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鬼城惊情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林染 发表时间:2014-07-13

    昏黄的灯光冷冷张着眼睛打量我,飞驰而过的汽车上恍惚粘贴着枉死的冤鬼发出刺耳的尖叫,我托着长长的影子踩过还残留白日热流的水泥地,穿过车辆横行的马路,我不确定那些与我擦肩而过人是否也有温热的呼吸.那些脑袋里不断冒出的稀奇古怪的画面刹那间幻化成千万只森白的长手向我袭来,我疯狂的奔跑,失足在恐惧的黑色河流里,张嘴想呼救却叫不出谁的名字。
    在灵魂的挣扎过程里,终于抵达了熟悉的黑色高楼
    进入小区大门时有个奇怪的女人和我相对着走过来,为什么说她奇怪呢?因为我从没见过有谁能穿着一双在我的认知里很高的高根鞋不活动膝盖关节笔直走路平稳的人,女人很年轻长的属于清秀型的,脸上化着适宜的淡妆,却给人一种僵硬死气的感觉,偏长的斜流海挡住了半边眼睛,半长的头发散在肩上,上身着了一件梅红色的透视薄纱衣,里面套了件黑色的吊带下身穿了一条白色的热裤,白花花的大腿暴露在黄色的灯光里,脚上踩了一双黑色的高根鞋。她手里提着一个黑色袋子,袋子不大,不知道提了什么,总感觉圆圆的形状!我个子不高,女人比我高很多,两人擦肩而过时我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女人的头依然看着前方,但是僵硬的脸颊上此时却拉起一抹怪异的笑容溶在那张死白的脸上异常古怪。女人似乎发现了我在看她,她藏在流海里的半个黑色的眼球突然转向我的方向,我的心跳动的频率差点破墙而出,连忙加快了几步与女子拉开距离,在错开的瞬间嗅到了一股甜腥味儿,我转过头看见女人已经出了小区,那直直的背影和高根鞋规律的哒哒声逐渐远去,我站在小区门口紧紧的盯着女人的身影,女人正在过马路,车辆对着女人开来却从身侧擦过,这时一辆全身漆黑的普通小轿车穿过女人的身体,女人连同飞驰而过的汽车消失在马路中央,我脑袋里闪过那辆车穿过女人身体时女人突然转过身体对着我将食指放在唇上的画面。
    惊慌失措的转身向寝室方向跑去,路旁的树木张牙舞爪的插在土里,仿佛风起时它便能穿透路人的身体,吞食一条灵魂。由于跑得过快,我不小心摔倒在地上,呻吟着爬起来,拿出手机看了看膝盖,该死,已经破皮了,血液以极快的速度蔓延上膝盖周围,懊恼的用纸巾处理了一下,比路灯亮的手机躺在地上,没来得及拣起来,低下头去拿,这时离手机不远的地方一个东西吸引了我的眼睛,将手机上的白光照在上面,一根人的小指躺在那里,揭短的位置还流出了几丝黏稠的血液,我惊叫一声,疯狂的向寝室跑去。楼房底下一个人也没有,我站
    在电梯口焦急的等候着电梯,对着电梯的楼道黑森森的冒出热气!终于电梯门象个垂死的老人缓慢的打开了,走进去按了楼层,缓缓关上的电梯门快闭合时又奇怪的向两边打开,我连忙从电梯里闪了出来,向周围张望了一下,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冰冷的墙壁和冷冷的灯火,这时电梯慢慢的要合上了,只能咬咬牙推开合到中央的门走了进去,电梯缓缓上升,安静狭窄的空间里,听到自己略微急促的呼吸声,我敏感的捕捉到了一丝怪异,于是悄悄的竖起耳朵仔细的听,奇怪,人的呼吸声都是一呼一吸的,可我听到的却是两呼一吸的声音,轻轻屏住呼吸,隔着一个呼吸的时间我听到了在我的身旁一声淡淡的呼吸声传来.此时的我全身僵硬,脑袋却清明了起来,逐渐调整呼吸让自己平稳下来,不让它发现我已经察觉了它的存在,时间在这里仿佛走得很慢,汗水已


