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鬼节见闻录(夜半惊魂)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温柔侠心 发表时间:2014-08-09

    明天又是鬼节,届时:冥府洞开,群魔乱舞。鬼影幢幢,阴森恐怖。警告朋友们千万不要在那天走夜,否则……
    去年七月半那天,我到镇上办事,因事情复杂回头时已是晚上九点。好在就十几里路,月明风清,我骑着自行车吹着口哨一路飞驰。
    行着行着感觉有点不对劲,视线越来越模糊,脚下非常熟悉的笔直水泥路变得弯曲陌生起来,根本没法骑自行车。抬头看天,苍白的月亮就像贴在纸上一样飘忽不定,空气也显得阴森森的,到处烟雾迷漫。我猛然想起今夜是鬼节,不由吓出一身冷汗,停下来想抽支烟壮壮胆,TMD打火机不知何时搞丢了。只好推着自行车硬着头皮往前走,心想再有五六里该到家了。
    蓦地,平地旋起一阵怪风,呜呜作响,吹得人毛骨悚然。隐隐约约好像看到乌烟滚滚魅影幢幢,这情景直吓得公鸡不敢打鸣、母鸡不敢下蛋,直吓得老牛不敢吃嫩草,小牛不敢发春情,阴森森好不恐怖。
    我知道大事不好,忙扔下自行车爬上路边一棵大树,幸好俺从小调皮好动,爬树速度技术那是超一流水准。
    我刚爬上树藏好,就听“哐啷啷”一阵锣响,隐见迷雾中现出一顶乌黑的轿子,轿子四角各挂着一只骷髅头。轿帘掀起,下来一位鬼王,但见他头戴乌骨王冠身罩鲛龙黑袍,青面獠牙乌目如漆,张开血盆似的嘴露出白森森的牙,怪叫一声:“小的们,尽情地玩吧!”顿时,四周“吱吱吱、呜哩呱啦、哇哇哇哇”一片欢呼声,成千上万的魑魅魍魉四散开去……
    看那鸦片鬼,皮包不住骨头瘦得不成鬼形,偏偏托着尺把长的烟杆吞云吐雾,深呼深吸好不惬意。一边吸毒还一边自言自语:“唔,不错,正宗的缅甸货。”
    吊死鬼伸着长长的红舌头,逢鬼就推销他手里用尼龙绳编成的中国结。嘿嘿,鬼也不上他的当。吊死鬼见没人买他的中国结,百般无聊地走到我藏身的树下,解开中国结变成一根绳子。他把绳子挂在树枝上打个套,头伸进去悬在半空晃悠晃悠地荡秋千,吓得我紧紧捂着裤裆,感觉到尿急,幸好终于憋住了。
    那边来了一个鬼身材不错,长发垂腰婀娜多姿,原来是美女鬼。美女鬼挤眼弄眉,旁边亦步亦趋跟着一个男鬼。男鬼眼睛血红,手捧白菊花,粘乎乎的口水一直流到脚上,脸上挤出猥琐的笑,原来是个色鬼,恶心死了。我又忙捂着嘴,生怕吐出来。
    听到有哭声传来,望去,鬼王面前跪着一鬼哭诉:“大王,我死得好冤啊!”铁面判官手执黑色铁笔走过来喝道:“冤死鬼,你烦不烦?打扰大王雅兴罪该万死。念你已死过一回,暂不追究,快滚!”
    冤死鬼不停地磕头:“大王一定要为小鬼伸冤哪!明明是市长贪污受贿玩女人,硬栽脏到我头上,把我强行押进看守所。关进去了总得等开庭给我个辩护揭发检举的机会吧,可我自己也不知道什么回事,就不明不白被‘躲猫猫’躲死了,大王明鉴啊!呜呜呜!”
    鬼王阴森森一阵冷笑:“嘿嘿嘿嘿,你在阳世没有公理,到了阴间哪有光明,真是妄想!来呀,给我拉走!”牛头马面过来抓住冤死鬼踢足球似的一人一脚,冤死鬼一声撕心裂肺地惨叫飞出好远,我的冷汗已出来了。
    忽又听得尖叫声,原来是酒鬼喝醉了耍酒疯,乘着酒兴调戏美女鬼,美女鬼吓得赶紧躲到色鬼背后。色鬼一看机会来了,挺身而出英雄救美,被酒鬼用醉拳打得冒青烟。临倒下去时,色鬼说了句非常感人的话:“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英雄无悔。”
    酒鬼拍了拍手,轻蔑地说:“小样儿,老子当年连喝十八碗上景阳冈打死猛虎,何况你一色鬼乎?”美女鬼一听,变得温柔地说:“唷,原来是二叔呀?奴家等得你好苦哇……”酒鬼拉住女鬼的手惊喜地大叫:“难道、难道你是大嫂?那西门庆呢?”女鬼指着倒在地上的色鬼说:“就是他呀!”酒鬼摇摇头感慨道:“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啊!当年西门庆是何等雄壮,想不到现在身子骨竟被淘得只剩二两瘦皮囊,可悲,可悲。”感叹完毕,搂着美女鬼一边亲热去了。呵呵,毕竟是鬼,哪懂得廉耻二字。这件事我没什么想法,人何尝不是这样的。


    这时候,鬼王大概累了,一招手,就见一瘦鬼满脸谄笑心领神会地跑来趴在地上,鬼王肥大的身躯往他背上一坐,满意地拍了拍瘦鬼的头。
    再看另一边,秀才鬼捧着书本,摇头晃脑吟哦着:“去年今日此地间,十考不中把家还。一时气急心火恼,天旋地转魂魄散。”
    旁边穷鬼打趣道:“你个酸秀才,考不中就回家种田呗!气恼哪门子,死也白死。”
    秀才鬼恼道:“穷鬼你懂什么?我如果考上了就能光宗耀祖名利双收,从此美女投怀官运亨通,哈哈哈……”
    穷鬼笑道:“喂喂喂,老兄醒醒,你已经死啦,没机会啦!”
