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换骨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叶轻驰 发表时间:2014-10-24

    走在路上,看着身边的林辉,李红的脸上不禁露出了嫌弃的神色。
    林辉是她的男友,两人交往了大半年,其实感情很好。可林辉长得实在太猥琐——身材短小,瘦得皮包骨头,且贼眉鼠眼,没半点男子汉的气概。一开始,李红死活不肯接受他。可架不住林辉温柔的攻势,最终还是勉为其难地接受了。
    撇开外表,林辉在其他方面,堪称完美。有钱,温柔,专一,对李红无微不至,是绝版的钻石好男人。可偏偏,上天怎么就让他长了这么一副身材?
    看李红唉声叹气,一旁的林辉更加殷勤了。李红心中所想,他自然知道。可身材大多靠遗传,脸蛋是爹妈给的,他有什么办法?
    走了一会儿,建军打来电话。林辉接了电话,说有生意,就先走了。建军是林辉的生意伙伴,两人关系挺密切的。林辉曾告诉李红,他和建军是跑业务的,可交往这半年来,李红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两人的工作,似乎有点神秘。
    过了几天,林辉老家的人打来电话,说有人想买他的老房子,让他回去一趟。林辉的父母早亡,老家的房子空置多时。平常,林辉委托一位远亲代为照管。如今,有人想买下那房子,林辉也很高兴。订了车票,当天就回了老家。
    林辉前脚刚走,建军就带着酒菜上门。他本来是找林辉喝酒的,如今林辉回去了,建军于是把酒菜往桌上一放,对李红说:“没事,那就咱俩唠唠吧!”
    喝了点酒,话也多了。建军说:“你和辉哥的感情那么好,快结婚了吧?”
    听了这话,李红先是脸上一红,甜滋滋的,可接着想到了一件事,不由得叹了口气。建军见状,追问怎么啦?李红说:“不瞒你说,林辉什么都好,就是长得太磕碜了!脸蛋也就算了,男人长得丑点,真不算什么。可身体那么瘦弱,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
    闻言,建军一笑:“还以为你担心什么,这问题包在我身上。”
    李红也笑了笑,不说话。林辉都三十出头了,也过了长个子的年龄,神仙都救不了他,建军能有什么好办法?李红只把建军的话当安慰,也没当真。
    哪知,建军却说:“我知道你不相信!跟我到一个地方,保证你大开眼界。”
    不由分说,建军将李红拉出了门。带着满心的好奇,李红上了车。建军开着车,七弯八拐后,到了城郊一处颇为偏僻的地方。在李红诧异的目光中,建军走进一栋木屋子,敲了门。没多久,有人来开门。
    李红满腹疑问,可建军却对她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从外面看,木屋似乎不大,可走进去,才发现里面别有天地。屋里装修得古色古香,颇有韵味。一走进去,一阵淡淡的香气飘了过来,令人心醉。
    在一个大房间的外面,有一排木椅子。此时,椅子上坐着四个人,两男两女,面带焦灼之色。建军带着李红,挨着两人坐下。李红想问,但看到建军的凝重的面色,只得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没多久,一名小童从大房间走出来,带着前面的两名男子走进房间里。整整一个小时过去,男子才从房间里走出来。可一看到男子,李红就呆住了。
    走出来的两名男子,和一个小时前,完全变了个人。原先五短身材的男子,变成了堂堂七尺的男子汉,气势雄伟。相反,身材高大的那个,如今却变得又矮又胖。若不是两张脸还和之前一样,李红肯定以为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了。


    接下来,同样的怪事也发生在前面的两个女子身上。两人从房里出来后,身材也互相调换了一样,瘦小的变得高挑,高挑的反倒变得瘦小了。
    若非亲眼所见,李红几乎要怀疑自己在做梦了。可掐了掐大腿,疼得很。她这才相信,眼前发生的事,确实是真的。
    建军说:“千真万确,这家神奇的换骨馆,是我偶然发现的。任何人,都可以在这里更换自己的骨架。人的气势,多半和骨架有关。换了骨,自然就焕然一新了。”
    李红跟着建军,走进了大房间。里面是形形色色的骨架,初看之下颇为吓人。在这堆骨架中,坐着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看样子,年纪应该很大了。
    在建军的鼓励下,李红说了自己的苦恼。老者笑着说:“这有何难?换个骨架,自然就解决了。不过,你必须找到一个愿意和你男友交换骨架的人。”
    李红本来已经觉得有希望了,听老者这么一说,眼神又黯淡下去。就林辉那猥琐样,谁会愿意和他交换骨架?
    和建军走出木屋,李红一脸的无精打采。
    李红也想过,林辉赚了不少钱,倒不如花钱找个身材不错的交换骨架,这样两方各取所需。可临走前,老者的一番话打破了她的幻想:“骨,人之气也。人的精气神,全在骨头上。为点钱而出卖骨头的人,绝对是软骨头。筋骨松软,就算长得再高大,也会给人獐头鼠目的猥琐之感。这么一来,就算换了骨,结果和之前也一样。”
    不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真的成问题了!李红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什么办法。
    正当李红无计可施时,转机却出现了。隔天,建军打来电话:“我想过了,还是用我的吧!辉哥对我恩重如山,这也是我应该做的。当初,我是个孤儿,流浪街头,当了乞丐。要不是辉哥收留我,我现在还不定成什么样呢?”
    这个想法,其实李红也曾想过。只是,建军怎么说也是自己人,李红实在开不了口。如今,建军自己愿意,这倒让事情变得简单了。尽管,李红心里也有点愧疚,但转念一想,以后多照顾建军,多给他点钱,也算是弥补了。
    最后,建军又说:“还有件事,你可得注意。如果辉哥知道,和他换骨的人是我,他肯定不答应的。辉哥义气太重,绝不肯干这事。所以,咱们先得瞒着他。等他回来后,你找个机会,把他灌醉,在酒里下点安眠药,然后咱们再把他送到木屋里换骨。”

