。”薛安琪拍了拍叶吉的肩膀,转身走了。
    叶吉突然感觉有些失落,他觉得薛安琪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样欢呼或者赞叹。
    在医生和护士离开大约20分钟以后,私人助理来了。
    “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私人助理对叶吉说。
    “没事的,麻烦你了。”叶吉客气地说。
    “我们走吧。”
    “可是,我的行李还没整理……”
    “不用了……呃,我是说,回头我让人来取好了。”私人助理说。
    叶吉点了点头,换好衣服和私人助理走出了病房。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明星鬼事之替身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3597.html
上一篇:别看桌下    下一篇:蚌咀湾的陈阿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