    经浸湿了衣衫。电梯在十四楼时突然停了下来,缓缓打开,我惊讶的睁大双眼看着走进
    来的一帮互相聊天的的各色男女
    我叫宋七简,今年二十岁,是个刚毕业的普通上班族,每天过着早出晚归的规律生活。
    而我有个习惯,当每天阳光穿透窗户弥漫我的床时我就好像得到一种暗示似的爬起来完成每天都要进行的绘画练习,然后再去上班。
    我很喜欢将奇妙的线条变成一张张美丽的画面,每天的作品都不一样,昨天也许是一朵在风中摇曳的小野花,今天是一棵长在一片森林中寂静荒土上高高耸立的大树,明天或许就是就是一只掉落在雨中的红鞋子。每当我抛开一切思绪仔细的绘制它们时我总会感觉到一种神秘的力量藏在那些交织的线条里等待我去开启,而我的画笔就是那把钥匙。
    直至有一天一个陌生的画面出现在我的世界里,我情不自禁的将它重塑在画纸上,我看到的是一个模糊的男人脸型,凌乱的线条隐约能辨认出是个五官很深沉的男子,就像脑海里被淡淡的迷雾笼罩的样子。
    从那天开始我的画面里充斥的只有这个男人模糊不清的脸,但无论我画几百张几千张,都无法看清男人的真面目,我疯狂的想要撕破那层面纱,但却徒劳无力。

    即使我再怎么迫切的想要破除这个让我头疼的困难,我也要吃饭,所以我必须去上班工作才能继续探究解决这个困难。
    就在今天早晨,我被男人折磨到濒临崩溃,我愤怒的将我的画笔从高楼扔出,尖叫着撕碎了所有的画,然后头也不回的关上门将那些碎纸留在屋子里去上班了。
    我记得我今天加班到很晚才回来,此刻我应该在哪里呢?
    我思考着这个问题,突然闯入脑袋的思绪停留在碎纸飘飞的刹那间,身体空空的,脑袋里却感觉到注满了冰水,生硬的疼痛割着我的意志力。
    睁眼,瞬间一切画面迅速化成泡沫破碎消失,我站在电梯里,电梯门开着,一群上班模样的男女交谈着走进电梯,我往电梯里靠了靠,和他们拉开了距离。
    电梯门慢慢合上,我打量了一下,总共有十一个人,五个女人,六个男人,穿着高档的白领服饰,有几个是背对着我的,他们有的互相交谈,有的沉默的站着,没有一个人关注站在角落里的我。(鬼大爷: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我看着电梯上升的数字,感觉异常的缓慢。
    突然,头顶惨白的灯一下子灭了,电梯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停在原地,我听到女人的尖叫声和男人压抑的喘息声,有人疯狂的按电梯键,电梯门纹丝不动的卡在那里。
    我抱着头蹲在角落里,泪腺迅速分泌出大量液体,我想大声疾呼,但喉咙却像卡了刺一样痛,冰凉的无助感将我吞没。
    这时,一双冰凉刺骨的手从身后环住我握住了我的手。
    我想挣脱,身体却已僵硬,我闭上双眼,颤抖着嘴唇低声问:“谁?”
    那双手依然固执的握住我不放,随后一具温热的身体贴上来,呼吸在我的后颈浮过,在嘈杂的哭叫声里我听到一个男人低沉磁糯的声音吐出的三个字:“宋七简。”
    我抖着身体奋力的挣开男人的禁锢,男人并没有多做纠缠,轻易的放开了我,只是起身时又覆到我耳朵边:“宋七简,你逃不了,我们是生死相连的!”
    话音一落,便如吹过湖面的风,消失的了无痕。带走的还有满室的尖叫声和慌乱的脚步,徒留空荡荡的冷风灌进我的身体。
    我掏出包里的手机,一沫光亮照亮了我身边的一小片区域,我环顾四周,除了我身边这一小块,其余的全是一片渗人的黑暗,我将手机的光对准前方,电梯的门大大的开着,一阵阵仿佛来自地狱的风从入口袭来,我又将手机照了照我的周围,狭窄的电梯内只有我一个人孤独的站在里面。
    我靠着微弱的手机光亮踱步向前,慢慢的走出了电梯,外面也同样是一片黑暗,就在我踏出电梯的最后一步时,电梯发出一声短暂的响动,而后缓缓的合上,我僵硬着将手机对着电梯,在淡淡的白光里,那电梯内满地的黑红鲜血还有到处的四分五裂的人的躯体四肢都在刹那间消失在眼前,我的心胀剧烈的跳动,我感觉到意识逐渐的撤离身体,终于我倒在了地上,昏死过去。
    就在宋七简陷入昏迷的刹那间,那合上的电梯像从未出现般的慢慢消失在她的前方,那躺在地上的手机也一下子暗了下去,仿佛同样陷入昏迷般的沉默了。
    我微微的抖了抖睫毛,掀开眼睑,映入眼球的是我熟悉的城市建筑笼罩在红光里,天空没有挂着太阳,曾经熟悉的洁白云层此时却释放出妖异惑人的红色光亮。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鬼城惊情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2653.html
上一篇:欠我一个拥抱    下一篇:墓地女鬼蝉魂