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幽默派对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郭敏 发表时间:2014-10-30

    丁晓锋在一家外资企业上班,因为工作繁忙,一直没多少时间休闲娱乐。这天,他偶然翻阅报纸,看到上面登着一则广告,一家名叫“梦幻”的俱乐部招收会员,而且不定期举办派对舞会。丁晓锋早就听说过这种既神秘又刺激的派对舞会,不禁有些心动,于是按照上面留的电话拨了过去。
    接电话的是个男声,自称姓白,是“梦幻”俱乐部的经理,听到丁晓锋表示出兴趣,白经理热情地介绍着俱乐部的详细情况,最后说随时欢迎丁晓锋报名。
    下班后,丁晓锋顺路去了“梦幻”俱乐部的办公地点。出乎意料,白经理是个年近半百的老头儿,乍看不像个商人。白经理显然注意到了丁晓锋流露的疑惑,笑着告诉丁晓锋,这个俱乐部开张一年多,已经有几百名各界精英成为会员了。见丁晓锋还不太相信,白经理递过一张卡片,说:“恰好明晚我们的会员就有一场派对舞会,你可以先体验一下。”
    第二天晚上,丁晓锋决定去看一看,弄清楚这个新奇的派对舞会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特意装扮了一番,拦了一辆的士,对司机说了卡片上的地址,哪知司机一听,顿时变了脸色,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开车。
    的士绕行了很大一圈后停下来,丁晓锋下车发现,外面黑漆漆的,竟然是一处偏僻的荒野。丁晓锋吓了一跳,怒气冲冲地对司机说:“你有没有搞错地方?”司机阴着脸,冷冷地说:“这里以前是个火葬场,实话跟你说吧,如果不是今天生意太差,鬼才愿意拉你到这种地方。”司机撂下这几句话,迅速开车离开了。
    火葬场?丁晓锋打了一个寒噤。他四处张望,除了飕飕的冷风、真的连鬼影子都没有一个。就在这时,丁晓锋听到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接着一束手电光照在他的脸上,射得他睁不开眼。


    “没事吧?”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是白经理。丁晓锋舒了一口气,好不容易镇定下来,抱怨道:“你们怎么选了这么个地方,想吓死人啊!”白经理笑着说:“大家都喜欢这种刺激性,难道你不是这个原因才来的吗?”丁晓锋一想,确实如此,他更对派对舞会充满了好奇。
    白经理领着丁晓锋左转右绕,最后来到一座别墅前。推开门进去,大厅里有不少男男女女相拥着跳舞,奇怪的是大厅里没有灯,只是点燃了一排排白色的蜡烛,幽暗的烛光越发透着阴森。丁晓锋转过头,白经理不见了踪影,他只好硬着头皮站在那里。
    舞会上奏响的音乐丁晓锋从来没听过,听来有些诡异,那些跳舞的人毫无表情,机械地扭动着身体。透过人群,靠着墙壁的地方摆着一张长沙发,上面坐着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子,在忽明忽暗的烛光映衬下,模样很漂亮。

    丁晓锋看得一呆,壮着胆子走过去,彬彬有礼地说:“你好,我可以坐下来吗?”女子看了丁晓锋一眼,点点头。两人攀谈起来,女子叫侯莉,在一家通讯公司上班,去年就报名参加了这个俱乐部。丁晓锋躬身邀请:“我们去跳舞吧。”侯莉嫣然一笑,伸出白皙的手搭在了丁晓锋的手掌上。
    搂着侯莉的腰,丁晓锋感到她轻飘飘的。音乐突然变得急促,丁晓锋不自觉地疯狂扭动着身体,豆大的汗珠从脸颊滚落下来。再看侯莉,她的脸骤然一片冰冷,毫无表情。丁晓锋一惊,但他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任由音乐牵引着跳舞。
    过了片刻,音乐戛然而止。丁晓锋吁了口气,疲倦地跌坐在沙发上。这时,行踪诡秘的白经理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神秘兮兮地问:“玩得尽兴吗?”丁晓锋抹了抹额头的汗,说:“对不起,我先去洗个脸。”
    经过走廊,丁晓锋看到两壁都燃着白色的蜡烛,烛焰不停地跳跃着,自己的影像很清晰地印在瓷砖上。拉开洗手间的门,正中挂着一面透亮的镜子,丁晓锋抬眼一瞧,几乎愣住了,他脸上的表情十分僵硬,像是一块冷冰冰的石头。不多时,他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诡异的脚步声,不由自主地朝门外窥视——长发飘飘,是侯莉。
    侯莉扭过半张脸,丁晓锋立刻神色激变,心快跳到了嗓子眼。侯莉露出的根本不是一张脸,五官消失了。竟然是一片空白。丁晓锋吓得大叫一声,冲出门外。那些跳舞的男女此刻聚集在走廊里,来回地穿梭。丁晓锋瞪大了眼睛,背脊上冒出一股寒意——他们的脸和侯莉一样,什么都没有,只顶着一个光秃秃的脑袋。
    丁晓锋简直快疯了,他反身关上洗手间的门。这儿的人究竟怎么了?他们的脸去了哪里?丁晓锋靠着镜子大口喘气,等他再抬起头,整个人吓傻了,镜子中他的脸也不见了。丁晓锋觉得脑袋发昏,迷迷糊糊倒了下去。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幽默派对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3435.html
上一篇:拉二胡的男孩    下一篇:骑在肩上的冤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