    秀才鬼愤愤道:“哼,下辈子我一定要托生在做官的家庭或有钱的人家,不怕长得丑,不愁没文化,送礼走后门拉关系,要文凭有文凭要职位有职位,什么真才实学不顶屁用。”我在树上听了秀才鬼的悖论,倒也觉得有理,现代考试与古代科举几乎如出一辙,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能者不一定通过,钱权可通神。仿佛又听到黑暗的考场内那“有仇报仇有恩报恩”的呐喊声。
    我正在犹自不平,忽听到一声“报告!”向下看去,黑白无常手拿哭丧棒押解一鬼前来禀报:“报告大王,此鬼新来,刚离阳世一个时辰。”
    鬼王问了姓名地址,接过判官手里的生死薄翻了翻,忽然鬼脸阴沉鬼眼上翻,扬了扬生死薄喝道:“好你个奸诈小鬼坏东西,生死薄上记得明明白白,你在阳间就是个两面三刀媚上欺下的小人,靠送礼拍马屁升官发财,不见好事皆是恶迹,阳世任你呼风唤雨,阴间岂能容你!来呀,给我拉下去先把舌头割了!”
    那新鬼吓得一哆嗦跪下连连磕头:“大王容禀,大王容禀,小鬼冤枉啊!”
    鬼王冷笑道:“任你舌绽莲花也休想说动我分毫,我倒要听听你怎样狡辩,有屁快快放来!”
    新鬼喘了口气说:“大王有所不知,那阳世间都是些贪利谋权之辈,做官的爱财好色,喜欢听奉承话,我们做下属的为了适应生存只好说着违心的话做着违心的事,其实心里挺不是滋味啊。如果阳间之人都像大王铁面无私公正廉洁、如果阳间之人都像大王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如果阳间之人都像大王从谏如流英明果断、如果阳间之人都像大王近贤臣远小人,心系鬼民以身作则……打死我也不敢说假话做坏事啊!实因阳间人风太差,小鬼也是被逼无奈,现如今侥幸脱离阳世到大王辖下,真是三生有幸百世鸿福,望大王明察。”喜欢鬼故事,就来鬼大爷原创鬼故事网!

    鬼王听了心花怒放,哈哈大笑,肥胖的躯体压得屁股底下的瘦鬼呲牙咧嘴手脚乱划。鬼王心情大好,对新鬼说:“念你不是自愿,并能主动认罪,情有可原。望在冥界踏踏实实做鬼,不可犯老毛病,去吧!”
    那新鬼擦了擦汗谢恩而去。我不由佩服得五体投地,这种人无论到哪儿,即使做鬼也不会吃亏。再想想鬼王,唉,人都喜欢听好话,何况鬼乎。
    我正胡思乱想,又闻小鬼报告声:“报告大王,不好了不好了!淹死鬼和倭寇鬼打起来了。”鬼王一听今天事儿还真多,大吼着快带上来。不一会儿小鬼带来三个鬼,我透过树叶的缝隙望去,一个与别的鬼没两样,就是衣服湿漉漉地往下滴水,看来这就是淹死鬼。另一个个子偏矮,应该是倭寇鬼。还有一个大个子,黄毛白肤高鼻蓝眼睛,我正思量着这个鬼怎么像个外国佬?就听鬼王问道:“淹死鬼为何与倭寇鬼打架?从实招来!黄毛鬼你是不是也参与了?”