    李红想了想,林辉这人确实讲义气,如今也只能这么办了!
    林辉一回来,李红就做了一桌子菜,又在酒里下了安眠药,总算顺利让林辉沉睡过去。送到小木屋后,老者沉思片刻,接着说:“你们考虑清楚了,每个人的一生中,只有一次换骨的机会。这次换了后,以后就不能再换了。”
    李红忙不迭地点头。就林辉这猥琐样儿,谁还想再换呀?看两人都没意见,老者点了点头,给林辉和建军都注射了麻醉剂,之后让李红先到外面等着。
    谁知,刚过了半个小时,老者就跑了出来,一脸慌张地说:“遭了,林辉没气了!”
    这话让李红一呆。反应过来后,李红冲了进去。只见林辉躺在了床上,全身发红,满是疹子。摸了摸口鼻,气息全无。再按了按心跳,也没了。此时的林辉,身材高大,虽然闭目躺着,但看起来威风凛凛。可本该庆功的时刻,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老者说:“不是我的关系。刚开始,事情很顺利。后来,发现他呼吸有些急促,但这种情况,很多人在换骨过程中也会出现,所以我也没在意。可刚换完骨,却发现他气息全无。这下,我才觉得事情不妙了。”
    李红的第一个反应,是想报警。可接着一想,换骨本是天方夜谭的事,警方会相信吗?再说了,老者是能人异士,本领大得很,能斗得过他吗?
    李红满腹纠结,不知该如何是好?这时,耳边却传来建军的声音:“不用想了,这事情与老人家无关,是我干的。”
    原来,建军刚刚醒来,正好看到了刚才的那一幕。看着李红诧异的目光,建军冷冷地说:“一开始,这就是我设下的一个圈套。我和林辉的职业,说白了就是小偷。他身材灵活瘦小,适合穿房入屋。每次行动,都是他进房子里,我则在外面望风。因为我的身材太过显眼,很容易被人发现。这么一来,每次的收获,都是林辉拿大头。明明做的都差不多,凭什么他吃肉,我只能喝汤?”
    停了一下,建军接着说:“可没办法,身材这事,没法改变。偶然的机会,我知道了这里可以换骨。于是,一个计划在脑中产生了。我想和林辉换骨,可他肯定不会答应,这等于是断了他的财路。所以,我才让人去他的老家,买他那套破房子,引开他。这么一来,我就能单独把你带来这儿。后来的事,你都知道了。有一点,你一直被蒙在鼓里,林辉不仅身材猥琐,而且身体很不好,患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而且,他对安眠药严重过敏。他不告诉你,并让我一起帮忙瞒着你,是因为你一直嫌弃他没有男人气概,再让你知道他有这么多毛病,你肯定得把他甩了!”
    最后,建军又往下说:“所以,我干脆来了个借刀杀人,让你在他酒里下安眠药,这么一来,就能引发他的严重过敏,进而导致心脏病发作猝死。哈哈,现在如愿以偿,既得到了他的骨,又少了个分钱的人。哼,人是你杀的,就算你知道真相,又能怎样?”
    李红愣住了。没想到,真相如此残酷!
    这时,建军挣扎着,似乎想起身,但强撑着起来了一点,却又“扑通”一声倒下去。建军皱着眉头,对老者说:“怎么回事?我看那些换骨的人,不是随治随走的吗?怎么我好像浑身都没有知觉,是不是恢复的时间要久一点?”
    老者叹着气说:“你呀,作茧自缚!中国人常说,骨气骨气。骨之精华,全在一口气。你和林辉换骨之时,他应该正好断气。就算没死,也离死不远了。骨中精气全无,那就是一副死骨。我一直要你们找到自愿交换的人,就是因为唯有活人的骨,才有用处。死人之骨,没了气,自然也没了力。从今以后,你全身瘫痪,只怕要在病床上了此一生了。”
    建军呆呆地看着老者,许久,才会过来神,狂喊着:“我不相信,你骗人!”
    可任他怎么挣扎,身子却越来越沉重。最后,他连动也不能动,只能看着老者和李红,喘着粗气,眼中满是不甘。
    李红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死去的林辉,心中一阵黯然,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木屋。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悬疑故事之换骨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3395.html
上一篇:鬼剃头的故事    下一篇:黑爷的毒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