    哦,原来高个子还真是个外国鬼。倭寇鬼和黄毛鬼站着不说话,淹死鬼连忙跪下诉说原委。虽然是鬼话连篇,我也能听了个大概,事情是这样的:
    淹死鬼[我当道士那些年:www.dangdaoshi.com]掐指算来已来到阴间三年有余,一直未找到替身而不得投胎。想起三年前在东海龙虾岛捕鱼被倭寇军舰撞下水淹死的情景,淹死鬼气就不打一处来。今夜他打算到龙虾岛找替身,谁知那个侵略战争中死在中国战场上的倭寇鬼不干了,说龙虾岛是倭寇鬼界的固有岛屿,中国鬼不许靠近。淹死鬼偏要去,发誓要找倭寇做替身,就这样吵起来了。吵两句也就罢了,偏偏那个在中国做间谍被枪毙的黄毛鬼唯恐天下不乱,在倭寇鬼身后煽风点火,怂恿倭寇鬼与淹死鬼打架,并暗示他会帮忙。倭寇鬼因有美国鬼撑腰,就摩拳擦掌动了手,别看倭寇鬼样子凶,三拳两脚就被淹死鬼打趴下了。看到淹死鬼动了真格,黄毛鬼反而不敢吭声了,倭寇鬼吃了个闷亏。
    鬼王了解了情况,沉吟不语。四周看热闹的鬼们都忍不住了,龙虾岛自古以来就是我华国固有的岛屿,什么时候变成倭寇的了?众鬼们大喊口号纷纷要求严惩倭寇鬼。
    倭寇鬼一脸蛮横,嘿嘿冷笑:“八嘎!这个龙虾岛滴,就是大倭冥国滴!谁敢私自登岛滴,死啦死啦滴!唏喂哇,碗里挖?地里再挖,哇哩哗啦!”
    黄毛鬼也开口了:“GCK!jadmmef,pppg.ortghi,wyov!……”我勉强听懂大致意思是说:我心里知道龙虾岛是你们华国的,但我不承认。我们黄毛鬼们认为还是归倭国的好,倭寇鬼比华国鬼听话云云。
    倭寇鬼与黄毛鬼态度如此的蛮横气焰如此的嚣张,华国鬼们无不义愤填膺。黑白无常举棒欲打,牛头马面舞着铁索镣铐逼上前来,鬼王连忙摇手阻止:“使不得,使不得!国际纠纷不可轻举妄动,万一引发战争,本王这位置朝不保夕,大家千万不要惹事!”又觉得对不起淹死鬼似的,也为了平鬼愤,鬼王又说:“明天我就向倭国鬼府提出强烈不满和严重抗议,即使他们强占龙虾岛,我们坚决不承认。他们的一切企图都是徒劳的,他们的一切做法都是非法的……”
    鬼王又请来了鬼专家,专家鬼眨巴了半天眼睛分析道:“在这个问题上,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打,一种是和……”废话,简直放你娘的鬼屁!我实在听不下去了,原来人鬼虽然殊途却是同理,欺软怕硬是永远的光荣传统。但现在阳间的政府领导已不再退让,精兵强国的梦想即将实现,为何鬼府依然顽冥不化不思进取?我忍住咬了咬牙却没敢吭声,要在平时,我一定会冲上前煽他个小娘养的,可他们是鬼,我不敢啊!
    正在这时,我的身下忽然扑通一声,紧接着听到惨叫“哎呀妈呀!”原来是吊死鬼刚才挂在树上荡秋千,荡着荡着绳子断了,摔了吊死鬼一屁股墩。吊死鬼揉着屁股,伸着舌头喘着粗气骂道:“这年头,尼龙绳也有假的。”小鬼们都哄笑起来,连一本正经的鬼王也笑得肥肉一颤一颤的。我看这情景也忍不住扑哧笑出声,这一笑坏了,鬼王站起身嗅了嗅鼻子,问道:“好像哪里有生人味,大家注意了。”我心想完了,被发现我不也成冤死鬼了。
    眼看鬼王嗅着鼻子朝树下走来,我急得……嘿嘿不好意思,终于没憋住,尿吓出来了。
    “咦,好像还有股骚味?”鬼王不愧是鬼王,鼻子那叫一个灵敏啊!
    “报告大王,不好意思,刚才你坐在我身上一颤,我的尿被压出来了。”原来是给鬼王当坐椅的瘦鬼作的报告,真是无巧不成书,这瘦鬼关键时刻算是救了我一命。鬼王走过去就是一耳刮,骂了声:“没出息的东西”。
    趁这档儿我忽然想起几年前曾研究过的一本异书上有龟息大法闭气神功和隐身术,没试验过也不知灵不灵,眼下火烧眉毛来不及细想,照书中所述暗念咒语隐去身形,施展龟息大法,并默诵文天祥的《正气歌》:“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是气所磅礴,凛然万古存……顾此耿耿在,仰视浮云白……”一会儿就进入了无人无我无生无灭的境界。
    待睁开眼时,天已大亮,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歌声多美妙。天还是那么蓝,草还是那么青,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胸中有正气,鬼又奈我何?我嘘了口气,滑下树跨上自行车吹着口哨回家了。整夜不归可不是闹着玩的,得费点脑筋编套谎话向老婆交差,嘿嘿。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鬼节见闻录(夜半惊魂)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2845.html
上一篇:瓶中人    下一篇:永远不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